《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二十五章共浴


    第二百二十五章【共浴】

    龐彬道:“小張啊,怎麼回事嘛?兩個香港人怎麼開著警車在大街上橫衝直撞,幸虧沒有出事,萬一要是出了人命,這可怎麼辦?”

    張揚笑道:“年輕人不懂事,玩心重,發生點衝突也是難免的!”他這句話說得就明顯有些偏袒了,明明是安達文和艾米主動招惹人家,經他一說就成了衝突,衝突就是兩方麵的責任。

    招商辦主任董紅玉走過來剛好聽到了他的這句話,董紅玉因為上次張揚打她兒子梁超的事情還耿耿於懷,她憤然道:“小張,你怎麼這麼說話?梁超和長東他們好好的開車,是你朋友無緣無故開車上來撞他們,不然怎麼會出這麼大的事情?”

    張揚仍然笑道:“董主任,事情已經出了,您說怎麼辦?交給事故大隊公事公辦?人家是香港同胞,咱們還得跟香港警方聯係一下,估計還得走走程序,大不了也就是把他們驅逐出境!要不就把這事兒鬧上新聞,登報上電視,好好宣傳宣傳?”

    董紅玉聽出來了,這廝在恐嚇自己,她就算再心疼兒子,可畢竟還是害怕影響的,事情鬧大了對誰都沒有好處。

    龐彬道:“算了,協商解決吧!”

    張揚笑眯眯道:“龐局長同意了,可董主任未必同意啊,不過有件事我事先聲明,安達文是安老的孫子,也是世紀安泰現在的董事長,假如咱們這件事處理不當,人家一生氣,說不定會從江城撤資,到時候市追問起原因,想蓋也蓋不住!”

    董紅玉心這個怒啊!張揚真是太可惡了,他一個招商辦的掛名副主任竟然吃定了自己這個正職,董紅玉憤怒之餘又感到深深的無奈,這不是因為她害怕安達文的背景,主要是她害怕事情鬧大了,對自己的影響不好。

    這時候報社的車也來了,薑亮表情威嚴的走了過去,把幾名記者斥了一通,讓他們盡快走人,什麼事情一旦見報,影響就不由得自己控製了。

    董紅玉終於點了點頭道:“協商解決吧!”

    安語晨主動提出要負擔所有的修車費用,也同意賠付一筆醫『藥』費給梁超他們。因為張揚在這的緣故,對方也不敢多要,象征『性』的要了兩百塊錢。事後安語晨免不了要訓斥安達文幾句,其實這件事和安達文沒多少關係,艾米平時的『性』情就瘋瘋癲癲的,在香港還好,一到了大陸,整個人就突然興奮了起來,安達文對她又是極盡護,什麼事情都由著她,所以才鬧出了這件事。

    薑亮看著那輛被撞得七零八落的警車,真是無可奈何,好在今晚這件事並沒有鬧大,協商解決對每個人都有好處,他指著張揚的鼻子罵道:“你這個混小子,真是毀車不倦!”

    張揚笑道:“我也發現了,大概我和車玩意兒八字不合!那啥……這車我幫你修!”

    “修個屁,恐怕得報廢了!”

    張揚開回了自己的那輛吉普車,第二天一早,陪著安語晨姐弟倆去參拜佛祖舍利,南林寺已經接近竣工,現在佛祖舍利也已經送回地宮保存。

    張揚跟南林寺的上上下下都十分熟悉,方丈普源專程陪著安語晨姐弟倆去祈福。

    張揚在三寶和尚的陪同下,看了看南林寺修繕完畢之後的狀況,因為這是安家投資的重點工程,工程質量方麵執行的標準很嚴格,修複的水準很高,張揚對南林寺的一切十分滿意。

    三寶和尚道:“張主任,最近紡織廠的工人仍然有過來鬧事的,還請您向市『政府』反映一下。”

    張揚笑道:“跟你們沒關係,他們鬧得是南林寺配套商業廣場!”

    三寶道:“我們出家人就講究一個清淨,他們這麼鬧,對我們的修行不利!“

    張揚看了看三寶,心說別人不知道你是什麼貨『色』,我還不知道,你他媽就是一個招搖撞騙的江湖術士,就你也配談修行!

    三寶被張揚這一眼看得心發虛,微笑道:“張主任莫怪,我就是提點意見!”

    張揚道:“南林寺以後對外開放,你們更別想清淨了!”

    “張主任此言差矣,香客和鬧事者根本是兩碼事!”

    張揚想想三寶所說的也有些道理,畢竟虔誠的香客進入寺院之後不可能大聲喧嘩,他低聲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政府』會盡快解決,這次安小姐過來就是為了徹底解決紡織廠的事情,你們別管這麼多,隻要把寺院管理好就行了。”

    三寶點了點頭。

    張揚道:“過兩天給我準備一些開光的紫檀木佛珠,我要送人!”

    “張主任稍候!”

    三寶轉身去了,不一會兒就給張揚拿來了十多串開過光的佛珠,又專門給張揚準備了一大串佛珠,這是給他掛在車上辟邪的,張揚原本不信這個,可最近他的車的確沒少遭殃,說不定這佛珠真的能夠幫他免災。

    三寶神神秘秘道:“方丈親自開光的,沾了佛祖舍利的靈氣!”

    張揚又想起一件事:“荊山觀音院的定閑師太想要前來參拜佛祖舍利,可能最近要來。”

    三寶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我知道,荊山市佛教協會跟我們聯係過,好像是下周進行這個佛教交流活動。聽說定閑師太要在清台山選址建庵,不知這消息是否屬實?”

    張揚道:“你消息倒是靈通!”

    安語晨姐弟倆在普源方丈的引領下來到他們身邊,普源也送給他們姐弟倆每人一串佛珠,張揚上午還有事,和普源說了兩句就告辭離開。

    安語晨和安達文在南林寺前和張揚分手,他們兩人要去機場接安德淵,張揚因為要趕赴喬夢媛的約會,所以不能同去,不過他已經為安德淵安排好了下榻地點,安德淵的底子張揚再清楚不過,臨行之前專門把安語晨叫到一邊,低聲囑托道:“看好你四叔!”

    安語晨甜甜一笑:“放心吧!”

    張揚趕到南湖水庫,許嘉勇和喬夢媛正在水庫釣魚,兩人向張揚打了個招呼,許嘉勇笑道:“你來得正好,快去幫時維生火!”

    時維此時正在空地上組裝燒烤爐,張揚湊了過去,笑嘻嘻道:“太不人道了,讓你一如花似玉的大閨女在這兒出苦力!”

    時維抬起頭向他笑了笑:“少耍貧嘴,趕快幫忙生火!”

    張揚把木炭放好,放入固體酒精後點燃。又幫助時維從他們的車取出折疊餐桌,燒烤材料已經全都準備好了,時維大聲道:“釣上魚沒有?”

    喬夢媛收了魚竿,看她的樣子是一無所獲。許嘉勇道:“你們先烤著,我馬上就來,張揚來了,怎麼也得添一道菜……”正說著魚兒咬鉤了,剛剛走到中途的喬夢媛又回去幫忙,許嘉勇釣上來一條足有三斤重的野生鯰魚,剛好用來做烤魚。

    他把鯰魚開膛破肚清洗幹淨之後拿了回來。

    時維道:“怎麼這麼久!”

    許嘉勇微笑道:“放長線才能釣大魚!沒點耐『性』怎麼釣魚?”

    張揚總覺著他的這句話有些別樣的含義,淡淡笑道:“可線放得太長也不行,容易脫鉤,也許魚餌被吃魚跑掉了!”

    許嘉勇笑道:“我是釣魚好手,這種情況不會出現!”

    喬夢媛嫣然笑道:“人可不能太自信,要知道自信和自負隻有一字之差!”

    許嘉勇攬住喬夢媛的纖腰道:“對你我是既自信又自負!”

    時維直叫肉麻,張揚跟著笑了一聲,接過喬夢媛遞來的啤酒,拿起一根肉串啃了起來。他可不相信許嘉勇對自己會有什麼好意,你請我野餐,我來了,想給我糖衣炮彈,糖衣我給扒下來,炮彈我給你打回去。

    許嘉勇笑得很自然,從表麵上看不出他對張揚抱有仇恨,他拿起啤酒瓶跟張揚碰了碰:“張揚,你有點不夠意思啊,夢媛去找你談魚米之鄉的事情,你竟然一點麵子也不給。”

    張揚笑道:“沒勁了啊,那事兒我說了也不算,我在魚米之鄉又沒有股份,關我什麼事?”

    “誰不知道你張主任的神通廣大?在江城就沒有你辦不成的事兒!”

    “我哪有那麼大的能耐,你誇我還是損我?”

    許嘉勇喝了口啤酒道:“蘇小紅拿下皇宮假日是你的功勞吧,這件事咱們江城商界誰不知道啊?能讓周水生乖乖把皇宮假日交出來,而且轉讓費這麼低,這可不是一般的能耐!”雖然蘇小紅對轉讓費三緘其口,可是周水生吃了這個大虧,免不了要想人訴苦,這件事終究還是傳了出去。

    “我反正也解釋不清,正如皇宮假日被查那件事一樣,警察封店,幹我屁事,所有人都說我是那個舉報人,弄得我的車三天兩頭被人砸,你說我冤不冤?現在倒好,他周水生開不下去了,回台灣還得說是我把他給『逼』走了,我算看透了,這世上就沒有說理的地方,我張揚好欺負嗎?怎麼什麼事兒都往我身上賴啊!”

    喬夢媛和時維都笑了起來,她們心都明明白白的,周水生就是張揚給『逼』走的,這廝說謊話也不臉紅,壓根不承認自己做過那件事。

    許嘉勇道:“張揚,說真的,我在江城開廠,以後和你的企改辦難免要有很多接觸,有需要的地方,你一定要給我多幫忙啊?”

    張揚笑道:“沒問題,不過你應該沒有需要我的地方,這江城上上下下誰不給喬小姐麵子啊!”這廝的一張嘴巴也夠毒的,一點麵子都沒給許嘉勇留,言外之意就是你許嘉勇還不是依靠喬夢媛的關係?有喬家做靠山,你用得著麻煩我嗎?

    許嘉勇心中自然不悅,可他臉上並沒有流『露』出來,淡然笑道:“我可不想什麼事都讓夢媛出麵,說句真心話,我之所以選擇在江城開廠,就是怕人說閑話,夢媛的母親對我們交往到現在還持有反對意見,我想證明給她看,我有能力照顧夢媛,我可以讓夢媛幸福!”這句話說得無比真摯,聽得喬夢媛芳心一陣陣溫暖,美眸深情的看著許嘉勇。

    張揚心中暗罵這廝虛偽,你不靠喬家的關係,開發區的地塊能順利拿下來?你不靠喬家的照顧,江城這幫領導人誰會把你一個貪官的兒子當成老爺一樣供著?

    喬夢媛道:“其實開發區開廠我隻投入了一部分資金,占總投資額的百分之十,廠子的生產定位,未來規劃,我都沒有參與任何的意見,以後做成怎樣,是成是敗都是嘉勇的事情,這間廠是他的心血,我不想別人誤會,我幫他什麼!”

    張揚笑眯眯道:“所以你閑著沒事就盯上了江城的餐飲業?”

    一旁時維不樂意了:“說什麼?什麼叫閑著沒事?我們也是通過考察發現江城餐飲業大有可為才決定這樣做的!”

    張揚道:“我這人說話向來口無遮攔的,你們別跟我一般計較!”

    喬夢媛笑著點了點頭,她輕聲道:“我聽說魚米之鄉由東江的水上人家接手經營,這件事屬實嗎?”

    張揚並沒有隱瞞:“不錯!”

    喬夢媛道:“其實我最早看中的就是魚米之鄉,不過那時候方文南還不願意將之轉讓,不說了,張揚,我有件事想求你幫忙。”

    張揚笑道:“還是那句話,隻要是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我樂意效勞!”

    “南林寺配套商業廣場的開發我很有興趣,我想你幫我引見一下,我想和世紀安泰的負責人麵談,商談合作開發的事情。”

    張揚微微一怔。

    喬夢媛道:“不用懷疑我的誠意,我知道那邊的開發出現了問題,港方雖然擁有超前的眼光和完整的規劃,可是他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了解中國的國情,他們現在的目的就是開發,至於開發以後的定位問題並沒有考慮周全,在這方麵我擁有著相當的優勢,如果他們選擇和我合作,我有極大的把握將南林寺商業廣場經營為江城的另外一個熱點,而且在應對企業的安置方麵,我也有辦法,可以免去不少的麻煩。”

    喬夢媛的這句話的確讓張揚感到心動,安家雖然有錢,可的確缺乏對國內具體情況的認識,喬夢媛的實力和北京都有資格成為一個很好的合作夥伴,可是張揚也有顧慮,正因為喬夢媛的實力太強,以後會不會喧賓奪主?短暫的考慮之後,他緩緩點了點頭道:“成!這兩天我安排你們見麵!”

    此次前來內地,安德淵也不是孤身一人,像他這種終日過著刀頭『舔』血生涯的人,每時每刻神經都處於高度的緊張狀態之中,所以他的身邊至少帶著兩名保鏢,他過去曾經來過大陸三次,可到江城卻是第一次,有生以來第一次踏足家鄉的土地,連安德淵這種冷血無情的人也不禁感到一絲激動。

    安達文遠遠向父親揮著手。

    安德淵笑了笑,他大步走了過去,無論頭腦還是『性』情安達文都像極了自己,可是這個兒子的外表實在是太過文弱,可正是他文弱的外表很好的掩飾了他內心的冷酷堅忍,安德淵甚至認為兒子的狠辣已經超出了自己,父子兩人擁抱了一下,安德淵敏銳的發現了安達文額角的淤青:“打架了?”

    安達文笑道:“昨晚出了點車禍,沒事!”

    安語晨笑著走了過來叫了聲四叔,和他擁抱了一下,並在安德淵的麵頰上親吻了兩下。

    安德淵捏了捏安語晨的小臉,對安家唯一的這個女孩兒他是打心底疼愛的。

    平日瘋瘋癲癲的艾米在安德淵麵前居然文靜靦腆了許多,隻叫了一聲安伯伯,就老老實實站在安達文的身邊,安德淵點了點頭,他並不喜歡艾米這個女孩,不過他是個開明的父親,並不幹涉兒子的選擇。

    一行人來到外麵,上了豐田商務車,車是蘇小紅免費提供的,這些天臨時借給安語晨使用。

    安德淵的一名保鏢去充當了司機的角『色』。

    安德淵坐好,拉開窗戶,深深吸了一口空氣道:“家鄉的空氣真是清新!”

    安語晨忍不住笑了起來:“四叔!江城可是一座重汙染城市,這兒的空氣還不如香港,不過清台山不錯!”

    安德淵『露』出淡淡的微笑:“可能是因為是故鄉,所以這的一切都讓我感到親切,我在這兒感覺自己無拘無束!”

    安達文道:“在哪兒還不是一樣?”

    安德淵道:“在台灣我感覺自己是個旅客,在香港我感覺自己是個罪犯,隻有在這,我沒有任何的犯罪記錄,我的曆史清清白白,我是清台山人!”

    “四叔!你的話好深奧!”

    安德淵低聲道:“人的心總要保存一塊淨土!”

    雖然張揚為安德淵安排好了住宿,可安德淵堅持當天就前往清台山,自從踏上江城的土地,他就有一種強烈的渴望,他想去爺爺的墳前看看,他想看看這片故土。

    既然客人有了要求,張揚當然要照顧人家的意思,下午就帶著安德淵一行去了春陽,剛剛來到春陽,一場暴雨不期而至,暴雨打『亂』了安德淵當天爬清台山祭祖的計劃,張揚在金凱越給他安排住下,本想當晚給安德淵接風洗塵,可安德淵『性』情孤僻,不喜歡這種場合,婉言謝絕了張揚的邀請。

    張揚往家打了個電話,母親徐立華聽說他回來,讓他回家,說有要緊事跟他商量,安語晨提出要和張揚一起過去,去探望探望他母親,張揚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下來。

    驅車回到農機廠宿舍,發現院子又灌了不少水,宿舍地勢低窪,隻要雨下得稍大一些就會積水。

    安語晨拎著禮物和張揚一起趟著雨水來到他家,門前已經打好了堰,屋麵到沒進水。

    徐立華看到是安語晨跟著張揚一起過來,臉上的笑容顯得有些不自然,張揚帶來的女孩子之中,她印象最差的就是安語晨,她仍然記得第一次張揚帶安語晨去蘇老太家做客的情景,這安家小姐的素質可不敢恭維,不過徐立華還是很客氣,看到安語晨不禁想起了蘇老太,徐立華免不了有些唏噓。

    安語晨把禮物放下,輕聲道:“徐阿姨好!”每次見到徐立華,她都有些心虛,內心深處還有些後悔,後悔當初給她留下了這麼惡劣的印象。她也意識到自己的心思比起過去越來越微妙,越來越縝密了,這變化究竟是因為什麼而起,隻有她自己清楚。

    張揚看了看外麵,感歎道:“這兒居住條件太差了,明年房子蓋起來你們就搬過去,省的在這受罪!”

    徐立華歎了口氣,她起身道:“我去做飯!”

    張揚搖了搖頭道:“算了,回頭我們去外麵吃!媽,你找我到底什麼事兒?”

    徐立華又歎了口氣道:“上周你二哥去東江出差,順便去看了看小靜,才知道小靜談了個男朋友!”

    “誰啊?”

    徐立華道:“好像……好像叫丁斌!”

    張揚一聽就惱了:“怎麼回事兒?他倆處過一段,不過後來分了,怎麼又攪和在一起去了,不行,這事兒我得找她談談!”

    徐立華道:“我對那個小夥子不了解,可我聽你二哥說,那小夥子是省政法委書記的兒子,人有些傲慢,三兒,你說咱家就是普通工人家庭,人家那種高幹家庭咱們高攀不起啊!”

    安語晨忍不住道:“阿姨,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哪有什麼門第觀念!”

    張揚瞪了她一眼道:“我家的事兒你瞎『插』『插』什麼?”

    安語晨委屈的扁了扁嘴,破天荒的沒有頂撞,大概她太想在徐立華的麵前留一個好印象了。

    張揚對丁斌的印象極其惡劣,上次趙靜因為他受傷,切除了脾髒,這廝居然選擇逃走,想不到趙靜好了傷疤忘了疼,居然又和他好上了,張揚真是怒其不爭哀其不幸,假如趙靜在他麵前,他少不得要狠狠斥她一頓。

    徐立華隻是擔心女兒,除了張揚以外家誰說話趙靜也聽不進去,所以她才找張揚商量。

    張揚答應母親會把這件事問清楚,這才帶著安語晨離開。

    雨在第二天清晨方才停歇,一場秋雨一場寒,秋雨過後,氣溫驟然下降了幾度,所有人都換上了長衣長褲,隻有張揚還是T恤衫牛仔褲,以他的身體就是三九天光著屁股站在冰天雪地也不會覺著冷。

    安大胡子位於青雲竹海內的墳塚已經整修一新,應春陽『政府』的要求,陵地縮小了不少,當初施工時破壞的竹林也重新栽植過。

    安德淵很虔誠,帶著安達文和安語晨跪在安大胡子的墓前,恭恭敬敬的磕頭上香。

    張揚在一旁站著,他和安大胡子沒什麼關係,也沒有給這個土匪頭子上香的打算,安家父子兩人給他的印象和過去全然不同,這次他們爺倆前來春陽所扮演的就是孝子賢孫的角『色』,無論安德淵如何狠辣,人家在爺爺的墳前還是表現的很孝順。

    竹林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張揚厲聲道:“誰?”

    卻見老道士李信義穿著灰『色』道袍,背著一個竹筐,手拿了一杆『藥』鋤長袖飄飄走了過來,頗有有幾分仙風道骨。張揚對他的身世清楚得很,心說今天好了,你們安家一大家子人聚齊了,想來這李信義也是看到親侄兒過來祭奠祖墳,所以才現身相見。

    李信義雖然不認得安德淵,可是從他行禮上香的方式已經猜到,他一定是大哥其中一個兒子。

    張揚笑道:“李道長好!”

    李信義淡然道:“張施主好,今天你們來得好早!”

    安語晨是認識李信義的,她也恭敬地和李信義打了個招呼。

    張揚和李信義走到一旁,低聲向李信義道:“白頭發的是安老的四兒子安德淵,那個小的是他兒子安達文,女孩是他女朋友,要不要我幫忙你們認親啊?”

    李信義瞪了張揚一眼。

    張揚低聲道:“他這次來一是為了祭祖,二是為安老選墳地的,安老活不長了!”

    李信義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可聽到這個消息心中仍然有些難過,他不由得暗自想道:“看來我的修為還不到家!”

    張揚從李信義眼神的微妙變化已經猜到他內心的波動,輕聲道:“其實出家人未必要做到六親不認!活著不相認,一旦人沒了,未嚐不是一種遺憾!你們出家人慈悲為懷,對親人都如此無情又怎能談得上慈悲二字呢?”

    李信義有些詫異的看著張揚,想不到他居然能夠說出一番這樣的大道理。

    安德淵祭祖燒香之後也來到李信義的麵前,恭敬行禮道:“道長好!”

    李信義念了聲無量佛!

    張揚心中暗笑,這一對可是親叔侄,李信義可夠能裝的。

    安德淵詢問了一些風水上的事情,他已經開始很認真的為父親選墳了,其實也沒什麼可挑的,安誌遠已經決定將來的埋骨之地就在他父親身邊,生於清台山埋於清台山是老爺子最大的心願。

    安達明跟在父親身邊很少說話,表現出極好的涵養,看起來就像個聽話的高中生,艾米更是大氣不敢出,看得出她對安德淵的忌憚。

    安語晨向張揚小聲道:“爺爺堅持要來這走完最後一程!”

    張揚點了點頭,路上安德淵已經說過很快就會把父親送來清台山居住,

    李信義道:“安老先生和我也頗有緣分,他若有這等心願,我可在紫霞觀騰出兩間靜室給他居住!

    安德淵幾人深表感謝,張揚卻已經明白,李信義終究還是手足情深,他想在哥哥臨終以前陪陪他。

    安德淵和李信義聊得頗為投契,或許是因為張揚剛才那句話的緣故,李信義這會兒親情泛濫,居然主動邀請安德淵去道觀內飲茶。

    張揚本想跟著過去,可林秀的一個電話把他給招了過去,楚嫣然陪著她外婆瑪格麗特今天下午就到春熙穀溫泉度假村,讓張揚馬上過去。

    張揚跟安語晨說了一聲,安語晨對此也表示理解,讓他先去度假村,等他們這邊忙完之後,也去春熙穀跟他會和。

    瑪格麗特來春熙穀也是突然做出的決定,原本老太太在楚嫣然的苦勸下去了靜安,可和楚鎮南見麵沒聊上幾句,兩人就發生了爭吵,楚嫣然看到這種狀況,根本沒辦法促成他們和好,她想起了春熙穀溫泉度假村,於是提出帶外婆過來感受一下,順便散心,瑪格麗特當機立斷馬上就走,所以上午作出決定,開車就直奔清台山而來。

    張揚來到春熙穀溫泉度假村的時候,發現這和上次過來的狼藉景象已經全然不同,門外的草坪已經重新修整過,再也看不到昔日在草坪上放羊的情景,看來上次對縣委書記朱的打臉效果還是良好的,張揚的吉普車駛入溫泉村大門的時候,兩名穿著製服的保安向他敬禮,看起來的確顯得很專業。

    張揚直接把車開到了度假村的辦公區,就看到度假村經理康強迎了出來,滿臉堆笑的向他伸出手去。

    張揚跟康強握了握手道:“林總呢?”

    “辦公室等您呢!”

    林秀已經泡好了茶,張揚對她新買的茶海很感興趣,湊上去看了看,林秀道:“托人從北原運來的!喜歡就送給你!”

    張揚笑道:“林總好大的手筆,動不動就送人東西,君子不奪人所愛,再說了,我是國家幹部,哪能隨便收人家東西?”

    林秀笑道:“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起來了,上次朱小橋村鬧事我還沒謝你呢!”

    張揚撚起茶盞喝了一口,他把安德淵一家回頭要過來的事情說了。

    林秀點了點頭道:“沒問題,度假村內房間隨他們挑選,我這兒的餐廳已經準備齊全了,什麼菜都有,連廚師都是我從荊山市『政府』一招給挖來的。”

    張揚知道林秀的社會關係和生意頭腦,他忽然想起喬夢媛之前委托自己的事情,剛好可以詢問一下林秀的意見。

    林秀聽他說完,想了想方才道:“喬夢媛準備在江城發展,這對江城來說應該是一件好事,她有意介入南林寺商業廣場,由此可見她對江城日後的發展還是長期看好的。”

    張揚道:“林總有沒有這方麵的打算?”

    林秀笑了起來,她馬上明白了張揚的意思,看來張揚並不想幫喬夢媛這個忙,林秀對喬家的了解要比張揚多的多,她也知道楚嫣然的父親,平海省代省長宋懷明和喬老的關係,無論從哪方麵考慮,她都不願看到張揚和喬夢媛發生衝突,和喬夢媛發生衝突也就意味著和喬家為敵,這顯然是不明智的。林秀道:“南林寺商業廣場的開發問題我多少也聽說了一些,現在貝寧集團的投資重心在春陽,江城的事情我們無心染指,再者說,我和喬夢媛過去就認識,雖然沒有多好的關係,可也絕不是仇人,這種釜底抽薪的事情我可不會做。”她停頓了一下方才道:“會得罪人的!”

    張揚笑道:“林總會怕得罪人?”

    林秀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春陽,在江城或許你可以為所欲為,可離開這呢?無論是生意場上,還是官場上,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得多。尤其是像喬夢媛這樣的敵人,還是越少越好。”

    張揚端著茶盞想了好半天,方才湊在唇邊喝了一口:“你給我一個啟發!”

    林秀對這廝的『性』情還是有些了解的,她不禁要提醒張揚道:“你可不要打喬夢媛的主意,要是敢對不起我們家嫣然,我決饒不了你!”

    張揚苦笑道:“林總,您這是哪跟哪?”林秀的話反倒提醒了他,如果把喬夢媛給哄過來,對許嘉勇不啻是天大的打擊,不過張大官人這個念頭也隻是一閃而過,畢竟他現在感情上收斂了許多,如今身邊不乏紅顏知己,他對喬夢媛那種過於理智,機心太重的女人也不感興趣,更何況就算是和許嘉勇交手,也要勝得堂堂正正,沒必要用這種卑鄙手段。

    此時楚嫣然的歡笑聲已經在門外響起。

    兩人同時站起身來,卻見康強陪著楚嫣然和瑪格麗特走了進來。

    張揚嘴巴很甜,笑著來到瑪格麗特身邊叫了聲外婆,然後攙著她的手臂,扶著她坐在沙發上。

    楚嫣然原本想給張揚一個突然襲擊,卻想不到張揚已經在這等著了,她猜到是林秀給張揚提前打了招呼。

    瑪格麗特一坐下就憤憤然道:“那個老東西死『性』不改,我大老遠從美國過來看他,以為我們雖然離過婚了,可畢竟夫妻一場,還是朋友啊,你看看他那態度,好像我上輩子欠他一樣!”

    楚嫣然好言勸慰道:“外婆,你既然知道他的臭脾氣,又何必跟他一般計較?咱們事先可說好了,過來這就把北原的煩心事兒丟得幹幹淨淨,誰都不許提,您老人家說話不能不算數吧?”

    瑪格麗特在外孫女麵前實在沒有多少脾氣,她向張揚道:“張揚!回頭給我一根針,再見到那老東西,我一針紮死他!”

    “外婆,用不用這麼毒啊?”

    周圍人同時都笑了起來。

    楚嫣然並沒有想到安語晨也會到溫泉度假村來,和過去不同,這次楚嫣然表現的極其大度,沒有流『露』出一絲一毫的不悅,晚飯後,幾人去泡溫泉,老太太有林秀陪著,張揚和楚嫣然選了個人參池泡了進去,望著楚嫣然身穿泳衣,玲瓏有致的身形,張大官人心頭是一團火熱,一雙眼睛不時在楚嫣然『裸』『露』在外的香肩玉腿上張望,遊泳褲頭很不雅的被頂起,就算用『毛』巾掩飾,仍然遮不住那凸出的部分。

    楚嫣然發現了他的變化,咬著櫻唇,俏臉上流『露』出一絲淺笑,她遠離張揚,到池子的對麵坐下,和張揚隔水相望,蒸汽繚繞之中,兩人覺著對方都有些朦朧。

    張揚道:“幹嗎離我這麼遠?”

    楚嫣然柔聲道:“距離產生美,而且你太危險!”

    “我危險?”

    楚嫣然點了點頭:“超級危險!”

    “我碰都沒碰你一下,有什麼可危險的?”

    楚嫣然小聲道:“你雖然沒有邪惡的舉動,可是滿腦子都是齷齪的想法!”

    張揚笑了起來:“我倒是想對你純潔來著,可一看到你這麼美麗『性』感,我就情不自禁的胡思『亂』想。”

    不知是害羞還是蒸汽的緣故,楚嫣然的一張俏臉紅了起來,顯得越發的嬌豔可人。

    張揚道:“我新近看到一個新聞,說外國有一黃花大閨女,沒結婚沒男朋友,夏天天太熱,於是去遊泳池遊泳,可沒幾個月,這丫頭肚子就大了,去醫院一查,她居然懷孕了!這丫頭奇怪了?她跟醫生說,你有沒有搞錯啊?我又沒男朋友,又沒『性』經曆,我還是大閨女,我怎麼可懷孕呢?你誤診,你侮辱我,我要告你!可醫生帶她去做了B超,事實證明她肚子麵的確有個胎兒,後來她想啊想啊,這事情應該是遊泳惹下的禍,不知道那位先生的精蟲留在了遊泳池內,然後曆經千難萬險重重阻礙的遊到了她的體內,於是這禍根就種下了!”這廝一邊說一邊樂的看著楚嫣然。

    楚嫣然嚇得“啊!”地尖叫了一聲,她從溫泉池中跳了出去,披上浴巾跺了跺腳。

    楚嫣然的叫聲把安語晨給招來了,她有些詫異道:“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我師父欺負你了?”

    楚嫣然紅著臉狠狠瞪了張揚一眼:“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她轉身向外婆那邊走去,安語晨道:“你不泡了?”

    楚嫣然咬了咬櫻唇道:“我才不跟他一個池子呢,討厭死了!”

    楚嫣然走了,安語晨解下浴巾來到了浴池內,小妮子身穿兩段式的遊泳衣,體型絕佳,皮膚潔白細膩的程度絲毫不輸於楚嫣然。

    張揚這會兒老實了,安語晨再怎麼說都是自己徒弟,雖然她現在想不承認來著。

    “楚嫣然怎麼走了?”

    張揚搖了搖頭,一本正經道:“不知道!”

    安語晨笑道:“我知道!”

    “知道什麼?”

    “一定是你耍流氓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道:“我說丫頭!咱不帶這樣的,就你師父這人品,你還信不過?”

    “你還有人品?”

    張揚歎了口氣,搖了搖頭,他站起身,健美的身軀在月下閃爍著光華:“丫頭,幫我搓搓背!”

    “你就不怕楚嫣然吃醋?”

    “吃什麼醋啊?你是我徒弟,在我眼中跟我閨女差不多!”

    話剛剛說完,安語晨團起『毛』巾照著他的腦袋就砸了一下。

    老太太泡了一會兒溫泉就先走了,張揚、楚嫣然、安語晨來到了新建好的魚療池內,一條條小魚不時在他們身上輕點,好不舒服。

    說來奇怪,池內的小魚多數都圍著張揚,楚嫣然和安語晨周圍反倒沒有多少,安語晨道:“怎麼魚兒都這麼喜歡他?”

    楚嫣然道:“因為他髒!”

    安語晨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張揚從池邊拿起紅酒抿了一口,閉上雙眼很愜意的說道:“錯!圍著我的全都是母魚!”

    “呸!”二女同生啐道。

    張揚睜開雙眼,一臉壞笑的看著楚嫣然道:“你不怕啊?”

    楚嫣然俏臉熱了熱:“怕什麼怕?你就會胡說八道,那件事根本不可能!”

    張揚笑了起來,忽然他的表情變得很奇怪。

    楚嫣然關切道:“怎麼了?”

    “鑽褲頭去了……”這廝裝模作樣的『亂』抖『亂』動,折騰了一會兒方才滿臉舒坦的坐了回去,雙目卻盯著水中的魚兒:“朝你們那邊去了……我說這小魚也忒齷齪了,咬完我還要占你們便宜啊!”

    這次響起了兩聲尖叫,楚嫣然和安語晨都花容失『色』的從水池中跳了出去,兩條『毛』巾同時飛向了張揚的腦袋“下流!”“無恥!”

    

Snap Time:2018-07-17 07:35:30  ExecTime: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