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二十四章協商解決


    第二百二十四章【協商解決】

    因為遭遇暴雨,安語晨抵達江城機場的時間晚了一個小時,張揚開著他的警車前來迎接,和安語晨一起前來的還有她堂弟安達文,還有一位是安達文的小女友艾米,他們三個是專門前來江城為爺爺祈福的。

    看到張揚的警車,艾米不禁尖叫道:“好帥!”

    張揚望著這十七八歲的小丫頭,心說這安達文的女朋友該不是有『毛』病吧?不就是一輛破破爛爛的桑塔納嗎?無非是上麵裝了警燈,跟帥有個狗屁聯係?他不由得看了看安語晨,心說這安家的人多半都有點『毛』病。

    艾米道:“揚哥,可以讓我來開車嗎?”

    張揚笑了起來,他把車鑰匙扔給了艾米,安達文鑽入副駕坐了,張揚和安語晨坐在了後麵。

    張揚馬上發現艾米這個小丫頭是個神經病,上車之後馬上就拉開了警笛,呼嘯著向前麵開去,她是把桑塔納當成布加迪威龍來開了。

    香港是靠左行駛,艾米開著開著就習慣『性』的向左邊靠了過去,幸虧警燈耀眼,警笛刺耳,迎麵過來的車輛紛紛避讓。張揚忍不住提醒她道:“靠右行駛!”

    艾米格格笑道:“知道!好刺激!”

    張揚無奈的搖了搖頭,麻痹的瘋丫頭一個,整一個腦殘,實在想不通安達文這個高級知識分子怎麼找了一個腦殘女朋友。大概這就是人們常說的互補。

    安語晨笑道:“艾米瘋慣了,千萬別嚇著你!”

    張揚笑了笑:“年輕人誰都喜歡玩!”這句話說得老氣橫秋,連安達文也轉身笑了起來:“我說揚哥,你比我也就大兩歲吧?”

    “三歲!”張揚糾正道。

    艾米越玩越瘋,一路之上警笛長鳴,嚇得幾輛超載大貨老老實實在路邊停了,原本以為要被罰款,可一轉眼,那輛警車又呼嘯而去。

    從艾米開車的動作上就已經看出,她是個飆車高手,張揚也放下心來,低聲向安語晨道:“安老身體怎麼樣?”

    安語晨搖了搖頭,表情有些黯然。

    張揚早在上次離開香港的時候就知道安老陽壽已盡,所以並沒有感到太多的驚奇,低聲道:“人生一世草木一春,誰都會麵對這一天。”

    安語晨小聲道:“我和阿文這次過來,就是為了參拜佛祖舍利,為老人家祈福!”

    張揚點了點頭,這種時候,也隻能利用祈福作為寄托了。

    安達文轉身道:“我爸明天會來江城!”

    張揚愣了,我靠!他老爸是安德淵,台灣信義社的老大,他來江城幹什麼?難不成要在江城發展黑社會?

    安達文顯然看出了張揚的擔心,他笑道:“揚哥放心,我爸是來祭祖的,他不會給你惹麻煩!”

    張揚暗自苦笑,安德淵這種人本身就是個大麻煩,走到哪,麻煩就會帶到哪。他馬上就發現,安家人都很麻煩,警車駛入了鬧市區,艾米非但沒有關上警笛,連車速都沒有減慢多少,很快就有警車留意到了他們,在駛入濱江路後,一輛警車從後麵追了上來,勒令他們停車。

    艾米笑嘻嘻的向一臉威嚴的警察揮了揮手道:“嗨噯!解放軍哥哥好!”

    張揚差點沒笑噴,真他媽是個傻大妞,解放軍和警察你都分不清,那警察滿臉威嚴道:“小姐!請出示你的駕照!”

    艾米指了指後麵,張揚沒奈何推開車門走了出去,那名警察是認識張揚的,看到他坐在後麵不覺一怔:“張主任!”

    張揚笑了起來:“不好意思啊,我代表市『政府』剛剛迎接幾位香港客商,他們不熟悉內地的交通規則!”

    張揚的名氣在江城警界很大,那警察很給他麵子,笑道:“原來是香港客商,張主任,沒事了,您提醒她關上警笛!”

    艾米有些不情願的把警笛關上,沒了警笛,沒有了刺激感,她幹脆把車交給了張揚,張揚帶著她們來到了市『政府』二招,這環境不錯,張揚專門為他們一行訂下了一棟小樓,約好晚上過來接他們去魚米之鄉吃飯,為他們接風洗塵。

    張揚離開了二招後驅車來到皇宮假日,蘇小紅請來的工程隊已經進駐了這,正在清理和簡單的裝修。接手皇宮假日,蘇小紅等於撿了一個大便宜,單單是轉讓費就省了兩三百萬,張揚給她的這份人情不可謂不大。

    蘇小紅這次找張揚過來卻並非是為了皇宮假日,她把張揚請到了辦公室,衝了一杯咖啡給他,張揚舒舒服服的坐在真皮沙發內:“皇宮假日的環境真是不錯,紅姐,我看沒什麼可裝修的,隻要清理清理馬上就能夠營業。”

    蘇小紅道:“稍稍弄一下,五十萬就夠了,而且皇宮假日的名字我也給改了,以後這叫皇家假日!”

    張揚笑道:“換湯不換『藥』,好像沒什麼分別!”

    蘇小紅充滿信心道:“我會把皇家假日打造成江城第一流的娛樂總會,讓這成為有身份有地位人娛樂的象征!”

    張揚提醒蘇小紅道:“皇宮假日的老路子你不能走,現在江城上上下下不知多少雙眼睛都盯在這,萬一出了事情,大家臉上都不好看。”

    蘇小紅嫣然笑道:“放心吧,我搞金樽這麼多年,你可曾見過我從事『色』情非法的事情?陪酒唱歌的事情是難免的,越界的事情我不會做。”

    張揚笑了笑,他對這一點並沒有太多信心。

    蘇小紅道:“以後你就是我這的第一貴賓,什麼時候來,消費多少,全部免單!”

    “謝了!不過我也沒有吃白食的習慣!”

    蘇小紅笑道:“沒事過來洗洗澡,感受一下洗浴文化,我新開辟了一片區域,打算搞個健身中心,桌球、乒乓球樣樣齊全,你有空隻管來玩!”

    張揚點了點頭,他知道蘇小紅內心對自己的感激,不過他幫蘇小紅也並沒有索求回報。

    蘇小紅小聲道:“張揚,最近有沒有見過方總?”

    “這句話好像應該我問你吧!你們倆比我親近啊!”

    蘇小紅瞪了張揚一眼,旋即又歎了一口氣道:“你知道的,我拿下皇宮假日沒和他商量,他這人占有欲很強,認為我背叛了他……所以……”

    張揚道:“是不是想我跟他解釋一下?”

    蘇小紅搖了搖頭道:“沒那必要,這次的事情發生以後,我和他之間產生了很深的隔閡,以後走到哪一步,還是順其自然吧。”

    張揚知道蘇小紅還是關心方文南的,他喝了口咖啡道:“方總沒什麼問題,他人很堅強,這件事應該可以撐得過去,不過可能要給他時間。”

    蘇小紅道:“究竟什麼人這麼恨他?”

    張揚雖然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可疑的人選,但是事情沒有確切證據之前是不能說的。他笑了笑道:“方總這次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三環路工程上,也許工作可以減輕他內心的痛苦。”

    張揚的手機此時突然響起,電話是薑亮打來的,他低聲告訴張揚,方海濤被殺一案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已經鎖定了疑犯。不過疑犯嘴巴很硬,一口咬定沒殺方海濤。專案組對他進行了幾次審問,可都沒有什麼辦法,還是秦白提醒薑亮,說張揚對『逼』供很有一套,薑亮也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找上了張揚。

    張揚問明了他們所在的地方,馬上驅車去了看守所,榮鵬飛給薑亮相當大的權力,負責這邊案子的又是薑亮、杜宇峰和秦白,他們三個都不可能出賣張揚,所以張揚換上了警服,混進了審訊室,不過他也有一個前提,『逼』供的時候,隻能他一個人。

    薑亮和杜宇峰對此並沒有什麼意見,隻要張揚不把犯人給弄死就行,他們雖然不進入審訊室,仍然可以通過單向玻璃觀看麵的情景。

    薑亮他們三個最近辛苦到了極點,從方海濤被殺到現在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好覺,在看守所的配合下,他們對當天在餐廳用餐的全部人犯進行了排查,終於有人提供了線索,涉嫌殺死方海濤的人叫魏長貴,曾經有過多次暴力犯罪的案底,有三名犯人指證魏長貴當時和方海濤離的很近。

    魏長貴身高體壯,剃著禿頭,光頭上紋有一個蜘蛛,麵相相當的凶惡。

    張大官人身穿警服威風凜凜的走入審訊室,馬上就把門給反鎖了。

    魏長貴是個幾進幾出的老油子,眯起眼睛看著張揚。看到張揚年輕的麵孔,這廝不禁『露』出一絲輕蔑地笑容,薑亮那種老鳥他都不怕,更何況是個初哥?

    張揚笑著『摸』了『摸』魏長貴的光頭。

    魏長貴猛一擰頭:“幹什麼?”

    張揚揚手就一巴掌打了下去:“給我放老實點!”

    隔壁監察室內的薑亮和杜宇峰苦笑著對望了一眼,還以為他有什麼新鮮的套路,一進去就出手。薑亮向杜宇峰道:“你準備好了,張揚手重,真打出人命咱們都得跟著倒黴!”

    反倒是秦白對張揚最有信心:“沒事兒,張揚有分寸,咱們耐心往下看!”

    張揚裝模作樣的把文件夾扔在桌上:“方海濤是你殺的嗎?”

    “不是!我說你們警察是不是有病啊?我他媽沒殺人,你們想破案也不至於冤枉好人吧?”

    張揚笑了起來:“就你這歪瓜裂棗的鳥樣還敢說自己是好人,麻痹的,你他媽犯過多少罪,做過多少孽,可能自己都數不清了吧?老老實實給我交待,你怎麼殺的方海濤,什麼人指使的,還有多少同黨?”

    魏長貴冷冷看著張揚,這種初出茅廬的小警察他見多了,以為拿捏出一點氣勢就能讓他說實話,做他的清秋大夢去吧!不過他還是發現了張揚和別的警察有些不同,這小子怎麼一張口粗話這麼多?他究竟是流氓還是警察?

    張揚看了看自己的鑽表,魏長貴眼頓時亮了起來,這點眼力他還是有的,普通警察誰能戴得起這麼名貴的手表啊。

    張揚漫不經心道:“我時間有限,給你十秒鍾考慮,不然你會痛不欲生!”

    “你咬我啊?”魏長貴怒吼道。

    張揚已經站起身來,魏長貴惡狠狠瞪著張揚,張揚屈起手指輕輕在他枕後強空『穴』上彈了一下,魏長貴隻覺著腦袋嗡的一下,腦子微微一熱,然後從中心擴展開來,宛如千萬根鋼針從中心點向四周輻『射』而去。魏長貴捂住腦袋,痛得整個人蜷曲在地上。有生以來他從未遭遇過這樣的痛苦,他恨不能找把斧頭,把自己的頭顱剖開。

    突然的變化讓監察室內的三人也是驚奇萬分,好在他們對張揚神鬼莫測的手段都有了一些心理準備,薑亮充滿顧慮道:“不會玩出人命吧?”話音剛落,張揚就在魏長貴的光頭上拍了一下。

    一巴掌過後,魏長貴痛不欲生的疼痛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他驚魂未定的看著張揚。

    張揚笑道:“這是讓你體會一下做正常人的好處!別說我不給你機會,我的耐『性』是有限的!”張揚出手如閃電,又是一指彈在魏長貴的光頭上,魏長貴原本也算得上一個硬骨頭,專案組的輪番審訊也沒能從他嘴問出一個字,他哀嚎道:“殺了我吧……”

    張揚冷笑道:“殺了你豈不是便宜你了?我剛剛問你的事情,你全都得給我交待,少一樣,我會讓你這樣了卻殘生,如果每天有十個小時都遭受這樣的折磨,你說,你多久會選擇『自殺』?”

    魏長貴的雙目之中剩下的隻有恐懼,他顫聲道:“饒了我……我說……我說……”

    張揚點了點頭道:“是不是你殺了方海濤?”

    “是,有人答應我幫我打官司,幫我減刑,還幫我照顧我老婆兒子,所以……”

    張揚真正想知道的是誰指使了這件事,他怒吼道:“什麼人指使你的?”

    “劉五,北區劉五……我……我結拜兄弟……”

    剩下的事情已經用不著張揚了,魏長貴已經徹底被張揚嚇怕了,他找人故意製造爭端,吸引其他犯人和警察的注意力,然後趁機用偷藏的凶器捅死了方海濤,他對所犯的罪行供認不諱,把看守所內當時的幾名幫忙的同夥也全都供認出來。

    離開看守所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五點,秦白把張揚送到了車前,他向張揚豎起了拇指:“張揚,你真棒!”然後神神秘秘道:“什麼時候你也把你這套功夫教我兩手,以後我審訊就無往不利了。”

    張揚笑道:“你學不會,不過我可以教你一套擒拿格鬥術,以後能派上用場!”

    秦白樂點了點頭。

    張揚的電話響了,卻是安語晨已經等得不耐煩了,眼看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張揚慌忙上車,秦白追上來道:“你警服還沒換呢!”

    張揚笑道:“借我穿穿,我給你們立這麼大功勞,就當辛苦費吧!”

    秦白看著張揚穿著警服開著警車呼嘯而去,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

    張揚來到二招的時候,隻有安語晨一個人在那等他,安達文和艾米已經不知去向。看到張揚身穿警服,氣宇軒昂的走了過來,安語晨笑了起來:“張揚,你還真有點警察的味道!”

    “他倆呢?”張揚對安達文和艾米這對小情人很不放心。

    安語晨道:“你不是說去魚米之鄉吃飯嗎?他們先打車過去了,順便去看看雅雲湖,給人家一點空間嘛!”她上了張揚的車,對著化妝鏡看了看,然後將秀發掠向腦後,用發帶隨意束了起來。

    張揚這才留意到她今天居然穿了黑『色』的裙子,而且頭發也長了許多,比起過去居然多出了幾分女人味。

    “看什麼看?沒見過?”

    張揚笑道:“我忽然發現你越來越像女人了!”

    安語晨瞪了他一眼道:“狗嘴吐不出象牙,我本來就是女人!”

    “我說丫頭,我是你師父,你跟我說話的時候,能不能放尊重點?”

    “我倒是想尊重你,可你瞧瞧自己渾身上下,從頭到腳,有哪點值得我尊重?”安語晨嘴上習慣了跟張揚鬥氣,可心中卻並不這麼想。

    張揚想起當初那個孤身一人單挑上清河村幾十條壯漢的安語晨,不覺笑了起來。

    “笑什麼?”

    “我在笑,你居然學起女人來了……”

    “再笑我打你啊!還笑!”

    魚米之鄉雖然確定轉讓,可現在仍然是方文南的產業,今天方文南也在這,張揚提前預定了水晶閣,他們到達的時候,安達文和艾米還沒到,安語晨去打電話的功夫,張揚前往方文南的辦公室。

    方文南明顯消瘦了許多,辦公室內煙霧繚繞,向來崇尚健康生活的方文南如今抽煙抽得很凶,他的頭發也有些淩『亂』,看到張揚進來,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看來他並不知道殺害兒子的真凶已經找到。

    張揚低聲道:“方總,我剛剛接到消息,殺害你兒子的凶手已經找到了!”

    方文南抬起頭,一雙眼睛頃刻間紅了起來,他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誰?”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本不想告訴你,就是怕你不夠冷靜,不過你遲早都會知道,殺害他的是一個名叫魏長貴的犯人,現在公安機關已經將他以及看守所內的同黨全都挖了出來,下一步就是找出幕後的指使人,你不要心急,我看這件事這兩天就會有眉目。”

    方文南咬牙切齒道:“我隻要查到是誰做的,我會讓他生不如死,我會讓他體會到和我一樣的痛苦!”

    張揚發現方文南改變了許多,人生的悲哀莫過於如此,方文南的改變也在情理之中。

    方文南說完這句話,有些歉意道:“對不起,希望我沒有影響到你吃飯的心情。”

    “喬夢媛有沒有找過你?”

    “找過我,被我拒絕了,她以為我急需用錢,所以想低價從我手中盤下魚米之鄉,帝豪盛世已經被她占了便宜,這次還想如法炮製,真是貪婪啊!”

    張揚道:“她找過我,讓我勸說你把魚米之鄉轉給她!”

    方文南道:“你不會答應!”

    張揚微微一怔,他不明白為何方文南會如此肯定。

    方文南道:“喬夢媛之所以選定江城作為投資地點,是為了她的未婚夫許嘉勇,在中國,在平海,江城都並非是最好的投資地點,許嘉勇之所以選擇這,是因為他的父親,因為江城是許常德立足發展之地,也是許嘉勇成長的地方,他要在這成就一番事業。”

    張揚越發奇怪,難道方文南已經察覺到許嘉勇來江城的目的是向自己複仇?

    方文南低聲道:“我聽很多人說起,許常德的死很大原因是政治上不得誌,在顧書記的麵前抬不起頭來,許嘉勇極有可能把顧書記當成了他的仇人,所以連帶著恨上了顧佳彤。”

    張揚真是佩服方文南的想象力,不過轉念一想也有可能,許常德雖然是被自己找到的證據『逼』死的,可顧允知卻一直都在打壓許常德,如果不是有顧允知作為靠山,自己也不可能擁有和許常德全麵交鋒的實力。

    方文南道:“顧小姐和你關係這麼好,她的事情你一定不會坐視不理。”

    張揚嗯嗯啊啊,看來自己跟顧佳彤那點事兒雖然轉成了地下,可人家心中都明白。不過方文南顯然沒有懷疑會對付他,畢竟他和許嘉勇之間沒有任何的過節。張揚由此想到,方文南之所以提出讓顧佳彤退出,並不僅僅是因為害怕給顧允知惹來麻煩,他也不想招惹麻煩,不想招惹許嘉勇,雖然他遭受重重打擊,可方文南的頭腦畢竟是清醒的,讓顧佳彤退出三環路工程也是一種保護自己的舉動。

    安達文和艾米在七點半的時候才來到魚米之鄉,兩人都是第一次到內地來,剛才抽空在雅雲湖附近轉了轉,對江城的印象並不好,艾米不停抱怨找廁所難的問題。

    張揚把他們請到了水晶閣,安達文不喝酒,艾米酒精過敏,安語晨出於身體上的考慮也已經基本戒酒了,陪著張揚喝了兩杯芝華士,總之這頓飯吃得很平淡,張大官人和安語晨有些話說,可跟安達文和艾米這兩個年輕人實在沒多少共同語言,尤其是艾米那個瘋丫頭,一會兒說江城落後,一會兒說內地貧窮,一會兒又是大陸人不講究衛生,聽得張揚心頭煩躁不已,如果不是看在安語晨姐弟倆的份上,少不得要拎著她把她給扔出去。

    不到一個小時就吃完了這頓飯,艾米又嚷嚷著去找節目,安語晨笑道:“艾米,內地不同於香港,這的夜生活可不如我們那邊這麼豐富,再說了咱們這次來是為了為爺爺祈福,也不是為了單純的遊玩。”

    艾米悶悶不樂道:“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跟著過來了!”

    張揚看到人家玩『性』正濃,也不好意思拂了他們的興致,於是給蘇小紅打了個電話,蘇小紅雖然接下了皇宮假日,可目前金樽的生意仍然是她代為打理,聽說張揚要招待幾位香港來客,自然沒有任何問題,更何況她和安語晨本來就見過麵,彼此關係還不錯,馬上就表示讓他們去金樽去玩。

    安語晨也不是第一次到金樽去,上次金樽的時候,還在那大打出手。想起上次的經曆,安語晨不覺想起了楚嫣然,向張揚道:“楚嫣然不在江城?”

    張揚笑道:“她外婆來了,她陪護著到處遊玩呢!”

    安語晨笑道:“真是逍遙自在!”

    “說我還是說她?”

    安語晨白了張揚一眼道:“這天下間還有女人能夠約束到你嗎?”

    “有!”

    “誰?”

    “我媽!”

    安語晨格格笑了起來,幾人來到金樽夜總會,張揚穿著一身警服進去也不合適,從後備箱找出T恤換了。

    蘇小紅接到電話後已經來到金樽門前等待,看到安語晨,她笑著迎了上去,握住安語晨的雙手親切道:“安小姐好久沒來江城了,別來無恙?”

    安語晨微笑道:“紅姐還是這麼漂亮,我從香港來給你帶了禮物,明天我給你送過來!”自從安家發生變故之後,安語晨整個人成熟了許多,不再像過去那般任『性』刁蠻。

    蘇小紅溫婉笑道:“你大老遠的來了,還給我稍什麼東西,快請進!”

    金樽的娛樂還很單調,安達文和艾米去舞池內跳了一會兒就無精打采的回來了,蘇小紅看出兩位年輕人玩得不盡興,微笑道:“內地娛樂業剛剛起步,自然無法和香港相比,不過你們放心,下次來的時候,皇家假日就會開業,我會按照亞洲一流夜總會的標準來打造!”

    艾米打了個哈欠道:“困了,達文,我們先回去吧!”

    安語晨剛剛和蘇小紅談起生意上的事情,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這個艾米也的確太不懂事了,安達文笑道:“姐,我帶她回去吧!”

    張揚本想送他們,安達文道:“把你車給我用用,回頭你去酒店取。”

    張揚也沒有多想,把鑰匙遞給他,安語晨擔心他們胡鬧,叮囑安達文道:“阿文,你們直接回去,不要胡鬧啊!”

    安達文笑道:“放心吧,路途又不遠,沿著這條道路一直開就到了!”艾米眼睛都睜不開了,趴在安達文身上不停的打瞌睡。

    張揚笑道:“快回去吧,我們說會話,我把你姐送回去!”

    安達文和艾米走後,安語晨無奈的搖了搖頭,她輕歎了一口氣道:“我真是不明白,阿文這麼優秀的男孩子怎麼會看上艾米,這小妮子連國中都沒有畢業,一直在台灣混社會。”

    蘇小紅道:“感情上的事情很難說!”她瞄了一眼張揚道:“張主任好像是衛校畢業吧?”

    張揚不滿的看了蘇小紅一眼:“我說紅姐,您存心埋汰我是不是?我可告訴你,現在我是平海省黨校哲學係本科函授在讀,用不了多久我就是本科學曆了,也算得上是一高級知識分子。”

    蘇小紅笑道:“我可沒埋汰你,我是想說英雄莫問出處,不能因為人家學曆低就看不起人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她端起紅酒敬了安語晨一杯,從張揚那知道,安語晨在皇宮假日的事情上幫她出了力,如果不是她幫忙施壓,周水生也不會老老實實答應把夜總會割肉轉讓。

    兩人聊天的時候,張揚接到時維的電話,約他明天一起去南湖水庫野餐,張揚之前就答應過她們,和時維約好時間地點。

    安語晨這次來到江城,除了要為爺爺祈福之外,還要和江城市『政府』磋商南林寺配套商業廣場的開發問題,現在江城市『政府』在紡織廠的問題上仍然沒有處理好,讓安家也頗為著惱。

    蘇小紅對那一帶的情況十分熟悉,她輕聲道:“方總和紡織廠廠長張忠祥的關係不錯,張忠祥也盡力了,不過他那人在紡織廠的威信一般,現如今文淵區又要把他拿下,紡織廠內部『亂』得很,那些工人拉幫結派,都想從市多弄點賠償,新廠建成後,因為設備更新,所以廠原有的很多工人都麵臨下崗的問題,他們跟市談條件的最大砝碼就是原廠拆遷問題,所以才會不可避免的涉及到你們。”

    安語晨皺了皺眉頭:“真是麻煩,我方已經做出了許多讓步,如果江城市府再把責任推到我們一方就有些過分了。”說這話的時候她看著張揚。

    張揚笑道:“你別這麼看著我,我現在負責企業改革,又不是負責旅遊開發!”

    安語晨道:“你當然要負責,如果不是你花言巧語哄暈了我爺爺,他老人家怎麼會來江城投資?”

    “咱可別這麼說,清台山是清台山,南林寺是南林寺,當初南林寺的投資方本來是貝寧集團,是你五叔安德非得要『插』手,把南林寺工程搶了過去,現在惹麻煩了,總不能把責任全都推在我的身上!”

    蘇小紅笑道:“這件事我站在安小姐一邊,就是你的責任,你身為江城企改辦主任,如果做好紡織廠的改革工作,當然不會出這麼多的問題,現在有了問題不找你找誰?”

    張揚笑道:“跟女人講理真是講不通!”

    安語晨打了個哈欠道:“我也累了,有事明天再說!”

    蘇小紅起身道:“我送你們!”她取了自己的奧迪車,驅車向市『政府』二招駛去,就快來到二招大門的時候,張揚接到了薑亮的電話,薑亮在電話中顯得很生氣,隻差沒罵出來了:“我說張揚,你小子搞什麼?”

    張揚還以為看守所出事了:“怎麼個情況?”

    “你還問我?你馬上到南門橋來!靠,不帶這麼坑人的!”

    張揚馬上意識到這件事跟他借出去的那輛警車有關,安達文和艾米兩個肯定出事了,他沒有聲張,向蘇小紅道:“紅姐,南門橋!快!”

    等到了南門橋,張揚被眼前的情景嚇了一跳,那輛警車如今四輪朝天的躺在馬路上,旁邊還有一輛麵目全非的寶馬,再遠一點的地方還有一輛黑『色』沃爾沃側翻在花壇內。

    周圍已經停了兩輛警車。

    安語晨第一眼就從警察的包圍中找到了血頭血臉的安達文,她擔心的尖叫了一聲,車輛剛剛停穩,就衝了下去,張揚擔心她衝動壞事,也跟著追了出去,一把抓住安語晨的手臂,低聲道:“我來處理!”

    薑亮已經趕到了那,看到張揚過來,向他招了招手,張揚跟他走到一旁,薑亮罵道:“混蛋,你就坑我吧!”

    張揚苦笑道:“純屬巧合,到底怎麼個情況?”

    薑亮道:“這倆年輕人開著警車在大街上玩警察抓賊的遊戲,趕巧了碰上了一群玩車的,把人家惹火了,於是發生了爭端,他們也真行,直接去撞人家的車,那輛沃爾沃是被他們弄翻的,沒拚過那輛寶馬,弄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傷人了沒有?”

    薑亮向安達文看了看,低聲道:“女的受了點傷,估計手骨折了,正在那邊等救護車呢,人家那邊也有兩個人受傷,不過都是輕傷。”他停頓了一下,低聲道:“估計那倆小子都有點來頭,口口聲聲要告他們呢。”

    張揚走了過去,三名傷者都在那等候處理,張揚來到艾米身邊,看了看她受傷的左臂,隻不過是普通的脫臼,於是伸出手去,握住她的上臂和小臂輕輕一抖,脫臼的地方頓時恢複原位。艾米慘叫一聲,這才發現自己的手臂已經恢複自如了,站起身活動了活動手臂,衝上去,向一名躺在那的傷者抬腳跺了過去:“幹你老母!居然撞我!”

    張揚也沒料到她這麼凶悍,那躺在地上的傷者被艾米一腳踹得坐了起來,怒罵道:“小賤貨,信不信我弄死你!”他目光落在張揚身上,不由得微微一怔。

    張揚也認出了這小子,竟然是招商辦主任董紅玉的兒子梁超,難怪說不是冤家不聚頭,想不到安達文和艾米撞得人竟然是他。

    安語晨走過來把艾米拉到一邊,張揚笑眯眯來到梁超麵前:“是你啊!哪輛車是你的?”

    梁超吃過張揚的虧,心雖然恨他,可他也清楚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張揚在市委市『政府』辦公樓前都敢打他,這種人可不是好招惹的。梁超瞪了張揚一眼,沒理會他。

    張揚歎了口氣道:“你說大晚上的出來飆什麼車啊?”

    “誰飆車了?”

    “這兩輛車都不便宜吧?你媽工資比我高點有限,能養得起嗎?”張大官人夠陰的,上來就照著人家的軟肋戳。

    梁超一聽心就有些發『毛』了,他分辯道:“我自己買的!”

    “嘖!嘖!嘖!真有本事,上班沒兩天,工資還不如我多呢,你都能買起這車了!”

    “我借朋友的!”梁超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張揚笑了起來拍了拍另外那名傷者的肩膀:“兩輛車都是你的,你真有錢!”

    另外的那名傷者是江城財政局局長龐斌的兒子龐長東,他也不想給老爹惹麻煩:“我也是借的!”

    張揚笑得越發開心,他之所以開心是因為發現這倆小子傷得都不重,而且他們玩得車來路都應該不正,有了這個前提事情就好解決了。

    龐長東和梁超身上的傷基本上都是被安達文給打出來的,剛才警察已經做了筆錄,因為艾米受傷,安達文就像頭憤怒的野獸,衝上來就把兩人給揍了,別看安達文文文弱弱,出手卻是毫不含糊,梁超和龐長東身高體壯,兩人合力也沒打過人家。

    沒多久財政局局長龐彬,招商辦主任董紅玉全都趕到了現場,人家是家長,關心自己孩子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龐彬還好,董紅玉心疼孩子,到那就嚷嚷了起來,要求嚴懲肇事者。

    龐彬看到了張揚,他微微怔了怔,張揚已經笑著向他主動迎了上去,男人之間溝通畢竟容易一些,雖然張大官人也擅長和女『性』之間的溝通,不過那多是年輕女『性』。

    張揚的第一句話就是:“龐局,好在沒出什麼大事兒!”

    江城體製內誰不知道張揚是個難纏的人物,龐彬雖然也心疼兒子,可明白張揚是站在對方的出發點上之後,馬上就做出了決定,這件事最好低調處理,鬧大了對誰都沒有好處。

    

Snap Time:2018-04-23 10:08:41  ExecTime:0.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