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一十九章誰敢惹我

  
  第二百一十九章【誰敢惹我】
  市委書記周武陽分配完了接待任務,馬上就宣布會議結束,嵐山市『政府』比起秦清過去所在的江城要有效率的多。
  會議結束之後,常頌找到了秦清:“秦清,你爸爸的傷勢怎麼樣了?”
  “沒事,隻是一些皮外傷,已經好了!”
  常頌點了點頭道:“古玩城那個地方魚龍混雜,混『亂』得很,早就該整頓了,我已經讓工商、稅務部門去好好查辦那堙A趁機整頓一下市場狀況。”
  秦清笑道:“多謝常市長關心!”
  常頌道:“張揚這一砸,砸得好!對那幫不法商販起到了震懾『性』的作用,我們嵐山就是不允許這種歪風邪氣的存在。”
  秦清點了點頭,她並不想和常頌在張揚的話題上談論,輕聲道:“這兩天接待任務繁重,常市長也要注意身體。”
  常頌哈哈笑道:“我身體最近好的很,張揚治好了我的痛風病,我什麼心事都沒有了!”
  張揚並沒有想到左援朝會給自己打電話,他以為自己的動向很少有知道,左援朝這位江城代市長也不會關心他這樣一個副處級幹部的行蹤,想不到左援朝不但知道他在嵐山,甚至連他的房間號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到了這種地步,張揚總不能避而不見,他去招待所的C區16號別墅拜會了左援朝。
  左援朝正在客廳內喝茶,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在一旁陪他聊天,看到張揚進來,肖鳴站起身來,笑道:“小張來了,我和左市長正聊你呢!”
  張揚笑著跟左援朝打了個招呼,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聊我什麼?”
  左援朝道:“剛來到嵐山就聽說你怒砸嵐山古玩城的事情!”
  張揚苦笑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堙A左市長不是要處分我吧?”
  左援朝笑道:“怎麼會?我就喜歡年輕人有膽『色』,我恨不能讓你去把嵐山國家級經濟開發區的牌子摘下來,掛在我們江城!”一句話惹得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張揚發現左援朝也是很風趣的,他笑道:“我可不敢!”
  左援朝道:“我這次前來觀禮,直接點了你的名,所以才知道你已經先我一步來嵐山了!”
  張揚這才明白為什麼左援朝會知道自己的行蹤,他笑道:“上次競爭國家級經濟開發區,我們輸給嵐山之後,我就憋著一口氣,我這次來是想學習他們企業改革的先進經驗,看看有沒有可取之處,組織上把企改辦交給我,我就得把江城企業改革搞起來,不能辜負領導們的期望。”
  左援朝微笑點頭。
  肖鳴欣賞的看著張揚,難怪這廝年紀輕輕就登上了現在的位置,看來他的確有一套,這口才絕對算得上一流。肖鳴心理也奇怪,過去都知道張揚和左援朝不對乎,可通過他最近的觀察,發現左援朝和張揚最近關係變得融洽,而且有越走越近的跡象。
  左援朝道:“今晚嵐山市『政府』的招待宴會,你一起過來吧!”
  張揚笑著推辭道:“算了吧,我這級別,夠不上啊!”
  左援朝道:“我和肖鳴酒量都不行,我聽說嵐山市市長是海量,咱們江城這邊怎麼也不能被人看扁,你年輕,衝鋒陷陣的事情,你理當頂上去!”
  張揚笑道:“有什麼好處啊!”
  左援朝樂了,他蠻喜歡張揚這個調調:“給你算差旅費,表現好了……”他向肖鳴道:“肖鳴,今年江城市十佳青年又該評選了吧?”
  張揚一聽到這話,眼珠子頓時亮了,那可是榮譽啊,榮譽對一個幹部來說就意味著政績,有了政績,咱也好升官不是?張揚馬上笑道:“那啥……為江城爭光是我的本分!”
  左援朝笑了起來:“喝茶!”
  於是張大官人理所當然的成為江城觀禮團中的正式一員。
  當晚張揚陪同左援朝參加了嵐山市『政府』舉辦的招待宴會,宴會就在市『政府』招待所宴會廳舉行,招待宴會由嵐山市市長常頌主持,嵐山市委重要領導都出席了宴會,在常頌發表了一通熱情洋溢的講話之後,晚宴正式開始。
  張揚原本以為這種層次的宴會不會出現開懷暢飲的場麵,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想錯了,前來的市長副市長也是人,他們在一起也比拚酒量,尤其是嵐山市市長常頌,他善於挑起酒桌氣氛,很快就把這幫市長們的積極『性』調動起來。
  張揚和肖鳴一起坐,他們那桌基本上都是各城市開發區區長,因為級別不同,有處級幹部,也有肖鳴這樣的副廳級幹部,這幫人多數都見過麵,彼此之間十分熟悉,張揚是其中最年輕也是最陌生的麵孔,所以少有人找他喝酒。
  肖鳴是其中的老大哥,自然喝了不少,嵐山市開發區區長賀國風殷勤勸酒,肖鳴笑道:“老賀,你今天晚上還真打算把我給灌趴下啊?”
  賀國風笑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南錫市開發區區長蔡承業慫恿道:“老肖害怕了,我還不信了,國家經濟開發區,你們江城沒爭過嵐山,酒量也勝不過嗎?”同桌人哈哈大笑起來。
  肖鳴老臉一陣發熱,心中暗罵蔡承業挑事,可江城的確在國家經濟開發區的競爭中敗下陣來,現在人家都點自己的戲,身為江城開發區管委會主任,怎麼得掙這個麵子,他笑道:“誰怕誰啊!老賀,我跟你連幹兩杯!”
  賀國風是海量,人家一圈酒喝下來麵不改『色』心不跳,肖鳴硬撐著把兩杯酒喝了,馬上覺著胃堣@陣翻江倒海,他慌忙起身往洗手間跑去。
  蔡承業哈哈笑道:“老肖去點菜了,看來江城的競爭力還是不如嵐山!”
  張揚越聽越不是滋味,這個蔡承業嘴巴真他媽犯賤,他難道忘了,我張揚還是江城市的幹部呢,怎麼嘴巴一點都不積德?張大官人還是很有集體主義榮辱觀的,他主動端起酒杯道:“蔡區長,我敬您一杯!”
  蔡承業淡淡掃了他一眼,他壓根沒把坐在身邊的這個年輕人當回事兒,隻知道他是江城企改辦的,以為是肖鳴的跟班,不過麵子上的事情,蔡承業還是照顧了一些,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認為這樣已經很給張揚麵子。
  張揚一仰脖把那杯酒喝完了,把空杯示於蔡承業,蔡承業慢慢將那幾乎沒動的一杯酒放在桌上,笑著去和別人說話,他不是沒看到張揚的動作,心說,就你也想跟我幹杯,老子不搭理你。
  張揚心堛漱鶪W來了,表麵上仍然笑眯眯道:“蔡區長沒喝完啊?你們南錫的競爭力應該很強啊!”
  滿桌人都靜了下來,誰都聽出來了,這位小夥子將火力瞄準了蔡承業,他在向蔡承業挑戰!
  蔡承業淡淡笑了笑:“年輕人,你叫什麼?”
  張揚微笑道:“蔡主任真是健忘啊,到底是年紀大了,您這種記『性』可幹不好革命工作!”他根本沒把一個地級市的開發區區長看在眼堙C
  蔡承業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一個年輕人奚落,麵子上自然有些掛不住,他畢竟久經風浪,當場翻臉是沒有任何必要的,他要給這小子一點苦頭嚐嚐,蔡承業笑道:“既然你這麼給我麵子,我卻之不恭,不過我們南錫有個規矩,初次見麵喝酒得用大杯,咱們改大杯吧!”蔡承業是出了名的海量,有人主動找他喝酒,這不是找死嗎?在場的多數人都跟他相熟,他一個眼神過去,別人已經明白了,蔡承業想要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很多人已經做好了等蔡承業這杯酒喝完,輪番上陣的準備。
  蔡承業把酒杯倒滿,然後微笑望著張揚:“幹杯!”他端起玻璃杯,將近三兩白酒一飲而盡。
  張揚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周圍已經有人看不過眼了:“小張,蔡區長都喝了,該你了!”
  張大官人苦著臉道:“真要喝啊!”
  蔡承業淡然道:“喝酒也是幹部素質的體現,你可是代表江城喔!”
  張揚愁眉苦臉的拿起那杯酒,一群人都等著看他的笑話,張揚很困難的把那杯酒喝了,喝完之後,稍稍運了一下內力,頃刻間滿臉通紅,他捂著嘴巴往洗手間去了。
  蔡承業哈哈大笑,神情之中充滿得意:“難怪國家級經濟開發區會落戶嵐山,嵐山的幹部素質就是過得硬!”
  嵐山開發區區長賀國風笑了笑,他也覺著蔡承業今天表現的有些過分。
  張揚去得快來得也快,回到桌旁坐下,蔡承業望著他:“年輕人,沒事吧?”
  “沒事,去了趟洗手間!”
  蔡承業笑道:“好事成雙,酒怎麼能隻喝一杯呢?來,小張,咱們再幹一杯!”這次他記起張揚姓什麼了,不過這廝的做法有些不夠厚道,分明是在乘勝追擊。
  周圍人都明白了,蔡區長是想讓這個小夥子當場出洋相。
  張揚苦著臉道:“還要喝啊?那蔡區長找我兩個,我回頭豈不是還要回敬你兩個,這四杯喝下去就塊一斤了,我可沒這麼大的酒量。”這廝在裝『逼』,他設了一個圈套讓蔡承業往媃p。
  蔡承業不知是詐,頗為得意道:“你是代表江城,小張啊,這杯酒是黨對你的考驗。”
  張揚暗罵這狗日的不知死活,心說就你這熊樣也敢代表黨,真他媽厚顏無恥。端起酒杯跟蔡承業碰了碰,然後呱地一口幹脆利落的幹了,他的臉更紅了,說話好像舌頭都大了。
  蔡承業沒想到張揚這杯喝得這麼利索,他有些詫異,這小子還是有些膽量的。當著這麼多人,蔡承業當然不可能認慫,話說他的酒量本來就不差,蔡承業以為張揚隻是年輕氣盛,這杯酒是硬撐罷了,所以也喝了這杯,可蔡承業很快就發現苗頭有些不對了。
  張揚又倒滿了一杯,笑眯眯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我敬蔡區長兩杯!”
  蔡承業內心咯一下,我靠,這小子反將我一軍!
  這桌的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他們的身上了,從蔡承業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有些為難了,江城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出完酒回來了,他臉『色』蒼白,走路都打晃了,看到眼前一幕,心中這個痛快啊,整個江城體製內誰不知道張揚是個千杯不醉,你蔡承業自己找死啊!
  張揚笑道:“蔡區長是個老黨員,應該比我更能禁得起黨的考驗。”剛才的蔡承業說他的那句話,此時被他回敬了過去。
  同桌人都笑了起來,肖鳴道:“誰不知道蔡區長是海量!”他不失時機的跟著煽風點火。
  蔡承業現在是無路可退了,是他先把喝酒上升到城市形象的高度上,現在輪到人家反擊了,蔡承業到現在都沒有意識到張揚的真正實力,他以為張揚隻不過是一時衝動,他端起酒杯喝了下去,周圍人同聲喝彩。
  張揚笑了起來,他主動給蔡承業倒滿了酒:“蔡區長果然海量,咱們再來一杯!事事如意!”
  蔡承業酒量雖然不錯,可這連續三杯也弄得他頭腦發懵,看到張揚清朗的眼神,他現在有些明白了,敢情這小子剛才是故意裝出來的,事到如今,明明知道中了人家的圈套,也得硬撐下去,蔡區長也是有血『性』的,咱出門代表的是南錫市的形象,說啥不能讓人家看笑話,他笑著點了點頭,和張揚又幹了一杯。
  所有人同聲叫好,那邊張揚也把酒喝幹了,笑道:“蔡區長真是厲害!”
  蔡承業笑了笑,卻忽然覺著肚子堣@陣翻江倒海,他知道要壞事,慌忙站起身來,可沒等他離開酒桌,就噴了出來,現場點菜。這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來,南錫市市長徐光然看到眼前情景,神情也是頗為尷尬,心說這蔡承業真沒水平,當著這麼多兄弟城市的幹部麵前出酒,把南錫市的臉麵都給丟光了。
  這時候大家才意識到張揚所采用的是誘敵深入,欲擒故縱的手段,都對這個年輕人刮目相看,肖鳴賺回了麵子,整個人也變得精神抖擻。
  晚宴結束之後,那幫市長去品茶聊天,肖鳴因為喝多了,提前回去,張揚看到他走路有些打晃,把他送了回去,肖鳴這人有個『毛』病,喝多之後,嘴巴就有點控製不住,他攀著張揚的肩膀道:“小老弟,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張揚笑了起來:“肖主任,我早就把你當成老大哥了!”
  肖鳴道:“過去,我對你還有點偏見,我覺著你年紀輕輕就能當上企改辦主任,靠的是後台關係,可現在……我算服了,你是真有本事!”
  “別誇我,我這人容易驕傲!”張揚也有和肖鳴處好關係的意思,根據他的了解肖鳴很快就提副廳了,成為江城副市長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而且以後他主管的企改辦和肖鳴的開發區肯定要有著千絲萬縷的聯係,跟他處好關係,以後辦事也容易一些。
  肖鳴道:“左市長很欣賞你啊!小老弟,你前途無量!”
  張揚樂點了點頭,他倒不在乎左援朝是否欣賞自己,他在體製內迅速上位也沒已考過左援朝。肖鳴是左援朝的左右手,張揚也看出了不但左援朝最近向自己示好,包括他身邊的人都頻頻向自己拋出橄欖枝,他們想把自己拉入他們的陣營,由此張揚又想起最近李長宇的態度,張揚不禁暗自好笑,兩個人競爭市長跟自己有個狗屁關係?他們誰上位也不敢招惹自己!張揚忽然察覺到自己微妙的心理變化,過去他是一心想幫助李長宇上位的,可最近的幾件事讓他對李長宇辦事的方法有些不爽,對未來市長的歸宿已經變成了無所謂的態度,這證明左援朝還是有一套的,至少成功扭轉了張揚過去對他的惡劣印象。
  張揚把肖鳴送到門口,他的電話響了,卻是嵐山市市長常頌打來的,常頌的聲音很洪亮,喝了點酒之後,他的聲音就像是在喊話:“張揚,你到望月樓來一趟!”
  張揚答應了一聲,心埵釣ワ_怪,那幫市長們聚會喊自己過去幹什麼?他隻是一個副處,好像級別還不夠。他跟肖鳴說了一聲,轉身向望月樓去了,來到樓下大廳正遇到前來迎接他的常海心,常海心又換上了她的職業套裝,張揚笑道:“常秘書找我?”
  常海心指了指電梯,兩人來到電梯內,常海心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爸喝高了!”
  張揚笑眯眯看著她,不知道常頌喝高了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常海心道:“他興頭上來,就把你給他治痛風病的事情說了,南錫市市長徐光然也有痛風病,所以請你過去幫他看看!對不起啊!”
  張揚無奈的笑了笑,常頌果然是個大炮筒,他微笑道:“沒事兒,衝著你的麵子,我也會去!”
  常海心聽到他這句話,芳心沒來由突突跳了幾下,看了張揚一眼,俏臉卻紅了起來。
  張揚看到常海心小女兒家羞澀的神態,也有些心動,可馬上他就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在感情上再犯錯誤了。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電梯,常頌和南錫市市長徐光然、江城市代市長左援朝在撫雲廳喝茶聊天,來到門前就聽到常頌的大嗓門。
  常海心笑了笑道:“我就不進去了!”
  張揚點了點頭,向常海心道:“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這兩天都夠累的!”
  常海心點點頭。
  張揚走入撫雲廳,常頌看到他進來,樂招了招手道:“我救命恩人來了!”
  張揚笑著來到左援朝身邊坐下,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南錫市市長徐光然,徐光然五十四歲,也算不上年輕幹部了,他有些謝頂,個子不高,本身又胖,外表形象實在不怎麼樣,徐光然笑道:“小張!我請你這位大神醫給我看病來了!”
  張揚微笑道:“我可算不上什麼神醫,不過是祖傳了幾個秘方!”
  徐光然道:“我的痛風病比常市長輕多了,可是每年也折騰的我夠嗆,”
  張揚幫徐光然看了看,又診了診脈,他向服務員要來紙筆,給徐光然開了張方子,笑道:“我這方子不可外傳啊!”
  徐光然笑道:“一定!”
  張揚又向常頌道:“常市長,以後我幫你們看病的事兒千萬別傳了,我就會這麼點本事,以後人家要是有什麼疑難雜症都找上門來,我沒本事幫人家治好事小,可耽誤了人家的病情是大事兒。”
  常頌也有些不好意思,如果不是他多嘴,張揚也不會多了這麻煩事。
  徐光然得了方子,心滿意足的笑道:“後生可畏啊,剛才你把我們開發區的蔡區長可灌慘了!”
  張揚笑道:“我真不是存心的,不過你們那位蔡區長倒是敬業,喝酒也能和城市形象聯係在一起!”
  三位市長同時笑了起來,到了他們這種境界,馬上就聽出張揚是在趁機挑事。不過根本不用他挑唆,蔡承業喝多這件事顯然讓徐光然失了麵子,一頓斥是少不了的。
  徐光然又請教了幾個保健的問題,張揚也耐心做了解答。在撫雲廳逗留了半個小時後,張揚告辭離開,發現常海心還在那堥S走。
  張揚笑著走了過去:“等我啊?”他說完就後悔,自己這張嘴就是犯賤,沒事老喜歡撩撥人家。
  常海心笑道:“剛剛把明天的流程分發下去,現在沒事了。”她輕聲道:“秦副市長在祥雲廳!”
  張揚有些詫異,常海心這句話是無心還是有心啊?不過看常海心的表情還算正常,應該不知道他和秦清之間的關係。
  “我送你回去?”張揚對女『性』的殷勤純屬不自覺行動。
  常海心點了點頭。
  張揚開車的時候,常海心才留意到他身上的酒氣,關切道:“你喝酒了,我還是打車回去吧!”
  張揚笑道:“這點小酒沒問題!”
  常海心也見識過他的酒量,看到他開車很穩,也放下心來,張揚把常海心送到市委家屬大院,看到遠處常海龍的奧迪車停在那堙A張揚閃了閃遠光燈,正看到奧迪車內,一對男女正在激情熱吻著。常海心看得清楚,俏臉羞得通紅。
  車內正是常海龍和薛燕,兩人正在熱戀,親吻的難分難舍的時候,被燈光這麼一照嚇得慌忙分開,常海龍認出是張揚的車,推開車門,笑著走了過來作勢要踢張揚的吉普車,張揚落下窗口笑道:“好激情啊,好火爆啊!”
  常海心紅著臉叫了聲二哥。
  常海龍這才知道剛才的一幕被妹妹看到了,變得十分尷尬,咳嗽了一聲道:“你們倆怎麼在一起?”他純屬沒話找話。
  常海心生怕二哥誤會他們的關係,慌忙解釋道:“我今晚幫忙接待觀禮團,張揚看到太晚了送我過來的!”
  常海龍道:“我去送薛燕!”
  張揚笑著提醒道:“海龍,下次親熱的時候,找一僻靜沒人的地方。”
  常海龍作勢揮拳欲打,張揚樂開車進入了大門,他一直把常海心送到了家門口,常海心小聲道:“進來喝杯茶?”
  “不了,太晚了,今天就不打擾你了,明天你們開發區掛牌,你有的忙了!早點休息!”
  常海心點了點頭,下車揮了揮手,並沒有馬上進家門。
  張揚笑道:“還不進去啊!”
  常海心微笑道:“你先走,我看你開車穩不穩!”
  “放心吧,沒事兒!”張揚向她揮了揮手,驅車向遠方駛去。
  回到賓館沒多久,張揚就接到了常海心的電話,知道張揚平安抵達,她才放下心來。張揚意識到有些不對了,一個女孩子對他表示關心,這意味著什麼?用腳趾頭想也應該能想出來,張揚有些後悔,看來以後必須要和常海心保持距離,這種麻煩還是少招惹為妙。
  何歆顏在十一點半的時候才打來電話,彩排剛剛結束,她已經到家了,這兩天因為忙於掛牌儀式的表演,何歆顏也沒顧上陪張揚。
  張揚想起她父親何卓成上午來找自己的事情,擔心他再去找何歆顏的麻煩,關切道:“你爸有沒有找過你?”
  “打了幾個傳呼,我沒理他!”何歆顏的語氣頗為無奈。
  張揚想了想,終究還是沒有把何卓成找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他輕聲道:“他找你到底想幹什麼?”
  “說星華娛樂城給我開每年五萬塊的薪酬讓我去表演,我才不去呢!”
  張揚笑了起來:“五萬塊,你爸也太低估你的身價了!”
  何歆顏可不愛聽這句話:“什麼意思啊你?”
  張揚笑道:“別誤會,你在我心堿O無價的!”
  何歆顏的聲音低了下來:“真的?”
  “比真的還真!”
  何歆顏小聲道:“我好想你!”
  “我也是,你在哪兒?我去找你!”
  何歆顏沉默了一會兒道:“算了,早點休息吧,我害怕見到你會出事兒!”
  張揚的呼吸明顯有些粗重:“我不怕出事兒!”
  “我怕!”何歆顏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張大官人拿著話筒愣了好半天,這才無力的躺在床上:“長夜漫漫啊!”
  他的手機又響了,拿起電話聽到秦清嬌柔嫵媚的聲音:“先生,要特殊服務嗎?”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秦市長媚勁兒上來當真是動人心魄,他低聲道:“要啊,你來啊!我等著你呢!”
  秦清格格笑了起來:“乖乖睡吧,我今天好忙,等掛牌儀式過去後,我好好陪你!”
  張大官人感歎道:“隻可惜我們的機會太少了!”
  “我是不幹這個副市長就好了!”
  張揚知道秦清對工作的熱情,他輕聲道:“你不想幹,那就讓我幹,我想幹副市長!”
  秦清焉能聽不出他話中的含義,聲音低柔道:“讓你幹!”
  秦清的這個電話讓張大官人欲火焚身,掛上電話後又衝了個涼水澡方才入睡。
  國家經濟開發區掛牌儀式是嵐山市目前的頭等大事,市委市『政府』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張揚混入江城觀禮團,不過他這次前來嵐山可謂是獲益匪淺,嵐山『政府』的辦事效率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嵐山經濟開發區是平海發展最好,規模最大的一個,張揚此次全麵了解了開發區,就算是從旁觀者的角度出發,嵐山市開發區顯然要比江城有具有優勢。
  省委書記顧允知親自出席了掛牌儀式,張揚現在的級別是湊不到顧允知身邊的,隻能遠遠站著。這種活動,焦點永遠會集中在領導人的身上,張揚在現場呆了一會兒就感到相當的無趣,找了個機會從現場溜了出去,開車去了體育場,何歆顏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隻等晚上的演出,中午約好了和張揚一起吃飯,可開到中途,就接到何歆顏的電話,她的語氣顯得有些緊張:“張揚,我爸摔倒了,聽說摔得很重,我得趕過去送他去醫院!”
  張揚囑咐何歆顏不要慌張,他本想過去幫忙,何歆顏不想他麻煩,婉言謝絕了。
  何卓成是在東吳大酒店吃飯的時候摔倒的,何歆顏趕到東吳大酒店,並沒有看到父親,她正在奇怪的時候,看到一位年輕人向自己走了過來:“何小姐!你找何卓成先生吧?”
  何歆顏點了點頭,那年輕人笑道:“他在國賓一號廳!”
  “他摔得怎麼樣?”何歆顏此時不禁有些奇怪,怎麼這人的樣子根本不像是出事,可轉念一想,又不是人家的親人,別人才懶得管呢。
  在那位年輕人的引領下,何歆顏走入國賓一號,發現父親好端端的坐在那堙A旁邊還有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那男子正是星華娛樂城的老板汪東來。
  何卓成看到女兒進來,滿臉堆笑的走了過去:“女兒,你來了!”
  何歆顏頓時明白了,他是利用這種方法欺騙自己,她柳眉倒豎,冷冷看著父親:“你可真有本事,不是摔傷了嗎?”
  何卓成笑道:“我跟你開個玩笑,是汪老板要見你!”
  汪東來一手夾著雪茄,一手握著茶杯,雙目直勾勾望著何歆顏,『色』『迷』『迷』笑道:“何小姐,坐!”
  何歆顏冷冷道:“我還有事,得趕緊回去!”
  何卓成攔住女兒的去路:“別走啊!人家汪老板請吃飯,你都來了,怎麼也得給個麵子!”
  何歆顏怒道:“我憑什麼給他麵子啊,我又不認識他,你想吃飯,自己留下陪他吃!”
  汪東來哈哈笑道:“何小姐真有『性』格啊,我請你過來,不是為了別的事情,是想跟你談談合約的問題。”
  何歆顏轉過身去怒視汪東來道:“對不起,我對你的合約沒有任何興趣,以後請你不要打擾我!”
  汪東來微笑道:“可是你父親已經從我這媢w支了三年的薪酬,十五萬啊!”
  何歆顏驚呆了,她萬萬沒想到父親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何卓成低聲道:“女兒,你這次要幫幫爸爸!”
  何歆顏咬了咬嘴唇道:“你把錢退給人家!”
  何卓成哭喪著臉道:“女兒,那錢我花光了……這次你一定要幫我,不然,不然我會坐牢!”
  汪東來抽了口雪茄,得意洋洋道:“何小姐,我想現在你有興趣跟我談了!請坐!”
  何歆顏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坐了過去,汪東來將一份合約遞到何歆顏的手中:“何小姐看看合約吧,沒有什麼異議的話,就在上麵簽字!”
  何歆顏看都不向合約看上一眼,淡然道:“他欠你的十五萬,我替他還,你給我三天時間!”
  汪東來笑道:“你怎麼還?用什麼還?還是看看合約吧,對你沒壞處!”
  何卓成一旁鼓勵道:“女兒,你看看再說!”
  “你閉嘴!”何歆顏憤然道。
  何卓成訕訕閉上了嘴巴。
  汪東來將合約推到何歆顏麵前,何歆顏道:“電話給我用一下,我讓人給你送錢過來!”
  汪東來笑了起來,他把手機推向何歆顏,抽了口咽道:“忘了提醒你,你爸跟我簽協議的時候,有個違約聲明,如果他拿了錢,你拒不簽約,他會雙倍賠償我,也就是說,你得拿出三十萬,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
  何歆顏撥打了張揚的電話,電話接通之後,何歆顏道:“我爸沒事,送三十萬過來,我在東吳大酒店國賓一號房間。”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
  張揚的腦筋何其靈活,馬上領會到了何歆顏想要表達的意思,何卓成沒事,就證明這件事是個謊言,何卓成騙女兒過去的,張揚對何卓成的人品頗為不齒,何歆顏『性』格要強,從沒有開口向他要過一分錢,讓他送三十萬隻是一個暗示,何歆顏遇到麻煩了。
  張揚心急如焚,他驅車向東吳大酒店駛去,他已經下定決心,隻要何歆顏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他才不管何卓成是誰,一定要把這老混蛋給生吞活剝了。
  何歆顏知道自己逃不掉,裝出耐心觀看合同的樣子,何卓成道:“我都看過了,沒問題的!”
  何歆顏芳心中難受到了極點,十五萬,父親為了區區十五萬就把自己給賣了,他的心堶媮晹野b點骨肉親情。
  汪東來道:“放心吧,我的合約很公平,你隻要跟我簽約,我不但會把你捧成星華娛樂的紅牌,也會包裝你,把你在平海捧紅,還會幫你聯係電影電視,我在娛樂圈可是有很多關係的。”
  何歆顏冷冷道:“這份就是我的賣身契,我得仔細看看!”
  汪東來微笑道:“不急,先吃飯,吃晚飯仔細看!”
  何卓成連連點頭。
  何歆顏道:“難道你們不清楚,強迫別人簽約,法律上是不會承認的!”
  汪東來道:“我從來不強迫別人,所以才把何小姐請來,讓你心甘情願的在上麵簽字。”
  何歆顏根本是借著看合同來拖延時間,不過這合同實在是不公平到了極點,經濟上的盤剝倒還罷了,單單是那一條,如公司需要,她必須出席商務活動,這已經超出正常範疇了,何歆顏越看越是生氣,父親實在太過分了。
  張揚驅車趕到東吳大酒店,剛剛走入大門,就有人迎上來:“先生找人?”
  張揚點了點頭道:“國賓一號!”
  張揚來到國賓一號門前,發現有兩個壯漢站在那堙A他心媢y時火了,大步向門前走去,兩名大漢攔住了他的去路:“對不起,你走錯地方了!”
  張揚根本不跟他們廢話,一拳就放到了一個,另外那個揮拳向張揚打來,被他輕巧躲過抬腳就踹在那人的小腹,把那大漢踹得騰空飛起,撞開了國賓一號的房門帶著門板一起重重摔倒在地上。張大官人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則,犯我女人者,無論是什麼人都得誅!
  

Snap Time:2018-10-18 19:46:46  ExecTime:0.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