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一十八章順水人情


    第二百一十八章【順水人情】

    張揚送常海心前往市『政府』,在門口和常海心道別的時候,看到一個熟人從市『政府』內出來,那人是飛捷公司的蔣奇偉。蔣奇偉也看到了張揚,笑著向張揚走了過來:“張主任,這麼巧,你也來嵐山了?”

    張揚笑道:“公事出差,觀摩學習!”,蔣奇偉當初原本是胡茵茹拉到江城開發區投資的,後來因為投資項目和喬夢媛的匯通公司有所重複,所以被迫放棄了投資項目,轉而來到嵐山投資,他這次可謂是因禍得福,通過張揚結識了嵐山副市長秦清,秦清初來嵐山的時候,並不負責開發區事務,可不久以後,因為成功競爭到國家經濟開發區的名額,市通過秦清成為市委常委的提議,並讓她負責開發區,蔣奇偉的投資項目也獲得了大力的支持和關照。因為這一點,蔣奇偉對張揚還是十分感謝的,他盛情邀請張揚去他的公司做客。

    張揚反正也沒什麼事,他對蔣奇偉也頗有好感,蔣奇偉的車停在市『政府』對麵,他開車在前麵帶路,引領著張揚來到江南科技大學對麵的高新科技園,他公司的辦事處在這剛剛成立不久,在慧穀大廈第九層租賃了辦公室。

    蔣奇偉也是海歸派,公司的管理沿襲了歐美的方法,公司雖然隻有十多名員工,可是管理的井井有條,辦事效率很高。

    張揚跟著他來到辦公室,蔣奇偉的辦公室很大,有一百多平方,除了書架、沙發之外就隻擺放著辦公桌,辦公桌上放著一隻展翅飛翔的雄鷹,象征著他即將大展宏圖。

    張揚環視了一下這間辦公室:“好大!你一個人不覺著空曠嗎?”

    蔣奇偉請張揚在沙發上坐下,忙著去給張揚泡茶。

    張揚道:“蔣總,這麼大的公司也沒配個女秘書?”

    “喔,我是個妻管嚴,老婆不讓我請女秘書!”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蔣奇偉笑道:“開個玩笑啊!其實我認為現在並不需要秘書,很多事我都可以應付得來,助理倒是有一個,不過接待朋友好像用不上她!”

    蔣奇偉喜歡喝茶,可茶藝卻是不敢恭維,好在他的茶葉不錯,上好的太平猴魁。

    張揚喝了口茶,輕聲道:“你的光盤工廠籌備的怎麼樣了?”

    “立項審批全都辦完了,施工隊已經開始進駐,預計明年開春廠區就可以完工,我爭取半年內完成生產設備的調試安裝工作,讓工廠正式運作起來。”

    “效率很高啊!”

    蔣奇偉歎了口氣道:“生意場上,搶占先機很重要。我聽說喬夢媛的匯通公司也在抓緊時間建廠。”

    張揚道:“據我說知喬夢媛在江城開發區建廠,是因為她未婚夫許嘉勇的緣故。”

    蔣奇偉點了點頭道:“開始的時候,我也想不通,為什麼她會放棄雲安省這麼便利的條件,選擇平海,選擇平海北部的江城開發區建廠,後來許嘉勇才浮出水麵,這個人很不簡單,他在美國矽穀一家跨國公司工作過,對計算機行業有著豐富的經驗,我聽說他這次從美國遊說了不少的風險投資,所以才會有這麼大的手筆。”

    張揚道:“可江城開發區畢竟是省級開發區,現在嵐山開發區已經成為國家級經濟開發區。”

    蔣奇偉笑道:“這方麵,可以說我是因禍得福,我入駐嵐山的時候,還是以省級開發區的待遇來談,談成之後,開發區提升了一個級別,等於我占了一個便宜。國家級經濟開發區落戶嵐山,意味著我會有更多的機會,可這並不能成為我放鬆的理由。國內IT行業剛剛起步,誰搶占先機,誰就爭得了市場的主導權。”

    張揚對蔣奇偉說的事情並沒有太多的概念,可是既然許嘉勇和蔣奇偉都看中了這一項目,顯然這一項目應該是前景廣闊的。

    蔣奇偉道:“你看我,說著說著就談起了我的生意經,不好意思啊!”

    張揚笑道:“我這次來嵐山,就是為了學習觀摩嵐山企業改革的先進經驗,順便看看國家經濟開發區的掛牌儀式!”

    蔣奇偉道:“這次掛牌儀式平海很多省領導都會過來!聽說省委顧書記要親自前來呢!”

    對這個消息張揚並沒有感到意外,畢竟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嵐山,顧允知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他支持嵐山,更是對自己多年來政治成績的肯定。張揚道:“高層領導的事情與我無關,我這次來嵐山觀摩屬於民間組織,『主席』台上沒我的份兒。”

    蔣奇偉笑道:“你可不是民間組織,你是國家幹部,副處級幹部!平海像你這麼年輕的副處級幹部可不多見!”

    “別捧我了,我這人容易飄飄然!”

    兩人同時笑了起來,蔣奇偉道:“張主任和常市長的女兒關係不錯啊!”

    張大官人馬上警惕了起來:“什麼意思?”

    蔣奇偉慌忙解釋道:“你千萬不要誤會,這兒隻是我的臨時辦公地點,工廠建成之前,我會在廠區先建辦公樓,如今已經開工了,辦公樓的裝修我想交給金典裝飾公司去做,我看過他們的工程,很不錯!”他停頓了一下又道:“金典公司的老總就是常海心的哥哥常海龍,我跟他不熟,張主任可不可以幫我約他出來談談。”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蔣奇偉喊張揚過來不僅僅是敘舊,他看到張揚和常海心在一起,馬上動了這個心思,現在都是裝飾公司到處找活幹,哪有主動把活送上門去的道理,張揚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蔣奇偉是利用這種方式給常海龍送禮,他主要是想跟常家攀上關係。反正裝修工程交給誰做都是做,不如借著這次機會和常家增進感情。

    蔣奇偉看到張揚沒有馬上回答自己,又道:“張主任,如果不方便的話,就算了!”

    張揚笑道:“沒什麼不方便的!”正說話的時候,常海心打來了電話,原來她大哥常海天聽說張揚過來嵐山,特地邀請張揚晚上一起吃飯,地方定在翠雲湖新開的水上人家。張揚隨口說答應了朋友,常海心問明隻有一個朋友,就讓他把朋友一起帶過去。

    蔣奇偉一旁聽著,知道張揚已經為自己安排了這件事,不由得春風拂麵。

    張揚本想喊何歆顏一起過去,可後天就是正式演出,何歆顏還要在排演現場忙活,張揚隻能作罷。

    張揚和蔣奇偉抵達水上人家的時候,常海心打車剛剛到達,今晚她換上了一襲紅『色』長裙,腰身纖細,體型絕佳,平時張揚見慣了她莊重保守的裝扮,不由得眼前一亮,自從上午發現張揚偷窺自己胸部之後,常海心對這廝的目光變得有些敏感,和蔣奇偉打了一個招呼後,前往水上人家的道路之上,輕聲向張揚道:“你盯著我幹什麼?”

    張揚笑而不語,走了兩步,找到機會方才低聲道:“你腰真細!穿這身真好看!”

    常海心笑著抿了抿嘴唇:“恭維話我聽多了!”

    此時看到常海天出現在水上人家的大門外,張揚樂走了過去,和常海天熱情握手,又把身邊的蔣奇偉介紹給常海天。

    來到他們所在的包間,常海龍已經坐在房間內,身邊還有一位漂亮的女孩兒,是他剛交的女朋友,嵐山市三中的英語老師薛燕,常海心也是第一次見到這位未來嫂子,聽完常海龍介紹,已經笑著湊過去聊天了。

    常海龍和蔣奇偉很投緣,坐下來聊了幾句,就尋找到了共同的話題。

    常海天和張揚聊了起來,他的第一句話就問得張揚一愣:“何小姐沒來啊?”

    張揚笑道:“她忙著呢,你們經濟開發區那個掛牌晚會,她又是負責領舞又是編舞,忙的天昏地暗的。”

    常海天有些失落的哦了一聲道:“我還以為她會和你一起過來呢。”

    張大官人越發『迷』『惑』,常海天句句不離何歆顏,這廝該不是對何歆顏有什麼想法吧?

    常海天似乎意識到張揚的警惕,他笑道:“張揚,你別誤會啊,我是想請何小姐當我們日化廠的廣告代言人!”

    張揚這才明白常海天找何歆顏幹什麼?他笑道:“你直接跟她說啊,我又不是她的經紀人!”

    常海天道:“我跟她倒是提過一次,不過何小姐好像沒多少興趣!”

    常海心聽到這接口道:“你們日化廠過去不是請明星代言的嗎?”

    常海天道:“現在的明星太庸俗,而且要價很高,我們最近推出的水之韻係列化妝品,就是想找一個氣質清純,不事雕琢的女孩做廣告,廣告代言費方麵也相當可觀。”

    張揚道:“海天,這件事我回頭問問她,隻要價錢合適,應該沒什麼問題。”

    常海天笑著端起酒杯道:“那就先謝謝你了!”

    張揚和常海天喝了一杯酒,常海龍道:“張揚,我也得謝謝你,謝謝你介紹蔣總給我認識,幫我聯係了一筆業務!”

    張揚樂道:“有業務提成沒?”

    常海龍知道他在開玩笑,笑道:“有,等你結婚的時候,我免費給你設計裝修怎麼樣?”

    張揚樂道:“我是一國家幹部,必須得晚婚晚育,你這一拖就給我拖了四五年,等我結婚那會兒,說不定你已經去做更大的生意了。”

    蔣奇偉笑道:“以張主任現在的升遷速度,等結婚那會兒說不定已經是市級幹部了!”

    薛燕是個矜持文靜的女孩兒很少『插』話,常海心道:“不可能吧,從副處到正處,正處到副廳沒有十多年的折騰很難完成這個跨越。”

    常海天道:“我看不用這麼久,咱們秦副市長今年才二十八歲,張主任當上市長一定比秦副市長還要年輕!”

    張大官人對自己的前程還是無限看好的,他笑眯眯道:“其實當市長也不是什麼難事!”

    這廝的大言不慚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張揚道:“平海這麼多縣級市,混個縣級市的副市長不難吧?”這話倒是一點也沒誇張。

    常海龍笑道:“縣級市市長,你的要求太低了!”

    幾個人在這邊談笑風生,此時房門被輕輕敲響,服務員引著一位笑容滿麵的中年人走了進來,也是張揚的老熟人,東江水上人家的總經理彭軍祥,因為嵐山水上人家剛剛開業,所以,他這段時間都在嵐山經營管理,彭軍祥是來向常海天敬酒的,卻沒有想到張揚也在這。

    常海天本想為他們介紹,彭軍祥笑道:“張處長也在這!”

    常海天詫異道:“你們認識?”

    張揚笑道:“何止認識,老朋友了!”

    彭軍祥笑著點頭,他讓人開了一瓶十五年的飛天茅台,張揚留意到他用得酒跟他們喝的一樣,做餐飲生意也不容易,他們這桌飯表麵上是常海天請客,實際上是彭軍祥安排的,不過彭軍祥也不是白白付出,一來攀上了常家的關係,二來常海天也將這劃為日化廠的業務定點單位。和獲得的好處相比,這一桌酒席的付出實在微乎其微。

    彭軍祥敬了一圈酒馬上告辭離開,這種場合,他不來不好,打擾的時間太久也不好,出門的時候仍然不忘對張揚道:“張處長,今天這頓常廠長做東,明天晚上我來做東,你一定得賞光!”

    張揚笑道:“我還要在嵐山呆幾天呢,別急!”

    彭軍祥點了點頭道:“那好,反正離開嵐山之前,一定得給我一個機會。”他是真心想攀交張揚,一個能讓顧佳彤言聽計從的年輕人,其能量絕非一般。

    常海天兄弟兩人都是海量,蔣奇偉雖然酒量平平,今天因為和常海龍搭上了關係,也沒有少喝,更不用說酒量原本就深不見底的張大官人了,飛天茅台喝了五瓶,還是常海心道:“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準保有人要進醫院。”

    常海龍笑道:“大吉大利,你這丫頭就會說掃興的話!”

    薛燕也擔心他喝多輕輕牽了牽他的衣角。

    張揚笑道:“成,差不多了,咱們找點別的節目!”

    這幫年輕人都是愛玩的『性』子,張揚一提議馬上得到一致響應。

    常海天對上次蹦迪的經曆仍然記憶猶新,他率先聲明道:“蹦迪我是不去了,那地方太複雜!”

    常海心和薛燕都是女孩兒,平時很少出去玩,張揚和蔣奇偉初到貴地,對嵐山的夜生活也不熟,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常海龍。

    常海龍笑道:“去黑雪聽歌吧,這幾天來了一個樂隊挺不錯的!”

    出門的時候,蔣奇偉想去結賬,被常海天給攔住了。

    張揚和常海龍都是開車過來,常海心搶了張揚的鑰匙,薛燕也有駕照,她負責開常海龍的奧迪,六個人兩輛車直奔嵐山步行街的黑雪酒吧而來。

    來到黑雪酒吧門口的時候,張揚接到了何歆顏的電話,彩排剛剛結束,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了,不由得有些心疼,本想去接何歆顏過來,何歆顏道:“不用,我自己打車,反正沒多遠。”

    常海龍在嵐山的人脈很廣,黑雪酒吧的裝修就是他搞得,這生意不錯,因為消費檔次較高,平時到這來的非富即貴,不過嵐山多富豪,越是有錢越是追求情調,黑雪酒吧正迎合了一部分人的心理。

    他們走進黑雪酒吧的時候,舞台上樂隊的主場正在唱英文歌曲。張大官人雖然聽不懂什麼歌詞,可樂曲的旋律聽起來很舒服。

    六個人在包廂坐了,常海龍要了瓶芝華士,蔣奇偉不勝酒力,坐下不久就覺著撐不住了,他說了一聲,提前離去。

    張揚不喜歡喝洋酒,點了幾瓶啤酒。

    兩個女孩兒都聽得十分專注,黑暗中薛燕還悄悄握住常海龍的大手。

    張揚和常海天對飲了幾杯,常海天道:“這樂隊英文歌唱得真不錯!”

    張大官人裝模作樣的點了點頭道:“是不錯,好聽!”

    耳邊傳來何歆顏的笑聲:“你聽得懂嗎?”

    張揚抬起頭,發現何歆顏已經來到身邊,她臉上的妝還沒有來得及卸掉,身穿紅『色』T恤,藍『色』牛仔褲,T恤上還印著騰飛嵐山的字樣,張揚笑道:“揭我短,太不給我麵子了!”

    何歆顏笑著在他身邊坐下,張揚輕輕拍了拍她的纖腰:“吃飯了沒有?”

    何歆顏搖了搖頭。

    張揚向侍者招了招手,何歆顏點了一些甜點。

    常海心不無羨慕道:“何小姐吃這麼多甜點不怕發胖?”

    何歆顏笑道:“我這個人胃口好得很,而且消化功能特好,怎麼吃都不怕發胖!”

    常海天恭維道:“何小姐是天生麗質!”

    何歆顏笑道:“常廠長別這麼說,我就是一窮人家的孩子!”

    常海天雖然喝了酒,可仍然沒有忘記正經事,他趁機把請何歆顏做廣告代言的事情再次提了出來。

    何歆顏望著張揚:“我聽張揚的!”這話等於當著所有人的麵表明,張揚能給她當家作主,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不言自明,張揚在嵐山也很少掩飾他和何歆顏的關係,其中也抱有有掩護秦清的目的,不過他對何歆顏的感情卻是一點也不摻假。

    張揚笑道:“常廠長打算給多少錢呢?”

    常海天笑道:“都是自己人,酬勞方麵是不會少的,我們初步打算跟何小姐簽一個三年的廣告合約,價錢方麵好說,我會給你爭取最優厚的報酬!”

    張揚道:“優厚是多少啊?”

    常海天想了想道:“不低於十萬!”

    張揚也是吃了一驚,想不到這錢賺得那麼容易,他點了點頭道:“那就答應唄!”

    何歆顏瞪了他一眼道:“聽到十萬塊就忙不迭的把我給賣了,你可真行啊!”

    眾人同聲笑了起來。

    張揚笑道:“又不是賣你,你對我而言是無價之寶,千金難買!”

    何歆顏被他一統肉麻之極的話說得臉紅,啐道:“少瞎說八道!”

    張揚道:“我看以後你專職拍廣告得了,每年接十幾個代言,那不得百萬以上的收入!”

    何歆顏對錢沒什麼太高的追求,端起啤酒抿了一口,輕聲道:“那你給我當經紀人吧!”

    張揚笑道:“我可不成,回頭我找胡茵茹合計合計!”

    一群人聊得正熱鬧,忽然聽到一個男子詫異的聲音:“歆顏?”

    何歆顏聽到那男子的聲音,臉『色』突然一變,俏臉扭轉過去。

    張揚抬頭望去,卻見一位四十多歲的男子和一位二十多歲的妖冶女郎從一旁經過,那男子望著何歆顏,臉上的表情頗為複雜,他向前走了一步道:“你怎麼在這?”

    何歆顏挽住張揚的手臂:“帶我走,我不想見他!”

    張揚皺了皺眉頭,向那男子道:“你可以走了!”

    那男子怒道:“小子,你是她什麼人啊?給我滾開!”

    張揚一聽就火了:“我是她男朋友!”如果不是何歆顏拉著他,他一定要把這男子給扔出去。

    那男子打量了張揚一眼:“我是她爸!”原來這男子竟然是何歆顏的父親何卓成。

    張揚愣了,我靠!幸虧沒動手,要是真把這老嶽父給揍了,豈不是天大的笑話。

    何歆顏拉著張揚想要離去。

    何卓成攔住她的去路:“歆顏,我跟你說的那件事怎麼樣啊?”

    何歆顏憤然道:“你煩不煩啊!我都說過不去了!”

    何卓成道:“星華娛樂城給你開這麼高的價錢,這樣的機會不多!”

    何歆顏懶得理會他,轉身想要走,卻被父親一把抓住手臂:“我已經答應了人家,你不去,我怎麼向人家交代!”

    “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你收了別人的錢,你自己去還,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一旁那女人陰陽怪氣道:“她就是你女兒啊,怎麼一點都不尊敬你啊!”

    何卓成怒極,伸手想打女兒一個耳光,卻被張揚強有力的大手握住,張揚冷冷道:“何先生,公眾場合,還是顧忌一下自己的形象。”

    何歆顏已經趁機出門了。

    張揚向常家三兄妹歉然笑了笑,慌忙追了出去。

    何歆顏一人飛快的向步行街走著,走著走著,終於抑製不住內心的委屈,蹲了下去,俏臉埋在雙臂之間,無聲啜泣起來。

    張揚望著何歆顏,想不到這個堅強的女孩兒也有如此不幸的一麵,他緩緩走了過去,陪著何歆顏蹲了下來,輕聲道:“有什麼委屈,我跟你分擔!”

    何歆顏展臂抱住他的脖子,流滿淚水的俏臉緊貼著他的麵龐,張揚輕聲勸慰道:“乖,不哭,他再敢惹你,我就給他點教訓!”

    何歆顏破涕為笑,宛如飽含晨『露』綻放的一朵百合花:“沒事兒,真的沒事兒!張揚!有你在我身邊,我什麼都不怕!”

    張揚並沒有想到何卓成會找上自己,清晨他剛剛起床,何卓成就過來拜訪他,不過何卓成顯然來者不善,身邊還帶著兩壯漢。

    張揚雖然對何卓成沒有任何好感,可想到人家畢竟是何歆顏的父親,還是表現出一定的禮貌:“何先生怎麼知道我住在這?”

    何卓成看了看張揚的房間,大剌剌的在沙發上坐下,點燃了一支香煙道:“在嵐山,根本沒有我找不到的人!”

    張揚笑了起來,『露』出一口雪白整齊的牙齒,何卓成看來是個混社會的老油條,在嵐山應該有些人脈,不過這句話有些誇大了。

    “何先生找我有事?”

    何卓成道:“我女兒很優秀,我培養她這麼多年,就是要把她培養成大明星,我不允許任何人阻礙她的發展。”

    張揚有些哭笑不得,何卓成的人品真不怎麼樣,何歆顏小的時候,他就和妻子離婚,然後把女兒扔給了『奶』『奶』照顧,這麼多年根本沒問過何歆顏的事情,現在居然厚顏無恥的說是他培養的。張揚冷淡道:“何先生好像選錯了說話的對象!”

    何卓成道:“沒錯!就是你,我知道是你阻撓歆顏去星華娛樂城,我不怕告訴你,星華娛樂城每年給我女兒五萬塊,請她去登台演出,你最好不要耽誤她的前程!”

    張揚有些忍無可忍了,他起身道:“還有事情嗎?說完了,您可以走了,我得出去辦事!”

    何卓成瞪著張揚:“小子,記住我的話,斷人財路是要遭報應的。”

    張揚懶得跟他廢話:“再不走,我叫酒店保安了,別怪我沒提醒你,這是市『政府』招待所!”

    何卓成雖然帶來了兩個大漢示威,可他並不敢在市『政府』招待所鬧事,點了點頭道:“算你狠!”轉身揚長而去。

    張揚對何卓成的人品看得更低,一個想利用女兒當賺錢工具的人,其人品顯然是低劣的。

    何卓成走後沒多久,張揚接到了秦清的電話,秦清昨晚開會太晚,所以沒有和張揚聯係,此時跟張揚打電話是通知他江城方麵有嘉賓過來,江城代市長左援朝和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一起來嵐山參加掛牌儀式,他們下午會抵達嵐山。秦清考慮的很周到,提前通知張揚一聲,讓張揚有所準備。

    張揚對此並沒有什麼興趣,他這次來嵐山起因是為了送何歆顏,既然來了,也沒有這麼快打算回去,所謂觀摩學習嵐山企業改革的先進經驗,隻不過是個冠冕堂皇的旗號,張揚也沒有和市這幫人見麵的打算。

    秦清最後才提出邀請,讓他中午去家吃飯。不過請張揚去吃飯的是秦傳良,秦清隻是代為傳話。

    張揚笑道:“你回去嗎?不會我一個人陪你爸吃飯吧?”

    秦清道:“回去,我下午三點才有會議,十二點準到!”

    張揚低聲道:“秦市長公務這麼忙,這次想見你都沒機會!”

    秦清歉然道:“忙完明天就好了,你別怪我,我真的很忙!”

    張揚笑道:“中午不要忘記了就行!”

    這邊掛上電話,蔣奇偉的電話又打了進來,蔣奇偉因為昨晚因為喝多提前離去的事情道歉,同時提出晚上要請他和常家三兄妹吃飯,張揚笑著推遲了,他來嵐山這兩天就是想清靜清靜,可不想重複在江城頓頓吃請的生活。蔣奇偉看到張揚如此堅決,也隻能作罷。其實他也不喜歡喝酒,可是中國的人情往來還就得需要用這種方式來表達感情。

    秦傳良喊張揚回家吃飯是為了表達對他的謝意,張揚提前半小時來到了秦家,秦清還沒有回來,秦傳良親自動手做了幾個菜,當然多數都是從外麵買來的成品。

    張揚看到他手腳不便,也過去幫忙,他和秦傳良也很熟,並沒有什麼客套。

    秦傳良道:“張揚,你什麼時候回江城?”

    張揚道:“後天吧,明天觀摩一下嵐山開發區的掛牌典禮,後天晚上開車回去。”

    “我跟你走!”

    張揚愣了一下,他笑道:“嵐山呆的好好的,怎麼突然想回去了?”

    秦傳良歎了口氣道:“嵐山再好,畢竟不是自己的家鄉啊!而且小白一個人留在那,我放心不下,小清做事我放心,我留在這也幫不上什麼忙。”秦傳良之所以有這樣的打算,是因為他在嵐山,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呆在家,秦清忙於工作,自然不可能有太多時間陪他,所以產生孤獨感也再正常不過。人在孤獨的時候,就越發想念家鄉,秦傳良發生了昨天的事情之後,返鄉的想法越發強烈。

    張揚不敢馬上答應他,低聲道:“這事兒是不是和清姐商量商量?”

    秦清這時候也回到了家,她微笑道:“什麼事情要和我商量啊?”

    張揚向她笑了笑,秦傳良把自己要回江城的事情當著秦清的麵又說了一遍,秦清雖然不想讓父親走,可看到他態度堅決,知道就算強留他也沒用,隻能點了點頭。

    秦傳良開了一瓶清江特供,還是張揚這次給他帶來的,因為隻有張揚自己喝酒,所以他倒了二兩,也沒準備多喝。

    秦清道:“前兩天我聽小白說,他調到專案組了,負責田局長的那件案子,是不是你中間起了作用?”

    張揚點了點頭道:“新任局長榮鵬飛是個幹實事的人,這次對秦白是個機會。”

    秦清輕聲道:“隻要他踏踏實實做事就行。”

    秦傳良因為女兒同意自己返回江城心情大好,他笑道:“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看著他!”

    秦清道:“你也是個閑不住的『性』子,我怕你回去又要瞎折騰。”

    秦傳良道:“其實無所事事才是最可悲的,張揚,老衙門改造工程又要開始了吧?”

    張揚笑了起來,秦傳良回去十有八九是惦記著這件事呢。

    秦清瞪了張揚一眼,以為一定是他跟父親說的。

    張揚頗為無辜道:“這事兒跟我沒關係。”

    秦傳良笑道:“這件事的確和張揚沒關係,前兩天我給李副市長打電話,是他告訴我的,還邀請我回去當顧問,『政府』還給我開工資呢。”

    秦清這才知道父親想回江城已經由來已久,她也就不再阻攔,歎了口氣道:“回去自己要照顧自己。”

    秦傳良點了點頭,他打了個哈欠道:“我去睡了!你們聊!”他養成了每天定時午睡的習慣。

    秦清收拾碗筷,讓張揚去她書房歇著。

    張大官人才進書房沒多久,秦清就走了進來,反手掩上房門,目光和張揚乍一接觸,頓時就燃起激情的火花,兩人都知道就要發生什麼,彼此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張揚走了過去,擁住秦清的嬌軀,吻住她的櫻唇,兩人一邊脫著對方的衣服一邊移向沙發,秦清白嫩無暇的嬌軀陷入鬆軟的沙發內,隨即她感覺到久違的灼熱和堅挺占據了自己的身體,一雙美得令人窒息的長腿,緊緊纏繞住了張揚,櫻唇微微開啟,吐出悠長而誘人的氣息。

    這位美麗的嵐山市副市長再也見不到昔日的果敢和堅決,剩下的隻有溫柔和嫵媚,而她的這一麵隻有張大官人方才能夠享受的到。

    “三點……我還有會……”秦副市長仍然記得自己重任在肩。

    張揚附在她的耳邊道:“去他媽的開會,現在我隻想你,隻要你!”

    秦清緊緊抱著張揚的身軀:“嗯!去他媽的開會……”

    張揚還是準時把秦清送到了市『政府』大門外,看了看時間,距離開會還有十分鍾,秦清從化妝鏡內看了看自己,俏臉上仍然有些『潮』紅,她不無嗔怪的瞪了張揚一眼:“討厭死了,折騰了人家這麼久!”

    張揚叫苦不迭道:“誰折騰誰啊!剛才是誰……”

    秦清伸手掩住他的嘴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然後推開車門輕盈的跳了下去,嫵媚的看了看張揚,向他擺了擺手。

    張大官人這才回過神來:“我說你剛『摸』我那兒洗手了沒有?”

    秦清咬住嘴唇,險些沒笑出聲來,她邁著優雅的步子向『政府』辦公大樓走去。

    張大官人用手背擦了擦嘴唇,望著秦清的背影不禁笑了起來。

    秦清趕得這麼急是為了參加嵐山市常委會議的,這次是開發區掛牌儀式之前特地召開的常委會議,秦清雖然沒有遲到,可卻是最晚到達的一位常委,秦清歉然笑了笑,在屬於自己的位置坐下,腦子仍然晃動著剛才和張揚激情四『射』的一幕,芳心甜蜜無比。

    市委書記周武陽笑道:“都來了,咱們就開會!”他向秦清道:“小秦,開發區掛牌儀式準備的怎麼樣了?”

    秦清整理了一下情緒,將開發區掛牌儀式的籌備情況向各位常委做了一個回報,籌備工作從一個月前就已經開始,現在可以說各方麵的工作都已經到位了,今天下午開始,各兄弟城市的領導會陸續到達,明天省委顧書記會親自從東江過來剪彩。

    周武陽點了點頭道:“很好,明天的掛牌儀式一定要確保萬無一失,兄弟城市的領導過來,我們務必要做好接待工作。”他轉向市長常頌道:“老常,接待這幫領導可要你親自出馬!”

    常頌哈哈笑了起來:“就是讓我喝酒唄,好,我跟老婆請示過了,這次允許我喝!”

    在場的常委同時笑了起來。

    市委副書記吳明道:“這次我們還邀請了雲安省幾個相鄰城市的領導,他們也會在今天陸續到達!”

    周武陽道:“外省的就交給你去負責交代,咱們常委之中,最能喝的就是你們兩位,這次接待任務,你們責無旁貸!”

    常頌道:“我年紀大了,應該讓年輕人頂上!”

    周武陽笑道:“您是老當益壯,是我們嵐山的定海神針!”

    常頌笑道:“周書記這麼一說,就是不給我退路了,好!我寧傷身體不傷感情,這次一定讓兄弟城市的領導見識一下我們嵐山市領導的水平……呃!好像應該是酒量才對!”

    所有人又笑了起來。

    

Snap Time:2018-05-21 21:02:14  ExecTime: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