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一十二章溫泉村事件


    第二百一十二章【溫泉村事件】

    因為帝豪盛世的事情,引發了江城全市範圍內的消防大檢查,新任公安局長榮鵬飛上任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主持召開了全市範圍內的消防會議。出席會議的有各區縣公安局局長,有消防支隊的領導。榮鵬飛給人的印象十分的溫和,他的發言沒有針對任何人,隻是講述了一下江城的情況,不溫不火,就像新聞報道,可缺乏新聞報道的針對『性』。

    榮鵬飛的內心卻絕非他表麵上那樣輕鬆,來江城擔任公安局長,所承受的壓力絕非一般,江城的治安情況在整個平海也算比較差的,榮鵬飛上任之時,正逢江城的多事之秋,前局長田慶龍被刺傷,這起惡『性』事件讓整個平海公安係統為之震動。省廳廳長王伯行親自掛帥成立了專案組,來到江城半個多月也沒有任何結果,榮鵬飛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接下了這個爛攤子,他知道自己所麵臨的責任,從踏足江城第一刻起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榮鵬飛的上位和代省長宋懷明的極力推薦有關,他和宋懷明相識於十多年前的地震救災,那時候榮鵬飛還沒有從部隊轉業,宋懷明還隻是一個縣長,如今兩人又走到了一起,不過地位都有了大幅提升。

    榮鵬飛在東江之時,就以擅長社會關係著稱,他是公安係統內有名的社交家,甚至這一光環掩蓋住了他其他的辦案能力,在榮鵬飛前來江城之前,江城的幾位市領導對他都專門做了了解,一致認為,榮鵬飛來到江城很難扭轉江城的治安狀況,比起田慶龍,他好像欠缺鐵腕和魄力。

    榮鵬飛的第一次會議在平平淡淡中結束了,會議結束之後,他讓司機開車將他送到江城市第一人民醫院,他要去拜會一個人,前江城市公安局長田慶龍。

    田慶龍對省將他調任省廳副廳長的決定是不解的,為此他專門和省廳廳長王伯行理論,可無論他怎樣理論,仍然改變不了省的決定,田慶龍意識到自己已經老了,省要提拔更年輕的幹部,這是現實,也是早晚必經的一步,他唯有接受現實。

    榮鵬飛來到田慶龍病房的時候,張揚也在那,張揚過來是探望田慶龍傷情的恢複情況的,田慶龍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走路,正準備隨時出院了。

    榮鵬飛將帶來的果籃放下,笑道:“田局,你好!”

    田慶龍已經聽說榮鵬飛來到江城上任的消息,知道他早晚都會過來探望自己,這是一個必然的程序,田慶龍笑著伸出手去和榮鵬飛握了握手。

    張揚和榮鵬飛也有過一麵之緣,不過兩人並沒有打過什麼交道,隻是宋懷明特地提起過榮鵬飛,所以張揚對榮鵬飛還是留意了一下,人家兩位公安局長交談,自己留下來有些礙事,張揚知趣的起身告辭。

    榮鵬飛笑道:“你是張揚吧,我還有事找你呢!”

    張揚愣了愣,心中猜想到十有八九是宋懷明給他打了招呼,他笑道:“我也不耽擱你們了,我去樓下停車場等你!”

    榮鵬飛點了點頭。

    張揚走後,田慶龍邀請榮鵬飛坐下,他從茶幾上拿起煙,榮鵬飛搖了搖頭道:“不用,我戒了!”

    田慶龍道:“榮局過去在江城呆過嗎?”

    榮鵬飛笑道:“田廳長還是叫我小榮吧,鵬飛也行!”

    田慶龍也不跟他客氣,笑道:“那我就叫你小榮!年輕就是好啊,現在我出去,人家要麼就叫我老田,要麼就叫我田局,我是真的老了!”田慶龍抒發著心中的感慨。

    榮鵬飛道:“江城我來過不少次,可都是出差,從沒長時間逗留過,所以我對江城的情況並不熟悉,還希望田廳長多多幫助我了解一些情況。”

    田慶龍道:“小榮啊,你也不要謙虛了,我相信江城新近發生的事情你也聽說了,可以說江城最近的治安情況很不好,省派你過來,有點臨危受命的意思,我相信省領導的眼光!”

    榮鵬飛笑了笑,田慶龍雖然說得婉轉,可他還是聽出來了,這位前局長並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榮鵬飛道:“田廳長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工作,不辜負領導們的期望。”

    田慶龍對榮鵬飛表現出的謙虛還是有些好感的,可他更清楚,謙虛並不代表能力,一個公安局長表現的太過溫和,並不是什麼好事,他輕聲道:“局有許多老同誌,遇到不解的地方,你可以請教他們,對了,副局長董德誌就是老人,他對江城的情況很清楚。”

    榮鵬飛覺察到這位前局長對自己還是表現出一定的戒心,榮鵬飛也沒指望從田慶龍這了解過多的情況,他今天前來主要就是禮節『性』的探望,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榮鵬飛很快就起身告辭。

    張揚果然老老實實的在停車場等著,他等榮鵬飛不僅僅是好奇,也因為宋懷明的緣故,既然宋懷明把榮鵬飛放在江城,就證明他和榮鵬飛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以宋懷明的眼光,應該不會選錯人。當然張大官人是從宋懷明選自己當女婿這件事上類推的。

    榮鵬飛走入停車場的時候,張揚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榮鵬飛向他笑了笑,先走向自己的專車,讓司機走了,然後才來到張揚的麵前:“走!找個地方吃飯!”

    張揚笑道:“榮局擺明了是讓我請客!”

    榮鵬飛哈哈笑道:“我初來乍到,對江城一無所知,你當然要請客,這就叫盡地主之誼。”榮鵬飛不缺飯局,江城新任公安局長,等著請他吃飯的人都排起了長隊,可榮鵬飛偏偏挑中了張揚。

    張揚帶著榮鵬飛來到了古城牆旁的古城公雞館,路上就打電話讓老板殺了一隻老公雞。

    榮鵬飛一路之上不時問東問西,張揚將途中的特『色』建築介紹給他。其實張揚也明白,榮鵬飛也沒抱著啥旅遊心態,人家是通過這種方式和自己迅速拉近關係呢。

    自從古城牆、老街風景區對外全麵開放之後,古城公雞館的生意比起過去更加火爆,不過張揚是這的熟客,加上他們今天來的比較早,老板還是特地給準備了小包間。

    張揚從車內拿了兩瓶清江特供,和榮鵬飛來到小包內,老板馬上擺上了四道涼菜,榮鵬飛道:“簡單點,咱們就是喝點閑酒!”

    張揚笑道:“能夠請到你這位大局長,我可榮幸得很,簡單不得!”

    榮鵬飛笑道:“那也不能鋪張浪費!浪費可恥!”

    兩人笑著坐下,榮鵬飛事先聲明道:“我酒量不行,六兩酒,我自己倒,多了我也不喝!”

    張揚也不勉強他,兩人倒滿酒之後幹了一杯,榮鵬飛讚道:“這清江特供的味道還真不賴,最近經常看到廣告!”

    張揚笑道:“江城酒廠是我們企改辦今年扶植的重點,清江特供引進全新生產線之後,產能,產量,包裝都會上一個新的台階。我相信酒廠很快就會扭虧為盈,成為江城的代表企業。”

    榮鵬飛樂道:“張揚,你真是任何時候都不忘工作啊!”

    張揚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人都有點職業病,幹什麼吆喝什麼?自從自己進入企改辦,吆喝的方式就變了。他往往會不由自主的介紹起江城的企業。

    榮鵬飛道:“我也有這個『毛』病,上班的時候談工作,下班的時候還是談工作,到後來,我老婆兒子都躲著我,我才發現人家都不樂意聽,所以我強迫自己改掉了這個『毛』病。”

    張揚笑道:“看來我也得改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

    兩人又碰了一杯,榮鵬飛道:“我來當這個江城公安局長很突然!”

    張揚道:“我沒有記錯的話,榮局升任東江公安局副局長才沒有幾天吧?”

    榮鵬飛點了點頭道:“我最近官運亨通!”他自己先笑起來了。

    張揚意味深長道:“江城公安局長可不好幹!”

    榮鵬飛深有同感道:“看到田局,我就明白了,這江城還真有膽大妄為的歹徒,向安安穩穩的幹滿任期,難啊!”

    張揚笑道:“榮局來江城就是為了安安穩穩的幹滿任期嗎?”

    “我當然想了,所以我得趕緊把江城的惡勢力給挖出來,把這幫壞分子給掃清,隻有這樣,我才能沒有後顧之憂。”

    雖然和榮鵬飛接觸的時間不長,張揚已經發現榮鵬飛是個聰明人,而且他的頭腦比起田慶龍更加的靈活,缺少了雷厲風行的氣魄,卻多出了幾分世故和睿智,張揚開始對榮鵬飛有幾分期待了。

    說是不談工作,可榮鵬飛的話題最終還是落在了工作上:“張揚,我想徹查一下皇宮假日的事情,希望你能夠協助我。”

    張揚點了點頭道:“沒問題,我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顧佳彤入住江城製『藥』廠的事情終於塵埃落定,簽約當日,江城主管工業的副市長嚴新建親自到場,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江城國資委,江城企改辦的相關領導都到場參加了簽約儀式。

    其實這個簽約儀式隻不過是形式罷了,在此之前製『藥』廠的相關工作已經全部進行完畢,今天主要是顧佳彤和嚴新建簽字。雖然是形式,仍然吸引了不少新聞媒體的注意,畢竟江城製『藥』廠是江城大型國企,此前又發生過震動平海的馮愛蓮貪汙案,進而扯出了前市長黎國正,牽涉出一係列的事件。顧佳彤收購江城製『藥』廠,也是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國企被私人收購,雖然其中具體的細節很多,可在製『藥』廠工人的眼,在江城老百姓的眼,從今天起江城製『藥』廠就成為私營企業,已經屬於顧佳彤的私有財產。

    簽約儀式過後,江城副市長嚴新建專門召開了一個簡短的記者招待會,他在會上做了進一步推動江城企業改革的發言,其中特地提到了江城企改辦的工作成績。

    記者招待會進行的時候,張揚已經隨同胡茵茹前往辦公大樓,顧佳彤的辦公室正在裝修中,並沒與完全完工,張揚來到胡茵茹的辦公室內坐了,想起上次兩人在辦公室激情纏綿的情景,張揚的目光頓時變得灼熱了起來。胡茵茹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俏臉微微一熱,那種荒唐的事情,也隻有張揚敢做得出來,她輕聲轉移話題道:“北京之行怎麼樣?”

    張揚笑道:“還成,原本還以為能和佳彤姐在北京見麵的,誰想我到那,她已經離開了。”

    胡茵茹莞爾笑道:“你當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清閑啊!”

    張揚不無感歎道:“她今晨來到江城,已經一個上午了,我連和她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胡茵茹道:“最近佳彤姐壓力很大!”

    張揚有些詫異道:“什麼事情?”自從上次顧佳彤匆匆趕往北京,他就意識到有事情發生,中間電話的時候,他曾經試探詢問,可都被顧佳彤回避開來。

    胡茵茹小聲道:“我也不清楚,還是你直接問她吧!”

    中午招待宴會結束之後,顧佳彤方才抽出時間和張揚見麵,她有些疲憊的坐在臨時辦公室的沙發上,一雙星眸半睜半閉仿佛隨時都可能睡去。

    張揚充滿憐惜的看著她,來到她身邊,展臂摟住她的香肩,顧佳彤就勢靠在張揚的懷中,輕聲道:“真想把這一切事情都扔下,找個地方好好的休息,什麼都不管,什麼都不去想。”

    張揚笑道:“怎麼回事兒?誰惹你不開心了,說出來,我找他算賬!”

    顧佳彤咬了咬嘴唇道:“明健出事了!”

    張揚早就猜到上次顧佳彤突然前往北京十有八九和弟弟有關,他輕聲道:“他怎麼了?”

    顧佳彤閉上美目,秀眉顰在一起:“他吸毒,我把他送到了戒毒所!”

    張揚內心一震,顧明健吸毒對他而言的確震動很大,在他看來,顧明健雖然心胸狹窄了一些,『性』情急躁了一些,可畢竟還不是無可救『藥』,而且顧明健『性』情高傲,按理說不會沾染這種惡習,可顧佳彤的話顯然已經證明顧明健吸毒成為了事實。

    顧佳彤充滿後悔道:“我本以為把他送出平海,讓他到北京之後可以換個環境,不再和那些人來往,可我沒有想到他居然自甘墮落。”

    張揚低聲道:“你爸知不知道這件事?”

    顧佳彤搖了搖頭:“我不敢告訴爸爸,假如爸爸知道明健吸毒,一定會把他趕出家門!”

    “紙包不住火,這件事根本瞞不住的!”

    顧佳彤抱緊了張揚的身軀:“張揚,我不知怎麼辦才好,我隻有一個弟弟,明健他本『性』並不壞,隻是被壞人利用了!”

    張揚道:“他戒得掉嗎?”

    “我送他去得這件戒毒所很先進,不出意外,應該可以戒掉毒癮。”

    張揚輕輕撫『摸』著顧佳彤的肩頭:“就算他可以戒掉,以後你打算怎麼安排他?是讓他繼續留在北京,還是讓他返回平海?”

    顧佳彤痛苦的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心中忽然抑製不住悲傷的感觸,趴在張揚的懷,委屈的哭了起來,多日以來承受的壓力,終於在這一刻完全釋放出來。

    張揚摟著顧佳彤,腦子默默盤算著,顧明健的『性』格他很清楚,他不但傲慢而且固執,現在更把自己視為他的仇人,張揚輕聲安慰顧佳彤道:“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顧佳彤含淚道:“我打算在北京呆一段時間,江城的事情暫時交給茵茹,她很有本事,應該可以將製『藥』廠做好!”

    張揚點了點頭,作為姐姐,顧佳彤顯然是盡職盡責的。

    顧佳彤抽出紙巾擦去淚水,整理了一下情緒道:“製『藥』廠恢複生產之後,馬上就要推出新產品,你答應我的『藥』方不要忘了,我在北京期間,盡快將『藥』品的審核搞好,爭取年內投入批量生產。”

    張揚笑道:“你放心吧,我分分鍾就能夠搞定這件事。”

    顧佳彤柔聲道:“你科技入股,以後在這些『藥』品上產出的利潤,我和你均分!”

    張揚笑道:“什麼你的我的,分這麼清楚幹嘛?”

    顧佳彤道:“當然要分清楚,知識就是財富,我總不能將本屬於你的財富剝奪。”

    張揚道:“我是國家幹部,錢多了反而容易出事。”

    顧佳彤笑道:“這你不必『操』心,我會好好處理,反正你想用錢的時候隻管來拿,你有多少錢,我來給你保管。”

    張揚笑道:“這樣最好!”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我這不叫吃軟飯吧?”

    顧佳彤笑著在他身上打了一下:“是你幫我,我依靠你才對!”

    “那就是你吃軟飯了……呃……好像你不喜歡吃軟的!”張大官人嬉皮笑臉道。

    顧佳彤俏臉緋紅,伸手在他雙腿之間不輕不重的捏了一下,卻發現這廝的局部早已開始茁壯成長,美眸兒泛起嫵媚柔光道:“是你的,什麼我都喜歡吃!”

    張大官人最近財運亨通,江城酒廠廠長劉金城前來企改辦,給他送來一筆獎金,張揚感到很錯愕,望著辦公桌上的那八萬塊錢有些愣了,他板起麵孔道:“劉廠長,我都跟你說過了,別來這套,否則咱們連朋友都沒得做!”

    劉金城滿臉堆笑道:“張主任,您聽我解釋,我們酒廠搞了一個廣告詞征集活動,麵對社會各界進行公開征集評選,我把您在北京幫我想的那句廣告詞也給送了上去。”

    他這麼一說,張揚想起來了,自己當時讓天池先生給酒廠題字的時候,臨時想起了一句廣告詞“豪飲清江,縱情天地”

    劉金城道:“經過專業評委的層層篩選,最後將您的這句廣告詞定為特等獎,按照我們的獎勵原則,特等獎八萬塊,這是經過公證處公證的,任何人都是一樣,所以這筆錢是你應得的獎勵,絕不是我向你行賄!”

    張揚笑道:“真容易啊,我隨口說了一句話就弄了個特等獎?”

    “張主任,你可別小看你的這一句話,這句話得到所有評委的一致首肯,他們認為你的這句話點出了我們清江酒廠文化的精髓,充滿氣魄而且琅琅上口,符合改革向上的精神。”

    張揚聽他這麼說也不禁有些洋洋得意。

    劉金城道:“張主任,你看這筆錢!”

    張揚道:“這樣吧,錢我不能收,你幫我捐給福利院吧!”

    劉金城苦笑道:“那都是形式,張主任,你想做就自己去做,反正獎金我給你送來了,怎麼處理隨你,對了!下周五上午,我們酒廠會在禮堂開一個頒獎儀式,還請張主任一定要過來!”

    張揚指了指那堆錢道:“錢不是已經送來了嗎?還要發啊?”

    劉金城笑道:“我可沒那麼多錢,我先把獎金給你送來,到時候做做宣傳,給您現場發一個大牌子,電視台也會在新聞播出!”

    張揚不禁笑道:“形式主義,你可真虛偽!”

    劉金城笑了起來:“宣傳的需要,我們要通過媒體向社會各界表明酒廠的生產經營正在蒸蒸日上!”

    張揚很愉快的答應下來,劉金城還要去請副市長嚴新建頒獎,馬上起身告辭。

    八萬塊現金,還真是個不小的數目,雖然是他應得的報酬,可張揚並沒有據為己有的打算,以後江城製『藥』廠運營之後,他的那些『藥』方肯定會創造不少的利潤,張大官人不缺錢花,這些錢就算渠道沒有問題,可仍然會落人口舌,張揚是想要向上走的人,不會因為眼前的蠅頭小利而困『惑』。

    張揚把朱曉雲叫了進來,讓她把這筆錢給存起來,他已經打算好了,過兩天頒獎儀式上,當著所有人的麵,對著電視台的鏡頭,把這筆錢捐出去,既然捐款,咱就把社會影響最大化。

    張揚剛剛處理完這件事,楚嫣然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從電話中可以聽出她的心情不太好,一問才知道,春熙穀溫泉度假村又出問題了,朱小橋村當地的村民將度假村的水管給挖斷了,而且在度假村周圍栽種的草坪上放羊,對植被造成巨大的破壞。林秀已經專門前往春陽去處理這件事,縣隻是答應解決,可到現在也沒見有什麼具體行動。

    張揚一聽就惱火了,這件事林秀跟他說過之後,他節後上班就跟春陽副縣長徐兆斌打了招呼,想不到事情非但沒有解決反而越演越烈,這溫泉度假村是貝寧財團投資的,就算沒有楚嫣然這層關係,這件事都是不可原諒的,極壞的影響到春陽的形象。不過現在旅遊並非張揚分管的範圍,出於必要的程序考慮,他還是先去找了李長宇。張揚在體製中混久了,也明白做任何事都要走走程序,哪怕是表麵上的,隻有先把尚方寶劍拿到手,下麵才能采取具體行動。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聽張揚匯報完溫泉度假村的事情,不覺皺了皺眉頭,他對春陽當地的老百姓還是十分了解的,老百姓和投資商之間存在著種種的矛盾,這些矛盾,早晚都會爆發出來,他低聲道:“張揚,我回頭給春陽縣方麵聯係一下,督促他們抓緊解決!”

    張揚笑道:“他們那幫人的辦事效率你是知道的,恐怕等他們出手解決的時候,度假村都被那幫村民給拆了!”

    李長宇道:“那你說怎麼辦?地方上的事情,有具體部門分管,難道我們要親自處理嗎?”

    張揚道:“貝寧財團可是當初我千辛萬苦給請回來的,人家錢投進來了,卻遭到這種待遇,太不公平了!”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春陽縣領導的工作做得的確太不到位了,張揚,你不是招商辦副主任嗎?你可以代表投資商的利益去找春陽縣方理論,你有權督促他們維護投資商的利益。”

    張揚道:“這可是你說的啊!”

    李長宇笑道:“我是說話不算數的人嗎?”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好好和春陽縣幾個領導交涉一下,這種事情應該很好解決。”平心而論,李長宇並沒有把幾個老百姓鬧事找麻煩當成什麼要緊事,他認為張揚有些反應過激了,其中很大的原因應該是溫泉度假村的投資商是楚嫣然的緣故。

    張揚跟李長宇打完招呼就去了春陽,楚嫣然都給他打了電話,他必須要對這件事表現出足夠的重視,溫泉度假村是楚嫣然投資的,欺負到溫泉度假村頭上就是欺負到楚嫣然頭上,欺負楚嫣然就是欺負老子!張揚如是想。

    張揚直接來到了春陽縣委縣『政府』大院,他是來找縣委書記朱的,可朱出去視察農業生產了,負責旅遊的副縣長徐兆斌也不在,隻有春陽縣長沙普源留守。

    張揚和沙普源見過幾次麵,不過兩人並不是很熟,那時候,秦清是春陽縣委書記,張揚在春陽很少和別人打交道,也沒有必要,現在張揚也已經是副處級幹部,比沙普源也隻不過低上半級,可他的背景卻是沙普源無法相提並論的,伏羊飲食文化節的時候身為縣長的沙普源曾經親眼見證了張揚的能力。沙普源把自己歸為政治上不得誌的一類人,縣委書記秦清走後,他本以為自己可以理所當然的接班,可沒想到朱從鄰縣空降,他的幻想完全落空,這段時間,沙普源的內心是極其鬱悶的。

    沙普源對張揚十分的客氣,聽張揚說完前來的目的之後,沙普源笑道:“張主任不必擔心,針對這件事,我們縣常委專門召開了會議,也拿出了具體的解決方案,相信很快事情就能得到圓滿的解決。”

    正說話的時候他的電話響起來了,沙普源向張揚笑了笑,拿起電話,聽清電話內容之後,臉『色』不由得一變,真是無巧不成書,越是怕什麼越是來什麼,春熙穀溫泉度假村出事了,朱小橋村幾百口子人將溫泉度假村給圍了起來,要把度假村給砸了。

    沙普源接到電話的時候,張揚也得到了消息,林秀直接給他打得電話,電話林秀氣得聲音都變了,她告訴張揚,要從春熙穀撤資,還要根據合同起訴春陽一方違約。

    張揚在電話中就聽到麵極其嘈雜,林秀就在現場,他安慰林秀不要慌張,自己馬上就到。

    沙普源聽說春熙穀溫泉度假村出事,也有些緊張,他馬上聯係縣公安局,讓公安局出動警力去協助維持秩序。

    張揚已經離開了縣城,驅車向春熙穀溫泉度假村的方向駛去,他是真火了,這幫春陽的幹部簡直是酒囊飯袋,溫泉度假村這麼重點的工程,別說在春陽,就算在整個江城也算得上旅遊業的重中之重,早就出了問題,而且林秀和他已經多次向縣反應過,可事情就是遲遲得不到解決,這就是瀆職,這就是不作為!等這件事過去之後,張揚絕不會善罷甘休,他要追究相關領導的責任。

    在途中,張揚就給徐兆斌打了個電話,徐兆斌身在東江,參加一個縣處級領導學習班,聽說溫泉度假村出事,他也嚇了一跳,慌忙表示馬上回來處理。

    張揚懶得跟他多說,一個電話又打到了黑山子鄉,春熙穀溫泉度假村屬於黑山子鄉的行政管理範圍內,出了事情當然要找他們領導,鄉領導多數都前往溫泉度假村現場去了,鄉辦公室主任耿秀菊接的電話,她聽出是張揚的聲音,馬上意識到張揚是為了溫泉度假村的事情前來,耿秀菊也不清楚具體的情況,把鄉長於秋玲的手機號告訴了張揚,讓他直接跟於秋玲聯係。

    春熙穀溫泉度假村的事件源於一件小事,因為最近朱小橋村的老百姓故意去度假村周圍放羊,導致草皮損壞嚴重,所以度假村一方加強了管理,今天上午,幾個小孩又跑到草坪上放羊,保安驅趕的時候,其中一個孩子逃跑的時候摔了一跤,結果把左臂給摔斷了,這下等於捅了馬蜂窩,原本就對溫泉度假村有成見的村民們在村支書朱明川的率領下拿著鐵鍬鐵,將溫泉度假村的大門給堵了起來,他們口口聲聲要討還公道,正在衝擊溫泉度假村的大門。

    林秀當天剛巧來度假村檢查工程進度,剛好遭遇了眼前的場麵,她給當地派出所打了電話,可派出所遲遲不見有人出警,原因很簡單,黑山子鄉派出所所長周良順想安排兩個親戚去溫泉度假村工作被拒絕了,他懷恨在心,你們不給我麵子,想我給你們麵子,沒門!

    林秀無奈之下隻能給春陽縣公安局局長邵衛江打電話,邵衛江是謝誌國的老朋友,當然不會對這件事坐視不理,他當即就問責到黑山子鄉派出所的頭上,周良順帶著派出所的警察來到現場的時候,發現朱小橋村的村民幾乎全麵出動,清台山村民的彪悍由來已久,周良順在當地幹了多年,對這一點極其了解,看到現場人聲鼎沸的局麵,馬上就意識到事情比他預想中還要嚴重,現場至少有五百人,堵在溫泉度假村的門外要說法。

    不知怎麼周良順突然想起了當年上清河村圍攻黑山子鄉鄉『政府』的時候,這次的場麵比上次還要大,這麼大的場麵周良順有生以來隻見過兩次,唯一不同的是上次有張揚。

    周良順趕到的時候,鄉黨委書記祝慶民已經到了現場,他正拿著話筒向憤怒的鄉民們喊話,可群情激奮的情況下,根本沒人把他這個鄉黨委書記當成一回事。祝慶民意識到這件事非同小可,春熙穀溫泉度假村是春陽乃至江城的重點旅遊工程,其投資規模和額度都是春陽縣前列的,是清台山旅遊開發極其重要的一部分。如果出了問題,他這身為黑山子鄉黨委書記,首當其衝要承擔責任,可他在黑山子鄉的威信顯然有些問題,聲嘶力竭的喊話並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周良順湊到他麵前,恭敬道:“祝書記!”

    祝慶民心急火燎道:“趕快把他們給我驅散了!”

    周良順苦著臉道:“五百多口子人呢!祝書記,我們派出所的全部警力加上也不過九個人,我已經向縣公安局求援了!”

    祝慶民怒道:“把朱明川給我找出來,這個老混蛋在搞什麼?”一怒之下,這位鄉黨委書記也忍不住爆起了粗口。將五百多口子人驅散難度很大,可是從這些人中找到村支書朱明川並不難,周良順將朱明川找了出來,連拖帶拽的把他拉到祝慶民麵前。

    祝慶民是真火了,一向好脾氣的鄉黨委書記指著朱明川的鼻子罵道:“你他媽搞什麼?以為自己是土匪嗎?我可告訴你春熙穀溫泉度假村是春陽縣的重點旅遊工程,你這麼做就是跟縣委縣『政府』唱反調,你馬上把這些村民給撤走,不然你這個村支書就別幹了!”

    朱明川平時不吭不哈的,可脾氣卻是倔得很,他不緊不慢道:“不幹就不幹,他們打傷了我們村的小孩子,這事情不能算了,春熙穀是我們朱小橋村的地方,憑什麼外人到這指手畫腳?”

    祝慶民怒道:“輪到你指手畫腳了?我告訴你,春熙穀不是你們朱小橋村的地方,是國家的地方,國家想讓誰來開發,就給誰開發,你管不了!”

    說話的時候,張揚的吉普車開到了這,一看現場的場麵,張大官人就興奮了,沒錯,不是生氣,是興奮,這廝喜歡大場麵,他很享受控製大局的感覺,和周良順一樣,他也想起了當年自己一人單挑四十三名下清河村鄉民的情景,今天人多了點,不過這難不住張大官人,擒賊先擒王,他馬上就開始尋覓了,目標很快就鎖定在朱明川身上。

    祝慶民幾個人也留意到他的到來,每個人內心都是咯一下,我靠!他怎麼來了?

    張大官人在黑山子鄉的威名那可不是蓋得,朱明川看到他過來,內心不由的一陣發怵,張揚在黑山子鄉的強悍行徑幾乎傳遍了每一個村落,這些村幹部也清楚,清台山的開發能夠如火如荼的搞起來,跟張大官人有著直接的關係。人家過來,肯定是興師問罪的。

    張揚拉開後備箱,從後麵取出了一根球棒,這還是沒收楚嫣然的防衛工具,想不到這麼快就派上了用場,這廝臉上帶著陰險的壞笑,一步步向人群走去。

    

Snap Time:2018-08-21 09:52:36  ExecTime: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