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一十章讓你裝


    第二百一十章【讓你裝】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張揚爬出水潭的時候,一輪圓月已經升上夜空,他並沒有將所有的文字拓完,爬到岸上,陳雪已經譯完了手頭的韓文,輕聲道:“應該還有一些!”

    張揚懶洋洋道:“不弄了,無非是陰煞修羅掌,這種歹毒的武功,不譯也罷!”,他回到車內換好衣服,發現手機上已經有許多未接電話,多數都是楚嫣然打來的。他並沒有急著打回去,返回陳雪身邊,有些好奇道:“這水潭絕非隋朝時候就有的,應該不到百年,因為采石場挖掘才出現的。”

    陳雪點了點頭道:“隋朝時候,朝鮮還沒有文字,他們的文字真正形成還要在明朝時候,所以你在水潭下找到石刻絕不是隋朝!”

    張揚低聲道:“也就是說這石刻與金絔戊無關?是後人刻上去的!”

    陳雪道:“應該是明朝以後!”

    張揚看了看表,已經是晚上七點半了,他笑道:“很晚了,咱們應該離開了!”

    陳雪點了點頭,跟在張揚的身後向汽車走去,走了兩步,倏然一道紫『色』的閃電向她『射』去,陳雪反應過來的時候,那閃電貂已經在她肩頭咬了一口,迅速跳入草叢深處,轉瞬之間已經不見。

    張揚聽到陳雪驚呼,就知道不妙,可他意識到陳雪被閃電貂襲擊之時已經晚了,陳雪捂住肩頭,隻覺著身軀酸軟無力,軟綿綿向地上倒去,張揚衝上前去,摟住她的嬌軀,出手如風,點中她身體的幾處『穴』道阻止毒血上行。

    陳雪咬住櫻唇,俏臉蒼白道:“什麼東西?”

    張揚道:“讓我看看你的傷口!”,他不由分說,一把撕開陳雪的領口,卻見陳雪潔白如玉的香肩之上,印著兩個觸目型心的血洞,血洞周圍隱約有黑暈向周圍擴散。

    張揚暗叫不好,閃電貂以獵取毒物為生,毒『性』極強,倘若救治不及時,陳雪隻有死路一條。他顧不上多想,俯下身去,嘴唇貼在陳雪肩頭的傷口之上,陳雪驚聲道:“不要……”從傷口酥麻奇癢的感覺上,她也判斷出那閃電貂一定有毒,張揚用嘴為她吸毒顯然冒了極大的風險。

    張揚吸出幾口毒血,然後去水潭邊漱口,當他俯身漱口之時,忽聽腦後風聲颯然,他下意識的低下頭去,一支弩箭從他頭頂飛掠而出,高速沒入水中不見。

    張揚怒吼道:“什麼人?”他關心陳雪,卻見又有一道寒芒向他的胸口徑直『射』來,張揚雙目寒光迸『射』,一把抓住那支弩箭,高速奔行的弩箭被他握住,仍然顫抖不停。張揚擔心陳雪再被襲擊,慌忙衝上前去,帶著陳雪進入汽車之中,好在對方大概是以為陳雪被閃電貂咬中必死無疑,並沒有向陳雪發動襲擊。

    張揚驅車向『亂』空山下駛去。

    山頂黑裙女子滿頭長發誰夜風飛舞,一雙冰冷雙眸注視汽車遠走的方向,輕薄的唇角『露』出陰冷的笑意,她舉起手中的弩箭瞄準汽車,卻終於還是沒有繼續『射』出,紫『色』閃電貂跳上她的肩頭,一人一獸立於山頂,組成了一幅極其詭異的畫麵。

    張揚以最快的速度將陳雪帶到了春陽駐京辦,他抱著陳雪走下車,此時陳雪的嬌軀不斷發抖,於小冬看到張揚抱著一個女孩子回來,不由得有些驚奇,她迎上來道:“張主任,什麼事情?”

    張揚顧不上向她解釋:“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他抱著陳雪回到房間,迅速在浴室的浴缸中放滿清水,陳雪此時神智已經有些模糊,張揚脫去她的T恤,將僅僅穿著胸圍的陳雪浸入水中,陳雪被水浸濕,周身的曲線玲瓏畢現,雖然美『色』當前,可張大官人此時卻沒有心情去欣賞,他僅僅保持陳雪的頭部『露』出水麵,然後雙手探入水中,抵在陳雪的美背之上,將內力源源不斷送入陳雪的經脈。他要用內力將陳雪體內的毒素『逼』出來,這是最損耗精力,卻又是最為直接有效的方法。

    從陳雪的肩頭,漸漸有毒血滲透出來,毒血為紫『色』,血霧在水中浸潤開來,隨著『逼』毒的進程,滲出的毒血已經越來越多,整個浴缸內的水已經完全染成了紫『色』。

    張揚徐徐收回內力,換水之後,繼續行功。

    於小冬鎖好車門,卻聽到急促的手機鈴聲,看到張揚因為走得匆忙,手機忘在車內,她不由得笑了笑,拿起手機正準備給張揚送去,可想想張揚剛才抱了一個小姑娘進去,自己現在去打擾是不是太沒有眼『色』,正在猶豫的時候,卻見一輛北京吉普駛入院內,楚嫣然心急火燎的從車上下來。

    楚嫣然來過春陽駐京辦多次,於小冬對這位張揚的正牌女友已經相當熟識,看到楚嫣然前來,於小冬大驚失『色』,怎麼這麼巧,楚嫣然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會兒過來,這個張揚也真是胡鬧,有了這麼好的女朋友,居然還背著她做出這種事情,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於小冬腦子胡思『亂』想著,可她有一個原則不會忘,那就是要替張揚掩飾。

    楚嫣然道:“於姐,張揚有沒有來過?”

    “沒有,我也在找他!”於小冬應變極快,不管怎樣,先把楚嫣然給哄走再說,千萬不能讓張揚的事情『露』陷。

    楚嫣然充滿擔心道:“我給他打了一晚上電話都沒回,於姐,他回來你讓他給我電話,我去別的地方找他!”楚嫣然之所以如此擔心,是因為張揚打了喬鵬飛,喬家的勢力絕非一般,雖然張揚武功高強,可再強大的高手也怕遭到暗算。她轉身向吉普車走去,隨手又摁了一遍重播鍵。

    鈴聲響起,於小冬臉『色』變了,她還沒來得及關上張揚的手機。楚嫣然滿麵疑『惑』的轉過身去,聲音從於小冬的身後響起,於小冬拿起電話裝模作樣的打開,向一旁走去:“喂!打錯了!”她隨手將電話關上。

    楚嫣然何其聰穎,怎會被於小冬的這個障眼法騙過,她輕聲道:“於姐,我認得張揚的手機!”

    於小冬被楚嫣然當場揭穿,神情尷尬到了極點,她輕聲道:“不好意思,張主任今天忘帶手機了,所以我臨時拿來用用,真不好意思啊!”她還在試圖替張揚掩飾。

    楚嫣然一言不發向樓上走去,於小冬這可慌神了:“嫣然,他真的不在!”

    楚嫣然來到張揚所住的房門前,輕聲道:“於主任,你是幫我開門呢還是讓我破門而入?”

    於小冬咬了咬嘴唇道:“他真的不在……”

    話音未落,楚嫣然已經一腳踹在房門之上,那啥……楚大小姐也是練家子,女子防身術也不是白學的,氣憤之下,這一腳用上了十二分的力量,竟然將房門一腳踹開,於小冬閉上雙眼,她幾乎都意料到房內會有怎樣的景象。

    可房間的床上空空如也,張揚和陳雪都不在床上。

    楚嫣然也是一怔,於小冬睜開雙眼,看清眼前一切大為慶幸,可馬上她就聽到水聲。

    楚嫣然走到洗手間前,猶豫了一下,方才擰動門把手緩緩推開房門。當楚嫣然看清眼前一幕的時候,眼圈兒頓時紅了,她用力咬住櫻唇,強行抑製住淚水,轉身向外走去。

    於小冬也跟著看了一眼,張揚抱著陳雪,眼前的情景讓人臉紅心跳,於小冬暗罵張揚,你可真荒唐啊!她隨手把房門掩上。

    張揚並非沒有看到楚嫣然進來,可是他正在運功『逼』毒的關鍵時刻,眼睜睜看著楚嫣然含淚離去,卻苦於無法出聲解釋,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張大官人隻能專注為陳雪解毒。

    於小冬跟著楚嫣然追了出去,看到楚嫣然含淚上車,她慌忙道:“嫣然,你聽我解釋!”

    楚嫣然一言不發,啟動吉普車向門外駛去。

    張揚的內力在陳雪體內運行兩個周天之後,緩緩撤回,陳雪無力的靠倒在他的懷中,張揚抱起陳雪,將她放到床上,陳雪一雙美眸靜靜望著張揚,縱然在這種情況下,她的表情仍然波瀾不驚,單單是這份鎮定功夫在尋常人中難能一見。

    張揚低聲道:“你好好休息!”他取了衣服,到隔壁房間換上,走出門外的時候,於小冬已經滿臉無奈的站在那,苦笑道:“楚小姐走了,我攔不住她!”

    張揚點了點頭,想起剛才的情景,別說是楚嫣然,任何人看到都會誤會。

    於小冬把手機遞給張揚,張揚拿起手機,找到楚嫣然的號碼回撥了過去,楚嫣然已經關機。

    於小冬充滿同情的看著張揚:“去追她吧!”

    張揚搖了搖頭:“你去幫陳雪找身衣服換上,我去去就來!”

    張揚並沒有去追楚嫣然,楚嫣然在氣頭上就算追上也解釋不清,更何況現在陳雪體內毒素雖然被他用內力『逼』出,可仍然無法確保完全肅清,張揚不敢大意,他去中『藥』店抓了一些排毒的中『藥』,回到春陽駐京辦,發現陳雪已經換上了於小冬的白『色』長裙,靜靜坐在窗前,一雙美眸目光淒『迷』的望著窗外。

    於小冬坐在那陪著她,她和陳雪之間也沒有什麼共同語言,張揚將手中的中『藥』交給於小冬:“於姐,幫我把『藥』煎好,份量我都寫在上麵了。”

    於小冬點點頭,拿著中『藥』去了,其實這會兒於小冬的心已經明白了七八成,拿衣服給陳雪換的時候,她發現陳雪的長褲還是好端端穿著的,這才聯想起張揚剛才也是衣冠整齊,她雖然不知道張揚妙手無雙,可對張揚懂些醫術的事情還是有所耳聞的,看到張揚拿中『藥』回來,心中已經將剛才的情況推測出來了,搞了半天張揚是為陳雪治病的,於小冬也是剛剛才認出陳雪,過去她在春陽招商辦的時候,去青雲峰曾經見過這位小姑娘,至於陳雪和張揚的關係,她也懶得繼續猜測,張揚的感情世界豐富多彩,就算她想去推測,也無法搞得清楚。

    於小冬離去之後,陳雪回過頭來,因為體質虛弱的緣故,她的嘴唇呈現出淡粉『色』,當真是我見猶憐,陳雪道:“對不起,連累你被女友誤會了!”

    張揚笑道:“應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如果我不帶你去龍脊采石場,不去『亂』空山,就不會被人暗算!”,想起這件事他不由得有些自責,當初他前往『亂』空山的時候就曾經被別人暗算,這次仍然大意疏忽。

    陳雪道:“我本以為自己這次必死無疑了!”

    張揚笑道:“有我在,你不會有事!”他伸出手去,陳雪很自然的反轉手腕,讓他探了探自己的脈息,張揚感覺到陳雪的脈息漸趨平穩緩和,知道她體內的毒素已經成功清除,這才放下心來。剛才在為陳雪療傷之時,張揚就感覺到陳雪體內有一股純正柔韌的內力存在,不過因為情況緊急來不及多想,此時他將內力送入陳雪經脈中探察之時又有發現,他不無驚詫道:“陳雪,你過去學過武功?”聯想起不久前在青雲峰和陳雪去找陳崇山時候所見,張揚越發斷定這個推測。

    陳雪淡然笑道:“我小時候,常去紫霞觀玩,李道長給了我一本小畫冊,本來隻是隨便看看,可後來卻發現那是一本修煉內力的圖譜,我因為好奇所以照上麵的動作練習,想不到對我的身體大有幫助,自從修行之後,體質提升不少,而且疾病與我無緣,後來我專門問過李道長,他也感到納悶,找我要來那本小冊子,看完之後方才明白,那上麵記載的是道家的一門內功,不過必須要有女子修煉,被我得到也算得上是機緣巧合。”

    張揚笑道:“我果然沒有猜錯!”

    陳雪道:“不過武功我卻是不懂的!”

    張揚點了點頭,此時於小冬煎好了中『藥』端了過來,張揚讓陳雪當晚留在春陽駐京辦休息,以免病情再有反複,等她服『藥』之後,這才驅車前往長城飯店。

    來到地方,問過之後才知道楚嫣然和外婆已經退房離去,張揚對所發生的一切頗為無奈,看來隻有日後找機會再向楚嫣然解釋了。

    回到春陽駐京辦,發現有兩個人正在等著自己,張揚並不認識這兩名陌生來客,其中那位四十多歲的男子走向張揚,微笑著伸出手去:“張主任,你好,我是尹廣生!”

    張揚隻當是來拜訪自己的,也伸出手去,可雙手相握頓時感覺到對手的掌心布滿老繭,力量奇大,正想運力抵抗之時,尹廣生卻撤去了力量,笑著向張揚點了點頭道:“喬鵬飛是我師弟!我這次前來是代我大師兄傳個口訊,請張主任明天中午,去四海堂一聚,大家切磋一下武功。”

    張揚頓時明白了,眼前這位是武林中人,又是喬鵬飛的師兄,人家是來下戰書的。張大官人對於這種挑戰並不害怕,可這幫人真會挑時候,偏偏挑在自己身體最為虛弱的時候挑戰,張揚笑了笑。

    尹廣生出言相激道:“張主任不敢去?”

    張揚笑道:“說好時間地點,明天我一準過去!”

    尹廣生將具體的時間地點說了,張揚點了點頭:“你回去代我轉告令師兄,我一定過去!”

    送走了這兩位武林人士,張揚把於小冬叫了過來,讓她給自己訂明天上午的機票,他不是怕,而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喬鵬飛的師兄師弟不知有多少,他是個國家幹部,總不能像個江湖人士一樣,每天去跟人家爭強鬥狠,沒意義,也沒那心情。

    第二天一早,張揚起來,聽於小冬說,陳雪已經離去,張揚收拾了一下,想起昨晚在龍脊采石場被襲擊的事情,看看時間還早,又驅車去了趟龍脊采石場,從采石場內拾了幾塊拓下印記的紅泥,帶著來到天池先生家,天池先生見聞廣博,也許能夠從中看出一些奧妙。

    天池先生看到張揚拿來的拓文,端詳了一陣,低聲道:“這些字應該是新近才刻上去的!”

    張揚微微一怔:“何以見得?”

    “朝鮮人的文字出現在明朝,這些字顯然和金絔戊無關,而且這些字體並非是斧鑿,好像是用利器直接書寫上去的,比如刀劍之類,可又沒有人能夠在堅硬的石塊上如此輕易的刻下文字。”

    張揚愣了一下,如果是用刀劍在岩石上刻字,他自問功力恢複七成之後可以做到,可放眼這一時代,所謂的武林高手也不過如此,應該每人擁有這份能力。

    天池先生道:“從文字的用筆來看,缺乏大開大合的氣勢,卻充滿一股陰冷乖戾之氣,刻下這片文字的十有八九是個女人。”他搖了搖頭:“張揚,你從哪兒得來的這些東西?”

    張揚也不想解釋,跟天池先生說了一聲之後,告辭離開。

    張揚在2號晚間返回了江城,剛下飛機,他就給楚嫣然打了個電話,仍然是關機狀態,看來這次楚嫣然是真生氣了,張揚上了出租車,正考慮是不是明天抽空去趟靜安,反正現在還在放假,其實對他而言也無所謂放不放假,企改辦就是他一個人說了算,隨便找個出差的名目就能出去逍遙了。

    收音機正播放著江城新聞,女播音員悅耳的聲音從中飄出:“昨晚我市雅雲湖畔的帝豪盛世大酒店發生火災,因為火災發生在半夜,火勢迅猛,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到截稿為止,計有兩人死亡,十二人燒傷……”

    張揚微微一怔,伸手將收音機的聲音擰大,帝豪盛世,是方文南旗下的產業,想不到居然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故。

    張揚『摸』出手機,馬上給方文南打了個電話,這種事,作為朋友,怎麼都要慰問一下。

    接通電話之後,那端傳來方文南沙啞低沉的聲音:“張揚,回來了!”

    “帝豪盛世怎麼回事兒?”

    “我在老街1919,過來喝兩杯!”

    當晚的老街1919並沒有對外營業,偌大的酒吧隻有方文南和蘇小紅兩個人,張揚走入其中的時候,看到吧台處的燈光,方文南坐在吧椅上,身軀佝僂著,雙臂支撐在吧台上,手中握著一個酒杯。

    蘇小紅站在吧台後,雙手托腮,充滿憐惜的看著方文南。

    雖然隻是幾天沒見,方文南似乎老了十歲,頭發之中夾雜著不少銀絲,臉上的胡須也『露』出了青茬,雙眼中布滿血絲。張揚還是第一次見到他這麼頹廢的模樣。

    他將旅行包扔在地上,坐在方文南身邊的吧椅上。蘇小紅倒了一杯加冰威士忌放在他的麵前,張揚喝了一口,看了看方文南:“我從收音機聽說的。”

    方文南點了點頭:“死了兩個,還有三個傷情不穩,十二個人躺在醫院。”

    蘇小紅輕聲補充道:“市已經勒令盛世集團旗下的所有產業停業整頓,嚴查消防。”她的老街1919雖然不在停業整頓的範圍內,可除了這麼大的事情,她也沒心情經營,掛出了暫停營業的牌子。這樣做也是為了陪陪方文南,幫助他排遣一下鬱悶的心情。

    帝豪盛世發生了這麼嚴重的火災,市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不過分,張揚低聲道:“事情既然發生了,也不要太難過,一切都會過去的。”

    方文南喝了口酒,過去他很少喝酒,這樣的舉動證明他此時內心中是極其矛盾痛苦的,他低聲道:“除了三環路工程之外,其他的一切生意都給我停了!”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有人在搞我,這次我估計要麻煩了。”

    張揚想了想,方文南最近的確有些流年不利,先是兒子方海濤吸毒被抓,然後又出了帝豪盛世發生大火的事情,火災的事情可大可小,搞不好會有人因此而坐牢。

    方文南道:“我對消防管理一向抓得很嚴,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而且,一向暢通的消防通道,偏偏在昨晚鎖上了。

    張揚低聲道:“你懷疑有人在陷害你?”

    方文南苦笑道:“我隻能怪我自己運氣不好!”他的雙目中『露』出痛苦之『色』:“海濤在麵捱得很苦,我十五的時候去看他,他很慘……”方文南說這句話的時候眼圈有些紅了,再堅強的男人一旦也不忍心看到兒子受苦。

    張揚實在不知道應該怎樣去安慰方文南,默默陪他喝了幾杯酒。

    方文南道:“謝謝你能聽我發幾句牢『騷』,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

    張揚點了點頭,向蘇小紅笑了笑,拎起旅行袋離開了酒吧。

    方文南抬起頭看著蘇小紅,雙目中充滿痛苦和糾結:“你還不走?”

    蘇小紅咬了咬嘴唇:“你很想我走?”

    方文南點點頭:“我隻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

    洪偉基坐在窗前,望著璀璨的星空,默默抽著煙,他試圖讓自己的神經完全放鬆下來,然而很快就意識到自己根本無法做到,心頭始終有一層厚重的陰雲籠罩著。

    身穿金『色』睡衣的蘇小紅來到他的身後,很體貼的為他捏著雙肩,洪偉基卻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身體向前傾了一下,擺脫蘇小紅的雙手,低聲道:“有什麼事說吧?”

    蘇小紅打心底憎惡他的做派,一旦離開那張床,一旦他的欲火得到發泄,他表現的就像一個陌生的路人,如此冷酷如此漠然,這讓蘇小紅感到屈辱,在洪偉基的心中,自己甚至連玩物都稱不上。她竭力調整著內心的情緒,輕聲道:“兩件事,方海濤在拘留所中被人整得很苦,是不是可以保釋。”

    洪偉基搖了搖頭:“沒可能!”

    蘇小紅又道:“帝豪盛世的火災,方文南會盡量做出補償,希望這件事的影響能夠盡量小一些。”

    洪偉基道:“得有人出來承擔責任!”他彈去煙灰道:“現在省盯著江城的事情,有些事情並不是你們想控製影響就能夠控製得住的!”洪偉基並不是不想幫方文南,可方海濤的事情他的確無能為力,從田慶龍反應的情況來看,方海濤的確逃脫不了刺殺田慶龍的嫌疑,而且他涉嫌販毒,這全都是重罪,省公安廳已經接手這件事,可以說他就算有心相幫,也沒有那個能力。

    至於帝豪盛世的火災,剛巧發生在十一國慶當天,這件事迅速傳了出去,省對江城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大為光火,省委書記顧允知一個電話打給了他,把他狠狠訓斥了一頓。洪偉基也很窩火,他是個『共產』黨員,唯物主義者,可第一次產生了江城這片土地是不是不適合自己的想法,為官一任造福一方,他當初也是抱著這個心理過來的,可來到江城之後,層出不窮的事情已經讓他焦頭爛額。

    蘇小紅對洪偉基的態度很失望,雖然她知道帝豪盛世失火事件『性』質很嚴重,可還是對洪偉基的能力抱有一絲希望,洪偉基的這句話已經表明責任不可能不追究。蘇小紅由此得出一個結論,洪偉基很多事並非是做不到,而是他根本不願去做,他隻想索取,從沒有想到去回報,這種人就像一個貪得無厭的豺狼,望著洪偉基看似道貌岸然的麵龐,蘇小紅忽然感到一陣反胃,她不明白自己為何可以忍受眼前這個人,她為何要一二再而三的委屈自己。

    “我還有事,我走了!”

    洪偉基沒有任何的反應,對他而言蘇小紅除了肉體並沒有值得他留戀的地方。

    蘇小紅返回1919酒吧的時候,方文南仍然在哪喝酒,望著方文南孤單寂寥的身影,蘇小紅並沒有感到任何的同情,早在方文南將她第一次推向洪偉基的時候,她的感情就如同死灰,她對這個世界,對身邊已經喪失了所有的信心,在他們的眼中,自己隻是一個可以換取利益的商品,

    方文南沒想到蘇小紅這麼早回來,他倒了一杯酒,然後遞給蘇小紅:“來……陪我喝一杯……”

    蘇小紅接過杯子。

    “他怎麼說?”

    蘇小紅抿起嘴唇,忽然她做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動作,將杯中酒全都潑在方文南的臉上,然後重重將酒杯頓在吧台上:“你不配!”

    方文南錯愕的望著蘇小紅遠去的背影,甚至顧不上抹去臉上的酒漬。

    蘇小紅獨自走在夜『色』深沉的老街,不知為何,她忽然想起了張揚,雖然她看不慣張揚的濫情,可是張揚對他身邊的女人表現出的那份擔當和責任卻是方文南所沒有的,她感覺到自己是如此不幸,自己為何要成為男人的附庸品,為何要成為他們利益交換的籌碼和工具,蘇小紅仰望空中繁星,美眸中閃爍著清冷的淚光,她暗暗發誓,從今天起絕不再為任何人活著。

    張揚回到家中不久,就接到了林秀的電話,林秀是來興師問罪的,楚嫣然和外婆並沒有前往靜安,而是到了荊山,雖然楚嫣然並沒有說發生了什麼事,可每個人都看出了她的不悅,而且都猜到這件事和張揚有關,林秀對張揚更加了解一些,她推測到十有八九是張揚的花心觸怒了楚嫣然,所以林秀打電話的口氣很憤怒:“張揚,你怎麼回事兒?嫣然剛從美國回來,你就惹她生氣,都被你氣病了!”

    張揚很尷尬的解釋道:“沒什麼事,她產生了一些誤會,我正想向她解釋,可她手機關機,我找不到機會。”

    林秀怒道:“張揚,別人不清楚你,我還不清楚你嗎?你是什麼人?你自己最清楚!如果不是嫣然選了你,我才懶得搭理你!”

    張揚並沒有生氣,林秀之所以表現出如此的憤怒是因為她處於對楚嫣然的回護,張揚好言好語道:“林阿姨,這事兒我得當麵給嫣然解釋!”

    林秀道:“你不用解釋了,嫣然明天就跟外婆回美國,以後也不回來了!”說完林秀就掛上了電話。

    張大官人愣了,他在內心深處還是很著緊楚嫣然的,楚嫣然的脾氣『性』情他是清楚的,看到他和陳雪的那一幕,小妮子肯定悲痛欲絕,下定決心,從此遠走美國也真有可能。

    張揚想到這就有些坐不住了,他也是個沉不住氣的『性』子,想想荊山距離這兒也沒多遠,開車過去也就是兩個多小時的路程,看看時間才晚上十一點半,幹脆連夜過去,跟楚嫣然解釋一下。

    張揚想到做到,他稍事準備,驅車就向荊山而去。

    可走到半路上卻下起雨來,張大官人不得不放慢了車速,等他抵達荊山市已經是淩晨三點多鍾了,這廝冒著被罵的風險給林秀打了個電話。

    林秀接到電話也是一怔,丈夫謝誌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誰啊,大半夜的?”

    林秀笑道:“張揚!”她接通電話。

    張揚道:“林姨,嫣然在哪兒?我到荊山了,這就給她解釋!”

    林秀並沒有想到張揚會連夜趕過來,心中對他的怨念自然減輕了不少,她想了想還是把楚嫣然暫住的地址告訴了張揚,囑托道:“你別胡鬧啊!她沒那麼快走的,要不你找間酒店住下,明天一早再去見她?”

    張揚答應了下來。

    掛上電話,林秀看到丈夫『迷』『迷』糊糊的看著自己,啐道:“你看什麼?”

    謝誌國在一邊也聽了個七八成,不禁笑道:“他腦子是不是有『毛』病,大半夜的跑荊山來了!”

    “你才有『毛』病呢!”林秀嗔道:“當年你追我的時候怎麼就沒有這種精神!”

    謝誌國倒頭就睡:“神經病!”

    張揚來到楓橋綠洲別墅區外,雨仍然沒有停歇的跡象,小區的保安很嚴,想要堂而皇之的開車混進去並不容易,不過這難不倒他,翻牆越戶本來就是他的強項,更何況有大雨作掩護,張揚翻牆進入楓橋綠洲,按照林秀所說的地址來到C區16號,讓他驚喜的是,別墅二樓上居然還亮著燈光。

    楚嫣然並沒有入睡,這兩天她滿腦子想得都是在春陽駐京辦看到的一幕,她實在是無法接受,在北京,張揚的幹媽羅慧寧公開肯定了自己的正牌女友身份,外婆對張揚也是極為喜歡,可一轉眼這混蛋又在自己眼前上演了一出鴛鴦浴,他心中有沒有在乎自己?自己在他心中究竟重不重要?楚嫣然實在是『迷』惘到了極點。

    她聽到窗戶被敲響的聲音,原本以為是風雨敲打發出的聲音,可仔細一聽並不像,楚嫣然抄起一旁的棒球棒,拉開窗簾,卻見一張麵孔貼在玻璃上,楚嫣然嚇了一跳,險些沒尖叫起來,可仔細一看,卻是張揚將臉龐緊貼在玻璃上變形的緣故。

    楚嫣然正在氣頭上,雖然看到他落湯雞的樣子有些心疼,可想起他那日的所為,心腸頓時硬了起來,怒道:“你來這做什麼?滾開!”

    張揚用雙手畫了個心形指了指楚嫣然,這是他在電影上學來的橋段,可惜楚嫣然根本不吃他這一套,柳眉倒豎:“你再不走,我報警了!”

    張揚如果想破窗而入,根本沒有任何的難度,可他不想觸怒氣頭上的楚嫣然,他大聲道:“讓我跟你說句話!”

    楚嫣然咬了咬嘴唇,走過去拉開了窗戶。張揚還沒有來得及從窗口進入房內,楚嫣然就揚起球棒一下抵在他的胸口,將他從窗口推了下去!

    張揚慘叫著,四仰八叉的摔了下去。

    楚嫣然才不相信他會被摔傷,以他的武功,從三米高的地方摔下去根本沒有任何問題,可終究還是忍不住向下看了看。

    卻見張揚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坪上,整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個大大的大字,嘴巴張著,眼睛瞪得老大,看起來活像一隻大蛤蟆。

    楚嫣然猜到他在偽裝,心中猶未解恨,轉身走了進去,不多時端來了一盆水,從窗口潑了出去,澆了張揚一頭一臉。

    不過張揚仍然是一動不動,楚嫣然這才覺著有些不對了,她咬了咬櫻唇低聲道:“裝死!”目光落在一旁的球棒上,抓起球棒照著張揚又丟了過去,球棒!地一聲砸在張大官人的腦門上。

    張揚忍著痛仍然是一動不動,這廝心明白著呢,我就是要跟你比耐『性』,丫頭,我看你忍不忍得住?

    楚嫣然又從窗口消失,張揚暗自得意,心說你到底還是心疼我。

    可沒過多久,楚嫣然又端著一盆水來到窗前,她大聲道:“你賴著不起來是不是?別怪我沒提醒你,這盆是開水!”

    

Snap Time:2018-07-16 10:30:43  ExecTime:0.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