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零九章月亮代表我的心


    第二百零九章【月亮代表我的心】

    幾人在淩晨五點鍾方才散去,此時天『色』已經放亮,張揚看到於小冬穿著一身白『色』練功服正在院子打太極拳,想起昨晚利用她震懾那幫警察的事情,不覺會心一笑,走到於小冬麵前,發現於小冬的太極拳打得實在蹩腳,於小冬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停下動作道:“剛跟人家學的,姿勢不標準,讓張主任見笑了!”

    張揚道:“看起來還行,蒙外行沒問題!身體怎麼樣了?”

    於小冬道:“沒事兒,當時暈了過去,碰到頭了!”

    “謝謝你!”

    於小冬有些錯愕道:“謝我什麼?”

    “不是每個人都敢在那種情況下挺身而出的,於姐,你真是一個女中豪傑!”

    於小冬笑道:“那張主任是不是考慮提拔提拔我?”

    張揚笑道:“成,隻要你願意,我把你調到江城企改辦去!”

    於小冬搖了搖頭道:“算了,我現在在北京呆習慣了,也不想換地方,以後打算在北京買套房子,紮根在這了。”她所說的是真心話,在春陽她的確沒有太多可以留戀的地方,不過新近她聽說一個消息,縣新來的這位縣委書記朱想要動自己的位置,她也很忐忑,可惜又夠不上朱的關係,這次張揚過來一直想向他提起這件事,看看他能不能夠幫上忙。可她也不想貿然提起這件事,輕聲道:“張主任,咱們出去吃早點吧!”

    張揚苦笑道:“我剛剛喝完夜酒,這就要吃早飯啊?”

    於小冬想想可不是嘛,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張主任,您去休息吧!”

    這時候看到江城酒廠的劉金城從外麵走了進來,他這兩天一直忙於引進包裝生產線的事情,經常是很晚回來,昨晚徹夜不歸,哈欠連天道:“累死我了,陪著兩名韓國人喝了一夜,這些高麗棒子,真能喝!”

    張揚道:“你的事情定下來了?”

    劉金城道:“看了幾條包裝生產線,還是韓國人的最便宜,已經定下來了。”

    於小冬笑道:“劉廠長為江城酒廠,真是鞠躬盡瘁啊!”

    劉金城道:“再這麼下去就死而後已了!”

    張揚笑道:“那準保能追認一個烈士,有資格住進八寶山了。”

    劉金城笑道:“張主任,你別埋汰我了,我這輩子是沒那福分了。”

    “世事難料啊!”

    “就算能去我也不去,我埋那兒幹嘛?就我這級別,到麵連提鞋都排不上號!”他又打了個哈欠道:“我得好好睡一覺,於主任,幫我訂一張晚上的臥鋪,我回江城!”

    於小冬道:“不坐飛機了?”

    劉金城點點頭道:“還是坐火車踏實!”

    望著劉金城的背影,張揚有些同情的搖了搖頭,劉金城這個人還是很務實的,如果江城的企業領導都像他這個樣子,那些企業都會有所起『色』。

    他轉向於小冬道:“我忽然有些餓了,走吃早點去!”

    於小冬笑了起來,她和張揚出了駐京辦,來到斜對麵的沙縣小吃,要了早點。

    張揚雖然剛喝完酒,可並沒吃東西,他津津有味喝著餛飩。終於還是留意到於小冬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禁笑道:“於姐,你是不是有事啊?”

    於小冬點了點頭,這才把春陽駐京辦可能麵臨變動的事情告訴了他。張揚和春陽現任書記朱並不熟,不過以他的關係,找朱說說應該不成問題,他很爽快的答應道:“於姐放心,我回去後就找朱書記談談這件事!”

    於小冬知道張揚的能量,隻要他親口答應的事情就沒有辦不成的,她笑道:“大恩不言謝,張主任的這份恩情我以後再報答了。”

    吃完早飯,張揚休息了一陣子,一個電話把自己的私家密探劉明給叫了過來,劉明來的時候仍然帶著一遝照片,張揚雖然不在北京,劉明仍然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抽空還會去盯盯林鈺文,王學海,多少還是拍了一些照片的,不過他拍的照片也沒有太多價值,張揚隨便看了看,可其中一張照片還是引起了他的主意,這是一張王學海和喬鵬飛的合影照,照片中的幾個人他都很熟悉,都是昨晚出現在紫金閣的熟悉麵孔,張揚道:“這張照片在哪兒拍的?”

    劉明道:“昨晚在紫金閣,我跟著王學海在門口拍了幾張!”

    張揚內心一震,從他和喬鵬飛發生衝突直到現在,他都沒有想到王學海會在場,如果王學海在場的話,這件事必然另有內情,喬鵬飛的所作所為是不是和王學海有關?

    劉明看到張揚沉默不語,不禁好奇道:“張主任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張揚搖頭笑道:“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他繼續看照片,發現其中還有幾張王學海和顧明健在一起的照片,眉頭不僅又皺了起來,顧允知將顧明健送到北京,目的就是讓他重新做人,盡量遠離平海的那幫狐朋狗友,可想不到這小子又和王學海混到了一處。“

    張揚合攏照片,重新放回信封中,他對王學海已經產生了越來越深的戒心,過去他還沒有興起對付王學海的念頭,可昨晚的事情和王學海聯係在一起之後,張揚已經將王學海鎖定為最大嫌疑人,他要給王學海一點教訓。

    劉明道:“張主任,王學海這個人在京城交遊廣泛,很有本事!”

    張揚不屑的笑了笑,此時他的電話響了,卻是楚嫣然打來的,原來楚嫣然應羅慧寧邀請,上午陪她一起出去購物,她外婆要張揚去長城飯店接她去故宮轉轉,這件事張揚責無旁貸,他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前往長城飯店去接老太太的路上,張揚又接到了柳玉瑩的電話,柳玉瑩想讓他安排和老太太見麵,張揚猶豫了一下,並沒有馬上答應,畢竟他不知道瑪格麗特的的態度,這件事必須要請示一下人家再說,柳玉瑩也沒有勉強他,隻是讓他給瑪格麗特傳達一下自己的意思。

    張揚開著春陽駐京辦的那輛桑塔納,在長城飯店接了瑪格麗特,帶著她徑直駛向故宮,老太太不喜歡吹空調,這兩天北京的天氣還格外炎熱,張揚熱得滿頭大汗。

    瑪格麗特坐在副駕上,看著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昨晚打得痛快啊!嫣然過去說你武功很好,我還不相信!”

    張揚笑道:“如果我武功不行,昨晚豈不是讓人家給揍一頓!”

    瑪格麗特道:“挨不挨揍是一回事,敢不敢為嫣然出頭又是另一回事,你留給我的印象不錯!”

    張揚真是哭笑不得,這老太太年紀雖然大了,可卻有點小孩子脾氣,他故意道:“外婆這次去靜安嗎?”

    瑪格麗特意味深長的看了張揚一眼道:“你是不是想問我,是不是要去靜安見楚鎮南那個混蛋?”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老太太心明眼亮,自己才說了一句話,人家就聽出了自己的意思。

    瑪格麗特道:“去,為什麼不去?是他欠我的,又不是我欠他,我憑什麼要躲著他!”

    張揚道:“嫣然和宋叔叔之間隔閡很深啊!”

    瑪格麗特笑道:“我也不想他們父女之間搞成這樣,可是嫣然的『性』子倔,她把母親的死一直都歸咎到父親的身上,也許隻有時間才能修補他們的關係了。”

    “宋叔叔的妻子想見您!”張揚趁機說出這件事。

    瑪格麗特愣了一下,宋懷明的妻子是自己的女兒,可她馬上又意識到張揚所說的是宋懷明現在的妻子,她緩緩點了點頭道:“我也想見她,這樣,中午約個地方喝咖啡吧!”

    整個上午,張揚都陪著瑪格麗特在故宮晃『蕩』,中午十二點的時候,來到預先約定的咖啡廳。

    柳玉瑩已經在約定時間前十五分鍾抵達了這,她這樣做不僅僅是表現出對瑪格麗特的尊重,也表現出她對這次會麵的緊張和期望。

    瑪格麗特望著柳玉瑩,臉上『露』出一絲慈和的笑容:“我聽說你很久,可是從沒有見過你!”

    “阿姨好!”柳玉瑩輕聲道。

    張揚向柳玉瑩笑了笑,他借口出去洗車,留給她們一個單獨相談的空間。

    瑪格麗特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輕聲道:“我還是叫你玉瑩吧!”

    柳玉瑩感到內心一陣激動,她來見瑪格麗特之前並沒有想到老太太的態度會如此和善。

    瑪格麗特道:“靜芝雖然死了,可我當懷明仍然是我的孩子,這些年,我不願回國,是因為靜芝的死讓我很傷心,我喪失了希望,我失去了未來,我知道,包括嫣然在內,都把她的死歸咎在懷明的身上,在靜芝死後的一年,我不願想這件事,我把自己封閉起來,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個電話……”

    瑪格麗特的手停頓在那,她低聲道:“電話那頭沒有人說話,過了好久,我聽到有人在哭,那是一個男人的聲音,他哭得很傷心,我從沒有聽到過如此絕望而痛苦的哭聲……後來我聽到一個女孩的哭聲……我忘不了,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那,我忽然明白了!”

    瑪格麗特的眼眸中蒙上一層淚光:“這世上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為了靜芝的死而痛苦。”

    柳玉瑩流淚了,她抽出紙巾默默擦去臉上的淚珠。

    瑪格麗特道:“從那天開始,嫣然被她的外公從懷明的身邊帶走,這許多年來,我知道懷明一定捱得很痛苦,玉瑩,你應該懂得愛的含義,靜芝在世的時候選擇了懷明,懷明也選擇了她,他們的選擇我這個做母親的又有什麼資格去指責呢?”

    柳玉瑩點了點頭,眼圈已經發紅,瑪格麗特無疑是開明的,她並不恨宋懷明,她尊重自己女兒的選擇,柳玉瑩道:“阿姨,我愛懷明,可是我知道,懷明對我的愛永遠不可能和靜芝姐相比,我從未奢望過得到和靜芝姐一樣的感情,我隻想好好的照顧懷明。”

    瑪格麗特沒有說話,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柳玉瑩道:“懷明很少表『露』他的心事,可在他心中最渴望的就是能和嫣然和好,能聽到嫣然叫他一聲爸爸。如果嫣然可以原諒他,我願意做一切事!”

    瑪格麗特輕聲道:“玉瑩,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麵,可我也看得出你對懷明的關愛發自內心,嫣然和她父親的問題,我們幫不上忙,這個心結需要他們自己去解開。”她拿起小勺在咖啡杯中攪拌了兩下:“嫣然會慢慢成熟起來,當她懂得真愛,她就會理解當初母親的事情,她就會漸漸了解她的父親,玉瑩,相信我,這一天不會太久。”

    田玲收到了一封匿名信,打開匿名信,其中散落出許多張照片,都是丈夫王學海和一個陌生女人的合影,從照片上看不出兩人有任何的特別,可田玲仍然感到有些不舒服,麵還附著一封信,把那個女人的姓名住址寫的清清楚楚,甚至包括她的酒吧是何時開業,王學海投資多少都寫得很詳細。田玲並不是個頭腦簡單的女人,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寄這封信的人想要挑唆她和丈夫之間的關係,她對王學海的身體很清楚,知道他由於生理上的某種問題,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並不熱衷,甚至有些排斥,他真正感興趣的是金錢,田玲從不過問丈夫的生意,她收起照片,打算將這件事問個清楚。

    可隨後的一個匿名電話讓田玲越發的奇怪了。

    電話是一個男子打來的:“田玲,信收到了嗎?”

    田玲很警惕的問道:“你是誰?為什麼寄給我這些東西?”

    對方笑了起來:“我隻是看你太可憐了,不想你被王學海這個偽君子欺騙!”

    “你想挑撥我們夫妻的關係嗎?”

    “有必要嗎?你知道王學海和林鈺文相處了多少年?你知道王學海背著你為她開了酒吧,為她買了房子嗎?我隻是看不慣,一個女人被人哄騙到這種地步實在太可憐了!”

    “你住口!”田玲憤然道。

    對方冷笑一聲掛上了電話。

    打電話的是劉明,他按照張揚的吩咐做了這件事,張揚推測到王學海在背後策劃了紫金閣事件之後,就對他產生了極大地反感,從今天起,他要讓王學海永無寧日。

    九月三十號是中秋節,杜山魁夫『婦』在家設宴,款待從美國前來的瑪格麗特,他們也邀請了文副總理一家,不過文國權另有安排,一家人無法成行,杜山魁夫『婦』心中難免有些想法,看來原本就要成為親家的兩家人已經漸行漸遠,看到父母目光中的那絲失落,杜天野不由得暗暗自責。

    當晚杜山魁的另外兩個兒子也帶著兒媳『婦』來了,女兒杜天晴和丈夫袁濤專門從山西趕過來。杜家所有成員全都到了,此外還有瑪格麗特和楚嫣然。

    張揚專程帶了一箱茅台,一箱紅酒,瑪格麗特也給杜家每個人都帶來了禮物。

    宋懷明是最晚到來的一個,這次不但他來了,而且柳玉瑩也和他一起同來,楚嫣然看到父親過來,俏臉頓時失去了笑意,轉身向外走去,卻被外婆一把抓住了,瑪格麗特笑道:“嫣然,是我請他們一起過來的!”

    楚嫣然心中雖然不舒服,可外婆既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她也隻能遵從。看到張揚走過去和宋懷明打招呼,心頭的一股怨氣都發在了他的身上,狠狠瞪了張揚兩眼。

    張揚權當沒有看見,過了一會兒才來到楚嫣然身邊,笑道:“天野喊咱們去打牌!”

    “不去!”楚嫣然俏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此時柳玉瑩走了過來,微笑道:“嫣然!”

    楚嫣然黑長的睫『毛』垂落下去,她挽起張揚的手臂:“我想出去走走!”

    張揚被她連拉帶拽的走了出去,柳玉瑩望著楚嫣然的背影,不由得『露』出一絲落寞。

    張揚被楚嫣然拽出了杜家大門,叫苦不迭道:“我說你掐我幹嘛?”

    楚嫣然一雙美眸瞪得滾圓:“瞧你那獻媚樣,一口一個叔叔叫得我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張揚笑道:“人家是平海省長,我這人就是這『毛』病,見到比我官大的,情不自禁就想溜須拍馬,老『毛』病了,控製不住!”

    楚嫣然忍不住笑了起來,啐道:“不要臉!”

    張揚道:“我還是得聲明一下,今晚的事情,跟我沒關係,你找你姥姥去!”

    楚嫣然道:“真不知道她怎麼想的?”

    張揚笑道:“咱是大戶人家的閨女,有些事還是要大氣點!”

    “你是說我小氣了?”

    “沒!你知道的,我站你這邊啊!別人怎麼想我不管,我在意的是你!”

    “甜言蜜語,就知道哄我!”

    張揚摟住楚嫣然的纖腰,伸手指向夜空道:“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可這會兒月亮有大半個藏在雲層了,這廝的表情不免有些尷尬:“大十五的,你說這月亮搗什麼蛋呢?”

    “你就這心啊,對我遮遮掩掩的,不知有多少事情瞞著我呢!”

    夜風輕送,遮住明月的雲層倏然散去,張揚清了清嗓子:“那啥,剛才不算!”他伸手再度指向夜空道:“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

    楚嫣然望著空中銀盤一樣的明月,芳心中升起一陣難言的溫暖,她偎依在張揚的懷抱中,輕聲道:“我相信,無論別人怎樣,你始終站在我這一邊!”

    或許是意識到因為自己的到來而給女兒造成了困擾,宋懷明在逗留了一個多小時後就提出告辭,瑪格麗特讓張揚去送,張揚和杜天野將宋懷明夫『婦』送出家門,柳玉瑩先上了車,宋懷明讓司機開車去大門口等,他有幾句話想要對張揚說。

    張揚和宋懷明並肩向大門口走去,他本以為宋懷明會提楚嫣然的事情,卻沒有想到宋懷明的話題和江城有關。

    宋懷明道:“省對田慶龍被刺一案十分重視,根據專案組最新的調查情況,這件事已經初步鎖定為一起報複殺人事件,隨著調查的進行,疑點已經越來越多的鎖定在皇宮假日上。“

    張揚皺了皺眉頭,他並不認為皇宮假日的幾位股東,因為那件事會產生除去田慶龍的心事,如果說他們要恨,現在最恨的應該是自己。

    宋懷明道:“你回江城之後一定要小心!”他說這句話的目的不僅僅是提醒張揚,也是處於對女兒安全的顧慮,嫣然在這時候回國,肯定和張揚呆在一起的時間不少,假如有人想要報複張揚,會不會考慮從嫣然下手。

    張揚明白宋懷明在顧忌什麼,他點了點頭道:“宋叔叔放心,我一定會早日解決這件事!”

    宋懷明微微一怔,不知道他所說的解決是什麼意思。宋懷明歎了口氣道:“江城的治安應該好好的整頓一下了,省已經決定將田慶龍調任省廳擔任副廳長,東江市公安局副局長榮鵬飛調任江城公安局主持工作!”

    張揚錯愕了一下,他對榮鵬飛還是有些了解的,當初他在東江百樂門打日本人的案子就是榮鵬飛在處理,這個人做事很圓滑,和周雲帆的關係不錯,當時他還是廣盛分局局長,想不到剛剛升任東江公安局副局長,一轉眼之間就升任江城公安局局長,此人的升遷速度還真是快啊!張揚敏銳覺察到榮鵬飛肯定有些背景,旁敲側擊道:“宋叔叔和榮局長很熟?”

    宋懷明笑了起來,張揚是在探聽他和榮鵬飛之間的關係,他並沒有隱瞞張揚的意思:“榮鵬飛是我的朋友,他為人不錯,能力也很強!”這句話等於間接承認,榮鵬飛這次的上位和他有著直接的關係。

    張揚點了點頭。

    宋懷明的話題很飄,毫無征兆的轉移到企業改革的事情上:“聽說江城製『藥』廠被顧書記的女兒收購了?”

    張揚內心一凜,宋懷明絕不會毫無原因的提起這件事,他在通過這一途徑探察自己和顧佳彤的關係。張揚的表情一如古井不波,他點了點頭道:“已經完成了,節後簽完合約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江城製『藥』廠和江城酒廠是我們江城企業改革的重要試點,如果能夠成功,我們會把經驗推廣。”

    宋懷明意味深長道:“深化改革的腳步不可阻擋,可在改革的過程中要把握好自己,一定要做到頭腦清醒,公私分明。”他這句話一語雙關,不僅提醒張揚該做什麼,也警告他不該做什麼。

    張揚沉默不語,自己做事很難瞞過宋懷明的眼睛,宋懷明頭腦之清晰,心機之深厚,絕對可以和顧允知一爭長短。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大門口,宋懷明笑道:“回去吧,你出來久了,嫣然隻怕又要怪你了!”

    張揚不好意識的笑了笑,轉身離去。

    宋懷明緩步走向前方的奔馳車,妻子柳玉瑩正在車前等著,他走過去,主動牽住柳玉瑩的手,兩人並沒有上車,而是沿著月光下的林蔭大道緩緩走著,他在通過這種方式默默的安慰妻子,女兒對妻子的態度他看得清清楚楚,其實柳玉瑩完全可以選擇不來,因為她沒必要承受這些委屈,宋懷明始終認為,就算有錯,錯誤的也是自己,柳玉瑩是無辜的,正是因為她選擇了自己,方才與這麼多的委屈隨行。

    柳玉瑩溫婉笑道:“我們很難得有這樣散步的機會。”

    “這些年,我忙於工作,忽略了對你的關心,我真的不是一個好丈夫!”宋懷明低聲道。

    柳玉瑩微笑道:“從選擇你的那天起,我就已經接受了你的一切,你在我心中永遠完美!”說這句話的時候,柳玉瑩的心中還是生出了些許的酸楚,不知道自己在丈夫的心中是不是一樣完美,她馬上給出了否定的答案,她認為在宋懷明心中,最完美的那個永遠是楚靜芝,一個生者,永遠無法和死者相提並論。

    中秋佳節未必每個家庭都是在歡笑中渡過,王學海和田玲從父母家出來,剛上了汽車,王學海就憤怒地叫道:“你怎麼回事?整個晚上繃著一張臉,我爹媽欠你錢嗎?”

    田玲緩緩閉上美眸,有些無力道:“開車,我不想跟你吵!”

    王學海剛剛打著了引擎,卻因為田玲的這句話,將引擎熄滅,他瞪著田玲道:“你什麼態度?你心不舒服大可以說出來,做出這個樣子給誰看?你吃的用的穿的,我哪樣缺你錢啊?”

    田玲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憤怒:“錢!錢!錢!除了錢以外你還關心什麼?為了錢你就可以隱瞞我,可以騙我?”

    “我騙你什麼了?”王學海有些錯愕。

    田玲冷冷道:“我懶得跟你說!開車,再不開車,我就下車了!”

    王學海有些鬱悶的點了點頭,他重新啟動引擎,汽車緩緩駛入幹道的時候,王學海低聲道:“你是不是停到了什麼不利我的傳言?”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王學海嘴唇動了一下,終於忍住沒有說話。

    蔡旭東沒想到張揚會再度找上自己,他本以為自己和林鈺文的事情已經結束,可平靜了幾個月後,張揚再度出現在自己的眼前,蔡旭東感到有些害怕,他忽然想起了一個詞,叫陰魂不散。電影電視劇中蔡旭東已經見過了無數次這種橋段,一旦讓別人抓住小辮子,人家是不會輕易鬆手的,除非將對方滅口,他望著張揚的目光充滿了戒心和仇恨,因為不加掩飾,張揚很容易就覺察到了這一點。

    張揚笑道:“用不著這麼警惕的看著我,蔡主任,我這次來找你是為了跟你敘敘舊,交流一下感情,沒別的意思!”

    蔡旭東才不會相信張揚找他這麼簡單,雙臂交叉抱在一起,冷冷看著張揚道:“有什麼話明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張揚不慌不忙,揮了揮手叫來服務員,點了幾道菜,要了瓶五糧『液』,然後方才展開餐巾鋪平在膝蓋上:“蔡主任恐怕還不認識我吧!”

    蔡旭東冷哼一聲,心說你化成灰我都認得。

    張揚自我介紹道:“我叫張揚,江城企改辦主任!”他彬彬有禮的伸出手去。

    蔡旭東皺了皺眉頭,還是伸手和張揚握了握,對方既然主動表『露』身份,證明他還是有一定的誠意的,反正自己有把柄握在張揚的手中,在人家麵前自己一直都是被動挨打的局麵,聽聽他說什麼也無妨。想透了這一層,蔡旭東的內心也就坦然了許多,他微笑道:“張主任,今天中午這頓我請!”

    酒菜送上來之後,張揚讓服務員離開包間,主動給蔡旭東倒上酒,端起酒杯道:“今天國慶節!為了祖國母親的生日幹杯!”

    蔡旭東欣然舉杯,跟張揚碰了碰,兩人幹了這杯酒,張揚開門見山道:“我找你是想你幫我了解一個人!”

    蔡旭東充滿警惕道:“我對搞陰謀沒有任何興趣!”

    “我想了解一下王學海,他的方方麵麵,他所從事的生意,他在京城承包的工程!”

    蔡旭東明白了,張揚是想對付王學海,他想找王學海的『毛』病。自從蔡旭東和林鈺文偷情被發現以後,蔡旭東一直以來都認為是王學海策劃了這件事,甚至林鈺文都是王學海利用來對付自己的一個棋子,他不喜歡王學海,可蔡旭東也知道王學海在京城太子圈中的能量,他也不想得罪這樣一個人,更何況他玩了王學海的情『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他理虧,蔡旭東搖了搖頭道:“我跟這個人不熟!”

    張揚笑道:“可你跟林鈺文很熟!”這句話威脅的含義實在太明顯了。

    蔡旭東老臉發熱,他抿了抿嘴唇道:“張主任,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和王學海無怨無仇,我不想摻和到你們的恩怨中去。”

    張揚道:“假如,我非要你在我和王學海之間選擇一個呢?”

    蔡旭東望著張揚道:“你以為可以嗎?”

    張揚點點頭道:“合作有兩種方式,一是被『逼』無奈,這樣的合作雖然可以維持,但是心一定很不舒服,還有一種就是兩廂情願,如果你換一個角度看問題,也許我們會成為好朋友。”

    “有分別嗎?”蔡旭東苦笑著問道,對他而言隻有一個選擇,那就是被『逼』無奈。張揚要『逼』他就範,蔡旭東考慮了一下,低聲道:“我可以關注一下他最近在京城的幾項工程,如果有發現,我會和你聯係。”

    張揚微笑道:“蔡主任是個痛快人,如果我們能夠保持這樣的心態見麵,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蔡旭東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心中真是糾結無比,人真的不能做錯事,幾分鍾的快感換來無窮無盡的麻煩,假如他和林鈺文上床的時候能夠想到今天的後果,就算林鈺文怎樣動人,他都不會多看她一眼,悔不當初啊!

    瑪格麗特在北京的日程排得很滿,北京的老朋友很多,她在杜山魁夫『婦』的陪同下整天忙個不停,楚嫣然陪伴左右,這就造成她雖然和張揚同在北京,每天卻少有見麵的機會。

    張揚正準備提前離開北京返回江城的時候,卻接到了陳雪的電話,在他的印象中這個冷若冰霜的女孩兒,很少會主動給自己打電話,他有些詫異,以為陳崇山又出了事情,接通電話方才知道,陳雪已經回到北京了,她的話題和很久以前的一件事有關,陳雪道:“張揚,你還記不記得上次你跟我提過的金絔戊,我還專門帶你去圖書館查過資料!”

    張揚道:“我當然記得!”

    “我在潘家園發現了一些金絔戊的碑刻殘片,也許你會有興趣!”

    張揚一聽頓時來了精神:“你在哪兒,我馬上到!”

    陳雪並不知道張揚也在北京,輕聲道:“用不著這麼誇張,我拓下來,下次回家的時候給你帶過去!”

    “我在北京,馬上到!”

    張揚馬上驅車來到潘家園古玩市場,來到和陳雪約定的地點,看到陳雪長發盤在頭上,用紅『色』發卡隨意攏起,白『色』T恤,軍綠『色』休閑褲,站在樹蔭下正向停車場張望著。

    張揚關上車門,走了過去,他向陳雪笑了笑,在一旁的冷飲攤拿了兩瓶冰鎮飲料才來到陳雪身邊,將其中一瓶遞給她。

    陳雪難得的『露』出一絲笑意:“想不到你居然會在北京!”

    “我來北京好幾天了,我以為你在春陽呢,不然早就去拜訪你了!”

    陳雪喝了幾口飲料,帶著張揚走入古玩市場,她平時在北京沒什麼愛好,學習之餘就時常在古玩市場轉,今天早晨在天安門看了升旗儀式之後,就來到潘家園,無意中看到一些金絔戊書法的碑刻,想起上次張揚去學校找自己了解這個人的事情,所以才給張揚打了電話。

    賣殘片的是一個老者,他擁有十多塊殘片,大都很完整,張揚看了看,的確和天池先生院子的那些殘片有些相像,很多字體連他也看不懂,張揚詢問了一下價格,老者要價很高,如果把殘片都買走需要一萬五千塊,不過拓下來要便宜的多,五百塊就能夠全部拓走。張揚也沒有將這些殘片全都拉走的意願,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三百塊,可以全部拓走殘片上的文字。

    在老者指揮工人拓文的時候,張揚問起這些殘片的來曆。

    老者並沒有隱瞞:“這些殘片得自西郊龍脊采石場,五六年前的事情了,現在那邊已經廢棄了!”

    “距離『亂』空山遠嗎?”

    老者搖了搖頭道:“就在『亂』空山的東麓!”

    張揚付錢之後,帶著拓片直接前往香山天池先生那,陳雪聽說他是去拜訪這位國內的書法泰鬥,也表現出相當的興趣,提出跟張揚一起過去。

    兩人來到天池先生家的時候,天池先生正在午睡,張揚沒敢打擾他,趁著這會兒功夫帶著陳雪欣賞一下牆上鑲嵌的殘片。

    陳雪在曆史方麵的研究很深,在清華求學期間對考古學也有過一定的研究,她仔細觀察了一下那些殘片,又拿出剛才的拓片對比,陳雪有些驚奇道:“這上麵的文字好像一樣,可仔細看又有些不同!”

    張揚也湊了過去,對比牆上的殘片之後,也發現很多文字相同,甚至連書寫的風格都一致,可其中又透著一種不同。

    陳雪道:“我查過金絔戊的資料,此人乃是高句麗劍術大師,他的劍法卻是得自中華,在原有的基礎上加以變革提高,有人說他的書法中融入劍道,我對武功不通,看不出其中的奧妙!不過我看這些殘片,應該不如剛才我們看到的古舊!”陳雪的手指輕撫殘片:“殘片之間也有所不同,好像年代有些不同……”

    身後響起緩慢的腳步聲,天池先生來到他們身後,微笑道:“這位小姑娘果然有一番不同的見解,這些殘片的確不是同一年代,有些是隋時的碑刻,有些卻是大唐時候,不過都是珍品!”

    張揚和陳雪同時轉過身去,陳雪淡然笑道:“先生好,不要見怪我班門弄斧!”

    張揚將剛剛買來的拓片遞給天池先生,天池先生看了看,眉頭皺起,他又看了看牆上的殘片,輕聲道:“這些拓片那得來的?”

    張揚將剛才的事情說了。

    天池先生道:“這些應該是隋時的殘片,我也搞不明白,為何會有兩種。”他將牆上隋時殘片一一指出,對照張揚拿來的拓片道:“還是不全,這些文字對照起來好像是一篇檄文!”

    天池先生回到書房,拿出紙筆,綜合拓片和殘片將上麵的文字列出,寫了兩段,似乎還少一段,他微笑道:“有機會我也去潘家園看看,也許那老板沒有將所有的殘片都拿出來。”

    陳雪道:“應該不會,這些殘片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寶貝,他沒理由收藏一部分。”

    天池先生笑道:“單從字麵上看也沒什麼特別的意義,張揚,你怎麼突然對金絔戊如此好奇?難道是受了文玲的影響?”

    張揚並沒有否認,他笑道:“我生『性』好奇,就是想看看什麼東西這麼吸引她!”

    他將那些拓片留給了天池先生,和陳雪告辭離開。

    陳雪輕聲道:“這些文字真的很奇怪,金絔戊一個人怎麼敢和一個國家抗衡?他在其中已經透『露』出刺殺隋煬帝的意圖,大有荊軻刺秦的悲壯誌向,這件事如何被透『露』出來的?他最後又是怎麼死的?”

    張揚道:“金絔戊再厲害,也敵不過大隋宮廷四大高手的聯擊,你很好奇啊,要不,咱們去龍脊采石場看看!”

    陳雪欣然同意。

    張揚驅車來到『亂』空山,龍脊采石場已經關閉了七八年,現場除了破壞的山體,嶙峋的怪石之外,就是怪石環抱中的一個水潭。水『色』清冽,俯首望去,遊魚曆曆可數。

    兩人沿著水潭走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古跡,也沒有看到任何碑刻。

    張揚舉目望向『亂』空山頂,想起上次自己獨自前往『亂』空山的時候,因為追蹤閃電貂被人暗算的事情,那次凶險非常,險些送掉了自己的『性』命。

    陳雪則在潭邊仔細尋找著,她的努力並沒有白費,從中找到幾塊碎石,從質地上來看和今天他們在潘家園看到的殘片相同,不過上麵並沒有任何的字跡。

    張揚看到日頭漸漸落了下去,輕聲道:“咱們回去吧!”

    陳雪點點頭,來到潭邊洗了洗手,她腕上的玉鐲也沾了不少的泥汙,取下玉鐲,在水中洗了洗,可一不小心,玉鐲失手落了下去,陳雪驚呼一聲,伸手去抓,已經晚了。那玉鐲是她爺爺給她的,是『奶』『奶』當年的遺物,對陳雪來說極其重要,陳雪緊張的俏臉煞白。

    張揚安慰她道:“沒事,我下去給你撈!”他迅速脫去衣服,隻穿著一個褲衩就跳進了水潭,潭水清冽躍入其中頓時感到冰冷徹骨,張揚潛運內力驅散周身的寒意,他一點點向下潛去,想不到這水潭竟然極深,下潛六米左右方才觸到底部,張揚在潭水底『摸』索了好一會兒,方才找到陳雪遺失的玉鐲,正準備向上浮起的時候,手掌無意中觸及到潭壁,隻覺著觸手處凹凸不平似乎有字,他定睛望去,卻見那潭壁之上隱約刻著一些字跡,這一發現讓張揚驚喜不已,難道金絔戊剩下的碑刻殘片全都被扔在了這。

    他浮出水麵,卻見陳雪正關切的望著自己,張揚笑道:“找到了!”他伸手將玉鐲交給陳雪,然後道:“我車有防水手電,你給我取出來!”

    陳雪也猜到他一定有所發現,輕聲道:“下麵有什麼?”

    “可能是碑刻殘片!”

    陳雪取了防水手電交給張揚,關切道:“你小心一些!”

    張揚點了點頭,吸了口氣,再度向潭中潛去。

    有了手電的幫助,張揚可以清晰地辨認那些潭壁鐫刻的字跡,和天池先生院落中,以及潘家園見到的殘片不同,這些字跡全都是韓文,張揚對韓文一竅不通,用不了多久他就重新浮上水麵,向陳雪道:“下麵的碑刻全都是韓文,我不認識!”

    陳雪進入清華之後選修了韓語課程,她本想下去看看,可想起自己並沒有帶泳衣,當著張揚的麵,豈不是尷尬。目光落在不遠處的紅泥地上,靈機一動道:“我去挖些紅泥過來,你拓幾行字我看看寫得是什麼!”

    陳雪和了一團紅泥,張揚拿著紅泥重新遊了下去,紅泥粘『性』很好,一次可以拓十多個字,張揚連續五個來回,陳雪已經將部分內容翻譯了過來,她輕聲道:“陰煞修羅掌!張揚,這好像是武功秘籍!”

    張揚不由得想起自己上次被襲擊的事情,原來這門失傳已久的武功居然在這還有記載,難怪上次那人襲擊自己會使用這樣的武功,想到這件事,他不由得生出警惕,難道自己並不是第一個發現這水潭下麵秘密的人,他和陳雪的一舉一動,有沒有在他人的監視之下?

    此時夕陽已經落下,整個空穀之中光線倏然黯淡下來,顯得越發寂靜,張揚舉目四望,並沒有發現任何人的蹤影。

    陳雪輕聲道:“你在找什麼?”

    張揚搖了搖頭。

    他們並不知道,此時在采石場的高崖之上立著一個鬼魅般的身影,晚風輕拂,黑『色』長裙隨風飛舞,整個人仿佛隨時都會淩空飛去,她蒼白的手掌輕輕撫『摸』著一隻紫『色』的貂兒,冰冷的目光俯視著山穀中的水潭,聲音冰冷無情道:“小寶,為什麼有人總想送死?”

    

Snap Time:2018-01-24 13:10:49  ExecTime: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