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零六章白大褂吉普車


    第二百零六章【白大褂、吉普車】

    張揚並不怕事,不過這件事讓他有些懊惱,毫無疑問,自己舉報皇宮假日的事情肯定是公安內部泄『露』出去的,他很窩火,當初考慮的還是欠缺周到,如果想徹底置身事外,就該讓薑亮嚴守秘密,不該去找田慶龍,可不找田慶龍,薑亮也不敢承擔這麼大的責任,麻痹的,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吧。

    方文南在江城的經營業並非一日,他方方麵麵的關係很多,兒子在警局被打的事情他也已經聽說,怒其不爭之餘,畢竟有些心痛,他這次去見田慶龍,並非是為了替兒子求情,他隻是想作為一個朋友間的探視,雖然他的這個理由誰都不會相信。

    有了張揚的引領,方文南很順利的見到了田慶龍,他把果籃放在地上,望著田慶龍,很真誠的說了一句:“田局,你受苦了!”

    田慶龍笑了笑,通過這兩天的治療,在加上張揚靈丹妙『藥』的輔助,他的身體恢複的很快,現在說話已經恢複了自如,不過中氣明顯不足,他低聲道:“方總回來了……是為了兒子?”

    方文南歎了口氣,他拍了拍田慶龍的手背道:“田局,你放心,我不會幹擾司法公正,隻要證實那個小畜生違反了國家法律,我一定親手把他送進監獄。”

    田慶龍淡然道:“他有沒有犯罪自有法律來裁決!”方海濤是否販毒尚無定論,不過從當時的現場情況看,單單是持有毒品和吸食毒品已經構成了犯罪,送他進監獄沒有任何的疑問。

    方文南抿了抿嘴唇,終於還是很艱難的問道:“田局,我聽說有人給你打過恐嚇電話,你懷疑這件事和海濤有關?”

    田慶龍心中有些不悅,他低聲道:“方總,案情的事情還是交給警察吧,現在省廳已經成立了專案組,我們所需要做的就是配合調查!”

    方文南看出田慶龍的抵觸情緒,他沒有說話,默默站起身向田慶龍告辭後出門而去。

    張揚並沒有馬上走,望著田慶龍。

    “你有事?”田慶龍笑道。

    張揚點點頭:“皇宮假日的事情,你跟多少人說過?”

    “怎麼?”

    “現在江城大街小巷都在風傳,是我舉報的皇宮假日!”

    田慶龍皺了皺眉頭,這件事公安局內部隻有幾名領導知道,他當時也特地交代要保守秘密,可張揚終究還是被暴『露』了出去,田慶龍當然知道這件事會造成的後續影響,皇宮假日就是一個巨大的馬蜂窩,現在張揚已經被定義為捅馬蜂的那個人,勢必會引起許多人的仇恨,最麻煩的當然是那三位市委常委,看來這次要給張揚造成很大的困擾了。不過田慶龍也沒怎麼當成一回事,他對張揚了解得很,這廝壓根就不是個怕事的人,對別人來說是大麻煩,對他來說是為他的生活添加『色』彩,田慶龍道:“事情已經這樣了,我說抱歉也晚了!”這句話充分顯示出這位公安局長的狡猾。

    張揚明白他說的也是事實,反正麻煩已經招惹來了,躲也躲不過去,還是接受現實的好。離開田慶龍的病房,來到樓下停車場,卻看到田斌和方文南相對站著,田斌的目光極其不善,憤怒的盯住方文南道:“誰讓你來這的?”

    方文南自然不會跟田斌一般計較,淡然笑道:“我和你爸是老朋友,他出了事我當然要來看看!”

    “虛情假意!”方文南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轉身向車內走去。

    田斌在他身後吼叫道:“是你的寶貝兒子策劃了這一切,方文南,我不會放過他的!”

    方文南緩緩轉過身去,雙目冷冷盯住田斌:“田警官,是不是我兒子做得,自有公論,你雖然是警察,你卻沒有給他定罪的權力,我兒子犯了法,自有法律來懲罰他,你無權對他作出任何的懲罰!如果我不是看在你爸爸的麵子上,田斌,我會讓你為自己的舉動而付出代價!”

    田斌冷哼一聲,不屑道:“來啊!”

    張揚及時出現在兩人的麵前:“聊得這麼熱鬧,田斌,你爸叫你呢!”

    田斌雖然對方文南不爽,可是在張揚麵前,他還是很買賬的,畢竟他已經知道,張揚才是他父親的救命恩人,他壓製住內心的怒火,向病房樓走去。

    方文南搖了搖頭,臉『色』鐵青的進入車內。

    張揚也進去坐下,蘇小紅在車內已經看到了方文南和田斌之間的爭吵,不過她並沒有下車,就算她出麵也解決不了問題。

    方文南憤憤然道:“海濤吸毒應該是事實,可我不相信他會去販毒,我更不相信他有膽子策劃刺殺田局!”

    張揚並不了解方海濤,不過憑他對方海濤的認識,估計方文南這個當爹的也很難說真正了解自己的兒子,他向司機道:“送我去江城製『藥』廠!”

    張揚去江城製『藥』廠是參加一個內部改革會議的,最近胡茵茹正在就最後的簽約問題和廠方磋商,張揚身為企改辦的負責人,還是有必要去『露』麵的。

    司機將方文南和蘇小紅先送到了市公安局,然後送張揚前往江城製『藥』廠,可汽車駛過和平路的時候,張揚看到身穿便裝的秦白正在人群中走著,他似乎在跟蹤什麼人,張揚長了個心眼,讓司機放慢車速。

    忽然一個矮小的身影急速向前方奔跑起來,秦白也緊跟著大步追逐起來,他今天得到消息,當日刺殺田慶龍的嫌犯之一在和平路一帶出沒,所以隊采取行動。

    奔跑的是個少年,他不過十三四歲年紀,奔跑速度極快,而且身法靈活,從人群中向車輛川流不息的馬路上跑去,張揚大聲命令道:“攔住他!”

    司機踩下油門,加長林肯車衝出去,擋住那少年的去路,那少年居然騰空跳到引擎蓋上,然後越過林肯車繼續向前奔跑。

    張揚已經推開車門衝了出去,他剛下汽車,一輛大貨就向他直衝過來。張大官人騰空側翻,身體在空中一個三百六十度轉體,踏在一輛桑塔納的車頂之上,然後身體再度騰飛出去。

    奔跑的那名少年眼看就要跑到馬路對麵,可他感覺到身後危險的來臨,轉過身,正看到張揚宛如雄鷹般從空中俯衝而下,那少年的雙目中滿是惶恐,知道自己已經逃不掉了,他抽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臉上,他想用自殘嚇退張揚,可惜他的出手比起張揚要慢上許多。張揚一把擰住他的手腕,將這少年手中的匕首奪了下來。

    秦白隨後就趕到了張揚身邊,他拿出手銬將那名少年雙手銬住,喘著氣向張揚道:“謝了,你怎麼會在這?”

    “湊巧經過!”張揚望著那少年,有些奇怪道:“他犯了什麼罪?”

    “他叫剪刀手,和刺殺田局的案子有關,當天隻有他逃走了!”

    那少年還在掙紮,秦白在他頭上打了一巴掌:“給我放老實點!”

    這時候,和秦白一起行動的兩名同事才趕拉過來,秦白把這個諢號剪刀手的小子交給同事,和張揚來到一旁:“我盯了他大半天了,這小子鬼著呢。”

    張揚望著那被塞入警車中的少年,這小子也就是十三四歲年紀怎麼會這麼殘忍?

    秦白道:“我懷疑這件事的背後一定有人教唆,我走了,要把他押回去審問,看看是否能問出背後的教唆犯!”

    張揚向秦白道:“要是有了眉目,別忘了給我說一聲。”

    秦白笑了起來:“放心吧,我第一個通知你!”

    張揚來到江城製『藥』廠的時候,會議已經結束,胡茵茹也返回了她在製『藥』廠的臨時辦公室,張揚敲了敲門,得到胡茵茹允許之後才走了進去。

    胡茵茹內穿灰『色』短裙,外穿白『色』工作服,她正準備出去視察車間情況,看到張揚這時候才過來,不禁嗔怪道:“說好了要來開會,怎麼這麼晚?”

    “路上遇到點事兒,所以耽擱了。”張揚來到她身邊,拿起胡茵茹的茶杯喝了一口。

    從他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胡茵茹敞開的領口,一對白嫩的雙峰若隱若現。

    胡茵茹馬上察覺到這廝曖昧的眼神,身體向後仰了一些,張揚的目光又落在胡茵茹修長雪白的美腿之上,輕聲道:“想不到你穿工作服都這麼好看!”

    胡茵茹笑了起來:“現在是工作時間,別『騷』擾我啊!”

    張揚的鼻尖已經觸到了她的發際,嗅到她身體的陣陣幽香,身體忽然不由自主有了反應,胡茵茹黑長的睫『毛』垂落下去,正看到張揚的某部分已經撐起了帳篷,抬起頭美眸含嗔帶怨的看著張揚,可俏臉上的紅暈卻掩飾不住內心的激『蕩』。

    張揚繞到她的身後,輕輕摩挲著她的肩頭,然後親吻在胡茵茹曲線柔美的頸部,胡茵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她嬌聲道:“別胡鬧,這是辦公室,我還要出門……”張揚卻已經將她抱了起來……

    張大官人將胡茵茹放回座位上,卻發現胡茵茹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黑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上麵沾滿了霧蒙蒙的水汽,很體貼的幫她穿好了衣服,胡茵茹這才幽然緩過氣來,咬著嘴唇瞪了張揚一眼:“壞蛋,你讓我怎麼出門……”可當她看到張揚的時候,不禁笑了起來。

    張揚垂頭望去,卻發現自己褲子上也是濕噠噠的一片,不用問這肯定是剛才那番激情的副產品。他苦笑道:“讓你害了,我怎麼出門?”

    胡茵茹啐道:“活該!”俏臉又紅了起來,她指了指門後掛著的白大褂:“穿上!”

    張揚找了件白大褂套在身上,頓時覺著自然了許多,過去咋就沒想到白大褂有這好處呢?

    胡茵茹穩定了一下激動的情緒,拿起茶杯喝了一大杯水,這才有力氣站起身來,輕聲道:“我還要去車間看看,一起去?”

    張揚反正閑著也沒事,跟胡茵茹去看看製『藥』廠的情況也好。

    胡茵茹走出辦公室之後,馬上就恢複了她幹練的女強人形象,兩人離開辦公樓,張揚迎麵看到洪玲走了過來,他笑道:“這麼巧啊!洪玲你來製『藥』廠找人啊?”他知道洪玲的姨媽在財務科。

    洪玲搖了搖頭,笑著向胡茵茹打招呼道:“胡總好!”

    胡茵茹這才微笑介紹道:“洪玲已經來製『藥』廠工作了,她應聘的是銷售部主任!”

    張揚笑道:“搞了半天已經成洪主任了,看來江城人民醫院容不下您這尊菩薩!”

    洪玲道:“工資太低,體現不了我的價值,所以我想來製『藥』廠挑戰一下自我!”

    張揚和洪玲隨便聊了兩句,就繼續和胡茵茹向廠區走去。路上胡茵茹告訴張揚,製『藥』廠的基礎設施情況還是很好的,顧佳彤對此也深感滿意,十一過後,她就會從北京回來簽約。

    張揚有些詫異道“她這次去北京怎麼這麼長時間?是不是北京藍海出了問題?”

    胡茵茹道:“那倒沒聽她提起過,我隻知道,她這次去還想引進一條中成『藥』生產線,她說工廠恢複生產之後,馬上就會投產新『藥』。”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這件事跟自己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他答應過顧佳彤,等『藥』廠拿下來之後,他會提供幾份『藥』方,作為科技入股。看來顧佳彤做事還真是雷厲風行,有了想法之後,馬上就付諸實施。

    車間內除了打掃衛生的清潔工,就是負責設備維修的檢修工人,雖然工廠仍然沒有恢複生產,可是從眼前的情況可以看出,一切正在複蘇的時候,用不了多久時間,江城製『藥』廠就會重新騰飛起來。

    胡茵茹道:“現在我正在忙著招聘一支管理團隊,有沒有合適的人選給我介紹?”

    張揚忽然想起了趙新紅,她自從『藥』品回扣案發之後,一直賦閑在家,拋開她自身的錯誤不言,趙新紅還是有相當管理能力的,而且她對於醫『藥』行業十分熟悉,讓她過來幫忙管理應該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胡茵茹聽張揚說完,馬上表示同意,讓張揚當即就打電話給趙新紅,約定時間麵談一下。

    張揚給趙新紅聯係之後,剛剛掛上電話,就有人打了進來,他接通電話,卻聽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道:“張揚,你幹的好事,皇宮假日那筆帳,我會跟你算的,你給我小心點!”

    張揚皺了皺眉頭,因為胡茵茹在他身邊,他並沒有做出過激的回應,淡然道:“你來找我啊,我等著你!”

    “有事?”胡茵茹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

    張揚搖了搖頭,此時電話又響起來,這次並非是恐嚇電話,打電話來的是秦白,秦白憤憤然道:“真搞不懂局是什麼意思,我們辛辛苦苦抓到的人,回去就被專案組接手了,讓我們不必介入!”

    張揚對秦白的『性』情十分了解,輕聲道:“即然這樣,你就別管了!”

    “張揚,你在哪兒,我有事跟你當麵說!”

    張揚把自己所在的地點對他說了,半個小時後秦白就驅車到江城製『藥』廠來接他。

    秦白有些生氣,張揚剛剛坐進車,他就大聲嚷嚷起來:“省廳專案組真是了不起,我們辛苦抓來的人,被他們毫無理由的接手了,太欺負人了!”

    張揚笑了起來,他不理解秦白為什麼這麼激動:“省廳和你們也都是一個係統,誰破案不是一樣?”

    秦白道:“當然不一樣,田局被刺是我們整個江城警界的恥辱,要是我們不能親手抓住凶犯,以後會被平海的同行笑掉大牙!”

    張揚這才明白秦白如此激憤不僅僅是田慶龍被刺的事情,而是關乎於整個江城警界的麵子。他低聲道:“算了,胳膊擰不過大腿,省廳豈是你能抗衡的,都是為了破案,也別太計較了!”

    秦白道:“張揚,你還記得上次我姐被劫持的案子嗎?”

    張揚點點頭,他當然記得,不過並不明白秦白提起這件事是什麼意思。

    秦白道:“我覺著咱倆搭檔還挺默契的,田局的案子,我也掌握了一些線索,別人我也信不過,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查查!”

    張揚知道秦白一向是個注重原則的人,在很多方麵他甚至有些古板,可這種人往往又是極其固執的,秦白認定的事情,很難被他人改變,張揚雖然對公安局的事情無意『插』手,可秦白畢竟是他事實上的小舅子,現在秦清遠在嵐山,自己怎麼都要承擔照顧他的責任。

    秦白看到張揚沒有反對,他低聲道:“被抓的小子叫周曉,他和其他三名刺殺田局的同伴都是一個團夥的,這些孩子都是一些流浪兒,過去曾經在火車站,服裝大市場一帶混,跟著一個叫黑八的家夥。”

    張揚道:“你既然了解這麼多情況,為什麼不把黑八給抓起來?”

    秦白歎了口氣道:“黑八很狡猾,我們行動了幾次都沒有抓住他,我聽說黑八和狗臉強是結拜兄弟,所以想到那兒去看看。”

    張揚笑了起來。

    秦白也笑了起來,他之所以找上張揚,是因為張揚單槍匹馬衝入北區鋼廠痛揍狗臉強的事情太經典了,狗臉強在道上橫了這麼多年,可是一提起張揚的名字就嚇得打哆嗦,可見張揚對他的威懾力。

    張揚發現秦白也有他的智慧,點了點頭道:“成,我幫你!”

    張揚是第二次來到鴻翔洗浴,上次他因為金樽夜總會的事情殺到這,將狗臉強和一幫手下打得人仰馬翻。

    兩人進入鴻翔洗浴的時候,狗臉強和三個弟兄正在小屋打麻將,房間烏煙瘴氣,看到張揚出現在門外,狗臉強想都沒想扔下麻將掉頭就跑,驚慌中腳在凳子上絆了一下,一個狗吃屎的架勢摔倒在地上,沒等他爬起來,張揚已經趕上來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腦勺上:“我說你他媽跑什麼?”

    在場的幾個混混當初都被張大官人揍過,看到是他親自前來,一個個麵麵相覷,都不敢上前。

    張揚也沒有為難狗臉強的意思,他拉了張椅子坐下:“我跟狗臉強談點事兒,不相幹的都出去!”

    狗臉強也從地上爬了起來,他剛開始見到張揚的時候反應的確過激了一點,現在反正已經躲不了,心中也沒有那麼害怕了,臉上堆著笑道:“不好意思,沒坐穩滑了一跤,你們先出去,我跟張主任聊聊!”

    幾個人離開之後,秦白也拉了張椅子坐下,指了指對麵的連椅道:“坐啊!”

    狗臉強看了看張揚,這才小心翼翼的坐下:“張主任有什麼指教?”

    張揚道:“黑八在哪?”

    狗臉強裝出一臉的『迷』惘:“啥?”

    “黑八在哪?”

    狗臉強搖了搖頭道:“我不認識!”他推得倒是幹淨。

    秦白怒道:“你跟黑八是結拜兄弟,你居然說不認識他!”

    狗臉強道:“我真不認識,我又沒犯法?你以為在審犯人啊?”

    張揚笑了起來,狗臉強對張大官人忌憚的很,看到他笑得不善,心一陣陣發『毛』:“我說張主任,有事說事,咱不帶這麼笑的,我得慌!”

    張揚指著狗臉強的鼻子道:“你大禍臨頭了都不知道!”

    狗臉強瞪大了雙眼,他以為張揚是故意在恐嚇自己。

    張揚道:“我也不瞞你,這位是江城公安局重案組的秦警官,這次田局長被刺的案子鬧得很大,現在你也是重點嫌疑人之一。”

    狗臉強一聽就急了:“我說張主任,您不能栽贓陷害啊!我老老實實的開我的澡堂子,跟這件事沒牽扯!”江城道上混的誰不知道田慶龍的案子是大案,隻要牽涉進去,恐怕哭都來不及了。

    張揚冷笑道:“我不怕告訴你,皇家假日的事情你知道不?袁立波你認識不?現在都脫不開嫌疑,你和袁立波的那點事兒誰都知道!黑八又是你結拜兄弟,那幾個刺殺田局的小孩子又是黑八唆使,你不但有嫌疑,而且有重大嫌疑!”

    這下不但狗臉強,連秦白也聽得瞠目結舌,這廝信口胡謅的能力也忒強了。

    張揚當然是信口胡說,他又不是警察,他隨便『亂』說也不用付什麼法律責任,不過他的這番話顯然起到了效果,狗臉強害怕了,他顫聲道:“我跟黑八是結拜兄弟不錯,可是我們已經很久沒聯絡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本來還想幫你來著,看來不給你點苦頭你是不說實話了。”

    狗臉強見他站起身來,想起上次被張揚弄得生不如死的情景,嚇得哆嗦了一下,顫聲道:“黑八有個情『婦』在文達路解放樓住,你們去那邊看看!”

    張揚點了點頭:“算你聰明!”

    張揚和秦白兩人按照狗臉強所說的地址來到黑八情『婦』家,來到門外敲了半天沒有人應聲,秦白正準備走的時候,張揚抬腳就把門給踹開了。

    秦白提醒他道:“我們沒搜查證!”

    張揚才不管這些,向麵走了一步,臉『色』卻陡然一變,他聞到一股血腥,秦白也聞到了,兩人對望了一眼,走向臥室,推開房門,卻見床上躺著一具男子的屍體,地上流滿鮮血,早已凝結,秦白走過去,看了看死者的麵孔,確認死去的這個人就是黑八。黑八死去等於這條線被從中掐斷,事情變得越發撲朔『迷』離了。發生了命案,秦白也不敢擅自做主,慌忙給局打了電話。

    沒過多長時間,公安局副局長董得誌親自率隊趕到,他首先將秦白劈頭蓋臉的訓斥了一通,理由就是他有了線索沒有及時向上級匯報,而選擇擅自行動。罵完秦白,董得誌來到張揚麵前,他神情有些不善。

    張揚也不怕他,眯起眼睛看著董得誌:“董局想說什麼?”

    董得誌低聲道:“我想你不用我提醒,你負責的是企改辦而不是公安局,這種事我勸你還是走得遠些,別惹麻煩!”

    張揚不屑笑了笑,他也不想跟董得誌理論,轉身向樓下走去。

    來到樓下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接通電話,那個陰測測的聲音再度響起:“張揚,事情不會就這麼完了!”說完就馬上掛了電話。

    張揚真是有些鬱悶,這混蛋究竟是誰,他跟黑八的死到底有沒有關係?

    張揚很快就發現自己開始被人惦記上了,他的吉普車總會被莫名其妙的被人劃花,兩天內車胎已經被人連紮了三次,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張大官人縱然武功蓋世,可對於這種宵小的手段,他也是無計可施。

    他去給嚴新建匯報江城製『藥』廠改革進程之後,經過李長宇的辦公室,猶豫了一下,還是敲門進去了,李長宇的秘書齊景峰看到張揚進來,笑了笑退了出去。

    李長宇正在審閱文件,看到張揚進來,放下文件笑道:“有幾天沒見到你了,坐!”

    張揚在沙發上坐下,留意到李長宇辦公桌上的煙灰缸內堆滿了煙蒂,看來這位常務副市長的煙抽得越來越凶了。

    李長宇道:“我上午去看過田局,他的情況好了很多,已經能夠坐起來了,他說這次多虧了你!”李長宇對張揚的醫術是十分了解的,田慶龍雖然沒說,可李長宇一樣推測到是張揚挽救了田慶龍的『性』命。

    張揚道:“我可不敢居功,救他的人是江城人民醫院的專家,我沒幫什麼忙!”

    李長宇知道他不肯承認,歎了口氣道:“省廳專案組來了之後,案情也沒什麼進展,那幾名刺傷田局的小孩子全都是未成年,拿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根據他們的證供,這件事是一個叫黑八的人指使的,可黑八又死了,線索完全中斷。”

    張揚已經知道這件事,他低聲道:“策劃這件事的人很狡猾,他早就準備好了退路!”

    李長宇習慣『性』的點燃一支香煙:“省廳專案組已經初步認定,這起案件並非偶然,是一次蓄意報複事件,所以嫌疑對象很多……”他停頓了一下方才道:“包括皇宮假日的幾個股東。”

    話題終於還是落在了皇宮假日上,張揚道:“我倒覺著可能『性』不大!”

    李長宇彈了彈煙灰,饒有興致道:“你怎麼知道?”

    “他們就算恨,也應該恨我才對,跟田局沒什麼關係。”張揚通過這種方式明白的告訴李長宇,皇宮假日的事情就是我捅出來的,你也別掖掖藏藏了,我既然敢做就不怕認!

    李長宇『露』出一絲苦笑,這小子終於承認他是那個始作俑者,這個麻煩捅得可不輕,連自己也被他給弄進來了,李長宇有苦難言,皇宮假日的事情讓他的名譽和威信再度受損,在這個競爭副市長的關鍵時刻,他接連遇到麻煩,現在已經落在左援朝的後麵了,讓他緊張的是,最近左援朝和張揚的關係有所鬆動,向來沉穩的李長宇現在也不免有些『亂』了方寸,他低聲道:“最近左市長經常找你!”說完這句話他就有些後悔,這等於把內心真實的感受暴『露』出來了,以張揚的頭腦一定能夠從自己的這句話中感悟到他的緊張。

    張揚笑了笑:“領導對下屬表示關心,沒什麼特別!”

    李長宇點了點頭:“最近工作做得不錯!”說完他沉默了下去。

    張揚也沒什麼話好說,他起身告辭離去,自從皇宮假日的事情之後,他發現自己和李長宇之間產生了無形的隔閡,雖然兩人都不會在意這件事,可這件事畢竟真實發生了,對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影響。

    張揚來到樓下停車場的時候,看到一個身影鬼鬼祟祟的從自己的吉普車前離開,他一個箭步就竄了過去,怒吼道:“你他媽給我站住!”

    那人聽到張揚的吼叫,嚇得哆嗦了一下,反而加速向前麵跑了起來,他奔跑的速度又怎能跟張大官人相比,被張揚衝上去一腳踹在屁股上,他摔倒在地上,張揚拽住他的衣領,不由分說就給了他兩個大耳刮子,張揚這兩天窩了一肚子的火,車胎都被人紮三次了,總算找到一個嫌犯,先出口氣再說。

    那人也是個二十多歲的小青年,被張揚兩個耳光打得麵頰腫起,他怒道:“你怎麼打人啊?”

    張揚冷笑道:“就打你怎麼著!誰讓你劃我車來著!”他這才想起轉身看了看,自己的吉普車好像沒什麼傷痕,開始意識到自己可能打錯人了。

    這時候有幾個人向這邊跑了過來,其中一個是招商辦主任董紅玉,她看到眼前情景擔心的叫了起來:“張揚,你幹什麼?”

    過去董紅玉可一直都對張揚客氣著呢,這會兒臉『色』也變了,目光透出的全都是憤怒,原因很簡單,張揚打得這個是她兒子,董紅玉的兒子叫梁超,也是剛剛分到『政府』部門工作沒多久,剛才是對張揚那輛吉普車產生了興趣,所以圍著看了看,誰曾想這麼倒黴,被張揚當成劃車的給揍了一頓。

    張揚自知理虧,有些尷尬的放開梁超,閃到了一邊,梁超膽小懦弱,可是看到母親來了,膽氣就壯了許多,他紅著眼睛向張揚衝了上去:“我跟你沒完!”被董紅玉給拉住了,董紅玉氣得臉都白了:“張揚,你說清楚,怎麼無緣無故打人啊?”過去她對張揚的客氣那都是假的,一旦觸犯到自己的利益,董紅玉可不是善於之輩,她決不允許別人欺負自己的兒子。

    張揚咳嗽了一聲:“董主任,那啥……我看到他在我車前晃『蕩』,以為他要劃我車,所以……”

    “從你車前經過你就得打人啊?你怎麼這麼霸道?”

    梁超有母親撐腰膽子壯了起來,他抬腳就向吉普車踹了一腳,車門被他踹癟了一塊:“我砸了你的破車!”

    張揚眯起雙目,殺機隱現,他讓步可不是因為怕董紅玉,是因為他剛才理虧,如果這娘倆繼續不依不饒,老子可是要發脾氣的。

    這時候代市長左援朝的車進入了停車場,左援朝推開車門走了下來,換成其他人他是不屑於管這種事情的,可看到張揚和董紅玉發生了糾紛,他就走了上來,董紅玉看到左援朝,像是看到了救星,她把剛才的事情說了一遍,希望左援朝能給自己撐腰。

    左援朝搖了搖頭,顯得頗為無奈,然後道:“年輕人嘛,有誤會說開不就行了,小張打人不對,可小梁踹人家車門也不對啊,都是自己人,有什麼說不開的?”他看了董紅玉一眼道:“你是招商辦主任,一個正處級幹部,在這兒表現的就像個市井『婦』女,心疼兒子可以理解,也要注意影響啊!”

    董紅玉愣了,這左市長怎麼回事兒?他這根本是在偏袒張揚啊,在她的印象中左援朝和張揚可是極其不合的,怎麼突然之間就變天了?這領導的臉比六月的天變得還快,董紅玉馬上意識到今天這個啞巴虧要吃定了,她咬了咬嘴唇,默默拽著兒子的手向大樓內走去。

    左援朝看了看吉普車上凹下去的一塊,又看了看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在『政府』機關打人,影響可不好!”,人家這話說得真是有水平,意思是你張揚打人下次分清地方,除開這,去別的地方打人都沒事。

    張揚還是感謝左援朝及時出麵幫忙的,他笑道:“謝謝左市長,我最近車被人紮三四回了,心窩火,脾氣也衝了點!”

    “怎麼回事兒?”

    張揚道:“可能得罪小人了!”

    左援朝點了點頭,低聲道:“是不是皇宮假日的事情?”

    張揚道:“應該是!”

    左援朝笑道:“別跟那幫小人一般計較,既然人家惦記上你的這輛車了,你就暫時別開了,回頭我讓小車班給你配一輛!”

    張揚再次感受到左市長對自己的關愛,自己這個小副處也有配專車的權利了,隻要左市長想做的事情,在江城這一畝三分地上,一切皆有可能,他笑道:“算了,我還是不給『政府』添麻煩了,我找朋友先借一輛!”

    張揚也不是隻走背運,楚嫣然終於要從美國回來了,這次她是陪同『奶』『奶』瑪格麗特一起返回國內,預訂在月底回國,不過目的地並非靜安,而是直飛北京,瑪格麗特這次回來一是為了拜會幾位老朋友,二是為了旅遊,三是順便讓張揚幫她看看病。

    月底就是中秋國慶兩大節日,楚嫣然讓張揚去北京和她會合,張揚被江城的一攤事兒弄得也是不勝其煩,剛巧江城酒廠廠長劉金城也要前往北京商談引進包裝生產線的事情,張揚打著出公差的旗號和他一起去了北京。

    張揚還是選擇在春陽駐京辦住下,畢竟他在這工作生活過一段時間,對這有著一定的感情,春陽駐京辦和顧佳彤聯營的農家小院如今生意已經是不溫不火,於小冬專門為張揚他們準備了最高標準的房間。

    張揚這次提前來了幾天,眼看就是中秋節了,必須要走動走動,於小冬的話也驗證了存在這個想法的不僅僅是他,最近各大駐京辦都在忙著跟上頭溝通感情,越是到節日,越是駐京辦工作最為繁忙的時候,春陽駐京辦畢竟是個縣轄單位,縣的幹部就算想跟中央各部委攀上關係,也未必找得到門子,相對來說反倒清閑了一些。

    張揚抵達北京當日並沒有急於和幹媽羅慧寧聯係,他留在春陽駐京辦好好休息一下,晚上的時候和劉金城一起在農家小院簡單弄了幾個菜吃了,於小冬去了平海駐京辦參加中秋聯誼會,所以也沒能留下來招待張揚。

    張揚樂得清靜,跟劉金城開了兩瓶二鍋頭,坐在農家小院的大廳內喝著,想起農家小院當初一席難求的盛況,一切仿佛就在昨日,又好像相隔很遠。

    劉金城抿了一口二鍋頭道:“喝著還是我們清江特供好一些。”

    張揚笑了起來:“劉廠長,這兒又沒外人,你別沒完沒了的廣告!”

    劉金城笑道:“習慣了,到哪兒都想著誇自己幾句,都說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可現在這時代,你不誇,這瓜還就是賣不出去!”

    “酒香也怕巷子深,不過等你的改革方案實施之後,再加上江城電視台、省內各市電視台的全麵攻勢,清江特供一定會被省內老百姓所認知。”

    劉金城道:“這次引進包裝生產線之後,我們酒廠在外部包裝上可以上一個新的台階,賣相好了,才能賣出好價錢。”

    兩人興高采烈的聊著。

    這時候從門外走進兩個人,全都是張揚的老朋友,一個是國安局的邢朝暉,一個是中紀委五室的主任杜天野,他兩人到這來喝酒並不奇怪,他們本是老朋友,自從農家小院開業之後,就常來這喝閑酒,那會兒張揚還在春陽駐京辦當主任,現在張揚走了,可他們的習慣卻沒有改。

    今天剛巧把張揚給逮了個正著,杜天野和邢朝暉都沒有想到張揚會坐在這喝酒,兩人對望了一眼,同時衝了過去,每人揪住張揚的一隻耳朵:“小子,出息了,來北京城也不跟我們打聲招呼,反了你了!”

    張揚慌忙討饒,他苦笑道:“兩位大哥,兄弟我今天舟車勞頓,就是想清靜清靜,明天開始逐一『騷』擾你們,沒想到這北京城這麼大,坐在這兒都能被你們遇到,緣分啊!”

    邢朝暉笑道:“緣分個屁,你存心躲我的!”

    張揚道:“老邢,您也是一位高權重的國家幹部,說出話來也要注意點影響,形象啊!”

    邢朝暉把自己帶來的兩斤二鍋頭頓在桌上,拉了張椅子坐下,他和這的服務員都是極熟:“翠花,加兩道涼菜,來個烏雞燉牛尾,燒羊雜,再熗個南瓜絲!”

    劉金城雖然不知道他們兩人的來路,可知道這天子腳下隨便一位都是有背景的人物,他慌忙起身給兩人倒酒。張揚給他們做了個相互介紹,劉金城對國安沒多少概念,可對中紀委這種單位卻清楚得很,知道杜天野這個級別放在地方上也得是正廳,邢朝暉看樣子比他官還要大,自己這個地方企業的小廠長在人家眼根本算不了什麼,有了這樣的認識,劉金城說話十分的小心,在酒桌上多數時間都保持著沉默,過了一會兒,他借口喝多了,先回去休息了。

    邢朝暉對張揚最近的情況很感興趣,不停的問東問西,張揚很驕傲的告訴他自己如今已經升任企改辦副主任,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副處,當初邢朝暉答應自己而沒有做到的事情,終於實現了。

    邢朝暉知道這廝因為這事兒始終對自己抱有怨念,他笑了笑,舉起酒杯道:“如此說來,我要恭喜你了!”

    張揚把邢朝暉定義為老滑頭,知道他的那張臉皮早就修煉的油鹽不浸。想讓他感到內疚,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邢朝暉喝完那杯酒道:“二十一歲的副處,就是咱們北京城也不多見,張揚,你怎麼謝我!”

    張揚一聽眼睛就瞪大了,我靠!老子的副處跟你有關係咩?幫忙的時候不見你,表功的時候,你搶著蹦出來了。

    邢朝暉不緊不慢道:“章碧君找我了解過你的資料,我極力推薦你!”

    張揚陰陽怪氣道:“你不說我還忘了,我的資料現在是不是已經公開化了啊?要不要拿到新聞聯播上向全國人民宣告一下?”

    

Snap Time:2018-01-18 14:19:15  ExecTime:0.5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