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零四章江城風雨急(上)


    第二百零四章【江城風雨急】(上)

    今夜的江城格外的寧靜,或許是因為公安局長田慶龍的突然被刺事件,或許是為了迎接明天景區的全麵開放,大街上不時可以看到巡邏的警車,反倒是行人很少。

    海蘭走在前麵,張揚跟在後麵,望著她曲線完美的小腿,望著她充滿韻律扭動的翹『臀』,回憶起他們過往相識的片段,他『露』出會心的微笑。

    海蘭雖然看不到張揚的表情,可是她能夠想象到,她認為張揚一定在笑,於是她猛然轉過頭,想要驗證自己的判斷,果然看到張揚溫暖的笑容,海蘭的唇彩很濃,誘人的櫻唇宛如火玫瑰般綻放,張揚向前走了一步,他仍然穿著那身臨時從江城第一人民醫院得到的工作服,海蘭伸出手,挽住張揚強健的手臂,在江城她還是第一次主動去挽張揚的手,也許是夜『色』給了她勇氣。故鄉、情人、甚至初秋的天氣,都讓海蘭從心底感受到一種溫馨。

    張揚低聲道:“去哪?”

    “你去哪,我就去哪!”海蘭的聲音低柔而婉轉。

    張揚點了點頭,正準備攔車的時候,一輛警車緩緩駛過他的身邊,現任開發區分局副局長的薑亮落下車窗,因為今天的特殊事件,整個公安係統都處於緊急狀態中,薑亮也得親自上街執勤,見到張揚並不意外,可是見到久未謀麵的海蘭就有些驚喜了,在薑亮的記憶中,這位風華絕代的美麗女主播在春陽曾經和張揚糾纏過那麼一段,可後來就突然淡出了他們的視線,想不到居然會被他今晚撞了個正著,薑亮笑了笑,不過他的表情並不輕鬆,田慶龍被刺事件,讓江城每一位警察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這是整個江城警界的恥辱。薑亮道:“海主播,有陣子沒見到你了!”

    海蘭知道薑亮是張揚的好朋友,向他笑了笑:“你好,薑亮,調江城來了?”

    薑亮點點頭,他向張揚道:“今晚公安係統全城戒備,還是早點回去吧,別在大街上招搖了!”,他這句話說得過於直白了一些,海蘭聽得俏臉微微有些發紅。

    張揚笑道:“放心吧,尋常歹徒來百十個我還能對付!”

    薑亮當然不會擔心他的安全問題,他是提醒這廝不要太招搖,畢竟如今的張揚已經是江城最年輕的副處級幹部,人在風頭浪尖上容易招人嫉妒,深更半夜帶著美女逛街,指不準被誰看到了,明天又要弄出一樁緋聞,不過薑亮也明白,人家兩人之間的曖昧由來已久,也輪不到他管,他擺了擺手道:“我還有任務,走了啊!海蘭,有空請你吃飯!”

    海蘭笑著向他招了招手,張揚嘴上不在乎,可薑亮的提醒他也上了心,伸手攔了輛出租車,帶著海蘭直奔他位於雅雲湖畔的別墅。兩人的手緊緊牽在一起,彼此都感到對方上升的體溫和不斷加快的脈搏……

    江城市的常委們一個個表情凝重,小會議室內煙霧繚繞,市委書記洪偉基帶頭抽煙,常委中多數都是老煙槍,洪偉基道:“明天就是景區全麵開放的日子,今天就搞出了怎麼一樁慘案,現在全省的新聞媒體都會集江城,我們想宣傳江城旅遊,這下可好,讓人家看到什麼?看到的是江城猖獗的犯罪分子,看到的是公安局長被幾個小孩子砍得遍體鱗傷,這讓人怎麼能有安全感?”他說完用力抽了口煙。

    代市長左援朝道:“事情已經發生了,說什麼都晚了,我們所能做的就是盡量挽回這次事件的影響!”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表示讚同,他點了點頭道:“正因為田局長被刺的這件事,明天的景區全麵迎賓儀式一定要搞得熱烈隆重,讓所有的來賓都能夠感受到我們江城的變化和發展。”

    常委們都明白,這兩位市長是想利用景區開放,最大可能的轉移來賓和老百姓的注意力,讓他們淡忘田慶龍被刺這件事。

    趙洋林搖了搖頭道:“可能嗎?無論我們怎樣做,媒體的注意力都會集中在慶龍同誌被刺的事情上,現在的媒體你們還不清楚,他們關注負麵多過正麵,關注陰暗麵多過陽光麵。”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道:“我們都看得到,最近江城的治安還是很不錯的,田局長被刺的這件事應該是個意外。”

    很少說話的組織部長徐彪道:“這件案子還沒有調查清楚,究竟是不是意外還很難說,老田做了這麼多年的公安局長,得罪的人肯定不少,現在不能排除有仇家報複的可能。刺殺他的四個是四個未成年男孩子,我總覺著這件事沒那麼湊巧,也不會像表麵看上去充滿了這麼多的偶然『性』。這些小孩子是不是有人指使呢?如果有人指使的話,這件事『性』質就嚴重了。”

    代市長左援朝歎了口氣道:“公安局最近接連破獲了一些大案,有人因此而仇視田局長想要報複也有可能。”

    一句話讓在場的三名常委暗暗心驚,其中就有代市長李長宇在內,他當然聽出左援朝這句話的暗指,新近發生的大案就有皇宮假日掃黃案在內,左援朝該不是想借著這件事做文章吧。

    洪偉基顯然不想這一事件繼續擴大化,他低聲道:“督促公安機關盡快破獲此案,盡量做好新聞媒體的工作,這件事一定不要在社會上造成恐慌,當務之急要把明天的活動搞好。”他雖然說得有條不紊,可心中卻明白,事情的發展已經超乎出他意料之外,想控製住影響已經不可能了。

    市委書記洪偉基親自出席並主持了古城牆老街景區全麵開放儀式,他發表了一通熱情洋溢的講話,也許是受到昨天田慶龍遇刺的影響,現場圍觀的群眾並不多,可是新聞媒體來得並不少,在幾位市委常委例行發言之後,記者們想要提問,洪偉基早已考慮到這件事,所以提前安排略去這個環節,可仍有記者在身後不斷地追問市委對於田慶龍遇刺的看法,洪偉基自當什麼都沒聽見,發言之後就迅速鑽入了自己的汽車。

    被留在現場應付局麵的人是李長宇,身為分管旅遊的副市長,這件事他責無旁貸。

    張揚表現的很好,他把采訪團的注意力集中在景區的報道上,當然這和海蘭、歐陽如夏兩人的幫忙有關,按照計劃,除了天空衛視攝製組繼續留下來拍攝清台山以外,采訪團的其他人都會在午飯後返回東江,拋開田慶龍昨天的被刺事件不言,江城兩大景區留給客人的印象還是很好的,一個原本在大家心中的老工業城市,想不到也有其秀美的一麵。采訪團專門采訪了秦傳良,江城景區的大概念是他率先提出的,在景區打造的過程中,秦傳良可謂是一等功臣。不過秦傳良並不喜歡拋頭『露』麵的事情,婉言謝絕了他們的采訪,他悄悄將張揚叫到一邊,低聲道:“張揚,你來一下!”

    張揚跟著秦傳良來到古城牆西北角,秦傳良指向護城河正東的位置,張揚舉目望去,卻見清澈的河麵上飄著一層白『色』的泡沫,他愕然道:“怎麼回事?護城河汙染了?”

    秦傳良道:“一直都汙染,不過通過前一陣子的治理好了一些,那些汙水是造紙廠排出來的,如果不及早治理,恐怕剛剛變清的護城河又會恢複過去的樣子。”

    張揚點了點頭,低聲道:“有沒有向李副市長反應?”

    秦傳良笑得有些無奈:“我倒是跟他提起過這件事,可李副市長並沒有引起特別的注意,或許他需要辦的事情太多,把這件事給忘了。”

    張揚知道李長宇一向重視環保,而且他很重視秦傳良的意見,這件事之所以忽略,十有八九跟他最近諸事不順有關,他的煩心事也實在太多了。

    秦傳良道:“對了,下月我去嵐山了,小清讓我去過一陣子!”

    張揚道:“秦叔叔,咱們江城旅遊開發少不了你,很多事情都要向你請教呢!”

    秦傳良笑道:“又不是一去不回,我去看看女兒,順便在嵐山玩一下,跟你們打了這麼久的義工,也有些累了,抽時間我想寫點關於南林寺地宮的資料。”

    張揚點了點頭,說話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巧的很,正是秦清打來的,張揚走到一邊接了電話,秦清是聽說田慶龍遇刺案特地打電話過來詢問他傷情的,上次秦清被劫持的時候,田慶龍給予她的幫助不少,秦清對這位公安局長還是頗為敬重的。

    張揚有些詫異,這消息這麼快就傳到了秦清那。

    秦清解釋道:“小白告訴我的,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這件事嵐山領導層都知道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江城真是不太平,治安和嵐山不能比!”

    秦清小聲道:“十一我過不去了,你來嗎?”

    張揚明白秦清想自己了,他低聲道:“最近我負責企改辦,需要辦的事情很多,恐怕沒時間過去了,對了,你爸就在我身邊,跟他說話嗎?”

    秦清有些羞赧道:“別讓他知道我給你打電話,我讓他來嵐山過中秋呢!”她雖然知道父親一定看出了她和張揚之間的微妙情愫,可這件事始終無法點破,畢竟任何父親都不可能接受女兒擁有一份永遠沒有結果的感情。

    張揚道:“工作還順利嗎?”

    秦清嗯了一聲,她成功爭取到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嵐山,等於拿出了上任之後最亮眼的一份政績,有了這份政績,常頌全力支持她進入市委常委,並提議由秦清負責開發區的未來管理建設,在政治上正處於一個上升期。

    張揚聽到秦清政治上又有提升,由衷的為她感到高興,微笑道:“看來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成為嵐山市市長了!”

    秦清輕聲道:“政治上的東西我已經看淡了,無論在什麼位置上,隻要能夠做好本職工作就已經足夠……”她的聲音突然低了下去:“其實上天對我已經不薄!”

    張揚心中感到一陣溫暖,他知道秦清這句話中所指的是什麼:“清姐,我會永遠對你好!”

    秦清柔聲道:“去忙吧,想你的時候,我會給你電話!”

    田慶龍在沉睡二十個小時後終於蘇醒,他醒來後的第一件事就想起了自己的鳳梨酥:“鳳梨酥……”

    “慶龍!”蔣心悅握著丈夫的手,看到他終於醒來,心中感到無比寬慰,可是當她聽清田慶龍說什麼的時候,心頭不禁一酸,眼圈又紅了起來:“慶龍……你真傻,為什麼要去買鳳梨酥……”

    田慶龍的視野中妻子的輪廓有些模糊,他伸出手,指尖撫『摸』著妻子的麵龐,肌膚的溫暖讓他感覺到自己真實的活著,他有些艱難的微笑著:“我還活著……”

    蔣心悅點了點頭,這時候左擁軍走了進來,他得知田慶龍蘇醒的消息也是十分開心,親自給田慶龍做了一個全麵的檢查,笑道:“老大哥,你從鬼門關爬回來了。”

    田慶龍蒼白的唇帶著笑意,他從來都是一個樂觀的人,能夠活下來的確很幸運:“謝謝……”

    “你別謝我,有機會去謝謝張揚吧!”

    田慶龍閉上雙眼,他依稀記得在自己即將放棄生命的時候,有一隻手握住了他,幫助他從生死線上爬了回來,雖然他沒有看清當時的情景,可他卻可以認定,那隻手屬於張揚。

    

Snap Time:2018-07-22 09:26:58  ExecTime:0.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