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二百零三章正義與邪惡(上)


    第二百零三章【正義與邪惡】(上)

    望著江城熟悉的街景,海蘭的美眸變得有些濕潤,雖然離開家鄉並沒有太久的時間,可是在她看來,卻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風景舊曾諳,一切如此熟悉,可她的記憶卻變得有些模糊,自從離開東江,她就在有意無意的淡忘過去,淡忘往日的點點滴滴,她似乎成功了,可又似乎根本沒有成功,有一個人在她心中的印象非但沒有變淡反而變得越來越清晰,睜開眼睛,閉上眼睛,看到的都是那一臉沒心沒肺的笑容,那個人就是張揚。

    東江電視台的歐陽如夏和海蘭並排坐著,東江電視台、平海電視台和天空衛視一起前來江城,他們不單單是為了配合天空電視台拍攝旅遊專輯,也是為了報道江城兩大旅遊景點全麵迎賓的新聞。歐陽如夏去香港交流學習期間和海蘭相處的不錯,她輕聲道:“海蘭,江城是你的家鄉?”

    海蘭點點頭,充滿傷感道:“家鄉還在,家人已經沒有了!”

    歐陽如夏摟住海蘭的肩頭表示安慰:“每個人都要有獨自麵對生活的時候。”

    海蘭微笑道:“不說了,這次回來采訪為主,旅遊為輔,我可是當成放大假,提起那些事隻會影響心情。”

    載著他們的凱斯鮑爾大客直接駛向市『政府』二招,二招位於雅雲湖畔,建築有些老舊,但是環境極其優雅,二招中最高的樓房也就是三層,多數都是八零年代以前的建築,因為一招的條件相對現代化,所以現在多數的招待都已經安排在一招,二招相對冷清了一些,不過勝在雅致,而且這次是省電視台文藝部主任李惠霞親自指定的地方,她過去來過江城,在二招住過,所以對這有著特別的感情。

    江城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汪長軍,江城電視台台長鍾愛民全都提前來到二招等待,江城企改辦副主任張揚負責這次具體的接待工作,隨同前來迎接的還有江城酒廠廠長劉金城。

    海蘭隔著車窗就已經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張揚,兩人的目光接觸在一起,便宛如春風掠過春水,泛起溫情的波瀾,歐陽如夏也笑著向張揚揮手,江城方麵她隻認識張揚。

    平海電視台文藝部主任李惠霞曾經吃過張揚的虧,當初舉辦江城旅遊小姐大賽的時候,因為評判不公,被張揚當眾罵過,看到張揚在場,李惠霞不覺有些心發怵,可這次前來的采訪團,她算是最高領導,硬著頭皮也得上,她笑著走下大客車,熱情洋溢的和汪長軍、鍾愛民握手,宣傳部副部長汪長軍對她和張揚間的不快知道的很清楚,主動向李惠霞介紹道:“這位是我們江城企改辦張主任,由他負責你們這次的接待工作。”

    李惠霞點了點頭,還好張揚現在的政治修養已經提升了一個層次,微笑著和李惠霞握了握手:“李主任好,咱們又見麵了!”

    李惠霞笑得多少有些勉強,可人家畢竟是搞文藝出身的,一會兒表情就坦然起來。

    張揚和這次采訪團的幾名領導握手完畢,最後才來到歐陽如夏和海蘭的麵前,歐陽如夏笑道:“張主任,我們這次可是奔著你來的啊,怎麼安排你看著辦吧!”

    張揚笑道:“你放心,我一定陪你吃好,玩好……”

    話還沒說完呢,就讓歐陽如夏打斷了:“打住啊,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流氓,合著想主動獻身當三陪啊!”

    張大官人欲哭無淚:“我說要陪你睡了嗎?”

    歐陽如夏格格笑了起來,海蘭也笑起來,不過芳心中暖暖的,俏臉上有些發熱,這廝自然是想陪睡的,不過陪得不是歐陽如夏。

    午飯就在二招的宴賓樓進行,市委宣傳部副部長代表江城市江城市『政府』做了一番熱情洋溢的歡迎辭,采訪團年紀大點的還好,那幫年輕人對這種講話並不感興趣,私下已經開始竊竊私語,籌劃下麵的活動計劃。

    等李惠霞代表采訪團說了一通答謝詞之後,大家開始吃飯。

    張揚原本是陪領導那座,他喝了幾杯就來到天空衛視和東江電視台的年輕人那桌,因為這有海蘭。

    歐陽如夏道:“按照計劃,我們今明兩天都在江城,張主任,吃晚飯有什麼節目?”

    張揚笑道:“睡覺!”

    歐陽如夏啐了一聲:“沒臉沒皮!”

    海蘭笑道:“我們可是來工作的,下午攝製組就要開始工作,趁著景區沒有正式開放,遊人較少,拍攝相對容易一些。”

    張揚點了點頭,向遠處的崔傑招了招手,讓崔傑去安排景區拍攝的事情。

    歐陽如夏道:“我這次是遊玩為主,張主任,你到底怎麼個安排啊?”

    張揚心中暗暗叫苦,原本打算下午抽空和海蘭溫存一下,看情形這歐陽如夏大有把電燈泡的角『色』進行到底的勢頭,十有八九是黏上他們了,他微笑道:“今兒天熱,下午咱們去景區看看,然後去江城博物館,我安排大家參觀一下佛祖舍利。晚上去魚米之鄉吃飯,然後自由活動。”

    歐陽如夏歎了口氣道:“沒創意,一點創意都沒有,還以為你們江城有什麼好玩的呢,對了,張揚,江城有保齡球館嗎?”

    張揚搖了搖頭:“一家都沒有,澡堂子多,要不安排你去泡澡堂子?”他對歐陽如夏的『性』子多少有些了解,言語上『騷』擾她兩句,她承受得住,當然歐陽如夏和副省長趙季廷的關係有些半公開化,張揚是不會打她的主意的。

    這次采訪團來自三家電視台,除了明天江城老街、古城牆景區全麵開放這件事以外,他們的任務各有不同,天空衛視還要前往春陽,去清台山拍攝旅遊專輯,其他兩家電視台則在明天景區開幕儀式之後離開江城。

    當天下午按照既定安排陪同采訪團在景區參觀了一下,這種場合和氛圍下,張揚很少找到和海蘭單獨交流的機會。更多的時間都是歐陽如夏走在他身邊說話,連朱曉雲都看出了些苗頭,小聲提醒張揚道:“頭兒!這位東江女主播好像看上你了!”張揚暗笑,歐陽如夏應該不會。

    江城老街和古城牆還是引起了三家電視台濃厚的興趣,海蘭雖然是江城人,在過去卻沒有發現老街擁有如此的魅力,整修之後的老街古舊中閃爍著曆史的反光,行走在老街的青石板路麵上,仿佛走入悠遠的曆史之中,老街修建當初,就製訂出一係列的方案,對入駐老街的商家有嚴格的規定,經營以文化為主,突出老街的人文氣息。

    海蘭和歐陽如夏在老街上拍了不少照片,來到老街1919的時候,蘇小紅正在門外指揮布置,她也在為明天的景區全麵開業做準備,景區全麵營業之後,她的生意肯定會更上一層樓,看到張揚帶著一群人走過來,蘇小紅笑著迎了上去:“張主任,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張揚把身邊的這些人介紹給蘇小紅,蘇小紅聽說都是電視台的,連忙邀請他們去酒吧坐坐,畢竟誰都不想錯過這個宣傳機會。

    張揚笑道:“現在人太多,我們晚上過來,對了,今晚劉廠長在魚米之鄉安排了飯局,蘇經理一起過去吧。”

    蘇小紅搖了搖頭道:“這邊太忙,我走不開,你們吃完就來酒吧,我把最好的台子給你們留著!”

    張揚點了點頭,蘇小紅把他拉到一邊,低聲道:“張揚,有件事跟你說!”

    “什麼事啊?至於這麼神秘嗎?”

    蘇小紅道:“海濤剛才被公安局給弄進去了,方總去了澳大利亞,我跟他又聯係不上,你幫忙問問田局!”

    張揚皺了皺眉頭,方海濤是方文南的兒子,想當初張揚和方文南的相識還是因為方海濤,如果不是那場在帝豪盛世的衝突,他們兩人也不會不打不成交,張揚雖然不喜歡方海濤,可是看在方文南的麵子上也必須要問問。他當著蘇小紅的麵給田慶龍打了個電話,沒多久他就掛上了,向蘇小紅道:“方海濤的事情不好辦,有人舉報他販毒!”

    蘇小紅愣了:“怎麼可能?這孩子文質彬彬的,怎麼可能去販毒呢?而且他家根本不缺錢。”

    “那我就不知道了,田局說是人家舉報的,而且抓住他時候,他正在和人家交易,還吸了毒。”

    蘇小紅咬了咬嘴唇:“這不爭氣的孩子,方總知道豈不是要急死了?”

    遠處歐陽如夏看到張揚半天不回來,開始催他,張揚向蘇小紅笑了笑,轉身離去。

    田慶龍和方文南的關係也不錯,這次抓住方海濤同樣讓他吃了一驚,他也想不通,像方海濤這種紈子,家根本不缺錢,吸毒還可以理解,可販毒就不能用常理來解釋了。

    張揚並不是第一個打電話給方海濤說情的,他叔叔方文東已經來到了公安局,田慶龍沒有見他,這種事情不好辦,江城的事情真是不少,大案一件接著一件,田慶龍感到有些累了,他除下老花鏡,『揉』了『揉』眉心,長歎了一聲,暗自道:“難道我老了?”

    負責這次緝毒案的是田斌,他已經從春陽公安局調了回來,老爺子當初安排他下縣就是為了鍍金,現在已經升任江城市公安局緝毒大隊大隊長,這就叫舉賢不避親,田斌也的確有些能力,上任之後就連續破獲了兩起販毒案,給老爺子的臉麵爭光不少。

    田斌親自審訊的方海濱,他沒想到這個文文弱弱高中生模樣的小子居然敢去販毒,更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方海濱居然表現的十分硬氣,無論他怎樣恐嚇都不能讓方海濱開口說話,

    田斌有些不耐煩了,他重重將筆錄扔在桌上,怒吼道:“我看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根據我國刑法規定走私、販賣、運輸、製造鴉片不滿二百克、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不滿十克或者其他少量毒品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並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你已經夠了這個標準,年紀輕輕的真想去監獄過?老老實實給我說清楚,你從誰手拿得貨?坦白從寬抗拒從嚴,隻要配合我們警方,我會向法院求情。”

    方海濱乜著一雙眼,年輕的臉上竟然沒有任何的畏懼,他不屑道:“你當我三歲小孩子,哄我啊?那些毒品我就是拿來吸的,我沒販賣,吸毒犯法?你送我去戒毒所,想誣陷我販毒,我靠,我他媽不睬你!“

    田斌怒氣衝衝的走了過去,一把就抓住了方海濱的頭發,照著這小子的肚子就是一拳,打得方海濱英俊的麵龐抽搐起來,這小子居然十分的硬氣,一聲不吭,過了好半天方才緩過勁來:“田斌,我認得你……你他媽……別以為有個……公安局長當爸爸就……能任意胡為……”

    田斌冷笑道:“我就是任意胡為了,你能怎麼著?”他抽出電警棍,猛地一下砸在方海濱的後背上,方海濱被連人帶著椅子砸倒在地,他張大嘴巴,大口大口喘著氣,用這樣的動作舒緩著疼痛:“田斌……你死定了……”

    田斌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我倒要看看是正義壓倒邪惡還是邪惡壓倒正義,死定的有一個,一定是你!”

    

Snap Time:2018-01-19 09:51:09  ExecTime:0.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