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九十七章該放就放(下)

  
  第一百九十七章【該放就放】(下)
  顧佳彤和胡茵茹坐在星巴克咖啡廳中,兩人各點了一杯冰拿鐵,胡茵茹望著顧佳彤充滿歉意的笑了笑:“對不起,那輛車帶給了你不小的麻煩,我真的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後果。”
  顧佳彤淡然笑道:“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再說,你本身也是受害者,還在拘留所中呆了這麼多天,我也沒能幫上你什麼忙!”
  胡茵茹道:“人隻有在遇到事情的時候,才能夠知道誰是真正的朋友,才能認清很多的事情,這次的經曆對我來說難能可貴。”
  顧佳彤吸了口咖啡,美眸望向窗外:“張揚很關心你,這次他來東江就是為了你!”
  胡茵茹笑得很溫暖很甜蜜,她輕聲道:“我知道,所以我很愛他!”
  她的話讓顧佳彤感到詫異,又感到那麼一絲的不舒服,可是仔細一想,胡茵茹的話有沒有任何的不妥,她可以愛張揚,別人一樣可以,她無法阻止他人的感情,她小聲道:“愛他的人實在太多了!”
  胡茵茹道:“他的心很大很寬,想要將他牢牢栓在身邊並不容易。”她看了顧佳彤一眼:“你想拴住他嗎?”
  “栓得住嗎?”
  胡茵茹道:“拴不住,可是你想能放手嗎?”
  顧佳彤靜靜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她放不開。
  胡茵茹道:“其實感情可以有很多種方式,隻要他真心對你,何必在乎什麼名份?”
  顧佳彤笑了起來,一雙明眸盯住胡茵茹,她輕聲道:“張揚給了你什麼好處?你居然肯為他當說客?”
  “我不忍心看到他困擾,為自己所愛的男人做點事原本就是應該的。”
  顧佳彤歎了口氣道:“他真的好福氣!”
  胡茵茹笑了起來:“其實換個角度想想,能認識他,我們也好福氣!”
  顧佳彤躺在泳池旁邊沐浴著午後的陽光,張揚體貼的幫她往身上擦著防曬霜,手掌在細膩白嫩的肌膚上『揉』搓,有種銷魂蝕骨的滋味,張揚的大手不懷好意的在她豐滿的玉『臀』之上『揉』捏了兩下,微笑道:“佳彤姐真是天生麗質,怎麼曬都不會變黑。”
  顧佳彤雙腿一緊,夾住他試圖繼續深入的大手,略帶嗔怪的坐了起來:“昨晚你明明看到我的車,為什麼不給我打電話?”
  “我很矛盾!”
  “矛盾什麼?”
  “我當時從宋省長家堨X來,我害怕你會多想!”
  顧佳彤握住他的大手道:“我為什麼會多想?”
  “佳彤姐,你知道的,宋省長找我過去,是為了嫣然的事情。”在這件事上張揚並不想做任何的隱瞞。
  顧佳彤讓張揚轉過身去,幫他往身上擦著防曬霜,張揚的皮膚已經曬成了健康的古銅『色』,他的肌肉飽滿而勻稱,充滿了健康的活力,顧佳彤小聲道:“胡茵茹找過我!”
  張揚身體的肌肉明顯緊張了一下。
  顧佳彤道:“我知道她想為你解決目前的困擾。”
  張揚嗯了一聲,卻不知該如何回應顧佳彤,顧佳彤無疑是一個極其聰慧的女子,很多事情,她都看得很清楚,雖然沒有在張揚的麵前提過,並不代表她的心中沒有考慮過。
  顧佳彤輕輕『揉』搓著張揚的雙肩,她小聲道:“我決定放手!”
  張揚身軀一震,他想要轉過身去,顧佳彤從身後緊緊抱住他的身軀:“我不會再要求你什麼,我相信你對我是真的就已經足夠!”
  張揚攬住顧佳彤的手臂,當他越來越了解和熟知這個時代的規則之後,他方才意識到自己與眾不同的感情觀,給這些紅顏知己帶來了怎樣的困擾,可當他明白之後,卻已經無法放手,顧佳彤她們一樣是深陷其中,和張揚相比,她們還要和心中固有的道德觀做鬥爭,這是怎樣的掙紮,顧佳彤所謂的放手,就是準備放棄對婚姻的希望,隻要能夠和張揚在一起,名份已經無足輕重。
  張揚拉著顧佳彤來到自己的麵前,讓她坐在自己的雙膝之上,他盯住顧佳彤的雙眼,目光篤信而堅定:“我一定會對你好!”
  “我相信!”顧佳彤捧起張揚的麵龐,光潔的額抵在張揚的前額之上。
  顧佳彤並非是第一個決定放棄的人,秦清在她和張揚的關係上一直都保持著冷靜而清醒的頭腦,她對目前的狀態已經很滿足,相愛不一定要日夜相守,有了常頌的關照,秦清在嵐山市的工作也開展的十分順利,根據可靠消息,國家商務部已經通過了在平海成立國家經濟開發區的決定,省內基本上也已經確定,這個名額將在嵐山市和江城之間產生,最終確定的一方將直接將市屬開發區升格為國家級。圍繞這個名額,江城和嵐山這兩個兄弟城市也開始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鬥。
  真正的決定權把握在省常委的手中,這就需要兩個城市的代表去做工作,嵐山經濟開發區的工作並非秦清管理,可常頌在常委會上提出讓秦清負責這件事,幾位市常委對此並不讚成,因為嵐山的經濟開發區不僅僅是嵐山的名片,也是整個平海經濟開發區中搞得最出『色』的一個,秦清不過是個新來的副市長,而且連常委班子都沒進,這樣重要的事情怎麼會落在她的頭上?常頌卻力排眾議,他的理由也很充分,秦清是副市長中學曆最高的一個,年輕頭腦靈活,而且秦清擁有成功舉辦江城伏羊飲食文化節的經驗,她在江城工作多年,對江城的情況十分熟悉,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對於年輕有能力的幹部就該大膽啟用,這次和江城競爭國家級開發區,秦清無疑是最合適的人選,也可以把這次當成對她的考驗。
  常頌在嵐山市常委中的影響力還是很大的,市委書記周武陽在綜合考慮之後,也認為常頌的建議有道理,當場拍板定案,讓秦清負責這次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如果真的可以做成這件事秦清極有可能順利進入常委的圈子。
  江城方麵對這件事也是極其看重,專門成立了以左援朝為中心的團隊,他們也在第一時間前往東江,力求把國家經濟開發區的名額爭取到江城來。
  張揚還是從秦清那堭o知這件事的,嵐山方麵隻有秦清和秘書常海心過來,她們入住在省『政府』招待所,秦清和張揚之間從未斷過聯絡,所以在得知秦清來到東江之後,張揚第一時間前往省『政府』招待所拜會了她。
  張揚來到秦清房間的時候,秦清正在那堨晶q話聯係,常海心把張揚請入房內坐了,給他衝了一杯果珍,小聲道:“秦市長已經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了!”
  張揚笑了笑,看到常海心新剪短了頭發,就像五四時代的女學生,顯得格外清爽,因為在『政府』部門工作的緣故,她的著裝也趨於莊重,稍嫌保守,不過像她這種美人胚子,穿什麼在身上都有一種高貴淡雅的風韻,這種氣質是在『政府』部門中培養出來的,和秦清相比,常海心稍嫌青澀,不過有著一種學生氣,讓人感到極其舒服。
  秦清總算打完了電話,把手機放在茶幾上,向張揚笑了笑:“小張來了!”在人前她習慣於拿捏出居高臨下的領導氣質,張揚向她那雙修長的美腿上瞄了一眼,秦清下意識的把一雙美腿並攏,這廝的目光太有侵略『性』了。張揚心中暗道:“又給我擺領導架子,看我回頭怎麼收拾你!”
  秦清從他的目光中已經讀懂了他的心思,芳心一陣加速跳動,她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借機掩飾自己的表情變化。
  常海心道:“秦市長,你們談,我去把需要的文件打印出來。”
  秦清點了點頭。
  常海心走後,張揚湊了過去,秦清的嬌軀向後撤了撤,還是被他在唇上吻了一下,秦清用手指抵住他的胸口道:“別胡鬧,我有正經事跟你說!”
  張揚這才老老實實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他笑道:“我發現小常很有眼『色』啊!你說她是不是看出咱倆有什麼?”
  秦清白了他一眼:“你不在江城老老實實呆著,跑東江來幹什麼?”
  張揚歎了口氣道:“一言難盡啊,現在市塈漰琝邡鴠孎嚙麇黎F起來,給了我一個副主任的虛名,到現在連個辦公地點都沒有,而且企改辦跟國資委的分工不明確,隻是空有一個招牌罷了,我閑著也是閑著,就來東江了。”
  “恐怕沒那麼簡單吧?”
  張揚笑道:“也順便辦點事兒,不過事情已經基本解決了,我懶得回去,打算再呆一周!”
  秦清有些奇怪的問道:“你來東江真不是為了經濟開發區的事情?”
  張揚充滿『迷』『惑』道:“啥?什麼經濟開發區?你跟我買什麼關子?”
  秦清這才把嵐山和江城競爭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說了,張揚撓了撓頭道:“我還真沒聽說,我隻是個小小的科級幹部,他們也沒義務告訴我啊!”
  秦清聽到張揚這樣說方才相信他真的對開發區的事情一無所知,她本以為張揚來東江,是為了開發區的事情,畢竟他和省委書記顧允知的關係擺在那堙A江城市領導派他過來活動一下也大有可能。
  張揚道:“嵐山和江城競爭,江城那個開發區隻是個空殼子,應該沒什麼競爭力。”
  秦清道:“也不盡然,江城是副省級城市,平海的經濟現狀是南強北弱,省領導對平海北部的經濟發展十分重視,顧書記已經多次提出要重點發展江城,打造以江城為中心的北部經濟圈,假如把國家級經濟開發區放在江城,對江城日後的發展也是很有好處的。”
  “聽你這意思,你打算放棄了?”
  秦清搖了搖頭道:“現在是各為其主,我身為嵐山市長當然要為嵐山人民謀福祉,這個國家經濟開發區,我會盡力爭取下來,爭取讓她落戶嵐山,如果嵐山能夠得到這個名額,經濟發展會更上一個台階。”
  張揚笑道:“假如你能把這件事搞定,是不是可以進入常委圈子?”
  秦清有些詫異的看著張揚,這廝的政治悟『性』也越來越高了,從這些表象就能夠看出這件事有可能帶給自己的好處,看來這段時間他又有了進步,秦清並不否認,點了點頭道:“很有可能,常市長對我做過這方麵的暗示。”
  張揚輕聲道:“我不管江城和嵐山是不是競爭對手,反正啊,這件事我站在你這邊!”
  秦清芳心一暖,小聲道:“站在我這邊就等於站在嵐山市一邊,別忘了你可是江城的幹部啊!”
  “我隻記得自己是你男人!”
  秦清俏臉一紅,櫻唇翹起,輕聲啐道:“少瞎說八道!我跟你談公事,你最好有點正形!”
  張揚向她湊近了一些:“你說!”
  秦清剛想說話,電話又響了起來,她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接通電話,卻是市委副書記吳明打來的,吳明在省黨校培訓班,聽說副市長秦清來東江了,所以特地邀請她吃飯,吳明是市委常委又是市委副書記,秦清是不好拒絕的,她點頭答應了下來。
  放下電話向張揚道:“市委吳書記請我去南國食府吃飯,你中午沒事就一起過去吧!”
  張揚點了點頭,秦清又給常海心打了個電話,常海心並沒有走遠,就在省『政府』招待所內的商務中心打文件,聽到秦清的召喚就回到房內。
  南國食府位於東江南郊,風景秀麗,食府新建不久,是一位新加坡商人投資興建,食府位於南國山莊內,山莊本身就是AAA級旅遊區,集餐飲、娛樂、住宿、休閑為一體,這位新加坡商人叫黃越祥,在嵐山市開發區有不少投資,和嵐山市的不少市領導都很熟,所以嵐山市領導來東江的時候不少人選擇下榻在這堙A而不是省『政府』招待所。
  張揚把車停在南國食府門前停車場,看到有三名男子站在門口,其中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笑著向他們這邊走了過來,那男子就是嵐山市委副書記吳明,今年三十九歲,也是幹部年輕化的受益者之一。秦清下車跟他微笑握手,兩人一邊說話一邊並肩向南國食府中走去。
  張揚和常海心一起下了車,常海心小聲將剛才那幾個人的身份向張揚介紹了,其中官最大的是吳明,另外兩個一個是嵐山稅務局局長何立武,一個是嵐山市教育局局長張貴生,常海心還透『露』給張揚一個信息,市委副書記吳明妻子病故多年,現在一直是獨身,正在追求秦清。
  張揚對其他的信息並不感興趣,對這件事卻留了個心眼,我靠,居然是我情敵啊!敢追我女人?你狗日的倒黴了,無形之中,張揚已經把吳明列為了自己的對立麵。
  當日出席午宴的還有吳明的同學,東江水利廳廳長付道強,南國食府的老板黃越祥也出席相陪,在場的人中,張揚和常海心無疑是小字輩,常海心還好,畢竟都知道她父親是嵐山市市長常頌,看在常頌的麵子上,別人怎麼都得跟她聊上幾句,張揚這個小小的科級幹部就沒人能看上眼了,秦清介紹過他之後,幾個人禮貌的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各聊各的,除了常海心以外根本沒有人樂於搭理他。
  這種官方『性』質很濃的宴會,地位身份分得很清楚,幾個人聊了一會兒政治,隨著幾杯酒下肚,話題也變得隨意起來,付道強的級別是在場人中最高的,他坐在首位,說話也很隨便,這個人很喜歡賣弄幽默,他端起酒杯道:“都是朋友聚會,氣氛不要太嚴肅了,我給大家講個笑話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他,付道強笑著向秦清看了一眼,清了清嗓子道:“曾經有一次,一位女市長和男書記共同赴宴,席間高興之餘,男書記說:書記一般都幹過市長!女市長很機靈的回答:是的,書記一般都是市長生(升)的!”他說完就哈哈大笑起來,這個笑話很應景,在場的吳明就是書記,秦清就是市長,付道強的笑話顯然暗藏機鋒。
  秦清俏臉微微有些發紅,心媟t責付道強說話沒輕沒重,可當著這麼多人也不能發作。
  吳明哈哈大笑。
  付道強意猶未盡的問道:“吳書記有沒有幹過市長?”
  吳明向秦清瞥了一眼,這目光充滿了曖昧的含義,他笑著答道:“我是副書記,幹過副市長!”
  周圍不少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張揚望著付道強,忽然道:“王八!”
  笑聲同時中斷,付道強愣了,這廝的一雙眼睛分明在看著自己,也就是說,他這聲王八是在罵自己!
  早在付道強說出這個笑話的時候,秦清就知道壞事了,以張揚對自己的看重,他是絕對不容許別人當中侮辱自己的,他肯定要發作,而且誰也阻止不了。
  常海心雖然對秦清和張揚之間的關係有點朦朧的認識,可她並不知道張揚的『性』情,付道強是個廳級幹部,張揚當眾罵他,顯然是不明智的,她笑著給張揚打圓場道:“說得真難聽,是甲魚!”
  張揚雙目一動不動的看著付道強道:“以為自己很幽默啊?狗屁,下流玩意兒!”
  付道強臉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假如剛才那句王八還能解釋的通,這句話直接罵到了他的臉上,一個小年輕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罵自己,什麼東西啊!他冷冷道:“年輕人,開不起玩笑,你可以走啊!”畢竟是廳級幹部,咱還是有涵養的。
  秦清小聲道:“小張,你喝多了!”她有些後悔讓張揚來了。
  張揚笑道:“喝多了?我會喝多啊?你以為我像某些傻『逼』一樣,喝兩杯酒,就借著酒意調戲女『性』,什麼東西啊!流氓!”他乜起雙眼看著吳明道:“聽你的意思,你是市長生的,你媽是哪兒的市長?”
  吳明氣得滿臉通紅:“你……”
  看到上司被當場羞辱,嵐山稅務局局長何立武率先坐不住了,他要表現一下,起身指著張揚的鼻子道:“年輕人不要這麼沒教養,信不信我抽你!”
  張揚歎了一口氣,常海心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對不起,對不起,張揚,你喝多了!”她挽著張揚的手臂想把他給拉出去,依著張揚的脾氣,連付道強這個廳級幹部都不會放在眼堙A別說何立武這種處級了,秦清向張揚悄然遞了一個眼『色』,她起身道:“不好意思,我還是先告辭了!”
  常海心拉著張揚向門外走去,張揚走到門前回過頭:“付道強是吧!你幹不長了!”
  他這句話說得實在太過囂張,在場的很多人都覺著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常海心把張揚拽走之後,秦清也要告辭,吳明笑道:“秦清,別忙著走嗎,年輕人喝多兩杯,說些混話也沒什麼,付廳長也沒有計較。”
  付道強氣得臉『色』鐵青,他低聲道:“這個張揚什麼人啊?是小常的男朋友嗎?以為自己榜上了市長女兒就了不起啊!”
  秦清有些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輕聲道:“他是江城的企改辦副主任,他和小常的關係我不知道,不過他有個幹媽我倒知道,文副總理夫人!”說完她便起身離去。
  一桌人目瞪口呆的坐在那堙A付道強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是他?我覺著這名字這麼熟悉……”他忽然想起張揚臨走前的那句話,心中不免忐忑起來,禍從口出,自己剛才的那句笑話會不會真的給自己帶來麻煩?
  秦清也有些生氣,雖然張揚的出發點是為了維護自己,可在這種場合搞得這麼多人都下不來台,並不是明智的做法,她讓張揚把常海心送回招待所,自己則打車去了省『政府』。
  望著秦清乘坐出租車遠去,常海心不禁歎了口氣:“我說張揚,你怎麼這麼衝動,官場上他們拉黃腔說葷段子已經習慣了!”
  張揚眯起雙目,忽然笑了起來,剛才他的確是有些衝動,過去他在酒場上還喜歡聊葷段子呢,不過這幫混蛋調笑的對象是秦清,他要是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女人受辱,那不是成了縮頭烏龜。
  常海心不解的看著他:“你笑什麼?”
  “我笑得時候就是想害人的時候,我在想,怎麼才能把付道強的官給弄掉。”
  常海心原本以為他剛才隻是說說罷了,沒想到他要來真格的,輕聲道:“算了吧,人家是廳級,哪有那麼容易被拿掉!”
  “你到底站哪邊啊?”
  “我站在秦市長那邊!”
  “那就是站我這邊,咱倆是朋友啊,等我把吳明弄掉,讓秦清升副書記,你升副市長!”
  原本很正常的話,可在張揚嘴婸‘X來卻透著一股曖昧,常海心還是一個女孩子,聽到這話聯想起剛才付道強的笑話,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啐道:“你說人家流氓,你自己才流氓!”
  “我哪兒流氓了?你不想升副市長啊?”
  “滾!”常海心沒來由罵了他一句。
  秦清前往省『政府』的目的是拜會省長宋懷明,把準備的嵐山經濟開發區的資料親手遞給他。原本宋懷明約定見她的時間是下午三點半,因為張揚在席間的『插』曲,秦清提早離開了南國山莊,在省『政府』等了一個小時,腦子媟Q著剛才的事情,想起張揚拍案怒起維護自己尊嚴的樣子,她又不覺笑了起來,心中對張揚的那點兒怒氣完全煙消雲散。歸根結底這件事的真正原因還是自己,如果她不讓張揚一起去吃飯也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想想自己的初衷,顯然是對吳明的追求抱有一種反感,所以才讓張揚同去。
  她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鍾,已經快到和宋省長約定的時間,於是吸了一口氣,將剛才那紛擾的念頭扔到一邊,起身向省長辦公室走去。
  宋懷明正在辦公室內敲擊著電腦,秦清在秘書鍾培元的引領下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宋懷明似乎遇到了什麼難題,皺著眉頭道:“小鍾,去把計算機房的耿工喊過來,我這WINDOWS進不去了!”
  秦清道:“宋省長,我可以幫您看看嗎?”
  宋懷明抬起頭,這才留意到秦清,他笑道:“嵐山市副市長秦清,平海最年輕的女市長!”他起身和秦清握了握手,笑道:“久聞大名!”
  秦清微笑道:“希望宋省長聽到的都是關於我好的一麵!”
  宋懷明指了指電腦:“幫我看看!”他起身把位置讓給秦清,秦清也沒有客氣坐在省長的位置上,很熟練的敲擊了幾下鍵盤,不到一分鍾的時間就已經搞定,從DOS內啟動了WIN3.1,宋懷明欣賞的點了點頭道:“不愧是哈佛的高材生,電腦水平不錯!”
  秦清笑著站起身,宋懷明道:“沒事,你接著坐,我剛好有幾個電腦上的問題要請教你!”
  秦清道:“省長大人的位置我可不敢隨便坐!”
  宋懷明哈哈大笑:“不可能沒有想法啊!不想當元帥的士兵絕不是一個好士兵!”他拉了一張椅子在秦清旁邊坐下,詢問了她幾個關於電腦的問題。
  秦清的電腦水平很高,她耐心解答了宋懷明的問題。
  宋懷明不無感慨道:“知識的發展真是日新月異,我有感覺,辦公自動化勢在必行,美國在這方麵已經走在了世界前列,以後誰掌握了高科技,誰就掌握了世界經濟發展的脈搏。”他想起秦清來見自己的目的,笑道:“好了,現在跟我談談,你約見我的目的!”
  秦清把他的椅子讓給了他,微笑道:“坐在這個位置上我可不敢說!”
  宋懷明笑著坐了回去,秦清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下,鍾培元給她泡了一杯龍井,秦清道:“宋省長,我這次過來是為了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這兒有關於嵐山經濟開發區的全部資料,我們嵐山市領導層希望省領導能夠做出決定,把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嵐山。”
  宋懷明笑道:“消息很靈通嘛!商務部已經定下來了一個名額,不過我們還沒有正式對省內宣布,你們這就找來了!”
  秦清道:“做任何事都要積極主動,如果嵐山經濟開發區可以升格成為國家經濟開發區,我們所能夠獲得的政策扶植會更多,而且會吸引更多的國內外投資,對於嵐山未來的經濟發展擁有不可估量的好處,所以我們極其重視這件事。”
  宋懷明道:“省堮灡妨岈磢澈傸Y,不過你們還是得到了消息,這就證明,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看來是商務部方麵透『露』的消息。”
  秦清把帶來的資料放在他辦公桌上,宋懷明掃了一眼,並沒有現在看的意思,他對嵐山和江城兩大省級開發區都做過充分的了解,可以說他無需看什麼資料,兩者的優缺點已經了然於胸,宋懷明道:“小秦啊!既然你找上門來,我也沒有隱瞞的必要,省堣w經初步定下來,要在嵐山和江城之間選擇,兩者各有各的優勢,而且根據目前的情況來看,無論把國家經濟開發區的名額最終給誰,對平海的發展都有長遠的戰略意義。”
  秦清道:“嵐山是改革開放之後發展起來的城市,我想省領導應該可以看到這十多年來嵐山的發展,嵐山經濟開發區是省內所有開發區中搞得最成功的一個,現在開發區無論規模還是投資額,還是入駐的廠商都已經排在平海首位,各方麵的條件都已經成熟,在平海省內選拔,沒有任何城市可以比得上嵐山。”
  “很有自信啊!”宋懷明笑道,他把手中的筆放在桌麵上:“我們做領導的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大局觀,對你們嵐山市的幹部來說,大局觀就是為嵐山整個城市考慮,而我們這些省堛熒F部卻要從整個平海省的利益出發,我承認,嵐山在經濟開發區的工作上很成功,可江城也有江城的優勢,省堿J然把你們兩個城市選定為最終考慮的對象,也正是看到了你們這兩座城市的優勢,你放心,省委省『政府』一定會考慮到未來經濟發展的方方麵麵,在兩座城市中選定一個最合適的,這個決定將會給平海帶來長期穩定的發展。”
  宋懷明的話滴水不漏,從他現在的口風中聽不出他究竟傾向於哪一方。
  秦清道:“宋省長,問句不該問的話,您心中究竟傾向於那一個城市?”
  宋懷明道:“很難取舍,嵐山有著多年發展經濟開發區的經驗,而且經營的十分成功,經濟環境,開發區的狀況已經具備了國家級的條件,江城也有特殊的意義,平海北部發展是最近這幾年的重中之重,假如國家級經濟開發區落戶江城,對帶動平海北部經濟擁有戰略『性』的意義。”他笑道:“所以想要做出最終的抉擇,必須要在兩者之間進行綜合評判。”
  秦清在向代省長宋懷明闡述嵐山各方麵優勢的時候,江城代市長左援朝正在省委書記顧允知的辦公室中,他所抱有的目的和秦清相同,也是力爭把國家級經濟開發區落戶江城。在左援朝的心中,這件事極其重要,開發區屬於他的直管範圍內,江城開發區如果能成為國家經濟開發區,將會為他的政績書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他把代字去掉,成為江城市市長將邁出最堅實的一步。
  顧允知對左援朝的來訪並不意外,國家經濟開發區對每個城市都有著不可抗拒的吸引力,省堛鴩B定下來在江城和嵐山之間產生,這讓其他城市已經提前放棄,從現在開始江城和嵐山都將為了這個名額而不斷努力,其中最為關鍵的一環就是做好各位省常委的工作,力求用自身的優勢打動省常委,在最終表決的時候將手中的那一票投給自己的城市。
  顧允知聽左援朝說完,他並沒有任何的表示,而是將話題指向江城教育係統新近發生的集資事件。
  左援朝來東江之前就已經聽說,因為記者梁東平的緣故,江城教育係統的事情已經成為全省矚目的焦點,教育雖然是常務副市長李長宇分管的範疇,可是這件事無疑也影響到了江城市領導的整體形象。作為江城領導的一員,左援朝還是要維護這個集體形象的,他低聲道:“顧書記,現在這件事已經基本得到了解決。教育局當初所挪用的集資款已經全部被追回,現在也已經分批發放到教師的手中,拖欠的教師工資也已經由財政局特殊撥款,全部補發,至於教育局長鄭先泰因為非法集資,挪用公款構成了犯罪,已經被紀委雙規,相關人員都會得到應有的處理。”
  顧允知點了點頭,對江城市『政府』的反應速度還算滿意,他低聲道:“教育係統的問題不僅僅存在於江城,也是我們國內普遍存在的現象,現在的教育什麼都由『政府』包著,在深化改革的時代,『政府』的職能正在一步步轉換,不可能再像計劃經濟時期那樣大包大攬,教育也要改革,我這樣說並不是說『政府』要一腳把教育踢開,而是要開拓思路,想出一條更適合教育發展的道路。”
  “顧書記說得對,我們江城市的幹部也被這件事震動很大,通過這件事,我們認清了自身工作的不足,正在嚐試改變著一點。”
  顧允知道:“追回集資款,補發拖欠的工資隻能改變目前的狀況,並不能從根本上改變教育所麵臨的困境,援朝啊!你們這些年輕幹部的腦筋活,應該開拓思路,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特『色』道路。”
  左援朝今天的主要目的是來談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可談著談著就發現顧允知的興趣反而在教育問題上,心中不覺有些失望,可他也不敢貿然改變話題,隻能耐心的順著顧允知的話題說。
  顧允知談完了教育,總算把問題回到了經濟上:“江城開發區的麵積是省內最大的吧?”
  左援朝雙目一亮,這是江城經濟開發區最突出的特點之一,他們開發區規劃用地在整個平海省第一,建成後麵積會是嵐山經濟開發區的兩倍,他點點頭,把幾大優勢又說了一遍。
  顧允知顯然沒有多少耐『性』聽他說完優勢,打斷左援朝的話道:“麵積越大,全麵啟動的難度越大,現在你們經濟開發區的入住企業還不到嵐山的五分之一,年經濟產值還不到嵐山的十分之一,作為副省級城市,江城的經濟在整個平海才排在第八位,這和你們城市的級別不符啊!”
  左援朝臉上一熱,顧允知的這番話可沒怎麼給他麵子。單從這句話來看,省委書記好像並不看好把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江城,左援朝道:“江城是老工業基地,國企眾多,想要推行改革的難度也要比其他城市要大,正因為這個原因,如果國家經濟開發區能夠落戶江城,那麼起到的帶動作用和促進作用不可估量,從長遠來看,對發動平海北部經濟也有著重大的意義。”左援朝很誠懇的說道:“顧書記,其實說穿了國家經濟開發區對於江城和嵐山這兩個地方,一個是雪中送炭,一個是錦上添花!”
  顧允知笑了起來,左援朝的比喻雖然算不上恰當,不過也有幾分靠譜,他擺了擺手道:“這件事我一個人說了不算,要看其他常委的意見。”
  左援朝心想,你是平海的掌門人,你說了不算誰說了算?可這種話是無論如何不能當麵說出來的。
  顧允知道:“看來這兩天我們這些省常委的耳根也別想素淨了,你們這兩個城市的領導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做工作。”
  左援朝笑了,他的確已經做好了準備,這兩天要抓緊時間拜會各位省常委,爭取盡可能得到更多的支持,把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落實在江城,他老老實實回答道:“我這次來東江的目的就是為了做工作,目的就是為了把國家經濟開發區帶到江城去,我聽說嵐山也來了位副市長,現在正在宋省長辦公室堸竣u作呢。”
  顧允知有些詫異道:“誰?”
  “秦清!過去我們春陽縣的縣委書記!”
  左援朝在省委省『政府』的大堂處和秦清不期而遇,秦清率先微笑著向左援朝走了過來:“左市長,這麼巧,您也到東江來了!”
  左援朝笑著向秦清伸出手,跟她握了握:“小秦啊,聽說你在嵐山幹得不錯,這次來省媔}會嗎?”左援朝這個人說話習慣於繞彎子,其實他心知肚明秦清來這堛漸D要目的,可還得兜個圈子。
  秦清可不像左援朝這樣說話,她直言道:“我來省堿O為了爭取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的!”,她對左援朝的為人還是有些了解的,你越是想兜圈子,我越是直來直去,就是要看看你對這件事的反應。
  左援朝看到秦清直接把話題挑明了,也不再兜圈子,笑道:“這麼說咱們的目的是一樣的了!”
  秦清點點頭:“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哪堙A哪奡N把握到了一次重大的發展機遇,這樣的事情誰也不願意錯過!”
  左援朝哈哈笑道:“小秦啊,是不是很為難,你是嵐山市的副市長,可你的家鄉是江城,到底傾向於哪一個,心堳傶屭M斷吧?”
  秦清溫婉笑道:“左市長放心,我一向把工作和感情分得很清楚,對家鄉的熱愛和對工作的熱情不一樣,我身為嵐山市副市長首先要對嵐山三百七十萬老百姓負責。”
  左援朝感歎道:“你倒是放得下啊,可到哪兒也別忘了咱們江城九百七十萬的鄉親啊!”
  秦清心中暗自好笑,左援朝什麼時候也學會打感情牌了,她和左援朝現在屬於競爭對手,也沒什麼話好談,現在想想好像自己一直都在跟左援朝作對,當初左援朝搞伏羊飲食文化節的時候,自己在張揚的幫助下喧賓奪主,搞得左援朝灰頭土臉,現在她已經去嵐山做副市長,想不到這麼快就又要和左援朝唱對台戲了。
  秦清禮貌的笑了笑道:“左市長,其實無論國家經濟開發區最終落戶哪堙A對平海的經濟發展來說都是一件大好事,我相信省堣@定會權衡各方麵的利弊,做出最適合平海的選擇。”
  左援朝點了點頭,兩人在省委省『政府』大門口分手,秦清出門攔了輛出租離去,左援朝則上了自己的紅旗車,他的司機小謝和江城經濟開發區管委會主任肖鳴都在車媯扔菕A看到左援朝上車,肖鳴殷勤的遞上一瓶水,左援朝喝了一口,拿起『毛』巾擦了把汗:“這秋老虎真是熱的讓人受不了。”
  “左市長,剛才那個是秦清吧?”
  左援朝歎了口氣:“是她,跟我們競爭來了,各為其主,各為其主啊!”
  肖鳴道:“去哪堙H”
  “一個個拜會唄,晚上的飯局安排好了沒有?”
  “左市長放心,全部安排好了,常務副省長趙季廷晚上確定會來!”
  “東西準備好了嗎?”
  “一定會讓他滿意!”
  這時候江城市委書記洪偉基打來了電話,左援朝拿起電話:“洪書記,有什麼指示?”
  洪偉基先是詢問了事情的進展情況,聽說嵐山方麵也開始做工作,他也感覺到一些壓力,國家經濟開發區,這可是極其重要的事情,在左援朝來省堣妨e的常委會上,所有常委就達成了一致的意見,這次一定要把國家經濟開發區的名額拿下,絕不可以落空,洪偉基道:“援朝啊,這次難度不小,嵐山經濟開發區是我一手搞起來的,很多方麵都有著我們無法超越的優勢,你一定要在發展北部經濟上做文章,力求打動每一位常委,還有,張揚正在東江,他和省委顧書記的關係不錯,你可以聯係一下他。”
  左援朝不禁皺了皺眉頭,他對張揚充滿了反感,從他的觀點是不想用這種人的。
  洪偉基雖然隔著電話,仍然能夠猜到左援朝現在的心情,他笑道:“這小子雖然是個刺兒頭,可的確有些本事,教育局的集資款也是他給追回來的,隻要他想做事,還是能夠做些實事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和秦清的關係!”左援朝的這句話充滿了暗示『性』,不過一個市長說出這種話,未免顯得有失風度。
  洪偉基笑得更加大聲:“有些傳言,大可不信,再說了工作和感情是兩碼事,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你跟他聯係一下,動員工作我讓長宇去做,一定讓這小子盡心盡力的去給江城辦事!”
  在爭取國家級經濟開發區的任務麵前,江城領導空前團結,李長宇給張揚打了電話,這個電話是代表江城市領導的。
  張揚接到李長宇的電話還是有些詫異的,當李長宇把想讓他去做的事情說清楚,張揚的第一反應就是,這幫市領導又有用得著自己的地方了,真是現實啊!
  李長宇也知道最近這廝心氣兒不順,沒有足夠的利誘是不會讓他老老實實辦事的,所以他還是首先拋出了誘餌:“隻要你能夠幫助江城拿下國家級經濟開發區,你的副處級就定下來了!”
  張揚嘿嘿笑了起來,不是得意,而是冷笑。
  李長宇一聽就煩了,你小子什麼態度啊!
  “經濟開發區跟我沒啥關係吧?現在我是江城企改辦的,連辦公室都沒有呢!”
  “給你解決!”
  “我隻是個副主任,上頭還有正的呢!”
  “可以考慮讓你主持實際工作!”李長宇步步退讓。
  張揚知道過了這村沒這店,現在是市奡X個領導一心想把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江城,他們看中自己什麼?無非是看中他和顧允知有點關係,以為自己在他麵前能夠說得上話,否則誰會對自己這麼好啊!張揚道:“我說李副市長,開發區的工作好像一直都是左市長負責吧,這件事跟你沒多大關係啊!”按照張揚的想法,就算把國家級經濟開發區的事情搞定,那政績也是人家左援朝的,跟你李長宇沒啥關係,現在你們兩個正競爭江城市長,左援朝有了政績,對你不利啊,你應該巴不得這件事黃了才對。
  李長宇道:“我是江城副市長,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江城的經濟能夠得到發展,張揚,我說這話不是矯情,也不是擺出高姿態,真的,我們江城每一個常委都希望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江城,這是關係到江城九百七十萬老百姓的未來利益,你也是江城市幹部的一員,你這次一定要盡力幫忙。”
  張揚笑道:“現在什麼事都講究大局觀,從大的方麵來說,國家經濟開發區無論落戶江城還是嵐山,都是在平海,對平海的經濟發展都有好處,省媕雩虓|綜合考慮,也不是我們想爭就能夠爭回來的。”
  李長宇道:“你小子也懂得全局觀了?不錯,對平海意義一樣,可對江城和嵐山的意義不一樣,你的家鄉在江城,你又是江城的幹部,難道你不想國家經濟開發區落戶江城?”
  “我無所謂,反正弄下來也不會讓我當開發區管委會主任!”
  “喲,胃口越來越大了,你心堥鴝釩蝏繴Q的?這件事你到底想不想做?”
  張揚想了想道:“這事兒我不能接招,秦清是我的老領導,江城是我的家鄉,我兩不相幫,再說了,我就算想幫也幫不上忙,最近顧書記沒啥用得上我的地方,估計連見都不願意見我,我是有心無力。”
  李長宇沒想到他拒絕的這麼幹脆,也有些生氣了,他大聲道:“張揚,你要把個人感情和工作分清楚!”
  張揚一聽這話就有些煩了:“我說李副市長,您什麼意思?我個人感情礙你哪兒了?我一未婚青年,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愛誰就愛誰,你管不著!”他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李長宇這個怒啊,混小子你居然掛我電話,他原本想打回去,可手放在重撥鍵上卻沒有按下去,沒人比他更清楚張揚的脾氣,這廝是個愛江山更愛美人的貨『色』,這件事涉及到秦清,他肯定會維護秦清的利益,不巧的是秦清是嵐山副市長,能夠兩不相幫已經很不容易了,李長宇不由得有些感慨,假如秦清還在江城多好,張揚肯定會為江城經濟開發區的事情不遺餘力。
  張揚掛上電話後不久,就接到了顧佳彤的電話,顧佳彤說得也是國家經濟開發區的事情,左援朝和秦清都找到了她,左援朝委婉提出了一些優惠條件,包括她收購江城製『藥』廠的事情上都可以有所鬆動,其目的就是為了通過她影響顧允知。秦清找到顧佳彤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晚上去顧佳彤的家堳臛X,其目的是和省委書記顧允知見麵。
  顧佳彤小聲道:“張揚,你究竟站在哪邊?”她的意思也很明顯了,隻要張揚站在哪邊,她就站在哪邊。
  “佳彤姐,這事兒你別問我,我也不想跟著摻和,嵐山跟江城公平競爭,省媊@意選誰就選誰,我說了不算!”
  顧佳彤笑了起來:“你倒是想,可惜官太小!”
  “那你問我幹啥?”
  “你是我男人啊!”顧佳彤的聲音低柔而撩人。
  張大官人笑了起來:“你在哪堙H我想見你!”
  顧佳彤小聲道:“現在不行,我和秦清約好了,待會兒去接她,估計她要來和我爸談開發區的事情!”
  “真是一工作狂啊,為什麼要去你家堙H”
  “我也不清楚,可能她認為和我爸爸談這件事,在家塈韟n吧!”
  顧佳彤嘴婸﹞ㄡM楚,心堳o明白,秦清和她都屬於頭腦極其清醒理智的人,秦清一定認為前往嵐山擔任副市長,是爸爸有意做出的安排,秦清和張揚之間的緋聞盛傳許久,女『性』對這種事十分敏感,在和秦清幾次接觸中,顧佳彤已經覺察到她和張揚之間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這種關係絕不遜『色』於自己,不過秦清隱藏的很好。
  如果能夠找出一個和秦清相處的理由,那個理由就是張揚,和胡茵茹一席深談之後,顧佳彤明白了一個道理,無論是她還是其他人都無法約束住張揚,既然如此,該放手的時候還是放手。
  顧佳彤開車去省『政府』招待所接了秦清,秦清送給顧佳彤一套嵐山生產的瓷器,她笑道:“顧小姐,我去你們家拜訪多少有些冒昧,謝謝你能夠答應。”
  顧佳彤微笑道:“你是張揚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秦清微微一怔,顧佳彤這句話說得何其直白,難道她已經知悉了自己和張揚的關係?
  顧佳彤道:“過去我去春陽的時候,也得到你的照顧,我早就把你當成好朋友了!”
  秦清笑了笑,心中卻生出一絲『迷』『惑』,顧佳彤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秦清之所以想去顧允知家堳臛X,是因為,她明白顧允知把她調往嵐山擔任副市長極有可能是因為張揚的緣故,她和張揚的緋聞,在江城乃至平海政界傳的很盛,在前往嵐山上任之後,因為天各一方的緣故,這些緋聞才慢慢變淡,可秦清內心中仍然忐忑,她想要從顧允知那堭o到答案,提升自己,是顧允知本著扶植年輕幹部的原則,還是他因為私人緣故的一種變相放逐?
  她和顧佳彤之間的關係,雖然不是仇人,可想要成為好朋友卻很難,秦清曾經單獨麵對過楚嫣然,在麵對楚嫣然的時候,她曾經短時間內產生了一些負疚感,她以為自己像個竊賊,竊取了別人的感情,可後來她卻又坦然起來,她愛張揚,而且她從未想過從張揚那堭o到什麼回報,張揚給她的已經夠多,秦清的感情世界已經容不下他人的存在,無論能不能和張揚最終走到一起,她對張揚的愛是不會改變的,任何人都無權改變她愛的權力。
  “我爸很晚回來,我們吃晚飯再過去!”
  秦清笑道:“我請你,咱們去吃涮鍋!”br/>  顧佳彤道:“吃西餐吧,好說話!”
  秦清猶豫了一下,還是點點頭。
  顧佳彤和秦清都屬於那種聰穎過人的女『性』,她們目光接觸在一起,馬上就明白,她們今晚的話題隻可能是張揚了。
  

Snap Time:2018-10-18 06:42:20  ExecTime:0.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