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八十九章衝動是魔鬼


    第一百八十九章【衝動是魔鬼】

    常委會之後,李長宇被市委書記洪偉基請到了他的辦公室,洪偉基等秘書出去之後,拉開抽屜,從中拿出一個紅包遞給了李長宇:“恭喜啊!”

    李長宇笑了起來:“這麼隆重啊!”捏了捏信封居然有一千塊,他玩笑道:“我拿市委書記的錢算不上受賄吧?”

    洪偉基笑道:“你再廢話,我就直接繳到市紀委廉政賬戶上去!我的血汗錢,你不要還給我!”

    李長宇樂把紅包收了起來,掏出中華煙給洪偉基上了一支,洪偉基向煙盒上瞥了一眼,開常委會的時候,他常常注意別人抽煙的品牌,這些常委們抽得多數都是一些高檔香煙,這些煙肯定不是靠個人工資買來的,洪偉基忽然想起李長宇被雙規的時候,紀委調查他,他對收取煙酒直認不諱,想不到這場雙規並沒有給他留下太多的陰影,看來煙酒還是照收不誤。

    李長宇點上香煙在洪偉基辦公桌的對麵坐下,吐出一團煙霧道:“聽說新來的代省長宋懷明是喬老的得意門生!”

    洪偉基點了點頭道:“我也聽說了,宋省長年輕有為,在靜安擔任市委書記的時候,就把靜安搞得有聲有『色』,看來他以後的提升空間很大。”說起人家,洪偉基不由得聯想起自己,心中一陣哀歎,如果不是許常德的問題耽擱了自己,他現在早已經成為平海省常委了。人在仕途上不可能一帆風順的,可以說他來江城之前,他的官路一直都很順,在李長宇還是春陽縣縣委書記的時候,他已經成為了地級市市委書記,可現自從來到江城之後,他有種止步不前的感覺,而李長宇正在不斷和他縮小差距。

    李長宇道:“宋省長要等到明年省人代會才能把這個代字去掉!”

    洪偉基從老同學的這句話中把握到了他的真正含義,不禁笑了起來,宋懷明把代字去掉隻要走走程序就行了,對宋懷明而言,代省長和省長沒有任何的區別,而李長宇就不同了,明年江城也會召開人代會,人代會上會選舉江城市市長,就眼前來看,代市長左援朝無疑是最有希望的人選,可是常務副市長李長宇最近政績突出,大有後來居上的勢態。就洪偉基個人而言,他還是希望李長宇勝出,和這個老同學搭班子,畢竟要比左援朝舒服得多。左援朝雖然很聰明,可是在政治上過去喜歡出風頭,和李長宇的深沉內斂相比,左援朝的棱角就顯得有些分明了,這種人如果得勢,連自己這個市委書記都不會被他放在眼,更何況,洪偉基一直懷疑上次舉報自己的人就是左援朝,所以才對左援朝的大哥下手,狠狠挫了一下他的銳氣,左援朝現在表麵上對自己很客氣,可他的內心未必這麼想。人的政治修為到了一定的地步考慮問題就很全麵,會換位思考,洪偉基換位思考的結果就是,左援朝現在一定很恨自己。

    洪偉基向煙灰缸中彈了彈煙灰道:“東江還是要多去幾趟的!”他很婉轉的提醒李長宇,想要在和左援朝的競爭中勝出,省必須找到強有力的靠山,他對李長宇和顧允知的關係有所耳聞,如果顧書記真的力挺李長宇,那麼李長宇的勝算肯定會很大,不過左援朝也是顧允知一手提拔到代市長的位置上,這就讓局勢顯得並不是那麼明朗,洪偉基過去一直都以為左援朝和顧允知的關係很近,可伏羊飲食文化節過後,他對此產生了很大的懷疑,在江城,顧允知真正信任的人應該是張揚,左援朝被可能到來的政績衝昏了頭腦,居然選擇張揚下手,最終導致了張揚的反客為主,搞得整個江城領導層顏麵盡失。代市長左援朝也成為了大家心中的笑柄,事情過去那麼久仍然有些灰溜溜的,始終抬不起頭來。

    李長宇笑了笑:“洪書記,我結婚的事情別再傳出去了,我害怕影響不好!”

    洪偉基笑道:“怕人家給你送禮吧?你怕什麼,我不是聽說你在紀委已經弄了個專用賬戶,凡是送給你的錢你都繳到了這個賬戶,你不想要禮金,可以繳上來嘛!”

    李長宇笑道:“『性』質不一樣!”,在雙規解除之後,李長宇痛定思痛,李長宇在仕途中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上來,他有自己的一套手段,記得最早的時候,他也欠缺經驗,任何人送錢,他都毫不留情的退回去,實在退不掉就通過郵局把錢匯給送錢人,無形之中就把人給得罪了,工作的開展自然遇到問題,社會就是這樣,你不收禮,人家另投門路,搞到最後,你隻能孤家寡人。李長宇被雙規之後,對送禮更加忌諱,不過他也不能因此而把群眾基礎都給丟了,所以才想出了這個辦法,人家送禮來,他都客客氣氣的收下,在不違反原則的情況下,能辦的事情就給人家幫忙,能解決的問題就給人家解決,隻有這樣才能和周圍幹部群眾打成一片,這才叫平易近人,人際關係好,才有人願意說你的好話,工作上也會盡心和你配合,才能看到工作成績。

    李長宇有過前車之鑒,這種錢是不能拿得,如果不加選擇的全都一股腦塞入自己的腰包,早晚會出大事,他是個在政治上有追求有抱負的人,才不會為了這點小錢斷送自己的前程呢,小額的煙酒禮品還是照收不誤,雙規非但沒有留給他太多的陰影,反而讓李長宇對這種事的尺度把握變得爐火純青,這些東西,反貪局、紀委都不會放在心上的,至於大額的現金,李長宇就在紀委的廉政辦設立了一個秘密賬戶,凡是有人送錢給他,李長宇基本上都送到廉政辦,由廉政辦出具收據,再把錢存入專用賬戶。這個秘密也是洪偉基被舉報的時候,李長宇偶然向他透『露』的,洪偉基拍案叫絕,也學著李長宇的樣子如法炮製。

    李長宇低聲道:“結婚的事情,我原本連你都沒打算通知,可又怕你以後知道給我小鞋穿,體製中因為婚喪嫁娶出事情的例子很多,我不想落人口舌。”

    洪偉基表示理解,點了點頭道:“好,我幫你保密,不過喜酒我一定得去喝!”他把煙蒂摁滅道:“你考慮的很周到,很多事,原本是好事,可處理不當就會變成壞事。”

    李長宇意味深長笑道:“所以我想遠離是非!”

    洪偉基盯住李長宇的眼睛,他發現這位老同學的城府變得越來越深了,政治上的修為也存在著一個突破升級的過程,上次的雙規事件對李長宇而言是一個難得的曆練,經曆雙規之後,李長宇在政治上的表現讓洪偉基有種破繭成蝶的驚豔,洪偉基道:“剛才你在常委會上提出飛捷公司的事情,可不像是要遠離是非啊!”

    李長宇笑了起來:“這件事總得有人提起!”

    “說出來有用嗎?”

    “總得有人說!”

    兩人相互對望著,彼此都明白了對方心中所想,不禁同時大笑起來。

    許嘉勇和喬夢媛並肩站在開發區空曠的土地上,不久後,許嘉勇腦海中構造的企業帝國將成為現實,他蹲下去,握了一把泥土,然後慢慢鬆開手,任憑泥土被風吹散,深邃的雙目中閃動著淡淡的憂傷。

    喬夢媛靜靜看著許嘉勇的眼睛,她在三年前和許嘉勇相識,許嘉勇的博學睿智,很快就俘獲了她的芳心,她曾經對許嘉勇有所暗示,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許嘉勇對她的暗示總顯得無動於衷,喬夢媛後來的回國和許嘉勇的淡漠擁有著很大的關係,兩人之間產生感情還是在許常德死後,在許嘉勇最艱難的日子,喬夢媛來到東江,始終陪伴他左右,正是她的這份癡情打動了許嘉勇,他們的感情也在這段時間突飛猛進。

    從許嘉勇的目光中,喬夢媛感覺到他對江城的感情,一開始的時候,喬夢媛並不理解許嘉勇為什麼要選擇江城發展,可現在她有些明白了。

    許嘉勇道:“小媛,我會在江城的土地上建成國內,乃至整個亞洲最大的計算機配件中心,建成最先進的光盤生產線,打造一個全新的硬件帝國!”

    喬夢媛溫婉笑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無論你怎樣做,我都會支持你!”

    許嘉勇站起身,握住喬夢媛的小手,凝望她的美眸深情道:“小媛,我知道這次你為了我頂了很大的壓力,我不想你為我付出太多。”

    喬夢媛咬了咬櫻唇道:“嘉勇,我決定的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我愛你,我的家人無權幹涉我們的感情。”她和許嘉勇之間的關係有些像私定終身,在這個問題上遭到了父母的堅決反對。

    許嘉勇感動的點了點頭,他攬住喬夢媛的纖腰:“小媛,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喬夢媛笑著挽住他的臂膀:“我相信你,而且這次我也沒有投入多少資金,大部分都是你吸引的國際風險投資。”她輕聲道:“國內的計算機產業還不成熟,你這次投資這麼大,相應的風險也很大。”

    許嘉勇道:“做任何事把握先機最為重要,在初始時風險肯定是巨大的,巨大的風險意味著可能獲得的高額利潤。”

    喬夢媛小聲道:“過去我一直以為你是個穩重保守的人!”

    許嘉勇笑道:“我是在等待機會!”

    “嘉勇,這次簽約後,跟我一起去北京吧!”

    許嘉勇微微愣了愣。

    “我想你見見我爺爺,也許他可以站在我們這邊!”

    許嘉勇搖了搖頭:“我不想去,我不想他們以為我對你抱有目的!”

    喬夢媛靠在他的肩頭:“嘉勇,正是因為如此,你才要當麵向他解釋,我要他們知道我愛你,我要他們知道,你是我的驕傲!”

    張揚把存好的銀行卡放在蘇小紅的麵前:“紅姐,完璧歸趙!”

    蘇小紅向銀行卡瞄了一眼,伸手拿了過去,輕聲道:“我還指望著你還不上,從此賣身為奴呢!”話語中透『露』著一種勾引人的味道。

    張揚可不敢接招,哈哈笑道:“紅姐,我的肉金貴著呢!”他拉了張轉椅在蘇小紅的對麵坐下:“最近酒吧的生意怎麼樣?“

    “過得去,老街現在已經整修的差不多了,前來遊玩的人也越來越多,等到全麵開放之後,我想生意應該會更火。”蘇小紅把銀行卡收好了,然後兩隻白嫩的纖手交織在一起承托住自己的下頜,姿態顯得十分嫵媚『迷』人:“你消失了這麼久幹什麼去了?”

    “省黨校學習,等著升官呢!”

    “那我先恭喜你了,要不要中午給接風加上慶功宴?”

    張揚看了看時間:“中午不行,我還得去市一趟,把工作安排好,晚上吧!”

    “好!一言為定,今晚魚米之鄉水晶閣!我回頭通知方總!”

    張揚道:“我還會請幾個朋友!”

    蘇小紅笑道:“成,反正方總付賬!”

    李長宇並沒有想到張揚會提前這麼多天回來,把張揚送給他的兩條軟中華放在抽屜,然後道:“怎麼樣,假期還順心吧?”

    “去了趟東江,轉了趟香港,打了幾場架,罵了幾個人,無聊透頂!”

    李長宇不禁笑了起來,他點燃一支香煙,抽了一口,從鼻孔中悠悠『蕩』『蕩』飄出兩團煙霧:“回來準備上班?”

    張揚點了點頭:“我總不能一直都在外麵飄吧,晃了都一個多月了!”

    李長宇道:“行,明天開始上班,還是抓你分管的旅遊那一塊,老街和古城牆工程已經接近尾聲,爭取在十一期間能夠全部開放迎賓。”李長宇這是好意,老街和古城牆的開發,張揚居功至偉,到最後這筆政績當然要算在他的頭上。

    張大官人關心的卻不僅僅是政績這麼簡單,他還惦記著這次能否提升級別的事情,看到李長宇說了半天,總是不往這上麵靠攏,不由得有些心急,他咳嗽了一聲,提醒李長宇道:“我負責市場開發處,還是科級啊?”

    李長宇對這廝極其了解,他再次施展了太極推手的功夫:“張揚,你現在還擔任著招商辦副主任,享受副處級待遇,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還隻是一個科員呢,你還年輕……”

    張揚一聽就知道這次沒戲了,歎了口氣道:“得,您別說了,我明白了,我安心做好自己的工作,你別為難!”

    李長宇看出他有些情緒,微笑道:“等你黨校的函授學曆下來,以後的道路會很順,我看等你到了秦清這個年紀,說不定也能夠達到她的政治高度。”

    張揚在心盤算著,副處、正處、副廳,就算一切順利,哥們也得熬十幾年。既然沒什麼指望,他隻能先壓下這個念頭,向李長宇道:“還有一件事,顧佳彤有意接下江城製『藥』廠。”

    李長宇點了點頭,這件事他早就聽顧佳彤提起,江城製『藥』廠在目前的情況下,的確需要外來的資金注入:“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特別留意。”

    方文南並沒有想到許嘉勇和喬夢媛也會前來,喬夢媛雖然從商的時間不久,可是她在雲安的名氣很大,新近在江城開發區大規模拿地,已經成為江城商界注目的焦點人物。雖然頂著許嘉勇未婚妻的身份,而且表現的小鳥依人,可是在所有人的眼中喬夢媛才是兩人中的主導者。

    喬夢媛的表妹時維也受邀前來,張揚將他們一一向方文南介紹,本來他想邀請顧佳彤同來,可是顧佳彤自從父親過問她和張揚的事情之後,對兩人關係的處理變得低調起來,盡量避免在公共場合與張揚一起出席,兩人的戀情從過去的半公開轉成了地下。

    因為多數人都是初次見麵,所以彼此間的談話都顯得小心謹慎。

    張揚是第二次見到喬夢媛,感覺喬夢媛很少說話,在許嘉勇的麵前表現得十分文靜,每當許嘉勇說話的時候,她都會停下所有的一切,雙目靜靜看著許嘉勇,目光充滿了深情,張揚不禁暗自感歎,這許嘉勇不知給她灌了什麼『迷』魂『藥』,能夠讓喬夢媛這麼『迷』戀他。

    許嘉勇給張揚的感覺真有種脫胎換骨的變化,整個晚宴的過程中談笑風生鎮定自若,從他的身上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殺伐之氣。

    蘇小紅對許嘉勇的投資計劃有些興趣,不時的問這問那,許嘉勇也表現的很紳士,耐心解釋了自己未來的基本構想。

    計算機產業對方文南而言還是一個陌生的領域,他並不認為這種東西能夠賺多少錢,望著侃侃而談的許嘉勇,他將許嘉勇定位為一個好高騖遠的年輕人,中國的高科技產業隻不過是剛剛起步,在一開始就投入這麼大的財力,搞不好會血本無歸,方文南從根本上還是一個傳統意義的商人,他更專注於他所認為的實業,IT產業並不在他認知的範疇內。真正讓方文南注意的還是喬夢媛,這個看似嬌小的小丫頭,家庭背景不是一般的深厚,據方文南了解,她所從事的也並非科技行業這麼簡單,喬夢媛的出現注定要在江城商界掀起一場風浪。方文南已經預料到,日後和她之間的競爭是在所難免的,雖說目前並沒有看到任何的跡象,商者對利益的追求是共同的,在這一前提下,早晚都會有一場遭遇戰。

    誰都不想遇到喬夢媛這樣的敵人,跟她為敵,就意味著跟她背後實力強大的家族為敵,張揚也不例外,今晚的許嘉勇雖然沒有表『露』出任何的敵意,可張揚仍然可以斷定,許嘉勇對自己的仇恨是無法抹去的,他越是表現出淡然,越是代表仇恨隱藏之深。自己是許嘉勇的敵人,也就意味著是喬夢媛的敵人,張揚感覺到空前的壓力,許嘉勇在江城的投資,也許隻是他布局的開始,他依然記得在寧靜路遇到許嘉勇時他所說的那句話——其實死亡不是最可怕的結局,真正可怕的是一點點失去自己擁有的一切。

    許嘉勇端起酒杯,主動向張揚道:“張揚,你是招商辦副主任,也是旅遊局市場開發處處長,我相信,以後我們的合作機會一定很多。”

    張揚微笑道:“希望你把錢源源不斷的投入江城開發區,江城願意和你們一起共同謀取發展。”

    許嘉勇笑道:“你這句話的口氣好像江城市市長!”

    一群人同聲笑了起來。

    晚宴結束之後,張揚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和方文南一起來到魚米之鄉的頂樓平台,兩人並肩望著喬夢媛的凱迪拉克消失在夜『色』之中,方文南道:“真是不明白,她為什麼要到江城來攪局?”

    張揚沒有說話,從一旁拿起一瓶冰水灌了一口:“最合理的解釋就是,人家看好江城的投資環境唄!”

    身穿淺灰『色』『色』旗袍的蘇小紅婷婷嫋嫋從後麵走了過來,她接口道:“人家這是夫唱『婦』隨,如果不是許嘉勇看中了這片地方,喬夢媛怎麼也不會想來江城。”

    方文南道:“喬夢媛剛來江城,就『逼』走了東江的多位投資商,由此可見她的強勢和高調,以後江城的是非恐怕會更多。”

    蘇小紅道:“他們做的是IT跟你的生意好像不搭界吧?有道是同行是冤家,你搞餐飲建築的,怎麼對人家戒心怎麼大?”

    張揚笑道:“方老板是怕江城首富的名頭被人家爭過去!”

    “誰愛爭誰爭,我才不願意當這個首富,好事沒撈到,捐款賑災每次我都得衝鋒在前!”

    蘇小紅來到張揚身邊,將一張銀行卡還給張揚:“以後別來這套啊,挺沒勁的!”,張揚一看就知道她把多餘的五萬塊還給了自己,其實張揚在還錢之初就已經想到蘇小紅不會跟他算利息,可還是選擇這樣做,人啊,很多時候真他媽的虛偽。聰明人之間往往不用把事情說得太透,張揚也沒有推辭,很痛快的把銀行卡收了回來。

    蘇小紅道:“我那錢也不是平白無故借給你的,老街入口的地方,我想做個燈箱廣告,這事兒你得給我辦了。”

    張揚笑道:“成,等我明天去旅遊局上班就給你辦這件事!”

    蘇小紅道:“你放心啊,廣告位租金我一分錢不會少!”

    張揚一陣子沒到旅遊局上班,對旅遊局新近的一些情況並不是太清楚,第二天回到市場開發處,自然受到一幫屬下的熱烈歡迎,朱曉雲和蘇強的感情日趨穩定,專升本考試也順利通過,最近表現的尤為活躍,她將最近旅遊局的奇聞軼事向張揚匯報了一遍,陳建和何樹雷兩個忙著寫月終總結,董吉名仍然病假。

    張揚從借調春陽協助招商工作開始,就沒有過問過旅遊局的事情,聽朱曉雲匯報了大半個小時,方才把最近的工作搞清,其實旅遊局的工作無非是監督指揮幾個重點景區的開發,隨著老街、古城牆景區即將迎來全麵開放,圍繞景區的配套設施招商工作也已經展開。廣告位的招租工作正在進行中,讓旅遊局意外的是,這次的招租工作出奇的火爆,朱曉雲聽張揚說要拿下老街入口的廣告位,她輕聲道:“廣告位招租工作是胡局長負責的,要不等回去問問他!”

    兩人正說著話,辦公室的崔傑走了進來,朱曉雲道:“崔傑,你來的正好,老街入口處的燈箱廣告落實了沒有?”

    崔傑想了想:“胡局長負責的,好像是答應了新光健身器材廠!不過合約沒簽!”

    張揚昨晚答應了蘇小紅,說是把老街入口處的燈箱廣告幫她拿下,答應別人的事情怎麼都要兌現的,他和副局長胡光海一直也沒有什麼矛盾,自從進入旅遊局始終相安無事,認為這個麵子胡光海應該給他。既然合約沒簽,就證明這件事有回旋的餘地,連市『政府』都能翻臉不認帳,他們旅遊局一樣可以。

    抱著這樣的心態張揚去找了胡光海,讓他意外的是,當他提出要把入口處燈箱廣告的使用權交給老街1919酒吧的時候,卻被胡光海微笑拒絕了,胡光海搖了搖頭道:“張處長,不是我不講情麵啊,這件事不好辦,我已經答應新光健身器材廠了,咱們旅遊局是國家事業機構,答應人家的事情就要兌現,出爾反爾的話,我們這些幹部就失去了誠信,以後的工作該如何開展?”

    聽胡光海這樣說,張揚心就有些不爽,大家都在一個單位混,誰他媽不知道誰啊?你雖然是副局長,副處級,我雖然是市場開處處長,科級,可我還是招商辦副主任,享受副處級待遇,按照級別,咱倆也算得上是平起平坐,談到對江城,對旅遊局的貢獻,老子更不知道要撇開你幾條街,你他媽居然跟我耍官腔。人在經曆的事情多了之後,涵養也隨之提升,張大官人麵對胡光海就表現出了很好的涵養,當然這和胡光海笑容可掬的表情也有一定關係,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也沒招你惹你,隻是表示這件事不好辦。

    張揚耐心道:“老街主打旅遊牌,燈箱廣告也要以進駐老街的商業為主,胡副局長,你說咱們在景區弄一個健身器材廠的廣告是不是不倫不類?再說了,合同還沒簽,你再考慮考慮!”張大官人認為自己已經很給胡光海麵子了,先是提醒他你他媽隻是一個副局長,然後又告訴他合同沒簽約,一切都存在定數,你多少也得給我個活動話兒。

    可胡光海仍然搖了搖頭道:“張處長啊,這件事隻能這樣了,假如我們出爾反爾,那麼其他的承租商家肯定會質疑我們的誠信,後果是很嚴重的!”他笑道:“這樣吧,還有其他的廣告位,讓她優選挑選怎麼樣?”

    張揚也實在說不出太多的不是,他點了點頭,走出門外就給蘇小紅打了個電話,把胡光海的答複跟她說了,蘇小紅一聽就樂了:“我覺著當初找他要廣告位的時候,他推三阻四的,原來是這麼回事兒,新光健身器材廠是他弟弟開的,算了,張揚,既然不好辦,這事兒就當我沒說!”

    張揚一聽火就上來了,麻痹的胡光海,你跟我口口聲聲的誠信原則,搞了半天你他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今兒我倒要看看,這旅遊局是你胡光海說了算,還是我張揚說了算。他掛上電話,一轉身就進了胡光海的辦公室。

    胡光海看到他兜了一圈又回來了,心中暗叫不妙,可臉上仍然堆著笑容道:“張處長還有事?”

    張揚道:“老街入口的燈箱廣告我要定了!你把新光健身器材廠給推了!”

    聽到張揚這麼說,胡光海的臉『色』頓時變了,人都是有血『性』的,胡光海雖然平時脾氣好,可骨子還是有幾分倔強的,對於張揚這種強勢人物,他一直都陪著小心,可心底深處是看不起他的,認為張揚不過是憑借著副市長李長宇的關係才如此囂張,而且,他認為,你張揚再怎麼強勢,你畢竟是我下級,我是旅遊局副局長,我是你的領導,你怎麼都不該用這種命令的口吻跟我說話。胡光海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搖了搖頭道:“小張,我們是國家幹部,一定要公私分明,你這樣讓我很難做!”不到最後一步,胡光海還是不想跟張揚翻臉的。

    張揚冷笑道:“拉倒吧,什麼公私分明,你以為我不知道新光健身器材廠是你弟弟開的?你這叫公私分明?”

    胡光海的臉上青一塊白一塊,被人當麵揭穿的滋味並不好受,他有些生氣的站起身來:“張揚,新光健身器材廠拿下廣告位手續齊全,沒有任何的違規『操』作因素在內,你不要血口噴人!”

    “這燈箱廣告位我要定了,原因很簡單,老街是旅遊景區,新光健身器材廠的廣告和景區整體風格不符!”

    胡光海也動了真氣,他大聲道:“這是旅遊局全體領導討論後一致通過的決定,你無權改變!”說完之後,他感覺到還不夠力度:“你管好你的市場開發處,這件事不屬於你分管的範疇!”

    張大官人雙目斜睨胡光海,他過去怎麼沒發現這狗日的這麼欠揍?旅遊局能夠有今天欣欣向榮的局麵,還不是我一手搞起來的,景區的投資也是我一手搞定,現在老街建好了,我要個燈箱廣告都有人出來跟我推三阻四,我張揚就這麼好欺負嗎?

    胡光海被張揚一雙眼睛看得心發『毛』,畢竟張揚當初痛毆副局長高興貴的事情人盡皆知,胡光海也害怕這件事落在自己的頭上,他顫聲道:“你……想幹什麼?”

    張揚眯起雙眼,充滿不屑道:“胡副局長,你別害怕,我不打你,那些粗糙的活兒,我很久就不幹了!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你馬上給你弟弟打電話,把那邊的事情推了,然後和蘇小紅的酒吧簽約,我權當一切沒有發生過。”

    胡光海被氣得渾身瑟瑟發抖:“你……你……還是國家幹部嗎?……你……你流氓……你無賴!”

    張揚忽然右手閃電般揮了出去,狠狠給了胡光海一個嘴巴子,打得胡光海原地轉了一個圈,捂著麵孔坐倒在椅子上,他充滿錯愕的看著張揚,這廝明明說過不打人了啊!

    張揚歎了口氣,看著自己的右手:“衝動是魔鬼,我還是管不住自己,你說我流氓,我要是不打你,豈不是對不起你的褒獎?”

    

Snap Time:2018-06-24 23:02:02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