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八十八章戒心頓生


    第一百八十八章【戒心頓生】

    張揚把兩人送到省『政府』招待所,停車的時候悄悄向秦清看了一眼,兩人都看到對方目光中的不舍,可常海心就在一旁,他們雖然渴望和對方在一起,卻不敢有任何的表『露』。

    秦清和常海心下車走了兩步,忽然“啊!”的叫了一聲。

    常海心和張揚都以為她出了什麼事情,同時望向她。

    秦清道:“壞了,我把公文包忘在酒店了!”

    常海心這才想起,去酒店的時候秦清的確拿著一個公文包,她本來想幫秦清拿著的,可秦清說不用,常海心就沒引起太多的注意,誰曾想終究還是忘了東西。她主動請纓道:“秦副市長,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去拿!”

    秦清搖了搖頭道:“不用,麵有些重要的文件,還是我自己去,小張,要辛苦你一趟了!”

    常海心倒也沒有產生任何的疑心,體製內有保密原則,有些文件是不可以讓秘書接觸到的,秦清的做法合情合理,她輕聲道:“我跟你過去!”

    秦清溫婉笑道:“你都跟我跑了一天了,累了,這麼點小事我自己能做好,快回去睡吧!讓小張送我就行。”她轉身回到了張揚的吉普車上,張揚開著吉普車遠去,從後視鏡看到常海心已經進入了招待所的大門,這才和秦清相視而笑。

    “公文包真丟了?”

    “空的!”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美人兒市長的頭腦可真不是蓋得,對於今晚的一切早有策劃,輕聲道:“今晚還回去嗎?”

    秦清柔聲道:“我隻是想你,陪你說說話!”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一個小時後送我回去。”

    張大官人愁眉苦臉道:“這事兒還要掐表啊?”

    秦清啐道:“瞎說八道什麼?你和我在一起,除了那件事,就沒有話好說了?”

    張揚將吉普車駛向不遠處的濱江公園,在一處土坡上停下,從他們的位置剛好可以看清月光下湧動的長江。張揚將座椅向後滑到盡頭,讓秦清來到他懷中,傾聽著外麵的江風,凝望著江上船隻星星點點的漁火,一切如此靜謐,夜『色』如此美好,秦清夢囈般道:“這好美!”

    張揚微笑道:“因為你的存在,所以這兒才顯得美麗。”

    秦清撅起櫻唇道:“我發現你這張嘴巴越來越甜了,真的要『迷』死人不償命?”

    “嚐過才知道!”張揚微微仰起頭,秦清轉身壓在他身上,櫻唇印在他的大嘴上。

    秦清慌忙抓住他的手道:“別胡鬧,這是在外麵!”

    張揚小聲道:“外麵有沒有人?”

    秦清紅著臉兒向車窗外看了看,然後搖了搖頭。

    “胡鬧!不許動!”

    “好,我不動,你動!”……

    秦清緊緊抱著張揚,嬌軀不由自主的連續戰栗了幾下,看到張揚一臉的壞笑,芳心中羞到了極點,低下頭在張揚的頸部狠狠親了一口,留下一個深深的唇印,小聲道:“你這壞蛋!每次見麵都要胡鬧!”

    張揚笑道:“自從上次嵐山之後,秦副市長的特殊服務讓我念念不忘!”

    “別說了,羞死人了!”秦清從他身上爬起來,去整理衣服。順便抽出紙巾幫助張揚清理,擦了兩下,卻看到這廝又有重振雄風之勢,有些害怕的縮到副駕坐好了:“別胡鬧,送我回去,再晚小常會起疑心的!”

    張揚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坐起身來,把座椅調節好,打開車窗,清涼的江風從外麵吹進來,將車廂內曖昧的氣息很快就吹得幹幹淨淨。

    秦清舒了口氣,美眸有些羞澀的看著外麵,江邊很靜,張揚停車的土丘是這一帶的最高點,從他們所在的地方可以把周圍的情況一覽無遺,看來他對挑選地形方麵,頗有心得,秦清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道:“說!是不是帶其他女人來過這個地方?”

    張揚舉手討饒道:“沒有,從來都沒有!”

    “信你才怪!”秦清放開他的耳朵:“對了,你好像在外麵混了好長一段時間了,怎麼?不打算回江城上班了?”

    張揚歎了口氣,啟動吉普車緩緩開下土坡:“你當我不想上班?整天在外麵飄,雖然工資不少我一分,可總覺著無聊透頂,許常德死後,省就安排我在省黨校學習,現在還沒到時間呢!”

    “你也沒去上過課啊!”

    “我隻是走過場,還不是老許那件事給鬧的!我就不明白,搞到最後弄了這個收場!合著他做過的壞事全都一筆勾消了!我辛辛苦苦找來的那些東西,全都被抹殺了?”

    秦清拍了拍他的手臂,柔聲道:“既然不明白就不要去想,有些事情不可以站在個人的角度去考慮,要考慮到社會影響,要考慮到大局!”

    張揚點了點頭:“我明天就回江城!”

    “這麼快?”秦清感到有些詫異。

    張揚這才把李長宇要結婚的事情跟她說了,秦清不禁笑了起來,想不到李長宇和葛春麗之間終究還是走到了一起,她輕聲道:“我嵐山的工作剛剛接手,估計過不去了,你幫我帶禮物過去!”

    張揚道:“你別管了,我這次從香港帶了不少東西過來,挑一份給他,算你送的!”

    因為黨校方麵還要辦些手續,直到第二天中午,張揚才從東江動身出發,郭誌強被他的幾個堂兄弟盛情挽留,並沒有和張揚一起回去,他害怕張揚多想,還專門強調自己不是為了那幾個小錢,等他回江城,馬上把錢還給張揚。

    張揚當然不是真的在乎錢,他把友情看得比金錢重要得多。

    一個人行駛在東江前往江城的省級公路上,多少有些寂寞,午後的陽光很熱,透過車窗直曬進來,雖然車內空調開得很大,仍然感覺到燥熱,張揚把音樂聲音調到最大,望著前麵白晃晃的路麵,感覺有些犯困了。張揚正準備把車靠邊,找個有涼影的地方休息一會兒的時候,一輛黑『色』凱迪拉克從右側疾馳而過,把張揚嚇了一大跳,這車開得也太野了,而且不講規矩,從右側超車,如果張揚的反應在慢一點,少不得要撞上。更可氣的是,車內的人不講道德,把一個空礦泉水瓶子扔了出來,!地一下砸在張揚的車窗上。張揚被這一嚇,居然困意全消,整個人又恢複了清醒。張揚也不是什麼好脾氣,忍不住罵道:“靠!你他媽找死啊!”他一腳踩下油門向前方的凱迪拉克追了上去。

    張揚的吉普車雖然排量很大,可是長處在越野,平直的公路上並沒有太大的優勢,很快那輛凱迪拉克就跑得不見影兒了,張揚粗略地估計了一下,那車的速度至少要在一百八,跟人家比超車那根本是自取其辱,這輛吉普車在後麵隻有吃灰的份兒,張揚隻能望洋興歎,又往前開了十多公,發現那輛凱迪拉克停在一旁,張揚樂了,這下可讓我逮住你了,抓住司機,我非揍你一頓不可。

    可開到近前一看,開車的竟然是兩個女孩子,兩人都是藍『色』牛仔褲,白『色』T恤衫,臉上都戴著墨鏡,一個紮著馬尾,一個留著短的不能再短的短發,紮馬尾的那個身材嬌小玲瓏。短發的那個身材要高一些,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她看到張揚,向他招了招手。

    張揚幸災樂禍的探出頭去:“喲!爆胎了!車技不錯啊,開這麼快都沒翻車!”

    短發少女一聽這話就有些急了:“我說你這人怎麼說話這麼缺德?”

    張揚嘿嘿笑了一聲,繼續開車向前駛去,可剛剛開出沒多遠,看到後麵來了輛拖拉機,也來到那凱迪拉克旁停下,從拖拉機上跳下來五六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張揚雖然很反感那兩名女孩野蠻駕駛隨便拋物的行徑,可看到後麵的情況也覺著有些不妙,現在車匪路霸橫行,畢竟兩個單身女孩子,別出什麼事情。他又把車倒了回去,聽到那幫農民正在就換輪胎的事情討價還價呢。

    張揚推開車門跳了下去。

    其中一個農民伸出五根手指道:“五十塊,少一分都不行!”

    張揚道:“得了吧,我一分錢不要,趕緊給我走人,小心我報警抓你們啊!”

    幾名農民看到他盛氣淩人高高在上的樣子,再看到他的車牌,都感覺此人不善,也就沒敢糾纏下去,雖然恨張揚擋了他們的財路,可是也不敢生事,上了拖拉機低聲罵咧咧的離去。

    張揚望著兩個女郎不由得搖了搖頭:“連車胎都不會換,還出來跑什麼長途?”

    身材嬌小的那個女郎求助似的看著張揚:“這位先生,幫幫忙吧,我們可以付你報酬!”

    張揚笑道:“報酬我不要了,隻要你們別拿礦泉水瓶子丟我就行!”

    剛才扔礦泉水瓶的是那個短發女孩,她被張揚說的臉上有些發燒:“不好意思啊,我喝了點酒,所以……”

    張揚這才聞到她身上果然有股子酒氣,酒後開車,難怪膽子這麼大,他從後備箱拿了千斤頂,又把凱迪拉克的備胎取了出來,很利索的將爆裂的輪胎換下。

    不到五分鍾,已經完成了換胎的全過程。

    短發女孩從車載冰箱中拿出一瓶礦泉水遞給張揚,張揚誇張的向後一讓:“不是說好了不砸人的嗎?”

    兩名女孩同時笑了起來。

    張揚這才樂接過了礦泉水,灌了幾口道:“你們車速太快,省道上車多,不安全!”

    短發女孩點了點頭,向張揚伸出手去,主動跟他握了握:“剛才真是對不起,我就喝了一杯冰鎮啤酒,本來覺著沒事,可一開車就有些管不住自己,我叫時維,這是我表姐!”

    身材嬌小的女郎淡淡笑了笑,比起時維的外向,她顯然矜持內斂許多,向張揚點了點頭道:“喬夢媛!”

    張揚愣了,我靠!不會這麼巧吧,這女的居然是喬夢媛,喬老的孫女兒,雲安省省委書記喬振梁的寶貝女兒,不過看她的氣質應該不是普通出身,張揚心中雖然驚奇,可表麵上並沒有任何流『露』,微笑道:“我叫張揚,你們這是去哪兒啊?”

    時維道:“江城!”

    “這麼巧啊!咱們一路!”

    時維的『性』情相當直爽,她歡快笑道:“好啊,那就一起走!”

    張揚笑道:“我給你們帶路,順便幫你壓著點速度,酒後駕駛,被抓住可是要拘留的!”

    看著張揚的吉普車開動,喬夢媛和時維才上了車,喬夢媛除下墨鏡,抽出一張紙巾擦了擦精致白嫩的俏臉,輕聲道:“這個年輕人好像有些來頭!”她的目光盯在前麵的車牌上。

    時維笑道:“人倒是挺帥的,跟許嘉勇能有一拚!”

    提起許嘉勇的名字,喬夢媛的俏臉上『蕩』漾起甜蜜的微笑:“嘉勇可沒有他的嘴巴這麼貧!”她向時維笑道:“怎麼?小妮子又發花癡了?”

    “表姐,哪有啊!”

    兩輛車一前一後來到江城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六點,張揚十分熱情,當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知道車內有一人是喬夢媛,親自把她們兩個護送到雅雲湖畔的藍寶大酒店。

    兩輛車在藍寶大酒店停車場停下的時候,張揚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向這邊走來,當他看清那個人竟然是許嘉勇的時候,頓時愣住了。

    喬夢媛下了汽車,便投入許嘉勇的懷抱中,兩人的關係不言自明。

    許嘉勇也看到了張揚的吉普車,他輕輕拍了拍喬夢媛的香肩,然後微笑著向張揚走去。他和張揚之前見到的樣子已經全然不同,臉上的胡須已經刮得幹幹淨淨,頭發也剛剛剪過,整個人雖然消瘦了一些,可是顯得更加的精明強悍,他的雙目中已經找不到任何的痛楚,目光平靜而淡定,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去,很友善的說道:“張揚,我們又見麵了!”

    張揚上次在寧靜路遇到許嘉勇的時候,許嘉勇整個人充滿了悲傷和痛苦,他對張揚所說的那番話充滿了敵意和威脅,可是現在的許嘉勇顯得溫和而友善,他似乎已經從失去父親的悲傷中解脫出來,他的表情平和,而這種平和卻讓張揚從心底生出一種警覺,許嘉勇在經過這場變故之後,仿佛接受了一場洗禮,讓人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張揚無法形容此時的感受,鎮定的和許嘉勇握了握手:“真是巧啊!”

    喬夢媛有些詫異的走了過來:“嘉勇,原來你們認識?”

    許嘉勇點了點頭,微笑道:“張揚,我忘了給你介紹,這是我的未婚妻喬夢媛!”

    時維也驚喜的走了過來:“嘉勇哥,你和張揚是朋友啊!”

    許嘉勇淡淡笑道:“好朋友!很好的朋友!”他主動邀請張揚道:“我在藍寶訂好了餐台,一起吃飯?”

    張揚搖了搖頭道:“今兒就不麻煩了,我家一堆事兒,這樣吧,明天我聯係你!”

    許嘉勇也沒有勉強,點了點頭道:“好,我等你電話!”他掏出名片夾,從中抽出一張製作精美的名片遞給張揚:“上麵有我電話,有時間聯係!”

    直到張揚駛入濱湖路,整個人仍然處於深深的震撼之中,許嘉勇在江城的出現絕非偶然,喬夢媛在江城開發區大規模拿地,他們之間的未婚夫妻關係,這一切絕非表麵上那麼簡單,張揚仍然記得在寧靜路和許嘉勇的那番對話,他應該意識到自己和他父親的死有關,許嘉勇選定江城投資,究竟是為了在這大展宏圖,開創一番事業,還是另有目的?

    顧佳彤已經在張揚位於雅雲湖畔的別墅等他,當張揚推開房門走入其中,顧佳彤就像一個迎接丈夫回來的妻子一樣撲了過去,投入張揚的懷中,緊緊擁抱著他的身軀:“想死我了,你怎麼才到家!”

    張揚捧起顧佳彤的俏臉在她櫻唇上吻了一記,然後將路途中的遭遇簡略說了一遍,顧佳彤聽說喬夢媛竟然是許嘉勇的未婚妻,也不由得愣在那,她和許嘉勇在一個省委家屬院,這種事情往往是傳得最快的,可她卻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張揚洗澡換完衣服下來,顧佳彤仍然在想著這件事:“過去從沒聽說過他們兩人有戀愛關係啊!”

    張揚也沒聽說過,他過去一直以為許嘉勇追求的是左曉晴,為此兩人還發生過幾次不快,可沒想到許常德死後沒多久,許嘉勇就找到了未婚妻,而且這個未婚妻的家世如此顯赫,張揚和喬夢媛雖然隻是一麵之緣,不過對喬夢媛還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女為人冷靜內斂,頭腦應該十分的理智,並不像那種感情盲目的無知少女,怎麼就突然上了許嘉勇的賊船?

    女人的八卦心理比起男人要重許多,張揚洗澡的這會兒功夫,顧佳彤已經撥出去幾個電話,她搞清了幾件事,一、這個喬夢媛的確是喬老的孫女,匯通科技的掌門人,二,她和許嘉勇是在美國認識的,不過兩人在美國一直沒有什麼戀愛關係,認識已有三年,最近才確立了戀愛關係,並且已經訂婚,三,許嘉勇在美國獲得了大量的風險投資,這次和喬夢媛合作,來江城就是要有大動作。

    張揚接過顧佳彤遞過來的涼茶,喝了一口,低聲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顧佳彤從張揚的話中聽出他對許嘉勇充滿了戒心,輕聲道:“也許人家隻是看中了江城的投資環境,簡簡單單的過來投資,也未必可知。”

    張揚搖了搖頭道:“上次我和許嘉勇在寧靜路見麵,我能夠感覺到他對我的仇恨!”

    “應該不會,他爸爸是心髒病死的,跟你又沒有什麼關係?他憑什麼恨你啊?”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的牆,我對付許常德的事情搞不好讓他知道了。”

    顧佳彤道:“怕什麼?你安安穩穩做你的工作,他就算想對付你,也抓不住你的任何把柄,再說了這是平海,還輪不到他許嘉勇說話。”顧佳彤的言外之意,平海的老大是她爸爸才對,許嘉勇雖然找到了喬夢媛這個未婚妻,找到的靠山再硬,他也得講理不是?

    張揚笑道:“也許是我多想了,他投資江城,對江城來說是大好事,佳彤姐,你在『藥』廠考察的怎麼樣了?”

    顧佳彤歎了口氣,『藥』廠的考察進行的並不順利,馮愛蓮落案之後,江城製『藥』廠的一大批幹部也隨之下馬,技術人員多數也各奔前程,現在的江城製『藥』廠已經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爛攤子,工廠剩下的都是一些『操』作工人,而且至今已經虧欠了十個月的工資,這幫工人正在準備越過江城直接去省上訪呢。

    張揚微笑道:“鬧得越歡,市就越頭疼,他們越頭疼,就越想把江城製『藥』廠的問題盡快解決,給予的條件就越是優惠,佳彤姐,這次你要賺大發了!”

    顧佳彤白了他一眼道:“就你的鬼主意多,我現在考慮的是,如果接這個爛攤子,怎樣才能盡快恢複正常生產,怎樣才能盡快盈利。”

    張揚笑眯眯道:“你放心,你開『藥』廠,我全力協助,咱倆開個夫妻店,我科技入股,你資金投入,爭取把江城製『藥』廠做大做強!”

    顧佳彤想起一件事:“對了,你要的那五十萬我給你準備好了!另外多準備了五萬,你占用了人家這麼久的資金,怎麼也得意思意思!”她畢竟在商場多年,對其中的規矩十分清楚。

    張揚點了點頭:“這下我欠了你五十五萬,憑我的工資這輩子是還不上了,要不,那啥……”

    顧佳彤焉能猜不到這廝腦子打的什麼主意:“什麼?”

    “我還是肉償吧!”

    這次的江城市常委會的主題是江城的農業發展問題,主管農業的副市長袁成錫清了清嗓子開始匯報,他所說的無非是突破傳統農業模式,根據市場經濟規律,大力發展科技農業,訂單農業,效益農業,以實現農民增產又增收的目的,他匯報完,代市長左援朝補充了兩句,然後話鋒一轉來到江城企業改革的問題上,重點提到了江城紡織廠和江城製『藥』廠,紡織廠的問題最近一段時間得到了緩和,因為工廠拆遷而答應給工人的第一筆補償金也已經到位,紡織廠工人的再就業問題也得到部分解決。

    左援朝道:“江城是個老工業基地,企業改革是重中之重,既要優化資源配置,又要搞好資產重組,扶植支柱產業,這樣才能促進地方經濟健康持續發展。紡織廠問題的解決方法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全新的思路,我們不可以把企業的負擔一股腦都推向社會,至少在這方麵不能邁大步,要給企業一個緩衝期。”

    與會的常委紛紛點頭,左援朝的這番話還是很有道理的。

    人大主任趙洋林道:“企業和工人之間,『政府』和企業之間欠缺溝通和理解,現在工人以為企業不行了,他們要沒飯吃了,企業認為『政府』要把他們推出去,企業領導欠缺解決問題的方法,無法化解矛盾,就將這種矛盾直接轉達到了『政府』,區管不了,就上升到市,市管不了,再往上傳遞,這種事情鬧到最後,隻會讓上級領導覺著我們江城市的領導人辦事不力。”

    市委書記洪偉基感歎道:“現在基層領導的水平的確很有問題,思想老舊,良莠不齊,在改革巨變的年代,他們已經無法適應這種巨大的變化!”他抿了抿嘴唇道:“適應不了,就得被社會所淘汰,我看是時候該給江城市的企業幹部做個綜合的考評,那些不合格的幹部,全部讓他們走人!”

    所有常委都沉默了下去,自從許常德倒台之後,洪書記的脾氣變得越發的大了,做事情也顯得比過去更有氣魄,這些常委都是心明眼亮的人物,稍一琢磨就明白了,許常德死後,省長並非原地選拔,而是從鄰省北原空降,洪書記進入省常委是沒有希望了,任何人在仕途受到影響之後,心情都不會太好,洪偉基也不例外,他心中有怨氣,這股怨氣正想尋找機會發出來。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道:“企業基層幹部的考評的確需要一個更加嚴格的標準,不過江城製『藥』廠的現狀很複雜,不僅僅是在改革過程中,企業所麵臨的轉型問題,我們不要忽略了過去企業領導的失誤帶給企業的影響,最無辜的是『藥』廠的工人,他們已經十個月沒有領過工資了,有些情緒是在所難免的,這件事需要切實的抓一下,不要讓工人的埋怨情緒繼續擴大。”

    代市長左援朝道:“江城製『藥』廠已經被一幫蛀蟲挖空,現在的製『藥』廠隻剩下一個爛攤子,誰來收拾,怎樣收拾?是個大問題!”

    洪偉基道:“什麼問題?一個企業的問題我們市委領導層難道解決不了嗎?我們這套班子的能力體現在哪?”

    人大主任趙洋林道:“最近製『藥』廠的工人頻繁上告,解決這件事已經迫在眉睫了。”

    李長宇道:“上次的招商大會上有不少客商對江城製『藥』廠表示了一定的興趣,不過他們也有顧慮,集中表現在,江城製『藥』廠已經損壞的名聲,還有企業內部陳舊龐大的領導結構,如果想改變江城製『藥』廠的麵貌必須做大動作!”

    洪偉基點了點頭道:“大家還有沒有其他的問題?”

    李長宇猶豫了一下,還是將壓在心頭很久的那件事說了出來:“洪書記,各位常委,我想大家應該聽說了新近的撤資事件,這件事最早是因為飛捷退出開發區開始,導致東江投資商的集體出走。根據初步統計,江城因此而損失了七個項目,共計3.2億的預計投資。”他深深吸了口氣道:“這件事的前因,我想每個人都清楚,投資的流走對我們江城來說,並不是最大的損失,真正損失的是信譽,作為江城的最高權力機關,作為江城的代言人,我們這群江城市領導的誠信受到了質疑,在客商心中,我們遭遇了信任危機!”

    沒有人主動說話,每個人都清楚這件事錯在江城市『政府』,可每個人又知道在這件事上,也沒有其他的選擇。

    左援朝靜靜望著李長宇,他意識到李長宇說出這番話的目的並非是為飛捷打抱不平,這一事件在發生的過程中,李長宇始終沒有提出過反對,在已經完全定局的情況下,他突然這樣說,其目的是在吸引常委們的眼球,在常委們心目中打造一個剛正不阿,正直無私的形象,左援朝開始感到警覺,李長宇用心良苦,他好像已經開始向市長的位置發起衝擊了。

    

Snap Time:2018-07-19 23:02:51  ExecTime: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