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八十七章暗潮湧動

  
  第一百八十七章【暗『潮』湧動】
  張揚還是一臉沒心沒肺的笑:“事情是在不斷發展變化的,咱倆今天是純潔的革命同誌友誼,以後保不準發展成啥樣呢!”
  “我跟你不來電!”胡茵茹還是微笑著把表拿出來戴在雪白的皓腕上。
  郭誌強『插』口道:“胡小姐,小心糖衣炮彈!”
  胡茵茹輕笑道:“糖衣我會扒下來,炮彈給他打回去!”
  甲魚王又有了新鮮的做法,整隻甲魚端上來之後,老鱉殼分離開來,周邊還點綴著一圈鴿子蛋,美其名曰霸王卸甲,郭誌強用筷子夾起了一個:“王八蛋!這玩意兒我還沒吃過呢!”
  張揚笑道:“我就搞不懂,這甲魚王也沒什麼特『色』,怎麼人們都爭先恐後的往這拱?”
  胡茵茹道:“這就是消費心理,盲從!”她話鋒一轉,提到江城伏羊飲食文化節的招商大會:“你們搞伏羊飲食文化節,我找了一群朋友去給你捧場,結果就是盲從,好心投資江城,可到最後,卻被你們市『政府』給擺了一道!”
  張揚剛才已經被胡茵茹罵了一頓,正納悶著這件事,按理說江城市『政府』正在忙於招商引資,對於外來商人應該抱著歡迎的態度,怎麼會出爾反爾,推翻過去的意向,讓這些商人產生這麼大的怨念呢?
  胡茵茹將杯中的東江春一口喝幹了,她喝酒極其豪爽,看得郭誌強有些發呆,郭誌強對生意沒什麼興趣,也不知道張揚和胡茵茹說什麼,端起酒杯道:“別一個人喝悶酒,我陪你!”,他也幹了一杯。
  胡茵茹的目光卻望著張揚,這讓郭誌強多少有些尷尬,今天自己好像有些多餘,充當了電燈泡的角『色』。
  胡茵茹道:“我朋友飛捷公司的蔣奇偉和江城開發區簽署了七十畝土地使用權的意向,準備上光盤生產線,原本在會上跟江城市『政府』,江城開發區都已經談好了,隻差最後簽合同了,誰成想三天前江城方麵出爾反爾,說蔣奇偉看中的這塊土地另有其他用途,不可以出讓。”
  張揚這才明白胡茵茹為什麼會如此憤怒,他抿了口酒道:“江城開發區土地多得是,既然市『政府』有其他用途,可以讓他再挑選一塊。”
  胡茵茹怒道:“何止如此,不但是說好的土地變了卦,他們還通知蔣奇偉,光盤生產廠不可以興建!”
  張揚愣了,這就有些奇怪了,人家帶著錢去江城投資,市把答應人家的土地給征用了還不算,居然還不讓人家開光盤廠,這事兒是不是有些霸道啊?他低聲道:“你放心吧,這件事我回去幫你問問,一定給你個滿意的答複!”
  “什麼叫幫我問啊?你們江城市『政府』招商的時候怎麼說的,可事情過去沒兩天,就翻臉不認人了,張揚!咱們平海又不是隻有江城一個開發區,手有錢,在哪兒投資不是一樣,可是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既然是已經達成的意向,怎麼可以不講究誠信呢?而且他們代表『政府』,有這麼出爾反爾的嗎?”
  郭誌強幫襯道:“是啊,這幫市領導不能說話不算話,當初答應的條件,就得兌現,這件事要是傳出去,人家誰還敢到江城投資啊?”
  胡茵茹點點頭道:“別的我不敢說,這件事江城市『政府』如果不給我們一個明確的說法,我敢保證那些沒簽合同的協議,全都一筆勾銷!”
  張揚笑道:“威脅啊!你這是拆我台!”
  “隨讓你們先不講究的?”
  張揚做事十分講究效率,他一個電話打給了江城常務副市長李長宇。
  李長宇對張揚的來電表現出相當的高興,他也知道張揚這段時間的消失和許常德事件有關,先避重就輕的詢問了張揚的學習情況,張揚跟他寒暄了兩句,直接切入了正題。
  李長宇聽張揚反應完情況,沉默了一會兒方才道:“張揚,這件事有些麻煩,這塊地是上麵定下來的,我們也沒有辦法。”
  張揚愣了:“什麼意思?”
  “匯通科技要在開發區拿下二百畝地,從事計算機和光盤生產,投資金額和投資規模都將是江城前所未有的,所以市決定要給他們提供最優惠的條件!”
  “那也得講究信譽啊,凡事得有個先來後到,人家先簽下了合作意向,作為江城市『政府』也不能出爾反爾吧?如果連最基本的誠信都做不到,以後誰還願意來江城投資啊?”張揚把胡茵茹和郭誌強剛才的話綜合綜合說了出去。
  李長宇道:“市也會做出相關補償!”
  “補償?”張揚忍不住笑了起來:“李副市長,人家投資的初衷是想從事光盤生產,現在市不許人家投資這一項目,你以為人家還願意繼續在江城投資嗎?”
  李長宇道:“張揚,這件事很複雜,我會重點關注,對了!什麼時候返回江城?”
  張揚想了想道:“下周吧,我這邊還有點事要解決!”
  李長宇的聲音忽然變小了,顯得有些不好意思,過了一會兒方才道:“下周日,我和你葛姨打算辦個小型婚禮,隻有自家人,你過來吧!”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李長宇尷尬的咳嗽了一聲,補充道:“就一家人吃吃飯!簡簡單單的。”
  “結婚是人生大事,還是應該隆重點,這樣啊,我提前回去幾天,幫你『操』辦『操』辦!”
  “不用,不用!”李長宇慌忙道,縱然是沉穩如他,麵對這種事情也有一些抹不開麵子。
  張揚掛上電話。
  胡茵茹小聲道:“怎麼回事?”
  張揚道:“說是那塊地被什麼匯通科技給拿下了,從事計算機和光盤生產!”
  胡茵茹驚聲道:“匯通?”
  張揚和郭誌強都因為她的反應而感到詫異,充滿問詢的看著她。
  胡茵茹道:“匯通是喬夢媛的公司!”
  張揚和郭誌強對生意場上的事情都不甚了解,仍然不解的看著她。
  胡茵茹解釋道:“喬夢媛是喬老的孫女,她爸爸是雲安省省委書記喬振梁!”
  張揚和郭誌強雖然不知道喬夢媛是何許人物,可喬振梁和喬老的大名對他們而言卻是如雷貫耳。喬老雖然隱退,可是在國內政壇的地位毋庸置疑,喬振梁在雲安省擔任省委書記一職,四十八歲,屬於年富力強的領導人,比起平海的顧允知,他在年齡上占盡優勢,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他的背景深厚,潛力無限。
  喬家在國內政壇的影響力即便是文副總理也無法企及,喬夢媛身為喬老的寶貝孫女在江城投資,江城市領導又怎敢不給她大開綠燈?
  張揚看了郭誌強一眼道:“你們這幫高幹子女就是難伺候,沒事兒到處添『亂』!”
  郭誌強倒是有自知之明,他老爺子那官位跟人家根本沒辦法相比,苦笑道:“人家那才叫高幹子弟,我跟人家比就是窮人家的孩子。”
  張揚道:“我才是根正苗紅的窮人家的孩子!”
  胡茵茹道:“窮人的孩子早當家,你也算出息了,二十一歲就是正科級幹部了。”
  說起自己的級別,張大官人心理又有些不平衡了,許常德的倒台自己居功至偉,可自己到現在隻落了個帶薪休假,不知道回到江城會不會給自己提個半級,在體製中混長了,張揚也漸漸變得理智起來,知道一步登天那是不現實的事情,還是先混個副處再說。
  郭誌強有些奇怪道:“這個喬夢媛也真是奇怪,她爸爸是雲安省委書記,她跑到平海來做什麼?雲安這麼大還不夠她折騰的?”
  張揚到底沒在體製中白混,他分析道:“避嫌唄!”
  胡茵茹卻搖了搖頭道:“用得著避嫌嗎?他們隻要守法經營,什麼麻煩都不會有,而且就算有些小小不然的違規,誰又敢去查他們,誰又查得了他們?”她等於一竿子把這幫經商的高幹子女都打進去了。
  張揚想了想,的確如此,顧允知做官已經算得上清廉了,他在女兒經商的問題上也沒有避嫌的意思,隻是沒有主動關照罷了,既然不是避嫌,難道江城開發區的確有得天獨厚的便利條件,能夠吸引喬夢媛過來投資?
  胡茵茹道:“不是猛龍不過江,喬夢媛既然選定了江城開發區,必然經過了一番周密的調查,計算機和光盤生產在國際上都是新興產業,正處於高度發展的時候,飛捷想做光盤生產線,跟他們會有競爭,肯定是這個原因,喬夢媛利用她的影響力讓江城市『政府』撕毀和飛捷的協議。
  張揚道:“強龍不壓地頭蛇,她喬夢媛再有能量,在江城這一畝三分地上也不能任意胡為!”
  胡茵茹已經打起了退堂鼓:“算了,既然是喬夢媛,我還是勸蔣奇偉撤吧,這渾水誰想趟誰趟!”
  張揚和郭誌強都看出胡茵茹對喬夢媛的忌憚,張揚在心中對喬夢媛生起了強烈的好奇心,她為什麼要選江城呢?
  知道喬夢媛的事情之後,胡茵茹的情緒顯得有些低落,張揚對胡茵茹還是充滿歉疚的,畢竟當初人家組織商團去春陽,是為了給他掙麵子,投資江城也是衝著他,可到最後弄成這個結局,擱誰心也不會舒服。
  吃晚飯,張揚搶著把飯錢給結了,胡茵茹也看出他這是在彌補對自己的歉疚,也沒有跟他爭。三人來到門外停車場,張揚指了指自己的吉普車道:“我送你!”
  胡茵茹搖了搖頭,她自己開車來的,向張揚道:“我回頭去趟飛捷,有些事必須要當麵向人家交代一下,都是朋友,最好解釋清楚。”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們暫時不回江城,等住下來在和你聯係!”
  “好!”胡茵茹上了遠處的紅『色』奧迪。
  郭誌強提議去他叔叔家住,他叔叔在省軍分區分管後勤,張揚沒有去陌生人家做客的習慣,將郭誌強送到了地方。然後自己驅車去了紫霞湖別墅。
  途中給顧佳彤打了個電話,這才知道顧佳彤人在江城,正在考察江城製『藥』廠的現況,張揚從香港回來多少有些疲憊,回到別墅睡了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來到客廳拿起手機,發現上麵已經有了七八個未接電話,他按照上麵的號碼逐一打了回去,有三個是郭誌強的,他喊張揚晚上一起喝酒,張揚對此沒什麼興趣,毫不客氣的拒絕了,郭誌強就像一個大孩子,比他更加貪玩,張揚可不想跟他一起渾渾噩噩的混日子。
  還有電話是秦清的,她一是問張揚有沒有從香港回來,二是告訴張揚,她明天中午回來東江參加省的一個重要會議,張揚和她約定明天電話聯絡之後,方才依依不舍的掛上電話。
  香港回來之後,張揚忽然特別喜歡這種家居的溫馨感,顧佳彤雖然不常來這居住,可是冰箱還放著不少的食物,張揚準備自己動手,弄一頓豐盛的晚餐,今晚就不出去參加社交活動了。
  可張揚剛剛把爐灶打開,胡茵茹的電話又打了過來,她也是喊張揚喝酒的,張揚愣都沒打就答應了,這並不是因為他重『色』輕友,而是他沒有拒絕女『性』邀請的習慣,
  胡茵茹並非一個人赴宴,而是帶著飛捷的蔣奇偉一起,蔣奇偉今年三十一歲,中等身材,為人樂觀健談,從他的神情上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並沒有受到江城開發區事件的影響,仍然談笑風生。反倒是張揚有些不太自在,畢竟他還掛著江城招商辦副主任一職,這件事歸根結底還是自己沒辦好,他舉杯向蔣奇偉歉然道:“這次蔣總投資的事情我沒有辦好,我先以這杯酒表示歉意。”
  蔣奇偉笑道:“張主任太客氣了,做生意這種事情須得合作雙方達成一致,雖然談不攏,也沒必要因此而傷了和氣,我相信以後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他說話十分的圓滑,看得出這個人做任何事都喜歡留有三分餘地,給人家留餘地,就等於給自己留餘地。
  張揚道:“是啊,雖然這次合作不成功,我相信通過這件事我們會成為朋友,以後還是有很多的合作機會。”
  蔣奇偉道:“實不相瞞,我已經和嵐山方麵進行了接觸,光盤生產線仍然會投!”
  張揚笑道:“恭喜你了!”
  胡茵茹道:“匯通科技過去一直都是做通信工程的,怎麼喬夢媛忽然想起涉足這一全新的領域?而且一上來投資就這麼大,還偏偏選中了江城?”
  蔣奇偉道:“我聽說這筆投資她隻占一部分,很大部分的資金來自於國際風險投資,我想她一定有一位合作者。”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喬夢媛是個商場奇材,再加上她深厚的家庭背景,這樣的人到哪兒都會掀起風浪。”
  晚飯之後,蔣奇偉開車先走了,胡茵茹因為中午晚上都喝了不少,幹脆把車扔在停車場,上了張揚的吉普車,張揚笑道:“我送你回家?”
  胡茵茹搖了搖頭:“帶我去西郊風帆汽修廠!”
  張揚看到她有幾分酒意,也就沒多問,驅車向西郊汽修廠駛去,胡茵茹開始的時候,還能指路,過了一會兒居然朦朦朧朧睡了過去,螓首歪在張揚的肩頭,張揚望著她,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隨著對胡茵茹的了解加深,他發現胡茵茹是個骨子極其倔強的女孩子,表麵雖然世故圓滑,可做任何事都有分寸和底線,在商場中打拚多年仍然能夠保持這樣的準則,的確難能可貴。
  胡茵茹睡得很淺,吉普車駛過一個凹坑的時候,她被顛醒了,發覺自己靠在張揚肩頭,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這兩天有些累了!”
  張揚笑道:“沒事兒,咱倆這關係,借個肩膀用用不算什麼!”
  胡茵茹指了指右前方的小路。
  張揚皺了皺眉頭,有些奇怪道:“這汽修廠這麼偏啊?”
  胡茵茹道:“周叔新進了一些車,讓我選一輛當我的生日禮物,你閑著也沒事幫我挑一輛!”
  張揚這才明白她為什麼要到這來,驅車來到風帆汽修廠門前,大門緊鎖著,保衛看到是胡茵茹過來,這才開了大門,風帆汽修廠的門臉雖然很破,可麵的院子卻很大,後院中停著十多輛汽車,五名小工正在燈光下連夜趕工。
  張揚現在開得這輛車就是周雲帆賠給他的,當初他並沒有想過太多,今天跟胡茵茹過來,方才想起這些車的來路可能都有問題,應該都是走私車,周雲帆通過關係給走私車上牌,然後再高價賣出,從中牟取暴利。
  胡茵茹看中了一輛深藍『色』保時捷敞篷跑車,因為車輛還沒有組裝完成,所以隻能打消了試車的念頭,她向汽修廠的負責人說了一聲,讓他們把這輛車給留下。
  張揚從車載冰箱中拿出兩瓶水,其中一瓶遞給了胡茵茹,他喝了一口道:“這些車全都是走私來的吧?”
  胡茵茹點了點頭,她並沒有隱瞞張揚的意思:“周叔做這種生意已經有很多年了,現在關稅太高,做黑車生意的大有人在。”
  張揚向周圍看了看,低聲道:“這可都是違法『亂』紀的事兒,萬一上麵查下來,恐怕麻煩大了。”
  胡茵茹笑道:“你放心吧,我跟這些事沒關係,而且也不可能查,能做這種生意的都要有相當的關係,上上下下每一個環節都需要打通,任何一個環節出錯都會有麻煩。”她指了指張揚的那輛指揮官:“隻要上了牌子就有了身份證,誰還去問你的出身啊!”
  張揚卻存了一個小心,過去顧佳彤就告訴他周雲帆並非正正經經的生意人,讓他和周雲帆的相處要保持適當的距離,看來她所說的果然沒錯。
  胡茵茹道:“我所管理的都是周叔能夠看得到的生意,也是最不賺錢的那部分!”
  張揚道:“他做什麼我不管,你還是小心一些,違法的事情盡量別沾。”
  胡茵茹美眸掠過一絲奇異的神采,小聲道:“我沒聽錯的話,你在關心我?”
  “咱倆是好朋友,我關心你也是應該的。”
  胡茵茹格格笑道:“你放心吧,我做事有分寸!”
  這時候又有小工開著剛剛組裝完成的一輛紅『色』寶馬mini停在一旁,在香港的時候,海蘭就開著一輛這樣的小車,張揚對這小車還是有些感情的,走過去試了一圈,笑道:“這車還不錯,多少錢啊!”
  胡茵茹聽他問價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怎麼?動心了,想買回去送給你女朋友?”
  張揚道:“沒那意思,我要是真想送,一輛也不夠啊!”他這倒是實話。
  胡茵茹白了他一眼道:“大言不慚,整一個花心大蘿卜,真不知道她們怎麼會看上你的!”
  張揚歎了口氣道:“其實男人有魅力也是件煩心事兒,你在城外麵,看著我逍遙自在,其實我心別提有多苦!”
  “自找的!”胡茵茹說了他一句,然後向汽修廠的負責人招了招手道:“這車也留著!”
  張揚笑道:“我隻是隨口說說,你還當真啊,老要你送我東西多不好意思!”
  “美得你!顧佳彤讓我幫她留意一輛合適的汽車,說是要送給她妹妹當入學禮物!”
  “顧養養上大學了?”
  胡茵茹笑道:“我也不清楚,他們老顧家的事兒也不歸我管。”
  張揚琢磨著,可不是嗎,這都八月份了,眼看大學就要開學了,既然顧養養入學,自己這個事實上的姐夫,怎麼也得意思意思,好在這次從香港帶來了不少禮物,回頭選一件給她送過去。
  秦清在第二天中午來到東江,下午開會之後,抽時間給張揚打了個電話,她這次並不是一個人過來,秘書常海心也跟著她過來。張揚當晚就在望江樓安排了一桌飯,因為就要離開東江,所以這次把胡茵茹、郭誌強都叫上了,胡茵茹聽說晚上請的是嵐山副市長秦清,順便就把蔣奇偉叫上,目的是借著這次機會介紹蔣奇偉給秦清認識,以後蔣奇偉去嵐山投資也方便一些。
  張揚看到蔣奇偉不請自來,馬上就猜到了胡茵茹的目的,不過他也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悅,畢竟他在心底對蔣奇偉還是有些歉疚的,利用這次機會讓他認識一下秦清,無論秦清是否分管這一塊,作為副市長在嵐山還是有一定話語權的。
  當晚秦清身穿黑『色』長裙,剛剪了短發,清爽之中透出幹練,秀眉彎彎,美眸明澈,舉止間高雅的氣質自然流『露』,這種高貴的感覺是她自身的修養和地位決定的,尋常女孩子就算是想裝扮也裝扮不出來的。
  胡茵茹一進門就留意到秦清手腕上帶著一塊歐米茄女表,這款女表跟張揚送給自己的是一模一樣,幸虧她今天沒戴出來,否則見到豈不是尷尬,心中暗責張揚混蛋,挑選禮物都這麼省事兒,估計這廝在香港是批發拿貨,她早就聽說秦清和張揚之間的緋聞,張揚送她禮物再正常不過,可是張揚也送給自己一塊,其中究竟有怎樣的含義?
  常海心靜靜坐在秦清身邊,給人的感覺很文靜很懂事,就像個鄰家女孩兒,在這種場合,她很好的扮演了秘書的角『色』,少說多動,必要時還充當了服務員的角『色』。
  張揚一杯酒喝完,常海心過去給他倒上了,張揚不禁笑道:“我說常海心,別這麼客氣好不好,你這樣我都坐不住了!”
  秦清笑道:“小常,這又不是單位,隨意點,別這麼客氣!”
  常海心點了點頭,還是給每人添滿酒,這才回到秦清身邊坐下。
  席間蔣奇偉提起到嵐山開廠的事情,秦清道:“說起來這件事我記得很清楚,當初蔣總談合作的時候我也在場,當時還想讓你把廠址設在春陽開發區,可後來因為條件不允許才選擇了江城。“
  蔣奇偉笑道:“是啊,如果當時定在春陽也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了。”
  張揚道:“秦副市長以後要多多關照啊!”
  秦清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帶著淡淡的嗔怪,心想,這還要你說啊,什麼事情過猶不及,你越是跟我打官腔,別人越覺著咱們倆不正常。她並不想在這種場合跟張揚多做交流,向蔣奇偉笑道:“蔣總的投資項目屬於新興的高科技產業,江城市『政府』於情於理都不應該拒絕啊!”
  蔣奇偉坦然道:“喬夢媛的匯通公司也看中了這塊的前景,她的投資和我有所重複,所以才出現了這種情況。”
  常海心聽到喬夢媛的名字,微微皺了皺眉頭,這微妙的表情變化並沒有逃過張揚的眼睛。
  這種場合郭誌強並沒有太多的發言機會,他一不是體製中人,二不懂經商,隻懂得陪著喝酒,人隻有在相比較的時候才能夠找到差距,望著侃侃而談的張揚,郭誌強發現了自己的差距,難怪人家能夠吸引這麼多女『性』的注意,長相是天生的,口才卻是後天培養的,郭誌強原本對張揚並不怎麼服氣,可經過香港的事情之後,開始佩服起他來了,看來張揚的長處不僅僅是武功方麵。
  晚宴過後,張揚親自開車把秦清和常海心送回酒店,行到中途,張揚故意道:“那個喬夢媛是喬老的孫女!”
  秦清微微一怔:“喬老?”這才明白為什麼江城市領導會出爾反爾,推翻和蔣奇偉當初的合作意向。
  常海心道:“喬夢媛我知道,我在北大讀書的時候,她在哲學係讀研究生,為人十分的強勢,而且很有能力。我二年級的時候,她去美國留學,後來才聽說她在美國隻呆了一年,回國後做起了生意,開了匯通科技。”
  張揚道:“哲學係怎麼沒從政,反而選擇經商?”
  秦清道:“大概她以為經商更能證明自己的能力,而且經商也是一個曆練的過程,商而優則仕的例子也並不少見,以她的背景,作幾年生意之後再從政,起點還是要超出普通人許多。”
  張揚眯起雙眼道:“我就是感到納悶,你說她老子是雲安省省委書記,她不在雲安做生意,跑到平海來添什麼『亂』啊?”
  秦清微笑道:“她既然能夠經營一家這麼大的高科技公司,想必不會頭腦發熱就做出盲目投資的舉動,事前一定做過一番周密細致的市場調查。如果不對江城的投資前景充滿信心,她是不會做出這種選擇的。”
  張揚歎了口氣道:“官大一級壓死人!”
  秦清笑了笑卻沒有說話,心中暗道,喬老的官位可不是大一級的問題,雖然已經隱退,可他在政壇上的影響力任何人都不敢忽視。
  

Snap Time:2018-12-14 06:53:21  ExecTime:0.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