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八十六章香港香港咋就那麼香(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香港香港咋就那麼香】(下)

    張揚比預定訪談時間提前半個小時來到天空衛視,畢竟今天過來的不僅僅是他自己,還有王準、劉德政、席若琳三個演藝界大牌,雖然張揚打心底不怎麼待見這幫演藝界明星,可今天人家是專程為自己捧場,於情於理自己都得早點到達表示禮貌。

    跟著海蘭來到化妝間,專業化妝師幫助張揚裝扮了一下,他忽然想起當初在春陽接受海蘭專訪的時候,兩人在化妝間火熱激烈的一幕,雙目笑意盈盈的看著海蘭,海蘭剛巧也在看著他,兩人都覺察到對方眼中的曖昧,猜到對方此時心在想什麼。

    張揚笑眯眯道:“這的化妝間不如春陽!”

    在場人隻有海蘭知道這廝話的含義,俏臉微微紅了紅,輕聲道:“張先生,您的台詞準備好了嗎?”

    “以我的口才還要準備嗎?”張大官人對自己的口才頗為自信。

    大牌就是大牌,其他三位嘉賓直到上午十一點才姍姍來遲,席若琳這還不斷地抱怨說打擾了她的好夢。依著張揚過去的脾氣,早就抓著她的小胳膊,拎小雞一樣把她給扔出去了,不過現在他已經有了大局觀,孰輕孰重他是知道的。

    訪談進行的很順利,先是張揚對著鏡頭侃侃而談,然後三位嘉賓輪番出馬,原本張揚還有些擔心席若琳胡說八道,可人家出鏡之後就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對清台山極盡溢美之辭,說得跟真的一樣,表現出的感情比張揚這個春陽人還要熾熱濃烈,張大官人不得不深感佩服,專業就是專業。上了鏡頭是一個人,在生活中又是一個人,他不由得聯想起郭誌強沉『迷』不已的那個三級女星謝麗珍,這幫影星的感情觀的確不好琢磨。

    采訪結束之後,王準對氣質優雅,落落大方的海蘭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忙不迭的邀請海蘭參加他的下一部電影,被張揚冷冷看了一眼:“我說你好歹也是一知名大導演,咱可不能見到美女就『色』『迷』『迷』的,這樣不好!”王準哭笑不得。

    海蘭對影視方麵的發展也沒有任何興趣,婉言謝絕了王準的邀請,王準這次還專門帶來了他過去拍攝的清台山和江城老街的風光素材,提供給天空衛視免費使用,他這樣慷慨的目的就是為了清台山影視外景基地二期工程。張揚雖然不是什麼高官,可王準卻充分認識到張揚在江城所擁有的實權。隻要張揚點頭這件事也等於成功了一半,所以采訪結束之後劉德政和席若琳早早離去,王準卻專門留下來陪張揚聊天。

    張揚也意識到這次王準對影視外景基地超乎尋常的熱心,笑眯眯道:“王導,你是不是在這麵有股份啊?不然怎麼會這麼熱心?”

    王準被張揚道破了心事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他也沒有隱瞞,低聲道:“龍盛股權重組,我已經進入公司董事會!”

    在張揚的印象中龍盛電影公司的大股東好像是安家,他皺了皺眉頭道:“安家不管這件事了?”

    王準道:“你還不知道啊,安德在兩月前已經將龍盛的股份轉讓出去,歌美也是一樣,否則鄭唯高也不會成為董事長!”他所說的鄭唯高就是那個紈子鄭偉霆的父親。

    張揚點了點頭,看來安德雖然被安誌遠成功清除,可是他給安家帶來的損失也是很大的。

    王準低聲道:“最近古裝武俠片市場回暖,對於外景的要求也相對提高,所以影視外景基地變得十分重要,我們綜合考察了內地的很多影視基地,成本最低的還是春陽,希望張處長多多費心。”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本以為你們這幫搞藝術的都對錢看得很輕,想不到你表現的就像個商人。”

    王準笑道:“我是商業片導演!”

    張揚在天空衛視接受專訪的時候,郭誌強也沒有閑著,這廝將特種兵潛伏的本領發揮的淋漓盡致,守在電影公司門口,當鄭偉霆不出所料的出現在電影公司門外接謝麗珍的時候,他把新買的克林頓麵具套在頭上,然後閃電般衝了出去。鄭偉霆那身子骨在郭誌強的麵前根本沒有任何還手之力,被他拖出敞篷跑車狠揍了一頓,打完之後,郭誌強拔腿就跑。

    不是冤家不聚頭,郭誌強又遇到了正在當值的徐美妮,『性』情倔強的徐美妮緊追不舍,兩人你追我趕的跑了三條街,在清醒的狀態下徐美妮當然不是郭誌強的對手,眼睜睜看著他從自己的麵前跑掉,不過她從身形體態上已經認出了是郭誌強無疑。

    郭誌強兜了一圈,氣喘籲籲的返回酒店,張揚已經回來了,手正拿著電話,有些古怪的看著郭誌強。

    郭誌強道:“誰?”他畢竟有點做賊心虛。

    “徐警官,你認識!”張揚把電話遞給他。

    郭誌強本想讓張揚說自己不在的,可沒想到他這麼幹脆利落的把自己給賣了,隻能硬著頭皮拿起了電話。

    徐美妮憤怒的聲音從電話那端響起:“郭誌強,你別以為帶著個克林頓麵具就能夠瞞過我的眼睛……你……我認出你了……”她也累的夠嗆,扶著公用電話喘個不停。

    “你說什麼?什麼克林頓?還他媽布什呢?我堂堂一個『共產』黨員,至於幹這樣的事情嗎?”

    “無恥!你給我等著,我抓到你看你怎麼說!”徐美妮掛上電話。

    郭誌強覺著有些不對,跑到陽台上探頭看了看,發現身穿警服的徐美妮正向酒店大門走來,他慌忙返回屋內,將身上的衣服全都脫了下來,拿著鑽入了洗澡間。

    張揚哭笑不得的看著這廝,被香港女警追到要脫衣服的地步,這哥們也忒慘了一點。沒過多久,就響起了敲門聲,張揚起身打開房門,徐美妮俏臉通紅氣喘籲籲的出現在門外,連追了三條街,跟跑長跑的滋味也差不多,她向室內張望了一眼:“郭誌強呢?”

    張揚向洗澡間努了努嘴,然後拉開房門:“洗澡呢,要不要等他出來?”

    想不到徐美妮當真走了進來,搬了張椅子對著洗手間的房門坐下:“郭誌強,你想躲是不是?我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

    郭誌強在麵裝腔作勢道:“哪位啊?我洗澡呢!”

    “你不是戴麵具嗎?行,有本事,你把你手臂上的胎記也給蓋住啊!”

    麵脫得光溜溜的郭誌強愣了,他揚起自己的左臂,看著自己肘部的胎記,心中這個懊惱啊,我他媽怎麼這麼大意啊,這麼明顯的標記怎麼忘了掩蓋了?

    張揚賠著笑湊了過來:“徐警官,怎麼回事兒?”

    徐美妮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道:“有人在大街上把鄭偉霆給打了,以為帶著克林頓的麵具人家就認不出他來!”

    張揚一聽就知道是郭誌強幹得,這混小子比自己還不省心,昨天已經鬧了這麼大的動靜,如果不是安語晨出麵協調,恐怕他早已經被驅逐出境了,想不到他今天還敢這麼幹。張揚故意道:“誌強,你不是上午都在房間內睡覺嗎?”

    “出去就出去,誰怕誰,我可沒穿衣服啊!”

    徐美妮雙目盯住浴室房門一動不動道:“有種你就光著屁股給我滾出來,我倒要看看你是什麼德行!”

    張揚心中暗讚,這徐美妮的彪悍『性』情比起何歆顏不遑多讓,他低聲道:“我說徐警官,有胎記的人多了,咱也不能一口咬定就是郭誌強幹的,明天我們就離開香港了,你放心我片刻不離的看著他,一定不會再出事!”他這麼說等於替郭誌強認賬了,徐美妮咬了咬嘴唇,她堅持道:“不行,今天他必須給我出來,我就是要親眼看看他的胎記!”

    郭誌強被『逼』無奈,終於還是圍著浴巾走了出來,他來到徐美妮的麵前伸出兩條手臂道:“你想抓就抓,看著辦吧!”

    徐美妮看了看他胳膊上的青『色』胎記,冷冷點了點頭,卻出乎意料的沒有拿出手銬,轉身向門外走去,來到門前丟下一句話道:“從現在開始,不要讓我看到你在香港出現!”

    張揚和郭誌強都沒有想到徐美妮會這麼輕鬆放過了他,兩人詫異的對望著,過了好半天,張揚方才道:“不對啊,她不是秉公執法嗎?怎麼把你給放了?”

    “我也納悶啊!可能是她沒證據吧!”郭誌強所說的倒是實情,單憑一塊胎記無法斷定他就是打人的凶犯。

    張揚笑道:“我怎麼覺著她好像對你有意思啊!行啊哥們,這警花不錯!”

    郭誌強到沒往這方麵想,他『摸』了『摸』濕漉漉的後腦勺道:“就我這樣也有女人喜歡我?”

    “我看十有八九是她看你可憐,同情心泛濫一不小心就變成愛心了!”

    郭誌強笑道:“你再胡說八道小心我揍你!”這邊剛剛揮起拳頭,浴巾卻被張揚一把給扯掉,嚇得郭誌強雙手慌忙將要害捂住,張大官人笑著搖了搖頭道:“比起我,還是差了一點點!”

    徐美妮之所以放過郭誌強一是因為缺乏確實的證據,還有一個原因鄭偉霆這個人的口碑並不好,平日仗著有幾個臭錢,玩弄女『性』,流連歡場,聲名狼藉,郭誌強下手揍他也有分寸,並沒有造成重傷害。加上徐美妮昨晚親眼目睹郭誌強被圍毆,今晨已經抓住了兩個參與圍毆郭誌強的小混混,初步審問表明他們的確是受了鄭偉霆的指使,不過徐美妮向上司匯報之後,上司處於種種考慮,將這件事押了下來,所以徐美妮在心理上還是很同情郭誌強的。不然向來恪守原則的她,不會對郭誌強網開一麵。

    張揚去香港的時候是孤身一人,回來的時候有郭誌強相陪,郭誌強也是皮糙肉厚之輩,經過兩天的恢複,臉上的淤青已經消褪了七七八八,因為江城並沒有直飛香港的航班,兩人還是選擇東江下機。

    張揚的吉普車就停在東江機場停車場,這次回來,還通過國安的關係開了張特殊通行證,不然安老送給他的北海寒玉匣也不能順利入關。

    回到吉普車內,從手套箱內拿出手機,剛剛打開,就收接到了胡茵茹的電話,她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張揚,你怎麼回事兒,這麼多天去了哪?”

    張揚樂道:“怎麼?想我了?咱倆是純潔的革命友誼,啥時候又開始升華了?危險啊!”

    胡茵茹怒道:“你少跟我嬉皮笑臉的!我問你,你們江城市『政府』怎麼那麼不講信義,當初你們大張旗鼓的搞伏羊飲食文化節,搞招商大會,我專門給組織商團過去,意向也簽了,怎麼說變就變?”

    張揚被她的一通火給弄懵了:“我說你慢點說,我剛從香港回來,時差還沒倒過來呢,反應不過來!”

    胡茵茹氣呼呼道:“屁的時差?你當是去了美國啊?我告訴你張揚,我這次為了你的招商活動用盡了人情,生意場上最講究的就是信義,市『政府』怎麼著?市『政府』也得守信!”

    張揚苦笑道:“我說胡茵茹同誌,我親姐姐,您先別急著生氣,咱們見麵再說,我剛下飛機,你讓鬧明白了再發火好不好?”

    胡茵茹發泄了一通氣好像順了一點:“你請我吃飯!”

    “成!去哪兒啊?我這就開車過去!”

    “甲魚王,那兒的甲魚泡飯不錯!一個小時後見!”胡茵茹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愣了愣,怎麼現在的女孩子都跟甲魚過不去。

    郭誌強這會兒倒是老實了,等張揚打完電話,笑眯眯去拿他的電話:“給我用用!”

    張揚沒好氣瞪了他一眼,開車向甲魚王而去。

    郭誌強這個電話居然是撥到了香港,直接打到了徐美妮的手機上:“你好!徐小姐,能記起我是誰嗎?”

    張揚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卻見郭誌強眉開眼笑的一臉風『騷』樣,心頭這個詫異啊,這廝變心還真快啊,在謝麗珍那兒碰了壁,馬上又轉向了徐美妮,過去他還以為郭誌強一根筋呢,看來這廝也不是一棵樹上吊死的人物。張揚真有些懷疑,郭誌強之前對謝麗珍的癡情都是偽裝出來的,其實郭誌強喜歡謝麗珍就是一種追星族似的『迷』戀,這會兒夢醒了,整個人頓時明白了過來。

    那邊徐美妮早就聽出了郭誌強的聲音,沒好氣道:“是不是想投案自首讓我抓你?”

    “不麻煩你了,我到江城了,你要是真想抓我,你飛過來,我保證好酒好菜的招待你!”

    徐美妮聽到他離開了香港,口氣也緩和了許多:“我說郭誌強,你這麼大人了,別跟個小孩子似的,做任何事之前都要考慮後果,不可以這麼衝動!”

    “你還挺關心我?”

    “還有事嗎?我還要值勤!”

    “再聊一會嗎?”

    “電話費好貴的!”

    “沒事,我公款報銷!”

    徐美妮顯然沒有閑情逸致跟他廢話,毫不客氣的掛上了電話。郭誌強有些失落的聽著嘟嘟的忙音,感歎道:“有『性』格,我喜歡,張揚,我這次可能真的戀愛了!”

    張揚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搶過自己的手機:“想發『騷』自己找個沒人的地方解決,少他媽浪費我的電話費,還有,回到江城馬上還我錢!”

    “俗,俗不可耐,我都不樂意搭理你!”

    “你要是蹭我車回江城,過路費油費算你一半!”

    “人情冷暖啊!這世道,已經沒有友情可言了!”郭誌強抱怨道,其實他壓根沒打算最近返回江城,怎麼也得混到這張臉恢複差不多才回去。

    因為塞車張揚和郭誌強來到甲魚王的時候比預定時間晚了十多分鍾,胡茵茹已經在那挑選甲魚了,她本以為隻有張揚一個人過來,看到郭誌強也跟來了,慌忙向那小夥計道:“喂!換一隻,那隻,大的,對,對!正伸脖子的那個!”

    張揚和郭誌強湊了過去,張揚笑道:“龜頭好大!”

    胡茵茹可不像其他女孩子那麼忸怩,瞪了張揚一眼:“你還是國家幹部呢,耍流氓是不是?小心我檢舉你啊!”

    郭誌強趁機打擊報複道:“真是,現在流氓都混入幹部隊伍了,這種人該進培訓班了!”

    張揚笑道:“我正在黨校培訓呢!”

    

Snap Time:2018-06-21 08:14:18  ExecTime:0.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