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八十六章香港香港咋就那麼香(上)


    第一百八十六章【香港香港咋就那麼香】(上)

    郭誌強接過電話,當他聽清是謝麗珍之後,整個人頓時激動了起來,站起身向一旁走了兩步,聲音竭盡溫柔道:“小麗……”

    張揚耳力超強,這麼點的距離當然聽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打了個冷顫:“我靠,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海蘭笑著在他腿上捏了一記,柔聲道:“他來找女朋友?”

    “屁的女朋友,回頭跟你說!”

    不一會兒看到郭誌強眉開眼笑的向他們揮了揮手,然後頭也不回的向酒店外跑去。

    張揚叫道:“我手機!”

    “我先用用!回頭還你啊……”郭誌強風風火火的衝出門去,攔了輛的士瞬間遠去。

    張揚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忍不住罵道:“賤人啊!”然後將郭誌強如何來到香港的原因說了一遍。

    海蘭聽得瞠目結舌,想不到這郭誌強居然是個癡情種子,格格笑道:“人家癡心一片,你就別冷嘲熱諷了,能幫他還是幫幫他!”

    “我看丫的就是一追星族,沒出息到了極點!”

    海蘭小聲道:“換成是你,你會放棄嗎?”

    張揚望著海蘭道:“你說我會放棄嗎?”

    海蘭搖了搖頭,一切盡在不言中,兩人目光纏綿,過了許久,海蘭方才道:“你什麼時候離開香港?”

    “後天,總不能老呆在這無所事事!”

    海蘭道:“台讓我做一個內地的旅遊專輯,我考慮了一下,準備這次選定清台山,一共製作三集,過幾天回去內地出外景!”

    張揚欣喜道:“好事啊,你放心,回去我一定做好全程接待!”

    海蘭笑道:“不用接待,我的這些同事都很務實,吃喝什麼的都不喜歡!”

    張揚微笑道:“我得陪好你,怎麼也得讓你滿意!”

    海蘭讀懂了這廝目光中的曖昧,小聲嗔怪道:“壞蛋!”她喝了口茶整理了一下被張揚擾『亂』的心神道:“別打岔,正事還沒跟你談完呢!台打算對你做個專訪,『插』在專輯中播出!”

    “沒問題!”

    海蘭又道:“有可能的話聯係下王準,最好能找幾位夠大牌的明星過來,香港人都信這個,隻要大明星幫你敲敲邊鼓,這檔節目想不火都難!”

    張揚做事情雷厲風行所辦就辦,他想打電話才記起電話被郭誌強給拿走了。海蘭把手機遞給他,張揚考慮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想起王準的電話,撥通之後,將采訪的事情一說,王準愣都沒打就答應了下來,他正想著和江城方麵合作影視外景基地二期建設,所以答應的格外痛快,並答應由他出麵請劉德政、席若琳這兩位大明星前往捧場,連車馬費都省了,可謂是給足了張揚麵子,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掛上電話,向海蘭道:“全部搞定!”

    飯後,海蘭帶著張揚一起前往維多利亞港,這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地標之一,兩人沿著海岸線漫步,視野中一幢幢充滿現代感的高樓大廈,夜幕降臨,放眼望去,燈火璀璨宛如繁星點點,締造出東方之珠的壯麗夜景。

    入夜的海灣微微有些涼意,張揚展開臂膀將海蘭擁入懷中,海風吹拂著海蘭絲緞般的黑發輕柔的拂在張揚的臉上,海蘭輕聲道:“有生以來,我從未像現在這般輕鬆自由過,張揚,謝謝你!”

    張揚輕吻她的俏臉:“怎麼謝我?”

    海蘭緊握他的大手:“我能夠活多久,我就會愛你多久,我的愛有多少,我就會給你多少……”

    張揚擁緊了海蘭,目光隨著遠方的燈火閃動著。

    海蘭小聲道:“你別害怕,我又不會纏著你,隻要你想我的時候,過來看看我,我就已經滿足……”

    郭誌強望著謝麗珍也很滿足,謝麗珍跟他約定五點半見麵,他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看到謝麗珍『露』麵,不過戀愛的人往往是盲目的,向來脾氣急躁的郭誌強居然表現出少有的耐『性』和好脾氣,他笑著迎了上去:“小麗!”

    謝麗珍的表情很冷:“郭誌強,我已經跟你說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小麗小麗的,好土啊!”

    “喔,好,好,那我叫你的英文名字……”

    “拜托,你不要再纏著我好不好,今天我來見你就是為了要跟你說清楚,我對你真的沒有感覺,我們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感情都是靠培養的!”

    “你別發夢了好不好,我根本就不愛你!”

    郭誌強內心無比沉重,臉上的笑容也僵硬了起來:“你既然不愛我,為什麼要親我?”

    謝麗珍臉兒紅了紅道:“你有沒有搞錯,我在拍戲的時候親的人多了,難道我都愛他們?我不想跟你談了,以後你最好別再纏著我,我也不會再見你!”謝麗珍轉身欲走。

    郭誌強上前抓住她的手臂:“你騙我,是不是那個姓鄭的小子威脅你?”

    謝麗珍想要摔開他的手臂,可惜不及他力量大,她尖聲道:“你放開我,不然我叫警察了!”

    郭誌強大聲道:“你看著我的眼睛告訴我,你當初跟我說的那些話,究竟有沒有一句真話?”

    “沒有!”謝麗珍毫不留情道。

    郭誌強的胸口宛如被重錘擊中,連呼吸都變得窘迫了起來。遠處兩名警察看到情況不對走了過來:“小姐!有事情嗎?”

    謝麗珍終於擺脫了郭誌強的大手,搖了搖頭:“沒事……”然後快步向遠方走去。

    郭誌強望著謝麗珍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整個人失魂落魄的蹲了下去,過了一會兒方才慢慢站起身,漫無目的的向遠方走去。

    站在天橋上,郭誌強望著夜『色』籠罩的香港,整個人忽然生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手機響了一遍又一遍,他抓起手機遠遠扔了出去。

    手機在夜幕中劃出一道拋物線,然後重重摔落在馬路中心,摔得四分五裂。

    郭誌強忽然捂住麵孔,他感到兩行熱乎乎的東西流出了自己的眼眶,心中責罵著自己,我他媽一個大男人怎麼這麼丟人,讓張揚看到又不知要笑成什麼樣子,他拿起地上的酒瓶,仰起脖子一口氣將瓶中剩下的半瓶白酒喝了下去,感到心好像舒服了一些。

    一群染發少年說笑著從他的身邊走過,忽然他們抄起藏在身後的鐵棍鋼管衝了上去,鋼管鐵棍雨點般落在了郭誌強的身上,假如在平時郭誌強對付這幫小痞子自然沒有任何問題,可是他喝了太多的酒,連站都站不穩,哪還有反抗的能力,隻能抱住腦袋蜷曲在地上,護住身體的要害。

    一個憤怒的女聲在遠處響起:“幹什麼!全都給我住手!我是警察!”

    聽到警察來了,這幫小痞子一哄而散。

    郭誌強聽到篤篤的高跟鞋聲,然後一隻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先生,你沒事吧?要不要我給你叫救護車?”

    郭誌強搖搖晃晃站起身來。

    “怎麼是你?”原來這名在危急關頭幫助了郭誌強的女警是徐美妮。

    郭誌強咧開嘴笑了笑,他想離開。

    徐美妮追上他道:“你頭上流血了,我還是送你去醫院吧?”

    “你別管我!小心我揍你啊!”郭誌強大吼道。

    徐美妮還從沒遇到過這麼恩將仇報的家夥,如果自己不是警察肯定一腳把這蠻不講理的家夥踢到天橋下麵。她耐著『性』子道:“你這樣很危險!你把朋友的電話給我,我幫你聯係一下!”

    郭誌強轉過頭,右手閃電般扼住徐美妮的咽喉,徐美妮壓根沒想到他會向自己出手,被他扼得直翻白眼,雙手抓住郭誌強的手腕,一聲厲喝,又給了這廝狠狠一個背摔。

    郭誌強被摔得好半天沒爬起身來,徐美妮也被他掐的不停咳嗽,彎著腰指著他的鼻子:“你居然襲警,我要告你!”

    郭誌強兩隻眼睛向上翻著,他認出了徐美妮,不過她現在並沒有穿警服,他笑了起來:“有種你銬我啊……我他媽什麼都不在乎……”說著說著這廝竟然『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朦朧中,感覺到一桶冷水兜頭蓋臉的潑在了他的身上,郭誌強一個激靈坐起身來,卻見徐美妮將一個紅『色』的塑料桶丟到一邊,柳眉倒豎道:“給我起來,一個大男人,丟不丟人啊?你白天的威風煞氣呢?『共產』黨員,軍人?就你也配?”

    郭誌強被她一桶水澆得清醒了許多,這會兒方才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這麼巧?”

    徐美妮指著自己的脖子道:“少給我裝糊塗,剛才你差點沒把我給掐死!現在就跟我去警局,我要給你錄口供!”

    郭誌強笑道:“算了,咱白天不是錄過了,你潑我這事兒我不跟你計較!”他起身想溜。

    徐美妮怒道:“給我站住!”

    郭誌強硬生生頓住腳步:“你到底想怎麼樣啊?”

    “跟我去醫院,否則我告你襲警!”

    張揚在酒店接到通知趕到醫院的時候,郭誌強已經包紮好了,鼻青臉腫的坐在休息區,徐美妮繳費出來,看到張揚,把醫『藥』單據全都遞給了他:“一千一百港幣!”

    張揚向徐美妮道了謝,從皮夾拿出錢給人家,這才來到郭誌強身邊,看著他這幅模樣又是好氣又是好笑,搖了搖頭道:“成,知道香港大熊貓金貴,你跑這兒來免費展出,風格真高!”

    郭誌強此時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好在張揚沒有繼續說下去,低聲提醒他道:“你也有點紳士風度!”

    經他提醒,郭誌強這才紅著臉向徐美妮走去,費了好大勁方才道:“徐警官,多謝你了……”

    徐美妮眼皮都沒抬一下,冷冷道:“謝我什麼?用冰水澆你嗎?”

    郭誌強道:“你還別說,我還真有點上癮了,要不您再澆我一回!”

    徐美妮看了他一眼,郭誌強頭上帶著個紗布罩,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狼狽到了極點,徐美妮原想揶揄他兩句,可看到他的尊榮卻忍不住想笑,強忍住笑道:“追星追成你這麼慘的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張揚樂抽了上來,在郭誌強肩膀上拍了一巴掌:“徐警官,我這哥們特軸,您別跟他一般見識!”

    徐美妮不懂特軸是什麼意思,眨了眨眼睛道:“軸?”

    張揚道:“就是一根筋,一條路走到黑那種!”

    “不糟踐我你能憋死?”郭誌強憤憤然道。

    張揚這才想起自己的手機:“我手機呢?”

    郭誌強訕訕道:“我心情剛才很不好,加上喝了點酒,就讓它在天橋上自由落體了!”

    “我靠,你最好給我記著,回江城你連本帶利一起還給我,還有……上次你在老街的酒錢還沒還我呢!”

    郭誌強一臉的不屑:“還他媽說是朋友呢,這點兒錢都計較,我是那種欠錢不還的人嗎?什麼人啊你,我都不想搭理你!”

    “欠我錢你還硬氣了?”

    “那是,現在欠錢的是大爺,我就不還你你能怎麼著?”

    “小心我揍你啊!”

    徐美妮不知兩人是口頭上鬧著玩玩,隻當他們要紅臉,慌忙勸道:“幹什麼?你們都是朋友,至於為這麼點錢翻臉啊!”

    郭誌強點了點頭道:“徐警官說得對,我最討厭這種把錢看得這麼重的人!”

    海蘭開著她的那輛寶馬mini駛了過來,在他們三人麵前停下,走出汽車,在郭誌強的臉上看了看,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美女笑靨如花,可郭誌強心不是滋味兒,自己有生以來還沒這麼狼狽過,要是回江城讓人知道自己在香港被人揍了,這張臉往哪兒擱。

    海蘭提議道:“去對麵吃宵夜吧,給誌強增加點營養!”

    張揚當然沒什麼意見,郭誌強向徐美妮道:“徐警官一起去吧,忙活了半天,吃完宵夜再走!”

    徐美妮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接受他們的邀請。

    張揚對徐美妮能夠找到自己很奇怪,徐美妮笑道:“其實很簡單,我按照你的身份證號查出你入住的酒店。”

    張揚和海蘭對望了一眼,幸虧今晚張揚考慮到跟郭誌強一起住,沒去海蘭那,不然警察就算再有本事,也聯係不上他。

    郭誌強道:“下次讓我遇到那幫小混混,一定打得他們滿地找牙!”

    徐美妮道:“郭先生,我必須提醒你,這麼晚一個人喝這麼多酒在大街上是很不安全的事情,上個月就有一名旅客因為醉酒被人搶劫一空,在搏鬥時被劫匪捅了一刀,送往醫院的途中就已經死亡。”

    這件事海蘭也聽說過,輕聲道:“香港的治安雖然不錯,可任何地方都會有不安全的因素,誌強,你還是小心些。”

    張揚道:“誌強在香港也沒有什麼仇人,聽你剛才說,那幫小子也不是為了劫財的,他們是不是專門衝著誌強來的?”

    郭誌強道:“是不是那個姓鄭的混蛋陰我?”

    徐美妮修長的眉『毛』揚起:“任何事情都是要有證據的,沒有證據千萬不可以『亂』說話,讓人聽到會告你們誹謗的!”

    郭誌強咬牙切齒道:“我看那小子不是什麼好東西!”

    張揚笑道:“算了吧,事情過去就算了,你放心,咱們返回江城我什麼都不說!”

    淩晨兩點半,張揚和郭誌強坐在酒店的陽台上,兩人手中各自拿著一罐啤酒,郭誌強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交待了:“這次香港的事情,你回去千萬別說啊!“

    張揚知道這廝愛麵子,忍不住笑道:“你他媽煩不煩,都叨嘮十幾遍了,我發誓,我一定不說出去!”

    郭誌強這才又灌了口啤酒:“我覺著還是那個鄭偉霆找人幹的!”

    張揚道:“我覺著也像,不過你又沒什麼證據,香港不是江城,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以後他到內地咱再折騰他,這叫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郭誌強捏扁了啤酒罐,扔到一邊:“可這口氣我咽不下去!”

    “大老爺們,肚量放大一點!”

    “那是,你當然能想得開,事情又落你頭上,要是你女朋友被人給搶了,你能咽下這口氣?”

    張揚瞪了他一眼:“屁的女朋友,謝麗珍啥時候成你女朋友了,我見過賤的,可沒見過你這麼賤的,你當人家是女朋友,可人家隻當你是追星族,哥們,醒醒吧!”

    郭誌強又開了一聽啤酒,猛灌了一口,然後道:“行,我跟你一起回去!”

    張揚打了個哈欠道:“不陪你聊了,我明天還得去天空衛視做訪談,得保持一個良好的精神風貌出鏡!”

    

Snap Time:2018-04-26 19:16:23  ExecTime:0.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