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八十三章新生代


    第一百八十三章【新生代】

    張揚對謝百川的死訊一無所知,此時他和安語晨相對靜坐在安家豪宅的健身房內,張揚詳細向安語晨解釋了他需要施針的步驟。

    安語晨身穿白『色』小背心,白『色』運動短褲,盤膝坐在張揚的對麵,微笑道:“你隻管下針,我承受得住!”

    張揚笑道:“會有一點疼痛,不過沒有你想象中嚴重,我要用針把你過去修煉的內息引導出來,擴展你的經脈,這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你的病情,可是你經脈錯『亂』的程度卻是加重了。”

    安語晨笑道:“好了,別嘮嘮叨叨說個沒完,我明白了,趕快動手吧!”她對生死早已看得很淡,隻要能夠解除眼前的痛苦,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至於明天,至於後果,她並沒有想過這麼多。

    張揚這才點了點頭,打開針盒,取出金針,在酒精燈上炙烤消毒之後,沿著她手上的少澤、前穀、後溪、陽穀、神門、通、靈道一路下針,下針的目的是封住內息外泄,然後從隱白、太白、公孫、然穀、水泉、太溪、三陰交、漏穀、陰陵泉針刺足太陰脾經。

    在安語晨身上一共行一百零八針,行針完畢,張揚站起身來,立於安語晨身後,潛運內力,一掌拍擊在她頭頂的百會『穴』上,一股強大的內息從安語晨頭頂注入,因為事先已經封住安語晨身上的多處經脈,注入她體內的內力突然衝入督脈,沒有多餘可以宣泄的地方。

    安語晨體內的內息也被張揚的內力催發而起,在她的督脈之中合並在一起,宛如洪水般奔騰衝擊,封住她身體『穴』道的金針,也因為感受到這強大的壓力,微微顫抖起來。

    安語晨感覺到宛如有一根利刃,將她的身軀剖成了兩半,身體兩邊的感覺全然不同,一邊如同身處冰天雪地,寒冷徹骨,一邊卻如同盛夏驕陽,火熱異常,她的督脈在這種冷熱不同的感覺中似乎就要撕裂開來。安語晨這才明白剛才張揚為何要反複交代,行針過程中的痛苦實在是難以想象的。

    就在她的身體對痛感漸漸麻木之時,張揚的掌心脫離了她的百會『穴』,迅速撚起早已準備好的金針,閃電般『插』入安語晨頭頂的三處『穴』道。

    張揚所使用的是金針刺『穴』的方法,所不同的是,過去他施針的對象是自己,這次卻是安語晨,他要用金針刺『穴』的方法,激發安語晨體內的潛力,讓她的內力在短時間內增加數倍,這樣可以最大限度的擴展她的經脈,從本質上來說,這種方法對安語晨是有很大傷害的,可眼前並沒有太好的方法可用,隻能采取這樣的手法,來解決她目前的困境。

    安語晨隻覺著一股強大的氣息自督脈之中膨脹開來,她的身體宛如要炸裂開一樣,疼痛讓她猛然睜開了雙目,張揚片刻不敢停歇,手指沿著大椎、洵道、身柱、至陽、筋綰、中樞一路點下。安語晨體內的那種膨脹感非但沒有半分的減輕,反而成倍增加。她感覺自己就像一個被充足氣的皮球,隨時都可能要炸裂開來,美眸之中流『露』出些許的惶恐。

    張揚轉向她的身體前方,內力凝聚於右掌之上,蓬!地一掌擊打在她的檀中氣海之上,安語晨嬌軀劇震,體內空前強大的內息湧向她全身各處的經脈。因為張揚事先封住了她的多處『穴』道,又用金針刺『穴』的方法讓她內息成倍增長,在加上外力的注入,安語晨體內的經脈終於無法承受內息的壓力,宛如江河決堤,內息終於在督脈之中找到一個脆弱的突破口,源源不斷的湧了出去,張揚的目的就是在安語晨的體內為她催生出一條新的循環途徑,這種醫治方法極其強橫霸道,對身體的損傷也是極大。

    內息在體內重新找到宣泄途徑之後,安語晨感覺整個人舒服了許多,睜開美眸卻見張揚緊閉雙目,右手仍然緊緊貼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安語晨第一反應就是非禮,這廝『摸』的也太不是地方了,不過她當然知道張揚絕不是存心的,俏臉微微一紅。張揚偏偏在此時睜開了雙眼,看到安語晨臉上的羞澀,頓時意識到了什麼,慌忙把手從她的胸前移開。

    又花了一會兒功夫拔出刺在安語晨身上的金針,張揚顯然有些脫力,走路也顯得腳步輕浮,一屁股坐在瑜伽毯上好半天不願起來。

    安語晨調息了一會兒後,反而比張揚要先站起來,她感覺精力仿佛瞬間回到了體內,活動了一下手臂,原地做了兩個踢腿動作,笑道:“張揚,你好厲害啊,針到病除!”

    張揚有氣無力的哼哼著:“沒那麼誇張,隻是緩解,我靠,我又累又渴,你要是還有良心,給我弄口水喝!”

    安語晨給張揚弄了杯淡鹽水,看到他身上都已經被汗水濕透,淡鹽水可以幫助他補充體內的鹽分。

    張揚把淡鹽水喝完,目光卻落在安語晨胸前,安語晨比他出的汗還要多,緊身小背心包裹著豐挺的兩團,隱約可以看到清晰地兩顆輪廓,安語晨從張揚的眼神中意識到了什麼,低頭一看,俏臉漲得通紅,她雖然豁達大方,可在張揚麵前出糗也是難堪到了極點,自己怎麼就沒想起帶文胸呢,她紅著臉向健身房外走去:“我去洗澡了,你也去換身衣服吧!”

    張揚笑了笑,他對安語晨倒是沒什麼念想,而且自己也不是存心看她,這種偶然泄『露』的春『色』,是凡正常男人都會看上一眼,不過自己是人家的師父噯,非禮勿視的道理都不懂,的確有點不夠厚道。

    下了一夜的細雨仍然未停,安誌遠仍然在『露』台上保持著他習慣的坐姿,他的樣子像是在等待著什麼。

    安語晨沐浴更衣之後,來到爺爺的身邊,在他臉上輕吻了一記道:“爺爺,我好了!”

    安誌遠淡淡笑了笑,傭人把電話拿了過來,安語晨拿起電話,當她聽清對方的說話時,一雙美眸不由得瞪圓了,充滿震驚道:“爺爺,羅建良『自殺』了!”

    安誌遠皺了皺眉頭,他的目光卻仍然如古井不波,低聲道:“去看……看……怎麼回事……”

    安語晨叫上張揚一起前往位於中環的公司總部,羅建良是世紀安泰的總會計師,他在上班後不久從辦公室的窗口跳下,一個成年人從十一樓墜落下去,其結果可想而知。

    安語晨和張揚趕到現場的時候,警察已經將屍體抬走,現場拉起了警戒線,不少記者圍在那,安語晨和張揚想要走入大廈的時候,被記者們發現,幾十名記者全都蜂擁而至,長槍短炮對準了這位安家的大小姐:“安小姐,請問您對這次羅建良的『自殺』事件有什麼看法?”“安小姐!據我們所知,世紀安泰公司的元老謝百川今晨被殺,請問這兩件事有沒有必然的聯係。”“安小姐,有人說這件事和黑社會仇殺有關,請問您能否發表一下看法?”

    安語晨帶著墨鏡一言不發,張揚幫助她推開前方的記者,因為現場太過擁擠,顯得有些混『亂』,大廈的保安也過來協助維持秩序,人群中忽然傳來一聲驚叫,有人被擠倒了,這聲音對別人不算什麼,可對張揚而言卻如同晴空霹靂,他猛然轉過頭去,看到人群中一位身穿灰『色』套裙的女郎摔倒在那,她有些痛苦的抬起頭,當她的目光和張揚相遇的時候,整個人宛如泥塑般驚呆在那,旋即,明澈的美眸中籠上一層晶瑩的淚光。

    張揚曾經設想過和海蘭重逢的許多種可能,卻從沒有想到過他會在香港,會在中環,會在世紀安泰大廈前和他相遇。他轉過身,大踏步走了過去,近乎粗魯地推開擋在他和海蘭之間的記者,當他就快來到海蘭麵前的時候,海蘭的兩名同事已經將她從地上扶起。

    海蘭短時間內已經從最初看到張揚的震驚之中穩定了下來,她微笑著向張揚伸出手去:“嗨!你好,想不到會在這遇到你!”

    張揚和當年在春陽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他已經懂得控製自己的情緒,在今天這種混『亂』的局麵下,他顯然並不適合流『露』太多的感情,望著海蘭蒼白而美麗的俏臉,張揚『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他伸出手去,握住海蘭冰冷白嫩的小手,輕聲道:“你好!海蘭!”

    安語晨也覺察到張揚的變化,她抓過身,向張揚看了看,張揚向海蘭笑道:“我還有事,等忙完後,我和你聯係!”

    海蘭沒有拒絕也沒有表示同意,一雙美眸極其複雜的看著張揚,張揚放開了她的小手,大步向安語晨走去。

    海蘭身邊扛著天空衛視標誌攝像機的同事低聲建議道:“海蘭,你認識他啊,可不可以通過他的關係,我們獨家采訪安小姐?”

    海蘭一言不發,轉過身向遠方的街道走去。

    羅建良的死在公司內部引起的震動很大,根據上班時和他相遇的同事所說,羅建良表現的很和藹,看不出他情緒有任何不對頭的地方,在電梯還和幾名同事有說有笑,甚至還約好一起去喝下午茶,這樣的一個人居然會在上班十分鍾後,從辦公室窗口跳了下去。

    重案組警察梁家傑正在調查取證,他詳細的詢問了今天和羅建良有過接觸的所有相關人員。安語晨來到的時候,他已經完成了取證工作,表情嚴肅的來到安語晨麵前,湊巧的很,上次安家的血案就是他負責,連二次來到香港的張揚,也在醫院見到過他。

    梁家傑道:“安小姐,我可以和你談談嗎?”

    安語晨點了點頭,和張揚一起進入了辦公室,梁家傑很好奇的看了看張揚,心中悄悄猜測著張揚和安語晨之間的關係。

    安語晨坐下後道:“梁警官有什麼想問的?”

    梁家傑道:“我想了解一下羅建良最近在公司的表現,還有他在財務上經濟上有沒有問題。”

    安語晨道:“前些日子我生病了,都在慈濟醫院住院,公司的具體情況也不是太清楚,你應該知道,公司的董事長是我的五叔,不巧他去了大陸,具體的事情恐怕要等到他回來了。”

    梁家傑繼續道:“安小姐大概誤會了我的意思,根據你對羅建良的了解,你以為他是不是有問題?”

    安語晨雙手交叉在一起:“對不起,我不了解這個人,這樣吧,剛才路上我已經給我們家的律師周若旺打了電話,他正在前來公司的途中,如果梁警官有時間,可以等他過來詳談。”

    周若旺驚恐的看著眼前的少年,他剛剛走入律師事務所的停車場內就被人打暈了,醒來後發現自己處在錦豪大廈的頂端。

    “你是誰?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

    安達文漫不經心的修理著指甲,他的雙眼中流『露』出一種和真實年紀極不相符的陰沉和冷酷:“人不可以貪心!”

    周若旺麵對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這個和他女兒差不多年齡的少年卻讓他從心底感到害怕,他顫聲道:“你是誰?”

    安達文輕聲道:“我八歲的時候殺了第一個人,當時我很害怕,知不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他?因為他要殺死我的父親,我拿起了父親的手槍,一槍打中了他的後心。”他薄薄的嘴唇『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我很害怕,整個人呆在那,傻了一眼,我爸爸抱著我呼喊我的名字,怎麼喊我都醒不過來,他給了我一個耳光,然後抓著我的手,對著那個家夥的腦袋又是一槍,槍聲把我從驚恐中喚醒,第二次開槍之後,我不害怕了,我感到興奮,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興奮,從那時起,我發現,我喜歡看到死亡,我喜歡掌控別人的生死。”

    周若旺顫聲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要報警了……”

    安達文笑得很陽光,可他的笑容卻讓人感到一種冰冷徹骨的寒意:“你有一個女兒,英文名好像叫黛西吧?她現在正在海洋公園做義工!”他看了看手表:“還有五分鍾,人鯊表演的時間就到了,你猜猜,鯊魚會不會把她吃掉?”

    周若旺瞪大了雙眼,驚恐道:“你想幹什麼?”

    “安家待你不薄,身為一個律師,有些秘密就算爛在肚子也不能說出來,可是有些人卻偏偏不守規矩,你太貪心,貪心的人不會有好下場的!”他輕蔑的努了努嘴:“跳下去吧!我放你女兒一條生路!”

    周若旺顫聲道:“你究竟是誰?”

    “安達文!你的委托人是我的爺爺,你可騙他,但是我不會允許,因為安家不可以受到任何人的侮辱!跳下去!你不跳,你的妻子就會被我的手下從你二十七層的寓所中扔出去,你的母親會被活活燒死在家,你的女兒就會被鯊魚吞到肚子,我給你五秒的時間!你不相信?”

    安達文撥通手機,然後按下了免提鍵,一個聲嘶力竭的女聲叫道:“老公,救我……”

    周若旺整個人陷入難以名狀的恐懼之中,不等他說話,安達文已經掛上了電話:“我從不騙人,五、四……”

    “是安德『逼』我做的!”

    “一!”

    周若旺緊閉雙眼,慘叫一聲,從錦豪大廈的頂端跳了出去。

    安達文看都不看,起身就向樓下走去。

    從梁家傑的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對麵錦豪大廈的情景,他清楚的看到了周若旺墜樓的全過程,霍然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然後轉身就向門外衝去。

    一個上午的時間,就有四人死於非命,而這四個人全都和安家有著極其密切的關係,謝百川和他的司機是被殺無疑,可羅建良和周若旺全都是跳樓而死,更加詭異的是,一個選擇在世紀安泰的公司總部跳樓,還有一個選擇了對麵的錦豪大廈。

    當梁家傑知道從錦豪跳下來的人是周若旺的時候,他第一反應就是,這是一個陰謀,周若旺的墜樓根本就是做給他們看,可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周若旺是被殺,事情變得撲朔『迷』離。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證實了梁家傑的推斷,幾乎在周若旺跳樓的同一時刻,他的妻子被人從二十七層的家中推了下去,他的寓所發生火災,現場發現一具被燒焦的屍體,初步認定為周若旺的母親。周若旺的女兒黛西也在聽到噩耗後,從海洋公園返回的途中,被一輛疾馳的無牌轎車撞死,周家遭遇了滅門之災。

    安德抵達東江就聽到了這一連串的不幸消息,向來穩健的他有些失去了鎮定,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這些人對他意味著什麼。一開始的時候,他並不清楚自己的身世,在知道父親準備遺囑之後,他開始有意識的接近周若旺,並從周若旺的嘴得到了這個驚天秘密,他並非父親的親生兒子,而且安誌遠在遺產分配中留給他的部分很少,可這還不足以造成他去仇視安家。一切在他結識王展之後發生了變化,是王展建議他從左誠入手,『逼』迫左誠說出了他的真正身世,安德這才知道,一直以來被他稱為父親的這個人非但不是他的親人,反而是他的殺父仇人。

    以安德自身的能量,想要和整個安家抗衡很難,是王展幫助了他,在他心中這個王展似乎無所不能,他也明白王展之所以幫助自己,其真實的用意是在利用他,他懷疑過,王展是想挑起三合會和安家的爭端,在安家血案發生之後,安德甚至感到有些後悔,他害怕安誌遠發覺自己才是幕後真凶,甚至想到過逃離,可後來安誌遠非但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怨恨,反而對他表現出極大的信任,甚至將家族生意全都交到他的手中,這讓安德逐漸放心,他未雨綢繆,開始有目的的頻繁投資進行資產轉移。近期他已經通過各種途徑將自己擁有的股權增加到了百分之三十三,這個數字意味著他已經是世紀安泰實際上的最大股東。而王展的消失,讓他也漸漸淡忘了安家血案的事情。突然發生的連鎖死亡事件,讓安德的內心突然緊張了起來,這些事全都和安家有關,而且死去的這些人全都和他有關。

    安德猶豫再三,還是先把電話打給了父親。

    安誌遠顫巍巍的聲音響起:“……出事了……”

    當天中午,張揚抽空在附近的麥當勞和趙軍見麵,今晨發生的一係列血案也讓趙軍『迷』『惑』不解,他最為關心的就是安誌遠有沒有異常。

    張揚道:“我昨晚就住在他家,老爺子睡得很早起得很早,說話都不利索,沒看出他有什麼異常……不過,我感覺到他應該懷疑安德了。”

    趙軍低聲道:“安誌遠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監視之中,香港警方也一直沒有放棄對他的監控,如果他想要計劃對付安德,一定會被我們先掌握動靜,可這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征兆。”

    張揚想到了一個人,佛祖沈強,幾乎每天佛祖沈強都會去探望安誌遠,安誌遠的消息是不是通過他才傳播出去的?

    趙軍搖了搖頭道:“佛祖沈強我們盯得也很近,應該不會出什麼差錯,可這次實在太奇怪了,甚至連三合會一方都沒有任何的動靜,和安家有關係的這麼多人突然都死去,而且他們的身上都存在疑點。”

    張揚低聲道:“你是說,他們和去年的那場血案都有關係?”

    趙軍道:“根據我們掌握的資料,其中應該有一個叫王展的關鍵人物,他可能是英方間諜,意圖挑起三合會跟安家之間的仇殺!”

    張揚有些不解的問道:“他搞這麼多事情出來就是為了挑起一場仇殺,有意思嗎?”

    趙軍道:“香港的黑社會由來已久,想在短期內將之消亡並不現實,可是我們可以通過努力,讓他們維持在一種相對的穩定和平衡之中。”

    張揚道:“這個王展真是神秘,他挑起事端之後,居然就人間蒸發了,你們國安這麼大本事也找不到他嗎?”

    “他根本就不叫王展,而且我們現在懷疑這個人極有可能是雙重間諜。”

    張揚喝了口可樂道:“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安德是間諜嗎?”

    趙軍搖了搖頭道:“應該不是,最近他的一舉一動都在我們的嚴密監控之中,和情報機關發生關係的唯一途徑就是王展。”他苦笑著歎了口氣道:“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得這麼複雜。”

    張揚看了看周圍,向趙軍靠近了一些:“你覺著,是不是安德淵已經返回了香港?這一切是不是他導演的複仇事件?”

    趙軍道:“別忘了安誌遠,就算這隻老虎睡著了,他仍然是一隻老虎!”

    安德站在東江國際機場外,臉『色』陰晴不定,香港驟然緊張的局勢讓他陷入惶恐之中,謝百川的被殺、羅建良和周興旺的先後墜樓,這一係列的血案絕非偶然,下一個將會輪到誰?安德想到了自己,又想起那個終日坐在輪椅上癡癡呆呆的老爺子,這樣一個氣息奄奄的老人還能折騰起怎樣的風浪?

    安德雖然這樣想,可是他卻始終無法鼓起勇氣返回香港,他有種不祥的預感,假如自己踏上香港的土地,恐怕連『性』命都保不住,他仍然在猶豫。

    安德考慮再三還是先給王學海打了個電話,詢問東江紡織百貨商場地盤的拆遷狀況,表麵上是詢問狀況,實際上卻是在旁敲側擊的探聽情況,有些時候,從別人得到的間接信息也可以幫助自己正確的判斷情況。

    王學海也已經聽說了香港安家發生的事情,他先是針對拆遷狀況抱怨了一統,然後話鋒一轉:“德,有件事我想你應該知道,世紀安泰的董事會已經通知我,決定從東江項目中撤資,我正想問你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呢!”

    安德乍一聽到這個消息,整個人愣在那,自己身為世紀安泰的董事長,並沒有聽說這件事,唯一有權利能夠繞過自己做出這個決定的隻有安誌遠,難道說,是他出手了?安德感到莫名的恐懼,假如真的是安誌遠出手,那麼他無意已經知道了自己才是安家血案的幕後真凶,一個人能夠在家門遭遇如此不幸的狀態下,隱忍這麼久,其心機之深沉實在難以想象。更何況,他每天還要麵對那個害死自己兒孫的凶手。

    安德終於決定還是放棄返回香港,先離開機場搞清再說,他揮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心情沉重的坐在車內。

    司機幫他將行李放回行李箱,返回車內“先生去哪?”

    安德愣了一下:“東江!”

    此時有六輛警車呼嘯著飛奔而來,將出租車圍攏在中心,十多名全副武裝的警察從警車上下來,他們握著手槍對準出租車厲聲喝道:“舉起雙手,出來!”

    安德內心劇震,他抬起頭,舉起雙手,有些錯愕的看著外麵,警察拉開車門,把他從車內押了出來,根本不聽他解釋就讓他雙手伏在車上。又有警察從後麵拉出了他的行李箱,帶隊的警察擰開了行李箱的手柄,有不少白『色』的粉末從中空的手柄中灑落出來。

    安德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頓時明白自己陷入了一場預先設好的局中,喃喃道:“這些東西不是我的?”

    那名被反剪雙手銬起來的出租車司機哀嚎道:“你他媽什麼意思?不是你的難道是我的?”

    帶隊刑警威嚴的大喝道:“銬起來,帶走!”

    安語晨主持召開緊急董事會的時候,會議室的房門被推開,家的管家賀伯推著安誌遠走了進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安誌遠會出現在董事會現場,一個個慌忙站起身來,他們此時才看到安誌遠的身後還跟著一位中年人一位年輕人。

    中年人幾乎所有人都認識,他是香港律師界有名的金牌律師劉國文,而年輕人不到二十歲的樣子,雖然穿著西裝革履,可是臉上仍然稚氣未脫,看起來就像一個高中生。

    安語晨慌忙從董事會『主席』的位置上站起來,來到爺爺身邊,小聲道:“爺爺,你怎麼來了?”

    安誌遠微笑著點了點頭:“小妖,我來處理一些事!”他的聲音雖然虛弱無力,可是口齒清晰連貫,這讓包括安語晨在內的所有人感到吃驚。

    安誌遠指了指身後的年輕人道:“小妖,這是你弟弟,你四叔家的兒子阿文!”

    

Snap Time:2018-07-18 09:00:11  ExecTime: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