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七十九章微雨燕雙飛


    第一百七十九章【微雨燕雙飛】

    張揚決定不在東江繼續呆下去,在這他的一舉一動總會受到很多人的關注,顧佳彤也答應了她父親要和自己劃清界限,當然這隻是表麵上,以後他們的關係暫時要轉入地下,其實他們之間一直都是地下戀情,看來以後的保密工作要做得更加充分。好在顧佳彤的情緒失控隻是一時之間,她很快就從這種失落中解脫了出來,她對婚姻原本就有種恐懼感,她雖然很愛張揚,可是也清楚地意識到張揚也不是個本本分分的男人,可人就是奇怪得很,她當初無法容忍魏誌誠在外麵有一個女人,現在卻可以容忍張揚在外麵彩旗飄飄,連她自己都懷疑是不是這廝悄悄給自己下了什麼『迷』魂『藥』。

    顧佳彤張口咬住他的耳朵,輕輕地,舍不得咬疼他,雪白修長的美腿宛如常春藤般緊緊將他纏住……

    省黨校學習班隻是一個幌子,當初兩個月的期限,也是考慮到張揚左腿的骨折,誰也不會想到他的恢複會如此神速,短短半個月之間他的身體一經恢複如初,這就讓張揚的仕途出現了長達一個多月的真空期,經曆了許常德事件之後,張揚也有些身心疲憊,暫時沒有返回江城上班的打算,幹脆利用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

    張揚去了嵐山,嵐山距離東江很近,一百七十公的距離,城市間開通了快速通道,兩個小時的車程就已經進入嵐山市區。嵐山是平海最南方的城市,也是平海省經濟實力前三強之一,交通便捷、教育發達、國際化程度高、北臨省會東江,南麵就是雲安省,是充滿靈氣的江南水鄉城市,就像是鑲嵌在平海和雲安之間的一顆璀璨明珠,改革之初嵐山還隻是一個小小的縣級市,可隨著改革開放的高速發展,嵐山在八六年成為地級市,經濟也連年持續增長,從昔日平海名不見經傳的縣級市,一躍成為經濟發展的三甲之一,目前已經有35個國家和地區的投資者在這創辦了大約2000個項目,總投資超過50億美元,是平海省內國際資本投入的高密度地區,外商投資產出的高回報地區和經濟發展的高增長地區,如今的江城市市委書記洪偉基就是從嵐山調任江城的。

    嵐山現任市委書記周武陽,也是顧允知器重的年輕幹部之一,今年四十二歲,畢業於中國科技大,仕途之路也是極其順利,在接替洪偉基擔任市委書記之前,已經在臨平市擔任了五年市長。他是平海的改革明星,在招商引資方麵做出過突出的貢獻。

    秦清來到嵐山擔任副市長,分管科技、文化、體育、衛生、愛國衛生、食品『藥』品監督、廣播電視、史誌、檔案、殘聯、地震等方麵的工作,聯係科協、文聯、社聯等方麵的工作。從分管的工作來看,很駁雜,但權力卻是七個副市長中最小的一個,也沒有進入市委常委的圈子,雖然市領導對秦清的接待還算熱情,可秦清仍然感覺到,熱情背後的那種距離感排斥感,孤身一人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想要走入領導核心,想要進入這個城市的管理層,絕非短時間內可以做到的,市『政府』方麵給了她足夠的緩衝時間,事實上秦清來到嵐山的這兩天基本上都是在聽下屬匯報工作,大都是一些空泛無物的數據,秦清是個務實的人,她對下屬報上來的這些情況持有保留的態度,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很多事情,需要親自了解才能相信。

    市委市『政府』的各位領導以及相關部門秦清已經拜訪過,這個副市長並不是什麼重要的職位,級別雖然擺在那,可是實際上的權力並不大,想有一番作為很難,可是想要穩穩當當的混滿任期卻不是什麼為難的事情。

    市專門給秦清配了一位秘書,考慮到她的年齡因素,秘書常海心也是個年輕的女孩子,她今年才從北大中文係畢業,二十一歲,常海心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身份,她的父親就是現任嵐山市市長常頌。

    秦清在知道常海心的身份之後,還是有些想法的,弄了這麼一位高幹子女在身邊當秘書,頗有點被人監視的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肯定會第一時間反饋到市長常頌的耳朵。常頌今年五十歲,他是嵐山土生土長的幹部,已經在市長這個位置上呆滿了十年,雖然他表麵上是嵐山的二把手,可實際上的威信很高,無論是前任書記洪偉基,還是現任書記周武陽對他都表現出相當的尊重,常頌雖然欠缺上層的關係,可是他在嵐山的關係網之大,交際麵之廣,是嵐山的任何市級領導無法企及的。據稱嵐山市的副處級以上幹部,經常頌親手提拔的就有二百位以上,這一數目無疑是驚人的。

    常海心是那種『性』情內向的女孩子,大概是出身的緣故,她雖然沒有從政經驗,可是很善於察言觀『色』,身上也沒有高幹子女常見的嬌嬌之氣,手腳極其的麻利勤快。

    秦清看了看時間,已經臨近中午下班。

    常海心道:“秦市長,您是打算在這吃還是去食堂?要不我去給您買來!”

    秦清笑道:“咱們還是出去吃吧,我看『政府』外麵剛剛開了一間麥當勞,我請你!”

    常海心笑道:“那怎麼好意思,還是我請您吧,秦市長剛來,我應該盡地主之誼!”

    秦清也沒有跟她客氣,點了點頭,兩人稍稍整理了一下,走出門去,來到外麵,常海心很體貼的打開遮陽傘,為秦清遮住頭頂灼熱的陽光,秦清笑了笑,常海心雖然也有一米六五的身高,可是比起她還是矮了不少,讓她為自己打傘的確有些吃力,秦清並沒有把她的動作當成是一種阿諛奉承,畢竟常海心的家庭擺在那,人家有一個市長老爹,沒必要巴結自己。

    秦清道:“沒事兒,我不用打傘,喜歡曬太陽!”

    常海心看了看秦清白嫩的肌膚不無羨慕道:“秦市長真是天生麗質!”

    秦清笑道:“還是你青春可人,女人最值得驕傲的資本就是青春,我就快青春不在了!”

    “秦市長太謙虛了,我早就聽說過您是平海政壇的第一美女!”

    秦清笑了起來,可當她的目光落在門外的吉普車上的時候,笑容頓時凝滯了,她看到了張揚。

    這廝反手關上了車門,笑嘻嘻的迎麵走了上來:“秦市長,這麼巧啊,居然在這能夠遇到你!”

    常海心一雙大眼睛有些奇怪的看著張揚,心中猜度著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和秦市長的關係。

    秦清心中暗自埋怨張揚,都告訴他不方便過來嵐山了,可這廝還要來,而且還這麼光明正大,堂而皇之,可她心底深處還是一直牽掛著張揚的,看到張揚平安無事,一直高懸著的芳心也總算落了下來。微笑著點了點頭,她伸出手道:“張處長怎麼有空來嵐山?”這根本就是明知故問,張揚來嵐山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找她。

    當著常海心這個外人,張揚當然不會直截了當的說出來,他跟秦清禮節『性』的握了握手道:“辦事,剛巧從市『政府』門口經過,這麼巧又看到您了!”

    他的目光隨即就落在常海心的身上,笑眯眯道:“這位小姐怎麼稱呼?”,常海心的確長得不錯,可張大官人也沒有見『色』起意,他這一招叫指東打西,分散常海心的注意力,讓她別『亂』想自己和秦清的關係。

    常海心表現的也很大方,微笑道:“我是秦市長的秘書常海心!”

    張揚笑著伸出手去,常海心跟他握了握,這廝故意握住了常海心的纖手不放。

    秦清雖然知道這廝的動機和用心,心還是有些不舒服,輕輕咳嗽了一聲,常海心俏臉已經紅了起來,心說這家夥可真過分。張揚這才放開常海心的纖手,笑道:“都沒吃飯吧,一起!”

    秦清指了指對麵的麥當勞。

    張揚對這種洋快餐可沒什麼興趣:“那玩意兒有啥吃頭啊!還是吃地方特『色』菜吧!”

    秦清道:“我們中午沒多少時間,就麥當勞吧!”她的話等於最終決定,根本不給張揚反駁的機會,就和常海心並肩向麥當勞走去。

    張揚無奈地搖了搖頭,隻能跟著她們的身後走進去。

    張大官人弄了杯冰鎮可樂,又來了兩個雞肉漢堡,這玩意兒吃起來酸糊糊的一股怪味,怎麼都不像中國菜來得舒服。秦清和常海心吃得倒是津津有味,常海心吃完她那份漢堡,又吃起了聖代,自從看到胡茵茹吃冰激淩之後,張揚就落下一『毛』病,喜歡看女孩子『舔』冰激淋,常海心很快就意識到這廝的眼神不懷好意,黑長的睫『毛』垂落下去,俏臉微微有些發紅。

    秦清趁著沒人注意,一腳踩在張揚的腳背上,這混蛋家夥隨處勾搭女孩子的習慣還是改不掉。

    張揚這才把目光收回來笑道:“我忘了自我介紹了,常小姐,我叫張揚,在江城旅遊局市場開發處工作,這是我的名片,以後請多多關照!”他的名片也是剛剛印出來的,上麵有他的新手機號碼,他遞給常海心一張,又遞給秦清一張。

    常海心把他的名片收到手包,輕聲道:“前些日子聽說江城的伏羊節搞得有聲有『色』,原本我還想去看看呢。”

    張揚笑道:“有機會去江城,我安排你吃喝玩樂一條龍。”

    秦清瞪了他一眼道:“小張啊,你這是公然腐化我們的年輕幹部!”

    常海心笑道:“我可不是什麼幹部!”她望向張揚道:“張處長來嵐山辦什麼事啊?”她也是沒話找話,隨口一問,可這麼一問到把張揚給問住了,他愣了愣方才道:“我剛巧放假,聽說嵐山的風景不錯,所以特地來這旅遊!”

    秦清道:“公款旅遊?你可真會占國家便宜!”

    “沒有的事,我自己花錢!我從來不占國家一分錢的便宜!”

    常海心看到張揚的樣子,不禁有些想笑,她輕聲道:“嵐山的確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抽空我給你介紹一下。”

    張揚道:“別抽空了,明天就是星期天,要不這麼著吧,你帶我好好在嵐山轉一轉,秦市長如果有空一起去,所有的費用我全都包了。”

    秦清明白了,他這是要拽個電燈泡跟著啊,這叫欲蓋彌彰。

    常海心看了看秦清,她跟張揚隻是第一次見麵,想不到對方就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可看起來他和秦市長的關係還真不錯,自己如果一口拒絕也不好。

    秦清用餐巾紙擦了擦嘴巴道:“好啊,反正我還沒有在嵐山玩過,明天一起吧!”說完她就站起身和常海心一起離去。

    張揚並沒有跟她們出去,他開車來到了附近的盛世人和大酒店,這也是方文南名下的產業,是盛世集團的連鎖酒店,他來嵐山之前給方文南打了個招呼,方文南已經提前為他安排好了入住事宜。

    張揚剛剛走入為他準備的房間,正準備洗澡的時候,就接到了秦清的電話,秦清不無嗔怪道:“都跟你說了,最近我很忙,沒時間陪你的,為什麼還要過來?”

    張揚道:“我也沒地兒好去,這次來嵐山一是為了見你,二是為了散心,你要是真忙,權當我不存在,派你的女秘書陪我就行。”

    “美得你!我可告訴你啊,常海心是常市長的女兒,你可別打她的主意!”

    “我說清姐,我是那種人嗎?我害怕她多想,所以才裝成『色』『迷』『迷』的樣子,你放心我對她沒什麼念想!”

    “我才懶得管你呢,你最好乖乖回江城,我最近事情已經夠多了,你別給我添『亂』了行嗎?”

    “得,我滿懷相思而來,合著你壓根不想我,我這熱臉貼到了你的冷屁股上!”

    秦清聽到他的埋怨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別搞得跟個怨『婦』一樣,我是真忙!剛到嵐山,麵臨工作交接,許多事情都要在短期內熟悉起來,而且我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盯著,我不想被人拿我們的事情做文章,張揚,你理解我一些好不好?”

    “好吧,那啥,明天還去嗎?”

    “讓常海心陪你去吧,我明天要加班了!”

    張揚聽到秦清這麼為難,也沒有繼續勉強她,輕聲道:“我最近沒什麼事情,會在嵐山呆兩天,方便的時候聯係我吧!”

    張揚有些後悔這次的嵐山之行了,一個人看風景可沒什麼意思,他正考慮是不是應該早點返回東江的時候,何歆顏的電話打過來了,張揚有些詫異,手機剛換沒多久,何歆顏怎麼會知道號碼的?不過這段時間,他心還是很想何歆顏的,樂道:“不好意思啊,我前一陣被派去執行秘密工作,所以沒顧上給你打電話,這手機剛用了兩天,還沒來得及通知你!”

    何歆顏道:“你在哪兒啊?”

    “嵐山!”

    “嵐山哪兒啊?”

    “盛世人和大酒店509房間,幹嗎?”

    “嗯,待會兒我給你打到房間去!”

    張揚一頭霧水道:“沒事兒,我話費公家報銷……”話沒說完,何歆顏那邊已經掛上了電話。

    張揚壓根沒想到她會出現在自己麵前,愕然道:“你怎麼在嵐山?”

    何歆顏忽然不顧一切的撲到他的懷,緊緊抱著他的身軀道:“張揚,我想你……”

    張揚愣了,然後他感覺到自己的胸前有些濕,何歆顏哭了,向來倔強的何歆顏居然哭了,他張開的手臂,慢慢環圍了過去,摟住何歆顏的嬌軀,柔聲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咱不帶這樣的,穿這麼少,不是引人犯罪嗎?”

    何歆顏這才意識到張揚赤『裸』著上身,紅著臉把他推開,自己去洗手間洗了洗臉,出來的時候,張揚已經老老實實換上了衣服,雖然何歆顏剛才對他真情流『露』,可這廝還是沒忘記當初在清台山的那個風雨之夜,何歆顏給他的那一下讓他至今記憶猶新。

    張揚也是頭一次知道何歆顏的老家就是嵐山,過去她從來沒有提過關於家庭的事情,加上平日多數時間都在東江,張揚還以為她是個孤兒呢。

    何歆顏的父母早已離婚,現在都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他們離婚之後誰都不願意帶女兒一起生活,最後判給了父親何卓成,何卓成則把女兒扔給了老娘照顧,所以何歆顏從小就沒享受過父愛和母愛,對父母也就沒什麼感情,考入東江藝術學院之後的第一年,『奶』『奶』就去世了,所以在她心這世上也沒什麼親人。

    張揚不由得感歎各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兩人聊了一會兒,張揚才問起何歆顏怎麼知道自己手機號的事情。

    何歆顏道:“茵茹姐想請我去她的百樂門夜總會當駐唱歌手,我推辭了,她無意中告訴我你的事情的。”說起這件事她不無哀怨道:“這麼久了,你居然連一點消息都不給我!”

    張揚笑道:“我是怕禍害你!”

    何歆顏紅著俏臉道:“誰禍害誰還不知道呢,你怎麼不怕禍害茵茹姐啊?”

    “我跟她是純潔的革命友誼!”

    “

    何歆顏咬了咬嘴唇道:“你不怕我告你?”

    “告我啥?強……”

    “別胡說八道!”何歆顏發覺自己已經被這廝不懷好意的往邪道上領,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再談論著這種曖昧的話題,氣氛變得越來越讓人心神不寧,何歆顏意識到不能繼續深入下去了,她理智的打斷張揚的話道:“你吃飯了沒有?”這純屬沒話找話。

    張揚被她這麼一問,還真有點餓,畢竟剛才在麥當勞吃得那點東西根本不能當正經飯看待。

    何歆顏道:“看來你壓根不是來旅遊的,來到嵐山,真正想玩就要深入到民間,這賓館住宿條件雖然好,可根本不能體會到嵐山的風韻。”

    “那你說我應該去哪兒玩?”

    何歆顏道:“來嵐山必須要去西潯古鎮,有條件的話最好在古鎮住上一夜,體會一下水鄉風韻,西潯古鎮,四麵環水,咫尺往來,皆須舟楫。全鎮依河成街,橋街相連,深宅大院,重脊高簷,河埠廊坊,過街騎樓,穿竹石欄,臨河水閣,一派古樸幽靜,想要看江南的小橋流水人家就必須前往西潯。”

    張揚聽得悠然神往:“丫頭,這西潯我倒是也聽說過,不過聽你這麼一說,感覺到非去不可了,那啥……咱們這就去!”

    何歆顏笑道:“我去年暑假的時候曾經在西潯做過導遊,跟著我走,你連導遊費都省了!”

    兩人說走就走,西潯古鎮距離嵐山市區還有十五公的距離,張揚開車過去,有了何歆顏這個本地人指路,一切變得順利了許多,到了西潯,何歆顏帶著他停車場的一處小門進去了,專門有當地人在這引領,這樣可以逃過門票,不過前提是要在他們家住宿。

    張揚原不在乎這點小錢,可何歆顏卻認為能省一點是一點,兩人在臨近河邊的鄰家客棧定了兩個房間,雖然張大官人認為沒這個必要,可何歆顏認為兩人必須要分房而居,否則她的人身安全很難得到保障,到了人家的地麵上,張揚隻能表示服從。

    辦好住宿手續之後,何歆顏帶著張揚在古鎮中轉了一圈,粗略了解了一下古鎮的風貌,張揚對這種江南小鎮並沒有多少的興趣,走馬看花的溜了一圈,感覺比何歆顏剛才給他的描述差多了,好在今天遊人不多,小鎮沿河栽種的古木不少,到處都是綠樹成蔭,走在其下倒也感到絲絲涼意。

    西潯古鎮內有家馮老四臭豆腐,是存在百年的老店,張揚遠遠聞到那味道,肚子的饞蟲就被勾起。

    何歆顏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他的心意,帶著他來到店鋪外,兩人隔著矮桌坐了,要了一盤臭幹,十串小魚。店也有新鮮的紮啤,張揚叫了兩大杯紮啤,跟何歆顏碰了碰啤酒杯道:“來為了咱倆久別重逢,那啥……鴛夢重溫……”

    何歆顏笑道:“滾一邊去,誰跟你鴛夢重溫啊?”

    兩人邊說邊笑,張揚這才感覺到這兩日的鬱悶一掃而空,其實他已經是二世為人,何必考慮太多的事情,過好每一天,享受屬於他的人生才是最為現實的。

    張揚喝了一大口啤酒,笑眯眯望著何歆顏道:“剛才在酒店你說的那句話可是真的?”

    何歆顏想起剛才自己的失態,俏臉不由得又紅了起來,她發覺自己在張揚的麵前失去了往日的豁達和鎮定,不知不覺中已經深深愛上了他,這讓何歆顏感到幸福,也讓她感到猶豫,但她仍然是過去那個敢作敢當的女孩子,輕輕點了點頭。

    張揚道:“你喜歡我?”

    何歆顏又點了點頭。

    張揚深情道:“我也喜歡你!”

    “隻可惜你喜歡的人實在太多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丫頭,你說我是不是一個壞人啊?”

    何歆顏搖了搖頭:“可你也不是什麼好人!”

    張揚道:“假如,我是說假如啊,假如我同時喜歡上好幾個女孩子,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何歆顏也灌了一大口啤酒:“總得有一個最喜歡的,你應該有所抉擇!”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放棄哪一個我都不舍得……”

    何歆顏瞪圓了眼睛:“混蛋,你當現在是古代啊?你想三妻四妾?吃得消嗎?”

    “吃得消!”這廝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臉部紅心不跳。

    何歆顏倒是臉紅了,啐道:“不要臉!誰愛搭理你?花心大蘿卜一個!”

    張揚道:“那你為什麼明明知道我是個花心大蘿卜,還要跟我在一起?”

    何歆顏抿了抿嘴唇:“我在等你,我在等你做出抉擇,雖然我知道那希望很渺茫,可是我仍然願意等……”說這話的時候,她顯然情動了,悄悄轉過頭去,害怕張揚看到她美眸中『蕩』漾的漣漪。

    天空中烏雲密布,絲絲小雨毫無征兆的悄然而至,兩人起身離開,來到明珠橋的時候,雨就大了起來,明珠橋上有風雨亭剛好可避風雨,他們幹脆就在橋上觀看西潯的雨景。

    西潯古鎮籠罩在一片朦朧煙雨之中,恍惚中,張揚仿佛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整個古鎮突然變得靜了下去,天際間隻有細雨落地的沙沙聲,彎曲的小河的輪廓變得越發柔和,幾艘仍然在河上徜徉的烏篷船此刻也靜止在那,眼前的一切像極了一幅意蘊雋永的水墨畫。

    何歆顏雖然無數次來過西潯小鎮,可是仍然被雨中西潯的美景陶醉了,張揚輕輕攬住她的纖腰,輕聲道:“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這首詩卻是北宋晏幾道所寫,張大官人重生這麼久,唐詩宋詞還多少學了一些,而且他用的還恰到好處,何歆顏聽在耳朵,觸景生情,隻覺著恨不能永遠和張揚這樣相偎相依的在一起,可夢想是夢想,現實畢竟是現實,想起現實,她閉上美眸,兩行晶瑩的淚珠兒緩緩滑落下來。

    微風吹起,晶瑩的淚水飄落在張揚的手背之上,他宛如被燙到一樣顫抖了一下,當他意識到這並非是雨水,而是來自何歆顏的眼淚,心中升起一種難言的歉疚,也許一直以來他都隻顧著自己的感受,至於別人怎樣想,他從沒有考慮過,在感情上,他是不是有些自私了?

    

Snap Time:2018-08-19 02:33:33  ExecTime:0.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