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七十七章於無聲處聽驚雷(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於無聲處聽驚雷】(下)

    張揚知道顧允知爽約之後,內心中還是極其失落的,自從許常德死後,他總覺著心中積攢著一口怨氣,雖然他不得不接受現實,可是他想顧允知當麵給他一個解釋,可顧允知似乎對他並不上心,從北京回來之後,連一次都沒有探望過他,好像把張大官人立下的大功全部忽略了。張大官人悲哀的意識到,自己再次充當了無名英雄的角『色』。

    顧佳彤看出了他的鬱悶,輕聲安慰他道:“我看你已經能拄拐下地了,要不咱們中午出去吃!”

    張揚點了點頭:“成!”他已經在醫院的病房內呆了整整十天,顧允知還特地吩咐讓他暫時不可以和外界接觸,更不能向外麵說任何關於許常德的事情,省廳還專門派了兩名公安看著他,名為保護他的安全,實際上是監視他,張大官人的手機也在爆炸中損毀,失去了和外界的一切聯係,他受傷的事情嚴格保密,自然也沒有人過來探望他。

    不過這兩天情況似乎出現了鬆動,今天上午省廳的公安已經撤走了,張揚從種種跡象判斷出,顧書記已經控製住了局勢,將這一事件有效的引導到了正確的方向。

    張揚架起單拐,來到鏡子前看了看,臉上的傷痕已經好得七七八八,好在沒落下什麼大的傷痕,身體的衝擊傷也基本痊愈,現在唯一影響他的就是左腿的骨折,不過經過他親自配置的草『藥』治療,再有五六天就可以痊愈了。

    顧佳彤陪著他走出門外,看到他精神抖擻的樣子,不禁笑道:“看來你的腿就快好了!”

    張揚點了點頭道:“這勞什子醫院我是住膩了,要不你幫忙說說,我還是出院吧,再呆下去我就快憋死了!”

    “等你能下地正常行走再說!”

    “那豈不是還得五六天?”

    顧佳彤道:“骨折啊!你當是小事啊,這樣的恢複速度已經很驚人了,要是被那幫骨科專家知道,隻怕要嚇得目瞪口呆!”

    張揚得意地笑了笑:“我的骨傷『藥』比起他們掌握的那些,不知要高明多少倍,假如我要是賣膏『藥』,這膏『藥』一定供不應求!”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顧佳彤道:“等將來我要是把江城製『藥』廠接下來,你就把這膏『藥』的配方交出來,我算你科技入股,保你一年就成百萬富翁!”

    張揚這才想起自己還欠人家蘇小紅五十萬,那錢被楊守成給卷跑了,不過張揚到現在都不知道楊受成已經被殺的消息,張揚道:“配方沒問題,下次我把治痛經的配方也給你,讓江城製『藥』廠以後擁有兩大拳頭產品!”

    顧佳彤格格笑了起來:“對我這麼好啊?”

    “那是,你賺錢跟我賺錢一樣,你的錢就是我的錢!”

    “喲!真有風格,那啥……是不是打什麼主意啊?”

    張揚嘿嘿笑道:“我還欠蘇小紅五十萬呢,你得先幫我還上!以後我再還你!”

    顧佳彤笑道:“行了,咱倆誰跟誰?別說還錢的事兒!”

    “我沒說還錢,我一國家幹部,工資就那麼一點兒,拿什麼還你?”

    “那你打算怎麼換?”

    “肉償!”

    “呸!誰稀罕?”

    “真不稀罕?那我直接去還給蘇小紅得了!”

    “你敢!”顧佳彤柳眉倒豎,雖然知道這廝是故意說笑,仍然有些怒了。

    張揚嘿嘿笑道:“其實我這身肉也就是能在你這兒賣上五十萬,哪有人這麼傻,花五十萬買我這麼個東西!”

    顧佳彤忍不住笑道:“你不是東西,我看想買你的人多了!”

    兩人聊得熱鬧,在電梯前迎麵遇到了前來探望張揚的江城市公安局局長田慶龍。

    說起來田慶龍還是張揚入院後第一個前來探望他的官員,想起這件事張大官人不覺有些委屈,很熱情的伸出手去:“田局來了!”

    田慶龍可沒給他好臉『色』,壓根沒有和他握手的意思,橫了他一眼道:“行啊!你厲害,英雄人物,現在逞英雄逞到醫院來了!”

    張揚和田慶龍的關係極熟,自然不會介意他的牢『騷』,想想在靜安,自己也把田慶龍折騰的夠嗆,哈哈笑道:“田局,我知道過去有對不住您的地方,這麼著,中午我請你喝酒,那啥……暫別生氣了,大老爺們別整得跟娘們似的!”

    田慶龍對這小子的沒大沒小也實在沒有辦法,瞪了他一眼,忍不住罵道:“你才像個娘們呢!”

    顧佳彤笑著把張揚扶進了電梯,在樓下又遇到了前來送飯的顧養養,田慶龍不禁暗讚,這臭小子哪輩子修來的福氣,顧書記家的兩個女兒都對他這麼好,可仔細那麼一琢磨,這好像也不是啥好事兒,秦清這次被提升到嵐山當副市長雖然在表麵上看是好事,可江城領導內部都將這次的提升視為一次流放,是顧允知對張揚和秦清之間曖昧關係的一種反應,當然沒有人敢於公開討論這個問題。

    考慮到張揚行走不方便,他們並沒有走遠,就在省人民醫院對麵的川都漁府落座,顧佳彤點了一條六斤的青魚,做一魚四吃,又點了幾道特『色』菜,天氣炎熱,菜肴以清爽為主,張揚雖然很想和田慶龍暢飲一番,可是大家考慮到他身體尚未痊愈,隻是象征『性』的要了幾瓶啤酒。

    從張揚充滿渴望的眼神,田慶龍就猜到他想了解一些情況,其實田慶龍在前來探望張揚之前,是和省委顧書記通過氣的,他喝了杯冰鎮啤酒道:“靜安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你的吉普車我這次也給你帶來了,就放在醫院地下停車場,順便幫你做了個保養,擦了擦車,發票在車,等你好了把錢給我送來!”

    張揚知道他是說笑,笑道:“多謝田局!”

    田慶龍道:“楊守成死了,還有幾名嫌犯逃走,現場發現了一些散『亂』的鈔票,我們懷疑你當時和楊守成做了現金交易,那些錢應該被疑犯帶走。”

    顧佳彤忍不住向張揚看了一眼,聯想起剛才他要五十萬的事情,看來張揚用五十萬從楊守義那換來了證據。

    田慶龍道:“這件事我和靜安方麵已經處理完畢,不會涉及到你,希望你自己以後也不要多事。”他這次前來的主要目的就在於此,希望張揚從此保持沉默,隻當靜安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張揚抿了口啤酒感歎道:“我忽然覺著自己花費了這麼大的代價,最後什麼事都沒做!白白忙活了一場!”

    田慶龍意味深長道:“這樣不是更好?”

    一直沒有說話的顧養養道:“你也有收獲啊,在醫院白住了十多天,沒人找你要住院費,黨校學習班還不給你打曠課,連工資獎金都照發不誤!”

    幾個人同時笑了起來,張揚笑道:“養養,你的嘴巴何時變得這麼會說了?”

    顧佳彤道:“養養說得可是實話!”

    因為顧允知的兩個女兒在場,有些話田慶龍自然不方便說,等他們返回醫院的路上,田慶龍方才低聲對張揚道:“事情已經結束了,你應該明白啊!”

    張揚狡黠笑道:“我不明白!到現在我還跟個犯人似的!”

    田慶龍笑道:“你不胡說八道,一切自然恢複原樣!”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忽然很想回江城了!”

    “那可不行,你暫時還得學習……”田慶龍壓低聲音道:“告訴你一個秘密啊,我聽說你這次學習之後,有可能會動一動!”

    張大官人兩眼放光,這動一動是不是意味著組織上要給他在官位上提升一步,看來副處已經不是奢望,話說,他在伏羊飲食文化節的貢獻有目共睹,這次又幫助大老板解決了許常德這個大麻煩,理當受到提升,別說副處,就是正處都有些委屈自己了。

    張揚住院的事情很少人知道,這段時間他仿佛石沉大海般人間蒸發了,當然會有不少人找他,可這廝的手機也沒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聯係方式,還是有人打聽到他在省黨校學習,不過去了就撲了個空,張大官人的行蹤變得越發撲朔『迷』離起來。

    張揚出院的時候還是拄著拐杖的,可一進了他的吉普車就把拐杖扔到一旁,他咬牙切齒道:“麻痹的,悶死我了,以後再也不讓別人碰我的腿!”

    顧佳彤白嫩的小手卻落在他的大腿上,『摸』得張大官人一個激靈,然後感覺到自己雙腿之間的部分被她輕輕捏了一下,這廝已經半月沒有接近女『色』,這會兒控製能力奇差無比,褲子頃刻間被茁壯生長的部分頂起了一個小帳篷。

    顧佳彤笑道:“別瞎想,我就是檢查下你還正常不!”

    張揚伸手探入她的裙內:“我也想給你檢查下!”

    “去!我要開車了!”顧佳彤啟動了引擎,隨手將吉普車的空調打開。她向張揚道:“手機給你重新辦理好了,號碼也改了!”

    “改啥啊?都用習慣了!”

    張揚從紙袋中拿出嶄新的手機,開機之後馬上想給楚嫣然打個電話,可想起身邊的顧佳彤,怎麼也得照顧她的感受,隻能抑製住這個念頭,想想自己這麼多天都沒有和哪些紅顏知己聯係,不知道她們會擔心成什麼樣子。

    顧佳彤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輕聲道:“想打電話就打唄,我不介意的!”

    張揚把手機放在一邊:“咱們今天怎麼安排啊?”

    “先去吃飯,然後我陪你去南湖路步行街買幾件衣服!”

    “成,我聽你安排!”

    中午兩人簡單吃了點,然後顧佳彤陪著張揚在步行街買了幾件衣服,自己當然又順便挑了幾件,張揚對逛街原沒有什麼興趣,尤其是現在這種時候,他的腿剛剛恢複,還不能說百分之百痊愈。顧佳彤顯然考慮到這一點,給張揚在步行街一家冷飲店弄了杯冰鎮橙汁讓他等著,自己則抽出點時間滿足一下購物欲。

    張大官人畢竟在醫院憋了大半個月,外麵的一切在他看起來都顯得親切而新奇,這廝饒有趣味的看著周圍的櫥窗,不斷從身邊走過的美女,尤其是到了這種季節,女孩子身上的衣服已經越穿越少,坐在這靜靜地欣賞也是一種享受,張揚含著習慣,小口小口的啜著冰鎮橙汁兒,一雙眼睛四處溜動,滿大街都是秀『色』可餐,想起跟顧佳彤來到了這逛街,不由得後悔這個決定,自己本來應該提議跟她一起去秋霞湖別墅的,這段時間實在把他憋壞了。

    張揚的目光落在剛剛經過的一雙美腿之上,這雙玉腿真是不錯,未著絲襪,肌膚光潔無暇,白嫩非常,腿形優美,足踝晶瑩圓潤,張大官人正『色』『迷』『迷』望著這雙美腿的時候,美腿的主人顯然察覺到這目光的熱度,然後有些憤怒的瞪了他一眼,可當她看清這登徒子的樣子,一雙丹鳳眼頓時湧出欣喜的笑意,俏臉因為激動而微微有些發紅顯得越發嫵媚起來,張揚也沒有想到這雙美腿的主人竟然是胡茵茹。

    胡茵茹驚喜萬分的向張揚走了過去,嫣然笑道:“我當哪個混蛋這麼肆無忌憚的盯著我看,原來是你啊!”

    張大官人此時如同偷東西被人逮了個現形,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尷尬。

    

Snap Time:2018-07-23 23:46:34  ExecTime: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