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七十六章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第一百七十六章【治大國如烹小鮮】(上)

    樂購匯超市發生的槍擊案自然引起了靜安警方的震動,消息瞬間已經傳遍了整個靜安市,田慶龍和他的專案組也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自從來到靜安之後,他們便嚐試和張揚聯係上,可是張揚仍然決定獨來獨往,這讓他們的工作完全陷入困境之中,針對最新發生的情況,田慶龍又向省委書記顧允知做了匯報,顧允知斟酌之後,終於決定,讓田慶龍尋求和靜安市警方的配合,但是對涉及許常德內幕的事情仍然要保密。

    樂購匯超市槍擊案中一死兩傷,傷者已經被送往靜安市第一人民醫院緊急搶救。田慶龍讓秦白繼續聯係張揚,自己則前往靜安市公安局拜會了公安局長譚超,譚超和田慶龍之間也有過一些交情,兩人曾經在全國公安會議上見過幾次麵,也因為是鄰省的緣故,一起吃過飯,對田慶龍的突然來訪譚超感到一些錯愕,可馬上他就推斷出這件事一定和剛剛發生的槍擊案有關。

    譚超已經調查了死者的身份,死者名叫劉喜樓是平海麗州市人,此人有過多次殺人搶劫的案底,是一名一直都在通緝的要犯,受傷的那人是他的堂弟,兩人多次合夥作案。

    譚超道:“我們從超市的現場錄像中發現了一些情況!”他示意助手播放一下監控錄像的內容。

    田慶龍的目光落在電視屏幕上,看到現場混『亂』一片,帶著墨鏡的張揚一刀砍斷了歹徒的右腕,然後用軍刀『射』殺了另外一名槍手,田慶龍暗歎,這下你跑不了了。

    譚超道:“根據我們的初步調查比較,這個年輕人和昨天在靜安第一百貨大樓恐嚇案的可疑人物是同一個……”他望著田慶龍,其實譚超已經初步掌握了這名年輕人的身份,這小子是張揚無疑,正是他的原因,才讓江城市公安局局長長途跋涉來到這,譚超之所以並不說破這件事還是有原因的,作為同仁,他已經向江城一方表現出足夠的誠意,現在輪到田慶龍向他表示誠意的時候了,他相信田慶龍一定掌握著某些自己不知道的情況。

    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田慶龍繼續隱瞞張揚的身份已經沒有必要,他指向屏幕上的張揚道:“這個年輕人我認識,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他應該是江城旅遊局的張揚!”

    譚超低聲道:“田局長這次來靜安,就是為了他?”他想要田慶龍透『露』更多的信息。

    田慶龍點了點頭道:“不錯,他跟我們內部的一宗要案有關,我需要他協助調查!”他措辭謹慎,用上了內部這個詞就等於告訴譚超,有些事情並不方便向譚超透『露』。

    譚超道:“昨天在靜安發生恐嚇事件,有人高叫有炸彈,引起商場慌『亂』,現場有十多名顧客受了輕傷,還有兩名來自你們平海省東江市的刑警,他們在商場和張揚打了起來,起因是張揚突然向他們發動襲擊。”

    “那兩名警察現在在什麼地方?”

    “確認他們的身份之後,已經讓他們走了,他們這次來靜安的目的是追捕一名殺人犯!”譚超說完這句話故意停頓了一下,感歎道:“我們靜安的治安一向很好,可這兩天不知怎麼了,你們平海的警察和殺人犯爭先恐後的往我們這跑,搞得我們公安係統有些接應不暇了。”

    田慶龍聽出其中抱怨的成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想張揚應該和這起恐嚇案無關,想要調查清楚這件事,必須找到他!”

    譚超道:“我們已經查到了他來靜安後入住的是龍江大酒店,在他住過的房間內也有打鬥的痕跡,現場發現了血跡和彈痕,還撿到了子彈殼,他的吉普車現在停在龍江大酒店的停車場!”譚超認為自己已經提供了足夠多的情況。他對張揚並不陌生,早在去年張揚就因為涉及到一場地下賽車案被帶到了屏東分局,當時和他一起涉案的還有市委秘書長孫國平的兒子孫曉偉,當時那起普通的案子能夠讓譚超過問,主要原因是多位高官子女涉及其中,他還因為處理不當受到了市委書記宋懷明的訓斥,那天晚上他在屏東分局幾乎呆了一夜,也親眼目睹市委書記宋懷明的女兒楚嫣然對張揚的情深意重,所以當他弄清楚這兩天幾件事發生都和張揚有關,這段被他就快淡忘的記憶重新變得清晰起來。譚超是個善於權衡利弊的人,作為靜安市公安局局長,他的業務水平毋庸置疑,可是他處理方方麵麵關係的能力比起他的業務水平還要高上一籌。譚超甚至想過把張揚的事情通報給宋懷明,可後來考慮了一下並不合適,這樣做或許會弄巧成拙。

    田慶龍照實說道:“現在我也聯係不上張揚,希望譚局長能夠給我們提供一些幫助!”

    譚超道:“沒問題……”

    此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譚超拿起電話,聽清對方說什麼之後,臉『色』又變了,放下電話,他拿起自己的警帽,端端正正的帶好:“田局,三環路剛剛發生了一起車輛相撞爆炸案,根據現場目擊證人所說,這應該是一場謀殺!爆炸現場發現了一具屍體,從汽車的手套箱內發現了他的一些證件,這個人很可能是你們一直在通緝的要犯楊守成!”

    田慶龍再也坐不住了:“我跟你去!”

    張揚的手機已經關機,他切斷了和外界的一切聯絡,現在正悠閑地徜徉在靜安鴻運路步行街上,融入人群才是最好的隱藏,他一邊走,一邊檢查著黑『色』塑料袋中的東西,麵有幾盒錄音帶,還有一打票據和一個小本,掏出筆記本,筆記本上記錄著一筆筆的行賄記錄,對每次的記錄都有詳細的標注,從中張揚找到了許常德的名字,他抑製不住內心的激動,用力攥緊了拳頭,然後將筆記本放在黑『色』塑料袋中。走入前方的公用電話亭中,撥通了平海省委書記顧允知家的電話。

    顧允知並不在家,接電話的是顧養養,她聽出是張揚的聲音,頓時變得十分開心:“張哥,你好久沒來東江了,前些天,我想去江城參加伏羊節,可惜感冒了沒能成行!”

    張揚笑了笑:“養養,我找顧書記有急事,他在嗎?”

    顧養養搖了搖頭道:“我爸還沒有回來,他現在應該在開會!”

    “我必須要找到他!”

    顧養養想了想,把省委辦公室主任夏伯達的手機號告訴了張揚。

    夏伯達根本不會想到張揚把電話打到了自己這,他頗感錯愕道:“張揚!有什麼事?”

    “我找顧書記有急事!”

    “他正在開常委辦公會!”

    “一定要找他!”張揚的語氣不容置疑,如果不是知道顧允知和張揚之間的關係,夏伯達一定不會理會這個小子,更不會容忍他的無理,他權衡了一下,還是走入了省委小會議室,來到省委書記顧允知的身邊,附在他耳邊低聲將情況告訴了他。

    顧允知不動聲『色』的拿起電話,起身來到了隔壁的休息室內:“喂!”

    張揚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顧書記,我已經掌握了許常德的犯罪證據,有錄音帶,有收據發票,還有關於向他行賄的筆記本。”

    “確定嗎?”顧允知的聲音仍然風波不驚。

    “完全能夠確定,是楊守成交給我的!”

    “你馬上來東江,這件事不要告訴任何人!”顧允知強調道。

    “好!”

    顧允知合上電話,深邃的雙目中流『露』出幾許欣慰的神情,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起身重新回到小會議室,微笑道:“今天的常委會到此結束!”

    許常德本能的嗅到了一些不安,他感覺到正有一雙無形的手再向自己迫近,這雙大手似乎已經扼住了他的咽喉,一點點用力,越來越緊,扼得他就快透不過氣來,楊守成已經死了,可是他總覺著這件事好像還沒有完,張揚還活著,想起這件事許常德就變得坐立不寧,這小子生來好像就是為了跟他作對的,他掠劫了自己的感情,踐踏了自己的自尊,如今又要對他的地位和仕途進行挑戰,許常德感到一抹無奈和悲哀,自己身為一個省部級高官,卻要被這一個小小的科級幹部搞得頭疼不已。他明白,張揚的猖狂是因為有省委書記顧允知作為靠山,可顧允知最近的表現並沒有任何的異常,剛才常委會後,還特地就今夏的農業生產狀況和自己交換了看法,難道顧允知隻是用表象『迷』『惑』自己,背地從未停止過對自己的調查?

    司機忽然踩下煞車,前方路堵嚴重,許常德向外麵看了看,輕聲道:“小馮,我在這兒下車,自己走回去!”他推開車門走了下去,不遠處就是菜市,許常德想起自己已經很久沒有下廚了,他去菜市場買了幾斤豬蹄,一條桂魚,還興致勃勃的跟賣魚的小販討價還價了一番,他感到心情輕鬆了許多,走入省委大院的時候,撥通了兒子的電話:“嘉勇,我今天買了好多的菜,晚上準備清蒸桂魚,紅燒豬蹄!”

    “爸,您就別饞我了,這兩天我吃漢堡吃得就快吐了!大清早的您就折騰我!”

    許常德哈哈大笑起來,然後輕聲道:“兒子,什麼時候回來?”

    “爸,我正在和美國的幾個風險投資商接洽,事情已經談得差不多了,我的計劃書讓他們很滿意,月底我應該會回去。”

    “嗯,你永遠都是爸爸的驕傲!”

    許嘉勇察覺到了一絲不對,低聲道:“爸!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就是想你了!”

    “許省長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多愁善感了?”

    許常德笑道:“你不回來,晚上我隻有一個人吃了!”

    “爸!我這次回去就再也不走了,每天我都陪您吃飯!”

    “噯……”許常德答應了一聲,忽然感覺到鼻子中說不出的酸澀,他匆匆掛上了電話,顧允知的紅旗車從他的身邊駛過:“老許,買了這麼多菜啊?”

    許常德迅速整理了一下情緒,笑道:“顧書記才回來啊,剛才路過菜市場的時候順便買了點菜!您還沒吃飯吧,要不,晚上過來,一起喝兩杯,嚐嚐我的手藝?”

    顧允知居然笑著點了點頭:“好啊,我回家去一趟,等會兒就過去!”

    許常德沒想到顧允知真的願意來,他和顧允知搭檔這麼久,顧允知還從沒有到他家來過,許常德回到家中親自下廚,又讓保姆去買了幾個小菜。

    晚上六點半的時候,顧允知帶著一瓶窖藏三十年的茅台過來拜訪,許常德還束著圍裙,整一個家庭『婦』男的打扮,忙著把顧允知迎了進來,讓保姆將剛剛沏好的鐵觀音送上來。

    顧允知對許常德的家庭情況還是有些了解的,許常德的妻子癱瘓在床多年,他唯一的兒子許嘉勇又一直在美國讀書,多數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中。

    許常德笑著解下圍裙道:“平時我閑著沒事總喜歡在家弄幾道菜,過去兒子在的時候常常弄,可自從他去了美國,下廚的機會也少了!”

    顧允知笑道:“我隻會下麵條,煎雞蛋,比起你,我算不上一個稱職的父親!”

    許常德道:“顧書記關注的是整個平海,沒有精力顧及家的事情也是正常的,我這種喜歡庖廚的人做不了什麼大事!”

    “謙虛!”

    兩人笑著來到餐廳坐下,許常德打開了那瓶酒,給顧允知倒了一杯,酒香四溢,酒『色』澄黃,兩人都不是好酒之人,舉杯碰了碰,許常德道:“歡迎!”

    顧允知道:“打擾!”

    飲盡了這杯酒,保姆將許常德親手做的幾道菜端了上來,顧允知一一品嚐,讚不絕口。

    許常德笑道:“顧書記今晚從進門起就一直誇我,該不是想讓我給你當專職廚師吧?”

    顧允知笑道:“我倒是想,可你許省長豈肯屈尊!”

    許常德為他添滿酒道:“其實我小時候的理想就是當一個廚子,那時候家窮,整天餓肚子,我最羨慕的就是飯店的廚子,時常想,假如我當廚子的話,每道菜我一定要先嚐一嚐,我就不至於餓肚子了。”

    顧允知淡然笑道:“嚐嚐可以,可是你想當一個好廚子,就必須控製住自己的食欲,菜做得再好,也是人家客人的,都讓你吃完了客人吃什麼?”

    許常德聽出顧允知這句話蘊含的意思,他微笑道:“所以我今天再廚房一直克製著我的食欲,菜的味道再香,我也要等你這個貴客先品嚐!”

    顧允知笑了起來:“常德同誌,治大國若烹小鮮,能夠掌控庖廚的人,就有治理天下的潛質,你不就是一個典型的代表嘛?”

    許常德笑得很謙虛:“在政治上和經驗上我還有許多的地方需要向顧書記學習!”

    顧允知搖了搖頭,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常德同誌,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今年應該五十六歲了吧?”

    許常德點點頭,不明白顧允知為何會突然提起他的年齡問題。

    顧允知道:“這個年齡正是政治上最為成熟的時候,國家培養一個幹部不容易,能夠走到這個位置也不容易!”

    許常德道:“老了,在江城的時候我還沒有感覺到,可是來到東江,看到這麼多年富力強的幹部,感覺到我的思維已經跟不上改革發展的節奏,不服老是不行了。”許常德當初能夠從梁天正、趙季廷一幫競爭對手中勝出,他的關係和人脈起到了相當的作用。

    顧允知笑道:“我馬上六十四歲了,可還是沒覺著自己老,你是不是暗示我老了?”

    許常德笑道:“顧書記,我可沒有那個意思,我是說我自己!我血壓高、心髒病,這樣的身板兒不知什麼時候就去見馬克思了!”

    顧允知道:“人的生命是有限的,生理上的衰老是不可避免的,我們這些幹部,為了延緩這種衰老,就需要不停的學習,不停的去接受新鮮的事物,這兩年我常常在反思自己過去做過的事,有很多事情,我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許常德深有同感道:“如果時光能夠倒退,我想我也會做得更好!”他這句話是發自肺腑的,假如上天給他一個再次選擇的機會,他不會犯那些政治上低級的錯誤,過去曾經讓他心動不已的誘『惑』,現在看來根本是不值得的,尤其是當他意識到那些事情有可能帶給他的後果。江城市長黎國正的落馬,對許常德的打擊和震撼是巨大的,他方才意識到自己過去的所作所為正在悄然毀掉他的仕途,他想要挽回這一切,盡一切努力挽回,可結果卻是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顧允知道:“我在平海這些年,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把平海北部的經濟發展起來,縮短平海南北部的差距。”

    許常德道:“這件事是我的責任,我一直在江城擔任市委書記,沒有讓江城這個平海北部的龍頭城市發揮區域『性』優勢,帶動周邊的經濟發展!”

    顧允知道:“改革是個不斷『摸』索不斷學習的過程,我們在領導改革不斷深化的時候,我們的固有思維很多時候又會影響到改革的進程,和那些年輕的幹部想比,我越來越感覺到壓力,生怕我的錯誤判斷會給黨,給國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許常德道:“顧書記,您做得已經很好了!”他用公筷幫助顧允知夾了一個豬蹄,許常德的廚藝真的很好,豬蹄燒得恰到火候,顧允知吃完方才道:“你應該發現,最近我提拔了一批年輕幹部。”

    許常德點了點頭道:“這也正符合我黨的幹部政策,幹部隊伍一定要年輕化!”

    顧允知笑道:“說起來秦清還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幹部,看來你還是頗具慧眼!”

    許常德微笑道:“秦清受過高等教育,做事冷靜,有著超出同齡人的成熟,在擔任江城團市委書記的時候就已經表現出超強的工作能力,所以我才會把春陽縣放心的交給她,事實證明她的確擔得起這個重任!”

    顧允知道:“黨培養一個幹部是長期的過程,正如你做菜一樣,有些菜必須要文火慢燉,隻有這樣才能真正做出一道成功的菜肴。”

    許常德笑道:“我開始不相信顧書記剛才的話了!”

    顧允知望著許常德。

    許常德解釋道:“你說你不會做菜,可我聽著卻感覺到您已經有了大師級的境界!”

    顧允知並沒有說謊,他並非是一個好的廚師,可是他卻當得起大師的稱號,他是管理大師,也是玩弄政治的大師。治大國如烹小鮮,有多少人因為忍受不了小鮮的誘『惑』,進而一步步滑向深淵。自從春陽縣委書記楊守義死後,顧允知就沒有放棄過對現任省長許常德的調查,拿下一個省部級幹部,絕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顧允知一直讓知情人嚴守秘密,不要將楊守義死前的那番話泄『露』出去,以免打草驚蛇。楊守義被人毒殺,有最大嫌疑的省紀委工作組組長,省紀委副書記侯寶柱也在當天離奇的出了車禍,這一係列的事情由不得人不去多想,假如這一切都擁有著不為人知的聯係,那麼平海省內的這個隱形利益聯盟將會震驚國內政壇。

    張揚在電話中已經表明,他掌握了確實的證據,然而在顧允知一天沒有親眼見到證據之前,他仍然要保持謹慎,不可以輕舉妄動。

    顧允知離開寧靜路2號的時候,天空下起了雨,許常德拿了雨傘想要送他,顧允知謝絕了他的好意,走到門外,發現女兒顧佳彤已經來到門外等他,一種難言的溫暖湧起在顧允知的心頭,他走到女兒的傘下,接過雨傘,護著女兒向不遠處的家走去。

    “顧書記走好!”許常德揮手道別。

    顧允知轉身揮了揮手,擁著女兒已經走入風雨之中。

    張揚在這個雨夜卻坐在出租車內,為了盡可能不引起他人的注意,他選擇租車前往東江,這場雨下的很大,司機不停抱怨著這鬼天氣,車速隻能維持在六十左右,照這樣的速度,抵達東江最早也要明天清晨了。

    張揚的手機始終處於關機狀態,國安的訓練手冊上注明,現在的科技已經可以根據手機信號追蹤機主所在的位置,雖然國內還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可張揚並不想冒險。許常德當初可以再眾目睽睽之下幹掉楊守義,足以證明他非同一般的能力,自己在靜安處處小心,仍然被他派來的人多次跟蹤追殺,許常德的老辣可見一斑。

    如果楊守成沒有騙他,那麼黑塑料袋裝著的證據應該足以讓許常德身敗名裂,張揚從最初的興奮冷靜了下來,如果說顧允知他們想要對付許常德主要是為公,他們想要將這個腐敗分子清除出黨的隊伍,將他繩之於法,而張揚則是為私,一開始張揚並不知道許常德為何會針對自己,直到春陽縣委書記楊守義臨死前方才吐『露』了這個秘密,許常德對他恨之入骨是因為海蘭,想起海蘭,想起這個自己重生後擁有的第一個女人,張揚的內心忽然感到一陣刺痛,自從新年的那個電話之後,海蘭再也沒有跟他聯係過,海蘭偽裝失憶,而後又選擇離開了他的生活,根本原因是為了他著想,海蘭害怕因為她而讓張揚遭到許常德的報複。

    張揚從知道海蘭的秘密之後,便發誓要幹掉許常德,他要讓許常德落入萬劫不複的深淵,讓他永世不得翻身,隻有這樣,才能給海蘭真正的自由,才能把海蘭從這個噩夢之中真正解脫出來。

    張揚此時並不知道楊守成已經被殺,也不知道他給楊守成的五十萬也被人拿走了。張大官人對金錢向來都不怎麼敏感,錢財乃身外之物,沒了就沒了,以後他可以再賺不是?就憑著他這一雙妙手,別說是五十萬,就是五百萬五千萬也一樣可以輕鬆賺到。

    

Snap Time:2018-04-20 14:45:09  ExecTime:0.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