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七十五章生死角逐(下)


    第一百七十五章【生死角逐】(下)

    這個夜晚江城市公安局長田慶龍也極其不安,他剛剛收到靜安公安局方麵的消息,說張揚可能和靜安第一百貨的一場恐嚇公眾安全事件有關,根據傳真過來的照片,他一眼就認出了張揚,田慶龍實在無法想像,這廝昨天還在江城呆的好好的,怎麼今天中午就到了靜安鬧事,這小子的胳膊伸得是越來越遠了。田慶龍本想直接聯係張揚,可考慮之後,還是先去找了常務副市長李長宇,畢竟靜安方麵也隻是把張揚列為嫌疑犯,並沒有確切的證據表明今天中午的恐嚇事件跟他有關,不過有件事可以確定,他在靜安第一百貨阻礙兩名東江刑警辦案。

    李長宇看著田慶龍手中的那張模模糊糊的傳真照片,雖然很模糊,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張揚,李長宇不由得苦笑道:“他何時去得靜安,怎麼我一點消息都不知道?”

    田慶龍無奈的笑道:“你以為他做事情還會跟別人商量?”

    李長宇對他的這句話是深有感觸的,張揚如果懂得征求別人的意見,就不會搞出伏羊節的那件事,也不回惹出這麼多的麻煩。他明白田慶龍把照片先拿給自己看得意思,低聲道:“你的意思是……”

    田慶龍道:“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是不是讓這小子在惹大麻煩之前趕緊退回來,北原可不是我們能夠管到的地方!”

    李長宇知道田慶龍對張揚還是頗為回護的,他點了點頭道:“還是你跟他說!”

    田慶龍當著李長宇的麵給張揚打了個電話。

    張揚認出田慶龍的電話本來並不想接,可想起今天發生的事情,應該已經傳到了江城,還是聽聽田慶龍說什麼,事情究竟發展到了何種地步。

    剛剛接通電話,就聽到田慶龍的大嗓門吼叫道:“你可真行,讓不讓我素淨?”

    張揚得意的笑。

    “笑什麼?馬上你就成全國通緝犯了!”

    “我沒犯法,憑什麼通緝我?”

    “別給我裝糊塗,你最好馬上回江城,協助我們把事情搞清楚!”

    “田局,鄭壽國你熟嗎?”

    田慶龍愣了,他不知道張揚何以會突然提起鄭壽國,過了一會兒方才道:“他是方局長的小舅子……怎麼?你去靜安跟他有關係嗎?”憑著警察特有的直覺田慶龍嗅到了什麼。

    張揚道:“方德信是好人還是壞人?”這句話問得直白無比。

    田慶龍一時間不知道應該怎樣回答他:“什麼意思?”

    張揚道:“我覺著你是個好人,所以你的判斷對我很重要,你跟方德信相處了這麼多年,在你看來,他究竟是好人還是壞人?你老老實實告訴我?”

    田慶龍如同墜入雲霧,過了好半天方才道:“我不喜歡他!”

    “我明白了!”

    張揚掛上電話,田慶龍對方德信的判斷越發堅定了他剛才的推測,他認為方德信和許常德極有可能是一個利益團體,揚守成正是威脅到他們利益團體的關鍵因素,而張揚的介入,讓他們感到了威脅,所以他們破釜沉舟,甚至想要對付張揚。

    張揚當晚並沒有返回龍江大酒店,但是關於他的消息還是不斷傳到了江城,他在龍江所住的房間內有激烈打鬥的痕跡,現場還有槍擊的印記,地麵上有不少血跡,根據化驗,這些血跡跟張揚無關,他的吉普車停在龍江大酒店停車場內,可他的人卻神秘失蹤了。

    田慶龍和李長宇商議之後,決定暫時封鎖這個消息,雖然通話的時間很短,田慶龍還是從張揚的口中把握到了一些蛛絲馬跡,縱觀張揚的過去,他和鄭壽國、方德信之間是沒有任何的交集的,他提到的這兩個人都是過去江城的老公安,方德信如今已經貴為東江市公安局局長,張揚和他們究竟又有什麼恩怨?田慶龍從方德信的身上很容易就聯係到了省長許常德,方德信和許常德的關係一直都是很密切的,在江城的時候就是如此,這種關係一直延續到了現在,難道這件事和許常德有關?田慶龍想到這一層之後,馬上覺得這種可能『性』越來越大,在春陽縣委書記楊守義臨死之前,曾經說出了一些話,田慶龍曾經親眼目睹了那些話對張揚的刺激,張揚想要將許常德處之而後快的表情,田慶龍幾乎可以斷定,張揚這次的靜安之行十有八九和許常德有關。

    而許常德一案的關鍵在於證據,根據楊守義臨死前所說,指證他的關鍵證據都在楊守成的手。田慶龍這個公安局長可不是浪得虛名,他抽絲剝繭般層層分析,終於觸及到問題的實質,接近了這件事的真相,他向李長宇道:“也許我應該親自去一趟靜安。”

    田慶龍憑借他多年的警界經驗,洞察到這件事的真相,他雖然和李長宇商量過張揚的問題,可是當他意識到這件事極有可能牽連到許常德的時候,他就沒有繼續透『露』半點的口風,張揚既然選擇保密,一定有他的理由。田慶龍打消了繼續追問他的念頭,張揚的實力他親眼見識過多次,他相信張揚處理事情的能力,可是他更清楚這件事有可能在平海內部引起的震動,作為江城公安局局長,他對事情必須要有預見『性』,如果張揚去靜安為的是楊守義,平海政壇將麵臨一場前所未有的震動,事情的發展是他所無法控製的,甚至江城每一位領導都無法控製,他必須要將這件事及時通報給省委書記顧允知。

    田慶龍之所以在沒有確實證據之前就敢於向顧允知匯報,緣於顧允知當初的一句話,在楊守義死後,顧允知讓他將楊守義中毒死亡的消息秘密封鎖,以後有任何狀況都可以直接向他匯報。

    顧允知在聽完田慶龍的匯報之後,也陷入良久的沉思之中,在分析案情方麵他肯定不如田慶龍專業,可是顧書記的大局觀卻是多數人無法比擬的,他幾乎立刻就做出了判斷,田慶龍的分析是正確的,張揚這次前往靜安可能和許常德有關,而且十有八九是為了見楊守成。

    顧允知經過一番考慮之後做出如下表態,一,馬上成立專案組前往靜安緝拿楊守成歸案,二,聯係張揚,讓他配合公安機關行動,三,這件事盡可能保持低調,以不要驚動北原警方為宜。

    為了避免麻煩,張揚當晚並沒有找賓館入住,他來到附近的靈鷲山,在山腳下的密林之中靜坐一夜,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透過樹蔭投『射』到他的臉上,張揚緩緩睜開雙目,這一夜,他的手機始終未響。

    張揚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手機終於響了起來,他接通電話,電話卻是田慶龍打來的:“張揚,你在哪?我已經到了靜安!”

    張揚微微一怔,想不到田慶龍的反應如此神速,昨晚才通過電話,他今天就來到了靜安,張揚懶洋洋道:“田局,我忙著呢,沒工夫招待你!”

    田慶龍怒道:“混小子,你這次是不是為了楊守成過來的?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以不和我們商量,擅自做主?別怪我沒有提醒你,知情不報也是犯罪!”

    張揚詫異於田慶龍的推測能力,可他並沒有改變獨來獨往的初衷,淡然笑道:“真佩服您的想象力,我來靜安是來找朋友的,田局,您誤會了!”說完就毫不客氣的掛斷了電話。

    田慶龍氣得七竅生煙:“混蛋!居然敢掛老子的電話!”,秦白也是這次專案組的成員之一,他對張揚的『性』情也極為了解,看到田慶龍在張揚麵前吃癟,心中不禁暗暗好笑,他還不善於隱藏自己的表情,唇角稍縱即逝的笑意還是被田慶龍這個老公安捕捉住,田慶龍狠狠瞪了他一眼:“讓你來幹什麼的?有沒有辦法聯係上他?”

    秦白歎了口氣道:“田局,他的脾氣您也知道,假如他不想讓我們找到,我們根本沒有辦法!”

    田慶龍咬牙切齒道:“這次最好別讓我抓住了他的『毛』病!”

    楊守成的電話終於在臨近中午的時候響起,他的聲音顯得很疲倦,和張揚一樣,昨晚他也沒敢去賓館中住宿,而是在車站的錄像廳中窩了一夜:“張揚!今天中午十二點,你去市民廣場,到時候我會通知你具體的見麵地點!”

    張揚冷笑道:“你究竟想折騰到什麼時候?我告訴你,這五十萬我已經帶來了,我的耐『性』也是有限的!”

    楊守成道:“我手有扳倒許常德的證據,你要不要?”

    張揚道:“楊守成,我不怕把實話告訴你,現在江城的警察也察覺到了風吹草動,已經派人來到靜安,昨天還有人前往酒店想要謀殺我,你的處境很危險,我也沒耐『性』陪你玩下去,我告訴你,今天中午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假如你不能給我想要的東西,我再不會跟你見麵!你也休想得到那五十萬!”

    楊守成被張揚反將了一軍,悶了一會兒方才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去!”

    平海省長許常德徹夜難眠,楊守成在靜安出現的消息完全擾『亂』了他的心境,他在書房中坐了一夜,電話鈴響起的時候,許常德仍然不可避免的被嚇了一下,他抓住電話,猶豫了一會兒方才拿起來。

    “已經盯上他了!”

    “盡快解決這件事!”

    “是!你放心!”

    張揚在十二點鍾來到了市民廣場,當鍾聲準時敲響的時候,楊守成打來了電話,低聲道:“你來鍾樓五層的觀光平台!”

    張揚抬頭望去,鍾樓在廣場的對麵,有觀光電梯直接通往五層的觀光平台,站在觀光平台之上,可以看到廣場的全貌。

    張揚按照揚守成的吩咐走上電梯,來到五層的觀光平台,可是他並沒有在觀光的人群中找到楊守義,他低聲道:“你在哪?”

    “向下麵看!”

    張揚向下望去,卻見一輛黃『色』的工程皮卡車緩緩停在鍾樓下。身穿電力維修工作人員服裝,頭戴安全帽的楊守成走了出來,他低聲道:“把錢扔到車廂,我會告訴你證據放在哪?”

    “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沒資格討價還價!”揚守成低吼道。

    張揚猶豫了一下,還是取下旅行袋,瞄準下方皮卡車的車廂,鬆開了旅行袋。

    旅行袋從高空中落下,落在堆放著紙箱的車廂內,這是為了避免旅行袋從高空中落下因為衝擊力而撕裂,紙箱可以起到緩衝的作用。

    楊守成從車廂內抓起旅行袋,拉開之後看到滿滿的鈔票,他迅速回到駕駛艙,拿起電話道:“樂購匯超市A區的37號儲物櫃中,密碼是2149!”他打電話的時候,已經駕駛著皮卡車駛出廣場,駛向新園路。

    張揚望著高速駛離的皮卡車,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迅速離開鍾樓,向遠處停在那等生意的出租車招了招手,上車之後,低聲道:“師傅,樂購匯超市!”

    楊守成一手把著方向盤,一手『摸』著旅行袋,江城警方在全國範圍內對他進行通緝,讓他已經走投無路,得知大哥死訊之後,楊守成幾乎馬上就判斷出大哥絕不是死於食物中毒,他是被謀殺,有人想要毀滅證據,大哥知道的太多,所以有人想殺他滅口。楊守成知道自己擁有怎樣的證據,他所麵臨的危險更大。他和大哥的感情是很深的,所以他不能看著大哥白白死去,越來越緊迫的風聲『逼』迫他從平海輾轉來到北原,可他很快就發現北原也不是安全的地方,想要躲開這一切威脅,除非離開這個國度,他不敢將證據交給官方,反複斟酌之後,選擇了張揚,他了解張揚對許常德的仇恨,也相信張揚的能力,別看張揚隻是一個科級幹部,可是放眼江城政壇,敢於和許常德對抗,又有能力扳倒許常德的隻有他一個。

    揚守成輕輕拍了拍裝滿鈔票的旅行袋,心中暗自感歎,是時候離開了,遠遠離開這片土地……他忽然產生了一種莫名的危險感,下意識的向反光鏡望去,卻見一輛重型卡車加速向他撞擊而來,楊守成雙目瞪得滾圓,他猛然將油門踩到最大,試圖加速擺脫那輛貨車的撞擊,然而一切來得太晚了。

    重型卡車在皮卡提速之前狠狠撞在了車尾部,皮卡車在劇烈地撞擊下偏離出了方向,瘋狂的撞開了護欄,然後翻滾著從路基的斜坡上翻了出去。

    揚守成下意識的抓緊了旅行袋,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在車廂內不斷翻滾撞擊著,周身的骨骼似乎都被撞碎,鮮血模糊了他的雙眼,他看到兩個倒立的身影向自己走來,其中一人蹲下來看了看他,似乎在辨認什麼,然後伸手從他的懷中把旅行袋搶了過去。

    另外一人點燃了一支香煙,他們轉身向遠處走去,走了一段距離,那抽煙的男子將香煙反彈向身後,揚守成的眼睛似乎被香煙白『色』的反光刺痛,他緊緊閉上了眼睛。

    香煙落在流滿汽油的地麵上,火苗倏然躥升起來,很快就將皮卡車淹沒在大火之中,燃燒繼而引起了油箱的爆炸,沉悶的巨響隨著火光衝天而起,滾滾濃煙瞬間遮蓋了上方的天空……

    張揚的目光搜尋著儲物櫃,終於找到了A區37號儲物櫃,他按下2149的數字,儲物櫃應聲而開,麵有一個黑『色』的塑料袋,張揚抓起塑料袋,感覺到麵有些東西,他並沒有急於打開,關上櫃門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忽然感到身後一陣風聲颯然,他下意識的向左側移動身體,一根軍刺貼著他的右肋穿過。

    張揚抽出軍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對方的手腕砍去,鋒利的軍刀在張揚的全力揮舞之下威力驚人,竟然將偷襲者的手腕齊齊斬斷。

    偷襲者爆發出一聲痛徹心扉的嚎叫,他顧不上對付張揚,左手捂住斷裂的手腕,可鮮血仍然湧泉般噴『射』出來。

    張揚一腳將他踢開,發現人群之中一名戴墨鏡的漢子舉起手槍瞄準了他的胸口。張揚一個矮身翻滾,躲過對方的連續槍擊,子彈接連『射』擊在儲物櫃上,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響,儲物櫃的貼門上留下一連串觸目驚心的彈孔。

    張揚手中染血的軍刀隨手投擲了出去,這次瞄準的是那名殺手的胸口,在這種人數眾多的公共場合,張揚不想引起任何的誤傷,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將對手一刀致命,免除後患,軍刀準確無誤地釘入那漢子的心口位置,他魁梧的身體直挺挺倒了下去,張揚一把拾起地上的手槍,迅速衝入慌『亂』的人群中。

    剛剛走出樂購超市的大門外,一輛出租車向他全速撞擊而來,張揚認出這輛車正是剛才載他前來的出租車,看來自己從離開市民廣場就已經被人盯上了。普通人在這樣短的距離內根本不可能躲開汽車的撞擊,而張揚卻不是普通人,他騰空躍起,越過出租車,穩穩落在後方的地麵上。

    出租車撞擊目標落空之後,司機迅速將檔位切入倒檔,油門開啟到最大,向後方再次撞擊而來,張揚豈肯坐以待斃,他全速向馬路上奔跑,奔跑的同時,將手槍的保險打開。

    出租車一個漂亮的轉彎,掉轉方向,車輪和地麵距離的摩擦中留下兩道黑『色』的軌跡,空氣中彌散著一股橡膠焦糊的味道。

    張揚不斷迂回奔跑,從車輛川流不息的馬路上穿行了過去,那輛出租車駕駛者的車技也是極其嫻熟,在車輛的縫隙之中穿梭自如,緊跟著張揚的腳步衝上了人行道,張揚擔心誤傷了路人,不得不從人行道重新退入快車道中。

    他舉槍『射』擊在出租車的右前輪上,出租車前胎被子彈『射』中後爆裂,車身頓時失去了平衡,偏向一側,狠狠撞擊在一輛正在行進的公共汽車上。

    張揚大步飛奔到出租車旁邊,拽開車門,將滿臉是血的那名司機拖了出來,一拳將他打暈在地,扔在馬路中心,然後他穿過馬路,衝入一條小巷之中,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Snap Time:2018-04-22 12:55:38  ExecTime: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