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七十一章溫柔如水秦書記


    第一百七十一章【溫柔如水秦書記】

    通過這件事,張大官人發現了自己身體上的一個弱點,某部分還是護體罡氣無法防護到的地方,不過這也正常,誰他媽想著那事兒的時候還用護體罡氣給護住啊?第二天離開山莊的時候,張大官人變成了羅圈腿,沒辦法,隻有這種走路方式才能照顧好局部的腫脹。有句話叫那啥,偷雞不成蝕把米,張大官人感覺到自己就是那個倒黴蛋。

    何歆顏多少還是有些內疚的,很溫柔的攙扶著張揚,在外人的眼中,他們就像一對柔情蜜意的小情侶。

    “我真不是存心的……”何歆顏解釋道。

    “我知道!”張大官人心好委屈,他隻是讓何歆顏這兩天表現出來的溫柔『迷』『惑』了,忘記了這丫頭骨子的彪悍,人家沒掄啤酒瓶砸自己已經很給麵子了。

    何歆顏新學了駕照,主動承擔了開車的責任。

    張大官人看到她認罪態度良好,也不好繼續埋怨什麼,歸根到底這件事還是自己先抱有不軌之心,人家這叫自衛。

    何歆顏畢竟是新手,這清台山的路況又複雜,很多地方都在施工,途中多次熄火,而且這丫頭顯然心不在焉,不時用眼角偷看著張揚,『露』出淡淡的笑意。

    來到春陽,張揚把何歆顏送到了自己家,趙靜已經放暑假回來了,何歆顏和她也十分熟悉,借著這次機會拜訪一下,這是因為張揚有工作要做,他要向秦清匯報一下拍攝清台山風光片,加大宣傳力度的事情。

    張揚來到春陽縣縣委縣『政府』的時候,秦清正在召開常委會,張大官人羅圈著腿來到她的辦公室門外等著,昨天被何歆顏傷害的地方一時半會兒還無法恢複,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看到縣委常委陸陸續續從小會議室中走了出來,秦清正向副縣長徐兆斌交代著什麼,徐兆斌滿臉笑容的不斷點頭,還是他先注意到了遠處的張揚,小聲提醒了秦清。

    秦清抬頭向遠處的張揚看了看,然後繼續和徐兆斌說話,過了好一會,方才和徐兆斌告辭向張揚走了過來,很官方很公式的笑了笑道:“小張來了!”

    張揚早已習慣了她在公眾麵前的裝模作樣,老老實實點了點頭。

    秦清並沒有進入辦公室的準備,看了看手表道:“中午了,出去吃飯吧!”

    張揚又點了點頭,秦清這才留意到張揚走路的姿勢有些特別,來到他的吉普車前,張揚把鑰匙交給了秦清,上車之後,秦清方才道:“怎麼了?”

    張揚自然不敢把事實情況向秦書記匯報,歎了口氣道:“都是郭誌強那孫子,不講規則,拳擊哪有用腳的?”

    秦清知道張揚最近常和郭誌強混在一起的事情,也知道張揚幾乎每天都要跟他玩拳擊,所以也沒有生出疑心,有些心疼的看了看張揚:“也不小心點……那個郭誌強真討厭,怎麼打你這地方啊!”

    張揚心中暗自慚愧,為了不惹美人兒書記生氣,隻能委屈郭誌強來背這個黑鍋了,這廝意識到自己是個重『色』輕友的人。

    秦清開車直接去了薇園,親手做了兩個小菜,在外麵兩人上下有別,可到了單獨相處的時候,張大官人顯然占有主導地位,秦書記把飯菜準備好,連筷子都遞到他的手。

    吃飯的時候,張揚把清台山拍攝風光廣告片的事情跟她說了。

    秦清道:“清台山的道路施工情況很順利,今年秋天就可以全部通車了,根據我們和港方的初步協定,青雲峰會是首先開放的景區。”她停頓了一下又道:“青蓮山春熙穀的溫泉度假村已經開始建設。”

    張揚並沒有想到秦清的動作這麼快,有些好奇道:“這事兒我怎麼沒聽說?你們春陽縣的動作蠻快的?誰投資啊?”

    秦清道:“楚嫣然!她沒跟你說啊?前兩天貝寧財團的代表過來考察,你剛巧在省黨校學習,他們對溫泉的周圍環境相當滿意,馬上就敲定了投資的事情,而且這次專門從日本請來了專業設計師負責溫泉度假村的設計和施工,要建成平海乃至整個清江三角區第一流的度假中心。”

    張揚笑道:“這麼大的事兒你們居然不上報江城旅遊局!”

    秦清微笑道:“還沒簽合同呢,隻是一個具體的意向,我想把合同的簽訂放在伏羊飲食文化節上。”

    “啥?”張大官人聽秦清這樣說更是一頭霧水,他也沒聽說伏羊飲食文化節的事情。

    秦清這才意識到張揚對伏羊節的事情一無所知,輕聲把市要搞飲食文化節的事情向張揚說了。

    張揚深感『迷』『惑』道:“這事兒我怎麼沒聽李副市長說啊?”

    秦清道:“我也是剛剛接到的通知,這次伏羊飲食文化節的概念是左市長提出來的,得到了常委的一致通過,伏羊節的主會場設在開發區,旨在利用飲食文化搭台,擴大江城的影響,吸引中外客商的投資。”她停頓了一下又道:“李副市長是這次伏羊節組委會的常務理事,洪書記是組委會『主席』,左市長是組委會副『主席』。”秦清從上頭的文件上已經看出了端倪,這次伏羊節和李長宇的關係不大,造成的影響再大,政績再突出也是人家左援朝的事情。

    秦清把剛剛接到的文件給張揚看了,張揚這才發現組委會成員居然沒有旅遊局的一個人,跟他更沒啥關係,從組委會成員名單,張揚已經看出李長宇在這次伏羊美食文化節活動中顯然被排擠了,張揚有些不解道:“既然是飲食文化節為什麼不選在老街和古城牆那兒舉辦?可以趁機宣傳一下江城旅遊,開發區搞主會場?這不是笑話嗎?讓人家看什麼?看廠房?看煙囪?能看出個狗屁文化?”

    從張揚的這句話秦清就聽出他心不平衡了,微笑道:“聽說李副市長倒是提出老街作為主會場,可被否決了,洪書記他們認為這次是經濟掛帥。”

    張揚把文件扔到一邊:“麻痹的,美食文化節居然沒有我們旅遊局啥事兒!”

    秦清對這種政治上的明爭暗鬥早已見怪不怪,輕聲道:“這次市決定設立三個分會場,春陽也是其中之一,你想宣傳江城旅遊,可以利用我們的平台。”

    張揚起身走了兩步,卻不小心觸碰到了下麵,呲牙咧嘴的吸了口氣,秦清慌忙攙扶他到沙發上坐下,小聲道:“我看看!“

    張大官人點了點頭。

    秦清看到張大官人淤青腫脹的地方,不由得一陣心疼,小聲道:“我去拿冰塊幫你敷一敷!”她找來紗布包好了冰塊,敷在張揚腫脹的位置。

    一種說不出的滋味沿著張大官人敏感的末梢神經傳到了他的大腦,這廝倒吸了一口涼氣。

    秦清跪在他的麵前,仰頭看著他,關切道:“很痛?“

    張揚搖了搖頭,經冰塊這麼一冰,感覺舒服了許多,疼痛和腫脹感好像也減輕了,他閉上眼睛,過了一會道:“涼……快成冰棒兒了……”

    感覺秦清把冰塊移開了,隨後他感覺到溫暖和濕潤包容了自己,張大官人的脊梁下意識的挺直,然後身體靠在沙發上,他的大手伸了出去,然後緩緩落下去,輕輕撫『摸』著秦清柔軟的長發……

    醫者不能自醫,張大官人的病痛還是美人兒書記幫他減輕,離開薇園的時候,這廝走路的姿勢已經基本恢複了正常,秦清卻臉兒紅紅,眼波嫵媚,望著張大官人一臉的壞笑,忍不住伸出手去在他的手臂上擰了一記,啐道:“壞蛋,你差點沒讓我把午飯都嘔出來!”

    張揚笑眯眯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無恥!下流!”美人兒書記一邊和張揚打情罵俏,一邊上了他的吉普車,對著化妝鏡整理了一下頭發,下意識的咳嗽了一聲,總覺著嗓子癢癢的有些異樣。

    張揚一臉壞笑的看著她。

    秦清伸出手擰住他的耳朵,讓他把臉扭過去,吸了口氣道:“送我去縣委,下午還有個會要開!”

    “好!”張揚啟動了汽車。

    秦清道:“這次伏羊飲食文化節對我們春陽縣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想利用這次機會把春陽旅遊好好宣傳一下。”

    張揚道:“你的主題是旅遊?市的宣傳主題是開發區,是不是跟上頭步調不一致啊?”

    秦清溫婉笑道:“搞活經濟才是最終的目的,我們春陽隻是分會場,這次是搭江城的順風車罷了。”

    張揚點了點頭:“清姐,我想把江城旅遊也拿到你這邊的分會場宣傳宣傳!”

    秦清美眸一轉就知道他心在打什麼主意,輕聲道:“你還是在江城搞吧,春陽太小,容不下你這尊大菩薩!”

    吉普車來到縣委門口,張揚踩下車:“我倒是想在江城多宣傳宣傳,可人家未必給我這個機會!”

    秦清推開車門跳了下去:“今天還回去嗎?”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回去了,我媽讓我回家吃飯呢,晚上你一起過來吧!”

    秦清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道:“算了,今天下午還要籌備伏羊飲食文化節的事情,這會還不知開到幾點呢,等我忙完再給你電話。”

    張揚點了點頭。

    來到縣農機廠宿舍的家,看到何歆顏和趙靜兩人正坐在樹蔭下剝著豌豆,看到張揚精神抖擻的走了回來,何歆顏下意識的向他的雙腿間看了看,隨即俏臉上蒙上一層紅暈。

    趙靜欣喜的站起身來:“哥!你回來了!咱媽咱爸去批水果了!”

    張揚把給母親買的衣服和給趙鐵生帶來的四瓶酒兩條煙放在客廳的茶幾上,折回頭來到院落中,搬了個小馬紮挨著何歆顏坐下:“我媽沒問長問短吧?”

    何歆顏反問道:“問什麼?”

    張揚笑道:“隻要我帶個女孩子回來,我媽就以為是她未來的兒媳『婦』,恨不能把人家的祖宗八代全都調查清楚!”

    何歆顏的俏臉越發的紅了,趙靜格格笑了起來:“小哥就會誇張,我媽哪有這麼好奇?”

    張揚道:“剝這麼多豌豆幹什麼?晚上還是出去吃吧,我讓牛文強準備下。”

    趙靜道:“媽想親手做點菜給你吃!”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道:“熱死了,還是去酒店舒服!”

    張揚這才想起家居然還沒有空調,他起身道:“我出去一趟,晚上就在家吃吧!”

    趙鐵生和徐立華兩口子買菜回來,發現張揚正在指揮工人給家安裝空調呢,趙鐵生又驚又喜,他早就惦記著今年買台空調呢,可一直舍不得,張揚這次一下買了三台,客廳一台,母親的房間一台,趙靜的房間一台,至於趙立武趙立軍那哥倆,反正皮糙肉厚的,讓他們熬著去吧。

    徐立華卻舍不得讓兒子又花錢,悄悄把他叫到一邊:“多少錢,回頭媽給你!”

    張揚笑道:“什麼錢不錢的,我孝敬你的,你再提錢的事兒,我可要生氣了!”

    徐立華忍不住責怪道:“你這孩子,花錢大手大腳的,將來娶媳『婦』怎麼辦?多攢兩個才是正本!”

    “媽,我不差錢,放心我也不會犯錯誤,這錢我有來處!”他這話到沒有誇張,這三台空調都開了文具發票,回頭找國安報銷,旅遊局方麵的便宜他不好意思占,國安那塊他倒是毫不客氣心安理得,話說,老子為你們舍生忘死流血流汗的,報銷三台空調算什麼?

    徐立華還是有些不安:“太招搖了,一下買了三台,咱們工房還沒有這樣的呢!”

    張揚笑道:“別管人家說什麼?你兒子有本事,他們嫉妒讓他們也去生一個!”

    徐立華笑著在兒子的身上打了一下:“我去做飯了!”

    何歆顏早已經麻利地圍上了圍裙鑽入了廚房。

    趙靜用肩膀扛了扛張揚:“小哥,你們倆啥時候勾搭上的?”

    張揚狠狠瞪了她一眼:“我說你一小丫頭片子怎麼不學好?”

    趙靜格格笑道:“何歆顏不簡單啊,你看把咱媽哄得,小心『逼』你娶她!”

    何歆顏的乖巧和能幹讓徐立華對她產生了極大地好感,一個女孩子想討得別人的歡心,出得廳堂入得廚房這是最基本的素質。何歆顏不但相貌出眾,而且嘴巴很會哄人,手腳麻利勤快,更難得的是這丫頭廚藝一流,幾乎沒讓徐立華動手,一個人就做出了一桌的菜。

    從母親臉上燦爛的笑容,張揚就知道何歆顏的目的達到了,很成功的占領了母親的內心,這廝有些後悔了,自己壓根不該把她帶到家,看她目前的表現,根本就是以準兒媳『婦』的標準要求她自己的。

    晚飯的時候,徐立華充分表現出了她對何歆顏的喜愛,不停給何歆顏夾菜,說著張揚小時候的趣事,引得何歆顏不時發出歡快的笑聲。

    當晚何歆顏就留在張揚家和趙靜一起住,張揚在客廳臨時支了張行軍床,他原本打算晚上跑到秦清那窩上一夜的,可秦清直到九點鍾才打來了電話,縣熱電廠出了點事故,她目前正在現場,晚上要很晚回去,讓張揚不必等她了。

    何歆顏幫忙收拾好碗筷,這才來到客廳,在張揚的小床上坐下,美眸笑盈盈看著他,輕聲道:“你好像已經好了!”

    張揚咬牙切齒道:“血海深仇,終有一日我會跟你連本帶利算清楚!”

    “你敢!”

    張揚『露』出大灰狼的嘴臉:“我什麼不敢啊?”

    何歆顏憋了半天說出了一句話:“小心我告你家長!”

    張大官人聽得差點沒暈過去。

    何歆顏柔聲道:“你媽真好!”

    張揚嘿嘿笑道:“丫頭,挺有心計啊,曲線救國的路線搞得不錯,我媽已經讓你忽悠暈了!”

    “什麼話?討厭,對你我還要用曲線救國啊?也就你自個把自個兒當盤菜,我還真沒看上你呢!”

    “說真的啊,我倒是真看上你了,我承認,我對你已經不像過去那樣純潔了!”

    何歆顏咬了咬櫻唇,輕聲道:“從我見到你第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是個流氓,你是一個不擇不扣的大流氓!”

    張揚笑得陽光燦爛:“證明我真實,看到你這麼漂亮的一丫頭,沒點流氓的想法除非我不正常,我不虛偽,我老老實實的告訴你,我對你產生了很……那啥的想法……”

    何歆顏有些害怕的站起身來:“我還是走了,你這麼不老實,跟你在一起越來越沒有安全感!”

    “你越來越漂亮,跟你在一起,我老想犯罪!”

    “那咱們還是分開吧!明兒我就回東江!”何歆顏一本正經的說。

    “可我有點舍不得!”

    何歆顏一雙美眸『蕩』漾著脈脈溫情:“我也舍不得……”她咬了咬櫻唇道:“可我的理智告訴我,要是再跟你這麼呆下去,咱們早晚要出事兒!“

    “天塌下來有我頂著!”

    何歆顏歎了口氣道:“我不信你是個負責任的家夥!”

    “其實我是天底下最有責任心的男人!”

    “你這話讓我想吐……”

    張揚伸出手握住何歆顏的小手:“我會對你說一輩子!”

    “那我可能會吐一輩子的!”

    “沒事兒,吐啊吐啊的就習慣了!”

    何歆顏的手指已經和他糾纏在一起,兩人的目光也糾纏的無法自拔。

    趙靜的咳嗽聲從外麵傳來,何歆顏紅著俏臉把手從他的大手中抽出來。

    趙靜道:“哥!咱們去捉金蟬嗎?”

    張揚起身道:“好!”

    何歆顏匆匆來到趙靜身邊,臉上的紅『潮』仍然未褪,趙靜笑嘻嘻道:“剛才幹啥呢?”

    “你哥幫我看手相呢!”

    “哦!其實,我哥就是一騙子!”

    兩位女孩對望了一眼,同時笑了起來……

    秦清對王準拍攝的風光短片很感興趣,她讓王準專門剪輯出一個三分鍾的版本,當然這個版本的重點在於宣傳清台山風光,清麗脫俗的何歆顏也獲得了春陽常委的一致認可,他們認為這女孩的氣質完全符合清台山的形象,秦清代表春陽提出讓何歆顏擔任清台山旅遊的形象大使。

    何歆顏很愉快的答應了秦清的邀請,因為她形象大使的身份,也成為春陽伏羊飲食文化節的組委會成員之一。當然這次擔任清台山旅遊大使並不是義工,春陽縣方麵付給她三萬塊的酬勞,簽約三年,她的工作就是要為春陽拍攝一些旅遊風光宣傳片,宣傳廣告,要出席春陽旅遊相關活動。

    因為要拍攝一係列的宣傳照,何歆顏並沒有馬上跟隨張揚前往江城。

    張揚回到江城的當天就被李長宇叫到了辦公室,從李長宇的表情上,並沒有看出他因為伏羊節的事情而感到任何的鬱悶,但是李長宇的內心並不平靜,隨著伏羊飲食文化節籌備工作緊鑼密鼓的進行,他發現自己在實際上已經被排除在外,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分管旅遊、文化、教育、衛生,這次打著文化旗號的飲食文化節居然沒他的『插』手餘地,他讚同左援朝的想法,從心底還是想盡力幫忙,想把這次的伏羊飲食文化節辦好的,可人家不想讓他『插』手,害怕他搶走了政績,李副市長明白了人家的想法之後,決定這次采取旁觀者的態度。

    張揚的心境顯然做不到李長宇這般淡定,他憤憤然道:“既然是飲食文化節,我們旅遊局怎麼也得有人進組委會吧?你們市領導整天呼喊著要大力發展旅遊,怎麼這麼大的文化盛事反而把我們旅遊局撇到一邊,還有,在開發區搞主會場,笑話吧?哪兒有什麼?除了工廠和煙囪,找不到一點文化氣息,老街多好?不但有文化氛圍,而且可以讓外來的客商領略到江城旅遊的魅力,一舉兩得的事情,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李長宇奉勸他道:“市有市的考慮,你不能隻從自己的角度出發?”

    “我啥時候隻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了?我也是想為江城的經濟發展做貢獻,你說文化搭台經濟唱戲,這次是招商引資為主,我還是招商辦副主任呢,怎麼這次沒我的事兒?”

    李長宇笑道:“你心不平衡了?”

    張揚毫不掩飾的點了點頭道:“當然心不平衡,我為江城旅遊踏踏實實的做了這麼多事,沒功勞也有苦勞吧,我也想把自己的成績展示出去,我也想得到人家的認可!”

    “你想要政績啊!”李長宇一針見血道。

    “誰不想要啊,你敢說你不想要?”

    李長宇瞪了他一眼,這廝說話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張揚道:“算了,你不想爭,我也懶得爭,我埋頭幹我的工作,隻要他們不惹到我頭上,大家就相安無事!”

    李長宇笑道:“能有這樣的想法最好!大家的目的都是為了把江城的經濟搞上去,讓江城獲得最快的發展,不必太過計較個人得失!”他這句話說得輕巧,心卻仍然是不舒服的。

    張揚離開李長宇的辦公室,就聽到有人喊自己,市長秘書周廣運向他招了招手,張揚走了過去,有些好奇道:“周秘書找我有事?”周廣運是代市長左援朝的秘書,張揚平日和他是沒有任何聯係的。

    周廣運笑道:“不是我找你,是左市長找你!”

    張揚向左援朝的辦公室看了看,心中明白,大概是自己剛才到李長宇辦公室的時候被他看到了,他可不怕左援朝,點了點頭道:“找我啥事兒?”

    周廣運笑道:“左市長在等你,你自己去問他吧!”

    左援朝的辦公室內並不是他一個人,招商辦主任董紅玉坐在那,好像在向他匯報著工作,看到張揚進來,左援朝指了指沙發:“小張來了!坐!”

    張揚在董紅玉的身邊坐下,禮貌的向她笑了笑,董紅玉笑道:“正在和左市長談招商辦的事情!”

    左援朝喝了口茶把茶杯放下道:“是這樣,這次我們江城決定要搞伏羊飲食文化節,文化搭台,經濟掛帥,我們的真正目的是招商引資,所以招商工作是這次飲食文化節的重中之重。”

    張揚不知道左援朝葫蘆買的什麼『藥』,招商辦那自己隻是掛名,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難道要讓自己主持招商工作?可仔細這麼一琢磨,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左援朝沒那麼好心,整個江城政壇都知道自己是李長宇的班底,左援朝的心胸還沒到這種地步。

    左援朝道:“董主任剛才向我匯報工作,專門強調了你的工作能力,小張啊,你去旅遊局這段時間,江城的旅遊開發工作在你的努力下也進行的有聲有『色』,你的工作能力有目共睹。我想你近期的工作重點轉移到招商引資上來,借著伏羊節的機會,為我們江城經濟做出更大的貢獻。”

    張揚顯得有些『迷』糊:“那啥……旅遊開發工作也很忙,我恐怕抽不開身……”

    左援朝笑道:“小張,年輕人不要怕困難嘛,旅遊局的開發工作進行的很順利,你完全可以把工作交給其他同誌,最近你的主要任務就是協助董主任搞好飲食文化節的招商引資工作。”

    張揚還是有些不明白,這左援朝究竟是想害自己還是想捧自己?

    左援朝道:“這次伏羊節除了江城主會場以外,還在其他三個地方開設了分會場,招商任務很艱巨,招商辦的人手就顯得捉襟見肘,剛才董主任向我提出建議,你們招商辦的幾位副主任都要走下去,協助各個分會場的工作,你是從春陽上來的幹部,過去還擔任過春陽招商辦副主任,對春陽的情況十分熟悉,所以我們商量之後決定,你去春陽協助招商工作!你手頭上的工作可以先交給旅遊局其他同誌去做嘛!”

    張揚現在算是完全明白了,人家這是變著法子的趕自己呢,左援朝看自己礙眼了,不但要把自己從旅遊局趕出去,還要把自己從江城趕出去,雖然不是永遠趕出去,可這伏羊節期間顯然要把自己流放出去。

    張揚雖然心中憤怒到了極點,可臉上自始至終保持著微笑,這廝的涵養已經提升了一大步。

    左援朝的目光垂落到桌麵上:“沒其他事情了!”這等於下了逐客令。

    張揚和董紅玉向他告辭後出門。

    兩人一起來到樓梯口處,董紅玉方才道:“小張啊,最近招商辦的工作不景氣,剛才左市長把我狠狠批評了一頓,所以我才推薦了你!”

    張揚淡然笑道:“讓我去負責春陽招商,我盡力而為吧!”

    董紅玉也不是普通的人物,剛才左援朝的那番話讓她也悟出了其中的道道,左援朝在利用招商辦把張揚從旅遊局中踢出去,雖然隻是暫時的,可張揚是暫時沒辦法在江城旅遊的事情上出風頭了。

    張揚現在才明白,招商辦副主任的頭銜不僅僅是光環,必要的時候也能成為緊箍咒,這次左援朝就利用這個緊箍咒勒在了他的腦門上,然後很輕鬆的一腳把他踢到了春陽。

    在旅遊局工作人員的眼中,張揚就像是被突然借調走了。賈敬言皺著眉頭:“市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招商工作重要,旅遊開發同樣重要!”

    張揚笑道:“大概市麵覺得旅遊開發工作已經上了軌道,誰來指揮管理都是一樣,賈局,這段時間那些工作就拜托你了,我要去春陽協助他們搞好分會場的招商工作!”

    賈敬言點了點頭,上麵的政策變化實在太快了,說變就變,他意識到張揚這次去春陽肯定是有人看他不爽,不過賈敬言也沒想去『插』手這件事,他也沒有『插』手的能力,這次的伏羊飲食文化節把他們旅遊局基本上給排除在外,雖然他一貫抱著與世無爭的態度,可這件事還是讓他感到有些不爽的。

    張揚是個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他把這件事向李長宇做了通報,李長宇告訴他,不管領導做出怎樣的決定,都不可以產生不滿的情緒,更不可以把這種情緒帶到工作中去,同時李長宇也安慰張揚,他去春陽協助招商工作也隻是暫時的,等伏羊飲食文化節過後,招商工作完成之後,一切還會恢複原樣。

    張揚的事情讓李長宇感到極度不爽,左援朝這次的手伸得未免有些太長了,他不但把手伸到了自己分管的範圍內,而且毫不客氣的給張揚一個教訓,這明顯是不給他麵子,左援朝對張揚所做的一切實際上是在給他看,打狗還需看主人,李長宇心頭湧現出一個很不恰當的形容詞,政壇之上,就算你不想跟別人鬥,別人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你。

    張揚雖然決定暫時放下這件事,可心還是有些怨氣的,方文南為胡茵茹舉辦的送行宴會上,這廝也喝了不少的酒,話很少,別人都看出他情緒不高,也沒人敢招惹他。

    還是胡茵茹主動找上了他:“我說張處長,我明天就離開江城了,你是不是不舍得我啊?整晚上都悶悶不樂的?”

    張揚笑道:“有點兒不舍得,不過我也沒啥可樂的,你們生意做成了,互利互惠,我半分錢的好處也沒撈到!”

    胡茵茹用嫩白的手指指著張揚道:“公然索賄,小心我向江城紀委檢舉你!”

    方文南的消息當然要靈通了一些,他低聲道:“聽說市讓你去春陽協助招商工作,我琢磨著有點下放的意思!”

    張揚讚道:“老『奸』巨猾,什麼都瞞不過你,我肯定是礙誰的眼了,害怕我留在江城折騰出啥事情來,所以把我給發配了!”

    方文南笑著安慰他道:“又不是一去不回,到那兒不是革命工作?”

    胡茵茹道:“伏羊飲食文化節,聽起來不錯,入伏那天開幕,到時候,我也過來捧捧場!”

    方文南笑道:“我雙手歡迎,到時候我全程接待!”

    胡茵茹卻笑道:“我不找你,我去春陽給張處長捧場去!”她瞥了張揚一眼道:“張揚,要不要我幫你聯係一些東江生意場上的朋友,組個團過來啊?”

    胡茵茹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卻讓張揚靈機一動,他忽然想起,你左援朝不是想要麵子嗎?你想借著這次伏羊節樹立你的形象,想撈取政績,想打壓李長宇,想打壓我,老子偏不讓你得逞,我去春陽一樣能給你折騰出事情來,你不是想讓我協助搞好招商工作嗎?我這次就正兒八經招商給你看,老子要利用春陽這個平台搶了你的風頭,你他媽越是想要麵子,老子就越不給你麵子,想到這張大官人頓時得意起來,他笑道:“胡小姐,我這人認真著呢,你的話我可當真啊!”

    胡茵茹道:“我像是說假話的人嗎?別忘了,周叔是東江商會的會長,隻要他一句話,組織一個經貿訪問團,絕對沒有任何的問題。”

    張揚雙眼灼灼生光。

    方文南對這廝的脾氣『性』情還是有些了解的,馬上意識到這廝要搞事了,不但要搞事,這次還要搞大事,他好心提醒張揚道:“春陽隻是江城的一個轄縣!”

    張揚笑眯眯道:“方總,你也得給我組個團,我記得有句成語叫那啥……”

    胡茵茹接口道:“喧賓奪主!”

    張大官人重重點了點頭道:“喧賓奪主,就是喧賓奪主!”

    江城方麵緊鑼密鼓的準備伏羊飲食文化節的時候,春陽分會場也進行著緊張的籌備,其實吃伏羊的文化最早起源於春陽,春陽民間不乏做全羊的高手,劉大柱隻是其中一個,春陽縣把這次的伏羊飲食文化節當成大事來辦,為此專門整頓了飲食業的衛生狀況,還對參與活動的羊肉館進行了資格認證。

    張揚被下放到春陽協助招商工作是秦清沒有想到的,她了解張揚的『性』子,這廝絕對咽不下這口氣,所以當張揚把要把這次招商工作轟轟烈烈的搞起來的時候,秦清就明白,這廝要公報私仇,不幸的是春陽這次要成為他的道具,幸運的是,這廝大張旗鼓的搞招商,對春陽縣隻有好處。

    可秦清也擔心張揚這樣搞下去有可能給他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秦清並不怕事,可她認為一個國家幹部不應該在工作中帶入過多的個人情緒,她輕聲提醒張揚道:“你搞招商工作,我不反對,可這次的伏羊飲食文化節,江城和春陽是一個整體,你不可以利用春陽來打擊報複江城,不可以自己打自己,不可以挖江城的牆角。”

    張揚笑道:“我說你擔心的事情也太多了吧,我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再說了,市讓我下來協助招商工作,我盡心盡力的把招商工作辦好,其他的我沒想,也不會去想。”

    秦清想想也對,春陽是江城的一部分,他把招商工作搞起來,市也沒理由不高興。

    於是張大官人便堂而皇之的進入了春陽縣伏羊飲食文化節組委會,成了常務理事,並協同縣經貿委主任趙成德主抓大會的招商引資工作。張揚過去在春陽擔任招商辦副主任的時候,趙成德就是他的上司,兩人合作一直都很愉快,趙成德對這廝的能力十分了解,這次的重新合作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雖然春陽隻是分會場,可組委會的每個成員都很認真,把這件事當成大事來辦,具體的活動已經初步拿出了方案,春陽在入伏當日會搞一個熱熱鬧鬧的開幕式,基本也敲定了開幕式晚會要聘請幾位江城有名的演員過來助興。

    張揚和何歆顏都是組委會的成員,兩人坐在一起開會,他們的共同特點是他們的臨時『性』,何歆顏是春陽縣聘請的旅遊大使,張揚是江城派下來協助工作的幹部,何歆顏還是頭一次參加這種政治味道很濃的會議,顯得很不適應,多數的時間都在那喝茶,偶爾偷偷向張揚看上一眼,『露』出一絲會心的微笑。

    張揚可從來都不是一個低調的人,想讓他老老實實保持沉默根本沒有可能,他在聽完副縣長徐兆斌的活動初步安排之後,清了清嗓子道:“我覺著,這次伏羊節要麼就不搞,要麼就要搞得轟轟烈烈熱熱鬧鬧!”

    所有人都把目光望向張揚,這廝現在可是一個外來戶,他的意見好像並不是那麼重要,但每個人都知道這廝是個什麼樣的人物,也聽說了他和寡『婦』清之間的種種緋聞,都清楚他的話會對春陽產生不小的影響。

    秦清淡淡笑了笑:“張處長看來有自己的見解,說出來給大家聽聽!”

    張揚道:“我舉個例子啊,咱們開幕式要搞晚會,請演員,就不要局限在春陽和江城,我看要請就請國家頂尖的名演員,伏羊節對春陽老百姓是件大事,我們就當成一件大事來辦,請一些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明星過來,與民同樂,讓老百姓跟著一起樂樂,而且利用他們的明星效應把我們發展中的春陽向外宣傳出去!”

    他的話馬上得到了組委會成員的一致讚成,可秦清馬上提出了意見:“張處長,有些事情不是想當然的,我們也想請國內一流的明星過來助興,可是春陽的財政很緊張,哪有能力去支付這些明星高額的出場費?我看還是現實一些。”秦清並不是針對張揚,而是在闡述事實。

    張揚道:“沒問題,找讚助唄,這事兒包在我身上,我保證給你們找到幾個春節晚會常見的麵孔!”

    縣長沙普源笑道:“張處長要是真能做成這件事,對我們春陽也是大好事一件,我第一個讚成!”其他組委會的成員也表示讚成。

    秦清看到這麼多人支持張揚,在這件事上也就不再持有反對意見,輕聲道:“開幕式當天,市也會有領導過來!我們要做好相關接待工作……”

    秦清在這件事的初期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會被張揚推動到怎樣的地步,可當她聽說張揚已經通過關係從北京請來了六位超級大腕,就有些愣了,這廝看來是動真格的了,那六位明星無論哪一個出現在江城都會引起巨大的震動,有國內著名的歌星、有小品演員、有鋼琴大師、還有電影明星,還有央視的知名主持人。正如張揚所說,這些人的出場費不用春陽縣『政府』埋單,他讓方文南出麵讚助。以他和方文南的關係,方文南自然不會推辭。

    東江商會到時候會有一個考察團造訪春陽,這個考察團幾乎網羅了平海最成功的商人,荊山方麵也有一個考察團過來,是通過林秀組織的,楚嫣然原本也想跟著湊湊熱鬧,可惜她外婆又進了醫院,這愛看熱鬧的丫頭隻能飛去美國幫忙照顧。不過她也沒忘了幫張揚添柴燒火,到時候她的外公老將軍楚鎮南會親自前來春陽參加伏羊節,楚鎮南的影響力很大,他過來,恐怕會引來一幫軍界人物的光臨。

    秦清聽完這些消息,憂心忡忡的看著張揚道:“張揚啊,張揚,你知道你自己再幹什麼嗎?”

    張揚笑眯眯道:“幫你搞好伏羊飲食文化節唄!”

    秦清道:“這叫幫我嗎?事情傳出去,恐怕市領導都會覺著我功高蓋主,會覺著我在搶他們的風頭!”

    張揚笑道:“怕他們個球!老子就是看左援朝不順眼,什麼玩意兒,他想把我從江城踢開,風頭就能讓他一個人獨占?他有那本事搞好嗎?”

    秦清抓住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道:“我怎麼會愛上你這個混蛋,工作不是兒戲,你這是跟市鑼對鑼鼓對鼓的公然搞對抗!”

    “我倒是想幫他們,可惜他們不領情,這麼些投資商我帶不到江城去,所以隻能帶到春陽來了,你秦書記給句明白話,你到底要不要招商,假如你認為這件事會影響到你的政治前景,會讓你在領導麵前難做,那麼我馬上就把這件事給推了!”

    秦清無可奈何的摟住他的臂膀靠在他的肩頭:“我拿你真是一點辦法沒有,算了,反正這次的事情對春陽有好處,我讓你這一次!”

    張揚的電話又響了起來,這兩天他的電話格外多,這個電話是羅慧寧打來的,那些京城大腕就是張揚通過她的關係邀請來的,所以多數隻收了象征意義的友情價,張揚也邀請了幹媽,羅慧寧當時並沒有明確答複,看了一下日程方才確定下來,她這個電話就是告訴張揚,自己會親自前來參加開幕式,而且會從北京給他帶一些投資商過去,天池先生這次也會跟著她一起前往春陽,為了表示對張揚的感謝,天池先生還專門為大會題寫了標題,這兩天就會讓人送來春陽。

    秦清聽到這個消息後已經完全目瞪口呆了,這事情果然被張揚給搞大了,連副總理夫人都親自前來了,這下想不喧賓奪主也難了。

    張揚不無得意的拍了拍她的玉『臀』道:“清姐,千萬要保密,開幕式當天,我要給這幫市領導一個大大的驚喜!”

    秦清傻了一樣靠在他的懷,隻覺著手足酸軟無力:“冤家,你真的要害死我才肯甘心啊!”

    張揚吻著她晶瑩的耳珠道:“我才舍不得害死你,我要讓你好好活著,好好的享受你……”

    

Snap Time:2018-06-24 09:35:26  ExecTime:0.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