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五十二章無緣無故的恨(上)


    第一百五十二章【無緣無故的恨】(上)

    張揚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完,轉身走回了楚嫣然和安語晨身邊。

    胡鐵鋒湊到田慶龍身邊,壓低聲音道:“田局,怎麼說的?”

    田慶龍淡淡笑了笑:“把相關證據都給封了,人家報案證據確鑿,我們做公安的總不能視而不見,我說胡鐵鋒啊,這件事跟我們有關係嗎?”

    胡鐵鋒好像有些明白了他的意思。

    田慶龍回到自己的車內,馬上給袁成錫打了個電話。

    袁成錫聽說田慶龍也搞不定這件事,不禁有些頭疼。

    田慶龍道:“你們家小波倒騰了不少走私車,現場發現了兩貨櫃,這事兒很多人都看見了,不好辦啊,還有,張揚一口咬定昨天在金樽鬧事的人是受了他的指使。”

    袁成錫沉默了一會兒方才道:“他想怎樣?”

    田慶龍歎了口氣道:“你們家老大把他給銬了,這小子壓根就是個得理不饒人的『性』子,正嚷嚷著要去電視台、報社還要帶著手銬去市委市『政府』鬧呢。”

    袁成錫低聲道:“我明白了,這件事還是我來處理吧!”

    “盡快溝通一下吧,鬧大了對誰都沒有好處!”田慶龍好心奉勸了一句。

    袁成錫放下電話,本想撥號,可想了想,還是起身走了出去,李長宇的辦公室距離他並不遠,事情已經鬧到了這樣的地步,還是當麵溝通的好。

    袁成錫和李長宇之間並沒有任何的矛盾,袁成錫是個安於現狀的人,在幾位副市長中,他屬於不顯山不『露』水的那種,他對上位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渴望,這是因為他明白,以自己的條件和年齡想要獲得提升已經不太現實了,五十二歲的副市長,基本上已經走到頭了,更何況他的前麵還有年富力強的左援朝和李長宇。袁成錫做人有自己的準則,他不喜歡站隊,政治上講究中庸,不偏向任何一方,一個既沒有野心也沒有偏頗的幹部,往往會四平八穩的走到退休,很少會有麻煩找到他的身上,可這一次仍然遇到了麻煩,當然,這次的麻煩是兒子給引來的。

    李長宇對於袁成錫的來訪頗感錯愕,他並不知道剛才發生在昌吉貨運公司的事情,張揚喜歡鬧事他知道,可他並沒有想到張揚這次直接把火燒到了袁成錫的頭上,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張揚和袁成錫有矛盾。

    袁成錫坐下以後,開門見山道:“長宇啊,我這次來是想你幫忙的!”

    袁成錫的年紀是副市長中最大的一個,李長宇對他的為人還是比較尊敬的,他笑道:“袁副市長是我的老大哥,有什麼話隻管說,用幫忙這兩個字就太外氣了!”

    袁成錫道:“我聽說旅遊局的張揚是你的幹兒子,我那兩個兒子和他發生了一點誤會,可能張揚受了點委屈……”說這話的時候袁成錫心頭一陣鬱悶,受委屈的應該是自己兒子才對。

    “他不是我的幹兒子,這都是外麵的謠傳,不過他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幹部!袁副市長,究竟怎麼回事?”

    袁成錫這才將事情的大概說了一遍,當然關於他兒子倒賣黑車,盜竊古城轉的事情略去不提,縱然如此李長宇還是聽出了個中關鍵,張揚顯然認定了袁立波才是毆打顧明健,挑撥是非的黑手。昨天晚上金樽夜總會的事情傳的很廣,很多人都知道顧明健挨打,而且顧明健咬定張揚,已經準備以傷害罪起訴張揚。事情顯然是對張揚不利的,張揚想要洗清自己必須要找到幕後真凶,如果真的是袁立波在背後挑唆,張揚現在的做法顯然並不過分。

    李長宇抽出一支香煙遞給了袁成錫,自己也抽出一支點燃。

    兩人都沒有說話,默默抽著煙,直到香煙即將燃盡的時候,李長宇方才道:“金樽的事情很麻煩啊!”

    到了他們這種政治水準,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說明,袁成錫已經明白,李長宇在暗示自己,事情的起因還是金樽夜總會,現在顧明健咬著張揚不放,張揚認定這件事是袁立波搞出來的,所以就要把他兒子給拖下水。

    袁成錫終於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我過去看看!”

    “我跟你去!”李長宇很明顯在賣人情給袁成錫。

    袁成錫卻搖了搖頭道:“我想還是我自己去解決的好!”,他已經想透了,反正自己都要出麵,何必讓其他人跟著看笑話。

    袁立波和袁立剛兄弟倆都沒有想到這件事會驚動老爺子親自前來,兩兄弟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今天這麻煩惹得太大了,居然要勞動老爺子向人家低頭。

    袁成錫坐在袁立波的辦公室中,警察大都已經撤走了,隻有楚嫣然的那輛紅『色』牧馬人停在貨場中,張揚此刻正悠閑自得的坐在副駕上聽著音樂。

    袁成錫也沒有出口斥責兒子,接過袁立波遞來的茶杯,低聲道:“昨晚金樽的事情是不是你讓人做的?”

    袁立波在外麵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在家對父親卻是說不出的敬畏,他抿了抿嘴唇,鼓起勇氣點了點頭道:“是我做的,張揚和安語晨打了我的師兄弟,所以,我想給師門出口氣!”這個理由很簡單,也合情合理。昨晚在金樽看到安語晨的時候,袁立波的出發點的確是如此,可後來顧明健的出現,讓一切發生了變化,許嘉勇麵授機宜讓他搞出了這麼一場大戲,袁立波知道顧明健的身份之後就有些害怕了,他對張揚的能量還是沒有正確的估計,想不到張揚這麼快就查到了自己的身上,袁立波不是傻子,他明白這件事牽涉到的人越多影響越大,查到自己就應該在自己這截止,所以並沒有在父親麵前吐『露』許嘉勇才是真正的主使人。

    袁成錫歎了一口氣,他向袁立剛道:“你去請張揚過來!”

    袁立剛點了點頭,雖然他很不情願向張揚再度低頭,可形勢卻『逼』迫他不得不這樣做。

    袁立剛做好了被張揚羞辱的準備,可當他說出父親想和張揚見麵之後,張揚居然很愉快的點了點頭,推開車門跟他向辦公室走去。

    張大官人還是有分寸的,身為副市長的袁成錫能夠親自過來,足見人家的誠意,自己如果繼續不依不饒那就沒勁了,張揚的目的是查出這件事的真相,順便給袁家兩個小子點教訓,並不是真要要搞袁成錫。

    袁成錫看到張揚帶著手銬走進來,心頭不由得浮起一陣苦笑,事情搞到這種地步,自己兩個兒子應該負主要的責任,他知道張揚想要什麼,轉身瞪了袁立剛一眼:“你小子當了這麼多年的警察還是這麼衝動,怎麼可以這樣對待自己的同誌?”他伸手從袁立剛手要過了鑰匙,笑著對張揚道:“來,小張,我給你打開!”袁副市長有生之年還是第一次向一個級別比自己低這麼多的年輕人低頭。

    張大官人心頭的火氣這才消了一點,他原本想為難袁成錫一下的,可看見人家頭發花白,這麼大把年紀,還頂著副市長的光環,能夠這麼誠懇的向自己賠不是,自己也不應該不依不饒,咱們國家幹部胸懷還是要寬廣一些,張揚笑了笑,舉起雙手,讓袁成錫幫他打開手銬。可袁副市長畢竟不是幹這行的,搗鼓了幾下還是沒把手銬弄開。

    張揚不禁笑道:“看來這銬子跟我產生感情了,離不開我了。”

    袁立剛過來幫忙,這才把手銬打開了。

    張揚『揉』了『揉』手腕,看到袁立剛想要收回手銬,狡黠笑道:“能把這玩意兒給我嗎?我留個紀念!”

    袁立剛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把手銬和鑰匙遞了過去,張大官人似模似樣的把手銬掛在腰間。

    袁成錫向一旁的小兒子使了個眼『色』。

    袁立波咬了咬嘴唇,來到張揚麵前:“張處長,對不住……”

    張揚嬉皮笑臉道:“你到底啥地方對不住我啊?”

    袁立波臉漲得通紅,費了好大勁方才憋出一句話:“那些磚頭真不是我偷得!”

    張大官人眼皮一翻:“沒勁了啊,我又不是公安局的,你偷沒偷文物跟我有什麼關係?”這廝著重強調文物這兩個字。你他媽覺著是磚頭,老子認為是文物,盜竊文物『性』質惡劣啊!

    袁立波終於明白在張揚麵前兜圈子沒什麼必要,他歎了口氣道:“金樽攻擊安語晨和楚嫣然的事情是我讓人做的,我想為我師兄弟出口氣,不過顧明健那檔子事跟我沒關係。”那件事非同小可,他可不敢認。

    張揚笑了起來:“我說袁副市長,看來咱們沒什麼好談的,謝謝您能親自前來,希望你能夠秉公處理。”

    袁成錫臉『色』陰沉,張揚是在告訴他沒得談了,這件事要追究到底,他瞪了一眼兒子,低聲道:“小張啊,你有什麼想法?”袁副市長委婉的向張揚傳遞信號,你隻要說出來,大家應該還有的談。

    張揚雙目盯住袁立波道:“我雖然沒有證據,可是我敢斷定顧明健挨打的事情就是你幹的,現在顧明健一口咬定了我,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我有多大麻煩,你的麻煩隻會比我更大!”他已經失去耐『性』了,你袁立波不是嘴硬嗎?現在我就給你攤牌,讓你小子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袁立波嘴唇動了動。

    張揚又道:“我和你無怨無仇,我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針對我,上次在雅雲湖攻擊我也應該是你搞出來的,金樽又是一次,袁副市長是我的領導,按理說這件事我怎麼都要給他麵子,可你根本沒有任何的誠意。我明白的告訴你,我跟你師門的那點兒恩怨已經說開了,你不可能為這件事出頭,我現在要你給我一個說法,到底誰指使你做這件事,隻要你告訴我幕後指使,我跟你的這段恩怨一筆勾消,否則……”

    袁立波已經被張揚的步步緊『逼』將防線擊垮,一旁袁立剛道:“小波,究竟怎麼回事你說清楚,誤會說開了不就沒事了。”他也看出張揚絕非善類,這種人能不招惹還是不去招惹。

    袁立波猶豫許久,方才低聲道:“我和許嘉勇是老同學……”

    張揚的唇角浮起一絲會心的笑意,早在一間魚館被襲擊的事情之後,張揚就懷疑那件事跟許嘉勇有關,如今得到袁立波的親口證實,一切已經明朗了,他和袁立波無仇無恨,按理說袁立波不會這樣設計自己,許嘉勇才是幕後的策劃者。

    張揚起身道:“早說,哪有這麼多的麻煩?”

    袁成錫此時的心情也極其複雜,想不到事情的背後牽涉這麼多,他憤怒之餘又感到有些悲哀,自己的兒子無疑是被人利用了,摻和到了一場本不該涉及到他的麻煩之中。

    張揚離開之前,向袁立波道:“顧明健的事情你自己解決,我不想他咬著我不放!還有金樽打壞了不少東西,該賠多少你自己掂量著!”

    辦公室內隻剩下袁成錫父子三人,袁成錫慢慢站起身來,忽然揚起手狠狠給了袁立波一個耳光,然後大步向門外走去。

    袁立剛望著耷拉著腦袋的弟弟,不禁歎了口氣,他罵道:“小波,你有沒有腦子,許嘉勇什麼人?他在利用你,他的恩怨讓他自己解決,你跟著添什麼『亂』?”

    袁立波捂著火辣辣的麵孔,今天他已經挨了兩記耳光了:“大哥……我該怎麼做?”

    袁立剛雖然怒其不爭,可畢竟這是自己的弟弟,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落難不管,他低聲道:“早就勸你別搞私車生意了,你就是不聽,那兩廂私車反正貨主又沒寫著是你,你權當錢打了水漂,以後別再幹了,打顧明健的人你找出來認罪!”

    金錢上的損失袁立剛還可以接受,可是讓他承認打顧明健這件事豈不是等於惹下了大麻煩:“大哥……”

    袁立剛畢竟以旁觀者的角度看問題,頭腦清楚許多:“你不找人出來認罪,顧明健就會咬住張揚不放,他的傷勢已經構成了傷害罪,張揚不會甘心承認的,想解決你必須要這麼做!”

    “他還說我盜賣文物……”

    袁立剛又歎了口氣道:“你以為張揚真會抓著這件事不放啊?”

    

Snap Time:2018-07-19 23:24:45  ExecTime:0.3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