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四十七章後果很嚴重(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後果很嚴重】(上)

    張揚今晚的心情並不好,許嘉勇的那番話勾起了他對左曉晴的回憶,兩軍對壘攻心為上,許嘉勇跟他玩心理遊戲的同時,張揚也進行了反擊,不過顯然雙方都會有所損失,張揚原本大好的心情就受到了影響,不過這廝現在已經可以很好的控製自己的情緒,雖然是第一次接觸,張揚已經感覺到許嘉勇這個人很不簡單。

    一箱酒喝完,張揚並沒有再要,何歆顏提出去去唱歌,張揚給蘇小紅打了個電話,讓她在金樽夜總會留了一個包間。結賬後,帶著兩位女孩離去。

    因為他的豐田車在南林寺工地現場被砸,已經送修了,剛才是打車過來的,走出魚館大門,正準備叫出租車的時候,就聽到有人很響亮的吹了個呼哨,六名刺龍畫風的痞子站在那,眼神極盡猥瑣的看著安語晨和何歆顏:“小妞挺漂亮啊,過來陪哥哥玩玩!”

    張揚皺了皺眉頭,這種事情他遇到過許多次,可在江城這種地方,明目張膽挑釁的人並不多,畢竟這的治安比起春陽還要好一些,這樣的挑釁不但低級而且無趣。

    張揚抑製住心中打人的衝動,今晚他身邊的兩個,安語晨跟何歆顏『性』情都有些火爆,安語晨冷冷看了看那邊,咬牙切齒道:“惡心!“

    何歆顏啐道:“有『毛』病啊!”

    張揚現在是科級幹部,有身份的人,犯不著跟這幫小痞子一般見識,拿出手機道:“我說你們幾個別找不自在啊,再鬧事我報警啊!”可張揚馬上就發現有些不對了,這幫小痞子並不害怕他的威脅,非但沒有後退,反而圍了上來:“小子,你挺狂啊,腳踏兩隻船,哥幾個就看你不順眼了。”

    另外一小子道:“這他媽什麼世道,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張大官人笑了起來,冷笑,徹徹底底的冷笑,老子現在不喜歡用暴力,這幫不開眼的小『逼』,難道看不出我很生氣嗎?難道不知道後果很嚴重嗎?

    說起動手,安語晨遠比張揚快得多,她心情也不好,曾祖父的墳頭被破壞,來到江城又看到張揚跟何歆顏卿卿我我,雖說不幹她的事情,可心情還是大受影響,憑她多次實戰的經驗,在江城出手,隻要適當的掌握分寸,根本不用擔心後果問題,善後有張揚呢。

    安語晨像一隻雌豹一樣衝向對手,一腳就將其中一人踹得飛了出去。

    何歆顏詫異於她強大的戰鬥力,不禁發出一聲驚呼,她原本打算去找個酒瓶子去幫忙呢,張揚笑道:“我這徒弟橫著呢,幾個小痞子而已用不著我出手!”

    可實際情況並沒有像他想象中這麼簡單,又有十多人向他們圍了上來,這群人並不像社會上的痞子,一個個穿著統一式樣顏『色』的練功服,為首一個瘦瘦的小子指向張揚道:“就是他,就是他調戲我女朋友的!”

    張大官人真是一頭霧水,我靠,這啥事兒,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調戲誰了?我一國家幹部,我一堂堂正正的『共產』黨員,至於去調戲別人嗎?他已經意識到了,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對,這些人肯定是蓄謀而來。

    人群中飛出一條漢子,他一身黑『色』練功服,衝著張揚,二話不說,當胸就是一拳。

    張揚心中的怒火已經被這幫人給激起,也是一拳揮了出去,硬碰硬跟他撞在一起,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誰的拳頭更硬。雙拳相交,張揚的身軀紋絲不動,對方也隻是向後退了一步。

    張揚內心不由得一怔,對方的實力竟然不弱,十多名漢子把張揚和何歆顏包圍在中心,手中同時亮出了鋼製甩棍,果然是有所準備啊。

    張揚笑道:“想鬧事兒,知道我是誰嗎?現在走人,我當這件事沒發生過!”

    “揍他!”十多人同時向張揚衝了過去,張揚抱起何歆顏,用力向外扔去,何歆顏發出一聲嬌呼,整個人如同騰雲駕霧一般被扔出圈外,在圈外五六米的地方輕輕落下,張揚用力極其巧妙,力道拿捏的極其到位,如果是別人做出這樣的動作,何歆顏一定會摔得很慘,先把何歆顏送出包圍圈,這樣他就可以全神貫注的對付這幫人。

    張揚一把抓住甩棍的尾端,全力一拉,將甩棍從對手手中抽出,然後一個窩心腳,把對方踹得飛了出去,撞在一名同伴的身上,兩人同時翻到在地上。

    兩根甩棍向張揚的頭頂擊落,張揚用甩棍擋住,右手化掌為拳,蓬!地一聲擊落在其中一人的腹部,升龍拳第一式,龍戰於野,自從得到那本拳譜之後,張大官人也修煉了不少時日,雖然進境緩慢,可是第一式也已經練得有些火候,這次剛好拿這幫家夥演練演練。

    那廝被張揚一拳擊中,身體宛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起來,連續撞中了三名同伴,然後方才落在地上,這還是張大官人手下留情的結果。

    張揚伸出右手接住空中落下的甩棍,此時圍攻他的這些人臉上全都『露』出懼意,張揚一手一支甩棍,怒吼一聲,如雄獅一般衝入戰團,但見他雙手揮舞,宛如蝴蝶翻飛,在這幫人的身上輕點快啄,一會兒功夫十多人全都軟癱在地上,他是將甩棍當成判官筆使用了,封住了這幫人的『穴』道,讓他們喪失了戰鬥力。

    隻剩下最先攻擊張揚的那名黑衣人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早知道張揚這麼厲害,打死他都不會找這個晦氣,他壯著膽子,抱拳向張揚道:“敢問朋友,你何門何派?”

    張揚把兩根甩棍扔下,一步步走向他,黑衣人隻覺著一股強大的壓力從四麵八方向他『逼』迫而來,他抬腳向張揚踢去,卻被張揚一把抓住腳踝,幹脆利索的把他的右腿弄得脫臼,順勢一推,點了他的『穴』道,把他推倒在地上,張大官人覺著還不解恨,反手抽了他一個大嘴巴:“老子無門無派,打得就是你這幫不開眼的!”

    那邊安語晨的戰鬥也已經結束,以她的身手對付六名小痞子根本不在話下,何歆顏抱著痛打落水狗的念頭,在每人的肚子上踢了一腳,她也有怨氣,今天被那個香港影後陰了一次,剛好借著這些人肉沙袋出出氣。

    許嘉勇和袁立波並肩站在窗口,望著酒店門前廣場上張大官人以寡敵眾,威震八方的場麵,兩人都顯得有些錯愕,誰都沒想到張揚的戰鬥力竟然如此之強。

    隻有田斌沒有感到太大的驚奇,當初他親眼目睹張揚在張五樓礦難中表現出的強悍和威風,今天袁立波招來的人比那天少多了,田斌歎了口氣道:“這就是你送的見麵禮?兄弟,我看得你師父出馬才有把握!”他並不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這張揚壓根就是一暴力分子,對他使用暴力,那是自找沒趣。

    許嘉勇卻笑了起來:“有些意思!”

    警察趕到的時候,張揚已經帶著兩位女孩子揚長而去。

    最倒黴的是那些被點中『穴』道的家夥,一個個躺在那形同癱瘓,袁立波也沒了辦法,隻能把他師父給請來。

    袁立波的師父梁百川聽到出了這件事也是大吃一驚,這幫攻擊張揚的人,大都是江城百川武校的,穿黑衣服那個是梁百川的徒弟霍長偉。

    梁百川臉『色』鐵青,他替霍長偉把脫臼的大腿複位,然後解開他被封的『穴』道。

    霍長偉滿臉羞慚道:“師父!”他知道這次臉丟大發了,百川武校這麼多人被張揚單槍匹馬給幹掉,傳出去隻怕在江城武學界要被人笑掉大牙。

    梁百川逐一為學生們解開『穴』道,冷冷道:“回去再說!”無論這次的起因在誰,梁百川都很不高興,張揚太囂張了,知道這些人是他的弟子,還沒有留任何的情麵,這口氣實在難以忍下。

    回到汽車上,梁百川反手就給了袁立波一個耳光:“怎麼回事?沒那個本事,何必去惹別人?”

    袁立波被打後一聲不吭的垂下頭去,過了一會兒方才道:“他調戲張畦寬的女朋友!”

    梁百川抿起嘴唇,張畦寬就是那個瘦瘦小小的家夥,也是他的弟子過去在春陽,他就聽說過張揚的作風不好,這種事情發生在他身上也並不稀奇,梁百川沉『吟』片刻道:“讓張畦寬過來,我當麵問他!”

    蘇小紅專門為張揚安排了貴賓房,特地開了一瓶十五年的芝華士。安語晨現在落下一『毛』病,看到芝華士就有些犯怵,小心翼翼的聞了聞,品了品這才放心的飲下。

    張揚知道她是被牛文強的假酒嚇怕了,何歆顏和安語晨點歌的時候。蘇小紅來到張揚的身邊,嬌滴滴道:“方總剛剛走,聽說你們要合作搞古城牆景區?”

    張揚笑道:“是啊!”

    蘇小紅眼波流轉道:“張處長看看有沒有能夠照顧我的地方?”

    張揚笑道:“我那是搞文化旅遊的,你當是搞娛樂嗎?”

    蘇小紅飛了他一眼道:“張處長,合著你心就當我是一『色』情行業的媽媽桑,看不起人是不是?”

    張揚嬉皮笑臉道:“不是看不起人,你搞娛樂還是很適合的,去搞旅遊業,屈才了!”

    安語晨聽到這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向張揚道:“我們安家在江城投了這麼多錢,南林寺景區還沒有搞起來呢,你這邊就張羅著另起爐灶,是不是有些不厚道啊?”

    蘇小紅這才知道安語晨是安誌遠的孫女兒,內心中頓時多了幾分謹慎,畢竟安德目前和方文南是商業對手,安語晨再怎麼都代表著安家的利益,有些話還是不能說的太過隨意。

    張揚道:“江城這麼大,總不能什麼事兒都圍繞著你們安家轉,小妖,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你五叔把紡織廠搞得天怒人怨,人家一口氣都撒在了南林寺上,差點沒一把火把廟給燒了!”

    安語晨輕聲說出了一個讓張揚和蘇小紅都感到震驚的消息:“以後我會負責江城旅遊開發的具體事務!”

    對張揚而言是個大喜事,對蘇小紅而言這是個商業機密,她想得很多,這是不是意味著安家要通過安語晨和張揚和解?如果他們解開芥蒂,對方文南可不是什麼好事。

    每個人都在想著自己的心思,舒緩的音樂聲響起,何歆顏將一首《雪在燒》演繹的如泣如訴,動人之極,讓所有人的注意力不由自主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一曲唱罷,蘇小紅和安語晨同時鼓起掌來,張揚欣賞的看著何歆顏,感歎道:“我說丫頭,咱能不這麼顯擺嗎?”

    蘇小紅真誠道:“唱的真好,如果何小姐願意可以來我的夜總會當駐唱歌手,薪酬方麵我一定會讓你滿意!”

    何歆顏還沒有說話,張揚這邊已經搖頭道:“蘇姐,您這太複雜,人家小姑娘太單純,不合適!”

    蘇小紅狠狠瞪了張揚一眼,聽得出這廝壓根就沒瞧得起自己,偏偏他還欲蓋彌彰的解釋道:“我沒瞧不起您的意思,隻是覺著不合適!”

    安語晨輕聲道:“何小姐條件這麼好,為什麼不去歌壇發展,如果你願意,我可以介紹香港知名製作人給你認識,我們安家在歌美唱片也有股份。”

    何歆顏淡然笑道:“我對娛樂圈也沒有太多興趣,唱歌隻是愛好罷了!”

    安語晨真摯道:“放著這麼好的條件不去發展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何小姐,相信我,我是真心想幫你!”

    張揚的電話響了起來,他看了看號碼很陌生,還是拿起了電話,聽筒中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張揚嗎?”

    “是我!”

    “我是梁百川!周六你有沒有空,我想請你喝茶!”

    梁百川的大名在江城武林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請張揚喝茶,等於向張揚提出了挑戰。

    當初在黑山子鄉的時候張揚曾經和梁百川有過一麵之緣,當時他還和梁百川的徒弟嚴複生發生了一些衝突,梁百川留給他的印象頗有些宗師風範,感覺還是很通情達理的,他主動找上自己,證明今天圍攻自己的那些人和他有關,張揚心說這徒弟打不過我,師父也要上了,他當然不會示弱,笑眯眯道:“梁師傅啊,能得到您的邀請真是不勝榮幸,您說在哪兒吧!”

    “周六上午九點江城東郊梅花山暗香閣!”

    “好,我一定準時前往!”

    張揚放下電話,開始想今晚在一間魚館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一場預謀,他幾乎可以肯定百川武校的人一定是有所蓄謀,不過梁百川這種身份的武林人應該不會做這種宵小的行為,難道這件事和許嘉勇有關?

    他們在金樽夜總會玩到晚上十一點左右離去,張揚打車把安語晨送到了帝豪盛世,安德當晚也入住在這。

    原本張揚打算給何歆顏在這也安排一個房間的,可是何歆顏卻拉著他出去吃燒烤,小妮子的玩心挺大。

    何歆顏對江城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她豪爽的和張揚碰了碰酒瓶,一口氣把那瓶酒喝得見了底兒,張揚讚道:“就你這酒量算得上是女中豪傑了,一般男人看到你都得躲著走。

    何歆顏笑道:“你覺著我嫁不出去?”

    “那倒不是,你還是有幾分姿『色』的,真要是動了心思,也能勾引上兩個!”

    “呸!你就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何歆顏說著卻忍不住笑了起來。

    張揚夾了顆花生米放在嘴:“丫頭,考慮下,安語晨的建議不錯,我看你挺有才的,咱不能耽誤了!”

    “行!我考慮下!”何歆顏這次答應的倒是痛快,她不無羨慕道:“安語晨很厲害啊,我聽她叫你師父,她的武功都是你教的?要不你也教教我得了!我也拜你為師!”可何歆顏馬上又搖了搖頭道:“算了,我才不要做你徒弟!”

    張揚笑眯眯看著她:“那你想做我什麼?”這句話透著一股曖昧的味道。

    何歆顏看來有了幾分醉意,嫣然笑道:“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那啥……你不要一棍子把所有人都打死行嗎?”

    何歆顏喝了口酒道:“好舒服,離開東江,換換環境,感覺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張揚,我累了!”

    “我送你去酒店!”

    “別麻煩了,我去你家住!”

    “啥?”張大官人愣了,何歆顏是不是想舍生取義啊?

    何歆顏笑道:“能省則省,放心,我保證不會『騷』擾你!”

    “問題是我保證不了!”

    何歆顏歎了口氣道:“那也沒辦法,你那麼厲害,那麼能打,真要是想做什麼壞事,我這個弱女子也隻能聽天由命了!”

    張揚搖了搖頭,麻痹的,考驗我黨『性』原則的時候又到了。

    

Snap Time:2018-08-15 03:25:23  ExecTime:0.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