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四十六章咱們工人有力量(上)


    第一百四十六章【咱們工人有力量】(上)

    當一個鏡頭完成,導演喊停,然後王準大笑著向何歆顏豎起拇指道:“好棒!”

    一邊旁觀的張揚也豎起了雙手的拇指。

    那位影帝劉德政、第二男主角歐培國都讚賞何歆顏的身手,席若琳心中變得越發失衡了,明明自己才是主角,怎麼所有人都關注著一個近乎龍套的角『色』?望著何歆顏青春可人的俏臉,她心中的妒火不由得燃燒了起來。不過她畢竟是專業『性』演員,心中再惱火,臉上並沒有流『露』出太多的表示。

    張揚也好奇的看了看席若琳,這位香港影後他過去在電影中也看到過,不過看到真人感覺比電影上差多了,尤其是和何歆顏在一起搭戲的時候,何歆顏的青春美貌全方位勝出。

    何歆顏來到張揚身邊,張揚遞給她一瓶水,微笑道:“累不累啊?”

    何歆顏搖了搖頭,喝了兩口水方才道:“拍打戲很過癮,一點兒都不累!”

    武術指導走了過來,笑道:“何小姐的身手真是不錯,希望以後我們還可以多多合作!”他這番話可不是客套,條件這麼好,又這麼有靈氣的女演員的確不多見。

    何歆顏微笑著點了點頭,稍事休息了一下,拍攝繼續開始,這次要拍的是女殺手被擊倒斃命的場景,拍完這一幕,何歆顏的戲份就算結束,輕輕鬆鬆五千港幣到手,這可比她過去賣一年啤酒的收入都要高多了。

    張大官人靠在城牆上笑眯眯看著,想不到現在當演員賺錢這麼容易,聽說男女主角的片酬都在一百萬以上,單靠自己現在的這份工資,恐怕一輩子也賺不到這麼多。

    開拍之後,身穿白『色』古裝的女主角席若琳和身穿黑『色』衣服的女殺手何歆顏戰在了一處,按照拍攝計劃,兩人過招之後,席若琳會一腳踹在何歆顏的小腹上,然後何歆顏摔倒,席若琳衝上去一劍將何歆顏殺死,拍攝就宣告結束。

    開始進行的很順利,二女刀來劍往也算得上熱鬧,席若琳一劍挑去,何歆顏手中刀隨之飛了出去,然後席若琳一腳踹在了何歆顏的小腹上。何歆顏原本做好了準備,知道席若琳也不會真踢,這一腳挨上她之後,她順勢倒地就行了,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席若琳的這一腳用盡了全力,何歆顏全無防備,被踢得身軀向後仰倒,額頭重重撞在古城牆上。這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張揚是外行,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以為還是做戲,可現場工作人員都看出來了,今天這事兒有些不對頭,席若琳明顯是公報私仇,過去這樣的事情在片場見多了。

    席若琳揚起手中劍作勢要砍下去,王準大聲叫停。

    何歆顏的身子軟綿綿倒了下去,額角一縷殷紅的鮮血流了出來,張揚這才覺察到有些不對,慌忙衝了過去,抱起何歆顏,發現她被踢倒的時候,額頭不慎撞在了城牆上,不但頭被撞破了,而且人也暈了過去。張揚抱著何歆顏向城牆下走去,席若琳還做出無辜狀:“我隻是輕輕碰了她一下,誰想到她……嗨!到底不是專業演員,導演,我早就說過讓你盡量用專業演員……”

    張揚冷冷瞪了她一眼:“閉上你的臭嘴,這事兒要是你存心故意的,你給我等著!”

    席若琳怒道:“你好沒禮貌,我要投訴你!”,王準慌忙過來勸她住聲,內行人都看出來是席若琳的不對,她現在還這樣不依不饒就沒意思了,可是席若琳是大明星,沒有人敢公開指責她。

    王準吃過張揚的苦頭,知道這廝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何歆顏這女孩和他的關係十分親密,剛才吃了這麼大的虧,張揚不會就此算了。

    何歆顏傷得並不重,張揚把她抱下城牆後就清醒了過來,她咬了咬嘴唇道:“我沒事!”

    劇組的醫生給何歆顏清理了一下額頭的傷口,發現隻是擦破了點皮,應該沒什麼大礙,張揚也放下心來,他向何歆顏道:“走吧,我帶你回去休息!”

    何歆顏搖了搖頭道:“還沒拍完!”

    張揚笑道:“行了,有啥拍頭啊,都讓人打成這份兒了,真想被打成豬頭啊?”

    “你才豬頭呢!”何歆顏站起身道:“沒事,我可以把最後一場戲拍完!”她表現的頗為敬業。

    王準也跟過來探望何歆顏的情況,確信何歆顏沒事才鬆了口氣,他向張揚解釋道:“拍戲中這樣的意外常常發生,別說咱們了,就是專門拍功夫片的成龍大哥也常常弄得傷痕累累。何小姐啊,不好意思,回頭我送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再給你一千港幣的營養費。”

    何歆顏搖了搖頭道:“沒事兒,我真沒事兒,導演,戲還沒拍完呢,咱們接著拍!”為了證明自己沒事,何歆顏還在王準麵前做了兩個踢腿的動作。

    王準也被何歆顏的這股子倔強和敬業精神所感動,他向張揚看了看,這是在征求張揚的意見。

    張揚看到何歆顏如此堅持,也隻能由著她,他了解何歆顏的『性』情,這可是個不輕易吃虧的主兒,當小妮子拎著啤酒瓶把大奔開瓢兒的情景仍然曆曆在目,估計她是要報複。

    何歆顏堅持把這場戲拍完也是席若琳沒想到的,她剛才做了這件事,多少有些心虧,再加上一旁張揚虎視眈眈的看著她,那目光恨不能把她一口給吃了,張大官人的殺氣那可不是蓋得,嚇得席若琳翼翼然,在拍攝重新開始之後,連台詞都忘了,一連NG了好幾次,這一來最不專業的反而是她了。

    反觀何歆顏表現的相當敬業,她仍然按照預訂的計劃表演,一絲不苟。拍攝到席若琳踢她的時候,何歆顏也沒有任何報複的舉動,當然這次席若琳也不敢再像上次一樣下重手,何歆顏倒地之後,她衝上去一劍刺下。

    拍攝順利完成,所有人同時鼓起掌來。

    何歆顏從地上慢慢爬了起來,唇角『露』出一絲微笑,張揚來到她的身邊,關切道:“沒事吧?”何歆顏笑道:“會有什麼事,演戲嘛!”

    席若琳站在那,看到人家如此大度,她心反倒有些不好受了,其實她這種欺負新人的做法很常見,但是她的手段實在太粗劣了一些,讓周圍同行都有些看不起了。她做了一番努力方才主動來到何歆顏的麵前:“對不起啊,剛才我入戲太深了,所以沒把握住分寸!”

    何歆顏溫婉笑道:“沒事兒,拍戲常有的事情!”

    席若琳點了點頭,在女助理的陪同下是轉身向城牆下走去,何歆顏這麼算了,張揚可咽不下這口氣,右手微微一動,夾在手中的小石子無聲無息的飛了出去,張大官人認『穴』的功夫現在可謂是獨步天下,小石子準確無誤的撞擊在席若琳的膝彎處。

    席若琳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聲,然後身軀一歪,一屁股坐在了台階上,幸虧助理扶得及時,縱然這樣,腳踝也已經被崴到,痛得她花容失『色』,緊咬牙關,眼淚都掉下來了。

    張揚淡淡看了她一眼,帶著何歆顏從一旁走過,唇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本來他犯不著和一個女人計較,可是看到何歆顏被欺負,還是忍不住要出手幫她討回公道。

    沒有人知道席若琳跌倒的真正原因,張大官人做了壞事從不留名。

    為了穩妥起見,張揚還是帶何歆顏去人民醫院照了個CT,確信她沒有顱腦損傷才放下心來,隨著來到這個時代的時間越來越久,張大官人對西醫也漸漸轉變了看法,認為西洋醫學也有西洋醫學的長處,我國提倡的中西醫結合還是極為正確的,不過張揚對目前中醫的診療水平頗有微詞,想不到經過一千多年的發展,中醫非但沒有進步,反而退步的很厲害,大隋朝那會兒他獨步杏林,現在更是獨步杏林,高手啊!寂寞啊!張大神醫背負雙手,望著藍天之上的朵朵白雲默默感歎。

    何歆顏從後麵走來,在他手臂上推了一把:“喂!發什麼呆呢?走,我請你吃飯!”

    張揚笑道:“那多不好意思啊,我是地主,當然應該我請你!”

    何歆顏也不跟他客氣,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很宰你一頓!”

    兩人還沒走出醫院,張揚的電話就響了,電話是旅遊局長賈敬言打來的,原來南林寺工地鬧事了,紡織廠的工人聽說他們的廠房被賣給了安德,一千多口子人正聚集在南林寺工地抗議呢。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在他看來南林寺工地現在已經是安德的地盤,事情鬧得越大,他越樂得看熱鬧,張揚笑眯眯道:“賈局,您好像不該給我打電話啊,紡織廠工人鬧事,有公安局,有派出所,事兒鬧大了還有武警,幹我們旅遊局什麼事兒?”

    “張揚,你不是景區籌建指揮部的成員嗎?市讓我們去看看,幫忙勸解說服一下,我家有事兒,想來想去還是你最合適,去看看吧!”賈敬言好言好語的勸說著。

    張揚對賈敬言的為人已經有所了解,知道他是個凡事都往後躲的主兒,不求無功,但求無過,遇到這種麻煩事肯定是采取回避戰略了,他家有事才怪。不過張揚也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算賈敬言不讓他去,他也得去湊湊熱鬧。

    等到了地方才知道賈敬言並沒有誇張,紡織廠上上下下一千多口子人都來到了南林寺工地,把工地團團圍住了,這些工人也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舉動,就是要求區給個明確的說法,要求港方代表出來跟他們談判。

    張揚讓何歆顏呆在車,推開車門走了下去,文淵區區長錢長健和區公安局局長都已經趕到,正在南林寺工程指揮處的臨時辦公室內商量如何解決眼前的狀況。園林文物局局長邱常在也來了,作為南林寺景區的現場指揮,他的臉『色』很難看,低聲向錢長健抱怨著:“錢區長,南林寺景區是市的重點工程,現在搞成這個樣子,影響會很壞的!”

    錢長健皺了皺眉頭,他做人一向都很嚴肅認真,和區委書記範伯喜的圓滑開朗完全不同,他低聲道:“工人們隻是過來提意見,你難道想我把他們全都抓起來嗎?”

    這時候紡織廠黨委書記兼廠長張忠祥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來到錢長健麵前就連連道歉:“對不起錢區長,都是我的工作沒做好,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邱常在憤憤然道:“現在說什麼都沒用,趕快讓你們廠的工人離開,恢複正常的建設,否則影響了施工進度,你能夠擔得起這個責任嗎?這件事傳到港商那,會造成多麼惡劣的影響?”

    張忠祥對這個園林文物局的局長並不買賬,他歎了口氣道:“他們要是聽我的,根本就不會到這來鬧事,紡織廠要搬遷,我們的工人的命運麵臨著巨大的轉變,他們產生這種不滿的情緒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錢長健打斷了張忠祥的話:“什麼事情都可以談,不要用如此過激的手段,你去告訴他們,選出工人代表來,我願意跟他們現場談判!”

    張揚也走了進來,錢長健認得張揚,他習慣『性』的皺了皺眉頭:“小張,不是讓你們賈局長過來的嗎?”

    張揚笑道:“他有事兒,脫不開身,讓我來看看情況!”

    這句話讓錢長健聽起來有些不爽,心說你不過是個科級幹部,你過來看什麼情況?你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Snap Time:2018-04-26 17:40:28  ExecTime:0.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