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四十五章轉守為攻(下)


    第一百四十五章【轉守為攻】(下)

    顧佳彤仔仔細細看著張揚提供給她的這幅古城牆景區規劃圖,從城牆到護城河再到老街規劃,規劃圖做得很詳盡,對風景區未來的發展方向很明確。顧佳彤甚至重新審視了一下麵前嬉皮笑臉的張揚,她實在難以置信,這麼出『色』的規劃是張揚做出來的。

    張揚笑道:“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我隻是參與了一些意見,主要還是秦教授的功勞。”張揚這句話稍嫌謙虛了一點,其實這規劃圖很多的構思都是來自於他,畢竟他在大隋朝生活過,對那時的風土人情極為熟悉,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有生活經曆,隻有這樣才能做出如此優秀的規劃。

    顧佳彤忽然笑了起來,她從桌上的煙盒中抽出一支香煙,剛剛放在唇邊,卻看到張揚的眼神,又怯怯的把香煙放了下去,小聲道:“習慣了,不過我已經很少抽煙了。”

    張揚笑道:“不是不讓你抽煙,隻是關心你的身體!”

    溫暖滌『蕩』在顧佳彤的芳心之中,她柔聲道:“放心,我會戒掉!”她握住張揚的大手,甜甜笑道:“你和李副市長是不是事先商量好了,設下這個圈套讓方文南鑽進來?然後又想把我拖進來?”

    張揚笑道:“我們可沒有那麼複雜,也沒那麼陰險,方文南是自己想進來,三環路工程,他不想接,還會有別人進來,古城牆景區他並不看好,我們的確沒有為難他的成分在內。”

    顧佳彤道:“買一送一,你們這一招可真高明!”知道李長宇想讓自己介入這件事,顧佳彤馬上就明白,李長宇是想利用她父親的影響力,江城的政治鬥爭果然十分的複雜,李長宇和左援朝之間顯然並不是那麼合拍,拋開政治因素不言,顧佳彤仔細考慮過包括古城牆在內的全盤規劃方案,江城的前景還是讓人看好的。在主動放棄東江紡織百貨大樓的地塊之後,顧佳彤的心情一直不好,如果她堅持,那塊地鹿死誰手還未必可知,因為弟弟的緣故,她才做出了果斷的取舍,她不想讓外人看笑話。

    張揚道:“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向來都喜歡照顧自己人!”

    顧佳彤輕聲道:“三環路、古城牆景區、需要的資金量可不是小數目,我必須回東江好好籌劃這件事。”

    張揚微笑道:“那就是說你已經同意加入了?”

    顧佳彤風情萬種的看了他一眼道:“你什麼事情都想到了,由得我選擇嗎?”

    安德很快就領教到了張揚的厲害,他為爺爺修建的陵墓突然停工,負責修墓的工頭已經收到了市旅遊局給他的一張罰單,破壞清台山植被和環境,破壞山體結構,罰單的數目很驚人50000塊,罰單是江城市旅遊局和環保局共同下達的,包工頭苦著臉望著這張罰單,不是冤家不聚頭,被罰的包工頭是林成武,開罰單的是張揚,罰單上麵蓋著江城旅遊局和環保局的紅戳,張大官人還畫蛇添足的在上麵龍飛鳳舞的簽上了自己的大名。林成武本以為張揚去了江城,從此山高皇帝遠,這位閻王爺再也不會找自己的麻煩,再說,人家現在都是處長了,總不至於還跟自己這個小工頭過不去,可偏偏又犯在他手了,五萬塊,就算把安大胡子的墳全部修好,錢一分不少的拿到也不會賺這麼多。林成武拿著罰單心在滴血,雇主安德現在身在香港,這事兒應該找誰解決?

    張大官人根本沒有給林成武太多反應的時間,在林成武收到罰單後不久,史家三兄弟帶著小何村的二十多名壯漢就趕到了墳墓現場,這幫人來到之後,二話不說,揮舞棍棒,逢人就打,把林成武的工人痛揍一頓,然後把石人石馬砸了,原因很簡單,史家三兄弟二舅的三嬸的四大爺當年埋在這,他們為了修安大胡子的墳,把人家的墳給平了。

    史三柱狠狠在林成武肚子上踹了一腳:“麻痹的,你看著辦吧,你給土匪修墳,把我祖輩的墳頭給平了,現在屍骨無存,你打算給多少?”

    林成武隻差沒氣得吐血,這史家三兄弟不止一次威脅過他,因為當初他雇傭他們三個想謀害張揚,從此以後這三人就陰魂不散的纏上了他,每天花在他們身上的錢已經不少,他幫安大胡子修墳又幹他們什麼事?這當口兒他們又趕過來敲詐。林成武也實在沒轍了,他慘叫道:“我他媽沒錢,安家該我的工錢都沒給呢,你們找我幹嗎?有種找安家去!”

    史家三兄弟撂下一句狠話:“你他媽給我告訴安家,我給他七天時間,七天內不把我家的祖墳給修好,我把安大胡子這老土匪的墳頭給刨了!”

    安德身在香港,聽說這件事後也表現的極為惱火,這件事發生在春陽,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找春陽縣委書記秦清,安家投資清台山是造福春陽老百姓的事情,現在他爺爺的墳頭被人毀壞,修墳的工人被打,這件事春陽『政府』應該給個說法。

    秦清接到安德電話的時候,正站在青雲竹海前,望著因為修建墳墓而遭到大肆破壞的竹海,她的美眸中流『露』出痛惜和憤怒的神情。

    站在一旁的秦傳良和陳崇山更是憤怒,秦傳良望著那片被破壞後的竹海,大聲道:“這是開發嗎?簡直就是犯罪?不能因為他們投資清台山,就可以任意妄為,清台山是國家的,不是他們安家的!”

    陳崇山也很憤怒,他對清台山有著真摯的感情,看到自己生存的環境遭到如此的踐踏,他怎能不難過?他從未反對過開發清台山,可是如果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清台山的開發隻會演變成一場大規模的破壞,非但不能變的更美好,反而會失去過往的風姿。

    安德這個電話打得很不是時候,他充滿憤慨的說道:“秦書記,我們安家在春陽投資的初衷是幫助家鄉,造福百姓,可現在竟然遭到這種不公平的待遇,我要求嚴懲肇事者,給我們一個交代!”

    秦清的話很簡單也很明了:“安先生,中國是個法治社會,做任何事都有法可依,這件事我會公正處理,還有,你在清台山的開發上存在多處違規現象,我希望你盡快來春陽給我一個解釋!”說完秦清就掛上了電話。

    安德愣了,雖然隔著電話,他仍舊能夠感受到秦清強硬的語氣,聽得出美人兒書記現在很不爽,安德一向以春陽的恩人自居,春陽方麵一直都對他很客氣,秦清今天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安德愣了一會兒,方才憤怒的把電話扔在了一邊。

    他看到安語晨推著父親走了過來,臉上馬上又換上了一幅笑容:“爸,您來了!”

    安誌遠哆哆嗦嗦道:“春陽……出……出什麼事情了?”

    “沒事兒!”

    安誌遠搖了搖頭:“小妖,去……去準備機票……我要回去……”

    安語晨勸道:“爺爺,五叔都說沒事了,您最近身體不好,醫生不讓你出門!”

    安誌遠握著孫女的手道:“你去……你去……”

    王準帶著他的劇組應邀來到了江城,張揚作為旅遊局的代表,很熱情的接待了王準一行,他親自帶著王準去古城牆考察,在王準的印象中,張揚還從來對他沒有這樣禮遇過,頗有點受寵若驚。

    王準雖然來江城多次,可是從參觀過古城牆和老街,看完之後他感歎非常,真是沒有想到在江城居然有這麼一處地方,當即就拍板定案,影片城牆決鬥的場景就選定在這拍攝。

    張揚邀請王準過來不僅僅是想把古城牆設為外景基地,他想要通過王準的武俠片把古城牆和老街宣傳出去。他也趁機提出了一個小小的要求,讓王準幫忙給何歆顏在影片中安排一個角『色』。東江賽區的比賽之後,張揚始終對何歆顏抱著一份歉疚,他總認為是自己影響到了何歆顏,不然她肯定會是分賽區的冠軍得主,推薦她演電影也算是對她的一個小小的補償。

    王準答應的很痛快,讓張揚安排何歆顏前來試鏡,這次城牆打鬥的大戲之中有個女殺手的角『色』,到現在還沒有合適的人選,他可以安排何歆顏飾演這個角『色』。

    張揚一聽就樂了,何歆顏演女殺手還真是合適,當下就給何歆顏打了個傳呼,何歆顏聽說張揚為她安排試鏡的事情,本來是沒多少興趣的,可想想去江城能夠見到張揚,還是很愉快的答應了下來,無論成功與否,權當是一次旅遊也好。

    王準也沒有想到張揚推薦給自己的演員就是上次在江城海霸王遇到的漂亮女孩,上次因為他邀請何歆顏拍電影,還被張揚揶揄了一通,想不到這次他居然會主動推薦。

    何歆顏看到王準也是一愣,這不是上次遇到的那位三級片導演嗎?她狠狠瞪了張揚一眼道:“我才不拍那種片呢,張揚,你找罵是不是?”

    張揚笑了起來。

    王準也尷尬解釋道:“何小姐,你誤會了,我們拍得是正兒八經的武俠片,張處長過去是跟你開玩笑的!”

    何歆顏半信半疑的看了看王準,王準讓副導演把劇本交給何歆顏,何歆顏坐在那看了看,確信這部戲的確不是三級片,這才放下心來。

    王準把想要她飾演的角『色』告訴她,微笑道:“以何小姐的條件應該不用試戲了,明天我們正式開拍,你準時過來就行,你的台詞也不多,聽說你過去學過舞蹈,我們現場會有專門的武師對你進行指導,高難度的動作會有替身完成。”

    何歆顏提到了一個關鍵的問題:“片酬怎麼算啊?”

    王準笑道:“你的戲份不多,這樣吧,友情價,三千港幣!”

    三千港幣對何歆顏而言已經不少了,更何況根據劇本來看,她飾演的角『色』一天就能拍完所有的戲份,正準備答應的時候,張揚歎了口氣道:“我說你們香港人怎麼都這麼小氣,一口價,五千!”

    王準哈哈笑了起來,對他而言五千三千也沒多少分別,反正這次拍攝古城牆外景還需要人家旅遊局的大力協助,想起張揚無償提供的場地,王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權當是給人家的場地費。

    張揚看到他答應的這麼痛快,反倒有些後悔了,他笑眯眯道:“假如預定時間內拍不完,還是要加錢的!”

    王準笑道:“沒想到張處長還是做經紀人的一把好手,行!拖一天我多給何小姐五千港幣!”

    王準並沒有想到正式拍攝開始之後並不順利,起因並不在何歆顏,何歆顏的扮相沒有問題,演技沒有問題,她良好的舞蹈功底,練起功夫來也似模似樣,連武師也稱讚她的天份。

    出問題的是那位香港影後席若琳,拍她和女殺手的打鬥戲的時候,她感覺所有的風頭好像都被何歆顏搶走了,人家無論是長相身材,還是打鬥的動作全都把自己比了下去。

    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強的,而且一旦興起,就會一發不可收。

    

Snap Time:2018-07-22 09:23:30  ExecTime: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