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四十三章反擊從現在開始


    第一百四十三章【反擊從現在開始】

    在江城市常委會上,李長宇把當日追悼會的情景慢慢說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包括江城市委書記洪偉基在內的所有人,鼻子都有些發酸,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他們的內心才是評判一個幹部最公平的標準。

    李長宇聲音沉痛道:“這兩天我始終在反思這個問題,我們的幹部隊伍的確出了不少的問題,可這些問題,並不僅僅是他們個人的原因,而是我們的幹部製度本身就存在問題,讓一些人把精力投入到對官位的追逐上,甚至忽略了他們本身真正需要負有的責任。胡愛民同誌的事情給我們所有人都上了一課,無論在任何時候,我們都不要忘記,我們是人民的公仆,是人民賦予了我們權力,我們要利用手中的權力去為人民造福,而不是作威作福!”

    江城代市長左援朝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道:“李副市長說得很好,我們在看到問題本身的時候,也要看到導致這種問題產生的根本原因,愛民同誌的事情在我們的群體內並不少見,為了官位,而采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甚至忘記了一個黨員一個國家幹部的最基本準則,人都是有良知的,生死關頭,仍然可以看到我們黨員幹部的真正素質!”

    洪偉基把煙蒂摁滅在煙灰缸中,低聲道:“和平年代,我們的黨我們的幹部,所麵臨的考驗並不輕鬆,不要讓和平成為滋生安逸腐敗的溫床!”對胡愛民不追究不宣傳的決定是洪偉基做出的,他並不否認胡愛民的死是舍己救人的英雄行為,可胡愛民的問題也擺在那,胡愛民曾經向楊守義行賄,而楊守義卻牽涉到黎國正案,這件案子雖然暫時停滯不前,可洪偉基有種預感,早晚會有一天,還會舊事重提。作為江城市的第一把手,他不可以感情用事,他要看的長遠,不可以為日後的仕途留下隱患。

    李長宇之所以在常委會上提起這件事,是因為秦清和張揚都向他提出要公平對待胡愛民的問題,李長宇負責春陽的防汛指揮工作,在春陽了解到了不少的情況,胡愛民的事跡的確很感人,可看到洪偉基的態度,他就已經明白,想替胡愛民翻案很難。

    洪偉基果然不想在這件事上做過多的糾纏,他把話題轉到了江城的發展問題,代市長左援朝提出了修建三環路的計劃,然後把方案分發給每個常委進行討論。

    修建三環路早在許常德擔任市委書記的時候就已經提出,不過因為資金的問題始終拖延到如今,左援朝成為代市長之後,提出想要從根本上改變江城的麵貌,必須從改善市政基礎設施做起,修建三環路是他政策中的重要一環。

    洪偉基笑道:“還是老問題,資金!我們江城最缺少的就是資金!修路是好事,可資金問題如何解決?我們既要搞開發區,又要發展旅遊,還要修建三環路,哪有這麼多的錢?我看還是一步一步的來!”

    李長宇在這一點上倒是同意左援朝的看法,他低聲道:“這次的春汛表明,江城各個區縣的基礎設施很差,不但道路需要修建,溝渠江河都需要疏通,而且要馬上進行,不然我們在今夏可能會麵臨更嚴峻的情況。”

    洪偉基道:“江城想要發展,經濟是基礎,我們的招商辦肩上的擔子又重了!”

    李長宇又提出一個問題,這次的暴雨讓江城部分古城牆發生了坍塌,需要一筆資金進行緊急修繕。

    洪偉基笑道:“這件事應該沒有問題啊,安德不是在南林寺景區投資了兩個億,可以劃撥一部分款項去修建古城牆啊!”

    左援朝道:“洪書記,安德投資的那筆錢是修繕南林寺,重建佛光塔,興建美食購物廣場的,在我們所簽署的諒解備忘錄中並沒有包括古城牆的後續開發項目。”

    洪偉基皺了皺眉頭:“有什麼分別嘛!”

    左援朝笑道:“專款專用,尤其是外來的投資,我們如果不經別人的允許這樣做恐怕不好!”

    李長宇心中卻是悄然一動,他忽然發現安德的投資計劃中有一個極大地破綻和漏洞,安德在江城的投資,也許並非是看好江城的旅遊前景,他所看重的都是能夠在短期內獲得利益的項目,他想在最短的時間內收回投資。

    左援朝已經把皮球踢給了李長宇,他輕聲道:“旅遊是李副市長分管,這件事還是李副市長想想辦法吧!”

    張揚站在那片坍塌的古城牆前,幸好城牆坍塌的時候周圍沒有人在,並沒有發生嚴重的傷亡事故,這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萬幸,原本旅遊局是不負責這塊的,可秦傳良給他打了電話,對這位老嶽父張揚還是尊敬的,他第一時間來到了現場,看到秦傳良躑躅走在城牆的廢墟中,臉上的表情極其沉痛和惋惜,他早就提出了修繕和保護古城牆的建議,可直到現在,還沒有看到江城市『政府』有具體的實施方案,雖然最近市領導對發展旅遊前所未有的關注,可關注點大都放在發現佛祖舍利的南林寺中,這段古城牆仍然處於被忽略的位置。

    張揚前腳趕到,常務副市長李長宇後腳也來到了這,他走到張揚身邊和張揚並肩看著遠處的秦傳良,不禁歎息道:“老秦給我提過許多次維護古城牆的事情,可惜我一直沒有提起足夠的重視,所以才導致了現在的情況。”

    張揚也明白李長宇雖然是常務副市長,可在江城市比他官大的還有好幾個,他說話也不是一言九鼎,否則他們也不會在南林寺景區的鬥爭中落入下風,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政績被人家搶走。張揚是個不甘心失敗的人,李長宇也是,不過李長宇在這方麵比張揚表現的更有耐『性』,他並非是不想反擊,而是在選擇時機,一旦時機成熟,他必然會全力一擊,不給對手喘息之機。

    張揚道:“現在古城牆屬於南林寺景區開發的範圍,維修問題應該由市『政府』和安德聯合解決!”

    李長宇笑道:“安德是個商人,他投資就想著獲利,而且他急於在短期內獲利!”他望著前方倒塌的古城牆道:“市把古城牆的問題交給我解決,左市長把古城牆和南林寺風景區劃分的很開,他認為專款就應該專用!”

    張揚不屑道:“合著他們想把便宜都占了,遇到出力出錢的時候就躲到一邊了!”

    李長宇微笑道:“看事情要一分為二,什麼叫便宜?什麼叫吃虧?事情是辨證發展的,江城也是在不斷發展變化的,你身為旅遊局市場開發處處長是不是應該做些事情了?還有,你身兼江城招商辦副主任,從上任到現在都沒見你有什麼亮眼的成績。在這樣下去,就算我不免你,別人也要看不過去了!”

    張揚低聲道:“市很缺錢嗎?”

    李長宇抬頭看了看陰鬱的天空,輕聲道:“江城可能麵臨著有史以來發展最快的時代,興建開發區、發展旅遊業、修建三環路都需要大量的資金,對我們每個人而言都意味著前所未有的機遇和挑戰。張揚,不要把目光局限在南林寺,要把眼光放在整個江城,隻有站在更高的地方才能看到更遠的範圍!”

    張揚緩緩點了點頭,從李長宇的話中他領悟到了一種境界,一種目前他還無法達到的境界。他有些明白李長宇未來的規劃,李長宇從未改變在江城發展綠『色』經濟的策略。

    李長宇這段時間一直都在反思,他在尋找自己過去的不足,他在南林寺景區的開發上所抱有的希望太大,所以景區一旦出現問題,就讓左援朝有機可乘。在初次交鋒上,自己真正落敗的原因是目光過於狹窄和局限。想要立於不敗之地,就必須建立起大江城的規劃,從全局著眼於江城的發展。

    顧佳彤姐妹倆來到江城的時候,正逢江城的春汛結束,城區顯得很『亂』很髒,道路上還有不少的積水,泥濘不堪,顧佳彤一路開車過來,進入二環之後堵車整整一個鍾頭,心這個鬱悶啊,想不到江城比起東江的交通情況還要擁堵,她是抱著給張揚一個驚喜的想法過來的,所以也沒有提前打電話。眼看著時間已經一點多了,顧養養望著前麵躑躅行進的車流也不禁有些著急:“姐,你不給張哥打個電話,萬一他不在江城怎麼辦?”

    顧佳彤笑道:“不是跟他說過我們要五一過來,他不會走遠!”,其實顧佳彤原來說的是五一當天過來,今天才四月二十九,她比預期提前了兩天。

    顧養養拿著餅幹啃著,原本還指望著中午好好吃一頓呢。

    顧佳彤看到前麵的路堵沒有減輕的現象,隻好拿起手機給張揚打了個電話。

    張揚這兩天都在古城牆調查城牆的損毀情況呢,事情跟他預計的差不多,安德聽說古城牆的事情推了個一幹二淨,他是打造南林寺景區,和『政府』的諒解備忘錄中簽的是修繕南林寺,可不包括古城牆。安德這樣說非但沒有讓張揚感到鬱悶,反而讓這廝高興起來,這兩天他和李長宇已經構畫出打造江城大景區的計劃,南林寺雖然炒得熱鬧,可一個和尚廟終歸也成不了多大的氣候,按照秦傳良最初的構想,打造的南林寺景區是以這座古為中心,另外一個中心就是古城牆,可安德主動放棄了古城牆的修葺,也就等於把另外一個旅遊開發點拱手讓人,由此可以看出安德投資旅遊,更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換取江城市『政府』的支持,獲得開發區和紡織廠的地塊。他宣稱的兩億投資,包括的範圍太廣,充分表現出一個商人的狡黠和智慧,功利心實在太重。

    聽說顧佳彤已經到了二環路,張揚喜出望外,從顧佳彤的描述中他得知,現在顧佳彤距離他所在的地方並不遠,當下一邊打著電話,一路小跑找了過去,來到顧佳彤的車前,發現二環路上仍然堵得水泄不通。

    顧養養看到張揚穿著一身牛仔出現在大街上,慌忙落下車窗向他揮手。

    張揚樂湊了過來,示意顧佳彤從護欄的缺口處開了過來,直接把車駛上了人行道,反正這車一時半會兒也走不動,幹脆停下來先去吃飯。

    顧佳彤忍不住抱怨道:“你們江城的城區交通太差了,我和養養在這兒堵了一個小時了。”

    顧養養叫苦道:“我都快餓死了!”

    張揚笑道:“誰讓你們突然就來了,也不提前打個電話,我要知道你們過來就在雅雲湖那邊訂飯店了。”

    顧佳彤道:“用不了那麼麻煩,隨便吃點!”

    張揚指了指前麵,帶著兩人從小巷口中走了過去,古城牆邊上有一家古城公雞館,以做老公雞聞名,張揚這兩天在城牆周圍考察,基本上都在這吃飯,老板看到張揚過來,把剛燉好的一隻老公雞給他們先上來,張揚又點了幾道江城地方菜,要了幾瓶啤酒。

    顧佳彤笑道:“我倒忘了,車還專門給你帶了兩箱茅台呢,順我爸的!”

    張揚笑道:“這習慣可不好,讓顧書記知道,我偷他酒喝,恐怕明天就得把我這個科級幹部給擼了。”

    顧養養格格笑了起來,因為天氣炎熱,她也破天荒倒了杯啤酒,姐妹倆都餓了,也不跟張揚客氣,拿起筷子就吃了起來。把肚子墊了個半飽,顧佳彤也有了說話的力氣:“你不在旅遊局上班到這兒幹什麼?”

    張揚道:“我在旅遊局幹啥的知道不?”

    “市場開發科科長!”顧養養搶先答道。

    張揚皺了皺眉頭:“我說養養,那叫市場開發處!”

    顧佳彤忍不住笑道:“市場開發處又怎麼了?還是科級幹部啊,總不能因為叫開發處,你就成了處級幹部?虛榮!”

    張大官人不但虛榮,而且不是一般的虛榮,這處長聽起來就是比科長爽!

    顧佳彤道:“那……張處長,現在你可以告訴我在這兒幹什麼了吧?”

    張揚指了指窗外不遠處破破爛爛的古城牆:“前兩天江城遭受連天暴雨襲擊,古城牆有一段發生坍塌,市把這件事交給了我們旅遊局,我正在考察城牆周圍的情況。”

    顧佳彤雖然不在體製中,可是對官場中各部門的職能還是清楚的,這件事應該屬於文物局,怎麼輪到了旅遊局的頭上?她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張揚道:“現在園林文物局主抓南林寺景區建設工作,這邊的事情人家顧不了,我閑著也是閑著,所以讓我來看看,順便找找投資,看看有人願意幫忙修這段古城牆不!”

    顧佳彤道:“你管的還真寬!”

    “那是,雖然徒有虛名,我怎麼也兼著江城招商辦副主任,顧董事長,您有興趣在江城投資不?”

    顧佳彤瞪了他一眼道:“我們姐妹倆可是來旅遊的,生意上的事情咱們免談!”說實話顧佳彤最近心情的確有些鬱悶,東江紡織百貨大樓的競拍受挫,她暫時不想提生意上的事情。

    張揚對此也深表理解,吃飯的時候接到了方文南的電話,他正猶豫著是不是要把顧佳彤來江城的事情告訴他,顧佳彤聽出是方文南,笑道:“告訴方總我來了!”

    方文南得知顧佳彤到了江城,也表現得相當熱情,他馬上就提出晚上設宴為顧佳彤接風洗塵。雖然在東江的合作以失敗收場,方文南還是表現出應有的風度。

    顧佳彤從張揚的手中接過電話,婉言謝絕了他的好意。

    可掛上電話沒多久,就看到方文南驅車來到了他們所在的飯店。

    張揚笑道:“方總啊方總,您是幹諜報工作的天才,我也沒告訴你在哪兒,你怎麼能找過來?”

    方文南笑著解釋道:“我知道你這兩天都在古城牆這兒,看到你的車停在飯店前,就找過來了。

    張揚知道方文南急著過來一定有事,讓老板給他添了套餐具。

    顧養養吃飽了,起身去看古城牆了。

    方文南道:“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瞞你們,張處長,我找你是想你安排我和李市長見見麵!”

    張揚很爽快的點了點頭道:“這事好辦,我跟他約好時間告訴你!”

    方文南看了看顧佳彤笑道:“顧小姐怎麼沒開車來?”

    顧佳彤這才把剛才路堵的事情說了。

    方文南歎道:“現在江城的城區交通已經無法適應城市的發展,堵車現象幾乎每天都會發生。這麼大的城市早就應該修建三環路了……”他停頓了一下向張揚道:“我聽說市已經計劃修建三環路,找李市長就是為了這件事。”

    張揚這才明白方文南在東江投資受挫之後,馬上把目光投向了江城,他看中了三環路的工程,這件事張揚也聽李長宇提過,好像市有意把這件工作交給李長宇,不過以李長宇現在的地位應該無法拍板定案,決定權都在洪偉基手。張揚對方文南十分了解,知道這個人從不打無把握之戰,他既然找李長宇一定是聽到了什麼風聲。

    方文南的確已經聽到了一些風聲,這風聲很可靠,蘇小紅從市委書記洪偉基那知道,市已經初步定下修建三環路的決議,根據洪偉基的意向,這三環路具體工程會交給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負責,這件事在一般人看來或許有些奇怪,畢竟嚷嚷修建三環路最響亮的是代市長左援朝,可仔細想想這件事又很合情合理。洪書記這麼做是在找平衡,均衡代市長和常務副市長之間的權力,左援朝的風頭太勁顯然不是什麼好事。

    方文南也明白現在並不適合打擾人家,說了幾句,就告辭離去,走的時候搶先把飯錢給結了,又提出安排顧佳彤晚上去帝豪盛世住下,顧佳彤看到盛情難卻隻能點頭答應下來。

    張揚和顧佳彤走出門外,來到古城牆下,卻發現顧養養已經登上了城牆,顧佳彤擔心上麵有危險,慌忙和張揚一起沿著台階走了上去。雖然顧佳彤剛剛說過生意上的事情免談,可是聽到江城要修建三環路的事情還是動了心思,她輕聲道:“江城真的要修三環路?”

    張揚點了點頭道:“應該定下來了,剛才的交通情況你也看到了,再不修建三環路,這個城市已經容納不下這麼多的車流了!”

    顧佳彤微笑道:“這倒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兩人走上布滿青苔的城牆,顧養養站在遠處的垛口,遙望著正南方流淌的護城河,河水雖然有些渾濁,可是河邊垂柳如絲隨風起伏的情景也頗為醉人。再往南方望去,遠處還有一麵小湖。湖麵波光粼粼,時而有幾隻白鷺飛過。沿著護城河往西,是一條老街,老街兩側建有不少的古建築,這些建築很多都是明清遺留下來的,雖然破損嚴重,不過大體上還是保持了昔日的風貌。

    顧養養由衷讚道:“這好美啊,站在這就好像回到了古代一樣!”

    張揚哈哈笑道:“古代沒什麼好玩,還是現在自由得多!”

    顧佳彤笑道:“聽你說話的口氣跟過來人似的!”

    張揚心中暗道,我自然是過來人,我是從大隋朝那會兒過來的人,不過這種話他不可能對顧佳彤說,也不可能告訴任何人。

    顧佳彤站在城牆上看了看,對古城牆一帶的風光頗為欣賞。

    張揚道:“假如我們把古城牆修起來,護城河重新開挖,再把那條古街修整,這古城牆風光帶就初具規模了。”

    聽話聽音,顧佳彤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這廝還是不死心,想說服她投資江城旅遊。顧佳彤雖然沒什麼表示,可顧養養卻對張揚的這個規劃頗為讚賞,她拍手道:“好啊,再在這護城河上弄些畫舫,找人穿上古裝表演,那條古街全都按照古代的規製安排,一定能夠吸引好多的遊客!”

    顧佳彤咬著紅唇笑眯眯看著他們兩個,卻仍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

    張揚把方文南想和李長宇見麵的消息告訴了他,李長宇對此有些詫異,他即將負責三環路工程的事情,隻有洪偉基單獨跟他提過,就連其他常委也不知道,這方文南一定是聽到了什麼風聲,居然會通過張揚找到了自己的頭上。這消息既然不是自己透『露』出去的,就隻有洪偉基了。李長宇在得知洪偉基要讓自己負責三環路工程的時候,就知道洪偉基在試圖平衡自己和左援朝之間的權力,左援朝近期的風頭太盛,所以洪偉基想要用自己來製衡他。如果方文南的消息真的是洪偉基單方麵透『露』的,證明洪偉基在這件事上的態度還是推卸責任,李長宇對這位老同學老道的政治手腕並不佩服,這樣的人或許可以做到四平八穩,但是永遠無法做出一番真正的大事。

    李長宇考慮了一下,才把自己確定負責三環路工程的事情告訴了張揚,張大官人的領悟力也比過去提升了許多,他馬上就明白,方文南想和李長宇套近乎的真正目的在於此。張揚又想到,李長宇負責三環路工程是個契機,利用這件事不但可以把三環路修起來,而且可以將古城牆景區的建設落實。安德既然能夠利用南林寺景區建設,從市要得紡織廠地皮,還從開發區得到了大量的用地,自己就可以利用同樣的方法,做得更加漂亮,他把自己的初步想法跟李長宇說了。

    李長宇對此並沒有表現任何的意見,隻是嘿嘿笑了一聲:“如果顧小姐願意投資就好了!”

    掛上電話之後,張揚想了好一會兒方才領悟,李長宇最後的這句話絕對是有感而發,讓顧佳彤介入三環路工程,並非是看中她的資金,而是看中了她的影響力。李長宇已經提前預見到,三環路工程的招標過程不會一帆風順,代市長左援朝一定會製造種種障礙,如果顧佳彤介入,左援朝必然投鼠忌器,這次的事情勢必會順利的多。多日以來壓在張揚心頭的鬱悶忽然一掃而光,他明白,反擊的時候到了。

    晚上,張揚帶著顧佳彤姐妹在雅雲湖吃了頓漁家飯,入住帝豪盛世的時候已經是十點多了。雖然張大官人很想一親顧大小姐的芳澤,可礙於顧養養這個超級電燈泡在身邊,也不敢擅越雷池一步。

    顧養養當晚的精神格外的好,沐浴之後,又叫上姐姐和張揚一起打起了撲克,顧佳彤原本也打算在妹妹睡著之後溜到隔壁張揚房間內的,可沒想到這小妮子毫無困意,一雙美眸幽幽的看著張揚,其中充滿了無奈。張揚笑道:“養養,最近你身體怎麼樣?”

    “很好啊,走路也跟正常人沒什麼分別!”

    “我幫你把把脈!”張大官人裝出關切的樣子。

    顧養養哪知道這廝存了什麼心思,把手伸了過去,張揚按在她脈門上裝模作樣的給她把了把脈,皺了皺眉頭道:“你體內氣息不暢,轉過身去,我幫你治一治!”

    顧養養聽話的轉了過去,張揚唇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隨手就點了她的昏睡『穴』,顧養養隻覺著一股倦意向她襲來,打了個哈欠,居然就臥倒在了床上。

    顧佳彤看到妹妹突然倒了被嚇了一跳,看到張揚臉上得意的笑容,方才明白一定是這廝在養養的身上做了手腳。

    張揚指了指隔壁的房間,他率先離去。

    顧佳彤紅著俏臉,為妹妹蓋好被子,確信她已經安睡,這才躡手躡腳的離開了房間。

    來到張揚的房間內,卻發現這廝沒有開燈,張揚有力的手臂將顧佳彤一把拉了進來,將她壓在牆上。

    顧佳彤並不答話,隻是後仰著頭,閉緊雙眼,兩手攥起拳頭使勁捶打張揚健碩的胸膛,嘴喃喃道:“壞蛋……我不要……不要……”

    張揚撫『摸』著她的秀發,撫『摸』著她絲緞般軟滑的肌膚。

    顧佳彤偎依在張揚的懷抱中,柔聲道:“好想這樣擁著你,就這樣睡去!”

    張揚笑道:“沒事兒,養養肯定一覺睡到天亮!”

    “你好壞,居然用這樣的手段對待養養!”

    張揚閉上雙目,舒服的仿佛就要睡去。

    顧佳彤枕著他的手臂在他懷中躺下,柔聲道:“張揚,我好想永遠躺在你的懷!”

    張揚緊緊擁住他的嬌軀:“會的,一定會的!”

    

Snap Time:2018-06-24 22:54:56  ExecTime:0.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