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四十章起舞弄清影


    第一百四十章【起舞弄清影】

    安德笑道:“顧先生,生意人分很多種,最常見的一種生意人,就是隻想自己發財,生怕別人介入自己的生意,從中分走一杯羹,還有一種生意人,他看得長遠,想把生意做大,生意做得越大,分得的利益就越多,當然,這必須建立在擁有一個合適的生意夥伴的前提下,江城這塊蛋糕很大,現在所有人都看到了旅遊開發這塊蛋糕,我的確有能力自己吃下去,可江城以後還有開發區建設,還有新機場建設,我吃下了這塊蛋糕就沒有能力去吃下麵的牛排和火雞。”

    顧明健聽懂了安德的意思,他不禁『露』出一絲笑容,安德是在邀請自己合作。

    安德端起酒杯道:“顧先生,咱們麵前是滿滿一桌的美味佳肴,想不想跟我合作,把這些菜一道一道的消滅掉?”

    顧明健輕聲道:“也許我幫不上什麼忙!”

    安德微笑道:“我喜歡坦誠的人,合作必須建立在坦誠的基礎上,我實話實說,跟你合作並非看重你的經濟實力,而是你的社會關係,我們各有所長,取長補短,方才能夠在商場上無往不利!”

    顧明健端起酒杯,輕輕和他碰了碰:“看來以後,我要經常過來江城了!”

    無論張揚對安德的看法怎樣,有一點他也無法否認,安德在生意場上的確是一位出類拔萃的人物,南林寺景區工程啟動的同時,清台山風景區的開發建設也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安德並沒有因為景區的建設而忽略對旅遊資源的宣傳,圍繞清台山的旅遊小姐選拔大賽在整個平海範圍內展開,這次的旅遊小姐選拔大賽意在尋找清台山的代言人,因為安德注資南林寺景區開發,又把代言的範疇擴大,這次的冠軍將會是整個江城旅遊形象的代言人。這次的選拔大賽由安德出資,江城電視台、東江電視台、平海電視台三家聯辦,省內的事情都是由顧明健出麵搞定的,大賽冠軍獎金10萬元,這在江城,乃至在平海都是極具誘『惑』力的,參加報名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五萬,其火爆程度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無論這次大賽的最終結果如何,有一點能夠確認,安德通過這次選拔賽已經將清台山和南林寺的名頭在平海省內散播了出去。

    南林寺景區工程啟動之後,張揚意識到自己開始被邊緣化,左援朝給予園林文物局很大的權力,邱常在是景區工程的現場總指揮,安德在投資財務方麵專門委派了一位總監,遇到事情也是和邱常在商量,對於張揚基本采取無視的態度,張揚看到這幅情況,甚至都懶得去景區工地了。

    市也不是沒給他們分派工作,這次的旅遊小姐大賽,市就交給他們旅遊局負責,眼看東江賽區的決賽就要舉行,江城旅遊局方麵也派出了一支團隊,領隊是副局長高興貴,張揚是副領隊,加上旅遊局各科室的六名工作人員,一起前往東江參加大賽的組織監督工作,高興貴還是這次分區決賽的評委之一。

    張揚原不想參與這種無聊的事情,可李長宇之前找他談過話,讓他好好工作,不要把不滿的情緒帶到工作中,這次的東江之行權當是出門散心,旅遊小姐大賽也是宣傳江城的機會,身為旅遊局市場開發處處長,他有責任做好這件事。

    張揚是個喜歡獨來獨往的人,他並沒有和旅遊局其他同事一起乘坐依維柯前往,而是自己開著那輛豐田車,提前一天抵達了東江。

    這段時間對張揚來說是從大喜到大悲的過程,是一個極為不得誌的時期,初到江城旅遊局,他信心百倍豪情萬丈,在秦傳良的幫助下,製定出了圍繞南林寺打造旅遊景區的宏偉藍圖,又在機緣巧合的情況下發現了佛祖舍利,就在他即將在功勞簿上書寫下濃墨重彩的一筆的時候,佛祖舍利的失竊讓所有的一切發生了變化,讓他和李長宇的努力幾乎白費。代市長左援朝和安德聯手掠走了他們的勞動果實,南林寺風景區也成了左援朝的政績。張揚甚至開始懷念在春陽駐京辦的時候,那時候他雖然隻是一個副科級幹部,雖然手下隻有那麼寥寥幾個人,可畢竟大權在握,現在卻要錢沒錢要權沒權。張大官人絕不甘心就這樣一直鬱悶下去,他努力尋找著改變的機會,他要改變現狀,他要拿回本屬於自己的東西。

    來到東江之後,張揚先去了瑤琳校區探望妹妹趙靜,來到趙靜宿舍的時候,卻發現顧養養也在那,幾個女孩兒正一邊磕著瓜子,一邊聊著最近的新聞,這新聞還恰恰和張揚有些關係,就是選拔江城旅遊小姐的事情。

    趙靜沒想到張揚會突然來到東江,驚喜萬分的站起身來:“小哥,你怎麼來了?也不打個招呼?”

    張揚笑了笑,把給她帶的一兜零食放在桌上。向顧養養道:“養養,你來玩啊!”

    顧養養甜甜一笑點了點頭。

    趙靜笑道:“現在養養已經成了我們宿舍的編外人員了,經常過來體驗集體生活!”

    顧養養微笑道:“我一個人呆在家無聊,所以就過來跟著體驗體驗大學生活!”

    張揚點了點頭:“我看你的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有沒有上大學的打算啊!”

    “還沒考慮好,我爸爸不想讓我走遠,想讓我留在東江上學,可是我想出去轉一轉!”

    張揚笑了起來,他想起第一次見到顧養養的時候,小妮子就因為被家人看得太緊,所以一個人跑到江邊尋找自由去了,她癱瘓了這麼多年,現在好不容易恢複了健康,肯定想把過去失去的時間補回來,要好好看一看這個世界,有這樣的想法也再自然不過。

    張揚問了問趙靜的身體情況,看到她情緒和身體都很正常,確信趙靜已經從那件事的陰影中走出來了,因為在東江還要呆幾天,所以張揚並沒有留下吃飯,逗留了一會兒就告辭離去。

    顧養養看到他開車過來,提出搭他的順風車回家。

    張揚送顧養養回去的路上,顧養養問起江城發現平海舍利的事情,由此可見這件事在平海的關注度很高,在這件事上,張揚有著絕對的發言權,因為地宮就是他第一個發現的。

    顧養養聽得雙目生光,輕聲道:“前兩天我二哥過去的時候,我就想跟著去看看,可惜他不帶我去,等五一,我和姐姐一起過去,對了,這次我一定要爬上青雲峰!”小妮子上次去清台山就默默下定決心,一定要依靠自己爬上青雲峰頂。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道:“好啊,沒問題,五一,我在江城恭候你們姐妹倆大駕光臨!”

    來到省委大院,顧養養跟門衛說了之後,張揚的豐田車才予以放行,來到寧靜路9號,看到顧佳彤的奔馳車停在大門外,原來她今天也在家中。

    顧佳彤看到張揚送妹妹回來,這才知道張揚來江城先去了瑤琳大學城,美眸之中多了幾分嗔怪的含義,趁著顧養養進去去煮咖啡的時候,張揚低聲解釋道:“我怕你業務忙,想晚上再跟你聯係!”

    顧佳彤不無嗔怪道:“你隻有晚上才能夠想起我嗎?”話一說出口,才意識到其中充滿了曖昧的含義,俏臉不由得有些發熱,躲開張揚灼熱的目光,起身打開了客廳的電視,輕聲道:“我聽明健說他最近在和安德合作,搞南林寺景區開發,你們有沒有談過?”

    張揚搖了搖頭,顧明健和安德的聯手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他和顧明健也因為這件事越走越遠,彼此間已經有了很深的隔閡,雖然他對顧明健並沒有任何的抵觸,可他能夠感覺到顧明健在防備著他,在排斥他。這種事情他不想讓顧佳彤知道,畢竟顧明健是她的弟弟,他不想顧佳彤夾在中間難做。

    顧佳彤道:“明健最近的變化很大,過去他對生意沒有任何的興趣,現在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我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應該擔心。”

    張揚淡然道:“懂得上進總是好的!”

    顧養養端著煮好的咖啡走了過來,遞給他們每人一杯,在張揚的身邊坐下道:“張哥,你還沒說完呢,這次的旅遊小姐大賽在哪兒舉辦啊?”

    “省電視台1號演播廳,後天晚上是東江賽區決賽,你想看,我到時候把嘉賓席給你留出來!”

    顧佳彤笑道:“你們江城旅遊局倒是能折騰,選美這一招都能想出來,這主意該不會是你想出來的吧?”

    張揚搖了搖頭道:“跟我沒關係啊,這是安德的主意,他想借著選拔旅遊小姐,把清台山和南林寺宣傳一下,現在看來已經起到了不錯的效果,至少省內的女孩子們都知道清台山的名字了!”

    顧佳彤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道:“安德在經營策略上的確很有一套,這就是商業包裝!過去我以為清台山的發展需要好多年,現在看來,可能要比我預計的提前不少。”

    張揚道:“明健也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才選擇和安德合作,聽說這次平海電視台、東江電視台,省委宣傳部都是他出麵聯係的。”

    顧佳彤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他要真能好好做事,也讓我們省心不少!”她看了看時間道:“我得走了,中午還約了客戶吃飯!”

    張揚也起身告辭。

    顧佳彤和張揚開著車一前一後離開了省委大院,顧佳彤從後視鏡中看到張揚始終跟著自己,不禁笑了起來,她拿起電話撥通了張揚的號碼:“喂!你不去做正事,跟著我幹嗎?”

    “我還沒吃飯呢,你真打算就把我一個人扔下啊!”

    顧佳彤格格笑了起來:“追上我再說!”她掛上電話,猛然踩下了油門,奔馳車絕塵而去。

    張大官人的車技原本就無法和顧佳彤相比,再加上他開得這輛車論到『性』能比人家差十萬八千,他對省城的道路也不熟,跟在後麵隻有吃灰的份兒。

    好在顧佳彤並不是真的想把他甩掉,看到拉遠了距離,就悄然放慢了車速,帶著張揚來到了東江西郊的一間日式料理,這兒名為居酒屋,酒店的老板娘美鶴子是顧佳彤的朋友,因為她丈夫井上靖在平海經商,所以她也跟了過來,平日實在無聊,於是在平海開了這間日式料理,酒店從選址到經營顧佳彤都給了她很大的幫助。她開這間料理店也隻是為了派遣寂寞,並沒指望掙錢,生意平日也清淡得很,隻能勉強維持,不過她的日式料理很正宗。

    居酒屋的裝修風格也是典型的日式,圍繞房屋周圍種植著近百棵櫻花,時值清明,櫻花盛開,微風吹拂,花瓣帶著花香飄『蕩』在空中,讓人感到一種異國的浪漫。

    美鶴子並不會講中文,身穿白底藍花的和服向顧佳彤迎了上來,兩人雙手相握,微笑攀談著,因為說的是日語,張揚是一句也聽不懂,學著美鶴子的樣子跟她鞠了個躬,一名穿著粉『色』和服的日本女侍應引領著他們走入居酒屋。

    在門前除下鞋子,拉開房門,麵的裝修風格也是典型的日式,靠牆的刀架上還擺放著兩把日本武士刀。顧佳彤笑道:“你先坐著,我跟美鶴子說兩句話!”

    張揚盤膝在榻榻米上坐下,那日本女侍應給他倒好茶,禮貌鞠躬之後退了出去,在大隋朝那會兒,張大官人就接觸過幾個東瀛人,不過那時候他們都是遠渡重洋過來學習醫術的,後來看了曆史,張大官人才知道,過去在他眼中落後的東瀛,後來的小日本,在這一千多年發展的很快,而且五六十年前還欺負到了咱們中國人的頭上,他對日本人是沒什麼好印象的。

    顧佳彤出去了十幾分鍾都沒見歸來,張揚百無聊賴之中,抓起武士刀,緩緩將刀刃抽出鯊魚皮刀鞘,一股『逼』人的寒氣明麵『逼』來,刀光刺眼奪目,這武士刀居然不是普通的裝飾用品,張揚把刀刃抽出,在虛空中劈砍了幾下,風聲颯然,無論用材還是手工都是一流。

    移門終於拉開,卻見顧佳彤身穿紅『色』和服,婷婷嫋嫋走了進來,頭上也梳理起了日式發髻,秀眉彎如新月,明眸宛如春水般『蕩』漾,白嫩細膩的肌膚在火紅『色』和服的映襯下更顯得嬌豔如雪。

    張揚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此時的眼神頗有點大灰狼看到了小綿羊。

    顧佳彤嫣然一笑,身後女侍應把生魚片、壽司、清酒逐一擺在矮桌之上。

    張揚還刀入鞘,等到那女侍應離開房間,掩好房門之後,方才低聲道:“寶刀美人,美酒佳肴,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顧佳彤咬住豐澤的紅唇,『露』出一抹動人的笑靨,她拿起清酒將麵前的兩個酒杯滿上,柔聲道:“在這吃飯清淨,沒有外人打擾,我們可以開懷暢飲!”

    張揚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後將酒杯湊到顧佳彤的唇邊,『逼』著她喝了自己的半杯殘酒,微笑道:“為什麼會想起裝扮成日本女人的樣子?”

    顧佳彤笑道:“這和服是美鶴子剛剛送給我的,女為悅己者容,我當然要穿給你看,隻穿給你看……”她的聲音突然小了下去。

    張揚心中一『蕩』,大手探入和服之中,握住顧佳彤胸前溫軟豐盈的一對。

    顧佳彤紅著臉啐道:“你還讓不讓人吃飯?”

    張揚用舌尖輕輕『舔』弄著她的耳垂:“佳彤姐,我忽然很想……那啥……”

    顧佳彤被他挑逗的芳心一陣『亂』顫,伸手擋住他的胸膛道:“早知你這麼多邪念,我就不該帶你到這來……”嬌軀卻已經被這廝壓倒在榻榻米上。

    張揚輕撫她的俏臉道:“我忽然發現,榻榻米真是一個好東西……”

    旅遊局前來東江選擇入住的是省電視台招待所,張揚當晚七點左右才過去和同事們會合,副局長高興貴帶著一幫人在招待所餐廳正在吃飯,看到張揚,朱曉雲跳了起來:“頭兒,您怎麼才來啊,高局太摳了,你看看這晚餐清湯寡水的,都把我們給餓瘦了!”

    張揚看了看桌上,也就是六菜一湯,算上高興貴在內,一共七個人,平均每個人連一道菜都劃不上,這招待規格的確是寒磣了一點。

    高興貴笑道:“不是我摳門,咱們局財務緊張你們都是知道的,江城消費貴,必須要省著點花!”他和張揚一直都有矛盾,看到張揚過來,起身道:“我還得去電視台去看看準備的情況,你們接著吃!”

    望著高興貴的背影,朱曉雲老大不樂意的撅起了嘴巴:“接著吃,哪有菜啊,早知道是這種苦差事,八抬大轎拉我我都不來!”

    其他的幾個也都是年輕人,對高興貴的摳門都表現出極大地不滿。

    張揚笑道:“這樣吧,對麵有個海鮮自助餐廳,我自己掏錢請你們去吃!”

    一群人聽到張揚這樣說頓時歡呼雀躍,朱曉雲主動挽住張揚的手臂道:“還是我們頭兒大方,你就是我們的大救星啊!”

    中午的日式料理雖然不錯,可張大官人經過榻榻米的激烈活動,此時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也想好好吃一頓,帶著大家走出了招待所,朱曉雲和他走在最後,小聲向張揚抱怨著,高興貴這一路上把每筆錢都算到了骨頭縫,他們的中午飯就是兩個油餅一瓶礦泉水對付的,張揚聽得忍不住笑,想不到,高興貴倒是蠻能為公家節約。朱曉雲卻小聲嘟囔著,說高興貴舍大家,顧小家,這會兒說不定到哪兒瀟灑快活去了。

    招待所位於省電視台的內部,今晚有不少參加旅遊小姐選拔賽的選手過來適應場地,不時可以遇到漂亮女孩兒,連朱曉雲都不由自主的欣賞了起來。

    張揚晚上還要去顧佳彤的別墅,所以想盡快把這邊的事情安排好了,忍不住催促好奇心爆棚的朱曉雲快走。就在這時候,忽然聽到一個銀鈴般的聲音道:“張揚!真是你啊!”

    張揚順著聲音望去,卻見一位身穿紅『色』T恤,藍『色』牛仔褲,頭戴紅『色』棒球帽的女孩子笑盈盈站在路的對麵看著自己。那女孩身邊還有三位美麗的女孩,全都是百挑一的美女,可在她的映襯下,全都顯得失去了顏『色』,美女果然都是比出來的。

    張揚皺著眉頭,好不容易才從這女孩的輪廓上認出了她,這女孩竟然是何歆顏,過去他每次見到何歆顏的時候,她都是濃妝豔抹,今晚居然是素顏,也難怪張揚沒能一眼把她認出來。何歆顏從馬路對過走了過來,她有種天然而不事雕琢的美,眉『毛』未曾修理過,缺少了幾分柔美卻透出女孩少見的英氣,一雙明眸清澈見底,宛如山野間的清泉,其中躍動的熱情又帶有一種說不出的野『性』,微微上翹的唇角流『露』出幾分自信幾分驕傲,她並不是個精致的女孩兒,可是任何人又不得不承認她很美,美得那樣獨特,美得那樣耀眼奪目。

    何歆顏來到張揚的麵前:“張揚,你這人怎麼回事啊!都告訴你了,來東江就要給我聯係,怎麼?看不起人是不是?”

    “我跟你很熟嗎?”張大官人一臉壞笑道。

    何歆顏瞪了他一眼:“別拿自己當大瓣蒜啊!我就是把你當朋友,你還真得瑟啊!”

    張揚咧開嘴笑了起來:“丫頭,吃飯了沒?賞光一起吃飯!”

    “我跟你很熟嗎?”何歆顏及時回敬了他一句。

    張揚點了點頭,轉身就走。

    何歆顏拿這廝還真有點沒轍,轉身向那幾名女伴道:“喂!咱們今不吃盒飯了,把姐妹們都叫上,有大財主請客!”

    張大官人第一次認識到何歆顏的號召力,他這邊走入對麵的海鮮自助餐廳,何歆顏接著就率領十六名姐妹殺到,一位38元,張大官人今晚要多支出六百多,何歆顏這一刀宰得夠狠。

    不過張揚對金錢的概念向來都很模糊,他這邊剛剛坐下,十七位姿『色』出眾的美女就把他給圍住了,何歆顏隆重介紹道:“這位是我朋友張揚,春陽駐京辦事處主任!國家幹部,『共產』黨員,姐妹們,今天你們改善夥食可全靠他了!”

    十多位美女用感動的目光望著張揚。

    張揚笑道:“我怎麼忽然有種掉狼窩的感覺啊!”

    “切,有這麼多美女陪著你吃飯,你是上輩子修得福氣,我看,你才是一隻狼呢!”

    眾美女齊聲歡笑。

    這一來江城旅遊局的一幫同事反而成了陪襯,朱曉雲一邊吃著海蟹,一邊遠遠眺望著被美女包圍的張揚,不無感歎道:“咱們頭兒真是能耐,到哪兒都這麼招人喜歡!”

    海鮮自助餐廳的酒水也是免費的,在何歆顏的鼓動下,一幫美女輪番向張揚敬酒,張揚知道她們想把自己灌多了,以他的酒量才不會害怕這十多個涉世不深的小丫頭呢,談話中張揚知道,包括何歆顏在內,她們全都是參加江城旅遊小姐選拔賽的,這十七個人也都入圍了東江賽區的決賽。

    張揚並沒有把自己現在的身份告訴她們,畢竟他屬於比賽的組織方,這些女孩又是比賽的入圍者,有些事情還是需要避嫌的。

    因為這些女孩子還要趕著去熟悉場地,一個小時內就結束了這場飯局,分手告別的時候,何歆顏專門把張揚叫到一邊,神神秘秘的拿出一張票交給他,低聲道:“我後天晚上比賽,你有時間就過來捧場啊!”

    張揚笑著把票還給她:“我明天就走了,後天來不了,這票還是別浪費了!”

    何歆顏顯得有些失落,然後失落又演化為一種憤懣,狠狠瞪了張揚一眼道:“愛來不來!反正這票我送出去就沒打算收回來!”她把票扔給張揚,轉身就走了。

    張揚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朱曉雲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身後,笑道:“頭兒,你女朋友?”

    張揚不滿的看了她一眼道:“我說你能不能別這麼八卦?”

    江城旅遊小姐東江賽區總決賽如期拉開了帷幕,決賽當晚,安德、顧明健、和省委宣傳部,省電視台的幾名領導全都到場,張揚這次抱著看熱鬧的目的,他給顧佳彤和顧養養姐妹在嘉賓席安排了兩個座位,可顧佳彤當晚因為有事沒有到場,隻有顧養養一個人過來。

    張揚帶著顧養養來到嘉賓席就坐的時候,遇到了顧明健,顧明健看到妹妹也過來湊熱鬧,不禁笑道:“在家也沒聽你說過要看比賽,走,跟我去前排坐吧!”

    顧養養搖了搖頭道:“前麵都是一幫老頭子,我才不去呢!”她拿著零食去嘉賓席後麵坐了,張揚向顧明健解釋道:“養養找我要票,我弄了兩張,原來佳彤姐也準備過來的。”

    顧明健神情冷淡道:“我這個當哥哥的還不如你這個外人親近!”說完他轉身向前麵走去,張揚望著他的背影頗感無奈,不知這廝為何會對自己產生這麼大的對抗情緒。

    張揚沒有什麼具體的任務,溜了一圈,返回顧養養身邊的座位坐下,顧養養把一袋瓜子遞給他,輕聲道:“我哥是不是生氣了?”

    張揚笑道:“沒有,他是關心你!”

    音樂聲緩緩響起,省電視台的兩位主持人走舞台,開始聲情並茂的開始演播。張揚對這種節目沒有太多的興趣,看著舞台上的表演,他忽然想起自己當初在春陽的時候,去春陽電視台接受海蘭采訪的情景,在化妝間中,自己和海蘭的銷魂纏綿仍然曆曆在目,他緩緩閉上了雙目,心中默默道:“海蘭,你現在究竟在哪?什麼時候才願意回到我的身邊?”

    旅遊小姐的選拔學習了港台的經驗,分為形象展示、綜合素質、才藝比拚等幾個部分,因為這種比賽在平海還是第一次,在比賽的專業『性』上難免大打折扣,除了從香港請來的兩名評委以外,其他的大都是來自各級主管部門的幹部,所以打分上難免有所偏頗,不過組織上還是很成功的,現場氣氛很好。

    何歆顏是當晚的第十五號選手,當她出現在舞台中央的時候,張揚這才把注意力轉向舞台上。

    主持人先是詢問了幾個問題,都是關於江城曆史人文的知識,何歆顏對答如流,看得出她準備的十分充分,評委都給她亮出高分。

    到才藝展示的環節,舞台上燈光漸漸黯淡下去,正中一道光柱投『射』下去,照『射』在身穿白『色』舞衣的何歆顏,溫婉的音樂中,何歆顏白衣勝雪,宛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她柔軟的腰肢,靈活的手指,輕盈的雙腳舞動出神秘的境界,時而側身微顫,宛如風中蝴蝶翅膀,時而急速旋轉,宛如劃過天空的閃電,她的嬌軀在樂曲聲中悸動,絕妙的舞步,時而如流水般奔騰,時而如閑雲般『蕩』漾,柔中帶剛,剛中帶柔,舞台上燈光也隨著她的舞動變得越發明亮,籠罩了她的全身,她飛舞在舞台的中央,飛舞在光芒的中央,亦真亦幻,似實似虛,裙角飛揚中釋放著青春的力量,倏然她的嬌軀凝滯在虛空中,濃縮在光影之中,一幅絕美的畫麵定格在所有人癡『迷』的目光之中。張大官人忽然想起一句詞,那啥……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Snap Time:2018-04-20 22:39:54  ExecTime:0.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