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三十五章重見天日


    第一百三十五章【重見天日】

    楚嫣然含淚道:“隻要他平平安安的回來,以後我再不跟他耍小『性』子,他愛怎樣就怎樣……”

    秦清心中和楚嫣然也是一般著想,如果張揚聽到兩人此時的心聲,隻怕樂得要原地蹦起大聲歡呼了。

    營救張揚的事情已經成了江城市的一大新聞,電視台、電台、報社全都留意到了這件事,也有不少記者來到了現場。

    曆經了一個白天的挖掘,在第二天下午六點鍾的時候,終於挖到了那塊堵塞洞口的巨岩,隻要移開這塊巨石,就應該能夠找到張揚了,不過新的問題擺在了他們的麵前,現在挖掘已經進行的很深,為了防止再次發生坍塌事件,必須要進行相應的加固。而且這塊巨石實在太大,單憑人力很難將它取出。

    最後采取的方案是鑽眼爆破,請來了相關的爆破專家,可通過現場觀察,爆破後再度引發坍塌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有可能損壞佛塔下的地宮。所以又產生了兩種不同的意見,最後還是李長宇拍板定案,如果再不及時疏通通道救出張揚,恐怕在麵也要憋死了,爆破至少還有一線生機。至於損害地宮的可能『性』暫時忽略不計,沒有什麼比人命更重要。

    張揚從石塊的震動已經意識到現在救援隊已經就在外麵,他心中又驚又喜,看來果然是天無絕人之路,上天還沒有把他完全放棄。他也明白這麼大一塊石頭並不是簡簡單單可以移開的,現在他的命運全都掌握在救援隊伍的手中,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下去。

    救援隊員們又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奮戰,終於在巨石上鑽好了眼子,雖然明知道張揚在麵聽不到他們的聲音,還是進行了例行喊話,提醒張揚距離巨石遠一些。

    張揚在麵根本就與世隔絕,這廝聽到外麵沒有動靜了,反而好奇的向巨石走去,等了好一會兒,仍然不見有半點動靜,張揚真是有些急了,眼看就要在這漆黑的地洞中困了一天一夜,就算他武功高強,可也不能這麼一味的耗下去,一整天滴水未進,『性』情也變得有些焦躁,他大聲吼道:“怎麼回事兒?繼續啊!”

    就在張揚心神不定的時候,巨石被引爆了,一聲沉悶的巨響後,狹小的地底空間晃動起來,碎裂的石塊到處『亂』飛,頭頂的泥土也簌簌而落,張大官人根本沒有來得及做出反應就已經被落下的泥土和石塊掩埋了起來。

    硝煙過後,兩名消防隊員率先衝到了現場,巨石已經被成功粉碎,這次爆炸控製的相當完美,並沒有引起意外的坍塌,不過他們從現場並沒有看到張大官人的影子,兩名消防隊員向前走了一步,一邊用手驅散著煙霧,一邊呼喊著:“有人在嗎?”

    過了好一會兒,方才聽到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道:“我靠啊,你們這是打算把我活埋了!”

    張大官人從泥土和沙石中艱難的爬了出來,也幸虧他的抗擊打能力強,換成別人,單單是那些爆炸飛出小石塊的衝擊也已經承受不住。

    當張大官人滿身泥土狼狽不堪的從地『穴』中爬出,現場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楚嫣然分開人群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含淚撲入張揚的懷中,張大官人就像個泥猴子一樣,軟玉溫香抱在懷中,輕聲道:“傻丫頭,別哭,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嘛!”他的目光看到了遠處的秦清,秦清的美眸中也『蕩』漾著晶瑩的淚光,她『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輕輕點了點頭,然後轉身消失在人群之外。

    幾位現場指揮的領導都走了過來,李長宇看到張揚沒事也放下心來,微笑道:“張揚,你到哪兒都會出風頭。”

    張揚不禁苦笑道:“這種風頭我可不想出!那啥……電視、報紙啥的咱就別上了!”

    李長宇向周圍看了看道:“恐怕由不得你了!”

    園林文物局局長邱常在湊過來道:“張處長,下麵到底有什麼?”

    張揚想了想,神神秘秘道:“全都是寶貝,我看這次南林寺想不出名也難了!”

    邱常在激動的雙眼發光。

    這時候七八名記者已經圍了上來,想要對張揚進行采訪,李長宇示意工作人員把記者攔住,微笑解釋道:“鑒於被救人受到了一些驚嚇,我們要即刻把他送往醫院,請各位新聞界的朋友配合!”

    張揚當然不會去醫院,就近在附近的酒店中洗了個澡,換了身幹淨衣服,然後讓楚嫣然開著他的車帶他回到雅雲湖的租住處,經曆了這一天一夜的折騰,張大官人也累得不行,回到家,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了過去。

    楚嫣然望著張揚英俊而安祥的麵龐,內心中浮現出一縷溫馨,她想起張揚沒有吃飯,拿了他的鑰匙,出門去買些食物,開車離開小區的時候,才想起秦清,楚嫣然撥通了秦清的號碼。

    此時的秦清已經回到了自己家中,她並沒有想到楚嫣然會給自己打電話,表現的異常平靜:“嫣然!”

    “清姐,我已經送他回去了,他睡著了,你要不要過來看他?”

    秦清猶豫了一下,還是委婉的拒絕了楚嫣然的邀請:“我已經到春陽了,明天還有會要開,就不過去了,你好好照顧他……”掛上電話,秦清緩緩閉上雙目,芳心中卻生出一種難言的失落和寂寞,她清楚的意識到自己並不是最適合出現在張揚身邊的那個,楚嫣然才是,也許張揚身邊最終的那個人應該是她。可她的內心深處卻已經對張揚割舍不下了,她明白自己的感情,這份情已經深深種在內心深處,讓她終生無法自拔。

    張揚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上午九點半,他懵懵懂懂的從床上坐起,聞到廚房內飄來陣陣誘人的香氣,起身穿上拖鞋走了出去,卻見楚嫣然圍著粉紅『色』的圍裙,在廚房內忙得不亦樂乎,張揚走了過去,展開臂膀從後麵將楚嫣然抱住,楚嫣然被他嚇了一跳,啐道:“別胡鬧,去洗個澡,熱水給你準備好了,快點啊,早餐馬上就好!”

    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在張揚的心中滌『蕩』著,他點了點頭,在楚嫣然的俏臉上吻了一記這才離開。

    楚嫣然做得是西式早餐,烤麵包,煎荷包蛋,榨果汁,為了做這頓早餐,不但買來了食材,還專門買了烤麵包機、煎鍋、榨汁機。

    張揚笑道:“用不用這麼麻煩啊,我們出去吃豈不是方便!”

    楚嫣然嬌嗔道:“意義能一樣嗎?外麵做的飯能比的上我親手做的?”她推著張揚來到餐桌旁坐下。

    “真香!”張揚由衷讚美道。

    楚嫣然親手為他在麵包上塗勻『奶』酪遞到他手中,望著體貼入微的楚嫣然,張揚感到一種無法描摹的幸福,不過這廝還是一如既往的貪心,眼前居然浮現出,秦清、顧佳彤、左曉晴、海蘭一眾美女圍繞在他的身邊,歡聲笑語的情景。

    “想什麼呢?”楚嫣然柔聲問。

    張揚笑眯眯道:“我在想,我他媽怎麼就這麼幸福?”

    楚嫣然笑道:“你當然幸福了,有我這麼愛你!”她停頓了一下又道:“還有清姐這麼愛你!”

    這話可有點味道不對了,張大官人差點沒被她的這句話給噎著,端起果汁喝了一大口:“那啥……昨晚你怎麼睡得?”

    楚嫣然指了指客廳的沙發道:“隨便窩了一夜。”

    張揚後悔不迭道:“我真是笨蛋啊,錯過了一個偷香竊玉的大好機會。”

    楚嫣然小聲道:“其實你從地洞爬上來的那一刻,我什麼都想給你的。”

    張揚雙目生光。

    可楚嫣然話鋒又是一轉:“我現在冷靜下來了,發現還是要堅守住陣地,你是『共產』黨員,你是國家幹部,這點小小的困難,隻要忍忍就克服過去了。”

    張揚歎了口氣道:“萬一我忍無可忍呢?”

    “你不怕我把你的流氓行徑告訴清姐?”楚嫣然一下就把握住張揚的命門要害。

    張大官人內心中直冒冷氣,媽媽的,秦清該不會和楚嫣然訂了攻守同盟吧?假如她們兩人達成了默契,以後自己的這日子隻怕要難過了。

    “該看新聞了!”楚嫣然走過去打開了電視。

    江城新聞正在播放營救張揚的新聞片段,張大官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他想看看自己上電視的樣子帥不帥,可馬上就發現這新聞上隻閃動了他幾個模糊的鏡頭,聽到播音員字正腔圓充滿感情的播報道:“前天晚上,旅遊局一年輕幹部不慎落入南林寺工地坍塌的地洞中,我市各級領導對這件事表現出強烈的關注,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親臨營救第一線進行指揮,在他的指揮下,在消防官兵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合力奮鬥下,曆經二十四個小時後,這位年輕幹部終於被成功解救出來,這是我黨凝聚力的體現,這是我們軍民一心的體現,這是……”

    張揚有些聽不下去了,合著這新聞壓根沒自己什麼事兒,自己落入地洞,居然又成就了李長宇的政績,轉念一想,好處讓李長宇落了總比別人落了強,畢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李副市長經過這件事在江城老百姓心中的地位想必又會上一個新的台階。

    楚嫣然聽到旅遊局一年輕幹部的時候不禁笑了起來,張揚從頭到尾連正臉也沒『露』過,她知道張揚的『性』情特別喜歡出風頭,這下肯定要失望了。

    張揚咧開嘴笑道:“新聞欄目全都是為政治服務,嘿嘿,搞得跟我多頑皮似的。”

    楚嫣然道:“對了,你還沒告訴我,那下麵到底有什麼?”

    “地宮,麵全都是文物!”

    張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並沒有想到,在南林寺佛光塔地宮的考古現場,一件舉世矚目的事情正在發生著,考古隊進駐之後,在地宮中發現了一件又一件的文物,根據碑文中的內容,已經知道佛光塔大有來頭,這座佛塔是阿育王在中國建立的十九座佛塔之一,阿育王於公元前3世紀統一印度,曆經連年征戰,建立印度曆史上第一個帝國之後,為救贖戰爭中的殺戮,他開開始大力的推廣佛教,為此,阿育王派出大量的僧眾和信徒去到國外,宣揚仁慈和非暴力,大力宏揚佛法。斥巨資在世界各地建造了數座佛塔,供人們禮敬佛祖。相傳中國分布有19座,被成為世界第九大奇跡的法門寺佛塔,就是其中之一。

    這座南林寺佛光塔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顯然已經是繼法門寺佛塔後發現的第二座。

    地宮分為前、中、後三室,前室最小,麵的漢白玉石塔就是從印度傳來的阿育王塔,在其中找到了玉質舍利。

    中室的漢白玉靈帳中也有一枚一模一樣的玉質舍利。這兩枚仿製舍利已經引起了江城考古界的極大震動,幾乎相同的地宮結構,幾乎相同的佛塔、靈帳,已經表明這可能是繼法門寺之後的第二個佛骨真身收藏之地,假如能夠在地宮中找到佛骨,那麼無論在考古界的意義,還是在佛教界的意義都將是爆炸『性』的。

    考古隊馬上將這件事上報了園林文物局,一直都留在現場的邱常在也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連夜通報了市委領導,又將這件事上報給國家文物總局。

    而張揚就在糊糊塗中成為了這座地宮的發現人。

    張揚和楚嫣然中午出門的時候,江城大街小巷中已經到處流傳著佛祖舍利出現在南林寺的消息,這消息充滿了神秘的『色』彩,為江城這座重工業城市頃刻間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從荊山市前來和楚嫣然會和的林秀剛剛抵達就聽說了這個消息,她敏銳的捕捉到了其中的商機,假如佛祖舍利的消息屬實的話,勢必會在神州大地引起轟動『性』的效果,拋開遊客不言,單單是四麵八方前來膜拜佛骨的信徒就已經是一個無法預估的數目。

    因為張揚去參加緊急會議,所以楚嫣然一個人去見林秀。

    林秀和楚嫣然寒暄了兩句,直接把話題引向佛祖舍利的事情。

    楚嫣然道:“張揚剛剛去市開會了,估計就是為了這件事,這次也算是他因禍得福,居然誤打誤撞的發現了一座地宮。”

    林秀笑道:“他的運氣向來都不錯,如果佛祖舍利的事情是真的,這次南林寺景區大有可為!”

    持有這樣觀點的不僅僅是林秀一個。

    在佛光塔地宮之中發現佛祖舍利的事情已經震動了整個江城的領導層,李長宇作為這件事的直接策動者和指揮者,早已在整件事上搶占了先機,考古工作仍然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中,目前反饋的消息來看,並沒有發現佛骨,玉質舍利已經發現了三枚,不過那都是仿製品,雖然同為舍利,意義卻有天壤之別。

    會議現場最激動的人要數園林文物局局長邱常在,他發言的時候聲音都顫抖了起來:“我敢斷定,這是江城考古史上迄今為止最大的發現,在平海,在全中國都有著極其深遠的影響!我建議要圍繞地宮圍繞南林寺,打造江城的佛教文化聖地,打造江城旅遊的第一品牌,我們園林文物局會全力以赴投入到這件事中,我……”

    李長宇笑道:“老邱啊,你的觀點和小張不謀而合!”這句話說的婉轉,可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出來了,人家李長宇是說你邱常在拾人牙慧呢,打造南林寺風景區最早是張揚提出來的,實際執行者也是人家,掉到地洞發現地宮的也是人家,你邱常在憑什麼跟人家爭啊!

    文淵區區委書記範伯喜表情淡然的坐在那,心中也是欣喜無比,無論這風頭是誰出,無論南林寺最後是歸旅遊局還是園林文物局,這南林寺、這地宮、這古城牆全都在我文淵區的地盤上,你們搞得越紅火,我文淵區受益就越多,你們有政績,我也有政績,老子不跟你們爭風頭。

    旅遊局局長賈敬言過去一直想保持淡定來著,可現在卻淡定不下去了,張揚這廝才來了一個多月,看看人家的三板斧,麻痹的,那個漂亮啊,這份成績單,那個奪目啊!當然賈敬言把這一切歸結於張揚運氣好的同時,還認為和副市長李長宇的強力支持有著分不開的關係。賈敬言心明白,這旅遊局在張揚來到之後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在江城市各職能部門中的地位也越來越重要,剛才的事情已經表明,旅遊局會淩駕於園林文物局之上。李長宇明顯在刻意混淆幾個職能部門的概念,給張揚賦予更大的權力。無論是自己還是其他幾個籌建小組的成員,無疑在充當著陪太子讀書的角『色』。賈敬言早已沒有什麼野心和抱負,想透了其中的道理就心安理得了,左右都是一個混字,隻要張揚不捅出什麼大漏子,自己還是穩當當幹著自己的局長。

    李長宇道:“國家文物總局的專家這兩天就會抵達江城,隻要在南林寺發現佛祖舍利,必然震動國內外,現在各種版本的傳說很多,我希望大家在考古結果沒有明朗之前,要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對自己說出的每句話,做得每件事都要負責,不要給江城造成負麵的影響。”他轉向邱常在道:“老邱,國家文物總局有關專家的接待工作由你負責,相關工程的進度,具體的事務,全都交給張揚去幹!”他笑眯眯向張揚道:“小張啊,你年輕,應該多承擔一些工作,我這樣壓榨你,你不會有什麼意見吧?”

    張揚心這個舒坦,老李果然夠意思,這等於是公然宣布,景區籌備建設這一塊,張揚說了算,任誰也『插』不進來。

    文淵區區委書記範伯喜笑道:“年輕幹部就是應該主動頂上去,小張幹得不錯,如果不是他勇於探索,咱們也不會發現那個地宮不是?”

    眾人同時笑了起來。

    範伯喜又道:“無論佛祖舍利是不是真的在地宮中,經過這件事南林寺的名氣肯定是要傳出去的,景區的建設更變得迫在眉睫,放著這麼好的機會不去把握,是我們文淵區的損失,也是整個江城的損失,可是想要建設景區首先需要大量的資金注入,我看景區的投入恐怕要超出預算。我們區把景區的建設列為1993年的三大重點之一,可是區的財政十分緊張,在拆遷和補償的問題上,區已經做了最大限度的努力,之前我們區幾個領導召開了一個緊急的碰頭會,決定再拿出二百萬元投入南林寺景區的建設。”他的這番話即表明了文淵區對南林寺景區建設的全力支持,又闡明了現在的實際情況。所有人都清楚這二百萬元對整個景區的建設而言隻是杯水車薪,範伯喜主動提出也是以進為退,明確告訴李長宇,文淵區對景區建設的支持隻能到這種地步。

    李長宇笑眯眯道:“張揚,你過去在春陽幹過招商辦的主任,這次有沒有信心為景區引來資金投入?”

    張揚很認真的糾正道:“副主任!”一句話把在場的所有人都都笑了。

    李長宇哈哈笑道:“我不管你副主任還是正主任,隻要你能夠漂漂亮亮完成這個任務,就是黨的好幹部,就是個有能力的幹部!”

    張揚道:“李市長,我現在是旅遊局市場開發處處長,這招商引資的事兒好像跟我有點不太搭調,你說我去招商引資,是不是有點名不正言不順?說出去也沒有啥信服力是不是?”

    所有人都聽明白了,這廝這是公然要官呢?

    李長宇臉上『露』出微笑,心頭卻暗罵著,你個混小子,剛剛當上旅遊局市場開發處處長才幾天?還沒拿出成績呢,怎麼?這就急著想升官了,你這不是明擺著讓別人說我任人唯親嗎?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給他了不少的權力,單憑一個旅遊局市場開發處處長,似乎有點壓不住陣腳,虛職好像也應該給他一個,他笑眯眯道:“張揚啊,你想幹工作的熱情是值得肯定的,這件事我們已經考慮過,就眼前來說,你的主要工作就是把整個南林寺景區的建設落到實處,切實的抓起來,早日讓南林寺景區工程全麵啟動,資金方麵,你盡快解決,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

    這句話一說,沒多少人羨慕張揚的好命了,兩個億的資金,麻痹的,當是隨隨便便就能化來的?如果沒有國家投資,緊緊依靠個人能力,他們誰都不敢打這個包票。

    李長宇的這番話已經不給張揚任何的回旋餘地了,他了解張揚的『性』情,也清楚他的能力,越給他壓力,這廝越能化壓力為動力。

    散會之後,張揚單獨找到李長宇,兩人單獨相處的時候,自然沒有那麼多的客套話,張揚直截了當道:“兩個億啊,現在滿打滿算還不到一千萬的資金投入,你讓我去搶銀行嗎?”

    李長宇道:“江城的財政很困難,如果全都靠市財政撥款,誰去指揮景區建設都可以,誰都能夠建的起來,讓你去幹什麼?”

    張揚笑道:“我早就知道,沒困難的事情也不會落在我頭上。”

    李長宇笑道:“你年紀輕輕擔任這麼重要的工作,江城大大小小的幹部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後戳著我的脊梁骨,我讓你來做,並不是任人唯親,可你也要拿出你的本事給所有人看看!別人做不到的事情,你能夠做到,你把資金投入搞定,等於給所有說風涼話的人一個響亮的耳光。”

    “可我拿什麼去招商引資?我是旅遊局市場開發處的,又不是招商辦的!”張揚舊事重提。

    李長宇笑道:“革命工作何必分得這麼清楚,黑貓白貓,逮著耗子的就是好貓!這樣吧,回頭我和洪書記商量一下,讓你在招商辦掛職!”

    “那啥……是不是意味著我能夠提副處了?”

    李長宇望著這廝一臉期待的表情,真是哭笑不得,麻痹的,你當升官這麼容易啊!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語重心長道:“還是科級,還在旅遊局辦公,不過多給你一個名份,你權當錦上添花,其實跟招商辦沒啥關係!”

    張揚算是明白了,李長宇走的是跟邢朝暉當初一樣的老路,他在各應自己。

    認為李長宇任人唯親的可不止景區籌建小組的幾個人,連市委書記洪偉基也這麼想了,過去佛光塔地宮沒有發現之前,南林寺景區建設並沒有引起洪偉基太多的注意力,可是地宮出現之後巨大的轟動效應讓洪偉基也開始留意這,這才發現南林寺景區籌建小組事實上都是張揚在負責,現在李長宇又想在江城招商辦為張揚謀求一個副主任的職位。

    洪偉基笑道:“長宇啊長宇,知道最近人家都在怎麼說你?”

    李長宇抽出一支香煙遞給了洪偉基,並幫他點上:“風言風語我已經聽得多了,咱們『共產』黨員,如果聽到一些流言蜚語就縮手縮腳,那還能做什麼事?”

    洪偉基抽了口咽,吞吐出一團煙霧,笑眯眯道:“長宇,你的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現在人家都在說你任人唯親,說你上陣父子兵,隻怕沒把你的幹兒子一步托上龍門了!”

    李長宇點上一支煙,在洪偉基的對麵坐下,笑道:“你讓我解釋多少遍,張揚真不是我的幹兒子!他妹妹是我的幹女兒!”

    “我倒是相信,可外麵的人誰會相信?”

    李長宇彈了彈煙灰道:“洪書記,南林寺地宮的發現已經在國內外引起震動,假如地宮中真的找到佛骨,南林寺必將成為信徒朝聖之地,這麼好的機遇千載難逢啊,所以景區的建設必須馬上提上日程,江城的財政情況並不好,算上我們的投入,加上各方的募集,現在可供景區建設的資金還不到一千萬,資金最少麵臨兩個億的缺口,洪書記,你覺著我們江城的體製內,誰有能力解決這件事?”

    洪偉基沒有說話,用力抽了一口煙,徐徐吐出一團煙霧:“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你怎麼知道張揚能夠解決這件事?”

    李長宇道:“他在春陽招商辦能夠把安誌遠的投資搞定,他現在一樣會有辦法!”李長宇對張揚抱有強大的信心,他從未懷疑過這廝的能力。

    連洪偉基都有些被李長宇表現出的信心感染了,他考慮了一下:“假如他真的能夠吸引來這麼大筆投資,就算是給他個招商辦主任幹幹也不算過分,這樣吧,讓他在招商辦掛職副主任,享受副處級待遇,級別還是正科!”

    李長宇要得就是洪偉基這句話,他點了點頭道:“洪書記,你放心,這小子能折騰著呢,南林寺景區一定會紅紅火火的搞起來!”

    

Snap Time:2018-04-20 20:19:33  ExecTime:0.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