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二十一章愛之深痛之切(下)


    第一百二十一章【愛之深痛之切】(下)

    張揚深表同情的看著他,輕聲勸道:“也許隻是一個階段,過了這段時間一切都會好起來。”

    杜天野又倒了杯酒,酒杯湊到唇邊,由衷道:“張揚,有時候我甚至想,她還不如一直沉睡下去,至少我的心中還有一份期盼和希望,我為她的蘇醒感到開心,可是我卻沒有想到她的蘇醒對我意味著絕望……”杜天野把杯中酒一飲而盡,他能夠用上絕望這個詞,足見文玲讓他傷心到怎樣的地步。

    張揚早就看出杜天野對文玲用情極深,假如文玲和他成為陌路,對杜天野的打擊肯定極大。一時間張揚也不知如何勸說他,其實就算他說也起不到作用,杜天野可以用十年去等待文玲,這份執著絕非別人的三兩句話可以改變,杜天野需要的並不是一個開解者,隻是一個傾聽者,他需要一個朋友傾訴心中的苦悶。

    張揚不喜歡這壓抑的氣氛,他岔開話題道:“杜哥,前兩天邢朝暉過來找我了,他是不是升官了?”

    杜天野淡然道:“他們的事情都很保密,我不在他們的係統中,也無從得知這些消息。不過,我和老邢是很好的朋友,他這個人可交,很不錯!”

    “我怎麼覺著他是一隻老狐狸呢?”

    杜天野笑道:“官場之中每個人都要給自己披上一層保護『色』,你有這種感覺並不奇怪。”他停頓了一下又道:“江城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了,想不到最後出事的人竟然是黎國正。”

    張揚道:“我早就告訴你李長宇和秦清沒有問題,你們中紀委還非要查!”

    杜天野道:“程序上的事情必須按部就班的來,一個人有沒有問題,你說了不算,我說了也不算,必須要有證據,要讓事實說話,你在京城混了這麼多天,這點應該早就悟到了。”

    張揚道:“我來了一陣子了,可在這始終找不到歸屬感,駐京辦這種地方,壓根就是拉皮條的,迎來送走,與其說我是個國家幹部,還不如說我是個下海經商的商人。”

    杜天野哈哈大笑道:“做商人有什麼不好?賺大把大把的錢,也不用擔心別人說你貪汙受賄。”

    張揚搖了搖頭道:“你不懂,當官和做生意是兩種感覺,手中掌握權力的那種滿足感是多少錢都換不來的,在過去商人是沒有地位的,現如今商人雖說地位提高了,可仍然無法跟官員相提並論。”

    杜天野皺著眉頭道:“你腦子哪有那麼多的尊卑思想啊?”

    張揚笑道:“不是我有,而是整個社會到處都存在這種思想,李嘉誠夠牛『逼』吧,他見了咱們中央領導一樣不得點頭哈腰的。”

    杜天野笑了起來,忽然留意到時間,起身道:“我靠,光顧著跟你窮聊,我下午還要回單位辦事呢。”

    張揚叫人過來買單,當著杜天野的麵又開了張發票。

    杜天野忍不住提醒他道:“公款吃喝要不得!”

    張揚笑道:“放心吧,這票我不找駐京辦報銷!”他是沒打駐京辦的譜兒,心中早就惦記上了國安,你們不是讓我出任務嗎?下次先把這些發票報了再說。

    兩人分別的時候,張揚不忘開導杜天野一句:“我說杜哥,其實這天涯何處無芳草,咱不能一棵樹上吊死,萬一我那幹姐姐真的不甩你,憑你的條件,想排隊追你的女孩子多了。”

    杜天野笑著搖了搖頭:“你小子,當所有人都跟你一個熊樣,我可警告你,別玩火,我一直當嫣然自己親妹妹看,你將來要是對不起她,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張揚瞪大了眼睛:“我靠,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你想多管閑事也得先把那根東西切了!”杜天野抬腳想要踢他,這廝一溜煙鑽入了綠『色』甲殼蟲中,笑眯眯跟杜天野揮了揮手道:“那啥……過兩天我得回春陽述職,老爺子那我就不去磕頭了,不過我會打電話的。”

    原本張揚打算春節前再返回春陽,可秦清專門給他打了電話,讓他提前一周返回春陽述職,張揚也不想留在北京應付那些來來往往的縣幹部,他把事情都交代給於小冬,抽空買了一些北京特產,在年二十二這天就早早的踏上了返鄉的歸程。

    選擇乘坐飛機還是比較明智的,現在火車站是人滿為患,到處擠滿了準備返鄉過年的老百姓,張大官人可不想遭那份洋罪,這廝現在已經接受飛機這個新鮮事物了,坐的次數多了發現也沒那麼可怕。

    在江城下飛機之後,方文南已經讓司機把一輛皇冠開了過來,張揚在回江城之前預先給他打了電話,畢竟他要在春陽過年,沒有汽車代步很不方便,通過幾件事的接觸,方文南現在對這位小張主任早已奉若神明,張揚這個簡單的要求,他當然會做好。

    張揚拿了皇冠車的鑰匙,那司機直接打車就回去了,原本方文南想設宴給張揚洗塵,張揚剛從北京回來,對這種禮節上的宴請沒有任何興趣,很客氣的推掉了。方文南也是個做事爽快的人,既然張揚不想,也沒有勉強,隻是讓司機把車送來交給張揚。

    張揚這次從北京帶來的東西不少,他先是去了蘇老太家,給老太太送了點年貨。原本還想順道看看李長宇,到了才知道李長宇去了東江學習,到現在還沒有回來,老太太來得久了跟周圍的街坊鄰居熟悉了不少,已經不像開始的時候那樣寂寞,她給張揚拿了一些熏雞香腸,讓他帶給春陽,讓母親徐立華嚐嚐。

    張揚和老太太告別之後,又去了秦清家,他知道秦清並不在家,這次過來是專門給秦傳良送禮來了。

    秦傳良和兒子秦白都在家,兩人正在院子擺弄著一個大樹樁,秦白對此顯然沒有太大的興趣,正低聲抱怨著,聽到敲門聲,他放下樹樁,去開門,看到張揚拎著一大摞禮盒站在門外,一張臉頓時耷拉了下來,很不客氣的問道:“你來幹什麼?”

    秦傳良的聲音從後麵傳來:“誰啊!哦!張揚啊!快!快請進來!”

    秦白聽到父親這樣說,不得不拉開了大門,轉身向自己的房間走去,他對張揚的反感一直都沒有改變過。

    張揚並沒有因為秦白對自己的冷遇而生氣,笑著招呼道:“秦叔叔,你好,我從北京來,剛下飛機,給您帶了點特產!”

    秦傳良笑道:“這樣不好吧,小清要是知道一定會不高興的。”

    張揚甜甜道:“秦叔叔,我也沒買什麼值錢的東西,再說了我來看您是處於晚輩探望長輩,麵沒摻雜別的目的,我可不是為了巴結秦縣長!”

    秦傳良眉開眼笑道:“我知道,我知道!來,麵喝茶!”

    他洗了手,把張揚請到客廳中,張揚把禮物放在桌上,秦傳良的右手殘疾,所以泡茶隻能用左手『操』作,張揚起身道:“秦叔叔,我來吧!”

    秦傳良笑道:“不用,我手腳雖然有殘疾,這點小事還是能做的!”

    他把泡好的一杯茶遞給張揚,在張揚的身邊坐下,微笑道:“怎麼樣?在北京工作還順利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還成!對了,我還給您帶來了一份禮物!”

    秦傳良指了指桌上道:“已經太多了,你再送禮,我真要覺得你動機不良了。”

    張揚笑眯眯從手包中拿出一幅字,這是他找天池先生寫得幾個字,還沒有來得及裝裱。

    秦傳良看到上麵的那行字,雙目不由得一亮,再看落款,整個人頓時激動起來:“天池先生的墨寶!”

    張揚笑道:“我還請他在上麵寫下贈給您呢!所以您不收也不成!”

    秦傳良激動地點了點頭,卻見上麵寫著:雪壓竹頭低,低下欲沾泥, 一輪紅日起,依舊與天齊。他馬上意會到了張揚的用心之處,這首詩來自於方誌敏的詠竹,字行間洋溢著濃鬱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秦傳良受過挫折,可是他卻從未低過頭,落下這身的殘疾和他的秉『性』不無關係,他低聲『吟』誦著這首詩,內心中不禁感歎,他和天池先生素未謀麵,想必天池先生寫這首詩給他全都是因為張揚的緣故。張揚顯然了解過自己,所以對自己剛烈的『性』情有所耳聞,曆經磨難之後,秦傳良方才明白,一個人的『性』情太過剛烈,寧折不彎未必是一件好事。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兒和兒子,秦清和秦白,他們兩人都秉承了自己的『性』情,女兒還稍稍含蓄一些,可兒子的剛烈過於外『露』,這對他們來說都不是好事。

    秦傳良的目光望著自己手書的石灰『吟』,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難道時代變了,做人的原則也要改變嗎?對秦傳良而言,張揚送的這份禮物是彌足珍貴的,他小心吧這幅字收藏好了,微笑道:“等我有時間,自己裱起來!張揚,替我謝謝天池先生。”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和秦傳良聊了一會兒,就告辭離開,他還要趁著天黑前返回春陽。

    張揚回到皇冠車前,聽到身後秦白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張揚停下腳步,從秦白的表情已經看出這廝來者不善,不過張揚還是笑眯眯道:“秦白啊,找我有事兒?”

    秦白冷冷看著他:“張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主意,你能夠騙過我姐,騙過我爸,可你騙不過我!”

    張揚笑道:“我什麼時候騙人了?你對我好像有成見啊!”

    秦白瞪著他道:“我警告你,以後離我姐遠點兒,你什麼人自己清楚,敢欺負我姐,我拚著不幹這個警察,也要跟你鬥到底!”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我說秦白,你這麼大人,有沒有腦子,你是不是妄想狂,非得要給自己樹立一個敵人才高興?我告訴你,我對你爸那是尊敬,我對你姐那是愛,什麼欺負啊?我可能欺負他們嗎?你對我有偏見,沒事,我看在你姐的麵子上不跟你計較,你想跟我鬥,我沒興趣,就是你不幹這個警察了,跟我也沒有任何的關係。”他說完這番話,拉開車門走了上去。

    秦白怒氣衝衝的瞪著他,張揚無奈的搖了搖頭,心說自己命是不是跟小舅子相克?秦白秦白這樣,顧明建原本跟自己不錯,可一變成自己的小舅子,馬上就跟他漸行漸遠,現在兩人的疙瘩也是越結越深。

    這次返回春陽,張揚並沒有提前通知牛文強那幫人,他想先靜一靜,這麼久沒回家,也該去農機廠的家看看了,雖然他在心底看不起趙鐵生一家人,可畢竟徐立華是他的母親,現在和趙鐵生生活在一起。張揚既然接受了這個母親,就必須要接受她身邊的一切,現在的張揚和剛剛來到這個時代的時候已經有了很大不同,他開始學會為他人考慮,如果讓徐立華脫離現在的家庭,脫離現在的生活,張揚有把握可以讓她衣食無憂,可是他卻不敢肯定徐立華會過的比現在更快樂,所以最現實的還是幫助她改變她生活的現狀,改變她在趙家的地位。

    張揚開著皇冠來到農機廠宿舍的時候,馬上引起了一陣轟動,一群在宿舍院子曬太陽的老頭老太太把目光全都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張揚身穿意大利皮衣,風度翩翩氣派非凡,剛剛下了汽車,就聽到後麵有人再喊:“喲!這不是張揚嗎?”

    

Snap Time:2018-01-16 21:38:50  ExecTime: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