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九章舐犢情深(下)


    第一百一十九章【舐犢情深】(下)

    何歆顏換上羽絨服,騎著她的自行車出來的時候,張揚還站在那,還是那個姿勢那個表情。何歆顏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傻了!”

    “你才傻了呢!”

    何歆顏格格笑了起來:“上來!”

    “上哪兒?”

    “我後麵!”

    “你後麵?”

    何歆顏這才咀嚼出這句話的曖昧,紅著臉罵道:“不要臉,臭流氓!讓你上車後麵!”

    張揚點了點頭跳到自行車後麵坐了,何歆顏車把晃了兩下才重新找到平衡,帶著張揚向前方騎去。張揚老老實實的坐在後麵,腦子想著剛才的一幕,他實在沒有想到魏誌誠是那種人,如果不是何歆顏及時衝出來解圍,恐怕事情會鬧得更糟,雖然他和顧佳彤的確有這種事實,可張揚對魏誌誠並沒有任何的負疚感,顧佳彤和他之間早已沒有感情,他們的婚姻根本是名存實亡,既然雙方都不愛對方,何必要維係下去?魏誌誠又有什麼資格指責顧佳彤呢?

    何歆顏帶著張揚來到了明珠橋旁的夜市,她鎖了自行車,向張揚道:“我沒那麼多錢,隻能請你吃夜市了!”

    張揚笑道:“有這份心我就很感動了,那啥……還是我請你,今晚多謝你給我解圍!”

    何歆顏帶著他去了自己常吃的一家夜市,點了一盤龍蝦,一盤油炸臭幹,要了兩個砂鍋:“我請你,你原來是客,我沒那麼小氣!”

    張揚要了瓶清江大曲,他到現在心情都鬱悶著呢,多少有了點借酒澆愁的意思。

    何歆顏要了瓶啤酒陪他喝了一些,輕聲道:“借酒澆愁愁更愁,我看,你也別喝多了,她叫顧佳彤吧?”

    張揚剝了個龍蝦放入口中:“你好奇心真強!”

    “你們倆該不是真有點啥事兒?”

    張揚瞪了她一眼:“好奇害死貓,你腦子怎麼盡是一些烏七八糟的念想?”

    何歆顏笑道:“我看得出來,我跟你說話的時候,她一直在那兒看著我,我看得出她嫉妒了。”

    “就你這樣,也有人會嫉妒?”

    “女人的心思是很細密的,張揚,這方麵你不如我!”何歆顏拿起酒瓶跟張揚碰了碰:“我說你也挺能耐啊,勾引有夫之『婦』,不怕遭天譴?”

    張揚一口酒剛喝下去,被她這句話嗆到了,一連串的咳嗽,好不容易才緩過氣來,拿起餐巾紙擦了擦嘴巴道:“我他媽再也不敢吃你的飯了,為了一頓飯,把命搭進來不值得。”

    何歆顏小聲道:“心虛啊?”

    “我行得正走得直,有什麼可心虛的?”張揚有些奇怪的看著何歆顏道:“我說,你對我這麼好,該不是看上我了吧?”

    “切,就你這樣的?從頭到腳,從身體到思想找不到一丁點純潔的地方,我一黃花大閨女,怎麼可能看上一個『淫』賊,一個流氓!”

    “別『逼』我對你動粗!”

    “你敢!”何歆顏一把抄起了地上酒瓶。

    兩人虎視眈眈的對望著,忽然同時笑了起來,笑得如此開懷,如此愉悅。

    直到張揚登上飛機,顧佳彤也沒有主動和他聯絡,張揚考慮再三,臨行前還是打消了給顧佳彤通電話的念頭,發生了昨晚的事情,想必顧佳彤此時的心情是複雜而低落的,讓她冷靜一下也好。

    顧佳彤在當晚離開火鍋城後,開車在城內漫無目的遊『蕩』到了午夜,這才返回了寧靜路9號的家中,這晚她徹夜難眠,她預感到這件事不會很快過去,果不其然,在第二天一早魏誌誠就來到了她的家中,這一次魏誌誠表現的十分冷靜,他是來見嶽父顧允知的。

    因為是星期天,顧允知一早起來和顧養養在院子打球,看到女婿過來,他微笑著把魏誌誠叫到了客廳,讓顧養養去把顧佳彤喊下來。

    魏誌誠的表情很嚴肅,他低聲道:“不用了,我這次來是有事情想跟爸談!”

    “和我談?”顧允知有些詫異,他還是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對女兒女婿的現狀,他也感到十分的憂心,他勸過女兒好多次,可是看來佳彤和魏誌誠的感情似乎走到了盡頭,沒有任何和好的跡象。

    魏誌誠低聲道:“爸!我本不想說!可……可我覺著不該瞞你。”

    顧允知最討厭這種吞吞吐吐的談話方式,臉上卻沒有做出不悅的表示,微笑道:“一家人,有什麼說什麼!”

    魏誌誠鼓足勇氣道:“佳彤在外麵有人了!”這句話宛如晴天霹靂般震響在顧允知的心頭,同時也驚呆了旁聽的顧養養。

    顧允知臉上的笑容頓時斂去。

    魏誌誠道:“我打聽過,那個人叫張揚,是春陽駐京辦的一個小幹部,爸,他們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顧養養憤然打斷他的話道:“姐夫,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姐?我姐不是那種人,張哥也不是那種人,你憑什麼誣蔑我姐姐!”

    魏誌誠低聲道:“養養,我沒有汙蔑她,我找人查過,昨晚我也親眼看到他們在一起很親密的吃飯,他們之間有曖昧!”

    顧允知忽然站起身來:“你相信嗎?”

    魏誌誠點了點頭。

    顧允知的手指了指大門,平靜道:“出去!”

    魏誌誠愕然望著顧允知,他並沒有弄明白嶽父的意思。

    顧允知的臉上蒙上一層前所未有的冷酷和蔑視:“滾!”

    “爸……”

    “我不是你爸,你懂得尊重佳彤,就是不懂得尊重我,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婚後幹得那些勾當,別說佳彤沒有做過,就算做過又如何?她是我的女兒,我是她的父親,她對也罷錯也罷,我都無條件站在她的立場上,我很護短!我給你臉,但是你不要!”

    魏誌誠仿佛被人抽了一鞭子,他垂頭喪氣的站起身,低聲道:“我……我隻是想挽回……”

    顧允知已經轉過身去。

    顧養養毫不客氣的向魏誌誠道:“你有沒有聽到?”

    魏誌誠英俊的臉上閃過無比怨毒的表情,他灰溜溜的離開了顧家,當寧靜路9號的大門在他身後關閉的時候,他意識到,也許自己再沒有踏入這個大門的機會。

    顧允知回頭的時候,看到了站在樓梯上的女兒,顧佳彤望著父親,淚水已經流滿了俏臉,一直以來她和父親之間都存在著深深的隔閡,以為父親並不關心她的感情她的幸福,可現在她才知道,父親雖然不說,可是心中始終把她放在無比重要的位置上,父親一直深愛著自己。

    “爸……”顧佳彤來到父親麵前,她的聲音在顫抖,猛然撲入父親寬闊而溫暖的懷抱中。

    顧允知寬厚的手掌輕輕撫『摸』著女兒的長發,微笑道:“傻丫頭,這麼大了,居然還哭鼻子,讓你妹妹笑話!”

    “對不起,爸……”

    顧允知伸出手,抓住一旁小女兒的纖手,對兩個女兒一字一句道:“我們是一家人,記住,一家人永遠不要說對不起這三個字!”

    眼看就是年底了,李長宇始終被掛在那,市沒有繼續追究他的責任,也沒有重新給他安排工作的意思,他和老婆離婚之後,淨身出戶,和葛春麗在江城西郊租了一套三居室,把嫂子也接了過去,日子倒也過得平淡。

    葛春麗卻看出,李長宇平靜安逸的表麵下隱藏著一顆失落的內心,在仕途上打拚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今時今日的地位,突然間被打入凡塵,李長宇的內心無疑是煎熬並痛苦的。可葛春麗又不知如何勸他,政治鬥爭就是這樣,一旦落敗,除非奇跡出現,否則很難扭轉眼前的困局。她不想看著自己所愛的人就此沉淪下去,不止一次的勸說李長宇給洪偉基打個電話,他們是老同學,也許洪偉基能夠幫得上忙。

    每每提及這件事,李長宇都是苦笑著搖了搖頭,通過這次的政治風波,他看清了周圍的許多人,洪偉基雖然是他的老同學,可在政治上他通常會采取明哲保身的原則。更何況這次江城的政治變動根本是顧允知和許常德之間的博弈,自己之所以會落到這樣的下場,都是因為被顧允知視為許常德的班底,而洪偉基的境況比起自己也好不了多少,現在江城市長黎國正因病退出,副市長左援朝已經成為江城代市長,再沒被雙軌之前,他才是江城的常務副市長,按照規矩成為代市長的本應該是他。

    聽到這樣的消息,李長宇心中不可能沒有想法,他感歎命運對自己並不公平,難道自己的仕途之路注定要就此終結?就在李長宇漸漸絕望的時候,前往省黨校學習的通知書送到了他的手中。

    這次學習班是省委書記顧允知發起的,參加培訓的學員都是省內各地級市的副市長,李長宇接到通知書時,內心是惶恐不安的,在經曆前陣子的風波後,他對顧允知這位江城大佬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敬畏,這次讓他去省學習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雖然李長宇能夠猜到,這次十有八九是好事,按照常理,一個要被棄用的幹部,是不可能有機會參加黨校學習班的,尤其是這種『性』質的學習班,不過這次學習班的內容是,關於加強黨員幹部廉潔自律的方麵,李長宇不免有些忐忑,該不是讓自己過去,給大家觀摩一下反麵典型吧?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顧書記應該不會無聊到這種地步。

    因為這份通知書,最高興的應該是葛春麗,她認為這肯定是好事,就算省對李長宇仍然不爽,讓他參加學習班,就意味著可能要對他再度任用,對李長宇而言,再壞又能壞到哪去。

    李長宇重獲希望的時候,身在北京的張揚卻被諸多繁忙的事務糾纏著,駐京辦這種單位,越是到年底越忙,首先春陽又來了幾批上訪的,張揚和信訪辦的忙得不亦樂乎,先是苦口婆心的勸說,勸說未果的再利用威脅恐嚇,不管用什麼手段,都得保證這些人老老實實返回春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假如每個人一有事就去北京上訪,中國十二億老百姓,輪流這麼幹,恐怕要把國家領導給累死。

    苦口婆心的勸說張揚不怎麼會,可威脅恐嚇是他的強項,幾乎都是在他使出這招殺手後,那幫上訪者老老實實坐車返回了春陽。

    年底還有一個重要的事情就是送禮,駐京辦不僅僅要往上級單位送禮,還要往兄弟單位送禮,人家給你送了,你不回禮也是不對的。進入十二月,從春陽來北京辦事的幹部也格外多,春陽駐京辦幾乎每天都有接待任務。小小的縣級駐京辦,跑部錢進的事兒也不少,雖然於小冬負責主要的接待工作,可必要的應酬張揚還是要做得,尤其是上級領導來得時候。

    農家小院的生意越發紅火,宮廷秘製壯陽『藥』膳的名氣越傳越廣,來這的很多人基本上都是衝著這道588的特『色』菜來的,單單是預訂這道菜的已經排到了春節前,連國土資源部的徐自達都要通過關係訂這道菜。

    徐自達直接把電話打到了張揚這,按照飯店的規矩每天隻提供十份,現在廚房大廚劉大柱也牛氣了,除了小張主任親自發話,絕不破壞這個規矩。

    

Snap Time:2018-07-20 03:31:58  ExecTime: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