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九章舔犢情深(上)


    第一百一十九章【『舔』犢情深】(上)

    顧佳彤如此公開宣布退出土地競拍,一是為了避嫌,二是為了『迷』『惑』對手,這是她和方文南通過商談後定下的方針,由方文南出麵競拍,顧佳彤轉戰幕後。

    顧佳彤這樣的策略的確騙過了許多人,可是卻無法騙過顧允知,知女莫若父,顧允知對女兒的『性』情極為了解,她絕不是一個知難而退的人。上次的被潑事件非但不會讓女兒害怕,反而會堅定她拿地的信念,沒有人比顧允知更清楚女兒骨子的倔強。

    經過這場變故後,顧佳彤和父親之間的關係似乎緩和了許多,午後她主動到書房給父親送了一壺清茶,平時中午很少回家的顧允知,今天早早就回來,正坐在書房中看著午間新聞,看到女兒進來,他用遙控關上了電視,微笑道:“佳彤,今天沒出去?”

    “沒有,晚上要出差,所以下午在家多休息一會兒!”顧佳彤說這話的時候多少有些心虛,她晚上是和張揚約好了去秋霞湖畔的別墅,出差隻不過是個借口。

    顧允知點了點頭,低聲道:“你真的決定退出東江紡織百貨商場地皮競拍了?”,在過去他很少關心顧佳彤生意上的事情,最近居然會主動提起。

    顧佳彤為父親斟了一杯茶遞到他的手中:“爸爸不是常教我退一步海闊天空,既然這塊地皮有這麼多的麻煩事,我何必去招惹麻煩?”

    顧允知笑了起來:“佳彤,你真能這麼想才好。”

    顧佳彤知道父親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也不好意識的笑了起來。

    顧允知道:“聽明健說,你和張揚在北京合作了一家酒店,年前我要去北京開會,有機會倒要品嚐一下。”

    顧佳彤笑道:“爸爸要是去,當然歡迎之至,不過就是不知道那些春陽的農家菜合不合您的口味。”

    顧允知微笑道:“我對飲食一向都不怎麼挑剔,張揚這個人怎麼樣?”

    顧佳彤內心一怔,父親的話題兜了一圈最終落在張揚的身上,她了解父親,他不會平白無故的問些無聊的事情,難道他對自己和張揚之間的關係有所耳聞?

    顧佳彤的內心開始變得忐忑起來,她的表情依然鎮定自若,輕聲道:“是個不錯的小夥子,為人熱情坦誠。”她的語氣好像是把張揚當成了一個小弟弟看待。

    顧允知低聲道:“張揚的確幫了我們不少忙!”

    顧佳彤笑道:“養養恢複多虧了他!”

    顧允知點了點頭:“他的脾氣似乎急躁了一些,上次在醫院打了梁成龍,聽說是為了維護你?”

    顧佳彤不由得心跳加速,輕聲道:“我們是朋友!”

    顧允知並沒有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有些疲倦的打了個哈欠。

    顧佳彤起身告退:“爸,您休息,我出去了!”

    顧佳彤回到客廳,卻看到養養正陪著一人說著話,那人竟然是久未謀麵的丈夫魏誌誠。她不由得愣了愣,魏誌誠突然登門不知道為了什麼事情?

    魏誌誠笑著指了指地上的果籃道:“我剛從雲南出差回來,聽說你出了事情所以過來看看。

    “謝謝!”顧佳彤的語氣十分的冷淡。

    魏誌誠向上麵看了看道:“爸在休息啊?”

    顧佳彤皺了皺眉頭:“你還有其他事情嗎?”這句話說得十分的生硬,根本沒有顧及到魏誌誠的麵子。

    魏誌誠道:“我這次來是想和你好好談談!”

    顧養養起身道:“姐、姐夫,你們聊,我去畫畫!”

    “不用!”顧佳彤冷冷道:“他工作忙,馬上就走!”

    魏誌誠臉上的表情十分尷尬,他咳嗽了一聲道:“我媽病了,最近她老念叨你,想你回家去看看!”

    顧佳彤望著魏誌誠道:“魏誌誠!你有意思嗎?我們之間已經沒什麼可說的了,你又何必把長輩牽扯進來,對不起,我不會去。”

    魏誌誠向顧養養看了一眼,有些艱難地說道:“我知道過去對不起你,可是我可以改……”

    “不必了!”顧佳彤毫不留情的打斷他的話:“我受夠了,我們之間既然沒有任何的感情又何必勉強生活在一起,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也不會去煩你!”

    顧佳彤的心情因為魏誌誠的出現而變得有些低落,張揚見到她就敏銳的覺察到了,以為顧佳彤生意上遇到了挫折,關切道:“怎麼?是不是生意上遇到了麻煩?”

    顧佳彤搖了搖頭,笑得有些勉強:“你還沒吃飯吧,我在芙蓉定了位置,咱們去吃火鍋!”

    十二月的東江天氣已經轉冷,雖然和北方無法相比,可是這瀕臨長江,濕度較大,迎麵吹來的夜風中充滿了清冷的味道。

    兩人來到芙蓉火鍋城,點了一個鴛鴦鍋底,上了一打啤酒,張揚涮了片羊肉塞到嘴,感歎道:“好餓,服務區的飯菜簡直是豬食,沒法吃!”

    顧佳彤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哦了一聲,目光又落在酒杯上。

    張揚拿起酒杯跟她碰了碰道:“怎麼了?神不守舍的,是不是有人欺負你?”

    顧佳彤笑道:“誰敢欺負我啊?還是說說你,這次去靜安還順利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嫣然她外公隻是中風,病情不重,現在已經處於恢複期了。”

    顧佳彤抿了口啤酒,小聲道:“我爸爸好像聽說了什麼!”

    張揚微微一怔,很快就揣摩出顧佳彤這句話的含義,難道是說顧允知察覺到他們之間的曖昧關係?回頭想想自己這次在東江的表現應該很有可能,無論是顧佳彤出事之後他第一時間飛赴東江,還是梁成龍出言不遜,被他痛打,這都證明他和顧佳彤的關係非同一般,連顧明健都似乎有所察覺,更不用說老謀深算的顧書記了。

    “那又怎樣?”

    顧佳彤不無顧慮道:“我害怕這件事會對你造成不好的影響。”

    張揚笑道:“什麼影響?我才不想這麼多呢,咱們兩人是你情我願的事情,和其他人又有什麼關係?”話雖然這麼說,他也不想因為這件事給顧佳彤帶來困擾,畢竟顧佳彤的身份很特殊,她要顧慮的事情也要比自己多的多。

    顧佳彤歎了口氣道:“不想說這些煩心的事情了,喝酒!”

    張揚端起酒杯卻停在那,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人,那人正是在省人民醫院被自己打過的梁成龍,梁成龍也愣了,他也沒想到會在這遇到張揚和顧佳彤,真是冤家路窄。

    顧佳彤順著張揚的目光望去,這才知道為什麼張揚會表現出如此的詫異。

    梁成龍隻是稍稍愣了一下,然後他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生硬的笑容,雖然生硬可畢竟他還是笑出來了,他此時的心情也是極其複雜的,上次被張揚當著這麼多人打了兩個耳光,可謂是奇恥大辱,梁成龍雖然忍住了,可內心深處早已對張揚種下了仇恨的種子,他的笑容是衝著顧佳彤去的,能夠做出這樣的姿態,證明他的胸襟非同一般。梁成龍主動向顧佳彤招呼道:“顧總,想不到在這也能夠遇到。”

    顧佳彤過去和梁成龍一直沒有正麵的衝突,人家既然做出這樣的高姿態,她也不能表現的太小家子氣,微笑道:“梁總,來吃火鍋啊,要不要一起喝兩杯!”

    梁成龍向張揚掃了一眼,雖然竭力隱藏,目光深處的那絲怨毒還是不經意流『露』了出來。梁成龍能夠經營豐裕這麼大的集團並非偶然,也不是僅僅依靠他叔叔的照顧,他有相當的能力,梁成龍雖然是個睚眥必報的『性』情,可是他也有耐『性』,他懂得審時度勢,至少眼前顧允知還在位,他不得不在顧佳彤的麵前表現出退讓和禮貌。

    梁成龍微笑道:“我和朋友約好了,不打擾你們了!”他禮貌的向顧佳彤告辭,向張揚微微點頭示意,這讓張大官人對梁成龍多少看重了一些,一個人在麵對仇人的時候能夠表現出這樣的淡定,證明梁成龍還是有本事的。

    張揚目送梁成龍遠去,低聲道:“想不到這廝倒是能屈能伸!”

    顧佳彤明白梁成龍之所以能夠忍氣吞聲全都是因為看在她父親的麵子上,她小聲道:“這人在商界的口碑並不好,做事不擇手段,以後還是盡量少和他發生聯係。”

    張揚不屑笑道:“他敢對你不利,我就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顧佳彤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你一個國家幹部怎麼說話就像個黑社會分子!”心卻因為張揚對她的關心而感到暖融融的。

    這時候一個驚喜的聲音響起:“張揚!怎麼是你啊!”

    張揚循聲望去,卻見何歆顏穿著一身綠『色』廣告裙出現在他們的麵前,還是那幅濃妝豔抹的樣子,隻不過裙子從百威換成了嘉士伯,一樣的超短裙,一樣美得讓人炫目的玉腿,她小鹿一樣歡快的來到張揚麵前:“,真不夠朋友,啥時候來東江的?怎麼連個招呼都不打?”

    張揚笑道:“咱倆啥時候成朋友的?”

    何歆顏瞪了他一眼,又向一旁的顧佳彤笑了笑:“我現在推銷嘉士伯了,你們等著啊,我給你們拿酒去!”一會兒工夫她拿來了六瓶嘉士伯放在桌上,不等張揚說話呢,六瓶全給啟開了。

    張揚笑道:“我說丫頭,咱不帶這樣的啊,打算來個野蠻推銷啊?我可告訴你,今天錢沒帶夠!”

    何歆顏撅起櫻唇:“我說你這人怎麼那麼多壞心眼啊?這酒是我送給你們喝得,權當給你接風了,噯!你打算在東江呆幾天啊?明天不走的話,我請你吃飯!”她倒是落落大方,壓根沒把自己當成外人,反倒是把顧佳彤晾在了一邊,顧佳彤美眸中包含著笑意靜靜看著張揚,心說你這花心大蘿卜,讓你給我處處留情。

    這次顧佳彤誤會了張揚,這廝對何歆顏壓根沒存在這方麵的念想,他笑道:“謝了丫頭,明兒一早我就飛回北京,一不小心給你省錢了。”

    這時候有人要酒,何歆顏向張揚和顧佳彤擺了擺手道:“你們吃,我去工作,酒喝完了再叫我!”

    顧佳彤溫婉笑道:“你去忙吧!”

    直到他們吃完飯,何歆顏都沒有時間過來,看來她推銷酒水的生意還不錯,張揚搶著把飯前結了,看了看遠處忙碌的何歆顏,打消了跟她說一聲的念頭,和顧佳彤起身想要離開。

    一個身影忽然擋住了他們的去路,顧佳彤內心一怔,她萬萬沒有想到那人竟然是她的丈夫魏誌誠。

    魏誌誠臉『色』漲得通紅,一雙濃眉擰結在一起,雙目充滿嫉恨的瞪著張揚。

    張揚並沒有和他見過,以為又是想來找顧佳彤麻煩的,冷冷道:“有事嗎?”

    魏誌誠走向顧佳彤,大聲道:“你不願意跟我回去,原來是因為他!”

    顧佳彤咬了咬櫻唇,俏臉變得有些蒼白,她的語氣仍然平靜:“魏誌誠,我不跟你回去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我和朋友吃頓飯好像不屬於你管轄的範圍內!”

    魏誌誠冷笑道:“吃飯?恐怕早已經吃到床上去了!”

    “魏誌誠!你給我滾!”顧佳彤憤怒的斥責道。

    魏誌誠狠狠點了點頭,他嘴蹦出充滿怨毒的兩個字:“賤人!”,然後揮起手想要打顧佳彤。

    一隻有力的大手搶在他出手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張揚望著魏誌誠:“你他媽算不算男人?竟然打女人!”

    魏誌誠怒吼道:“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張揚輕輕把他推開,向後撤了一步,他並不是害怕魏誌誠,隻是不想顧佳彤難做。

    火鍋城吃飯的人很多,魏誌誠的怒吼聲頓時吸引了許多人圍觀,他指著顧佳彤大叫道:“你背著我勾引男人,這就是顧家大小姐的素質!”

    顧佳彤俏臉蒼白,嘴唇宛如風中百合般微微的顫抖,她過去隻是覺得這個男人無情,今天方才發現他的本『性』是如此的卑劣。

    魏誌誠指著張揚的鼻子:“你他媽什麼東西?一個小白臉!”

    張揚攥緊了拳頭,他衝動的就要一拳砸在魏誌誠的臉上,可就在這時候,一個綠『色』的倩影搶在他身前,卻是何歆顏分開眾人擠了進去,手中的一杯啤酒全都潑在了魏誌誠的臉上。

    魏誌誠懵了,他真不知道這小丫頭是那路的神仙,自己壓根沒有見過她。

    何歆顏挽住張揚的手臂,俏臉上充滿了憤怒,指著魏誌誠的鼻子怒斥道:“他是我的男人,你可以侮辱你自己的妻子,絕不可以侮辱我的男人,沒見過你這種人,自己找綠帽子去戴!”她搖晃了一下張揚的手臂:“我們走,不參合他們兩口子的事兒!”

    張揚頓時明白,何歆顏這是在為他解圍,內心中升起一陣感動,可是他怎能在這種時候一走了之,他不可以將顧佳彤置之不理。

    周圍人也被這突然的變化弄糊塗了,多數人都認為是魏誌誠多疑,已經有幾個好事的女『性』出口指責他。

    顧佳彤一言不發的向門外走去。

    梁成龍站在樓上包間內,透過落地窗欣賞著樓下發生的一幕,不覺『露』出一絲陰險的笑容,他低頭看了看手中的電話,然後心滿意足的裝在口袋中,手機真是個好東西,運籌帷幄,決勝千,一個電話就能夠出一下胸中的惡氣。用不了明天,顧家大小姐的這點事兒就會弄得滿城風雨。

    張揚舉步向顧佳彤追去,何歆顏挽著他的手臂,因為跟不上他的腳步不得不一路小跑,她輕聲提醒道:“別追了,你還嫌事情不夠麻煩啊?”

    張揚一言不發隻顧追趕,可追到門外,發現顧佳彤已經上了她的奔馳車,啟動汽車風馳電掣的向夜『色』中駛去。

    何歆顏氣喘籲籲道:“算了,人家走了,別追了!”

    張揚瞪大了雙眼,凶神惡煞道:“幹你屁事?滾蛋!”

    何歆顏柳眉倒豎,怒道:“你是不是男人?我沒讓你知恩圖報,你也不能這麼忘恩負義啊!”

    張揚心情鬱悶到了極點,揚起拳頭道:“再唧唧歪歪,信不信我打你!”

    何歆顏揚起雪白的粉頸:“你打,有種你就打!”

    張揚作勢要打下去,嚇得何歆顏蒙住雙眼尖叫著蹲了下去。

    這時張揚的手機響了,他打開電話:“佳彤姐……”

    電話中傳來顧佳彤急促的呼吸,過了好一會兒,她方才道:“對不起,我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

    張揚神情失落的掛上了電話。

    何歆顏站起身,十分同情的扯了扯他的衣袖:“是不是心難受啊?”

    張揚一臉無奈的看著她。

    何歆顏看了看手表:“等我五分鍾,我請你去喝酒!”

    張揚沒有任何反應。

    “等我啊!”何歆顏一邊走向火鍋城,還一邊回頭看。

    

Snap Time:2018-01-23 00:17:45  ExecTime: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