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下)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下)

    張大官人的強悍馬上就震住了這幫平時隻知道欺軟怕硬的小混混,這時候又有不少人聽到動靜從體育場內趕了出來,孫曉偉也在其中,他來到楚嫣然身邊,關切道:“嫣然,有沒有事?”

    楚嫣然搖了搖頭,一臉幸福的看著張揚道:“張揚不會讓我有事!”

    看著楚嫣然對張揚情意綿綿的樣子,孫曉偉內心中真是醋浪滔天,他狠狠點了點,滿腔怒火都傾瀉在和尚那幫人身上,大步走了過去,抬腳照著和尚的腦袋就是兩下,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躺在地上的和尚突然口吐白沫,渾身抽搐起來,所有人都愣了,目光齊刷刷望向孫曉偉。

    孫曉偉這個鬱悶,他隻不過跟上去兩腳,力量控製還是很有分寸的,誰知道能把人踢出『毛』病來。

    張揚唯恐天下不『亂』的拿起了電話,這廝撥打的是120,他看出來了,這和尚十有八九是羊羔瘋發作,張大官人並不是沒有救他的本領,而是為這種小痞子耗費精力不值得,他歎了口氣向孫曉偉道:“你倒黴了,搞不好要出人命的!”

    孫曉偉臉『色』鐵青的看著張揚,好半天憋出一句話:“你先打得他!”從這句話就能看出他的品質之差,遇到事情首先想到的就是推到別人的身上。

    楚嫣然不滿的瞪了孫曉偉一眼,她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沒有擔當的男人,輕輕扯了扯張揚的衣袖道:“不管他,我們走!”

    和尚一起的人很多,看到他們要走,全都圍了上來:“不許走!事情沒解決之前誰都不許走!”

    120還沒有過來,110先到了,現場一片混『亂』,很多人都開罵了,畢竟他們的地下賽車並不合法,驚動了警察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有件事可以肯定,今晚參予地下賽車的人肯定有人告密,警察控製現場,開始對這些人進行盤查,楚嫣然作為這場地下賽車的直接參與者自然而然的被警方調查。

    因為參與者中不乏楚嫣然、孫曉偉這種高官子女,那幫警察很快就意識到這件事的棘手之處,負責這次任務的警察開始向上級匯報,直接將這件事上報給靜安市公安局局長耿超,耿超處理這種事情很有經驗,讓這幫手下秉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則,隻要沒有鬧出刑事案件,就讓這幫衙內各走各路,真正把他們搞到局子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到最後一層層的關係還會找到他的身上,免不了還要放人。耿超不想麻煩,更不想因為這件事得罪人。

    可事情並不像他希望的那樣順利,和尚被送往醫院的途中死了,這就讓整件事的『性』質頓時變得嚴重了,和尚的那幫同夥一口咬定和尚是被人打死的,張揚和孫曉偉先後毆打了和尚,他們兩人自然無法脫開幹係,當場就被警察控製了起來。

    張揚也沒有想到和尚會死,這廝雖然沒有什麼同情心,可聽到和尚死了心也有點不舒服,畢竟他是一個醫者,剛才如果施以援手,和尚或許就能夠逃過一劫,那廝雖然是個混混,可畢竟罪不至死,這也怪那幫急救人員,這120的急救水平也太差了,普普通通的一個癲癇居然把人給整死了。

    張揚和孫曉偉被直接帶到了屏東分局,出了人命就不是小事,在法醫鑒定結果沒出來以前,他們理所當然的成為重點懷疑對象。

    楚嫣然看到張揚無端卷入這場麻煩中,心中焦急萬分,她跟著來到了屏東分局,等到了分局,才發現門外已經聚集了幾百口子人,全都是和尚的家人和朋友,他們聚集在分局門口鬧事,要求嚴懲殺人凶手。

    張揚對卷入這場麻煩表現的頗為無奈,不過他也沒有感到任何害怕,這廝從來都不是一個怕事的人,他敢確定,和尚的死跟自己無關。他對自己出手的力度掌控很有信心,踢和尚的那幾腳絕對不會致命,他也不認為孫曉偉跟和尚的死有關。

    可孫曉偉並不這麼想,自從知道和尚的死訊之後,他腦子就隻有一個念頭,他要推卸責任,把這件事的責任全都推到張揚的身上。

    張揚在警方問案的過程中還是表現的相當配合,他主動交代了這件事情的始末,對自己打了和尚也是毫不隱瞞,既然發生了事情,他就要把整件事原原本本的說清楚。

    分局對幾個人進行調查的時候,市委秘書長孫國平已經收到了消息,他知道兒子喜歡賽車,卻沒有想到這件事會搞得這麼嚴重,聽到這件事還有楚嫣然涉及其中,孫國平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紅顏禍水,一定是兒子想在楚嫣然麵前表現,所以才惹下了禍端,他和公安局長譚超關係不錯,直接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譚超現在已經來到了屏東分局,死一個人對公安係統來說算不了什麼,可這件事涉及到了市委幹部的子女,牽扯的層麵太廣,他不得不慎重,考慮再三之後,還是決定親自來一趟,力求把這件事處理好。

    譚超已經了解了一些情況,讓他欣慰的是,這件事首先可以將楚嫣然排除在外,她並沒有參予鬥毆,打人的是張揚和孫曉偉,不過孫曉偉一口咬定自己沒有打死者,是張揚把死者從車上打了下來,他隻是無辜被牽連進來,而且現場很多人都證明這件事是張揚挑起來的。事實上站在張揚這邊的幾乎沒有,因為除了楚嫣然以外其他人都不認識他,他是個外來戶,出了事情往他的身上推也很正常。

    張揚的身份也已經被查清,他是平海省江城市春陽縣的駐京辦主任,一個小小的副科級幹部,這在譚超的眼中是個無足輕重的角『色』,他已經在盤算這件事發展到最後,最壞的處理結果。接到孫國平的電話後,譚超就原原本本將目前掌握的情況告訴了他,低聲道:“屍檢的結果還沒出來,根據現在的情況來看,有打人嫌疑的是張揚和小偉……”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孫國平就大聲道:“老譚,你看著小偉長大的,他根本不會主動惹事,怎麼可能動手打人?一定是有人誣陷他!”素來沉穩的他聽說兒子涉嫌命案,也有些沉不住氣了,第一時間為兒子開脫。

    譚超低聲道:“現在人家一口咬定小偉也參加了毆打,而且死者臨死前最後毆打他的人就是小偉。”

    “誰說的?那個張揚?老譚,你不可以聽信他的一麵之詞!”孫國平因為關心兒子有些『亂』了方寸。

    譚超安慰他道:“老孫,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處理好的,除了張揚以外並沒有其他人指證小偉,回頭我會讓人做做他的工作,讓他說實話!”

    張揚敏銳地覺察到警察的語氣有些不善。

    “老實交代,除了你以外,還有沒有人動手打過死者?”

    張揚歎了口氣道:“我說警察同誌,我都說了八百遍了,我是打過他,可最後一個打他的是孫曉偉!”

    “你撒謊,我們詢問過很多在場人員,他們都說隻有你打過死者!”警察的語氣陡然變得嚴厲起來。

    張揚望著那名警察,唇角『露』出一絲冷笑,他算明白了,孫曉偉的家庭背景肯定起到了作用,警方試圖把孫曉偉從這件事中解脫出去,換句話來說,人家這是想讓他來扛這件事。張揚雖然不認為孫曉偉跟和尚的死有關,可警方的做法實在讓他反感,搞什麼?有一說一,人到底怎麼死的都還沒查清楚,這就忙慌著推卸責任了,麻痹的,老子這麼好欺負的嗎?

    張揚一臉傲慢道:“我現在所說的每句話都是事實,你們是不是想把整件事都栽倒我頭上啊?國家讓你們穿這身製服是維護正義和公平的,可不是讓你們栽贓陷害的!”

    問訊的警察聽到這話頓時怒了,他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記:“你什麼態度?你身為一個『共產』黨員,一個國家幹部,居然目無法紀,公然藐視執法機關,你知不知道,現在你是犯罪嫌疑人!”

    張揚微笑道:“恐嚇我?我不怕告訴你,莫須有的事兒我見多了,現在是社會主義新中國,你想栽贓陷害?就算想害人也要拿出證據!”

    “你……”

    “公理正義這四個字你最好重新認識一下,否則你會倒黴的!”張揚不無威脅道。

    指證孫曉偉毆打和尚的並不僅僅隻有張揚一個,楚嫣然作為現場目擊證人之一,她當然站在張揚的那邊。

    因為事先已經知道楚嫣然的身份,而且她有沒有直接參與鬥毆,所以分局方麵並沒有為難她,在安排女警了解情況之後,就把她帶到了分局會議室。市局局長譚超和屏東分局局長邱偉業都在那等她,看到楚嫣然進來,譚超主動招呼道:“嫣然,快過來坐!”

    楚嫣然和譚超並不熟悉,之前隻是見過幾次麵,當然明白他對自己表現出這樣的和藹熱情都是因為父親的緣故,她還是禮貌的稱呼了一聲譚叔叔,然後在沙發上坐下。

    譚超表情凝重的歎了口氣道:“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會出現在那,知不知道那種地方很危險啊?”

    楚嫣然心中掛念的隻有張揚,她並沒有回答譚超的問題,而是直接問道:“張揚怎麼樣?這件事你們打算怎麼處理?”

    譚超隱約覺察到楚嫣然和張揚之間的關係非同一般,他微笑道:“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秉著公平公正的原則處理,絕不會冤枉一個好人!”

    楚嫣然道:“謝謝!我現在可不可以見見他?”

    譚超還沒有說話,一旁的邱偉業率先答道:“暫時不可以,張揚擁有很大的嫌疑,目前不可以見任何人!”

    楚嫣然臉上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她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她咬了咬櫻唇道:“可最後打死者的人是孫曉偉,有很多人都看到了!”

    譚超內心暗歎,他並不想在這件事上糾纏下去,事實上除了張揚和楚嫣然,並沒有其他人指證孫曉偉打人,幾乎所有現場目擊者都把矛頭指向了張揚,譚超也希望這件事不要過多的波及到孫曉偉,可楚嫣然堅決的態度,讓他意識到這件事會變得複雜。他低聲道:“嫣然,要不,你先回去休息,等事情有了處理結果,我馬上通知你。”

    楚嫣然堅決果斷的搖了搖頭:“我不會走,這件事是因為我引起的,我不可以離開!”她起身走出門去,來到外麵,正看到孫曉偉走向停車場,他父親的紅旗轎車正停在那。

    楚嫣然有些憤怒的衝了過去,厲聲道:“孫曉偉!”

    孫曉偉聽到她的聲音嚇得哆嗦了一下,他還是停下了腳步。

    楚嫣然跑到他的麵前,質問道:“你自己做過的事情為什麼不承認?你敢說你沒有打過死者?”

    孫曉偉的臉『色』有些發白,他心虛的躲閃著楚嫣然的目光,低聲道:“事情我說的很清楚,公安機關會處理這件事……”說完他轉過身,逃入汽車,長舒了一口氣,向司機道:“快走,開車!”

    孫曉偉的離去讓楚嫣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她意識到這些人正試圖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張揚的身上。她不能眼睜睜看著張揚受欺負,楚嫣然孤零零的站在分局停車場的中央,足足靜立了十多分鍾,她才拿出了手機,心情複雜的撥通了一個電話。

    宋懷明自從知道女兒被牽涉到這件麻煩之中就來到書房中等待,幾分鍾以前他已經確認女兒不會有太大的麻煩,這才稍稍放下心來,其實他也很矛盾是不是要給女兒打個電話問候一下,望著書桌上的電話始終沒有決心拿起。女兒主動打來電話是宋懷明沒有想到的,在他的記憶中,自從妻子死後,女兒再沒有主動跟他聯係過,宋懷明抑製住內心的激動,盡量用平靜的語氣道:“嫣然,你沒事吧?這麼晚了,還沒有回家?”這句話已經暴『露』出他知道女兒發生的事情,也流『露』出他對女兒的關係。

    楚嫣然的語氣很冷淡雖然她的內心因為父親表現出的關懷而變得複雜,她冷冷道:“宋書記,死者發病之前是孫曉偉打他,現在孫曉偉被放了,張揚卻被扣押,我想問問,你們靜安的公安局是為某些人的利益服務,還是為了正義而存在?”她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宋懷明握著聽筒靜靜聽著麵傳來的忙音,過了好一會兒,他方才放下了電話。

    楚嫣然在停車場打電話的時候,譚超站在窗前靜靜看著,憑著他多年警界的經驗,他已經猜到,這個電話是打給誰的,他『摸』出自己的手機,等待著電話的到來。

    楚嫣然掛上電話沒有多久,譚超的電話就響了起來,譚超從號碼中證實了自己的猜測,他接通電話,恭敬道:“宋書記!這麼晚了還沒睡?”

    宋懷明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淡定自如,從他的聲音中很難聽出他現在的情緒究竟是喜是怒:“老譚,我聽說孫曉偉被放了?”

    譚超低聲道:“宋書記,很多人證明他和這件事沒有關係,並沒有參予鬥毆……”

    “你是說我女兒說謊?她作偽證?”宋懷明平淡的聲音中卻透出一股讓人膽顫心驚的殺氣。

    譚超愣了,他並沒有想到宋懷明的反應會這樣激烈,在他的理解中,孫國平和宋懷明的關係一直都很好,自己在處理這件事上並沒有太大的問題。他本著照顧多數人利益的原則,力求每一個人都不去得罪,他笑道:“怎麼會呢?我看著嫣然長大的,她當然不會說謊。”

    “那就是說孫曉偉洗脫不了嫌疑,老譚,你居然讓放任一個有嫌疑的人就這樣堂而皇之的離開?越是這樣的事情處理起來越是要慎重,不要因為顧及到同誌間的情麵而影響到你對案情的正常判斷。”宋懷明說完這番話就掛上了電話。

    

Snap Time:2018-01-18 08:14:43  ExecTime: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