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上)

  
  第一百一十七章【意外】(上)
  時間終於到了晚上十一點,楚嫣然起身道:“走,去比一比!”
  準備區內,三十輛公路賽車停靠在那堸紫蛪ЁヾA現在賽車又有了新的花樣,今晚每個車手都要載一個賽車女郎,增加比賽的難度和挑戰『性』。
  孫曉偉是7號賽車,他駕駛的是一輛藍『色』比亞喬1000,在一群車手中顯得十分顯眼,他的身邊也站著一位『性』感妖嬈的女郎,這是臨時找來的,平時這廝參加活動很注意影響,給人潔身自好的印象,那是因為他對楚嫣然有想法,所以要經營好自己的形象。
  張揚責無旁貸的充當了楚嫣然的搭檔,三十輛摩托車上隻有他這一個賽車男狼,很快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不少女孩子對他指指戳戳,不時發出格格的笑聲。
  張揚權當沒有聽見,在楚嫣然耳邊歎了口氣道:“老子有點傷自尊了!”
  楚嫣然咬著櫻唇,強忍住笑,駕駛機車緩緩駛入等待區。
  兩名賽車女郎婷婷嫋嫋走到前方,張揚過去在西片中也看到過這樣的場麵,這廝低聲道:“穿得太多了!”
  楚嫣然看都不看揚手就是一拳,擊打在這廝頭盔的麵罩上。張揚誇張的把頭向後一仰:“媽啊!鼻血噴出來了!”
  兩名賽車女郎幾乎在同時脫去紅『色』羽絨大衣,媊捖熊M穿的是黑『色』泳裝,白皙的皮膚在黑『色』泳裝的包裹下顯得妖嬈動人,張揚瞪大了雙眼,現場所有的男『性』都被眼前的一幕刺激到了,同時爆發出一聲歡呼。
  紅『色』羽絨大衣在風中招展,三十輛摩托車魚貫駛出天雲宮體育場,楚嫣然感覺到張揚抱得很緊,玉『臀』處明顯有根硬邦邦的東西在頂著自己,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嬌叱道:“你敢不老實,我就把你踢下車去!”
  張揚很無辜的歎了口氣道:“我是個正常男人啊,你撅著個屁股,我們貼得又這麼近,有點反應也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
  楚嫣然猛然加大了油門,摩托車箭一般竄了出去,比賽第一,她可不想這廝繼續『騷』擾自己。
  駛出體育場,所有車手都開始加快了速度,賽車不但要求車手要有嫻熟的駕駛技術,車輛本身的『性』能也有著關鍵的作用。幾輛自不量力的500已經讓遠遠甩到了後麵,車隊分成了三個集團。
  楚嫣然和孫曉偉都處於第一集團中,孫曉偉無論車輛的『性』能,還是本身的駕駛技術都出類拔萃,從比賽開始,他一直都處於領先的地位。
  他不時從反光鏡中看著後麵的競爭者,唇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和他們相比,他應該算得上一個半職業選手,他對自己的技術擁有強大的信心,認為今晚的冠軍非自己莫屬。
  楚嫣然開始的時候因為張揚的幹擾受了不少的影響,在第一集團中處於落後的位置,可隨著比賽的進程,她憑借良好的技術,摩托車優秀的『性』能,一點點追了上去。在駛入三環路的時候,已經處於第三名的位置。
  第二名是個身穿棕『色』皮衣的胖子,他的身後坐著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那女人看到楚嫣然一點點追了上來,竟然揚起手中的化妝包向楚嫣然扔了過去。
  張揚眼疾手快,一把將化妝包抓住,怒道:“『操』你媽的,找死嗎?”
  那女人一手摟住那胖子,一手脫下自己的高跟鞋,這次瞄準的是張揚,狠狠扔了過來。從她的出手來看,業務應該很熟練,這種飛物砸人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幹了。
  張揚用化妝包將飛來的高跟鞋擋住,看來這種地下賽車壓根沒有任何的公平可言,隻要能夠取勝,這幫人無所謂手段。
  張大官人從來都是一個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人物,想讓他吃虧,白日做夢!這廝揚起那化妝包,瞄準騎車胖子的腦袋扔了出去,他的力量豈是那個女人能夠相提並論的,再說了他的內力也恢複了不少,投擲中多少蘊含了一些內力。
  化妝包準確無地砸在胖子的腦袋上,雖然他帶著頭盔,仍然感到腦袋懵了一下,摩托車在瞬間失去了平衡,他慘叫著摔了出去,坐在後座的那個女人也尖叫著摔倒在了地上,摩托車連續幾個翻滾側翻在馬路上繼續向前方滑行,留下一條冒著火星的長長軌跡。不過他們兩個也沒什麼事情,相互攙扶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張揚不無得意的大叫了一聲,現在他們已經是第二名了。
  孫曉偉一直在關注後麵的事情,看到楚嫣然一點點追了上來,不由得有些心急,他利用嫻熟的技術S形行進,阻擋楚嫣然從後方超車。
  前方迎麵駛來了一輛大貨,旁邊的空隙又被孫曉偉封死,楚嫣然隻能嚐試從另外一側超越,這時候又有三名車手先後超越了他們,前方的拐彎處預示著他們將踏上歸程,這段路途對車手來說是最為困難的路段,整條路上居然沒有一盞路燈。楚嫣然憑著卓越的技術,摩托的速度始終保持在一百公堨H上,夜風迎麵高速吹來,好像有一個強有力的臂膀在向後推著他們的身軀,楚嫣然的身體緊貼在油箱的上麵,張揚則趴在她的身上,兩人的身軀隨著車輪的瘋狂旋轉不斷顫動著。張大官人感覺到自己的某部分又開始蠢蠢欲動,深深吸了一口氣,暗暗提醒自己,老子是『共產』黨員!老子有高尚的革命道德情『操』!
  在築路機械廠前,孫曉偉已經擴大了領先的優勢,楚嫣然也加快了車速漸漸在超越齊頭並進的三、四名,忽然兩名車手同時向中間擠了過來。她不得已放慢了車速,試圖從右方再次超出,那兩人好像早就達成了默契,一左一右擋住了她前進的路線。
  他們在故意幹擾對手,前方已經到達了彎道,楚嫣然猛然將油門加大,一個高難度的內側轉彎緊貼著左側的護欄衝到他們的前方。他兩人也沒有想到楚嫣然的車技高明到了這種地步,在後麵全力的追趕。楚嫣然望著反視鏡中漸漸縮小的兩個人影『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張揚發出一聲歡呼,在他的歡呼聲還沒有結束,楚嫣然又輕鬆超越了第二名車手,視野中已經出現了孫曉偉的身影,距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他的速度大約在一百七十公堨炙k,他看到後方的楚嫣然,速度仍在不斷的加快。他的實力果然非同一般。
  前方的路燈亮了起來,楚嫣然憑著對機車出眾的控製能力,速度絲毫不減,鈴木機車的車頭漸漸已經接近了孫曉偉比亞喬摩托車的尾部,我們同時聽到了天雲宮體育場中沸騰的人聲。
  兩輛摩托車幾乎在同一時刻衝入了體育場的大門,楚嫣然將油門加到最大,現場突然靜了下來,看著兩輛摩托車,如同兩道閃電般衝向終點。
  他用盡全力大聲道:“我愛你!”隻可惜他的聲音被轟鳴的引擎聲所掩蓋,楚嫣然卻明顯顫抖了一下,這片刻的遲疑,讓機車的速度竟然有所減慢。孫曉偉抓住這難得的時機超越了他,以微乎其微的優勢衝過了終點。
  楚嫣然越過終點後,機車的速度一點點慢了下來,停在遠處的陰影之中。她取下頭盔,將流瀑般的黑『色』長發甩向腦後,望著遠處被圍攏在中心接受慶賀歡呼的孫曉偉,臉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的失落,轉身遇到張揚充滿歉疚的目光,這廝的確有些內疚,到最後突然衝動脫口而出的一句話顯然影響到了楚嫣然,眼睜睜看著到手的第一名被別人搶去,七萬多塊呢!錢還在其次,關鍵是榮譽。
  兩人下了機車,彼此對望著,張揚低聲道:“對不起……”
  楚嫣然搖了搖頭,卻忽然向前走了一步,勇敢地投入張揚的懷中,張揚一時間呆在那堙A過了好一會兒垂下的雙手方才抬起擁住楚嫣然的嬌軀,在他的印象中,還是楚嫣然第一次表現的這樣主動,他還以為楚嫣然是因為失利而難過,輕聲安慰道:“沒事兒,以後還有機會!”
  楚嫣然用力抱緊了他,輕聲道:“我才不在乎什麼名次,我隻是……隻是……想聽你再說一遍……”說完這句話,她羞得將俏臉埋在張揚的懷中,不敢再去看他。
  張揚這才明白楚嫣然此時想的是什麼?內心中一陣說不出的激動,他結結巴巴道:“我……愛你……”
  “噫!這次好肉麻,你一點都不真誠!”楚嫣然聽得直起雞皮疙瘩,她放開了張揚。
  張大官人心有不甘的看著她,有些後悔錯過了乘勝追擊的機會,看來表達感情也需要適當的環境。
  這時候孫曉偉分開人群向他們這邊走來,他微笑著向楚嫣然點了點頭,勝利者總是會有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當然他的這種姿態是針對張揚所發,而不是衝著楚嫣然,孫曉偉道:“嫣然,你的車技真的越來越棒了!”
  楚嫣然淡淡笑了笑,對孫曉偉有種說不出的反感,她冷淡的說了一句:“我們先走了!”她把鑰匙扔給張揚,張揚啟動了摩托車的引擎,楚嫣然側身坐了上去,手臂很自然很親切的勾住張揚的腰。
  在孫曉偉嫉恨的目光中,張揚載著楚嫣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剛剛離開天雲宮體育場,六輛摩托車從不同的方向圍堵了過來,張揚微微一怔,馬上認出其中一名騎手是那個身穿棕『色』皮衣的胖子,剛才被張揚用化妝包從車上砸倒的那個,胖子是這一帶有名的混混,人稱和尚,剛才因為張揚而不得不中途退出了比賽,自然記恨上了,他糾結了一幫同夥在出口處等著,準備教訓一下張揚。
  楚嫣然看到路口已經被封住,輕聲道:“這幫人不是善類,我報警!”
  張揚不屑笑道:“人民警察已經夠忙了,沒事兒咱們別麻煩人家。”他歎了口氣道:“我他媽最討厭暴力,可現實卻『逼』迫我不得不使用暴力!”在心愛的女孩麵前,這廝有著強烈的表現欲。
  兩輛山地摩托車向他們衝了過來,車手手中揮舞著鐵鏈,他們攻擊的目標是張揚的頭部,張揚真的被激怒了,這幫社會小痞子法製觀念實在太淡薄了,這玩意兒如果掃中頭部,說不定會出人命的,他探出手去,準確無誤的抓住兩根鐵鏈的尾端,雙膀用力,竟然將兩名車手從行駛的車上拽了下來,山地摩托車失去控製歪倒在地上,張揚跳下摩托車,從兩人的手中抽出鐵鏈,朝著他們的身上就抽打過去,使用凶器也要掌握尺度,張大官人對於力量的控製是隨心所欲的,既要讓這幫不開眼的小混混嚐到苦頭,也不能鬧出人命。
  和尚那幫人看到張揚一出手就製住了兩名同伴,這才覺著對方有些不好惹,一個個驅車向前圍攏上來,張揚揚起手中的那根鐵鏈反手抽了出去,一下抽中和尚的肩頭,把和尚偌大的身軀從機車上抽到了地上,不等他爬起,上前就是一腳踢得和尚騰空飛起一米多高,然後重重摔倒在地上,周圍激起一片灰塵。
  

Snap Time:2018-10-20 04:49:27  ExecTime:0.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