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六章就這樣曖昧(下)


    第一百一十六章【就這樣曖昧】(下)

    “神經病,你心眼好小!”

    “那是因為我在乎你!”張大官人冠冕堂皇的理由總是層出不窮。

    因為外公的病情已經穩定,楚嫣然今晚用不著繼續留在醫院陪護,他的那幫老部下都搶著過來照顧,楚嫣然道:“你先回去休息,晚上我請你出去吃飯。”

    張揚笑道:“我還要去配幾味『藥』,回頭弄好了我給送過來,你在這兒等我就行!”

    依著楚鎮南的意思,他現在就要返回夢仙湖的家中休養,可這個想法剛一說出就遭到所有人的一致反對,老司令在一幫人的勸說下也隻能答應在醫院多呆兩天,好在張揚給他針灸之後,他的肢體已經漸漸恢複了知覺,雖然不能像平時那樣行動自如,不過已經能夠下床行走,這樣的恢複速度已經讓軍分區醫院的這幫專家用醫學奇跡來形容。

    張揚花了一個下午的功夫才把所有『藥』材配齊,按照比例包好之後,給楚鎮南送了過去,楚鎮南的病情已經穩定,他不可能長時間在靜安呆下去,準備明天一早就返回東江。

    楚鎮南是個閑不住的人,這邊病情剛有好轉,已經把一幫老部下叫來在病房內陪他打牌聊天,張揚把明天一早就離開的事情跟楚鎮南說了,楚鎮南點了點頭道:“嫣然,回頭你去家一趟,把我送給你杜爺爺的茶具交給張揚,讓他給帶過去。”楚鎮南和杜山魁相交多年,知道張揚經常去杜山魁家走動,所以才會想起讓張揚捎東西過去。

    楚嫣然點了點頭,小聲道:“知道了!”張揚昨天剛到,明天就要走,她的心中充滿留戀和不舍。

    張揚忽然想起了陳崇山,微笑道:“老首長,你認識陳崇山嗎?”

    楚鎮南微微一怔:“陳崇山?你說老學究嗎?”

    張揚不知道他口中的老學究是哪個,愣了愣。

    楚鎮南道:“聽說文革的時候,他全家都被下放到了春陽,後來他兒子死了,從那以後,這老家夥也失去了音訊,怎麼?你見過他?知道他的下落?”

    張揚點了點頭道:“他就在清台山!”

    楚鎮南微顯激動道:“等我病好了,一定去找這個老家夥下棋聊天,我有二十年沒見過他了!”

    楚嫣然輕聲提醒道:“你別激動,病還沒好,別想這些事情了!”

    楚鎮南被孫女兒管得早就煩了,勸她去帶張揚吃飯,今晚就不用她陪護了。

    楚嫣然放心不下他的那幫下屬,專門把洪長武叫到門外又交代了一通。

    坐著楚嫣然的紅『色』牧馬人回夢仙湖取了要送給杜山魁的茶具,楚嫣然提議去海鮮世家吃海鮮,走到中途吉普車的車胎被紮了,前方不遠處就是悅動車行,楚嫣然和那的老板小莊很熟悉,直接把車駛入了車行。

    小莊看到楚嫣然的牧馬人,樂迎了出來,脫下手套道:“怎麼?輪胎紮了?”

    楚嫣然有些鬱悶的向張揚看了一眼道:“我怎麼發現每次遇到你總是要紮胎啊?”

    張揚也正想說這事兒,不禁笑了起來。不過前兩次和楚嫣然在一起輪胎被紮都是人為的原因,這次純屬偶然。

    小莊在輪胎上踢了一腳:“老規矩,換新的?”

    楚嫣然點了點頭,她有個習慣,隻要是輪胎被紮,第一時間會換上新的。小莊叫了一名工人過來,然後把張揚和楚嫣然請到辦公室喝茶,從車間穿過的時候,楚嫣然被那停著的一輛黑『色』鈴木1000公路賽所吸引,來到摩托車前看了看,小莊笑道:“剛到的貨,今天才裝好,鈴木公司最新款車型,想不想試試?”他也是摩協會員之一,平時偷偷做一些水貨摩托車的買賣,楚嫣然一直都是他的大客戶。

    楚嫣然走過去,打開電源看了看,拍了拍座椅道:“多少錢?”

    “六萬八!我賺八千!”因為楚嫣然是小莊的老客戶,所以他報價也沒有多少的幌子,賺錢也賺在明處,他也知道楚嫣然隻要看中的東西不會在乎這麼點銀子。

    這時候那換輪胎的小工走了過來,告訴楚嫣然,牧馬人後麵的減震出了問題應該更換了,楚嫣然這才想起牧馬人也應該到了保養的時候,拍了拍摩托車道:“這車我要了,小莊,吉普車先放你這兒,你讓他們好好給我做個保養,明天我來取!順便把車錢給你送來!”

    小莊痛快的答應下來。

    楚嫣然啟動摩托車,引擎發出低沉而悅耳的轟鳴,從她的表情就能看出她對這輛摩托車十分的喜歡。

    小莊道:“晚上天雲宮體育場有活動,你開著這輛車過去,保準把他們都給震了!”他拿來兩個頭盔:“原裝進口的,送給你了!”

    楚嫣然笑道:“你這麼一說,我倒還真有點動心!”她向張揚揚了揚頭道:“上車!”

    張揚來到後座坐下,這公路賽的後座很高,坐在上麵要撅著個屁股,這坐姿的確有些不雅,楚嫣然從反光鏡中看了看張揚有些窘迫的表情,心中不禁暗笑,輕聲道:“坐穩了!”她啟動油門,摩托車宛如離弦利箭一般向車行外竄去,張大官人下意識的伸出雙臂摟住她盈盈一握的纖腰。

    楚嫣然駕駛摩托車穿梭在車流之中,吸引了無數路人的眼球。

    美女,機車的組合,充滿著野『性』和柔美,這樣的畫麵在喧囂的都市之中如此亮麗。

    楚嫣然並沒有戴頭盔,黑長的秀發不時被風扯起,輕輕拍打在張揚的臉上,張揚摟著她的纖腰,大手的熱力透過楚嫣然的皮衣一直滲透到她的身上,楚嫣然的笑容帶著羞澀,又帶著說不出的幸福。

    張揚很大聲道:“丫頭,坐在後麵太沒麵子了!”

    “你說什麼?”

    楚嫣然放慢了速度,張揚又重複了一遍,這廝是個愛麵子的主兒,從周圍路人的眼光,他感覺到人家對自己的鄙夷,一大老爺們居然猴子一樣坐在女人後麵,這也太那啥了。

    楚嫣然停下摩托車,點了點頭道:“好啊!你來開!”

    張揚在北京也多少『摸』過兩次摩托車,偏鬥的三輪垮子也騎過,他毫不客氣的和楚嫣然交換了位置,安全起見,還是把頭盔戴上。

    楚嫣然小聲告訴他『操』作要點,可這廝很不謙虛,已經啟動引擎掛上檔位……熄火……

    摩托車一個前衝,然後嘎然而止,楚嫣然因為慣『性』身體前衝緊緊貼在張揚的後背,張揚馬上感到後麵那充滿彈『性』的兩團。楚嫣然大聲給他講解要領,這廝重新啟動,又是一個急,楚嫣然再次跟他緊貼,從反光鏡中看到張揚眼的壞壞笑意,這才明白這次他壓根就是故意所為,揚起手掌狠狠在他頭盔上給了兩下。

    張揚大笑道:“坐穩了!”

    楚嫣然坐得很穩,張揚駕駛的速度不超過三十公,眼看著一輛接一輛的汽車超了過去,一輛一輛的摩托車超了過去,到最後幾個騎著自行車的小青年也超了過去,他們羨慕的看著這超炫的摩托車以及後座上超美的少女,不過目光落在張揚的臉上就變成了鄙夷,這廝哪有半點馬路騎士的風範,開得慢吞吞像隻蝸牛。

    但是楚嫣然才不顧及其他人的目光,坐在張揚身後,攬住他的腰,芳心中充滿了溫馨,她寧願這一時刻永遠不要過去。張揚終於掌握了『操』縱這輛摩托車的要領,速度也快了一些,楚嫣然指向前方的海鮮世家,示意他把摩托車靠過去。這時候楚嫣然的手機響了,原來是孫曉偉的電話,還是邀請她去天雲宮體育場參加活動。

    楚嫣然掛上電話,附在張揚的耳邊道:“要不,咱們去體育場湊湊熱鬧!”這兩天她一直呆在醫院,實在有些氣悶。加上剛剛買了新車,心中有些躍躍欲試。

    張揚也是個玩心很大的人,他點了點頭,楚嫣然給他指引方向,向天雲宮體育場而去。

    天雲宮體育場是靜安的一座老體育場,現在已經廢棄,明年春天就會全部拆除,這臨時成了摩托車愛好者的聚會地。

    張揚和楚嫣然駛入體育場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體育場上方的『射』燈被打開,照耀的整個體育場燈火通明。

    在休息區擺開了不少的桌子,上麵放著食物和酒水,這是提供給前來參加活動的摩協成員免費享用的,正中的場地上有四名騎著越野摩托車的車手正在進行表演。

    幾名身穿紅『色』羽絨大衣的妙齡少女正在歡呼尖叫,張揚笑道:“好玩兒!”

    楚嫣然瞪了他一眼,這廝見到美女就雙眼發光,小聲道:“你給我放老實點!”

    來這玩得多數都是靜安的一些幹部子女,普通人家也玩不起摩托車,最早興起的時候,是從外國留學回來的幾個,他們參加過國外的地下賽車,感覺到新奇刺激,就按照國外的模式照搬到了這,不過國情不同,所以學得有點不倫不類,那些穿著紅『色』羽絨大衣的少女就是賽車女郎。隨著他們活動的開展,也吸引了不少社會上的閑雜人員,慢慢的這種車友間的聚會活動變得複雜了起來,最近地下賽車賭錢的事情時有發生,也常常會出現打架鬥毆的事情。

    孫曉偉穿著一身賽車服,正在休息區喝著啤酒,看到張揚騎著那輛黑『色』鈴木載著楚嫣然過來,臉上『露』出一絲冷笑,他迎上來向張揚點了點頭,然後很熱情的叫道:“嫣然,你來了!”

    張揚泊好車,和楚嫣然一起走向休息區,他們剛走,一群人就圍到他們的機車前品頭論足。

    楚嫣然取了食物和飲料,和張揚來到小桌旁。

    一名體態魁梧的壯漢走向他們,他叫王漢,是摩協元老之一,和楚嫣然也很熟,笑道:“嫣然,你的車不錯,晚上要不要比一比?”

    楚嫣然看了看入口處,又有十多輛公路賽車駛了進來,看來今晚的場麵很大。她啜了口橙汁,漫不經心道:“怎麼個規矩?”

    “起步五千,名額不限……今晚已經有二十人報名了,老規矩,頭名拿走一半!”

    張揚旁邊聽著,默默算了一下,也就是說頭名最少獎金額要有五萬。

    楚嫣然道:“好,算我一份!”

    “成!先好好玩兒,晚上十一點整跑三環!”王漢說完又去別的地方遊說了。

    楚嫣然向張揚解釋,獎金隻是看得到的獎勵,並不包括很多人參與賭博下注的,這種地下賽車是非法的,不過對於精力無處宣泄的年輕人來講,這種運動擁有著超強的吸引力。

    楚嫣然原本對此已經沒有了興趣,可今天剛剛得到了一輛新車,自然興起了躍躍欲試的心思。

    在等待比賽開始的時間,正中場地上,摩托車手們又開始了即興表演。張揚饒有興趣的看著,他聯想到過去騎馬的情景,話說自己也算得上是一個不錯的騎手,不過在大隋朝那會兒是騎馬,現在是騎車,這摩托車的速度比千馬可快多了。

    

Snap Time:2018-07-19 00:29:12  ExecTime:0.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