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十四章天下熙熙皆為利來(下)

  
  第一百十四章【天下熙熙皆為利來】(下)
  梁天正笑道:“我就喜歡年輕人身上的這股子闖勁,佳彤,聽說你也對東江紡織百貨的地皮感興趣,有機會把計劃書給我看看。”
  顧佳彤直言不諱道:“我的確曾經想開發那塊地,不過現在有些打退堂鼓了。”
  連顧允知都有些奇怪的看著女兒,顧佳彤道:“我感覺自己並不適合房地產這個行業,打算退出去!”
  顧佳彤說出這番話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從張揚那埵o知道有人在背後指使李愛玲向自己潑血水,李愛玲在他們的威『逼』利誘下,指出幕後的指使人姓梁。和張揚的觀點相同,顧佳彤也認為這栽贓十分的蹩腳,極有可能是有人在從中挑唆,想用利用這件事引起她和梁成龍的矛盾,讓她和梁成龍在東江紡織百貨商場地皮的競爭白熱化。顧佳彤在心底考慮過這個幕後的指使人究竟是誰?她甚至想到了王學海的頭上,為了堅定自己拿地的信念,徹底和梁成龍對立,王學海也有可能做出這件事。
  梁天正走後,顧允知滿懷深意的看著女兒,低聲道:“真的打算放棄了?”
  顧佳彤笑了笑:“爸爸不是常跟我說退一步海闊天空嗎?我退出不代表放棄!”
  顧允知仿佛重新認識女兒一樣:“你長大了!”
  顧佳彤之所以決定退出是因為張揚的建議,張揚認為顧佳彤之所以被推到風口浪尖全都是王學海的原因,王學海一心想借用顧允知的影響力,他和顧佳彤之所以能夠合作,全都是看在利益上,可隨著合作的加深,顧佳彤發現王學海對利益的渴求過於強烈,他想要獲得顧佳彤的助力,卻又缺乏誠意,昨天的事件發生之後,顧佳彤開始懷疑到王學海,對他開始產生了警惕的心理。
  張揚一直都不喜歡王學海這個人,他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分析問題,認為王學海是最可能策劃這件事的人,他想利用這件事將顧佳彤套牢在自己的這條船上。張揚之所以建議顧佳彤退出來,是因為他不想同樣的事情發生在顧佳彤身上。如果一切都是王學海在幕後策劃,那麼證明王學海不是一個好的合作對象,在這種時候,恰恰有一個人找到了張揚,這個人就是盛世集團的方文南,方文南經營的生意很廣,東江紡織百貨商場拍賣事件自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雖然有心參與,可是聽說內情之後,就放棄了這個想法,畢竟以他的人脈想要從豐裕集團手中搶地根本沒有任何的可能,他也是在顧佳彤被潑事件後,知道顧佳彤也參與了這塊地的競爭,顧佳彤的背景和生意範圍他很清楚,知道顧佳彤從未涉足過房地產業,於是想到顧佳彤的合作者,最終查到了王學海的身上,因為過去曾經和王學海發生過一些生意上的來往,方文南對此人的資料掌握了不少,知道王學海是個靠融資起家的人物,王學海的每一筆投資都是經過多方籌集得來,他習慣於空手套白狼的經營,說白了就是一個大的皮包公司,這次王學海參與競拍是打著港資公司的名義,他的資金來路很複雜。
  方文南通過和王學海的對比,他開始動了參與這件事的心思,和王學海不同的是,他今時今日的財富是靠著自己的雙手一點點打拚出來的,他擁有相當的財力,假如這次的地皮位於在江城,他會有很大的把握拿下,可在東江,他雖然有些省城的關係,畢竟無法和梁成龍、顧佳彤這些有背景的官宦子弟相提並論。唯一可行的就是合作,既然王學海能夠找到顧佳彤合作,他一樣也可以。
  方文南想到了張揚,讓方文南驚喜的是,張揚居然身在東江,而且張揚聽說方文南的動機之後,馬上促成了他和顧佳彤的見麵。
  方文南在水上人家訂了位子,邀請張揚和顧佳彤共進午餐。
  當顧佳彤的奔馳車出現在水上人家停車場,方文南不覺『露』出一抹複雜的笑容,他想起了和張揚相識的經曆,正是張揚一手把顧明建引導了那場衝突之中,讓他的帝豪盛世經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停業整頓,而他最後也付出了一輛奔馳和二十萬的醫『藥』費,顧佳彤現在開得這輛奔馳車就是他賠償的那輛。
  不過今天是張揚開車,他體諒到顧佳彤剛剛經曆了被潑事件,心靈上的創傷還沒有完全愈合,所以處處都體現出關愛,這種小事也不讓顧佳彤去做。
  方文南主動走向奔馳車,為顧佳彤拉開了車門,顧佳彤笑道:“方總太客氣了!來東江我是主人,今天應該是我做東才對。”
  方文南笑道:“禮下於人,必有所求,實不相瞞,今天我是有事情求顧總。”他說話直截了當,毫不隱瞞今天和顧佳彤見麵的目的。
  張揚一旁道:“別總啊,總啊的,合著你們都是財主就我一貧下中農,眼堥S我是不是?”
  方文南哈哈大笑,走上來和張揚熱情的握了握手:“你張主任到那堻ㄛO出類拔萃光彩奪目,不過可惜今天顧總的光輝更加耀眼,所以我有些怠慢了。”
  張揚歎了口氣:“方總生意做得好,想不到拍馬屁的功夫也是一流,這種恭維話我就說不出口。”
  顧佳彤狠狠瞪了他一眼,這廝的嘴巴真是可惡。
  方文南將兩人請入訂好的包間,張揚又見到了老熟人蘇小紅,發現方文南和蘇小紅的關係真是不錯,到哪兒都把這個情人兼秘書帶著,工作生活兩不誤。工作他是看在眼堣F,至於生活啥的,他還沒有見識過。
  蘇小紅知道今天的場合很正式,所以表現出少有的矜持,幾人坐下後,方文南讓人上菜,他點的是最高標準的套餐,顧佳彤搖了搖頭示意不用那麼隆重,讓人拿來菜單自己點了幾個可口的小菜,酒選的是窖藏三十年的茅台,這主要是給張大官人準備的,方文南和顧佳彤都很少喝酒,蘇小紅自從上次見識過張大官人的酒量後,也是斷然不敢向他挑戰了,今天喝酒也格外文雅。
  因為張揚之前已經和顧佳彤說過方文南的動機,所以方文南也沒有繞彎子的打算,酒過三巡,輕聲道:“據我了解,這次顧總和王學海合作拿地,合作開發,我想冒昧的問一句顧總對王學海其人了解嗎?”
  顧佳彤微笑道:“他給我看過公司的資料,可以證明他的資金很充裕,擁有拿下這塊地皮的實力。”
  方文南毫不留情的揭穿王學海道:“我過去跟他合作過,王學海此人關係很廣,但是他的實力隻能是一般,此人做生意喜歡投機冒險,如果你了解他的商業曆程和過去的經商手法就會發現,他從不做長線投資,喜歡短期獲利,在投資地皮方麵有過多次的先例,每次都是利用優秀甚至完美的計劃書打動地皮的擁有者,獲得地皮後,會炒賣地皮進行全部或者分割出售。”
  顧佳彤皺了皺眉頭,她並不了解這些事。
  方文南向蘇小紅使了個眼『色』,蘇小紅將事先準備好的一份文件放在顧佳彤的麵前,這上麵記錄著過去王學海炒賣地皮的案例,顧佳彤越看心情越是沉重。
  方文南道:“他這次用來投拍地皮的嘉德公司也隻是一個空殼,王學海最擅長的就是融資,嘉德在香港注冊,他可以利用優秀計劃書獲得多方投資,這些錢的來源很複雜,我不相信他會突然轉變『性』情改做長線。咱們經商者的手法都有定式,如果習慣了某種方式,很難改變,這就是行事風格。”
  顧佳彤笑了笑,合上那份文件道:“方總今天請我來就是為了要告訴我這些事情?”
  方文南道:“既然是合作,肯定是建立在雙方都能夠獲得利益的基礎上,我不知道王學海承諾給顧總的條件怎樣,這埵釦痚策n的開發計劃書,還有一份合作方案,顧總可以看看!”
  蘇小紅將開發計劃書和合作方案送了過去。
  顧佳彤很仔細的看,足足看了十五分鍾方才抬起頭來,輕聲歎了口氣道:“我不否認方總的計劃書做得很好,而且你的條件真的很有誘『惑』力。”方文南的開發計劃中已經將顧佳彤算在其中,而且他提供給顧佳彤的份額是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說,隻要顧佳彤加入他的計劃,以後的利益將會平分,當然前提是顧佳彤也要投資,投資額必須占總投資的百分之三十。這是為了確保顧佳彤全心全意的投入到這件事中,也是雙方獲得信任的保障。
  顧佳彤道:“讓我考慮一下,三天之內,我會給你一個明確的答複!”
  顧佳彤說這番話的時候其實心堣w經考慮好了,在回去的路上,她向張揚道:“王學海的資金來路的確有些問題,我調查過他,像方文南所說的那樣,王學海習慣於做投機生意。”
  張揚低聲道:“你是不是懷疑他策劃了那件事?”他所指的就是顧佳彤被潑血水的事件。
  顧佳彤溫婉笑道:“我沒有證據,這件事我也不想追究,不過這事情倒是有個好處,讓我意識到我並不適合站在台前。”
  張揚道:“方文南有實力,你不妨考慮一下。”
  顧佳彤笑道:“你是不是收了方文南的好處?怎麼老替他說話?”
  張揚道:“我不喜歡王學海那人,感覺太精明太狡猾,跟這種人合作有點與虎謀皮的味道,稍不小心,你就會被他給坑進去。”
  顧佳彤陷入沉思之中,她也在擔心王學海的資金來路問題,上次清台山旅遊開發事件已經給她提了一個醒,雖然父親並沒有明確介入她的事情,可她真想拿下紡織百貨商場的地皮還是要靠老爺子的影響力,如果資金方麵出了類似的麻煩,或者王學海沒有長期投資的打算,以後都會對老爺子的官聲造成巨大的影響,為人子女不可以給父親惹下這麼大的麻煩,讓顧佳彤動心的不僅僅是方文南的實力,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方文南的盛世集團是平海本地企業,他出來競拍地皮理應獲得『政府』的支持。而方文南的計劃書也充分表達出了他的誠意,顧佳彤投資百分之三十,可以獲得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這種利益對等劃分是公平的,比起王學海,方文南也慷慨了許多。
  張揚微笑道:“我有種感覺,你一定會和方文南合作!”
  顧佳彤風情萬種的瞥了他一眼,小聲道:“你好像越來越了解我,在你麵前,人家就跟沒穿衣服一樣……”
  張大官人的定力在顧佳彤嬌滴滴的風情下頓時土崩瓦解,他的手探到顧佳彤的秀腿之上,顧佳彤啐道:“小心駕駛!”
  這時候張揚的手機鈴聲響起,這廝想去拿手機,卻被顧佳彤一雙筆挺的玉腿緊緊夾住,費了好大力氣方才把手拔出來,可拿起電話對方已經掛斷了,張揚看了看號碼,居然是楚嫣然的,他回撥過去,又處於占線之中,連續幾次總算打通了電話。
  聽筒中傳來楚嫣然焦急的聲音:“張揚!”
  張揚嗯了一聲,有些心虛的看了看身邊的顧佳彤,方才輕聲道:“嫣然!”
  楚嫣然的哭聲在電話中傳來,張揚頓時緊張了起來:“丫頭,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快說,誰欺負你了?”
  楚嫣然抽抽噎噎道:“我……我外公他突然中風了,你快來,你快來幫幫我……”說完她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的表情顯得極其沉重,他了解楚嫣然對外公的感情,楚鎮南這次肯定病得不輕,否則楚嫣然也不會這麼久不跟自己聯係,突然放下矜持找上了自己。
  張揚轉身看了看顧佳彤,顧佳彤表麵上雖然平靜自如,可內心中還是有些隱隱的不舒服,她知道自己是在吃醋,可顧佳彤又提醒自己,不該過多的給張揚壓力,想和張揚繼續走下去,永遠的走下去,就不該幹涉他的感情,想起自己是個有夫之『婦』,她也沒有資格幹涉,可失落之中隱隱又有些傷心,她還是可以很好的控製自己的感情,顧佳彤柔聲道:“有事?”
  張揚點了點頭,從顧佳彤的美眸深處他還是察覺到她內心的感觸,張揚的大手輕輕握住顧佳彤的纖手,輕聲道:“嫣然的外公突然中風了,她讓我過去幫忙!”
  顧佳彤的嘴唇完成一個溫婉的弧形,輕聲道:“快去吧,開我車過去,千萬不要耽擱了。”她越是表現的如此溫婉大度,張揚的內心中反倒更感覺有些歉疚,顧佳彤這兩天也是需要她安慰的時候,可他卻又無法在她身邊陪她。
  顧佳彤從張揚複雜的表情已經猜到他的心中所想,搖了搖他的手腕道:“去吧,我沒事,在家埵陶o麼多人陪我,嫣然是個好女孩……”
  從平海省城東江到北原省城靜安,直線距離大概在五百公堨炙k,張揚把顧佳彤送回了寧靜路9號的家中,顧不上休息就回到酒店取了行李,直奔靜安而去。
  楚鎮南是參加部隊的一場酒會後突然發病的,他的『性』情豪爽,平日堳雂硈黹s,這次因為看到老部下,一時高興就多喝了兩杯,誰成想回來的路上就發生了中風,現在正在北原軍區總院接受治療。
  張揚在當晚九點抵達了靜安,在和楚嫣然聯係後,他直接來到了軍區總院。
  楚鎮南的警衛員小陳站在門口等著他,看到東江牌號的奔馳車開過來,慌忙伸手揮舞著,張揚在他麵前停下,落下車窗,上次他前往夢仙湖拜訪楚鎮南的時候曾經見過小陳,所以還是有印象的,他笑道:“你好,楚嫣然呢?”
  警衛員一臉嚴肅道:“她在陪首長!”
  “帶我過去看看!”
  楚鎮南住在高幹病房,門外已經有十多名身穿軍裝的將領等候在那堙A這些人都是北原軍界的頭麵人物,張揚認出其中之一是靜安軍分區政委洪長武,這幫將領一個個臉『色』都不好看,畢竟老首長是因為跟他們喝酒才突然中風的,可以說他們擁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張揚剛剛來到病區大門前,就看到楚嫣然從病房中走出,小妮子穿著紅『色』皮夾克,深藍『色』牛仔褲,黑『色』長靴,她剛一出門那群軍官就全都圍了上去,七嘴八舌道:“嫣然……怎麼樣?”
  楚嫣然柳眉倒豎,美眸圓睜,目光逐一掃過他們道:“你們明明知道我外公血壓高還讓他喝這麼多?都給我聽著,這次他老人家要是出了任何事我都不會放過你們,你們一個都逃不掉!”
  那幫軍官一個個都滿麵慚『色』的垂下頭去,仿佛是幼兒園的小朋友一般,楚嫣然就像他們的老師。
  張揚遠遠站著,忽然感覺到身後響起腳步聲,轉身看了看,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出現在他的身邊,他穿著灰『色』西裝,頭發梳理的一絲不苟,四方臉,劍眉朗目一臉正氣,張揚看他的時候,他向張揚笑了笑,目光也望向遠處正在訓斥那幫軍官的楚嫣然,他的目光十分的複雜,摻雜著關切和慈愛。
  一旁的警衛員小陳看到這名中年人微微愣了愣,還是低聲道:“宋書記!”
  這位中年人正是楚鎮南的女婿,楚嫣然的父親宋懷明,宋懷明是現任靜安市市委書記,北原省常委,北原省副省長,現年四十三歲,也是北原省常委中最年輕的一位,他的仕途被長期看好。宋懷明知道楚鎮南中風的消息也很晚,在開完靜安市四套班子會議後馬上就趕了過來,他並不認識張揚,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女兒的身上。
  楚嫣然不經意回眸方才發現張揚的存在,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知道自己剛才怒斥那幫叔叔伯伯的情景都讓這廝看了個清清楚楚,可她的目光落在父親身上的時候,臉上剛剛『露』出的一絲笑意頓時收斂,俏臉籠上一層嚴霜。
  張揚並不知道這個身邊的人就是楚嫣然的父親,他走過去,關切道:“丫頭,你外公沒事吧?”
  宋懷明跟在張揚的身後走了過來,聽到他對女兒親切的稱呼,眉頭微微皺了皺,不用問,這小子和女兒的關係應該不一般,可他之前並沒有聽說過女兒有男朋友,看來自己對女兒的關心還是少了。
  宋懷明道:“嫣然,你外公怎樣了?”
  張揚不由得轉身看了看他,楚嫣然咬了咬櫻唇並沒有理會父親,而是向張揚小聲道:“你跟我進去看看!”
  宋懷明對女兒冷淡的反應早有準備,他本想跟著進入病房,卻被楚嫣然伸手攔住:“你回去吧,外公不想見你!”
  那幫坐在外麵的軍官一個個深表同情的看著宋懷明,他們挨罵,這位市委書記在女兒的麵前一樣吃癟,大家半斤八兩誰也別笑話誰。
  楚嫣然關上房門,把父親拒之門外。
  宋懷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候靜安軍分區政委洪長武走上前來,招呼道:“宋書記來了!”
  宋懷明點了點頭,指了指遠處,和洪長武一起走向通道的另外一邊。
  洪長武是靜安市常委之一,和宋懷明的私交一直都很好,這些年來他試圖幫助調節一下老首長和宋懷明之間的關係,可幾次努力都沒有取得任何的進展,反倒是被老首長罵了幾頓,踢了幾腳。洪長武深表同情的看了看宋懷明,低聲道:“我們也沒怎麼勸老首長,他自己非要喝,這一高興,嗨!”
  宋懷明對這位老嶽父的脾氣再清楚不過,他苦笑道:“他就是那個脾氣,想做的事情,別人根本攔不住,現在情況怎麼樣?”
  “醫生說沒有生命危險,不過他年紀大了,沒有一年半載的是無法恢複正常了。”
  宋懷明道:“老爺子是個急『性』子,讓他躺在床上這麼久,他肯定要發瘋了。”
  “誰說不是啊,不過……哎,張揚不是來了嗎,那小子應該有些辦法。”
  “張揚?”
  洪長武點了點頭:“跟嫣然一起進去的那個小夥子,聽說是春陽黑山子鄉計生辦主任,上次老首長的腰疼病就是他給治好的,老爺子很欣賞他……”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嫣然跟他的關係好像有點不一般。”
  宋懷明何等人物,從洪長武這頗具暗示的言辭上已經領會到了,這個叫張揚的小子極有可能是女兒的男朋友,不過宋懷明實在想不通,女兒怎麼會認識一個鄉鎮計生辦的小幹部?
  兩人說話的時候,又有人趕到了,其中就有荊山市公安局長謝誌國夫『婦』,他們和宋懷明都是老熟人,其實除了楚鎮南這個老司令擺出和女婿老死不相往來的勁頭,他的那些部下多數和宋懷明的關係不錯,宋懷明的為人和口碑很好,他的執政能力也很強,自從擔任靜安市委書記以後,靜安從過去北原省經濟第三一躍成為龍頭老大,成為省內名副其實的經濟政治中心。
  宋懷明雖然平時很少和女兒見麵,可是他仍然通過各方途徑關心著女兒的一舉一動。他和謝誌國夫『婦』打了個招呼,幾人在那媔}始談論起楚鎮南的病情。
  楚鎮南雖然發病,可是精神頭還是不錯的,此刻正躺在病床上嚷嚷著要回家呢,他怒道:“媽的個八字,我沒什麼病,讓我躺在這媟F嗎?老子槍林彈雨都經過,這點小『毛』病根本難不住我,歇兩天就好了,嫣然,嫣然,快給我辦出院手續。”
  楚嫣然和張揚一起走入病房,聽到外公的叫聲,楚嫣然怒道:“老楚同誌,你怎麼這麼不讓人省心?這麼大人了跟個孩子似的,是不是真想折騰出『毛』病,明天把所有人集合起來看你蓋國旗?”
  楚鎮南瞪大了眼睛:“你是我孫女,居然這麼咒我,你有沒有良心啊!”他這才看到楚嫣然身後的張揚,仿佛看到救星一樣興奮起來了,叫道:“神醫,張揚,哈哈!你來了,我有救了,哈哈,快,快,給我紮兩針!”
  楚嫣然嗔道:“醫生都說了你不能太興奮,老實點!”
  楚鎮南委屈的看著外孫女兒,似乎在責怪她在外人麵前也不給自己麵子。
  張揚來到楚鎮南身邊坐下,抓起他的右手,楚鎮南有些焦急道:“我的左半邊身體都麻了,手臂,大腿全都使不上力量。”
  張揚笑道:“老首長,你真當我是無所不能的神醫啊!”他切了切楚鎮南的脈搏,心中很快就有了回數,楚鎮南這次的中風症狀來得很突然,不過病情較輕,僅見肌膚麻木,口眼歪斜,言語塞澀,半身不遂,並沒有出現神誌障礙。脈相偏滑,舌苔白膩,種種跡象表明楚鎮南的中風屬於中風的中經絡症狀,治療應以化痰開竅為主,取『穴』人中、豐隆、三陰交、太衝,用針應該以瀉法為主。
  張揚探查完楚鎮南的病情,心中已經有了回數,微笑道:“您老也別心急,先調整鞏固一下,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過來給你用針!”
  楚鎮南是個急『性』子,一聽還要等到明天頓時就有些著急了:“早一天晚一天還不是一樣,我忍得住,你隻管給我紮針。”
  楚嫣然怒道:“你是醫生還是人家是醫生?張揚剛從東江趕過來,還沒有吃飯呢,你要不要人活啊?”
  楚鎮南心理極不平衡的看著外孫女:“你隻知道心疼他,不知道心疼我嗎?”
  楚嫣然被他說了個俏臉通紅,啐道:“怪老頭就知道胡說八道。”
  楚嫣然不經意中流『露』出的關心讓張揚心中一片溫暖,他輕聲道:“老首長,不是我不願現在給你紮針,而是你的病程剛起,我害怕中途會有反複,所以等到穩定之後再說。”
  楚鎮南點了點頭,歎了口氣道:“這次我可全靠你了,嫣然,你帶張揚去吃飯吧!”
  楚嫣然雖然一肚子話想跟張揚說,可是想起外麵的父親,又搖了搖頭道:“我還是留在這堻郁A!”她充滿歉意的看著張揚,張揚明白她的心意,柔聲道:“嫣然,老首長需要人照顧,你還是留下,我去附近先住下來,回頭給你電話。”
  楚鎮南向警衛員小陳道:“小陳,讓洪長武安排張揚去軍分區招待所住下!”老司令雖然已經退了下來,可說話還是一如既往的氣勢。就像下達軍令,不容置疑。
  張揚和楚嫣然對望了一眼,楚嫣然抿了抿嘴唇,美眸中的目光卻早已柔化,張揚從中察覺到了那份刻骨銘心的思念,他笑了笑,和小陳一起走出門外。
  

Snap Time:2018-10-23 04:46:46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