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一章極品壯陽藥膳(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極品壯陽『藥』膳】(下)

    門外的的確是邢朝暉,不過這次他可不是一個人來的,跟他一起過來的還有六名同伴,看年齡都跟他差不多大,邢朝暉站在門外正向他們介紹天池先生手書的匾額呢。

    張揚笑著迎了出去,虛情假意道:“邢主任啊,今兒吹什麼風又把你給吹來了,不知今天有什麼指教啊?”

    邢朝暉笑道:“我可不是找你的,這幾位都是我香港的朋友,我特地帶他們來嚐嚐鄉村風味。”

    人家既然是帶客飯來得,張揚當然要以禮相待,安排邢朝暉坐下後,把於小冬悄悄拽到一邊,壓低聲音道:“給我很宰他一頓,好好幫他放放血!”

    於小冬不明白張揚何以會對邢朝暉如此痛恨,愕然看著他,心說人家衝著你來得不是你朋友嗎?

    張揚生怕她領會不了自己的意思,低聲解釋道:“我最恨這幫公款吃喝的蛀蟲,來一個就宰一個!”

    張大官人抽空去廚房走了一趟,看到劉大柱正擺弄著羊球羊鞭,估計這廝又要搞他的拿手菜鞭打繡球,這廝今天是存心想整治一下邢朝暉,恨不能下點瀉『藥』讓邢朝暉吃點苦頭,可這樣幹豈不是連酒店的招牌都砸了,他晃悠了一圈,忽然生出一計,出門到斜對麵的中『藥』店抓了枸杞子,鎖陽,肉蓯蓉,杜仲……等幾味中『藥』,這些『藥』物雖然都很尋常,可是一經張大神醫的妙手搭配,馬上就成為擁有壯陽奇效的良『藥』。

    張揚把配好的料包悄悄交給劉大柱,吩咐道:“回頭給我放到那鞭打繡球麵去!”

    “這是啥?”劉大柱有些詫異的問道。

    張大官人『奸』笑道:“好東西,你權當不知道。”

    給邢朝暉那幫人上鞭打繡球的時候,張揚還是禮貌的去敬了一圈酒,特地隆重介紹這道菜:“這道菜是我們本店的特『色』,過去乾隆爺最愛吃,他每天要應付後宮佳麗三千,還要『操』勞國家大事,全都靠這道菜頂著,壯陽效果絕佳。”

    好在一桌都是男士,聽到張揚的介紹同時笑了起來。

    邢朝暉笑道:“張主任,這道菜我吃過,不過是普通的羊鞭羊球,鄉的土菜而已,你說是宮廷秘製菜也太誇張了一些。

    “邢主任不信可以嚐嚐啊,不過,我事先提醒各位啊,吃這道菜之前最好馬上打電話讓老婆在家等著,不然回頭憋出了啥『毛』病可不是小店的責任。”

    那幫香港人聽到張揚這樣說笑得越發開心,看來壯陽是男人永不厭倦的話題。

    張揚心懷叵測的陪著他們喝了幾杯,然後告辭離去,離去之前看著邢朝暉夾了一根羊鞭塞入口中,張揚心中暗樂,讓你狗日的吃,回頭讓你嚐嚐春情勃發的滋味。

    這頓飯於小冬一共收了邢朝暉一千八百多,邢朝暉也明白人家是故意宰他,肯定是張揚在背後唆使,走出農家小院和張揚握手道別的時候,他晃了晃張揚的手臂,趁著四下無人,壓低聲音道:“你小子可真不仗義,不見熟人不發財,這頓飯少說黑了我一千多。”

    張揚咧著嘴笑道:“邢主任英明,你送的那塊表真棒,橫看豎看都跟真的差不多。”

    邢朝暉笑道:“你啊你,居然還記仇!這可不是大老爺們的胸懷。”

    “哪哪,比起邢主任的胸懷,我是自愧弗如。”

    邢朝暉笑道:“咱們『共產』黨員哪有那麼多錢去買正品的勞力士,別看是A貨,也花去了我大半個月的工資,禮輕情意重,你不要這麼市儈嘛!”

    兩人笑著握手道別,張揚意味深長的提醒道:“那啥,嫂子在家嗎?”

    邢朝暉笑著指了指張揚,轉身和那幫香港朋友離去。

    張揚得意非常的看著他們遠去,這次宰了邢朝暉一道,而且他也沒有給自己分派什麼任務,最重要的,這幫家夥都吃下了自己秘製的壯陽『藥』,還有後續反應讓他們折騰呢。

    張大官人的初衷隻是一個惡作劇,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惡作劇引起了一係列的後果。

    後續之一,當晚邢朝暉和那幫香港客人離去之後,邢朝暉回去後就感到有些不對,跟長期兩地分居的老婆連番鏖戰,詳情不表。

    後續之二,當天晚上,幾名香港客人因為欲火難耐,做出了某些有傷風化,違反治安條例的事情,當場被抓了個現行,這次的事件影響極壞,到最後因涉及到國家安全,由國安介入。

    第二天一早張揚就接到了邢朝暉興師問罪的電話:“張揚,你到底在菜下了什麼東西?”

    張揚沒心沒肺的對著電話大笑著,然後低聲道:“怎麼樣?厲害吧?嫂子滿意吧?”

    邢朝暉這麼好的脾氣也不禁火大:“你這個混小子,下春『藥』了?我那幫香港朋友都被弄進去了,都是你害得!”

    “別誣陷好人,幹我屁事啊,都勸你們別吃這麼多羊鞭羊球了,沒見過那麼饞嘴的。”

    邢朝暉真是哭笑不得,他猜到那道菜肯定有問題,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道:“張揚,我看你小子壓根不適合在駐京辦,你應該去醫院坐診開個包治陽痿專科!專賣你的鞭打繡球肯定門庭若市,供不應求。”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邢朝暉發牢『騷』的一句話,在張揚聽來卻宛如醍醐灌頂,他馬上叫來了於小冬,讓她給酒店做一條幅——吃宮廷秘製壯陽『藥』膳,壯男人赳赳雄風!

    於小冬對這位上司的異想天開是無可奈何的,張揚是什麼人她早就了解,這廝是個想什麼就要做什麼的人,她所能做的隻有服從。

    條幅很快就掛了起來,張揚花了一點時間配製了幾百個料包交給了劉大柱,通過邢朝暉那幫人的實驗,張揚對尺度的把握上有了回數,現在的用量比過去少了一半,有道是過猶不及,他可不想每天都有客人因為衝動而違反國家法律法規。囑咐劉大柱一定要保密,物以稀為貴,這羊鞭燒羊球加上宮廷秘製這四個字就沾染上了皇家氣質,必須要有一個襯得起皇家氣派的身價,沒加料的普通版58一份,加料的極品版588元一份,而且還限量供應,每天極品『藥』膳隻供應十份。

    包括於小冬在內的所有人都認為小張主任是利用職權胡作非為,他壓根不懂飯店的經營,現在這麼搞,就是小孩子過家家,再這麼折騰下去,隻怕用不了多久,農家小院就會關門停業。可事情的發展是令人大跌眼鏡的,剛開始的時候,客人還是稀稀落落的,不過大概一周以後,客人開始漸漸增加,而且讓所有人驚奇的是,隻要來到這的,幾乎必點那道宮廷秘製壯陽『藥』膳,而且多數客人都是奔著極品『藥』膳來得,很快每天十份已經供不應求。

    於小冬現在是對小張主任佩服的五體投地了,小張主任簡直是無所不能,要知道每天單單是十份極品壯陽『藥』膳就已經有了5880元的保底營業額,加上其他的菜肴酒水,農家小院的日營業額輕鬆過萬,對他們這種規模的酒店來說,生意已經可以用火爆來形容。

    於小冬看到形勢大好,於是提議張揚再增加極品壯陽『藥』膳的供應,張揚想都不想就給否決了,物以稀為貴,如果點一份就供應一份,這極品二字就顯現不出來,皇家的氣派也就沒了,賣這個價錢要的就是神秘感,要的就是檔次,能夠吃到極品壯陽『藥』膳的人就會感到麵子有光,顯示出他們的身份高人一等。於小冬學過一點市場學,明白小張主任是在搞饑餓營銷,又深深佩服了他一把。

    其實張揚懂個屁的饑餓營銷,他隻是懂得物以稀為貴的道理。

    顧佳彤和他通電話的時候,聽到張揚利用壯陽『藥』膳盤活酒店的事情,樂得上氣不接下氣,嬌聲啐道:“這麼陰損的主意也隻有你能夠想出來。”

    張揚笑道:“陰損嗎?我這是造福人類,你想想啊,這幫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大都人到中年,那啥……方麵自然有所減退,吃了我的秘製『藥』膳,他們重振雄風,找回昔日年輕時候的激情和快感,別說是588,就是5888他們也樂意花,在我們這吃過極品『藥』膳的,就沒有一個表示不滿意的。”

    顧佳彤的聲音忽然變得嬌媚起來:“張揚,你過去有沒有吃過那啥……”

    張揚嘿嘿一笑,不無得意道:“就我這身板兒還用得上那玩意兒?我是純天然!”

    “呸!”

    “佳彤姐,我想你了!”這廝的聲音低沉而『性』感。

    顧佳彤沉默了下去,過了許久方才在電話那頭道:“我也想你!”她雖然很想飛回北京去見張揚,可是現在東江這邊的確走不開,東江紡織百貨商場那塊地就要開始競拍,這種關鍵時刻她不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兒女私情上。她輕聲道:“等我忙完東江的事情,我馬上就飛過去找你!”

    張揚體諒顧佳彤現在的繁忙,微笑道:“事業要緊,反正這邊也沒什麼要緊事,酒店的生意也已經步入正軌,每天營業額都有兩萬左右。”

    “都是你的功勞,等我回去算清楚賬目,把屬於你的那份留出來。”

    “有病啊,什麼你的我的?連你都是我的,別跟我算那麼清楚!”

    顧佳彤聽得心頭一陣酥軟,柔聲道:“張揚,我恨不能現在就到你身邊。”內心中對張揚的深愛已經無法隱藏。

    張揚笑道:“好了,等我忙完最近的接待工作,說不定哪天我會突然出現在你的麵前。”

    張揚平時的工作並不忙,這和他們駐京辦的級別有關,一個縣級駐京辦,和中央部委發生聯係的機會較少,所以張揚這個駐京辦主任平日也清閑得很,秦清在中央黨校結業後已經返回了春陽,在北京期間她也很少和張揚聯係,張揚了解她的『性』情,關於他們之間的流言蜚語原本已經很多,他也不想增加秦清的麻煩,為她以後的仕途製造障礙。

    在張揚擔任駐京辦主任之後,春陽縣委書記楊守義倒是來過幾次北京,不過他對張揚這廝抱著敬而遠之的態度,每次來寧願住在外麵的酒店也不願前來駐京辦和張揚碰麵。楊守義雖然不願意來,其他的縣局級幹部倒也不斷,張揚將駐京辦的接待任務都交給了於秋玲,除非是縣主要領導前來他會親自接待,其他人,他才懶得『露』麵。過來的這些幹部雖然打著辦公事出差的名目,可很少有人真的是為了公事前來,有前來跑關係送禮的,有尋親訪友的,還有趁機出來旅遊的。

    副縣長徐兆斌兩口子就屬於最後那種,徐兆斌是來北京參加一個鄉鎮企業先進經驗推廣會的,他順道把老婆於秋玲給帶上,兩人在北京沒什麼親戚,落腳點自然就選在了春陽駐京辦。

    於秋玲是張揚在黑山子鄉時候的老領導,徐兆斌現在分管張揚這一塊兒,他們兩人到來,張揚自然要親自接待。

    

Snap Time:2018-01-22 02:49:25  ExecTime:0.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