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一十章啥叫身份(下)

  
  第一百一十章【啥叫身份?】(下)
  大中國有人的地方就有小道消息傳播,在小圈子媔Ф蔽漣韞[迅速,今天但凡過來參加開業典禮的多少都有那麼點人脈,那麼點關係,平海駐京辦主任郭瑞陽也聽到了這個傳聞,在他看來張揚這個年輕人越發顯得深不可測,過去他因為張揚和顧佳彤的關係而對張揚高看一眼,現在知道了張揚和文副總理的關係,看張揚這個小小副科更是覺得此人非同尋常,這個省駐京辦主任正廳級幹部主動湊到張揚這個春陽縣駐京辦主任,副科級幹部的身邊,臉上帶著熱情洋溢的笑容,多少還有那麼一點點獻媚的含義,不過人家拿捏的比較到位,獻媚的成分隱藏的很深,郭瑞陽低聲道:“張揚,待會兒東江市委梁書記也要過來!”
  張揚微微一怔,邀請名單是他和顧佳彤商討決定的,在邀請名單上並沒有梁天正的名字,不過張揚也知道梁天正是東江市委書記,副省級幹部,平海省常委之一。
  張揚把這件事告訴了顧佳彤,顧佳彤表現的和張揚一樣驚奇,不過她很快就明白梁天正為何會突然前來,此人肯定是聽說了羅慧寧到來的消息,臨時決定前來的,這消息十有八九是郭瑞陽透『露』出去的。顧佳彤在處理這些事情的經驗要比張揚豐富的多,輕聲道:“馬上讓人多準備兩桌飯菜,招待這些不速之客。”
  鞭炮聲響起,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羅慧寧、顧佳彤和張揚共同為開業剪彩,羅慧寧隻是禮節『性』的說了恭喜農家小院開業,為京城飲食業增添新的亮點,其餘的時間交給了顧佳彤。
  簡短的開業儀式之後,張揚作為主人邀請眾人入席,這時候東江市委書記梁天正坐著平海駐京辦的奔馳車到來,梁天正今年五十一歲,屬於很有希望入主一方的人物,他之所以聽到消息後馬上到來,還有一個重要原因,他一直是文副總理的班底,身為平海省常委,春陽駐京辦的事情多少和他有些聯係,羅慧寧親自前來,他既然身在北京,知道後就必須出現,這不僅僅是為了拉近關係,也是起碼的禮節。
  梁天正也送上了四棵發財樹,跟他一起前來的還有東江駐京辦主任,梁天正此時到來有他的原因,可顧佳彤卻對他產生了極大的反感,既然梁天正身在北京,聽說酒店開業為什麼不提前到來?這顯然是沒有打算給父親麵子,而郭瑞陽身為省駐京辦主任,居然和梁天正走的那麼近,一定是他通報的消息。身為省委書記的女兒,顧佳彤的政治嗅覺也非同一般,從一件簡單的事情上她聯想到了許多。
  梁天正微笑著來到顧佳彤麵前:“佳彤,怎麼開業這麼大的喜事也不跟梁叔叔說一聲?如果不是我昨天聽郭主任提起,還真的要錯過這麼熱鬧的事情呢。”
  顧佳彤笑得很親切,嘴巴也很甜:“梁叔叔,我真不知道你到了北京,假如我知道,一定親自過去把你給請過來。”心中卻暗罵梁天正虛偽,她又把一旁的張揚介紹給梁天正。
  梁天正顯然沒有把張揚這個春陽駐京辦主任放在眼堙A很敷衍的點了點頭:“小夥子很年輕嘛,不錯,好好幹,有前途!”
  張揚看出了人家對自己的敷衍,也就沒自討沒趣的把手伸出去。
  讓張揚沒想到的是,除了梁天正以外還來了不少人,這些人多數是他不認識的,其中有不少是衝著梁天正來得,官場上的關係真是錯綜複雜,牽一發而動全身,張揚臨時加的兩桌坐滿了,不得已又加了兩桌,不過人家都不是空手來得,全都封上了紅包。
  登記名冊顯示,這些人大多來自東江下屬的縣級駐京辦、大企事業單位駐京辦事處,人家是來討好梁天正的,張揚不得不感歎這幫人的消息靈通。這次張揚本來也邀請了春陽縣長秦清,卻沒有想到秦清已經完場黨校的學習返回春陽了,不知她處於何種想法,走的時候竟然連招呼都沒打一個。
  還好酒店準備了足夠飯菜,張揚把後勤工作交給於小冬負責,自己則和顧佳彤主要負責招呼客人,當天並沒有對外營業,單單是關係單位就已經把地方給坐滿了。
  張揚逐桌開始敬酒,雖然今天來的客人多數對他沒什麼印象,可很快張大官人便用其強悍的酒量將客人們給震住了。顧佳彤主要的任務是陪好羅慧寧,她特地給羅慧寧安排了一個小包,原本打算讓杜天野、自己、張揚三個陪同的,可梁天正來到後直奔這邊而來,羅慧寧也沒有想到梁天正會到這堥荂A她和梁天正很熟,笑道:“小梁啊,你也過來了?”
  當著年輕人的麵被羅慧寧稱呼為小梁,梁天正非但沒有感到難堪,反而感到臉上有種說不出的榮光,羅慧寧的這句話等於告訴所有人,他和文家的關係很近,梁天正毫不客氣的坐下道:“羅大姐,春陽駐京辦是我們平海的一部分,我是平海常委,是他們的分管領導,當然要過來了。”
  羅慧寧笑了笑,她才不會相信梁天正的這番鬼話,一個縣城駐京辦開酒店,怎麼可能勞動省委常委的大駕,羅慧寧以為,梁天正之所以過來十有八九是因為顧佳彤的緣故,她並沒有想到是自己的原因,羅慧寧對這小小的駐京辦有了全新的認識,看來地方的關係網真是層層相扣,複雜得很。
  顧佳彤微笑看著梁天正,她忽然意識到梁天正出現在這堮ㄘ不僅僅是為了接近羅慧寧,他會不會想以這樣的方式向自己傳達某種信息?
  張揚懶得關注這些事情,在他看來,這些高層的政治鬥爭跟自己距離比較遙遠,他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副科,用不著考慮太長遠的事情。眼前對他最重要的是把副科轉成正科,他所謂的升遷是堂堂正正的升遷,而不是國安給他的那種內聘,見不得光的升遷。
  酒宴的氣氛很好,張大官人的豪爽,顧大小姐的關係都讓這次的開業典禮籠上了一層特殊的味道,有不少單位已經表示以後要把農家小院作為長期定點單位,張揚幾乎每桌都轉了一圈,喝得正在興頭上的時候,於小冬走了過來,附在他耳邊小聲道:“張主任,外麵有人找!”
  張揚點了點頭,把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交給於小冬,大步走了出去。
  酒店的大門外站著一個笑眯眯的中年人,正是國安四處駐香港辦事處主任邢朝暉,他駐足在那堛Y賞著招牌上天池先生親筆手書的大字。
  張揚看到這廝心奡N是咯一下,他對國安有種發自內心的抵觸感,邢朝暉因為上次用內聘副處糊弄他,更遭他腹誹,這家夥長著一臉的忠厚相,實際上卻是狡猾無比,以張大官人的道行,上次都被他陰了,這筆帳張揚還沒有來得及跟他算呢,想不到他居然好意思主動登門,不請自來。
  人家邢朝暉卻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笑眯眯道:“恭喜!恭喜,幾天不見,小張主任的事業蒸蒸日上,真是可喜可賀!”
  張揚虛情假意的嘿嘿笑著:“那是,我現在都是副處級幹部了,升遷的速度那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邢朝暉一聽就知道這廝對自己用內聘各應他的事情很不滿意,心中暗笑,把手中的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禮盒遞了過去:“小小賀禮略表存心!”
  張揚當著他的麵就把禮物給拆開了,媊悇O一塊手表,我日,又來這套,張揚臉上的笑容頓時斂去,低聲道:“啥玩意兒?又搞竊聽啊?”
  “這是真表,正宗勞力士,還有出場編碼呢,我說,你年輕輕的怎麼那麼多疑?做人要厚道啊!”
  “邢處,你還知道厚道兩個字怎麼寫啊?”張揚挖苦道。
  邢朝暉仍然樂道:“我大老遠來了,也不請我進去喝酒!”
  張揚說歸說,對邢朝暉也沒有太大的反感,還是收了他的禮物,把他請了進去,來到大廳的時候可巧杜天野從洗手間回來,剛好遇到,他和邢朝暉極熟,直接把邢朝暉請進了小包,張揚外麵也進行的差不多了,也跟著去小包敬酒。
  他們走進小包的時候,羅慧寧正要起身離去,張揚笑道:“羅阿姨,要走也得等我敬完這杯酒再走!再說菜還沒上完呢!”
  羅慧寧於是微笑著坐了下去:“張揚,菜味道還是不錯的,很有特『色』!我看這飯店以後的生意肯定紅火。”
  張揚走過去給她倒了一杯酒,端起道:“這杯酒我敬羅阿姨,祝你身體健康,青春永駐!”
  羅慧寧笑道:“身體健康要的,青春永駐是不敢想了,都老太婆了,哪媮晹酗偵簬C春可言!”
  張揚端起酒杯道:“羅阿姨隨意,我幹了這杯!”
  杜天野笑道:“一點誠意都沒有,換大杯!”,邢朝暉也跟著附和,羅慧寧害怕張揚喝多,搖了搖頭道:“算了,張揚今天是主人身份,已經喝了不少了,別讓他喝多了。”
  梁天正微笑看著眼前的一幕,心中暗自奇怪,張揚和文家到底是什麼關係,怎麼羅慧寧對他會這麼關照,就像子侄一樣?
  張揚豪氣幹雲道:“大杯就大杯!”他抓起酒瓶自己滿上了一杯:“羅阿姨,我先幹為敬啊!”他仰首將一滿杯白酒喝了下去,杜天野和邢朝暉同時叫好,兩人都見識過張揚的酒量,知道這廝壓根就是千杯不醉,這點酒對他算不了什麼。
  羅慧寧也微笑著點了點頭,把杯中酒喝了。在梁天正看來,羅慧寧能夠飲幹這杯酒已經是很給張揚麵子。
  這時候服務員進來上菜,這道菜叫鞭打繡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製而成,也是劉大柱的拿手菜,服務員把菜一端上來,張大官人就有些愣了,我靠,這場合上這道菜,好像有點那啥。
  偏偏羅慧寧夾了一塊羊球津津有味的吃起來,微笑道:“好吃,這菜叫什麼?”
  服務員脆生生道:“鞭打繡球,是用羊鞭和羊球烹製而成,具有滋陰壯陽的功效!”
  在場的每一個人都神情尷尬,要知道這塈今袺匱z寧,顧佳彤的一張俏臉也紅到了耳根,心中暗罵張揚混球,這麼點細節都沒有考慮到,居然把這玩意兒給上來了,這可麻煩了,羅慧寧要是怪罪下來,豈不是麻煩?
  羅慧寧看到這幫人鴉雀無聲,馬上知道他們在顧忌什麼,心中暗笑,淡然道:“很雅致的名字,中國的飲食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化解這種小小的尷尬對她而言根本不成為任何的問題。
  張揚第一個反應了過來,笑道:“是啊,是啊,也隻有清台山的野廚子才能做出地道的農家土菜!”略顯尷尬的氣氛在他們的笑聲中重新變得輕鬆起來。
  羅慧寧又呆了一會兒,起身離去,張揚和顧佳彤一直把她送到門外,羅慧寧上車前向他們兩人道:“開酒店搞活經濟是好事,不過任何事要公私分明,千萬不要忘了堅持自己的原則。”這番話顯然是對張揚說的。
  張揚連連點頭道:“羅阿姨放心,具體經營上的事情我不會涉及的。”
  羅慧寧輕聲道:“好好幹,你還年輕,有的是大好前途!”
  

Snap Time:2018-10-22 15:39:24  ExecTime: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