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零九章城城外

  
  第一百零九章【城城外】
  “我日,你狗日的果然是個翻臉回子,當初我不是聽你吹得天花『亂』墜,說清台山以後要如何如何,怎麼會鼓動村人集資修路,修建賓館?現在把我坑進來了,你不認賬了?”
  張揚笑道:“那是因為你想占便宜,你想借著這事兒發筆橫財,你不貪怎麼能被坑進來呢?”
  劉傳魁被他氣得張口結舌,拿著個旱煙指著他,老半天沒說出話來。
  杜宇峰趴在車窗上笑道:“老支書,你跟他練嘴皮子,這不是找虐嗎?快上車,我們還趕著上山呢。”
  劉傳魁罵歸罵,可和張揚他們的感情還是極其深厚的,嘴雖然埋怨,心卻明白這件事並不是張揚所能控製,當初張揚告訴他這些消息都是為他和村子好。
  在村子後麵把車停好了,一群人就直奔青雲峰而去,蘇老太堅持要自己走,老太太年紀雖然大了,腿腳還算得上利索,把牛文強、趙新偉這兩個不經常鍛煉的家夥拉出老遠的距離。
  張揚和劉傳魁並肩走在蘇老太的身後,劉傳魁知道蘇老太的身份之後,心中對張揚又多了一分欣賞和敬意,李長宇得勢的時候,張揚對蘇老太這樣理所當然,可李長宇現在走背字,張揚仍然能夠對蘇老太像親人一樣,這就很難得了,這種人仗義,這種人可交。
  在路上,張揚把讓劉大柱去北京跟他開飯店的事情說了,劉傳魁聽完後,啪嗒啪嗒抽著旱煙,想了老半天方才道:“我家到現在還沒一個男娃,放這小子出去,我老劉家誰來傳宗接代?”
  老支書的這個理由真是讓周圍人哭笑不得。
  張揚笑道:“大柱這麼好的手藝,你讓他終日都窩在這山溝溝,豈不是浪費了,再說了,我看你老劉家生不出孫子八成是風水有問題,你讓他跟我去北京,吸點龍氣,說不定回來就能給你種個胖孫子出來。”心中卻暗歎這劉傳魁的執著,生了這麼多孫女兒還不知足,一定要生出一個孫子才能甘心,所以這鄉下的計生工作不是一般的難幹,自己當初在黑山子鄉當計生辦代主任的時候遇到了不少的阻礙,想在回頭想想也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在基層做計生工作,如果凡事都講道理還真是寸步難行,必須要使用一些強硬的手段,不過張大官人早已經不管這塊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劉傳魁想生多少那是現任計生辦主任的事情,跟他這個駐京辦主任沒有任何關係。
  蘇老太的『性』情十分的倔強,從上清河村到青雲峰都堅持自己步行前往,不過老太太的體質倒也康健,不到三個小時一行人就來到了青雲峰紫霞觀。
  老道士李信義正在跟陳崇山兩人在院中的太陽地下下棋,看到他們過來,兩人暫時停下,起身迎了過來。
  陳崇山笑道:“張揚,好久沒見你上山了,怎樣?北京那邊工作的還習慣嗎?”
  張揚點了點頭,讓李信義陪著蘇老太去上香,自己則跟著陳崇山來到道觀西側的銀杏樹下,低聲道:“陳大爺,那幅字我送給杜山魁了,想不到你們當初還是戰友啊。”
  陳崇山淡然一笑:“幾十年的事情了,大家選擇的道路不通,想要的生活不同,我現在都已經忘了他是什麼樣子了。”這番話的可信度很低,他們那種生死相交的友情又怎會輕易忘卻。
  張揚笑道:“對了,我帶了他們的全家福過來,你看看!”
  陳崇山接過張揚手中的照片,仔仔細細的看了看,唇角『露』出會心的微笑:“好,很好,看到他們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我就開心了。”看完後,他小心地把照片收好。
  張揚又道:“楚鎮南你熟悉嗎?”
  陳崇山點了點頭:“也是戰友,當初我們兩個都是老杜的下級,楚鎮南是有名的猛將,如果不是脾氣暴躁了一點,容易得罪人,他的成就應該比老杜大。”說完他又笑道:“我和楚鎮南並不合拍,他是武將,我勉強能算個文職,往往說上幾句話就會吵起來,他看不慣我知識分子假惺惺的味道,我受不了他身上的草莽氣,所以從文革開始後就斷了聯係,雖然我知道他在北原,卻一直都沒有機會相見。”
  張揚笑道:“有機會,我安排你們見見麵怎樣?”
  陳崇山微笑道:“其實有些感情放在記憶力最好,每天相見未必可以持久,到我這種年紀,最想過的就是自由自在的日子,回憶無論是幸福的還是痛苦的,對我而言都是彌足珍貴的。”
  張揚靜靜品味著陳崇山的話,總覺著他這番話中另有所指,可一時間又猜不到他究竟在說什麼。
  蘇老太很虔誠的上香,老道士又煞有其事的給她解了個簽,張揚雖然不知道老太太究竟求得什麼簽,可從她輕鬆的神情上來看,老道士應該給了她不少的安慰。
  牛文強、趙新偉、杜宇峰、薑亮四個閑著沒事已經在大樹的石桌下打起撲克,劉傳魁站在一旁看著,不時的指指點點,惹得杜宇峰像哄小雞一樣不停的哄他走。
  李信義忙完之後向張揚招了招手,張揚跟著他來到遠處碑亭,老道士把張揚單獨叫過來是想了解一些香港安家的事情,他雖然不願和安誌遠這個同父異母的大哥相認,可畢竟是骨肉至親,聽說清台山旅遊項目突然停了下來,就猜到安家有事,心一直在牽掛著。
  張揚也沒有瞞他,將香港安家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了她,李信義聽完,臉『色』凝重,禁不住歎了口氣道:“冤孽,冤孽,想不到上輩子造下的孽,這輩子終究還是要償還。”身在道門,他相信天理循環報應不爽之說,當年他的父親安大胡子在清台山為匪,殺人無數,手上欠下了無數血債,今天安家的慘案被他視為因果循環的報應。
  張揚因為親自經曆這件事,對安家已經有所認識,別人不說,單單是遠走台灣的那個安德淵絕不會就此罷休,之前他離開香港隻不過是因為形勢所迫,一旦時機成熟,安德淵肯定會重新返回香港,親手討回安家的那筆血債。
  返回上清河村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鍾,劉大柱已經在山下宰羊燒水,準備晚飯,見到張揚,聽說要帶他前往北京開飯店的事情,劉大柱也格外興奮,又有哪個大男人不想出去見見世麵,開創一番事業,過去他不止一次的產生過出去開飯店的念頭,隻不過被老爺子給攔住,現在好不容易獲得了老爺子的同意,劉大柱內心的喜悅難以形容,所以幹起活來也格外賣力。
  張揚扶蘇老太去房間歇著,看到時間還早,於是給楚嫣然打了一個電話,這次返回春陽還沒有和她見麵,可打了幾次,楚嫣然的手機始終處於關機狀態,這廝內心中不覺有些空『蕩』『蕩』的,腦海中充滿了楚嫣然的一顰一笑,內心中對她的思念宛如雨後春筍般迅速生長起來。
  張揚對待感情從來都是隨心所欲,很少去考慮以後該怎樣辦,可海蘭、左曉晴、楚嫣然,一個個對他的回避,讓他不能不去考慮這件事,這一時代的女人和過去不同,她們對感情的占有欲很強,每個人都想獨占這份感情,而張大官人卻想擁有她們每一個,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想要兼而得之,隻怕要花費一番心思。
  這廝正在冥思苦想的時候,顧佳彤打來了電話,在電話中顧佳彤告訴了他一個好消息,省已經決定解除對李長宇的雙規,暫時不會安排他的工作,讓他休息一段時間再說。顧佳彤是通過夏伯達知道這個消息的,夏伯達是個喜歡賣人情的人,他從顧允知口中知道這個消息後,第一個告訴的就是顧佳彤,他不但要和顧允知本人處好關係,還要和顧家的所有人處好關係,隻有這樣才能讓顧允知覺著他是自己人。讓顧家的所有人把自己當成親人,既然做了總管這個角『色』,就要把這個角『色』扮演到底。
  張揚在顧佳彤那反複證實這件事之後,這才興奮異常的掛上了電話,無論李長宇以後擔任什麼工作,解除雙規就意味著上麵不再繼續追究他過去的責任,這是一個好兆頭,他並沒有急於把這個消息告訴蘇老太,畢竟老太太年紀大了,還是少刺激她為妙,這種事還是等李長宇自己過去跟她說吧。
  李長宇是在周一的清晨走出鸞山賓館的,他已經將近一個月沒有理發,也沒有刮胡子,身上穿著一件調查組給他的軍大衣,手拎著裝滿他換洗衣物和日用品的旅行袋,慢慢走出鸞山賓館的大門,他雖然消瘦了許多,可是目光卻變得越發堅定,抬頭看了看冉冉升起在東方的朝陽,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對李長宇而言,這是嶄新的一天,他來到附近的百貨店,先給家打了一個電話,當朱紅梅聽到他的聲音,馬上聲嘶力竭的叫了起來:“你還有臉打電話,臭不要臉的,我要跟你離婚,離婚協議書已經寫好了,就等你簽字。”
  李長宇的表情很鎮定很坦然,似乎早就知道了這個結果,他平靜道:“我同意,等我回家,馬上簽字!”掛上電話,想撥第二個號碼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過了一會兒又放下電話,起身付錢後,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
  李長宇按響葛春麗家門鈴的時候,內心是極其忐忑和不安的,他被雙規的這一個月中,和外界的一切聯絡都已經中斷,外麵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他不清楚這場風波有沒有波及到葛春麗,葛春麗對他有沒有改變。
  門鈴響了五分鍾也沒有人過來開門,李長宇有些疲憊的把旅行袋扔在了地上,從大衣的口袋中『摸』出一盒煙,抽出一支點燃,他聽到身後發出清脆的聲響,轉過身去,卻看到葛春麗站在樓梯上,手中的鋼筋鍋因為端不住而落在了地上,她身穿深藍『色』的套裝,整個人瘦了許多,過去圓潤的俏臉也成了瓜子型,眼圈兒瞬間變紅,晶瑩的淚光在雙眸中顫抖著,她抿起櫻唇,用力的咬住,可終究還是沒有控製住內心的情緒,淚水無可抑製的滾滾留下。
  李長宇輕輕叫了一聲她的名字。
  然後葛春麗夢醒般發瘋的衝了過來,死死摟住他的身體,她的拳頭用力捶打在李長宇的胸膛,過於激動的情緒讓她說不出話來,隻能用這樣的方式表達。李長宇緊緊抱著她,親吻著她的秀發,眼圈也紅了,口中不斷低聲呼喊著她的名字,過了好半天葛春麗才展開臂膀抱住他,俏臉埋在他的胸膛上低聲嗚咽起來。
  李長宇輕聲勸慰道:“好了……一切都好了,我回來了……”
  葛春麗揚起滿是淚水的俏臉:“我一直在等你,你不回來,我會永遠等下去……”
  一種難言的情緒堵住了李長宇的咽喉,此刻他的感情變得格外脆弱,他用力抱緊了葛春麗:“我不會讓你再等……”
  張揚和秦清並肩坐在飛往北京的飛機上,秦清的目光始終望著舷窗外,飛機的翅膀在陽光下閃爍著銀『色』的金屬光輝,千姿百態的雲層就在觸手可及的地方,清台山旅遊開發事件,終於隨著李長宇解除雙規而雲開霧散,這件事過去了,秦清被雙規最為無辜,可她所受到的影響也是最小的,畢竟除了清台山這件事以外,在秦清的身上沒有查到任何的問題,調查組解除她的雙規之後當即就恢複了她的正常工作,她並沒有著急返回工作崗位,在黨校的學習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借著這段時間,她要好好調整一下心情,力求恢複到過去的狀態之中。
  張揚了解秦清,秦清的堅強不僅僅是浮於表麵,她的內心同樣堅強,經過這場政治風暴的洗禮,秦清日後再仕途上會走的更遠,走的更穩,這次雙規,讓張揚還發現了一件事,秦清不再像過去那樣逃避他,其實兩人心中對對方的心意都已經心知肚明,可偏偏秦清是個極其理智的人,她可以很好的控製自己的感情,張大官人的熱情在秦清的理智麵前也不得不保持幾分冷靜,他發現自己已經開始慢慢學會了等待和忍耐。
  張揚靠在椅背上閉上雙目,秦清悄悄轉過身,以為張揚已經睡著了,向空姐要來了一個『毛』毯,細心地為張揚蓋上,張大官人閉目享受著秦清對自己的體貼和關懷,心中一種莫名的溫暖在滌『蕩』,有些時候,愛未必要轟轟烈烈,這種潤物細無聲的感覺更能滲透人心。
  這段時間,張揚一直都在為秦清和李長宇的事情積極奔走,無暇顧及自己的事情,事情過去之後,他漸漸冷靜了下來,他之所以如此緊張,是因為把秦清視為了自己的愛人,把李長宇視為自己的親人,以他的『性』情,絕不會眼睜睜看著他們落難而置之不理的。在政治上,李長宇是他的引路人,也是他的靠山,保住他們也等於保住了自己一帆風順的仕途,但張揚當初真的沒有想到這麼遠,他對李長宇和秦清的幫助發自內心,根本沒有把任何的利益考慮在內。
  他睜開雙目,發現秦清還在看著他,不禁笑道:“我臉上有字嗎?看得那麼入神?”
  秦清溫婉笑道:“我在想,我好像從沒有對你說過謝謝!”
  張揚伸了一個懶腰,坐直了身子:“你和我之間用得著嗎?”
  秦清黑長的睫『毛』微微垂了下去:“張揚,答應我,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好嗎?”,這句話既像是提醒又像是請求。她了解自己,如果繼續這樣發展下去,終有一日她感情的防線會完全崩潰,可她又明白眼前自己需要冷靜,她不可以感情用事。
  張揚笑道:“我精力過剩,單單是工作已經滿足不了我了。”他的言外之意,還需要其他的事情滿足自己。
  每到這廝出言挑逗的時候,秦清就會裝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輕聲歎了口氣道:“有些困了,降落時叫醒我!”
  望著假寐的秦清,張揚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他和秦清之間的關係始終是這麼微妙,秦清雖然不再像過去那樣明確的拒絕他,可也沒有敞開懷抱 接受他的意思,張大官人意識到,革命尚未成功,同誌還需努力。
  回到駐京辦,看到駐京辦的院子內已經搭建起了工棚,在江城的時候,顧佳彤就已經通過電話告訴了他,酒店的裝修工程已經啟動,爭取在兩個月內裝修完成,然後對外營業。
  秦清對駐京辦的這項三產並沒有太多的興趣,隻看了一眼,連問都沒問,就前往於小冬安排的房間休息了。
  張揚則好奇的去工地看了看,剛剛走進去,一個帶著黃『色』安全帽的工頭就迎著他走了過來,氣勢洶洶的叫道:“幹嘛的?你小子有沒有安全觀念?這是工地,當是你玩的地方,砸爛了腦袋誰負責?”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這是我自己家,我不能逛逛了?”
  “自己家也不行,安全第一,去!去!快出去!”
  正把張揚往外趕著呢,身穿紅『色』風衣的顧佳彤走了進來,看到張揚,美眸不由得一亮,驚喜中略帶嗔怪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不言語一聲?”
  張揚笑道:“前腳剛到,正想去麵看看,這位師傅鐵麵無私把我往外哄呢!”
  顧佳彤笑道:“老張,這是駐京辦的張主任,你可別得罪他啊,否則工錢別想要了。”
  老張為人極其認真,一臉嚴肅道:“不給工錢也得有安全意識,想進去看看可以,必須戴安全帽!”他拿了兩頂安全帽,遞給他們兩個。
  張揚和顧佳彤戴上安全帽,在老張的引領下走了進去,裝修工程開始沒幾天,現在主要是把原來春陽駐京辦分成兩部分,以後把原來的小院也一分為二,兩部分的劃分並不是平均分配,酒店占用的麵積要大一些,應該在三分之二左右,駐京辦隻剩下一小部分,不過以他們以往的接待量來說,剩餘的地方已經足夠使用了。
  顧佳彤向張揚介紹了自己的裝修構想,張揚對這些興趣並不大,隻是提出不要搞得太豪華,盡量裝修出一種鄉村野趣的味道,比如掛點紅辣椒大蒜頭玉米棒子之類,如果能讓城人走進這感到進入鄉村一樣,心理上感受到一種反差,從而產生新奇感,裝修的目的就達到了。
  顧佳彤對這廝的觀點基本上還是讚同的,不過真正『操』作起來,還是要花費一些心思,既要滿足廣大客人獵奇的欲望,還要把這搞得溫馨雅致,簡單的說就是雅俗共賞,按照顧佳彤的既定設計,裝修後會有一個可以容納百人同時用餐的大廳,還會分隔出二十五個包間,這樣的規模已經算得上中等。廚師方麵她也準備了兩套班子,劉大柱的全羊宴雖然不錯,可是不能以他為主,畢竟劉大柱不是一個科班出身的野廚子,請他的主要目的是打出飯店的特『色』。
  從顧佳彤對這件事的關注上來看,她對酒店還是抱有相當大的希望的。張揚聽她勾畫了一個小時的宏偉藍圖,這才忍不住提醒顧佳彤道:“佳彤姐,我從下飛機到現在一口飯沒吃呢,咱能先吃飯嗎?”
  顧佳彤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光顧著我說得痛快,忘了你還沒吃飯呢,走,我請你出去吃!”
  張揚指了指樓下道:“我讓於小冬準備飯了。”
  “『亂』糟糟的,走,出去吃!”
  張揚點了點頭,原本他想招呼秦清一起去的,可想想秦清自從走入這駐京辦,就馬上回歸了自己的縣長位置,跟他刻意拉開距離,以免被人說三道四,自己去找她,十有八九也是自討沒趣,再說了,顧佳彤未必喜歡見到秦清,他跟於小冬說了一聲,就鑽入了顧佳彤的綠『色』甲殼蟲內。
  顧佳彤對北京的路況已經很熟,她帶張揚直奔前門去吃爆肚,前門的小吃很多,最有名的要數前門廊坊二條胡同的爆肚馮。
  張揚在北京也呆了一段時間,對這家老店也聽說過不少次,可是一直無緣品嚐,兩人來到一家人滿為患的小店,卻見小店的黑『色』匾額上用金漆寫著清真爆肚馮五個大字,雖然還不到傍晚五點半,麵已經坐滿。足足等了十五分鍾,兩人才被安排坐下。來這吃飯的多數都是一些慕名而來的遊客,很多人都點得是涮羊肉。
  顧佳彤點了兩份爆肚,又要了一個涮鍋,酒水是她自帶的一瓶五糧『液』,因為小店內人聲鼎沸,實在太過嘈雜,兩人說話必須用很大的聲音。
  張揚把這次回去發生的事情簡略的向顧佳彤說了,顧佳彤最為關心的還是弟弟在江城的糾紛,事情最後的處理結果還是令人滿意的,她仍然有些責怪張揚:“你就不能多照顧他點,他雖然年紀比你大,可行事就像個小孩子。”
  張揚一邊喝酒一邊道:“我倒是想管他,可我把他當小舅子,他不把我當姐夫看,話說……咱倆雖然有那事實,可沒那名份不是?”
  顧佳彤紅著臉用筷子在他額頭上敲了一記,柔聲道:“有那事實你就是他姐夫,你就該好好照顧他。”她的語氣多少有些有氣無力,心中嬌羞難耐。
  張揚聽得如沐春風,兩人的腿在桌下交纏在了一處,彼此目光相對,流『露』出的盡是曖昧纏綿。
  顧佳彤並沒有喝酒,她喝了口果汁道:“有件事我始終想不明白,你們在帝豪鬧事怎麼把明健給攪合進去了?你有沒有耍手段啊?”顧佳彤還是有些懷疑在這件事上張揚故意把明健給拉了進去。
  “天地良心,佳彤,我坑誰也不能坑我自己小舅子啊,這事兒純屬巧合。”
  顧佳彤白了張揚一眼,心頭卻暖暖的極為受用,她小聲提醒張揚道:“江城的事情你別跟著參合了,我聽夏主任說了,李長宇的問題解決了,暫時讓他休息一段時間,工作的事情,不久後會安排的。”
  張揚道:“放心吧,我懂得分寸,最近我的工作重點會放在駐京辦,放在咱們倆合作的酒店上,力爭搞出點政績,我好早日升官。”
  顧佳彤笑道:“早就看出你是個官『迷』,怎麼?駐京辦主任已經不能讓你滿足了?”
  張揚小聲道:“隻有你能讓我滿足!”
  顧佳彤料到這廝三句話就會開始下路,臉兒紅了紅,輕輕咬了咬櫻唇道:“快吃,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顧佳彤帶張揚去的地方是皇家花園,她在北京剛剛購置的一套房產,因為工作的需要,顧佳彤最近在北京呆的時間比較多。如果長期住酒店並不方便,張揚的駐京辦雖然可以安排她住宿,可畢竟人多眼雜,顧佳彤也不想他們之間的關係被外人知道,考慮之後,決定在北京買房。
  這套三室兩廳的房子共有一百五十平方,原本是一個台灣商人買下的,裝修後還沒有入住,因為改變主意,投資放在了上海,所以這套房子也決定出售,顧佳彤得到消息後花五十萬就買下了,價錢相當的合適。
  進入房間的大門,張揚被眼前精美的裝修所吸引,他四處看了看,顧佳彤挽住他的手臂,柔聲道:“喜歡嗎?”
  張揚點了點頭道:“不錯,比故宮強多了!”
  顧佳彤笑道:“瞎說八道,那是皇帝住的地方,咱們可是平民老百姓。”
  “皇帝有什麼好?冬天沒暖氣,夏天沒空調,一輩子連汽車都沒做過,唯一的好處就是後宮佳麗三千,想睡哪一個就睡哪一個。”
  顧佳彤擰住他的耳朵:“你這個流氓,腦子盡想著這些事,組織上怎麼考察的?居然讓你這個大『色』狼混進了國家幹部的隊伍。”
  張揚一把抄起顧佳彤的雙腿,把她整個抱了起來,顧佳彤發出一聲尖叫。
  張揚有些心虛道:“小聲點,別讓人聽到!”
  顧佳彤摟著張揚的脖子道:“我就要叫,這屬於我們,我想怎麼叫就怎麼叫!”
  張揚惡狠狠道:“好,我這就吃了你!”
  顧佳彤嬌笑道:“討厭,去洗澡!”
  “不!我幹淨著呢!”
  “切,你最肮髒,思想最肮髒!”
  張揚柔情萬種道:“我把肮髒的思想留給自己,我把純潔的身體獻給你!”
  顧佳彤被這廝撩撥得呼吸變得越發急促,柔聲道:“去臥室……”
  “這屬於我們,我想在哪兒就在哪兒!”張揚的目光落在前方的沙發之上……
  

Snap Time:2018-12-14 06:38:49  ExecTime:0.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