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下)

  
  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下)
  方文南微笑道:“昨晚的事情搞成這個樣子多半要拜這個小小的副科所賜。”
  “那你還對他這麼好?”
  “一個縣堛滌え麈韁F部,能夠得上田慶龍,能夠得上省委書記的公子,而且他還是常務副市長李長宇的幹兒子,春陽縣長秦清的緋聞情人,這種人你覺著不特別嗎?”
  蘇小紅睜大了眼睛,方文南的介紹讓她禁不住又向張揚的背影看了一眼。
  方文南道:“一個擁有這樣能力的年輕人,你是希望他成為你的敵人呢還是成為你的朋友?”
  蘇小紅抿起嘴唇兒,附在方文南的耳邊道:“你真陰險!”
  方文南笑道:“不是陰險,是現實,如果我不學會去積極地適應社會的變化,就會被這個時代所淘汰。”這句話是他發自肺腑的感言,他開始後悔昨晚沒有給田慶龍這個麵子,雖然事情的發展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可方文南卻從中悟到了許多,金錢會讓人失去自我,巨額的財富讓方文南『迷』失了自己,過去他一直都沒有意識到,可昨晚他真真正正開始反思,反思自己最近的所作所為。
  蘇小紅輕聲道:“顧公子還要鬧下去?”
  方文南低聲道:“隨便他吧,回頭你跟老洪聯係一下,這件事應該讓他知道了。”
  方文南口中的老洪就是江城市市委書記洪偉基,早在洪偉基來江城之前,方文南就和洪偉基認識,他們的相識緣於方文南在嵐山市的投資,那時候洪偉基正擔任嵐山市委書記,所以他們也算得上老朋友,可洪偉基來到江城後,他們的這段交情並沒有太多人知道,這正是方文南的精明之處,而蘇小紅和洪偉基的相識卻是得緣於他安排的一次私人聚會。
  蘇小紅撅起櫻唇,附在方文南耳邊小聲道:“又讓我去找他,你不吃醋?”
  方文南『揉』了『揉』她的卷發,在她的額頭上輕輕親了一下:“我相信你!”他的目光卻飄向車窗外,他向來把女人和金錢的功能等同起來,對兩者都不會傾注太多的感情。
  蘇小紅的丹鳳眼掠過一絲難言的失落,她太了解這個男人,方文南的確對她不錯,可如果說他愛自己,那根本是錯誤的,這世上除了他兒子方海濤以外,再沒有值得他愛的人,金錢女人對他而言隻是證明自己能力的方式,為了獲得更大的利益,他不介意付出大把的金錢,身邊的女人,蘇小紅清楚自己的位置,她隻是方文南的一個工具,了解自己的地位之後,蘇小紅就開始為自己打算,她相信自己比普通的女人要精明一些,表麵上她是方文南的附庸,可她在被利用被玩弄的同時也要完善自己,她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終有一天可以挺起胸膛對方文南說不。
  張揚來到牛文強的房間,薑亮和杜宇峰兩人都在那塈今菕A三人昨晚顯然都沒睡好,仙水宮的事情猶如一顆定時炸彈,不知什麼時候就會燃爆。
  牛文強剛才一直靠窗站著,自然看到了張揚下車的一幕,他迎了上去:“張揚,剛才那輛是不是方文南的汽車?”在從張揚那堭o到證實之後,牛文強忍不住道:“你怎麼會跟他在一起?他怎麼說?”
  張揚笑道:“在顧明健那媢J到的,巧合而已!”他來到薑亮的對麵坐下,從茶幾上拿起一瓶礦泉水擰開喝了一口:“方文南這個人不簡單,他今天去向顧明健求和。”
  杜宇峰也湊了過來:“顧明健答應了?”
  張揚搖了搖頭道:“顧明健是一條路走到黑的主兒,他不答應,所以這事兒有些麻煩。”
  牛文強歎了口氣,他倒不是擔心顧明健跟方文南較真,他是害怕這事情繼續鬧大誤傷到自個兒,把他們幾個牽連進去。
  張揚知道他們幾個想什麼,微笑道:“放心吧,這件事的主要矛盾已經不在我們身上,我看你們沒啥事還是回春陽吧。”
  薑亮點了點頭,出了昨晚的事情,他們也沒有了繼續留在江城的興致,他低聲道:“你不跟我們一起走?”
  張揚道:“我還有點事情要辦,如果能抽出時間,我回去一趟。”他向杜宇峰道:“杜哥,你回去跟劉傳魁老支書聯係一下,我想讓他兒子跟我去北京開飯店,老支書脾氣倔得很,我怕他不肯答應。”
  杜宇峰爽快的點了點頭道:“這事兒包在我身上。”因為昨晚的事情,他的情緒明顯有些低落,張揚走的時候,他專門送到門外,反複叮囑道:“兄弟,這事兒,千萬別讓你嫂子知道。”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杜哥,你都說多少遍了,我壓根就不知道你昨天幹了啥。”
  杜宇峰慚愧的笑了笑,摟住張揚的肩膀道:“我他媽悔死了,都是酒精惹的禍。”
  張揚笑道:“別讓兄弟看不起你,做錯事咱不怕,怕的是做錯事全都賴在酒精上。”
  酒很多時候是個好東西,男人遇到酒的時候往往會和豪情衝動聯係在一起,而女人遇到酒則會發生一種曖昧的化學反應。
  洪偉基坐在雅雲湖湖心島的別墅內,蘇小紅手中握著一杯紅酒,陽光透過窗紗投『射』進來,在紅酒杯中折『射』出讓人賞心悅目的柔光,蘇小紅白嫩的小手微微傾斜了一下酒杯,一滴紅酒,滴落在洪偉基的胸膛上。
  洪偉基忽然用手壓住她的頭,他低聲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蘇小紅沒說話。
  “怎麼回事?”洪偉基低聲問,聲音卻有些顫抖。
  蘇小紅為洪偉基清理的時候,洪偉基端起茶幾上的水喝了一口,輕聲道:“說吧!”,他對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看得很透徹,無論是男人和男人之間,還是男人和女人之間都是一種利用和被利用的關係,蘇小紅之所以甘心被他所用,是因為蘇小紅想利用他,或者說,方文南想通過蘇小紅達到利用他的目的,昨晚帝豪盛世的事情鬧得很大,他一早就聽說了顧公子挨打的事情,蘇小紅來找他十有八九是為了這件事,洪偉基忽然想起糖衣炮彈這個詞,糖衣自己已經扒下來了,這炮彈要不要給她無情的打回去?
  蘇小紅嬌滴滴道:“偉基,你應該知道昨晚在帝豪發生的事情吧?”
  洪偉基點了點頭,把茶杯交給蘇小紅,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來:“做生意就是做生意,和氣生財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嗎?為什麼要打人?為什麼要做違法的事情。”
  蘇小紅顯得有些委屈道:“打顧明健的是一幫客人,跟帝豪沒有關係,昨晚田慶龍有些借題發揮,搞出這麼大的動靜,根本是公報私仇,盛世集團一直都是江城的商業明星,這次的事情極大地影響了盛世集團的聲譽,在經濟上的損失根本就無法估量,而且他們沒有調查清楚情況,就很武斷的給帝豪下了停業整頓通知書。”
  洪偉基笑了起來:“公報私仇?你說給我聽聽,田慶龍和方文南有什麼私仇?”
  蘇小紅一時語塞,她忽然意識到在洪偉基的麵前玩心眼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必要。
  洪偉基道:“這件事我不好介入,你們把顧書記的兒子打了,現在左副市長出麵做這件事,而且昨晚警方的行動查有實據,讓你們停業整頓的確無話可說。”
  蘇小紅來到他身邊挽住他的手臂道:“偉基,方總已經去給顧明健道歉了,除了賠償一輛全新的奔馳車給他,還多給二十萬的醫『藥』費,可顧明健還是不依不饒的,他真的好過分!”
  洪偉基臉上一副公事公辦的表情:“小紅,不是我不幫你,可感情和公事是兩碼事,我身為一個國家幹部,我要對黨負責,要對人民負責,你放心,這件事我會督促他們盡快處理,盡量做到公平公正,不會讓帝豪受到不公平的對待,當然你們也應該反思一下自身的問題,犯了錯誤不可怕,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嘛!”
  蘇小紅看著洪偉基道貌岸然的模樣,心中這個怒啊,狗日的洪偉基,你剛才爽的時候怎麼不跟我講黨『性』原則,爽完了馬上就端起一副正人君子的樣子,說得這番話全都是模棱兩可的官話,蘇小紅忽然有種被人白嫖了一場拒付嫖資的感覺,這讓她感覺到自己很不幸,怎麼遇到的盡是這種卑鄙無恥的男人。
  其實洪偉基也有自己的苦衷,方文南這次惹得麻煩的確不小,現在江城政局正處於最敏感的時候,短短時間內常務副市長李長宇被雙規,市長黎國正因為妻子的貪汙案而焦頭爛額,現在的這場病十有八九是為了不久以後的退位做準備,左援朝成為代市長的呼聲很高,左援朝的得勢和顧允知的看重有著直接的關係,洪偉基並沒有把左援朝視為對手,可想起左援朝身後的顧允知,他就不得不重視這個羽翼日漸豐滿的副市長,顧明健的事情是左援朝向顧允知表忠心的大好機會,如果自己『插』手這件事,就算顧允知表麵上不說,內心深處一定會對自己有看法,更何況顧允知一直把他當成了許常德的班底,他可不想在顧允知心中的印象繼續惡劣下去,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作壁上觀。
  蘇小紅顯然無法了解洪偉基這麼複雜的想法,在她看來,洪偉基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吃飽了不付帳,是個無賴,是個道貌岸然的流氓!
  

Snap Time:2018-10-20 06:57:12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