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上)


    第一百零六章【政治流氓】(上)

    “是!”

    方文南千叮萬囑道:“讓那些小孩子不要胡『亂』說話,不要說跟我們有關係!”

    “大哥,今晚咱們酒店被抓了十五個小姐……”

    “你別管了,這件事我來搞定!”

    方文東聽到大哥這樣說,內心稍稍安定了一些,起身告辭離去,他關門離開後。身穿粉『色』睡衣的蘇小紅才婷婷嫋嫋的扭著水蛇腰從臥室中走出來,來到方文南的身後,從後麵摟住他的脖子,嬌滴滴道:“你讓不讓人家睡覺,整個晚上,不是打電話就是跟人見麵,討厭死了!”

    方文南拉著她的手,讓她繞過沙發來到自己的身邊坐下。

    蘇小紅摟住他的臂膀嬌滴滴道:“出事了?”

    方文南點了點頭道:“田文龍帶人去帝豪盛世突擊行動,抓了不少小姐,給我下了停業整頓通知書。”

    蘇小紅向茶幾上的停業整頓通知書瞥了一眼,有些不解道:“平時你跟他們的關係還算不錯,這次怎麼回事,是不是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

    方文南搖了搖頭。

    蘇小紅伏在他懷中,柔聲道:“要不要我去找洪書記問一問?”

    “現在還不是時候,明天再說!”

    方文南一早就驅車來到了市『政府』招待所,作為江城市成功商人的典範,他走到哪都會成為別人注目的焦點,可走入『政府』招待所,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毫無底氣的感覺,他已經預感到顧明健沒有那麼好對付,這些高幹子弟本事沒有多少,可是胃口卻往往很大,他已經做好了大出血的準備。

    顧明健剛才已經接到了方文南的電話,在房間內等他。

    方文南帶來了一個果籃,表示對顧明健的慰問,雙方坐下之後,方文南首先表示了歉意,然後解釋道:“顧先生,我對昨晚在帝豪盛世停車場發生的事件深表遺憾,身為帝豪盛世的老板,我沒能保護客人的安全,讓客人的生命和財產受到威脅,這全都是我的責任,你放心,損毀的車輛我會賠償,你所有的財產損失都由我們帝豪盛世負責賠付!”他的態度極其誠懇。

    顧明健冷笑道:“你是說,我這頓打就白挨了?”

    方文南仍然帶著禮貌的笑容:“顧先生,現在情況已經調查清楚,那些打你的人也是當晚來帝豪盛世消費的顧客,他們已經全部投案自首,我們帝豪跟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聯係。”

    推卸責任?顧明健馬上意識到方文南在推卸責任,他不耐煩的皺了皺眉頭:“方總既然這麼說,咱們也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我尊重法律,這件事還是交給警方處理吧。”

    方文南明白自己在言辭上得罪了這小子,微笑道:“醫『藥』費方麵還請顧先生給個大約的數目。”

    顧明健歎了口氣道:“聽說帝豪停業了?像你們這樣的酒店,麵藏汙納垢,盡是搞些非法經營,停業都算便宜你們了,方總,說句你不愛聽的話,我看這帝豪還是趁早轉手吧,不然這麼一天天虧損下去,您得掏多少錢來維持?”

    方文南頓時意識到顧明健對酒店的覬覦,不過他仍然不敢斷定,難道這小子看中了自己的產業?

    房門被輕輕敲響,卻是張揚到了,他手還拿著當天的一份晨報,一進門就樂道:“明健,好事啊,帝豪昨晚的事情上報了,那啥,已經勒令停業整頓了!”

    方文南冷冷看著這個走進來的年輕人,昨晚他已經把四個人的情況打聽清楚了,知道進來的這個年輕人就是張揚,方文南過去並沒有聽說過張揚的名字,身為一個成功的商人,他雖然很關心官場上的事情,可是目光多數時間聚焦在上層,對於張揚這個春陽縣的副科級幹部並沒有留意過,可是當他真真正正靜下心來去了解張揚的時候,才發現這廝絕對不同凡響。昨晚發生在帝豪盛世的兩件事張揚全都在場,這應當不是巧合,方文南甚至大膽的推測到昨晚顧明健事件是一場精心籌謀的計劃,而這個籌劃者十有八九就是張揚。

    方文南觀察張揚的時候,張揚也在打量著方文南,這位江城市商會會長,江城成功商人的代表人物此刻的表情平靜自若,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焦急和憤怒,沒有良好的心態絕對無法走向成功,方文南今天前來的目的談條件隻是借口,刺探敵情才是真正的用意所在。他笑著站起身來,主動向張揚伸出手去:“這位是小張主任吧,久聞大名,真是相見恨晚!”

    張揚笑著和方文南握了握手道:“方總不會聽說過我這個小人物的,方總的大名我卻是經常在電視報紙上看到。”

    方文南道:“不打不成交,很多好朋友都是從誤會開始,誤會也是一種緣分。”

    張揚笑道:“我去你們帝豪盛世兩次,算起來一共打了三架,看來我跟帝豪的確很有緣分。”

    方文南微微一怔,心說他不就昨晚打了兩架嗎?還有一次是什麼時候?他自然不會知道,早在張揚初次抵達江城之時,就在帝豪盛世的大堂和安語晨大打出手,還砸爛了大廳的花瓶。

    這時候前來換『藥』的醫生到了,這是左援朝特別安排的。

    張揚和方文南來到外麵回避,其實兩人都心知肚明對方有話要說,沿著通道走向平台,方文南從懷中拿出雪茄,抽出一支遞給張揚。

    張揚搖了搖頭:“謝了,我不抽煙!”

    方文南點燃雪茄,抽了一口道:“昨晚是個誤會,我不想這種事情發生,可既然發生了,還是讓不好的事情盡快結束,讓一切向好的方麵發展。”

    “方總可否把話說得明白一些?”

    方文南看了張揚一眼,雖然是初次相見,他已經能夠斷定張揚絕對是個超級聰明的年輕人,他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方文南道:“大家各讓一步,你幫我勸勸顧明健!”

    張揚笑道:“我好像當不了他的家!”

    “他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如果有了麻煩你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牛文強惹事我可以不計較,另外兩個可都是警察,如果我追究下去,他們也會有麻煩。”方文南已經查到,杜宇峰昨晚曾經嫖『妓』,這事情如果被曝光,他肯定要倒黴。方文南接著道:“你不要誤會,我並不是想用此威脅你,我是個商人,我習慣於討價還價,我做出讓步,想你也做出同樣的讓步,你可以讓步比我少,但是我希望希望大家都能夠表現出誠意。”

    張揚才不相信方文南會有什麼誠意,昨天田慶龍出麵都沒有讓他讓步,這廝的囂張和狂妄可見一斑,今天他之所以願意低頭,處處表現出誠意,那是因為他認清自己根本不是顧明健的對手,跟顧明健鬥,他連一分取勝的把握都沒有。這就是生意人,這就是方文南的精明之處。

    方文南之所以做出這樣的讓步,是因為他對當前的形勢看得很清楚,一紙停業整頓書會讓他蒙受巨大的損失,在溝通不夠的前提下,限期整頓極有可能會變成無期,顧明健剛才讓他轉手酒店的話讓他警覺,帝豪盛世並不是他唯一的產業,甚至在他諸多的產業鏈條上算不上最重要的一環,可是對於他的意義卻非同凡響,他的經營從餐飲起步,逐步發展到今日的規模,帝豪盛世正是他起步發家的地方,方文南絕不想放棄,不過他並沒有想到顧明建對他的產業起了占有之心,隻是以為顧明建想要找回麵子。

    和方文南不過匆匆一晤,張揚已經察覺到此人的精明非同凡響,這樣的人很難一棍子把他打死,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雖然明明知道方文南表現出的誠意是權宜之計,張揚也沒有緊『逼』不放的意思,他微笑道:“這樣吧,顧公子那我去說說,希望他能夠接受你的條件。”

    方文南道:“我會賠一輛新車給他,另外付給他二十萬的醫『藥』費,這件事就此了結,希望大家以後能夠做個朋友。”方文南開出的條件相當具有誘『惑』力,張揚對此人的認識又加深了一層。

    方文南離去以後,張揚回到顧明建的房間,將剛才兩人談話的結果告訴了顧明建,顧明建換好了『藥』,活動了一下酸麻的手臂,冷笑道:“他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張揚,你昨晚的話我反複考慮過了,這次就要讓他的帝豪盛世無限期的整頓下去,讓他乖乖走人。”

    這件事顧明建是在張揚的啟發下想起的,不過這廝被啟發之後,占有帝豪盛世的野心宛如雨後春筍般冒升起來,顧明建不但有野心,而且還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他一旦決定的事情很難被別人改變。他的年齡雖然比張揚大上三歲,可心理上卻要比張揚幼稚得多,那啥……張大官人畢竟有著大隋朝的曆練擺在那兒,這是顧明建永遠也趕不上的。

    張揚低聲道:“明健,方文南也不是一個普通人物,要不,這事兒緩緩再說,『逼』得太急了反而不好!”

    顧明建有些不滿的看了張揚一眼:“我說你這人怎麼這樣啊?昨晚還鼓動我拿下帝豪盛世,怎麼出去跟他溜了一彎兒,馬上就改了主意?他究竟給你多少好處?”

    “去,我他媽是這麼容易收買的嗎?我隻是覺著兔子急了還咬人呢,他既然願意做出這麼大的讓步,就證明他還是有誠意的,咱們不至於一棒子把他給打死吧。”

    “我就是要一棒子把他打死,他讓步是為什麼?那是他害怕,賠一輛車,給我二十萬就想把這事了解?靠,沒門,我他媽這次還就跟他較上勁了,我就讓他永遠停業整頓下去。”

    看著意氣風發的顧明建,張揚忽然感到有些後悔,這家夥就像個被寵壞的孩子,生活上稀糊塗,事業上也是稀糊塗,做人上也不清不楚,自己隻是小小的啟發了他一下,想不到這廝就一條胡同走到底,麻痹的,要不是看在你是我事實小舅子的份上,老子才懶得管你,想到這張揚不由得想起了顧佳彤,提醒顧明建道:“我看,這事兒你還是征求一下你姐的意見,她在商場上打拚了多年,經驗和眼光都很豐富,如果她覺著可行你就做下去,如果她覺著不行……”

    “你別動不動就拿我姐出來壓我,好像我離開她就做不成事情似的,我告訴你張揚,沒她的幫助我一樣能夠拿下帝豪。”

    顧明建既然把話說到這份上了,張揚再勸下去也沒有意思,在這種不快的氣氛中他和顧明建告別。走出市『政府』招待所望著灰『色』天空中白乎乎的太陽,張揚禁不住歎了一口氣,顧明建似乎改變了一些,不過他的那句話應該沒有誇大,有老爺子那塊金字招牌在身後撐著,顧明建想找點投資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張揚想了想,這件事還是應該及時告訴顧佳彤,否則以後一定會惹來她的埋怨。

    顧佳彤聽到弟弟挨打的消息很緊張,聽張揚說沒什麼事情這才放下心來,當張揚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說出來之後,顧佳彤馬上就把握住其中的幾件事,第一,張揚沒事跟他們一起跑到仙水宮幹什麼去?他有沒有去嫖『妓』,假如有,絕對是不可原諒的,張揚信誓旦旦的保證了自己的清白,顧佳彤又提出第二點,以張揚的武功,為什麼保護不了顧明建,眼睜睜看著他挨打?張揚很誇張的說現場四五十個人圍攻他們,他已經盡力了。

    雖然張揚的解釋聽起來很合理,可顧佳彤還是覺著有些不對,她不無威脅道:“你最好別騙我,否則我再也不理你!”

    “天地良心,我愛你都來不及呢,怎麼會騙你!”張揚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多少有些心虛。

    顧佳彤道:“方文南那個人我見過,雖然沒打過交道,不過我聽說他在江城商界是一塊響當當的招牌,既然人家拿出了誠意,還是放一放的好,殺人不過頭點地。”

    “佳彤姐,我是勸不了明健了,而且我在江城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他的脾氣你最清楚,還是由你這個當姐姐的勸好一點。”

    顧佳彤輕聲叮囑道:“你幫我看著明健一點,他雖然不小了,可做事情仍然意氣用事,就像一個被寵壞的小孩子。“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原來顧佳彤也跟他有著同樣的感覺。

    張揚掛上電話想要攔車的時候,一輛黑『色』加長林肯緩緩停在他的麵前,後車窗落下,『露』出方文南的笑臉,他盛情相邀道:“張主任,上車,我送你!”

    張揚猶豫了一下,還是坐了進去,進去後才發現方文南的身邊還坐著一個很美的女人,張揚還是第一次坐這種房車,他和方文南對麵而坐,方文南微笑介紹道:“這是金樽娛樂中心的總經理蘇小紅小姐,這位是春陽駐京辦主任張揚!”

    蘇小紅伸出白嫩的小手和張揚握了握,她的皮膚很好,柔和溫潤,握在手中像一塊暖玉,張揚已經猜到兩人的關係,微笑道:“幸會,幸會!”

    方文南道:“顧公子氣消了嗎?”

    張揚意味深長道:“我看沒這麼快!”

    方文南點了點頭,從張揚的這句話中他已經推測到事情沒有那麼順利,他並沒有就這個話題追問下去:“張主任去哪?”

    張揚說了牛文強他們所在的賓館,方文南囑咐司機開車過去,一直將張揚送到賓館的大門前。

    看著張揚下車離去,蘇小紅充滿不解道:“他隻不過是縣的一個小幹部,值得你這麼看重嗎?”

    

Snap Time:2018-08-19 02:32:46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