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零五章請君入甕(上)


    第一百零五章【請君入甕】(上)

    田慶龍大聲道:“你不會報警啊?法治社會,有困難找人民警察!”

    張揚冷笑了一聲道:“人民警察是來了,不過人家向著拿刀的說話,這不還要銬我們呢!我提您的大名,可是人家不搭理我!”張揚最後這句話根本就是煽風點火。

    胡之剛聽到這差點沒委屈死,額頭上滿是冷汗,麻痹的剛才你也沒說認識田慶龍。

    “誰這麼大膽子,無法無天了?把電話給他!”田慶龍火了。

    張揚把手機遞向胡之剛:“胖同誌,來,田局的電話你接不接?”這廝的嘴巴向來刻薄。

    胡之剛在心把張揚的祖宗八代罵了一遍,可這電話他無論如何都不敢不接,上前接過了電話:“喂……”聲音明顯有些顫抖,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害怕。

    田慶龍的大嗓門已經在那邊吼起來了:“你怎麼回事?秉公執法你懂嗎?做任何事情都要對得起自己的那身警服?是不是不想穿了?是不是不想幹了?”田慶龍的怒火更是因為這些不開眼的家夥不給自己麵子。

    胡之剛從聲音中已經確認了田慶龍的身份,他誠惶誠恐的解釋道:“田局,田局,您聽我解釋……這事情是這樣……”

    “怎樣的?你隻要公平執法,沒人會說三道四,你不用給我解釋,你去給老百姓解釋,給你自己的良心解釋!”

    “田局,他們把方文南的兒子打了……”胡之剛還是找到了說話的機會。

    田慶龍微微一怔,這才明白張揚惹得麻煩是什麼,他和方文南的私交還是很不錯的,腦子迅速轉了一圈,暗暗罵了張揚一句,這小狗日的把自己稀糊塗的算計進來了,不過想想這件事可大可小,自己和雙方都有不錯的交情,由他來充當這個和事佬最合適不過,他低聲道:“人怎麼樣?”

    “方總經理說可以構成傷害罪了!”胡之剛又補充道:“鼻梁骨折,顴骨骨折,腦震『蕩』……不過應該傷得不重!”

    田慶龍一聽就有些惱了,他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幹涉警察辦案,方文東算什麼?他憑什麼說可以構成傷害罪?他叮囑道:“先把他們帶回所,你把電話給張揚!”

    胡之剛現在算是學乖了,老老實實把電話遞給張揚,張揚接過電話,田慶龍道:“張揚,你們先跟著他們回派出所,這件事我會處理!”

    聽田慶龍這麼說,張揚心就有了底,讓他們去派出所是給他們解圍,其他的事情田慶龍從中說和,張揚說了聲謝謝,這才掛上了電話。

    胡之剛讓手下人把他們四個帶上警車,當然他現在不會蠢到再想去銬張揚他們幾個了。

    一行人這邊才出了酒店大門,就看到一輛東江牌照的奔馳車在停車場停下,張揚不覺愣在那,這車他太熟悉了,是顧佳彤的牌號,可顧佳彤現在人在北京,怎麼車到了這?

    就在張揚東張西望的時候,看到顧明健從車內下來,他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兒和張揚迎頭遇上,驚喜道:“張揚!”可馬上就留意到張揚身邊全副武裝的警察,立刻就意識到,這廝又惹麻煩了。

    張揚向胡之剛道:“我和哥們說幾句話,回頭我自己過去!”

    知道了張揚和田慶龍的關係,再加上初步了解情況,張揚並沒有參與毆打方海濤,胡之剛對他也客氣了許多,點了點頭道:“快來啊,抓緊把這事兒解決了!”

    張揚和薑亮幾個人打了個招呼後,向顧明健走了過去:“我說明健,你來江城怎麼不跟我說一聲?”

    顧明健笑道:“我以為你還在北京呢,誰知道在這兒能遇到你?”他向遠處緩緩駛動的警車道:“怎麼回事兒?”

    張揚於是把剛才發生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顧明健哈哈大笑,他是今天上午到江城來的,美其名曰前來考察投資環境,其實是在東江被兩個女孩兒纏得透不過氣來,跑到這來清靜一下的,剛才他去了市『政府』招待所,趕赴左援朝的宴請,不過他並沒有選擇住在『政府』招待所,而是來到帝豪盛世,這間江城最有名氣的酒店下榻,他主動向張揚道:“要不要我給左副市長打個電話?”

    張揚搖了搖頭,他並不想接受顧明健的這個人情,不單單因為他覺著自己可以搞定這件事,而且這是在江城,在心底深處,這是他的一畝三分地,更何況他因為左曉晴的事情對左家人有種潛意識中的抗拒和排斥,連帶著把左援朝這位副市長也討厭起來了,張揚笑道:“謝了,如果你不急著走,明天我為你接風。”

    顧明健笑道:“明天我還要在江城轉轉,考察一下這的投資環境。”

    張揚望著這廝一副躊躇滿誌的樣子,頗有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的感覺,別人不清楚顧明健,張揚可對他的底子清楚得很,顧明健根本不是做事的人,混日子倒是一把好手,不知怎麼突然轉了『性』,如果真的能正兒八經做點事,倒是讓顧允知感到寬慰,也讓顧佳彤這個大姐少『操』點心。

    顧明健不無得意道:“告訴你一個秘密,左援朝馬上要當代市長了!”

    張揚內心一怔,這消息可真是震撼,最近江城的政治風暴株連甚廣,最後連市長黎國正也稀糊塗的病了,想不到最終獲利的人是左援朝,在所有副市長中,他的排位要在李長宇之後,可是李長宇至今沒有解除雙規,黎國正生病,他理所當然就頂了上去。顧明健的消息十有八九是從他老爺子那邊得到的,張揚由此推測到左援朝一定被顧允知所看重,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

    顧明健道:“我和他的關係很好,想在江城投資點生意。”

    張揚笑了笑,指了指帝豪盛世道:“你跟他關係這麼好,幹脆把帝豪盛世給盤下來,準保賺錢!”他原本是無心的一句話,卻讓顧明健雙目一亮,顧明健入住以來已經看到帝豪盛世火爆的生意,心中的確有些羨慕,不過他沒有想過去盤下它,可張揚這麼一說,他的心眼兒就活動了起來,低聲道:“你估計一下,我盤下帝豪的可能『性』有多大。”

    張揚也沒想到他居然會當真,笑道:“方文南在江城可是數得著的人物,據稱手眼通天,你想從他的手搶下這棵搖錢樹,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顧明健不屑的撇了撇嘴,像方文南這種人根本沒有被他看在眼。

    張揚的手機響了,田慶龍主動打來了電話,他已經跟方文南通過氣了,方文南同意不再追究這件事,不過有個條件,要張揚幾個當麵向他道歉,然後拿出十萬醫『藥』費補償損失,田慶龍說這番話的時候也有些無奈,方文南原本是一定要把牛文強送進監獄的,因為田慶龍出麵才有所讓步,不過這麵子顯然沒給足他,否則也不會提出這麼苛刻的條件。

    張揚一聽就惱了,這方文南也太囂張了,區區一件小事,他非要搞成這個樣子,就他兒子那點傷,居然敢獅子大開口要十萬醫『藥』費,就算牛文強答應,他也不會答應。

    田慶龍雖然也有些氣不順,可他搞清其中還有兩名警察涉及這件事,低聲道:“小張,我看這件事就這麼算了,鬧大了沒什麼好處,方文南很護犢子,他主要是衝那個姓牛的。”

    張揚道:“謝謝你田局,這事兒我知道了。”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田慶龍不由得愣了,這小狗日的居然敢掛我電話,他已經多年沒遇到過這麼鬱悶的事情了,主動給雙方說和,結果弄到最後頗有些兩邊不是人,田慶龍肺都要氣炸了,麻痹的,你們有能耐自己鬧去,老子樂得清淨,以後誰他媽都別找我。

    張揚正盤算著怎麼搞方文南,這時候遠處十多個小痞子向他們這邊圍了過來,這幫人都是方海濤的小哥們,剛才在浴場吃了虧,警察來的時候慌忙散了,發現張揚落了單,覺著機會來了,要好好出出剛才的惡氣。

    張揚一看他們衝上來心中就樂了,麻痹的,我正愁沒機會呢,你們把機會送上門來了,顧明健看到那群人氣勢洶洶的衝上來,馬上覺著不對,這些人是衝著張揚來的,不過自己正跟他在一起,多半也要被連累了,因為事發突然,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張揚主動衝了上去大聲道:“明健,你先走,我頂著!”話是那麼說,人家十幾個人呢,他隻頂住了三五個,其他人還是向顧明健圍了上去,在一起的就是同夥,今晚也合該顧明健有此一劫,那邊張揚拚搏混戰的時候,他這邊已經被四個小痞子圍著痛揍,顧明健雖然身體也不弱,可畢竟不是張揚那種身經百戰的練家子,更何況這些小痞子手中都拿著鋼管鐵棍。不一會兒顧明健已經被他們打倒在地,圍著他的那四個人上去又是拳打腳踢。

    張揚叫道:“明健,你先進車躲著!”這話根本等於白說,顧明健倒是想進去躲著,可他有機會嗎?張揚的這句哈提醒了兩個閑著的小痞子,他們揮舞著鐵棍衝向那輛奔馳車用力砸了過去,現場狼藉一片。

    張揚看似打得激烈,抽不出身來照應顧明健,其實這廝壓根就是存心故意,以他的實力就算功力大打折扣,對付這十多個小痞子還是沒什麼問題的,他就是想讓顧明健挨揍,你方文南不是牛『逼』嗎?在你的酒店前,把省委書記的兒子給揍了,老子看你怎麼辦!

    張揚估計顧明健也挨得差不多了,這才一拳放倒了眼前的一個小痞子,抄起地上的鐵棍衝了過去,下個步驟就是抓凶手,弄人證,這廝出手毫不含糊,連續放倒了兩個。

    這時候帝豪盛世的保安才聞訊趕來。

    顧明健的頭上讓開了一個口子,滿頭滿臉的鮮血,身上也被踢得好不疼痛,老半天沒能從地上爬起來,張揚抓住他的手臂,臉上做出關心至極的表情:“明健,你沒事吧!”

    顧明健滿臉是血,臉上充滿著憤怒:“方文南,我『操』你媽!”他一瘸一拐的走向一個倒地呻『吟』的小痞子,上去就是一腳,踹得那小痞子滿臉開花,顧明健是動了真怒,這廝的血『液』中也流淌著彪悍,今天的事情雖然是張揚故意推波助瀾,可事情發生的實在太湊巧,連顧明健也看不出任何的破綻。

    張揚信誓旦旦道:“明健,你放心,我一定幫你出這口氣,我決放不過方文南這孫子!”

    顧明健咬了咬牙,轉身看了看被砸得麵目全非的奔馳車,他忽然拉開車門鑽入車內,啟動引擎,向帝豪盛世的大門駛去。

    張揚對顧明健的『性』情還是比較了解的,從第一次見麵就知道顧明健是個不怕惹事的人,看著顧明健駕駛奔馳車從酒店門前的坡道駛了上去,然後重重撞在大門上,玻璃大門被撞擊的四分五裂,玻璃碎片四處紛飛,兩名迎賓小姐嚇得花容失『色』,在汽車撞擊玻璃門前已經尖叫著衝入酒店的大堂內。

    張揚站在原地笑眯眯看著大門的方向,兩名小痞子想從地上爬起來,又被他及時補上兩腳,今晚有熱鬧可看了。

    顧明健把帝豪盛世的大門撞爛之後,馬上給左援朝打了一個電話:“左市長,我被人打了!在帝豪盛世,你看著辦吧!”

    

Snap Time:2018-01-21 22:33:19  ExecTime:0.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