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一百零三章混血紅顏也是禍水(上)


    第一百零三章【混血紅顏也是禍水】(上)

    顧佳彤紅著臉兒柔聲道:“這兒是你的辦公室,你這個國家幹部要注意點影響!”

    “屁的影響,黨教導我說,幹部要多和群眾溝通!”

    “那是溝通,沒讓你勾搭!”顧佳彤聲音越來越小,卻變得越發撩人。

    張揚抱著她向沙發走去,兩人的喘息開始變得劇烈,張揚的嘴唇一點點湊近顧佳彤的櫻唇,就在他們即將吻在一起的時候,張揚的手機突然響了,這廝原本不打算理會,顧佳彤提醒道:“去接電話!”

    張揚搖了搖頭,這種時候,他可不想任何人打擾自己。

    “也許有重要的事情!”

    張揚愣了一下,還是放開顧佳彤去桌上拿起了電話,電話是杜天野打來的,張揚慌忙接通電話:“杜哥,有事嗎?”

    杜天野笑道:“我在北京了,現在正往你那兒去呢,準備準備,晚上咱哥倆好好喝兩盅!”

    “噯!我這就讓人準備,等著你大駕光臨!”

    顧佳彤整理了一下被張揚弄『亂』的長發,輕聲道:“杜天野要來?”

    張揚點了點頭道:“找我喝酒呢,一起吧!”

    顧佳彤微笑道:“算了,我在這兒肯定你們說話不方便,我還是走了,公司那邊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對了,飯店的事兒還是盡早定下來,我看你這兩天心思全都放在江城那邊了,把這事兒都忘了吧?”

    張揚歉然道:“佳彤姐,對不起……”他最近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李長宇和秦清的身上,早就把合作經營飯店的事兒拋到了九霄雲外。

    顧佳彤伸手掩住張揚的嘴唇,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然後輕輕在他唇上吻了一記,柔聲道:“我們之間永遠用不著這三個字!”

    張揚心頭一暖,展臂將顧佳彤擁入懷中,顧佳彤啐道:“別鬧了,回頭衣服又要讓你搞『亂』了!”

    張揚也明白現在不是纏綿的時候,輕輕捏了捏她的俏臉,小聲道:“晚上我去酒店找你!”

    顧佳彤紅著俏臉輕輕點了點頭,低聲道:“來前打個電話,晚上不要喝多了!”

    張揚連連答應,他對顧佳彤的關心還是極其受用的,兩人之間相處的時間越久,彼此的這份感情就變得越發的溫馨,顧佳彤的身上有著別人沒有的溫柔和體貼。

    顧佳彤離去不久,杜天野就來到了春陽駐京辦,張揚在包間準備好了酒菜,現在杜天野是他最渴望見到的人之一,身為中紀委五室的主任,杜天野肯定知道不少江城事件的內幕。但是張揚也知道杜天野工作的保密原則,很多話並不方便詢問,既然杜天野主動上門,肯定是想告訴他一些事,看到杜天野笑逐顏開的樣子,張揚內心中又升起了不少的希望,但願這次他能帶來一些好消息。

    雖然張揚強忍住不去發問,杜天野還是從這廝充滿期待的眼神中看到了什麼,張揚越是期待,他就越是故意吊他的胃口,兩人喝了半天,杜天野就是不把話題往江城上領,弄得張揚終於沉不住氣了,他放下酒杯道:“少賣關子,說!這次過來到底有什麼事?”

    杜天野笑道:“談不上什麼好事,也談不上什麼壞事,不過對你來說應該算好事!”

    “我靠,能不能說得明白點兒?我怎麼越聽越糊塗呢?”

    杜天野道:“香港安家已經提供了一份出資證明,證明他們在清台山的投資過程中沒有任何的違規『操』作現象,也沒有動用任何來路不明的資金。”

    張揚大喜過望:“真的?他們真的提供證明了?”

    杜天野道:“證明是安德先生主動提供的!”

    “安德?”張揚皺了皺眉頭道。

    “安誌遠仍然在醫院中治療,安德鋒被殺,安家現在的一切都由安德做主,他回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向我方提供了這份出資證明!”

    張揚對安德始終都沒有太多的好感,不屑道:“有什麼稀奇,這份證明我們之前就得到了。”

    杜天野笑道:“你說的那份見不得光,人家的這份才有證實作用。”

    張揚關心的並不是過程,他所在意的是結果,他低聲道:“也就是說,這份證明足以解釋清台山旅遊開發項目中不存在任何的違規,李長宇和秦清都沒事了,可以解除雙規了?”

    杜天野道:“秦清應該沒事,安家的這份證明可以將她的問題說清楚,可李長宇的事情沒那麼簡單,他不但在個人作風上有問題,在經濟上也有說不清的地方。”

    “你們打算怎麼處理他?”

    杜天野笑了起來:“我們中紀委工作組的任務是查清清台山旅遊開發過程中可能存在的問題,現在已經水落石出,至於其他的事,我們已經轉省紀委處理。”杜天野的回答簡單而明確,不過其中也透著狡黠和機智,責任的轉移也需要相當的技巧。

    張揚的心情稍稍輕鬆了一些,畢竟杜天野帶給他一個意料之中的好消息,雖然這消息有些遲到,可終究安家還是拿出了出資證明。他有些奇怪的問道:“安家的財產解凍了?”

    杜天野道:“具體的情況我不清楚,有機會你去問老邢!”

    張揚搖了搖頭,他對國安局那幫人還是敬而遠之的,邢朝暉看似一團和氣,實則深不可測,就連那個美麗非凡的女特工夜鶯,也是神秘到了極點,跟他們聯絡,以後隻會麻煩不斷,張揚對那種驚險重重,終日遊走在生死邊緣的間諜生涯並沒有興趣。

    杜天野微笑道:“老邢跟我提過,說你很適合混國安,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張揚不屑的笑了笑。

    杜天野道:“其實以你的身手和醫術,無論做什麼都要比做官有前途,真是不明白,你為什麼偏偏挑上這條道路?”

    “你是不是覺著我不適合做官?”

    “不是不適合,是很不適合,做官首先要懂得控製自己的感情,任何時候,理智都要占據上風,而你做很多事都被感情所左右,不知道是因為你年輕呢,還是因為你天生就是這個秉『性』?”

    張揚笑道:“越是有難度,越是有挑戰『性』,這樣走下去才有味道。”

    “難道你當官隻是為了玩玩而已?”

    張揚搖了搖頭道:“做官會讓我有種滿足感,從心底的滿足感!”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雙目發亮,流『露』出異樣的神采。

    杜天野對張揚的解釋似乎有些理解了,這廝的權力欲很強,說穿了,丫的就是一官『迷』,他想當官,想當大官!

    杜天野並沒有在駐京辦耽擱太久的時間,他還要去陪護文玲,離開北京這麼久的時間,他要好好補償一下。

    張揚心也想著和顧佳彤的約會,自然也就沒挽留杜天野。送走了杜天野,他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半,正要給顧佳彤電話,於小冬在樓上辦公室內喊起來了:“張主任,您電話!”

    張揚皺了皺眉頭,往往跟他關係比較親密的都會直接打他手機,打辦公室電話的十有八九都是工作關係,可工作上的事情很少有這麼晚打擾他的,難道又有人來北京上訪,上頭讓他去領人?

    帶著滿心的『迷』『惑』,張揚來到辦公室內,抓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張揚馬上就從笑聲中聽出是夜鶯,他不禁皺了皺眉頭,本以為機場一別,再也不會跟國安打交道,卻想不到這麼快人家就找上門來了,在他看來香港和內地完全是兩個世界,他並不想讓兩種生活過多的混雜在一起:“麗芙?找我有什麼事兒?”張大官人的語氣不冷不熱。

    “別忘了,我還是你的未婚妻,來北京這麼多天,你居然一個電話都不打給我!”麗芙的話中帶著幾分嬌嗔,不過張揚還是輕易聽出了其中刻意的表演味道。

    張揚不耐煩道:“有事說事兒,過去的事情就別提了!”

    麗芙格格笑了起來:“我在你單位外麵呢,出來啊!”

    張揚掛上電話,走了出去。

    麗芙開著一輛紅『色』敞篷三菱跑車停在春陽駐京辦門前,笑盈盈的看著張揚,金『色』長發梳成了一條頗具中華民族風情的辮子垂在腦後,眉目如畫,這妞兒無論到那都是一道流動的風景線。她向張揚努了努嘴,神情顯得嬌俏可愛:“上車!”

    張揚沒有急於上車,而是來到跑車前好奇的看了看,國安局的車可不是那麼好上的,在香港的時候就因為上了邢朝暉的汽車,稀糊塗的就上了賊船,這次他要小心一些,張揚充滿警惕道:“有事嗎?”

    麗芙瞪了他一眼:“你好像在防著我?”

    張揚趴在車門上笑道:“不敢不防啊!你們那幫人全都是人精,跟你們在一起,我時刻都提心吊膽,生怕一不小心就被你們給賣了,賣了還要幫你們點錢,你說我冤不冤呢?”

    麗芙拍了拍車座道:“少廢話啊,上車,有要緊事找你!”

    張揚拉開車門坐了上去:“去哪兒啊?”

    “威格酒吧!”

    張揚很少有泡吧的曆史,他並不喜歡酒吧內過於嘈雜的氣氛。威格酒吧位於使館區,前來泡吧的多是一些使館的工作人員,除了服務生以外,來酒吧的中國人很少,多數都是一些金發碧眼的外國人,張揚這個純正的中國人在其中反倒顯得有些突出。

    麗芙找了一個偏僻的小桌坐下,要了兩杯威士忌,張揚抿了一口,不覺皺了皺眉頭,讓服務生給他送一紮生啤過來,這威士忌的味兒他喝不慣。

    麗芙道:“這次我找你可是好事兒!”

    張揚笑道:“對我來說好事有幾種,是升官發財呢,還是有美女主動投懷送抱?”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目光在麗芙高聳的胸部瞄了瞄。

    麗芙笑道:“升官!我們頭兒答應過你的事情,就一定兌現!”她把一個信封遞給張揚。

    張揚帶著滿懷的好奇展開了信封,麵有兩個證件,展開其中的一個,發現上麵赫然是自己的照片,這是國安局的工作證,證明自己是國安局四處的工作人員,級別是副處級!

    張揚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我靠,不帶這麼玩人的,這就是給我提升副處啊?”

    麗芙點了點頭道:“你現在已經是我們編外的工作人員了,不過你放心,在秘密檔案中有你的一切資料,也就是說,你享受副處級待遇,不過這隻是在我們局內部,你的工資待遇和正式人員相同,每月打入你的專有帳戶,等你將來退休,也會享受豐厚的退休金。”

    “我怎麼聽著你在害我呢?”張揚揚起那工作證:“副處級,狗屁副處級,我能跟誰說啊?反正你們平時沒事就偽造證件,誰知道這他媽是不是假的?”這廝真的有些惱火了,麻痹的邢朝暉,麻痹的國安,你們就這麼玩人的啊,給了我一個副處級,是他媽國安內部的,這叫內聘副處,還是什麼編外,也就是說,除了寥寥幾個人以外,就沒人知道自己是副處,自己這個副處壓根就見不得光,邢朝暉啊邢朝暉,你看著忠厚老實,實際上就是一隻老狐狸,不要讓我再遇到你!張揚一顆心恨得癢癢的。

    麗芙微笑道:“是不是很開心,突然從副科升到副處,真是值得慶賀,今晚就讓你埋單了!”

    這妞兒夠毒,傷口上撒鹽,張揚這輩子沒被人家這麼陰過,忽然想起當初在飛機上的時候,麗芙曾經提醒自己,他們頭兒說話經常不算數,現在看來果真如此。張揚咕嘟咕嘟把一大杯紮啤全都灌到了肚子,虎視眈眈的瞪著麗芙道:“我看起來很好欺負嗎?”

    麗芙笑著搖了搖頭:“對了,我們頭兒交給你一個任務!”

    “屁的任務,他想幹讓他自己去幹,我跟你們壓根沒牽扯!”張揚把工作證裝在信封中又扔了回去。

    麗芙冰藍『色』的美眸中泛起溫柔的眼波:“幹嘛啊,真生氣了?想不想聽聽安家的事情?”

    張揚內心一動,這廝的好奇心就是強,向麗芙麵前湊了湊,麗芙小聲道:“那個把安家陷入麻煩之中的王展可能是英國間諜,他的目的不僅僅是對付安家……”

    張揚開始有些興趣了,表麵上還是裝出漠不關心的樣子:“幹我屁事!”

    “知不知道我在安誌遠的保險櫃中發現了什麼?”

    張揚的好奇心已經徹底被勾起。

    麗芙小聲道:“安誌遠五個兒子中,有一個並非親生!”

    “誰?”

    “安德!”

    張揚內心猛然震動了一下,他皺起眉頭,他對安德一直都沒有太多的好感,這種抵觸感從第一次見麵就開始,開始的時候,他隻是因為安德表『露』出對秦清好感的排斥,可後來在和安德的接觸中,發現這個人遠非他表現的那樣敦厚,到香港之後,這種感覺猶為強烈,麗芙如今才揭示出安德並非安老的親生兒子,張揚自然而然的想起,在這次安家的重大變故中,好像受到損失最輕的就是安德,獲得利益最大的也是他,可以說張揚對安德的懷疑是毫無原因的,更多的是因為個人的好惡因素作祟。

    麗芙輕聲道:“經過這段時間的調查,安家的資產來源已經基本水落石出,如今安家的財產即將解凍,安德著重提出清台山旅遊開發計劃仍將繼續下去,所以……”她的美眸深深凝望張揚一眼道:“我們懷疑安德有問題,想讓你留意他在國內的動向!”

    張揚發現國安局很會把握他人的心理,這件事找到自己顯然是正確的,他本來對安家的事情就抱有興趣,就算沒人動員,他也會主動關心,尤其是那個安德,可這廝最擅長的就是討價還價,國安有求於自己,自己怎麼都要撈取一點好處,上次那個副處級就讓他們這麼稀糊塗的糊弄了過去,這次可不能輕易算了,他裝出有些為難的樣子道:“那啥……”

    麗芙從他的表情上已經看出他想要什麼,淡淡然笑道:“我已經不在四處了,今天來也隻是代為傳話,你想做我就給你聯絡方式,你不想做就算了,不過以後老邢要是找你的麻煩,我也愛莫能助。”

    張揚聽出她言語中充滿了威脅自己的味道,瞪著她道:“威脅我?你居然也敢威脅我?”

    麗芙微笑道:“知不知道什麼叫妨礙國家安全罪?知不知道什麼叫勾結黑社會?隨隨便便一個罪狀就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是看在咱倆一場未婚夫妻的情分上,雖然是假的,畢竟也有些感情,我不忍心看著你走錯路。”

    張大官人差點沒被她氣背過去,靠在椅子上,有氣無力道:“我他媽就知道,上了你們的車就是上了賊船,準沒好事。”

    麗芙甜甜笑道:“張揚,其實就算我們不提這事兒,以你的好奇心也一定會自己追查下去,現在多好,多了一個身份,多了一份工資,就算出了事上麵還有人給你頂著,事情做得漂亮,保不齊還能破格提升。”

    張揚冷笑道:“編,你接著編,就你們那單位,我看什麼級別都敢給,別說副處,就是正廳你們也敢許,反正見不得光,給我個正廳也沒人知道,在外麵誰還得把我當副科待!”

    麗芙嫣然笑道:“張揚,我覺著你不是那麼俗的人,什麼功名富貴,在你眼中也不過是浮雲一般。”

    “你打住,哥沒那境界,我告訴你,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功名富貴,我在乎,人間佳麗我也在乎,我就是一俗人,我是一官『迷』,我是一財『迷』,我還是一『色』『迷』。”

    麗芙饒有興致的看著張揚,笑得越發開心,她輕聲道:“我發現你越來越可愛了!”

    張揚起身道:“話不投機半句多,得,我沒工夫伺候你,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偏偏這時候,一個人高馬大的歐洲青年走了過來,他『色』『迷』『迷』的盯住麗芙,『操』著半生不熟的中文道:“小姐,可以請你喝杯酒嗎?”

    麗芙回答的倒也幹脆,指了指張揚道:“你先問問我未婚夫!”

    那小子看著張揚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哦,小姐,他就是你的未婚夫?”

    張揚一聽就惱了,這廝今晚本來氣就不順,麻痹的長一腦袋黃『毛』跟稻草似的就冒充金條,老子最煩的就是外國人,尤其是外國男人,張揚冷冷看著那小子道:“滾蛋!”

    那歐洲青年想不到張揚這麼沒有禮貌,一張麵孔漲的通紅,他身高在一米九零左右,體態魁梧,相貌也算的上英俊,就算生氣也保持了一定的紳士風度:“你太粗魯了,中國人都像你這樣嗎?”

    張揚眯起雙目:“趁著我沒發火之前,有多遠給我滾多遠,別他媽給我冒充紳士風度,都跟你說了,她是我未婚妻,你他媽跑過來獻殷勤,找抽是吧?”

    那歐洲青年點了點頭,開始脫西裝,一副要跟張揚幹上一架的勢頭。

    不等他脫下西服,張揚倏然站起身來,猛然一拳砸在他的鼻梁上,自從這次香港曆練回來,張大官人更懂得先下手為強的道理,你他媽不是紳士嗎?你他媽不是擺派嗎?老子沒工夫跟你玩,現在我內力虛弱,我要速戰速決!這廝的戰術簡潔明了,切實有效。

    那歐洲傻大個直挺挺就倒了下去,連身上的西服都沒來及脫下來。

    張揚這一拳可捅了馬蜂窩,酒吧中同時站起了五名歐洲大漢,一個個都是身高體壯,其中兩個還拿著酒瓶向張揚圍攏過來,張揚看了看麗芙。

    麗芙悠然自得的拿著那杯威士忌優雅品評著,仿佛眼前發生的一切跟她沒有半點關係。

    張揚笑了笑,這世上沒有那麼巧的事兒,眼前的場麵十有八九就是麗芙安排的,這廝的笑容陽光燦爛,然後忽然抓起板凳如同獵豹一般向前方竄去,他的出手穩準狠,絕無半分留情,這些歐洲大漢雖然一個個身高力猛,可惜他們的行動和張揚想比實在太笨拙了,張揚清楚自己現在功力不濟,力求在最短的時間內擊倒對手,他切實有效擊打對方脆弱點的手法,不到三分鍾的功夫,五名大漢全都倒了下去,這廝也累的氣喘籲籲,假如再多那麼兩個對手,此刻倒下的恐怕就是他了。

    最先挑事的那名歐洲青年捂著流血的鼻子爬了起來,他大聲道:“你倒黴了,你毆打外國友人,要遭受法律的嚴懲!我要報警抓你!”

    張揚理都沒理他,來到麗芙的身邊坐下。

    麗芙歎了口氣道:“你又惹麻煩了,這些人多數都是使館的工作人員。”

    “有意思嗎?手法太老套了,你把我帶到這來,無非是想設一個套讓我鑽進來,這樣的手法,電影上太多了,丫頭,能不能有點新意?”

    麗芙笑盈盈看著他:“你以為他們是我的同黨?既然這樣認為,為什麼還要出手?”

    “心不舒服,就是想揍人,打完他們我心舒服多了,那啥……你說得對,就算不給我工資,我也對安家的事情感興趣!”他伸手從麗芙手中接過了那個信封:“這工作證不是假的吧?”

    麗芙笑道:“隻是給你看看,卡你留下,那個工作證沒什麼用,看完燒了就是,留在手中隻會引起麻煩,反正檔案已經為你建好了。”

    “我怎麼知道你們有沒有替我建立檔案?”

    “你這麼多疑,難道連我也信不過?”

    張揚看了看麗芙一臉無邪狀的俏臉,低聲道:“說真話,我最信不過的那個就是你!”

    麗芙笑道:“可是我很相信你,已經把你當成可以信賴的朋友!”

    “我沒那福分,就算有那福分,我寧願當你男友,才不想當什麼朋友!”張大官人的本『性』又開始暴『露』出來。

    “先當朋友嘛,我不習慣太突然的感情,我們慢慢相處,細水長流的感情才真摯!”麗芙冰藍『色』的美眸中『露』出幾分柔光。

    

Snap Time:2018-07-18 14:42:08  ExecTime:0.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