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九十八章豪門恩怨(下)


    第九十八章【豪門恩怨】(下)

    “安督察,你能夠交代清楚你個人賬戶上突然多出錢嗎?”

    “你是說那六千萬?六千萬對我們安家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

    “可是你是一個警察,沒有參予安家任何的生意,一直以來你的資產來源僅僅依靠薪水。”

    安德銘笑了起來:“我忽然想通了,我想做一個敗家子,所以我找家要錢,他們給了我,就這麼簡單。”

    “你在撒謊,這筆錢是一個叫傅穎的女人存入的,這女人是三合會的成員,在她存入這筆錢後不久,就死於一場車禍。”

    “哦,是嗎?看來有人想要嫁禍給我!”

    “你很重要嗎?別人要花六千萬嫁禍給你?你究竟為三合會做了什麼事?他們才不惜花費六千萬來買通你?”

    安德銘的表情平淡如故:“在你們廉政公署的眼中,任何人都可以用錢買得到嗎?六千萬對你們可能意味著一個天文數字,可對我們安家,根本是九牛一『毛』,我不會在乎,我根本不會看在眼,有人要陷害我!”

    “安德銘,如果我們沒有足夠的證據,不會找到你的身上,我們有理由懷疑你跟三合會的多宗內幕交易有關,你最好盡早交代,幫我們查清幕後交易,隻有這樣,我們日後才可能向法院求情,幫你獲得減刑!”

    安德銘不屑的笑了笑道:“你們把我關在這,不讓我的家人探望我,日夜輪班的折磨我,就是想我認罪,別忘了,我是警察,你們的手法,我全都用過,有證據,你們隻管指證我,想我承認沒做過的事情,做夢!”

    安誌遠壽辰當天,天氣晴好,碧空如洗萬無雲。安家位於港島淺水灣的超級豪宅裝飾一新,處處懸紅掛彩,洋溢著一片喜氣洋洋的氛圍,豪宅外的停車場內一輛輛價值不菲的豪車魚貫而入,應主人的要求,所有應邀前來的貴賓不得攜帶任何通訊工具。

    下午四點半的時候,一輛限量版黑『色』蘭博堅尼跑車發出悅耳的引擎轟鳴,高速來到了豪宅前,一個漂亮的漂移入位,停靠在兩輛賓利之間。

    名車已經足夠吸引眼球,嫻熟的車技更讓人驚歎,前來恭賀的青年男女都把目光投向這輛跑車,富家子弟對名車的關注甚至超出他們對異『性』,許多人認出,這是僅僅在香港售出一輛的天價跑車,上麵還有F1車王的親筆簽名。

    車門打開,一雙筆挺修長,晶瑩如玉的美腿輕輕踏在地麵上,麗芙身穿紅『色』『露』背長裙,宛如一朵盛放玫瑰般出現在眾人的麵前,漂染後的金『色』長發在頭頂挽了一個宛如荷花般的發髻,她的肌膚擁有著西歐人的雪白,東方人的細膩,在陽光下白的耀眼,曲線玲瓏的美背毫不吝惜的展示在外,後方一直『裸』『露』到腰『臀』轉折的曲線,玲瓏玉體若隱若現,腰肢纖細,紅裙在風中如火焰般舞動,冰藍『色』的美眸有意無意的從周圍掃過,引來周圍少女羨慕極度的眼神,旁觀男『性』的目光幾乎在同時變得灼熱。

    頭一次穿著正裝的張揚也鑽出了車門,剪刀門在他的身後緩緩落下,這廝第一次打領結,感到脖子被束縛的很緊,有些不適應,抓住領結向外拉了拉,舒了一口氣。

    麗芙的美眸望向他,『露』出一絲甜蜜溫馨的微笑,走到他身邊,挽住他的臂彎,小鳥依人一般偎依在他的身旁,櫻唇湊到張揚的耳邊,看似柔情蜜意的呢喃輕語,其實在小聲提醒張揚:“你自然點!”

    張揚原本聞到她身上的誘人體香有點『迷』糊,這被她一提醒,馬上清醒了過來,敢情人家是在做戲,難怪說女人是天生的演員,這夜鶯就算不當間諜,當演員也一定能夠成為超級巨星。

    夜鶯足下細跟高跟鞋鑲滿鑽飾,明眼人看出單單是她的這雙鞋就價值不凡,已經有人開始竊竊私語打聽起了麗芙的身份。

    男人最好的裝飾品就是女人,有了麗芙這個大美女在身邊,張揚自然也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平心而論,這廝的氣質和高貴搭不上界,臉上雖然竭力拿捏出上流社會的味道,可真正展示出來就變了味,怎麼都像一個街頭小混混,這就是穿了龍袍也不像太子。

    麗芙忍不住又附在他耳邊提醒道:“你不能自然點?”在外人的眼中,這對年輕男女顯然正處於熱戀之中,麗芙不時親昵的咬張揚的耳朵,一時間羨煞了多少眼球。

    張大官人理解的自然點就是親密點,於是他毫不客氣的向麗芙又貼近了幾分。

    送上安老的請柬,從安檢通道走過,雖然時間倉促,可是這次安家也做足了功夫,賓客從通道經過的時候,他們的設備可以檢測出賓客有沒有攜帶武器和手機,因為是私人聚會,照相機和攝像機也是嚴令禁止的。

    麗芙挽著張揚的手臂出現在安家豪宅門前茵茵的草地上。

    安誌遠正在一幫人的簇擁下談笑風生,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低落的情緒,老爺子心理素質之強由此可見一斑。安語晨少有的穿了裙裝,白『色』襯衫,紅蘭方格的短裙,看起來就像一個女學生,正在安排事情,看到張揚和麗芙並肩走來,她不覺微微一怔,一雙秀眉顰起,她實在想象不到,張揚這廝剛剛來到香港,從哪兒又勾來了這麼一位傾國傾城的美貌佳麗,看麗芙的樣子肯定擁有歐美血統,她舉步迎了上去,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高聲道:“師父,你真準時啊!”

    張揚笑了笑,正準備向安語晨介紹麗芙的時候,卻聽麗芙道:“達令,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一位如此美麗的女徒弟啊?”美目流盼,似喜還顰,別說是男人,就連安語晨都不被她的風姿所吸引,安語晨向張揚報以滿懷深意的笑容。

    張揚這才介紹道:“小妖,那啥……這是麗芙!麗芙,這是我徒弟安語晨,安老的孫女!”

    麗芙摟住張揚的臂膀,俏臉含羞偎依在他的肩頭:“張揚,為什麼不告訴她我們的關係……”

    安語晨的臉上充滿了好奇,她實在太想知道張揚和這個麗芙的關係了。

    張大官人終於很艱難的說出:“那啥……麗芙是我的未婚妻!”

    安語晨格格笑了起來:“我說你真能扯,剛剛來到香港從哪兒招來了一個未婚妻?”她的表情充滿了懷疑。

    張揚道:“我們在北京認識的,在故宮玩的時候,巧了,天將大雨,就把我們兩個湊合在一塊了。”這廝一旦進入狀態,謊話說得連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麗芙小鳥依人的偎依在他身邊,帶著幾分羞澀幾分甜蜜,讓人不由自主相信他們之間的確正處於熱戀之中,張揚雖然看麗芙的目光沒有那麼深情熱切,可在安語晨看來很正常,這廝原本就是個處處留情的風流種,十有八九是利用他的甜言蜜語哄來了一個混血美女。

    安德看到張揚也走了過來,今天他打扮的十分光線,西裝革履,容光煥發,他和張揚熱情的握了握手,目光落在麗芙身上的時候不覺微微一怔,微笑道:“這位小姐,我們好像在哪見過?”

    “今年夏天,在米高梅大酒店的賭場上,您和我父親當時在玩二十一點。”

    安德雙眼睜大了:“喔,想起來了,你是鍾先生的女兒,你是麗芙小姐!”

    張揚聽得如同墜入雲霧,難道安德真的見過麗芙?這身份偽造的也太牛『逼』了吧!這到底是真是假呢?

    張揚的目光在人群中尋找安誌遠的影子,卻發現安誌遠不知何時離去了。

    此時安誌遠已經回到了他的書房,他的書桌前站著三位老人,這三人全都是當年信義堂的主力幹將,也是安誌遠的結拜兄弟。禿頭的大個叫沈強,人稱佛祖,平日笑容滿麵,可對待敵人最為凶殘,是安誌遠最得力的打手之一,黑衣高個的那個叫謝百川,是安誌遠過去的智囊和軍師,矮矮胖胖的那個叫左誠,『性』情最為暴戾,是安誌遠手下的第一猛將。如今他們最年輕的佛祖也已經是花甲之年,佛祖沈強在安誌遠結束信義堂之後,並沒有繼續追隨安誌遠,而是選擇自立門戶,經營娛樂業,如今旗下已經有了五間夜總會,也算是幾人中仍然和黑道有些聯係的人物,他在江湖上的消息依然靈童。

    謝百川和左誠則始終追隨安誌遠,如今兩人都是世紀安泰的股東,但是已經基本處於退休狀態,除非重要的董事會需要列席,他們很少幹涉公司具體業務。

    安誌遠習慣『性』的拿起他的煙鬥點燃,室內的氣氛低沉而壓抑,安誌遠道:“有人想搞我!”

    左誠道:“查出他是誰,我幹掉他!”

    謝百川搖了搖頭道:“什麼時代了,別動不動就打打殺殺,老大,德鋒跟三合會聯係的事情是不是已經查清楚了?”

    “他不肯承認!”

    “不肯承認?我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這一年多以來,他一直在偷偷和三合會做交易,不但是公司的碼頭,連貨場也被他提供給王展使用,王展就是三合會的人,現在警方已經盯緊了我們,凍結了我們的資金,我聽說他們已經掌握了證據,老大,你再不做出反應,我們所有人都會被你兒子害死!”謝百川的情緒變得有些激動,人年紀越大,越是擔心會失去現有的一切,謝百川無疑也是這樣,當初安誌遠決定金盆洗手,在整個洗白的過程中,他居功至偉,他用盡所有的智慧,把安家所有的生意變成合法,傾注的精力最大,感情自然最深,知道安德鋒涉嫌非法經營之後,也是他第一個向安誌遠反應,還沒等安誌遠采取行動,警方已經盯上了安家。

    安誌遠低聲道:“德鋒的『性』情我知道,他雖然對利益看得很重,可是他的家族觀念同樣很重,我相信這件事一定有內情。”

    謝百川對安誌遠的這句話有些不滿,認為安誌遠在回護自己的孩子。

    左誠道:“不管德鋒有沒有做過犯法的事情,我們信義堂絕對不可以惹,誰惹我們,我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一直沒有說話的佛祖沈強道:“老左,現在已經是九十年代了,不再是我們拿著開山刀就可以血洗一條長街的時候了,你老了,就算給你刀,你還拿得動嗎?就算你拿得動刀?你手下的那幫弟兄呢?我們安穩了二十年,這二十年已經磨平了我們的雄心壯誌,磨掉了我們的棱角和銳氣,我們已經不是江湖中人了。”沈強的目光充滿著遺憾和失落,他凝望安誌遠道:“大哥,我不是怕死,隻要你一句話,我一樣會把我這條命給你,可是你到現在都搞不清自己為什麼會出事?你在三合會究竟有什麼敵人?你得罪了誰?”

    安誌遠用力搖了搖頭道:“我想不到!”他的雙目忽然籠上一層肅殺之意:“無論是誰惹我,我都不會放過他!”

    謝百川歎了一口氣:“老大,如果這句話是在二十年前,我會相信!”

    左誠怒道:“謝百川,你什麼意思?我們還沒有老,我還舉得起刀,談到殺人,我下手比年輕人還要利索!”

    安誌遠忽然道:“老左,聽說你兒子經常去澳門賭錢?”

    左誠愣了,他怔怔看著安誌遠。

    安誌遠低聲道:“從去年七月到今年九月,左雄一共在澳門輸了九百二十三萬,他背著你借了高利貸,你知道嗎?”

    左誠的臉漲紅了,他怒吼道:“這混小子竟然敢瞞著我做這種事!”

    安誌遠又道:“你在大陸投資的電子廠怎樣?聽說賺了不少吧?”

    左誠的額頭已經冒出了冷汗,他覺察到了什麼,喉頭有些發幹,不知該怎樣回答安誌遠的問題,擠出一個笑容道:“還過得去……”

    “老左,你是我的兄弟,當初我來到香港,最早認識的就是你,你救過我的命,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你幫過我!”安誌遠慢慢站起身來,他步履沉重的向左誠走去。

    左誠咬了咬下唇,忽然撲通一聲跪倒在安誌遠的麵前:“老大,我錯了!是我貪錢,是我擔心兒子的『性』命,大陸的電子廠又虧損,所以我把公司的股票給轉讓了出去。”

    安誌遠歎了口氣道:“你明白的,我說得並不是這件事!”他輕輕拍了拍左誠的肩頭:“我們安家的車都在你的汽修廠內保養維修,達明車內被搜到毒品,是不是你做的?”

    左誠用力搖了搖頭,臉『色』卻已經變了。

    安誌遠忽然揚起手狠狠給了左誠一個耳光,打得左誠半邊麵孔腫了起來,左誠花白的頭顱垂得更低,

    安誌遠痛心疾首道:“老左,在達明發生事情之前,我從未懷疑你,即便是知道你出賣公司的股票,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是我沒有想到,你竟然陷害我的家人!”

    左誠老淚縱橫:“老大,我隻有一個兒子,他欠了好多錢,我……”

    安誌遠反手又是一個耳光:“滾!我不想再見到你!永遠不想見到你!”

    左誠愕然抬起頭來,他不相信安誌遠就這樣輕易放過了他。

    謝百川道:“老大,難道就這樣算了?”

    安誌遠轉過身去,他沒有說話,可是內心卻在滴血。

    左誠滿麵羞愧的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向門外走去。

    等到身後的關門聲響起,安誌遠方才道:“沈強,幫我查清那個王展的下落!”

    “放心吧,老大!”沈強和謝百川對望了一眼,他們都看到對方眼底深處的悲哀,安誌遠已經不再是昔日那個叱吒風雲的老大,歲月已經將他身上的戾氣消磨殆盡,如果在二十年前,他絕不會放過左誠,而現在……

    門外響起敲門聲,獲得安誌遠的允許後,安家的律師周若旺走了進來,安誌遠示意左誠和沈強先行離開,他回到辦公桌前坐下。

    周若旺來到他的對麵坐下,低聲道:“安老先生,遺囑已經按照您所說的準備好了,你隻需在上麵簽字就能生效。”

    安誌遠點了點頭接過周若旺手中的文件,輕聲道:“客人來齊了嗎?”

    “來了好多,都在等您老先生出去呢!”

    安誌遠微笑道:“好,你去告訴他們,我馬上就到!”

    安誌遠走出門外的時候,已經恢複了滿麵春風的表情,安語晨和另外幾位堂兄堂弟跑了過去,簇擁著老爺子來到宴會的中心,前來恭賀的賓客開始向安老爺子奉上賀禮。

    張揚準備的賀禮是一幅親手寫的書法——老當益壯,安誌遠看到他的書法很是喜歡,展開之後特地讓張揚和他一起留了個影,張揚和安老交談的時候,麗芙則在安語晨的陪伴下參觀安家的豪宅,說是參觀,實際上卻是趁機觀察具體的地形,以方便等會兒開始行動。

    當天的慶典共分為三個部分,五點三十八分會準時開始晚宴,晚宴之後會有焰火表演和舞會,在國安的計劃中,麗芙潛入的時間會在焰火表演的時候,整個焰火表演會持續十五分鍾左右,也就是說麗芙必須要在十五分鍾內完成竊取機密的任務,其間不僅僅包括潛入其中,還要破解保險櫃的密碼,和進入電腦係統,可以說時間相當的緊迫。

    安誌遠很親切的對張揚道:“張揚,你放心,我很快就會把投資證明送往大陸,撇清關於我投資清台山的種種傳聞。”

    張揚笑道:“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安誌遠忽然望向遠方的安語晨道:“張揚,假如我出了事情,你會不會幫我照顧小妖?”

    張揚微微一怔,他並不明白安誌遠為何會突然冒出這句話,他笑道:“安老,你們家這麼多人,好像不用我幫忙吧!”

    安誌遠淡然笑道:“我隻是隨口問問,張揚,我是說如果!”

    張揚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我會盡一切努力幫她!”他和安誌遠之間有種忘年交的味道,彼此間都已經把對方當成了可以推心置腹交談的對象。

    安誌遠心滿意足的笑了笑,這時候他的孫子安達明過來喊他去拍全家福。

    張揚遠遠看著安誌遠的一家,安家的家族不可謂不大,子子孫孫站在一起已經有四十多人,不過他仍然從安誌遠的目光深處讀出了一種落寞和失落,忽然想起這並非是真正的全家福,安老還有兩個兒子並不在他的身邊。

    麗芙悄然漫步到張揚的身邊,輕輕挽住他的臂膀,看似深情款款道:“晚宴結束後會有焰火表演,大概十五分鍾左右,這十五分鍾是我潛入的最好機會。”

    張揚隻關心自己需要做什麼,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自己今晚的具體任務是什麼。

    “掩護我!”麗芙輕聲道。

    酒會終於正式開始了,所有賓客都爭相向安老敬酒,恭祝他福如東海壽比南山,安誌遠高舉酒杯道:“我謹以這杯酒答謝諸位的深情厚誼!願我們安家以及在座的諸位,合家團圓,永遠安康!”

    焰火表演開始前兩分鍾,麗芙收到了行動的通知:“監控將在一分鍾後失靈,你現在前往洗手間!”

    麗芙站起身來,向張揚柔聲道:“達令,陪我去洗手間!”

    張揚也意識到行動開始了,跟麗芙一起走入安家的大宅,為了當日前來的賓客方便,安家豪宅的客廳,和樓下客房都是開放的,一樓的幾間客用洗手間也提供給客人使用。

    張揚和麗芙走入客廳,前往洗手間,麗芙示意張揚在門外等她,距離外麵熄燈還有半分鍾,麗芙迅速進入洗手間內,張揚還是第一次從事諜報工作,一顆心頗有些不安,同時又感到幾分激動和刺激。他望著表針,不知半分鍾後將會發生什麼,時間一秒秒過去,當時間指向八點鍾的時候,在外麵一片歡呼聲中,燈光全部熄滅,與此同時,一身黑『色』緊身衣的麗芙走出了洗手間,她低聲道:“在這等我!”嬌軀宛如狸貓般向樓梯上竄去。

    張揚現在的主要任務就是望風,外麵的焰火開始升入空中,隨著焰火的飛升,一聲聲歡呼不絕於耳。張揚不時看著手表,十五分鍾,麗芙要在十五分鍾內完成所有的任務,她有這樣的本領嗎?

    兩道黑影毫無聲息的出現在客廳之中,一名剛剛從洗手間中走出來的客人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其中一人竟然舉槍就『射』,子彈準確無誤的『射』入那名客人的顱腦,他無聲無息倒了下去。張揚站在洗手間前,眼前發生的一切讓他震駭莫名,可他馬上就意識到對方也發現了自己,其中一人舉起手槍想要向他『射』擊,張揚猛然騰躍而起,單足踏在牆壁之上,躲過『射』來的子彈,然後接著牆壁的反彈力,身體像兩人俯衝而去,雙拳狠狠擊落在對方的喉頭,生死關頭,張揚下手不敢留有任何餘地,雙拳落處發出骨骼碎裂的聲音,兩名殺手被他當場幹掉,他撿起地上的兩支手槍,手槍上都裝了消音器,看來這些殺手全都做好了準備。

    隱藏耳機中傳來邢朝暉焦急的聲音:“山鬼,發生了什麼事?”山鬼是張揚的臨時代號,張揚把手表湊到嘴邊,低聲道:“有殺手潛入!”

    “什麼?馬上去接應夜鶯!放棄……”邢朝暉的聲音突然消失了,隱藏耳機中變成了一片刺耳的雜音。

    張揚猶豫了一下,還是向樓梯上衝去,他研究過安家豪宅的地形圖,知道安誌遠書房的位置。

    麗芙已經來到安誌遠的書房前,她的隱藏耳機也失去了效用,麗芙馬上意識到他們的通訊設備可能出現了狀況,她搖了搖頭,掏出開鎖工具,想要打開書房的大門,樓梯的拐角處出現了一名黑衣人,他舉起手槍向麗芙『射』擊。

    麗芙一個翻滾,身後的牆壁之上留下一串彈孔,她反手從發髻上抽出一支飛鏢,全速投擲出去,飛鏢在夜『色』中發出尖銳的呼嘯,正中那名男子的右眼,深深刺入他的顱腦,那殺手慘叫一聲,身體四仰八叉的向後倒去,沿著樓梯翻滾而下。

    樓梯上分明還有另外一個人的腳步聲,麗芙又抽出一支飛鏢準備『射』擊的時候,發現來人竟然是張揚,這才深深鬆了口氣,斥道:“你來幹什麼?”

    張揚將其中一支手槍扔給她,低聲道:“有殺手進來,老邢那突然失去聯絡了。”

    麗芙皺了皺眉頭,她的聯絡也中斷了,今晚的行動從一開始就變得不順利,她感覺到有些不妙,可是如果就此放棄恐怕找不到更好的機會,她低聲道:“掩護我!”重新來到書房門前,打開了房門,和張揚一起進入書房之中。

    外麵又傳來一聲歡呼,隨著一聲聲的炸響,五彩繽紛的禮花綻放在夜空之中。

    安語晨挽著爺爺的手臂,開心笑道:“爺爺,今晚的煙火好美啊!”

    安誌遠笑著點了點頭,正等待著下一顆焰火點燃,然而讓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在人群中響起,爆炸就發生在距離安家人不遠的地方,一時間地動山搖,強大的氣浪把安誌遠的身體掀飛了出去,他下意識的抱緊了自己的孫女,他們的身體重重摔落在草坪上,沒等安誌遠反應過來,更大的爆炸聲響起,眼前的火光和煙霧變得朦朧起來,他拚命睜大雙眼,他的眼睛在流血,鼻子在流血,耳朵也在流血,他聽不到。

    安語晨摔倒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昏『迷』過去。

    安誌遠放下孫女的身體,搖搖晃晃站起身來,他看到孫子安達明倒在血泊之中,他的雙腿被炸斷,正絕望的伸出雙手向大聲哭號著,可是安誌遠卻聽不到,他聽不到任何的聲音,他跌跌撞撞的跑到孫子的身前,發現孫子的下半身都沒有了,他抱著孫子的半截身子,大聲哭號著,可是眼沒有一滴淚,他甚至聽不到自己的聲音……

    

Snap Time:2018-07-22 11:20:47  ExecTime:0.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