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九十二章兄弟是用來賣的

  
  第九十二章【兄弟是用來賣的】
  張德放道:“你打算怎麼辦?”
  顧明建一臉憂愁的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誰知道她怎麼那麼麻煩!”,開始他認識趙蕊雯的時候,以為趙蕊雯是個放得開的女孩子,想不到相處下來居然鬧到了這種地步。
  張德放歎了口氣道:“我早就勸你悠著點兒,這不,搞出事來了,既然打算跟她分了,就別牽扯不清了。”張德放對顧明健還是相當了解的,知道他是個優柔寡斷的『性』子,否則事情不會處理的一團糟。
  張揚捕捉到顧明建雙目深處的憂傷,他意識到顧明建並不是一個灑脫的人,他對趙蕊雯顯然還是有感情的,如果他不在乎趙蕊雯的死活,他根本不會過來,其實到現在張揚也沒搞清顧明建跟三個女孩子是什麼關係,根據他的分析,顧明建和張如萍是表兄妹,應該沒啥糾葛,不然他和張德放也不能處成這個樣子,至於程秀秀和趙蕊雯就難說了。
  張揚對顧明建還是很關心的,畢竟顧明健曾經幫助過他,而且他和顧佳彤還有那種關係,那啥……說穿了,顧明健是他事實上的小舅子,大家也是親戚不是,都說幫不幫親,可真正能做到這一點的根本沒有幾個。張大官人對男人多幾個紅顏知己啥的並沒有任何抗拒,不過他認為既然你喜歡人家,對人家做出了這事兒,你就得負責,你就得有擔當,這也是他對顧明健頗有微詞的地方。
  張揚低聲道:“明健你打算怎麼辦?”
  顧明健實話實說道:“我也不是不喜歡她,就是感覺這麼早把自己一輩子交給一個女人,我虧得慌!”
  張德放笑了起來,他比張揚更加了解顧明健,顧明健絕對是那種心慈手軟優柔寡斷的角『色』,這充分表現在他在感情的處理上,這廝壓根就不是一個逢場作戲玩完就算的浪『蕩』子,他多情,他花心,可是惹了麻煩卻不知該如何處理,這也不是別人能夠幫的上忙的。
  張揚道:“先穩定一下她的情緒,別弄出人命來!”說話的時候,顧佳彤打來了電話,張揚看了看號碼,走到遠處方才接通了電話。
  顧佳彤是問他在哪的,因為晚上她還有業務要談,沒辦法和張揚一起吃飯,稍晚再跟他聯係。
  張揚知道顧佳彤有生意要做,再說現在顧明健的事情也不適合讓她知道,和顧佳彤聊了兩句就掛上了電話。
  趙蕊雯明顯對顧明健還是情根深種,顧明健說了兩句好話之後,這丫頭又柔情脈脈深情款款的對著他了,氣得何歆顏忍不住罵她天生賤命,又警告了顧明健兩句,她率先離開了醫院。
  張德放望著何歆顏遠走的背影不禁笑道:“這妮子倒是很有『性』格,不過男人最好別碰,碰了就等於惹下了無窮無盡的麻煩。”他也有許多事情要做,也向顧明健告辭。
  顧明健讓他把張如萍叫來陪護,自己先在醫院陪著趙蕊雯。
  張揚看到風波暫時過去,這也沒有自己什麼事兒,也跟著告辭離去。
  張揚和張德放分手之後,準備找一間餐館隨便吃點,然後返回顧佳彤的別墅休息,沒走兩步,卻看到何歆顏正在路邊的小吃攤站著,何歆顏也在同時看到了張揚,笑著向他招了招手。
  張揚微笑走了過去:“怎麼著?吃飯啊?我說你也太不仗義了,咱們勉強也算得上是患難之交了,吃飯也不招呼一聲!”他隻是故意打趣,沒成想人家何歆顏認真了,向小吃攤主道:“師傅,再給下一碗餛飩,給臥倆荷包蛋!”
  張揚瞪大了眼睛,合著這就是對他的最高禮遇了,他搖了搖頭道:“算了,我不吃那玩意兒,何歆顏,晚上沒事吧,我請你喝酒去!”
  何歆顏眨了眨明澈的大眼睛,指了指小吃攤道:“我給過錢了!”
  張揚不禁笑道:“瞧你那摳門樣,走!我請你吃大餐!”
  “你說的啊!那請我吃肯德基!”
  “靠,我不吃那玩意兒!”
  何歆顏狡黠一笑:“那就去海霸王吃海鮮自助!”
  等到了海霸王張揚才知道,這的消費檔次還真不低,每位188元,這丫頭顯然是抱著吃大戶的心理跟著來的,望著海霸王門前變幻莫測的霓虹,何歆顏雙目發光的感歎道:“來這吃海鮮是我今年的夢想,原指望年底才能實現,想不到啊,你幫我提前實現了兩個月。”
  張揚忽然有種被人當成冤大頭的感覺,他還沒有說話,何歆顏已經轉過臉來,濃妝豔抹仍然沒能遮住她古怪精靈的表情:“你對我這麼好,該不是對我有啥想法吧?”
  “有,我特喜歡看你用酒瓶子砸人的場麵,要不等會你再給我演練一回?”
  何歆顏咯咯笑了起來:“有我也不怕,我把你當好人看,你如果對我動了壞心眼,我掄起酒瓶就砸過去!”
  兩人走入大門的時候,卻被迎賓小姐攔住,目光怪異的看著何歆顏,的確何歆顏的這身打扮實在是太惹人注目了,湊巧的是海霸王內有嘉士伯有藍帶,就是沒有百威,迎賓小姐道:“對不起,我們這不許外帶酒水!”
  張揚愣了愣,然後目光落在何歆顏的廣告裙上,忍不住笑了起來,人家這是把何歆顏當成酒水了。
  何歆顏柳眉倒豎,美眸圓睜:“我帶酒水了嗎?這麼大的眼睛是擺設嗎?”
  “可是……”
  “想怎麼穿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就喜歡穿廣告裙,明天我穿嘉士伯過來!”
  迎賓小姐聽得瞠目結舌,臉上僅有的那絲笑容也僵在那。
  張揚笑道:“我們是來消費的,你真打算把顧客拒之門外?”一句話提醒了迎賓小姐,她重新浮現出笑容把兩人請了進去。
  何歆顏的這身裝扮還是相當的醒目,從大門走到他們座位的時候,至少有三名顧客向她嚷道:“小姐,來兩瓶百威!”她詫異道:“想不到百威啤酒這麼受歡迎!”
  張揚卻道:“醉翁之意不在酒,是你受歡迎!”
  何歆顏橫了張揚一眼:“我發現,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張揚還是被何歆顏的食量嚇了一跳,望著她盤中疊得像小山一樣的菜肴,張揚忍不住道:“丫頭,咱不這麼誇張行嗎?吃不完那是要浪費的,浪費那是可恥的!”
  何歆顏道:“你怎麼知道我吃不完?我餓了一天了,再說了,你花了188,我總得把這錢給吃回去,要不咱多吃虧啊!”
  “丫頭,那也不能跟自個兒的胃過不去啊!”
  “放心,我胃口特棒!”
  何歆顏吃飯的樣子很優雅很文靜,不過戰鬥力也著實驚人,看著她眼前的盤子一個個清空,張揚算是明白了,這丫頭一般人還真養不起。
  張揚弄了一斤精品洋河,何歆顏喝了小二兩,其他都進了他的肚子,何歆顏起身取菜的時候,又給他拿來了一瓶。
  張揚有些不解的看著何歆顏:“幹嗎這是?你真想把我灌醉啊?”
  何歆顏笑道:“這酒市場價格88,你喝兩瓶基本上就夠本了!”
  張揚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這麼會算計的女孩子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那啥……酒能『亂』『性』!”他低聲提醒道。
  何歆顏把瓶蓋打開,給張揚麵前的杯子添滿:“我手有倆酒瓶了,不怕被砸,你隻管『亂』給我看看!”,這丫頭的彪悍勁和安語晨能有一拚,不過安語晨的彪悍是建立在她實力的基礎上,而何歆顏的彪悍是骨子的。
  何歆顏去洗手間的時候,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迎了上去:“小姐,你好,我係香港導演,我看你自身條件不錯,想找你拍電影……”
  何歆顏指了指遠處的張揚道:“你先去問問我哥!”
  那胖子這才留意到坐在遠處喝酒的張揚,他臉上頓時堆起了笑容,大步走了過去:“小張主任,真是有緣千來相會,想不到在東江也能夠遇到你!”
  張揚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遇到流氓導演王準,其實人家現在也是正兒八經的名導,兩人也算得上是老相識了,張揚和王準握了握手,王準不等張揚邀請就在一旁坐下:“我這次來是應邀成為東江藝術學院客座教授的!”
  何歆顏就是東江藝術學院的學生,聽到王準要成為自己學校的客座教授,也表現出一定的興趣,輕聲道:“你真的是電影導演?”
  王準馬上拿出自己的名片遞給何歆顏道:“王準!”這廝隻說了兩個字,這充分證明了他很自信,覺著自己的名氣在國內外很大。
  隻可惜何歆顏並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不好意思啊,王導拍過什麼電影啊?”
  王準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張揚搶先道:“風月寶鑒、與郎共舞!”
  王準臉上表情這個尷尬啊,媽的,咱不帶這麼糟踐人的,我這輩子就拍過兩部三級片,你記得倒是清楚,我獲金像獎的那片子你怎麼不說呢。
  張揚還有些不過癮似的又補充了一句:“國外叫限製級,港台叫三級片!”
  王準臉上是真掛不住了,笑道:“小張主任真是幽默……”
  何歆顏仿佛覺著燙手似的把名片悄悄扔在了地上。
  張揚打心不待見王準這家夥的,可王準的出現又讓他想起安老的事情,微笑道:“我聽說最近安老身體不好,不知道具體情況怎麼樣?”
  王準道:“龍盛電影公司隻是世紀安泰的一個子公司,安老的情況我也不太清楚,不過聽說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出來主持董事會了,現在的具體事務都是由安家二公子安德鋒主持。”
  張揚讓人添了一套餐具,給王準倒了一杯酒:“王導,有件事我也不瞞你,最近安老在清台山的投資突然停了,搞得人心惶惶的,你們建立的那個外景基地,最近也沒有劇組前來拍攝了,是不是安家出了什麼問題?”
  王準端起酒杯欲言又止,他想了想方才道:“你為什麼不直接去問安老,或者去問安小姐?”
  張揚笑道:“安語晨的電話始終處於關機狀態,我找不到她,安老那我也聯係不上。”
  王準抿了一口酒終於道:“安家老大安德銘被廉政公署給查了!”
  張揚微微一怔,他對安家的具體情況並不清楚,自然不知道安家還有一個在『政府』部門公幹的兒子。
  王準道:“具體發生了什麼我也不清楚,總之這次安家好像有些麻煩!”他顯然不願意就此話題繼續談論下去,聊了幾句後,起身告辭離去,離去之前仍然向何歆顏道:“小姐,你的條件真的很優秀,隻要稍加包裝,一定可以成為國際巨星!”
  何歆顏搖了搖頭道:“我對你拍的片子沒興趣!”在張揚的引導下,她已經把王準定位為三級片導演。
  王準向張揚『露』出一絲苦笑,心中卻十分的奇怪,怎麼全世界的美女都跟這廝有牽扯?
  張揚卻因為王準剛才說的事情情緒低沉了許多,他拿起手機給安語晨打了個電話,對方仍然處於關機狀態,張揚開始意識到安家這次的事情可能十分嚴重,不然安語晨絕不會關機這麼多天。
  何歆顏看出張揚有心事,輕聲道:“你有事啊?”
  張揚搖了搖頭:“你也在東江藝術學院?學什麼專業啊?”
  何歆顏道:“舞蹈!”
  “喔!啥時候跳一段給我看看?”
  何歆顏笑道:“過年吧,新年匯演的時候,你過來給我捧場,我一定跳給你看!”
  “好啊!如果有時間我一定過來!”張揚這句話充滿了敷衍的意思,畢竟他現在身在駐京辦,越是過年,駐京辦越是繁忙,抽不抽的開身恨難說,再說了他和何歆顏也隻不過是泛泛之交,不可能為了她專門跑到東江來。
  何歆顏卻很認真:“那我就當你已經答應了,做人說話要有誠信啊!”
  張揚的電話忽然響了,他本以為是顧佳彤,卻想不到打電話過來的是李長宇,張揚起身離開嘈雜的大廳,來到相對僻靜的地方,低聲道:“喂!”
  李長宇的聲音顯得有些慌『亂』:“張揚,安老那邊有沒有聯係上?”
  張揚皺了皺眉頭,他不明白李長宇為何會對這件事表現出這樣的關心,照實說道:“我聯係過幾次,可始終聯係不上,不過我剛剛聽說安家好像出了點事情……”
  李長宇的聲音變得益發低沉:“張揚,清台山的旅遊開發恐怕有些麻煩,現在有人把事情捅了上去,如果安家那邊有了問題,恐怕牽連會很大。”他的話雖然說得很委婉,但是意思已經表達的相當明確,這件事如果向不好的一麵轉化,首先牽連的就會是他,當初他在春陽的時候,一力把安老投資春陽的政績給攬了過來,整個過程中他也表現的最為積極,成為常務副市長,這也是他耀眼的政治資本之一,可是人往往都沒有前後眼,誰知道現在一件好事居然向壞事開始轉化。
  張揚認為李長宇一定還有事情瞞著他,他低聲道:“李叔,你到底聽說了什麼?”
  李長宇沉默了下去,過了好久方才道:“有人舉報安家實際上是香港黑幫,多年以來都在經營走私販毒,所以才能夠積累這麼多的驚人財富,現在世紀安泰集團表麵上看很白,實際上是安家用來洗錢的地方……”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安老在清台山的投資,也被視為洗錢的手段之一……所以……”
  張揚已經完全明白了,難怪李長宇會表現出如此的擔心,假如安老真的是利用投資清台山旅遊洗錢,這件事的後果將極其嚴重,他隻是一個小小的副科,就算把招商辦副主任那件事算進去,受到的牽連應該不大,可是招商辦的所有人員,副市長李長宇、代表春陽簽約的縣長秦清,這上上下下許多人都要因為這件事倒黴,甚至毀去未來的政治前途,首當其衝的應該是李長宇。
  李長宇道:“盡快搞清楚這件事,想辦法和安家聯係一下,看看到底怎麼回事,他們投資清台山的款項到底有沒有問題?”
  張揚低聲道:“你放心,我盡快搞清這件事。”
  掛上電話張揚的心情又沉重了許多,果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長宇打這個電話來不僅僅是提醒,更主要的是求援,人在官場上的位置越高,越是害怕失去,李長宇刻苦經營這麼多年,才爬到了如今的位置,原本指望著清台山旅遊給他書寫下彪炳輝煌的政績,貪欲卻為他日後的困境埋下了伏筆。
  張揚的心不在焉全都被何歆顏看在眼,她拿起紙巾擦淨了嘴唇道:“好飽!喂,咱們走吧!”
  張揚站起身,這時候顧佳彤的電話打來了,張揚讓顧佳彤來海霸王門口接他,和何歆顏來到門外,先幫她叫了輛出租,何歆顏鑽入汽車,汽車將要開動的時候,她搖下車窗向張揚揮了揮嫩白的手兒。張揚湊了過去,何歆顏把寫有自己呼機號碼的紙巾遞給張揚:“下次來東江呼我!”
  張揚點了點頭,笑道:“賣酒女郎不適合你,別動不動就用酒瓶子砸人!傷著別人沒事兒,不小心傷到自己就麻煩了。”
  何歆顏居然少有的表現出一絲順從:“知道了!”
  顧佳彤在十多分鍾後抵達了海霸王,張揚剛上車,她就聞到了他身上濃烈的酒氣,不禁笑道:“怎麼?一個人孤單寂寞,所以借酒澆愁?”
  張揚笑道:“就我這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的樣子,身邊怎麼可能少了美女相伴。”
  顧佳彤啐道:“我發現你自我感覺真是太好了,讓人受不了你!”
  “你受不了我啊?那你每次還要個沒完?”
  顧佳彤紅著臉兒道:“有點正形好不好?”
  張揚留意到她臉上的倦意:“很累啊?”
  顧佳彤點了點頭道:“談了一整天的生意,公司最近事兒也特別多,這幫家夥沒一個有主心骨的,什麼事情都要等著我回去處理。”
  “我說你一大董事長也不能把權抓得太緊,該放就放,不可能事必躬親!”
  顧佳彤歎了口氣道:“我倒是想讓明健到公司幫我,你看看他那個樣子,終日遊手好閑,隻知道跟一幫女孩兒廝混,我都好幾天沒見他人影了。”
  張揚想起顧明健現在也是狼狽不堪,不覺啞然失笑,輕聲道:“何必讓自己這麼累啊,一個女人家就算做出再大的事業,最後還不得找個歸宿?”
  “你真是大男子主義,討厭!對了,你什麼時候回北京啊?”
  “明天吧!老在東江這麼呆著也不是事兒,我回北京就跟劉傳魁爺倆聯係,讓劉大柱去北京給我們掌勺!”
  “我還有點事,估計要晚一周過去,本想跟你一起走的!”顧佳彤有些遺憾的說。
  張揚微笑道:“小別勝新婚,等你過去,我蓄精養銳好好招待你!”
  顧佳彤美眸之中流『露』出無限媚『色』,嬌聲道:“在東江我是地主,今晚我來招待你!”
  誰招待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能給對方滿足,能給對方慰藉,狂『亂』過後,顧佳彤靜靜躺在張揚的懷中,傾聽著他有力的心跳,柔聲道:“有些時候,我忍不住想,做個普普通通的女人也很不錯,至少不要去考慮那些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事情。”
  張揚笑道:“活在世上,這種事就免不了,我一小小的副科整天都有這麼多麻煩的事兒,你這位大董事長肯定比我要辛苦得多。”
  顧佳彤聽完秀眉微顰道:“如果安家有黑社會背景,這件事肯定會很麻煩。有機會我問問我爸,看看這件事到底怎麼回事兒,你不用擔心,你當初隻是招商辦的副主任,上麵有人扛著,簽約前又被清出招商辦,整件事可以說一點關係都沒有,就算真的出事,追究的也是主要領導人。”
  張揚早已想到了這一層,可是真的要是出了事情,他總不能對李長宇和秦清坐視不理。
  兩人在電話談著,顧佳彤本來就好奇,支著耳朵聽弟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張揚原本想避著她,可現在他們赤身『裸』體的躺在一張床上,顧佳彤又八爪魚似的纏住自己緊緊不放,不讓她知道壓根是不可能的事情。
  顧明健的語氣很急:“張揚,你一定得來,你腦子活,趙蕊雯又肯聽你的,這次你說什麼得幫哥兒們一次!”
  張揚尷尬的看著顧佳彤,顧佳彤點了點頭示意他答應下來。
  張揚答應後馬上掛上了電話。
  顧佳彤怒氣衝衝的揪住他的耳朵:“好啊你,明健出了這麼大的事兒你都瞞著我,你是不是想氣死我?”
  張揚苦苦求饒,顧佳彤放開他的耳朵,催促他穿上衣服,兩人穿好衣服,顧佳彤一定要跟著張揚前往醫院,她剛才已經聽到顧明健在白沙區人民醫院,就算張揚不讓她去,她一樣可以找到。
  張揚本想勸她裝成不知道,可看到顧佳彤心急火燎的樣子,知道這件事是徹底瞞不住了,反正顧明健怕的是他老子,顧佳彤這個當姐姐的應該不會出賣弟弟。
  因為擔心顧佳彤心急出錯,張揚主動承擔了駕駛任務,顧佳彤道:“這個混小子,我早就告訴他不要同時跟幾個女孩子糾纏不清,他就是不聽,現在好了,出事了!”說話的時候忍不住想起了張揚,心頭一時間恨得癢癢的,伸出手就在張揚的大腿上狠狠擰了一記,疼得張揚慘叫了一聲:“我靠,幹我屁事啊!”
  “都是你害得!”
  女人好像最喜歡說這句話,張揚和顧佳彤感到急診觀察室的時候,程秀秀已經割脈了,幸好割得不深,值班醫生已經給縫合好了,現在也躺在觀察室,同一個觀察室,同一間病房,一邊是趙蕊雯,一邊是程秀秀。
  “都是你害得!”趙蕊雯滿懷幽怨說。
  “都是你害得!”程秀秀如是說。
  顧明建愁眉苦臉坐在兩張床之間,地上已經散落了一片煙頭。
  張如萍躲在門口偷閑,看到張揚和顧佳彤過來,一時間嚇得六神無主,顧家的幾個表兄妹之中,她最怕的就是顧佳彤,覺著這個大表姐平時是最嚴肅的一個,也最不容易接近,顧明建這次惹了這麼大的禍端,跟她有著不小的關係,如果不是她從中介紹,顧明建也不會認識她的兩個同學,她怯生生叫道:“表姐!”
  事實上顧佳彤對張德放兄妹一直都沒有太多的好感,看都不看張如萍一眼,推門就走進了急診觀察室。
  顧明建沒想到姐姐會突然出現在這,整個人嚇得霍然站了起來,當他看清顧佳彤身後的張揚,馬上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有些鬱悶的瞪著張揚,心說,我千叮嚀萬囑咐讓你別給我透出去,你小子下午還跟我信誓旦旦,一轉眼功夫就告到了我姐那兒,你太沒義氣了。顧明建生氣歸生氣,不過顧佳彤知道畢竟比老爺子知道要好得多,他苦著臉道:“姐!”
  顧佳彤瞪著他,又看了看兩個躺在床上的女孩兒,恨恨點了點頭道:“你可真有出息!”她把買來的兩個果籃分別放在兩個女孩床頭,弟弟惹了禍,這個當姐姐的必須要幫助他善後。
  顧明建仍然在瞪著張揚,心中這個怒啊,麻痹的,兄弟是用來出賣的嗎?張揚頗為無奈的攤了攤手道:“別這麼看著我,我也是被『逼』無奈!”
  

Snap Time:2018-10-23 19:38:15  ExecTime: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