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九十章純屬意外(上)


    第九十章【純屬意外】(上)

    水上人家就開在明溪之上,雖然叫明溪實際上卻是一條清澈大河,與長江相通,午後的明溪,平靜溫柔,當日的天氣有些陰沉,遠遠望去,明溪顯得朦朧而美麗,清風吹動,水紋兒皺起漣漪,仿佛明溪在微笑,鳥兒時而飛過蘆葦的尖端,潔白的羽翼擦著水麵劃出一道道水痕,然後又倏然飛向天際,空氣濕潤中帶著一股淡淡的花香。

    張揚的目光搜尋著香氣的來源,這才發現靠水的河畔生長著許多紫『色』的小花,那沁人肺腑的花香便是來自於它們。

    顧佳彤鎖好汽車,她今天穿了一襲紫『色』長裙,黑『色』卷發挽起發髻,娥眉淡掃,星眸如水,紅唇如火,搭配在她的俏臉之上顯得精致到讓人無法挑剔,這樣的發型突出了她曲線柔美的頸,『裸』『露』在外麵的小部分肩頭肌膚白嫩如雪。對張揚而言感官刺激格外強烈,他不由得想起和顧佳彤赤身『裸』體纏綿在一起的情景,顧佳彤皮膚之好他是深有體會的。

    顧佳彤感受到這廝逐漸變得灼熱的目光,腳步跟上他的節奏,小聲道:“你的住處已經安排好了,晚上我陪你住……”

    張揚一顆心不禁加速跳動起來,他故意咳嗽了兩聲,假惺惺道:“要是不方便就算了!”

    顧佳彤白了他一眼道:“真矯情!”抿起的唇角,嫵媚的風情已經掩不住流『露』出來。

    水上人家建築的就像一艘大船,事實上整座建築就是一艘大船,顧佳彤介紹說,這艘船可以正常行駛,現在停泊在明溪岸邊,外表裝修得如同古代畫舫一般,船上掛著宮燈,如果在晚上效果應該更好一些,通往船上的小路全都用鵝卵石鋪成,旁邊每隔一段距離都有仿古石燈,來到岸邊,走上小橋,小橋的漆麵斑駁陸離,看上去飽經風雨的侵蝕,仔細一看卻是故意做舊追求的效果,這小橋應該建成沒有太久的時間。

    走在小橋之上,張揚恍惚間如同回到了大隋朝那會兒,不由自主邁開四方步,悠哉遊哉的晃著。顧佳彤看到他一步三搖的情景不禁暗暗好笑,輕聲道:“怎麼走路像個老學究?”

    張揚這才回到現實中來,啞然失笑道:“來到這好像到了古代!感覺自己像個古代人!”說話的時候,已經來到畫舫前,兩名身穿宮裝的迎賓小姐站在那,兩人的宮裝顯然經過現代改良,突出三圍,不過宮裝的麵料顯然都是一些化纖成分,徒具其形罷了。張揚饒有興趣的看著兩名宮裝美女,眼神不覺在她們暴『露』在外的胸脯上流連了一番,顧佳彤輕輕咳嗽了一聲。

    張揚微微一笑,兩名宮裝美女似乎對這種情景見怪不怪,衝著張揚嫣然一笑。

    顧佳彤已經率先走了過去,一個身材瘦小的中年人已經迎了出來遠遠笑道:“顧董事長來了,在下有失遠迎,還望恕罪!”他是水上人家的經理彭軍祥,和顧佳彤也認識了不短的時間,顧佳彤微笑點了點頭,把張揚介紹給他,彭軍祥帶著他們兩個來到三層的一個小包,從這可以將明溪美麗的景『色』一覽無遺。

    彭軍祥讓人沏了一壺好茶,然後將水上人家的大致情況介紹給他們,張揚對於生意向來沒有什麼興趣,更多的注意力是在窗外,還有部分注意力集中在服務小姐的身上,發現水上人家的服務小姐一個個十分的水靈漂亮,頗具江南少女的溫柔風韻,等到上菜的時候,他的這種感覺尤其強烈,幾個服務小姐一個比一個漂亮,有了這麼賞心悅目的風景,菜的味道反倒變得不重要了。張揚並沒覺著這的河鮮比清平湖的湖畔人家強上多少,如果論到味道之鮮美比起後者還要差那麼一點兒。

    彭軍祥離去之後,顧佳彤小聲道:“你覺著這怎麼樣?”

    張揚道:“你想聽我說實話?”

    顧佳彤嫣然一笑,從張揚的語氣中就能夠聽出他對這並不感冒,她輕輕點了點頭,放下筷子,拿起一張紙巾優雅的擦了擦唇角。女人的氣質三分天成,七分修養,顧佳彤舉手投足間的這種高貴雍容的氣度在張揚所認識的女『性』中獨樹一幟,和海蘭相比少了幾分嫵媚,和秦清相比多出幾分親切,自從被張揚變成徹頭徹尾的女人之後,她的成熟之美宛如夏日玫瑰一般盛開。

    張揚清了清嗓子道:“這水上人家的菜很普通,不過服務小姐都很漂亮,我看來這吃飯的多數都是衝著這幫小丫頭來的,這的裝修風格也很像古時候的『妓』院。”

    顧佳彤聽得目瞪口呆,這廝的聯想力真是豐富,人家好好一個正規經營的場所居然被他和『妓』院聯係在一起,她不由得狠瞪了張揚一眼道:“你自己腦子有問題才對!”

    張揚笑道:“我沒事兒喜歡看古代史,大隋朝那會兒,在京都的水月湖,有一處名為春雪樓的地方,乃是天下第一樓,樓內擁有數位名『妓』,其中以春雪晴最有名氣,每到佳節之際,春雪樓就會有畫舫徜徉水月湖之上,美人佇立船頭,宛如淩波仙子,將自身美『色』展示於世人麵前,等到元宵佳節,會有各方美女雲集水月湖上,場麵更為壯觀,天下才子聞風而動,達官顯貴會集於水月湖畔,詩詞歌賦,絲竹悅耳,燈火通明,恍如人間仙境。

    張揚閉上雙目,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昔日的情景,想起當初在春雪晴畫舫之上聽她撫琴唱歌的溫馨場麵,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顧佳彤看著張揚陶醉其中的模樣,終忍不住道:“看你現在的樣子,仿佛親身經曆過一樣,就像一個嫖客……”話沒說完,她忍不住嗤!地一聲笑了起來。

    張揚壓低聲音道:“我如果是嫖客,你就是那啥……”

    顧佳彤伸手在張揚的腦門上給了一個暴栗:“去死,瞎說八道!”她停頓了一下又道:“我才不信古代史上會寫這些東西,一定是你從黃『色』小說上看來的。”

    “為啥我說真話的時候總是沒人相信?”張大官人一臉的鬱悶。

    兩人離開水上人家的時候,顧佳彤剛剛啟動汽車,就看到前麵有幾個熟人走了過去,其中一個是副省長趙季廷,他身邊的幾個全都是省『政府』的工作人員,顧佳彤沒想到他們也會到這來吃飯,她並沒有過去打招呼,直接開車駛離了這。

    張揚在北京也見過趙季廷,他好奇道:“趙季廷身邊的那個女的是誰?長得不錯!”

    顧佳彤瞪了張揚一眼,她剛才隻顧著離開並沒有注意,聽張揚這麼一說,也留意從反光鏡看了看,趙季廷身邊有一位身穿淺灰『色』套裝的女郎,身材嬌小玲瓏,皮膚白嫩,眉清目秀,她秀眉挑起,小聲道:“東江電視台的歐陽如夏,文藝部的!”

    張揚看問題的角度很簡單,從趙季廷臉上的笑容和歐陽如夏眼中的曖昧表情,他馬上做出了判斷:“他兩人是不是有點那啥……”

    顧佳彤咬了咬嘴唇道:“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這樣啊!”

    張揚居然沉默了下去,顧佳彤無心的一句話讓他想起了海蘭。

    顧佳彤何其聰穎,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話可能勾起了張揚的痛楚,她柔聲道:“她走之前一直表現的很平靜,我想她也許想起了什麼,所以才想離開,好好冷靜一下。”她從儲物格內拿出那封信交給張揚。

    張揚展開那封信,上麵畫著一片飄零的落葉,他默默把信紙折好放在衣袋,他幾乎能夠斷定,海蘭一定想起了什麼?或許想起了他們之間的過去,可是她為何要選擇離開?

    顧佳彤點燃了一支香煙,抽了一口,卻被張揚伸手奪了過去,這次他沒有扔,而是放在嘴狠抽了一口,其結果必然是劇烈的咳嗽起來。

    顧佳彤深情的看著他,忽然把車緩緩停靠在路邊,用手臂摟住張揚的脖子,櫻唇熱情的親吻著他的嘴唇。

    張揚知道顧佳彤是想利用這種方式安慰自己憂傷的內心,他愛憐的撫『摸』著她的俏臉,輕聲道:“佳彤姐,你放心,我沒事,我真的沒事!”

    再次踏入顧家的小院,張揚已經沒有了第一次的拘束和壓抑,天空也開始放晴,午後的陽光沐浴著整座院落,顧養養坐在輪椅上靜靜享受著陽光,明澈如秋日湖水的美眸中滿懷著期待,自從知道張揚今天會來為她複診,她就開始等待,不知為什麼,想起張揚燦爛的笑臉,她的芳心中就感到一種莫名的溫馨和溫暖。

    張揚和顧佳彤並肩走入院子,他臉上的笑容依舊,可顧養養還是敏銳的從他的笑容中找到了那一絲淡淡的憂傷。顧養養可愛的瑤鼻微微皺起,修長的秀眉舒展開來,粉紅『色』的柔唇彎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她的笑充滿了希望,充滿了溫暖,充滿了生命的感染力。

    張揚也笑了起來,他送給顧養養一個玉佛,這是在北京古玩市場淘到的和田玉件兒,他專門到玉佛寺請了位高僧開光:“平安佛,送給你!”

    “謝謝張哥!”顧養養的聲音比起過去清脆了許多,她欣喜的把玩著玉佛,雖然玉質一般,雕工普通,可是在顧養養看來卻是張揚的一份心意,顧佳彤笑著走了過來,把玉佛幫助妹妹戴上,站在顧養養身後的時候,一雙美眸卻飽含慍怒的瞪著張揚,這廝怎麼沒想著給自己帶件禮物,回頭那麼一想,從認識張揚到現在,他除了送給自己一張『藥』方,好像再沒有其他的東西,送給妹妹禮物,這廝該不會是對養養有什麼想法吧,可顧佳彤很快就為自己的這個想法感到慚愧,自己這是怎麼了?居然連妹妹的醋也要吃了。

    顧養養要給張揚一個驚喜,她雙手撐著輪椅,小心翼翼的站起身來,俏臉因為激動而有些發紅,讓她的容顏益發顯得嬌豔動人。

    顧佳彤想要去攙扶她,張揚卻向她搖了搖頭,輕聲道:“我相信養養一定可以!”

    顧養養點了點頭,美眸中流『露』出堅定而自信的光芒,站穩了之後,她方才慢慢向前方邁出了一小步,一直以來她都在偷偷練習,即便是在家人麵前,也沒有展示過她已經可以行走,她要在張揚的麵前邁出這嶄新的一步。

    顧佳彤的明眸中閃爍著淚光,這些年來,他們一家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夠看到養養站起來,能夠看到她可以走路,想不到今天他們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

    顧養養的眼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雖然她走得很笨拙,很艱難,可是這對她的人生而言已經掀開了嶄新的一頁。

    張揚望著這個勇敢而單純的女孩,緊緊抿起雙唇,他仰起頭,藍天如此高遠,陽光如此燦爛,原來美好的生活從未離他遠去……

    張揚為顧養養檢查之後發現,她的下肢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恢複著生命的活力,雖然雙腿仍然瘦弱,可是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時間,就可以恢複如初,張揚針對顧養養現在的狀況,調整了『藥』方,過去以恢複下肢功能感覺為主,現在重在肌肉的營養,慢慢恢複力量,除了內服『藥』以外,張揚還為她列出一張『藥』浴的配方。

    趁著顧佳彤出去沏茶的時候,顧養養小聲對張揚道:“張哥,你教我的那個打坐養氣的功夫,我一直都在修行,最近修煉的時候,感覺體內有股熱流在循環遊走,身體的力量也比過去大了許多,難道這就是武俠小說所說的內力?”

    張揚笑了起來,他點了點頭:“不錯,你隻要好好修習,可以怯病強身,以後還可以修煉成一代高手呢!”

    顧養養嫣然笑道:“我可沒指望成為什麼高手,以後隻要能夠自如行走就已經滿足了。”

    張揚故意板起麵孔道:“小丫頭,你對我醫術就這麼沒信心啊,你以後不但可以自如行走,還可以健步如飛,我還要教會你踏雪無痕的輕功!”

    顧養養格格笑了起來,她小聲道:“張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相信你說到就一定可以做到!”小妮子對張揚的信任和崇拜近乎盲目。

    被人崇拜的滋味的確讓人很爽,可是張大官人也知道自己壓根不屬於偶像派,那啥……咱是實力派,可顧養養明亮而略帶羞澀的眼神讓張揚又感覺到有些不對,也許自己不應該在這小妮子麵前經營出太完美的形象。

    顧家父子兩人一般回來的都很晚,顧養養雖然挽留張揚在家吃飯,可張揚心中還有其他的事情,婉言謝絕了顧養養的邀請。

    小妮子眼中的失落顯而易見。

    顧佳彤假惺惺的把張揚送出門外,來到大門處,她小聲道:“七點鍾在永安廣場鍾樓等我!”

    張揚會心一笑,顧佳彤還是有許多顧忌的,她害怕兩人的關係被別人看出,所以要留在家做做樣子,他點了點頭,向顧佳彤揮了揮手,大步沿著寧靜路向前方走去。

    從這前往永安廣場並沒有太遠的路程,張揚看了看時間,距離七點還有一個小時,幹脆散散步走過去,打發一下無聊的時光,關於顧佳彤對於飯店的未來定位,張揚本來沒什麼興趣,可是去過水上人家之後,他感覺這水上人家無非就是個附庸風雅,再有就是貴,這種調調迎合了部分人的心理,可在京城那種地方未必能夠行得通,別的不說,單單是京城的仿膳就比這大氣比這富貴,走路的時候,張揚倒是有了一個想法,做任何事都要標新立異,隻有這樣才能引人注目,商場的經營或許也是如此,當初他去新景園的時候,新景園裝修檔次可謂一流,生意卻很慘淡,門可羅雀,證明京城那地兒對富麗堂皇不感興趣,搞風雅,也不成,既然如此還不如徹徹底底搞個土土氣,那啥……清台山的驢肉不錯,羊肉也不錯,劉傳魁的兒子劉大柱那一手全羊宴就讓每一個吃過的人讚不絕口,憑自己和劉傳魁父子的關係,讓劉大柱去北京跟他闖闖應該沒有任何問題,張揚越想越是覺著可行。

    想得正在出神,忽然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張揚愣了愣,畢竟這兒是東江,認識他的人不多,他抬起頭,卻見一位身穿紅裙黑靴的女孩兒正站在他的對麵,張揚馬上認出這女孩是藝術學院的趙蕊雯,過去經常黏在顧明健身邊的那個,張揚和她一起吃過幾次飯,而且她國慶的時候還跟著顧明健一起去清台山遊玩,記憶自然深刻了一些。

    趙蕊雯臉『色』顯得十分蒼白,眼睛有些微腫,應該是剛剛哭過。

    既然迎麵遇到了,總不能視而不見,張揚微笑著和她打了一個招呼,原本想馬上離去的,可趙蕊雯卻忽然痛苦的捂著小腹蹲了下去。

    

Snap Time:2018-01-22 18:33:08  ExecTime: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