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十五章金針刺穴(上)

  
  第八十五章【金針刺『穴』】(上)
  秦清輕輕咬了咬下唇:“張揚,別惹事,假如我沒有認錯,文玲的父親應該是文副總理!”
  張揚內心一震,這才想起新聞聯播中經常可以看到那個身影,他探頭又仔細看了看,越看這身影越像,這杜天野也是個混蛋,幹嘛不把事情說清楚,弄得自己稀糊塗的跟著他蹚渾水,幸虧剛才秦清及時製止了他,否則這件事今天很可能鬧得無法收場。這種級別的高官,在張揚的眼中無疑是高山仰止的存在,他一個小小的副科級,如果不是機緣巧合,根本不可能跟人家如此接近。張揚的腦筋加速轉動了起來,假如自己能夠結識文副總理,那麼以後自己的仕途之路豈不是一帆風順,別說小小的春陽官場,就算平海政壇又有誰敢輕易撼動自己?眼前這個最好的機緣就擺在自己的麵前,假如他能夠把沉睡的文玲喚醒,那麼他就是文家的大恩人,他就是杜天野的大恩人,我靠,同時多了兩個政治上強有力的靠山,張揚為自己的如意算盤而欣喜若狂,唇角『露』出悠然神往的笑意。
  此時病房內杜天野正在經曆著一場有生以來最為艱難的選擇,望著文玲蒼白的麵孔,他心如刀絞,這十年,文玲都是依靠輸『液』在維持著生命,她的皮膚看起來有些透明,血管的脈絡清晰可見,文國權伸出大手,輕輕撫『摸』著女兒的麵孔,低聲道:“天野,這十年,你對小玲一直不離不棄,我看得到,你羅阿姨也看得到,我們之所以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我們不想小玲繼續痛苦下去,十年了,我們為了自己的希望而一直讓她遭受煎熬,現在已經證明,這希望根本就不存在,我不可以讓小玲繼續承受下去,我想讓她得到解脫。”
  杜天野用力搖了搖頭:“不!她還活著,她一定可以醒來!”
  文國權猛然回過身,方方正正的麵龐之上充滿了悲憫之『色』,他一把抓住杜天野的肩膀,把他拉到文玲的麵前,大聲道:“你看清楚,這是我的女兒,我比你更不願放棄,可是你看看她的樣子,你是一個男人,如果你真的愛她,就應該讓她得到解脫!”
  杜天野的眼睛紅了,他大吼著:“不!我不同意,你們可以放棄,我不會放棄,就算有十億分之一的機會,我也要等!”
  文國權點了點頭,忽然揚起手,給了杜天野一個響亮的耳光,他站起身:“能不能像個男人一樣,一個真正的男人要做的不是逃避,而是麵對!”
  羅慧寧望著兩個悲傷的男人,她再也承受不住這房間內沉重的氣氛,轉身走出門外,逃也似的來到走廊盡頭的窗前,望著窗外的夜空,眼淚禁不住流了出來。耳邊響起輕盈的腳步聲,秦清晶瑩如玉的纖手伸了過來,遞給她一張紙巾。羅慧寧接過紙巾,背過身去,擦幹眼淚。
  回過頭,看到秦清的身邊還有一個滿臉笑容的青年男子,這種時候,還有人有心情笑成這個樣子,羅慧寧就算再好的涵養也不禁產生了一陣反感,她皺了皺眉頭,低聲道:“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那個一臉沒心沒肺笑容的家夥自然是張揚,他可不願意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過這廝現在也沒有十足的把握,畢竟他還沒有為文玲診脈,做任何事都是有風險的,張揚臉上笑得雖然輕鬆,可內心也在激烈的交戰著,想當初在大隋朝那會兒,自己就是因為給隋煬帝的愛妃治病,最後反而被人家給弄死了。所以張揚和這種大官接觸的時候,心情還是忐忑不安的,過去的慘痛經曆告訴他,拍馬屁也是要技巧的,拍好了以後自己或許可以前程似錦,如果一個不小心,拍錯了地方,恐怕連後悔『藥』都沒地兒買去。
  張揚道:“羅阿姨您好,我是杜天野的好朋友,這次是專程來探望文玲的。”
  羅慧寧對這個主動套近乎的家夥沒有太多的好感,低聲道:“謝謝你的好意!”說完她轉身向病房走去,張揚並沒有因為她冷淡的態度而放棄,跟上去道:“羅阿姨,我有個不情之請,我家世代都是中醫,對一些疑難雜症有些偏方,能不能讓我看看您女兒的病情,也許我有辦法救她!”
  羅慧寧瞪大了眼睛,她並沒有覺得張揚提出的要求太過突兀,或許是因為剛才親眼看到張揚和兩名警衛交手的情景,所以沒有把他當成一個江湖術士。
  張揚看到羅慧寧沒有說話,還以為她不相信自己,低聲道:“讓我試試,就算不成功,您女兒也不會有什麼損失!”
  羅慧寧看了看張揚,一言不發的走入病房內。
  張揚自然不能冒失的跟進去,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秦清輕輕牽了牽他的手臂:“走吧,這是人家的家事,我們並不適合留在這。”從張揚剛才的表現,她已經猜到了這廝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她雖然不讚同張揚的這種做法,可是在官場上已經見慣了種種的趨炎附勢,也沒有感到太多的反感,看到羅慧寧對張揚的排斥,秦清意識到張揚想通過醫術和文家套近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及早點醒他不要自找難看。
  羅慧寧離開的這段時間,病房內始終處於寂靜之中,文國權站在那,杜天野握著文玲的手,雙眼通紅,他的內心在激烈的交戰著,終於他下定了決心,嘶啞著聲音道:“文叔叔……我……尊重你們的決定……”他忽然有種近乎虛脫的感覺,甚至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文國權走了過去,寬大的手掌輕輕拍了拍杜天野的肩頭:“小玲會明白……”
  “天野,你心中是不是還有希望?”羅慧寧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杜天野的嘴唇抽動了一下,他不甘心,一直以來都是文玲蘇醒這個希望在支持著他,假如這個希望破滅,他無法想象自己是否還有未來,他有些痛苦的閉上眼睛。
  羅慧寧輕聲道:“天野,我準備再給你一次機會!”
  杜天野猛然睜開雙眼,他不知羅慧寧為什麼會突然這麼說。文國權的目光中也充滿了錯愕,他不知道妻子說出這句話的真正意義是什麼。
  羅慧寧道:“我相信你找他過來,一定有你的理由,假如讓你就此放棄,你一定會心有不甘,也許這件事將困擾你一生一世,如果小玲知道,她也一定不想你難過,我答應你,讓他見見小玲!”
  杜天野渾渾噩噩的站起身,他真的有些糊塗了,他不知道羅慧寧在說什麼,喃喃道:“羅阿姨……”
  文國權兩道劍眉擰在一起,憑心而論,他已經不忍心看著女兒繼續在人世間掙紮下去了,也許天國才是女兒解脫的唯一辦法,放棄治療是他和妻子深思熟慮之後的結果,以為害怕杜天野反對,所以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他,誰想到最後還是被他知道,他更沒有想到最後一刻,妻子居然又改變了初衷,可能妻子不僅僅是在給杜天野一個機會,也在給她自己一個機會。
  直到張揚走入病房的那一刻,杜天野還沒有反應過來,張揚很禮貌的向文國權打了一個招呼,這廝也乖巧得很,沒叫人家的官銜,直接學著杜天野那樣叫了一聲叔叔:“文叔叔,我是天野的好朋友,這次專門來為文玲治病的!”
  杜天野懵了,他啥時候讓張揚過來給文玲治病啊,這廝真能編,他現在心情雖然紛『亂』如麻,可頭腦中還是存在理『性』的,在官場中混久了,第一反應就是感覺到,張揚在利用機會接近文國權,這讓杜天野感到一絲小小的不快,可是他馬上又想到,文玲已經昏睡了十年,他和張揚接觸雖然不久,可是根據他的了解,張揚應該不是一個傻子,不是一個為了前程不考慮後果的愣頭青,他敢說這樣的大話,難道真的身懷絕技?想起剛才張揚對付兩名警衛的表現,杜天野的心頭竟然萌生了一絲希望,也許張揚真的有不為他所知的本領呢,有道是病急『亂』投醫,杜天野現在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無論張揚的出發點何在?無論張揚有沒有這樣的本事,他都會選擇讓張揚嚐試一下。
  文國權讓到一旁,張揚表麵上笑得從容鎮定,可內心中仍然不免有些忐忑,這是他重生以來麵對過的最高官員,從文國權的身上,他感受到類似於顧允知的那種威壓,不過氣勢更盛,雖然文國權的表情十分的和藹,給人的感覺很親切,可是那種超人一等的氣勢仍然在無形中威壓著別人的內心。
  張揚的表現也讓文國權嘖嘖稱奇,一個年輕人在自己的麵前不卑不亢,鎮定自若,單單是這份心態已經難能可貴。
  張揚向仍然處於震駭中的杜天野微笑著點了點頭,示意他放開文玲的手腕。杜天野握了握文玲微涼的小手,這才鄭重將她的手交到張揚的手中。
  張揚診脈的方式十分奇怪,先是用一根手指搭在文玲的脈搏之上,然後變成兩根,三根,最後除了拇指以外的四根手指全都搭了上去,兩道劍眉漸漸皺起,文玲的脈息微弱,近乎於瀕死狀態,約莫過了十分鍾左右,張揚這才放開文玲的手腕,緩緩睜開雙目。
  “怎樣?”杜天野關切道。
  張揚歎了口氣,低聲道:“如果說人體內的經脈是一條奔騰的江河,文玲的脈息已經成為一潭死水,十年的沉睡已經讓這條江河淤積,她的『性』命已經不久於人世……”
  杜天野的雙眼中充滿悲痛之『色』。
  羅慧寧畢竟是女人,聽到這個結果禁不住無聲啜泣。
  文國權本來對張揚就沒有抱有希望,這樣的結果他早已預料到,低聲道:“人命天注定,既然無力挽回,罷了……”以他的身份,如果不是到了絕望之時斷然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然而張揚話鋒一轉:“好在她遇到了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雙目熠熠生輝,閃爍著自信的光芒,所有人都感受到他身上強大的信心,竟然沒有人以為他是在吹噓。
  文國權仔細打量著張揚,直到看清他臉上的每一個細節,這才道:“你有幾分把握?”
  張揚的目光落在文玲的臉上:“我需要一個助手,在我治療的時候,我不希望其他人圍觀,而且我給她治病的事情,也不可以將這件事泄『露』給外人知道,如果你們答應,我這就準備為她治病。”這正是張揚的聰明之處,他如果成功救治文玲,無疑就成為文家的大恩人,文國權不得不領情,可以他的身份和位置,未必希望這件事被傳的沸沸揚揚,眾所周之,張揚搶先提出這件事,等於間接表明,我救文玲並非是想巴結你,也不想讓你為我做什麼,這和他當初對待顧允知如出一轍,不過這麼簡單的方法,卻輕易獲得了文國權的好感。做人做到一定的境界,很多事情根本就不要說出來,在文國權看來,這小夥子很懂事,很明白,他緩緩點了點頭。
  張揚需要的助手就是秦清,秦清對醫術可謂是一無所知,等到其他人全部離開了病房,秦清方才將心中的疑慮說出:“喂,你搞什麼?我什麼也不懂,你讓我留在這能幫上什麼忙啊!”
  “除了你以外,其他人我都信不過,我要用內力幫助她打通經脈,其間免不了要有些身體接觸,你留在這,也能證明我的清白!”
  秦清有些無奈的看了看張揚,她終於忍不住道:“張揚,你知道剛才是誰嗎?”其實這句話她也知道等於白問,能讓這廝如此賣力的去救人,肯定是已經認出了文國權,他在利用這件事把握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尋找一座政治上的超級大靠山。
  張揚的臉上流『露』出悲天憫人的動人表情:“我隻是被杜天野和她的真摯感情所打動,十年的等待,我怎忍心看著他們人鬼相隔,就算是冒險,就算是付出慘重的代價,我一樣要嚐試一下,我想幫他們……”
  秦清卻覺著他這句話最多有三分真實的成分,因為這廝壓根和高尚的道德情『操』不搭界,無論怎樣拿捏表情,總有那麼一股子虛偽的成分在內。
  張揚停頓了一下又道:“假如我出了事,你會不會等我?”
  秦清俏臉一熱,一雙美眸中流『露』出的光芒卻宛如秋日潭水一般冰冷:“我和你沒有那份交情!”拒絕,毫無情麵的拒絕。
  張揚卻絲毫沒有覺著尷尬,臉上還是那副沒心沒肺的笑容:“那啥……這世上就沒有不可能的事情!”,張大官人無疑是個愛麵子的人,在女人麵前尤其愛麵子,在心愛女人的麵前,格外的要麵子,所以臉皮的厚度也是無限增加。
  秦清不想跟他繼續在感情的話題上糾纏下去,小聲道:“你到底有沒有把握?”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假如在過去那會兒,我應該能夠把她喚醒,可現在我的內力至多剩下三成,所以必須要全力以赴,救醒她的把握應該有百分之一吧!”
  “百分之一?”秦清滿臉都是錯愕的神情。
  張揚笑道:“自古華山一條路,假如我走對了,那麼就是百分之百,如果走不對,估計文玲的『性』命今晚就會玩完。”
  “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秦清的語氣充滿了無奈。
  “我喜歡你擔心我!”
  “打住!”秦清俏臉含威道。
  張揚盯住秦清剪水雙眸,微笑道:“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我看得出,你喜歡我,那啥……給我一點鼓勵,我這一出手,還不知道會不會把自個兒搭進去。”這廝臉上此刻的表情大有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複還的味道。
  秦清看在眼,心中不由得有些擔心,她咬了咬櫻唇,終於鼓起勇氣,小聲道:“千萬不要勉強自己,如果真的沒有把握,沒有人會怪你……”
  

Snap Time:2018-12-14 00:03:58  ExecTime:0.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