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八十二章雨夜


    第八十二章【雨夜】

    張揚在顧佳彤身邊站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道:“我說佳彤姐,咱別哭了,再哭就把警察給招來了,我在這北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人家萬一把我當成流氓給拘了,你說我多冤呢?”

    顧佳彤經他這麼一引,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臉上猶自掛著兩行晶瑩的淚水,輕聲啐道:“你本來就是一流氓……”這話說出口,俏臉頓時又紅了起來,說這廝流氓的確是名副其實,想想他下午在太和殿前硬梆梆的頂了自己那麼久,那樣的行為不是流氓是什麼?不過想想自己的反應,對這廝的流氓行徑又似乎沒怎麼抗拒。

    張揚當然明白顧佳彤這句話的意思,不過他的臉皮厚度和長城的拐角也有一拚,樂道:“隻要佳彤姐高興,說我流氓也沒什麼,在我眼佳彤姐是高貴不凡,神仙一樣的人物,你今晚往清江大酒店那麼一站,其他女同誌的風頭全部被你搶盡,一個個暗淡無光,這就是層次,你說我流氓,那也是看得起我,流氓也有層次之分,您認為的流氓也是高層次流氓。”

    顧佳彤再也受不了了,哭笑不得道:“我服了你了,我就沒見過你這麼自戀的家夥!”

    張揚適時的掏出紙巾遞給顧佳彤,顧佳彤轉過身去,擦幹臉上的淚痕,抽了抽鼻子道:“我好了,咱們回去吧!”

    這距離春陽駐京辦已經不遠,於是他們選擇步行走回去,沒走出幾步,天空中居然下起雨來,一天之內這已經是第二次遇到下雨了,兩人一前一後衝入前方的公用電話亭中,剛剛進入電話亭,雨就已經下大,外麵的景物頃刻間朦朧了起來,電話亭四周的玻璃也因為沾滿了雨水而變得模糊,電話亭中的水珠將不時掠過的車燈折『射』出無數閃爍的光點,狹小的空間內,他們能夠清晰地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顧佳彤的目光投向外麵,滂沱的落雨聲,忽明忽暗的燈光卻無法將她的注意力從張揚的身上抽離開來,這一刻仿佛整個世界都被隔離在公話亭外。

    張揚望著顧佳彤精致的沒有半分瑕疵的俏臉,一開始接觸到顧佳彤的時候,他對顧佳彤顯赫的身世驕傲的『性』情還是有些戒心和反感的,可隨著接觸的加深,他發現顧佳彤並不同於普通官宦人家的子女,她的身上有著不為人知的率真,也有著讓人心動的柔情,可是張揚現在仍然認為,自己和顧佳彤之間存在著道德標準的約束,對顧佳彤,他本不應該有太多的非分之想。

    或許是為了化解孤男寡女共處在這狹小空間內的尷尬氛圍,張揚低聲道:“佳彤姐,可不可以告訴我一些你的事情?”

    顧佳彤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輕聲道:“你信不信如今的社會還有包辦婚姻存在?”不等張揚回答,她已經道:“我和他就是。”

    張揚明白這個他就是顧佳彤的丈夫魏誌誠。

    提起魏誌誠,顧佳彤的內心中感到一陣刺痛,她咬了咬櫻唇道:“我從未愛過,就這樣我遵照爸爸的意思嫁給了他,可悲的是,他也不愛我,在娶我之前,他已經和另外一個女人山盟海誓,然而他一樣在父母的壓力下屈服,從我們結婚那天起,我們之間就注定是一個悲劇……”顧佳彤的美眸之中蒙上一層淚光,無論是出身還是容貌,她都自視甚高,可是嫁給魏誌誠之後方才發現,自己已經墜入了一個被人無視,遭遇冷漠的命運之中,結婚的當晚,魏誌誠便待她形同陌路,婚姻越久,兩個人也越走越遠,到最近已經徹底分居,假如不是因為父親堅持,顧佳彤早已放棄這段有名無實的婚姻。

    張揚看著顧佳彤流滿淚水的俏臉,內心中充滿了憐惜,原來顧佳彤一直都在人前刻意經營著堅強自立的假麵,她的內心一直都是如此孤獨,他抽出紙巾,遞給顧佳彤,顧佳彤擦幹淚水,借著掠過的燈光看得出她眼圈微微有些發紅,顧佳彤道:“我是不是很可笑,我是不是一個讓人討厭的女人?”

    張揚搖了搖頭,他的聲音低沉而舒緩:“佳彤姐,在我心中你完美而優秀,充滿了女人味……”話說到這,他忽然意識到有些過了,原本想安慰顧佳彤的話不知不覺變成了曖昧的味道。夜『色』深沉,整個天地都被傾盆大雨所覆蓋,用來避雨的公話亭的空間本來就狹小,曖昧一旦被挑起,便瘋狂的滋長起來,顧佳彤的目光變得水一般溫柔,她小聲道:“你在奉承我,安慰我……”

    張揚笑道:“沒有,你真的很有吸引力,否則……”

    “否則什麼?”顧佳彤的膽子似乎大了許多,雙目直視著張揚。

    張揚感到喉頭一陣發幹,他也是兩度為人,閱女無數,顧佳彤此時眼神中的挑逗意味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個潛在的聲音提醒他要控製,一定要控製,可終究還是沒有控製住自己的嘴巴:“否則下午在太和殿那會兒我也不會……那樣……”

    來北京的時間雖然不久,可張揚已經感覺到北京城太大,在這樣的城市中,如果沒有一輛車,辦起事情來實在太難了,趁著堵車的功夫他跟出租車司機聊起二手車的事情來了,那司機也是一個熱心腸,告訴張揚,京城的二手車超貴,與其買輛二手車還不如新車來得實惠。

    張揚倒是想買新車,可動用私人財產有點不值得,而且容易落人詬病,公款買車,在這種風雨飄搖的時刻純屬沒事找抽,稍一考慮就斷了那念想,他於是就打起了租車的念想,那司機給他留了個傳呼,保證隨叫隨到。

    按照陳崇山給他的地址,張揚找了好半天才來到陳雪所在的學院,陳雪主修的是曆史係中國古代史專業。

    張揚找到她的時候,陳雪正在階梯教室聽課,她一個人形單影隻的坐在階梯教室的最後一排,白『色』T恤,深藍『色』牛仔裙,黑『色』長發隨意的紮成一束馬尾垂在腦後。

    張揚看了看時間,距離下課還有二十多分鍾,這廝可沒多少耐心等下去,他躡手躡腳從階梯教室的後門溜了進去,趁著其他人不注意,悄悄來到陳雪的身邊坐下。

    陳雪開始並沒有注意,睫『毛』動了動,可是馬上意識到了什麼,她猛然轉過身去,美眸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目光,她怎麼都沒有想到這個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人竟然是張揚,不過驚奇也隻是瞬間的事情,很快她明澈的目光又恢複成一如既往的平靜,宛如秋日平湖,波瀾不驚。

    張揚向她『露』出一絲友善的微笑,每次見到陳雪都有種造物主如此神奇的感覺,這丫頭美得讓人找不到一絲一毫的瑕疵,可是整個人卻充滿了一股出世的味道,清冷的氣質自然而然的拒人於千之外,讓人生不出半點的親近感,張揚笑得如此親切,卻沒有得到半點的回應,仿佛一個拳擊手一拳出空,無處發力的感覺,於是張大官人的笑容變得有些尷尬,咳嗽了一聲小聲道:“我……”話還沒有說完,正在講課的老師忽然道:“那位同學,你認為隋朝敗亡的真正原因是什麼?”

    張揚愣了,人家的手指分明指著自己,在這種階梯教室內上大課,老師根本認不清所有的學生,剛才張揚溜進教室的時候,他還以為是哪個遲到的學生,所以認定了他,點他就是為了找他的麻煩。

    張揚在周圍詫異的眼光下站起身來,陳雪有些同情的看著他,不過當她看清這廝臉上表情的時候,她馬上又坦然了,看張揚的樣子,人家根本沒有感到任何的緊張或者是難堪,昂首挺胸的咳嗽了一聲道:“那啥……隋朝滅在隋煬帝的手,歸根結底是因為他殺了一個人……”

    恰到好處的停頓讓更多的人將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老師也產生了一些興趣,難道這位學生會說出什麼與眾不同的觀點?清華是個常出高才的地方,說不準什麼時候就會冒出一個大才來。

    張揚道:“隋煬帝錯就錯在,他殺了張一針,恩將仇報,像這種人是要遭報應,是要遭天譴的。”

    老師目瞪口呆,張一針是誰啊?他想不通,所有的學生也想不通,別說是曆史文獻,就是隋唐演義上也沒有這人的存在啊,短短的錯愕過後,他馬上意識到,這廝是故意戲弄他,人都是有自尊的,這種自尊在知識分子的身上體現的尤為嚴重,他感到自尊受到了挑戰,在眾目睽睽之下,在這麼多的學生麵前,一個學生居然敢公然挑戰他淵博的學識,這讓他感到憤怒,老師拿起教鞭輕輕在講台上敲擊了兩下,即使是不滿,他表現的仍然是充滿了克製,這體現出他良好的涵養,然後他用盡量平緩的語氣說道:“請你出去!”

    張大官人在所有人或鄙夷或同情的眼光下站起身,向門外走去,當然抱有同情目光的隻有陳雪一個,雖然她也覺著張揚的回答實在是驢唇不對馬嘴,可張揚被這麼多人鄙視,仍然讓她產生了一些同情心。

    剛巧這時候,下課鈴也打響了,張大官人第一個走出了教室,回頭想想,這還是他第一次走入高校的教室,第一次在大學課堂內聽講,第一次被老師提問,第一次被趕出教室,緣分!

    陳雪最後一個才走出階梯教室,看到張揚站在樹蔭下,腳下放著一堆東西,馬上猜到一定是家人托他給自己捎東西過來了,她慢慢走了過去,陳雪的周圍從來不缺乏注目的眼神,所以連帶著張大官人也受到了關注。雖然入校時間並不算太久,可是陳雪已經成為清華公認的校花,不過這妮子『性』情實在太冷,雖然有不少勇敢的先行者前來投石問路,其結局卻都是無功而返,被她拒絕於千之外,平時根本看不到陳雪和男生說話,甚至連女伴都沒有。在周圍同學的眼中,這位美麗非常的女孩兒『性』情冷淡的近乎孤僻。

    張揚樂的笑,雖然在陳雪臉上得不到任何的回應,可他仍然保持著這沒心沒肺的笑容,他已經習慣了陳雪的『性』情,把陳崇山委托他帶來的東西向陳雪晃了晃:“我剛巧來北京,你爺爺讓我給你稍點東西過來。”

    “謝謝!”陳雪禮貌的點了點頭,接過張揚手中的東西,正準備提出告辭。

    張揚開頭道:“應該吃飯了,不如我們出去一起吃點?”

    陳雪搖了搖頭:“不了,我下午還有課!”

    她的拒絕早就在張揚的預料之中,也沒有讓他感到特別的失望:“你忙就算了,對了,我剛剛調來北京工作,就在春陽駐京辦,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隻管去找我。”

    陳雪心中還是微微錯愕了一下,抬起頭看了看張揚,沒想到他已經來到北京工作了,這就意味著,他們以後見麵的機會很多。

    張揚向陳雪告辭的時候,陳雪忽然感到一絲歉疚,自己對他的排斥感過於強烈,人家畢竟千迢迢的稍東西過來,於情於理也不應該對他如此冷淡,陳雪道:“我請你去食堂吃飯!”

    張揚停下腳步:“成,食堂就食堂!”,他倒是毫不客氣,其實他清楚得很,能讓陳雪說出這句話已經相當的不容易了。

    大學校園,一男一女對坐著吃飯,幾乎百分百都是情侶,張揚和陳雪這樣坐著,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不過多數人隻是好奇的看看,看得也是陳雪這朵校花,偶爾有眼神落在張揚的身上,都是嫉妒不忿的目光。

    張揚和陳雪也很少交流,不是他不願意,是因為人家陳雪不給他機會,張大官人就算口才再好,麵對一個冰美人也沒有用武之地,在陳雪冷漠的態度下,在諸多男生充滿仇視的怨毒目光下,張大官人也感覺到如坐針氈,他甚至有些後悔答應陳雪來食堂吃飯了,跟她一起吃飯,簡直是找虐啊。張揚很鬱悶的吃了這頓午飯,心情受了影響,食欲肯定受到很大的連累。陳雪的飯量不大,而張揚吃得居然比這個女孩子還少。

    陳雪做任何事都很專注,專注的意思是,她在整個吃飯的過程中根本沒有看張揚一眼,這就意味著,兩人雖然麵對麵坐在一張桌子旁,可眼神間語言上沒有任何的交流,張揚再次意識到,自己的伶牙俐齒在陳雪的麵前起不到一絲一毫的作用,她就像一塊拒絕融化的冰,將世上任何的溫度都隔絕在外。

    總算吃完了這頓午飯,張揚起身告辭的時候,陳雪方才詢問趙靜的近況,自從離開春陽之後,陳雪和周圍同學都斷了聯係,她原本就不喜歡和他人交往,來到清華這個新的環境之後,更將自己封閉起來,能夠對趙靜這位老同學表示關心已經很難得,張揚和陳雪的交談絕對沒有超過五句話,在這個女孩麵前,他的口才毫無用武之地,張大官人總覺著有種被她俯視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相當的不爽。

    沒有男人喜歡被女人看低,好強如張大官人更不能免俗,他幾乎是逃離清華的,離開的時候,甚至生出假如可以,以後他會盡量避免和陳雪見麵,這種感覺很奇怪,陳雪就像一個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永遠冷靜的打量著他,觀察著他,是俯視也是漠視,張揚在其他女人的身上從未找到過同樣的感覺。

    回望清華的大門,張揚忽然有一種強烈的饑餓感,沒錯是饑餓感,剛才在食堂吃的那點兒東西壓根不夠他塞牙縫的,顧佳彤的電話剛巧在這時候響起,她因為忙於業務,到現在都沒有來得及吃飯,兩人約好在朝陽區的新景園酒店見麵,主要是顧佳彤離這兒比較近,過去在這家飯店吃過幾次,留下的印象還算不錯。

    張揚趕到新景園的時候已經是接近兩點鍾了,肚子在墊吧的那點可憐的食物早已消失殆盡,今天他總是感覺餓,大概因為昨晚和顧佳彤的那場持久戰有關。

    顧佳彤的目光和張揚剛一相遇,就變得宛如春水般柔媚,嫣紅『色』的羞赧出現在她的俏臉之上,昨晚的狂『亂』仍然清晰地映在她的腦海中,她和張揚之間突然就邁出了這瘋狂的一步,而她也在一夜之間成為了一個真正意義的女人。

    麵對顧佳彤,張揚還是有些忐忑的,畢竟顧佳彤是個有夫之『婦』,身為一個黨的幹部,張大官人有著強烈的道德的觀念,事後他就考慮過,自己應當怎樣處理這件事,以後該怎樣和顧佳彤相處?她會不會要求自己做什麼?張揚並不後悔,可是他現在的頭腦並不清晰。

    顧佳彤步幅很小,她的優雅和高貴是在不經意中流『露』出的,微微顰起的秀眉顯現出幾分慵懶的氣質。

    張揚小心翼翼的走在她身邊,時不時偷偷看了看她,發現顧佳彤的女人味如同盛開的花朵,於無聲中盡情的綻放開來。

    顧佳彤已經訂好了一個小包,點了商務套餐,新景園剛剛裝修過,環境很好,從他們所在的位置,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到酒店被綠『色』藤蔓和花朵裝點的大堂,鮮花簇擁的小型舞台上,一個身穿白裙的女孩兒正彈奏著鋼琴,曲子正是時下流行的秋日的私語,因為過了用餐的時間,酒店的客人並不說。

    顧佳彤端起紅酒和張揚碰了碰酒杯,兩人的目光再度相遇,彼此都想給對方自然的印象,可目光一旦相遇,就變得纏綿而曖昧,顧佳彤輕輕咳嗽了一聲,抿了口紅酒,修長白嫩的手指交叉纏繞在頜下,小聲道:“我們可不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她的聲音很小,就像做小偷被人抓住一樣。

    張揚錯愕了一下,咕嘟一口把紅酒都咽了下去:“那啥……已經是事實了……”

    顧佳彤咬了咬嘴唇,她迅速從精致的手袋中掏出一盒香煙,倉促的點燃,還沒有來得及抽煙,就被張揚一把將香煙從她唇上奪了過去,然後摁滅在煙灰缸中。顧佳彤有些不滿的瞪圓了眼睛,她握緊拳頭表示抗議。

    張揚笑道:“吸煙有害健康,我疼你,咱不抽那玩意兒!”

    “不需要你疼我,我自己能夠照顧自己!”顧佳彤小聲道。

    張揚一本正經道:“你是我佳彤姐,也是我女人,我當然要照顧你,疼你!”

    顧佳彤一顆心暖融融的無比受用,她長了這麼大很少感受到男『性』的體貼,張揚的這番話讓她感動,黑長的睫『毛』垂落了下去,小聲道:“張揚……我們生活在社會中,不得不考慮周圍人的眼光,不得不顧及別人的感受……假如……”她停頓了一下,顯得十分的艱難。

    張揚的目光充滿了鼓勵。

    顧佳彤終於鼓起勇氣道:“假如我讓你把我們之間的一切永遠成為我們之間的秘密,你會不會答應?”

    張揚硬朗挺拔的眉峰動了動,顧佳彤是個擁有自控能力的女人,即便是他們之間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之後,顧佳彤仍然沒有『迷』失在情欲之中,她在考慮自己的身份,她在考慮這件事有可能帶給周圍人的影響。

    顧佳彤看到張揚沉默不語,以為自己的話傷到了張揚,她有些緊張的解釋道:“我有家庭……我必須考慮到家人的聲譽……在別人的眼中,我是個已婚的女人,我的行為已經為道德所不容……”

    張揚抬起手,溫暖的手掌輕輕捧起顧佳彤的臉,他一字一句道:“我明白,我隻要對你好,我不會勉強你!”

    顧佳彤明澈的美眸中『蕩』漾著讓人心醉的淚光,她握住張揚的大手,輕輕放在自己的唇邊:“張揚,我沒有後悔過,現在不會,將來不會,永遠不會……”

    上菜的服務生打斷了兩人深情款款的表白,顧佳彤有些不好意思的放開張揚的雙手,目光落在桌麵上,忽然發出了一聲尖叫,俏臉變得煞白。

    張揚順著她的目光望去,卻見剛剛端上來的清蒸鱸魚上有一隻蒼蠅,實在是大煞風景。

    顧佳彤比張揚表現的更加劇烈,險些沒把剛剛吃下去的那點東西都吐出來,她有些憤怒的叫道:“你們怎麼回事?菜為什麼會有蒼蠅?”

    服務生裝模作樣道:“讓我看看!”

    顧佳彤冷冷道:“別跟我玩吞菜葉的那套把戲,讓你們老板過來,我要他給我一個解釋!”原本溫馨浪漫的午餐全都被這隻蒼蠅給破壞了,也難怪顧佳彤會生氣。

    那服務生笑了笑,他的笑容中並沒有任何的歉意,轉身走出去了,沒過多久,一位身穿黑『色』T恤的青年男子走了進來,他的目光在鱸魚上掃了一眼:“兩位,怎麼著?打算在新景園鬧事啊,不過這手段好像太低能了一點。”

    張揚還沒有見過這麼囂張的角『色』,明明是他們犯錯在先,可說出的話非但沒有半點歉意,反而賊喊捉賊,指責他們故意往菜放蒼蠅,是可忍孰不可忍。張揚原本就是個不懂得忍讓的人物,更何況當著自己女人的麵,他更不會有半分示弱,眯起眼睛看了看那小子道:“你他媽再說一遍!”

    那青年不屑的笑了笑:“兩位剛到北京來吧,這新景園是誰開的你們不知道吧?老老實實把這桌飯給結了,想訛錢,我保證你們吃不了兜著走!”話說到最後已經充滿了威脅的含義。

    張揚臉上的笑容轉冷,顧佳彤意識到他就要發作,慌忙起身抓住他的手臂:“算了,別惹事,回頭再說!”在北京,她有一幫叔叔伯伯,她也明白能夠在北京城開這麼大規模酒店的多少都有些背景,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忍一下,離開後再想辦法出氣,鬧大了沒什麼好處。

    那青年點了點頭從服務生的手上拿過菜單:“喔!八千八!”

    顧佳彤鳳目圓睜,她過去也知道京城黑店多,可是那都是聽別人說的故事,想不到自己今天居然就遇上了,好好的心情被破壞的幹幹淨淨。

    張揚又笑了起來,顧佳彤知道這廝想打人了,雖然她也很想打人,可是有些事情必須按照規矩來做,北京不比東江,想要打人,必須搞清楚對方的根基所在,要搞清楚自己有沒有拿下對方的絕對實力。她拉住張揚的手臂,示意他壓住火氣。

    那青年也看出張揚目光中的洶洶殺氣:“兩位不會連這點錢都出不起吧?”

    “可以刷卡嗎?”顧佳彤道。

    “現金,我要現金!”

    張揚笑了:“現金沒有,現世獻醜多得是,你他媽真是嫌命長啊!”說話的時候,他已經閃電般抄起那盤鱸魚,狠狠拍在那青年的臉上,這廝下手一向穩準狠,最近對拍人這一招勤於修煉,更是爐火純青,拍得對方鼻破血流,一個踉蹌坐倒在地上,張大官人既然出手,就會是一連串的組合動作,然後習慣『性』的一腳,這次沒打臉,踢在那青年的小腹上,這邊的動靜頓時驚動了酒店的其他人,十多名服務生全都衝了進來。

    

Snap Time:2018-01-17 08:53:59  ExecTime:0.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