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十七章調查


    第七十七章【調查】

    短短的幾天時間內,許常德瘦了許多,原本烏黑的頭發也出現了許多的銀絲,額頭的皺紋也顯得深刻了許多,這讓他看起來顯得有些蒼老,他的手中拿著一張照片,照片上的海蘭笑得如此甜美,許常德的內心忽然感到一陣沒來由的刺痛,他拿出火機,啪!地一聲點燃,躍動的火苗照亮了他陰沉不定的麵孔,握著火機的手凝滯了許久,這才湊了過去,點燃照片的一角,火苗迅速躥升了起來,許常德卻仍然沒有放手的意思,看著在火光中海蘭逐漸模糊地俏臉,他的心頭正在滴血,火焰燒到了他的肌膚,這燒灼的痛感絲毫沒有讓他的心感到好過。

    電話鈴突然響起,許常德如夢初醒般放開了那張點燃的照片,這時候他才感到有些疼痛,活動了一下發紅的手指,伸手握住了電話,他並沒有立刻拿起電話,直到電話鈴又響了六聲,這才拿起:“喂!”

    電話中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她什麼都不記得了,選擇『性』失憶,聽主診醫生說,她的記憶停留在二十歲之前。”

    許常德抿了抿嘴唇,臉上掠過一絲愧疚一絲欣慰,匆匆閃過的表情竟然如此複雜,他偷偷吸了一口氣,然後道:“確定?”

    “可以確定!主診醫生說,她恢複記憶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你放心,等過了風頭,我會清除這個隱患。”

    許常德閉上雙目他的腦子在飛快的盤算著,足足沉默了半分鍾,他才道:“就此罷手!”

    “可是……”

    “沒有可是,就此罷手,就算她真的想起過去的一切,我也認命!”

    張揚是個不甘心接受命運擺布的人,然而他開始意識到,有些事並不能完全由自己所控製,正如海蘭的這次意外,又如海蘭對他的排斥,原本他以為和海蘭之間的感情終於有了結果,可是卻沒有想到中途生變,在醫院的護理下,在他的精心治療下,海蘭的身體正以驚人的速度康複著,可是她對於這幾年的記憶仍然是一片空白,她忘記了煩惱,忘記了不幸,忘記了張揚,忘記了感情,對她而言,生活似乎已經重新回歸到五年前的歲月,她對這個世界充滿著美好的憧憬,她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顧佳彤找到張揚的時候,他正坐在省人民醫院斜對麵的慕尼黑1860酒吧中喝酒,這段時間張揚一直都留在省人民醫院陪護海蘭,海蘭蘇醒之後對他的排斥和恐懼,讓張揚有些無所適從,他發現了這間酒吧,這幾天幾乎大部分的時間都泡在這。

    昏暗的燈光下,張揚拿起一大杯紮啤慢慢品著,他並沒有因為海蘭的表現而喪失信心,可是他卻必須要麵對眼前的現實,海蘭在短時間內恢複的可能『性』不大,他有自己的工作和事業,不可能長期在省城逗留下去,其實就算他留下來,對海蘭的恢複也無濟於事,海蘭從蘇醒之後仿佛換了一個人似的,看他的目光中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溫情,剩下的都是驚慌和恐懼,張揚討厭這種感覺,他一口氣把紮啤喝了個底兒朝天,向酒吧的服務生打了一個響指,示意他再送上一杯。

    空氣中飄來一陣淡淡的幽香,張揚對這誘人的味道已經十分熟悉,沒有轉身就知道是顧佳彤到了,自從海蘭出事之後,他們兩人突然放下了彼此的成見,現在已經成了很好的朋友,顧佳彤身穿黑『色』長裙,落落大方的在張揚的身邊坐下,看了看桌上空空如也的啤酒杯,不禁笑道:“怎麼著?自己一個人在這借酒澆愁呢?”

    張揚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向那服務生大聲道:“兩杯!”

    顧佳彤把黑長的卷發攏向腦後,從精致的LV皮包中取出張揚的手機,推到張揚的麵前:“我讓朋友幫你修好了,下次小心,不要進水了。”

    張揚拿起手機,順便打開了電源鍵:“佳彤姐,多少錢?”

    顧佳彤有些不滿的瞪了他一眼道:“我說你這人怎麼這麼市儈?咱能不談錢嗎?那東西髒著呢!”

    張揚笑道:“既然那東西髒著呢,你每天還拚命地想要啊!”

    送酒過來的服務生剛好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曖昧,眼角掃了掃顧佳彤,像顧佳彤這種氣質高貴的美女很容易引起男『性』的注意,顧佳彤敏銳的覺察到服務生眼中的曖昧,回想了剛才和張揚的對話,臉上沒來由有些發熱,狠狠瞪了那服務生一眼道:“看什麼看?信不信我讓老板炒了你?”

    服務生嚇得慌忙垂下頭去,拿著托盤匆匆走了。

    顧佳彤取出香煙,從中抽出一支,卻發現自己並沒有帶火機。

    張揚拿起火柴,點燃後湊到她的麵前,顧佳彤低下頭,飽滿豐潤的唇輕輕吸吮著香煙,煙火在她的抽吸下一明一暗,她直起腰,用左手把散『亂』的卷發重新整理了一下,吐出一團淡淡的煙霧,透過煙霧,發現張揚深邃的雙目正注視著自己。她優雅而矜持的笑了笑:“看我幹什麼?”

    張揚指了指她手中的香煙:“吸煙有害健康!”

    顧佳彤道:“習慣了,可能改不了了!”

    張揚笑道:“聽說你那位是煙廠副廠長,咱們也不能因為自己家抽煙不花錢就可著勁的抽吧?”

    假如別人這麼說她,顧佳彤一定會把點燃的香煙扔到對方的臉上,可是張揚說出這樣的話,顧佳彤並沒有感到生氣,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我本來是抱著安慰你的目的過來的,看你這德『性』,仍然沒有忘記打擊我,證明你的情緒好得很,根本不需要人安慰。”

    換做平時張揚一定會調侃一番,可是現在因為海蘭的事情搞得他也沒有了調侃的心情。

    顧佳彤的電話響個不停,連續接了三個電話,掛上電話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張揚笑了笑道:“需要辦的事情太多,對了,咱們說到哪了?”

    張揚喝了一大口啤酒道:“說你要安慰我來著!”

    顧佳彤不禁笑了起來:“海蘭的情況怎麼樣?”

    提起海蘭,張揚不禁皺了皺眉頭道:“身體恢複的不錯,不過她仍然記不起來我,最近五年發生的情況被她忘得一幹二淨。”事實上海蘭的情況比他所說的要嚴重得多,海蘭非但把他忘了,而且簡直就是把他當成仇人看待,充滿了戒心和恐懼,每次看到海蘭驚惶失措的目光,張揚都感到內心一陣刺痛,這也是他寧願選擇酒吧買醉而不是留在醫院的根本原因,不過他的酒量實在太大,這啤酒隻能成為他夏季消暑解渴的飲品。

    顧佳彤提醒他道:“這些天你一直忙於海蘭的事情,還沒有為我小妹複診呢。”

    張揚充滿歉意的笑了笑:“真是不好意思,這段時間我渾渾噩噩的,沒有顧及到這件事。”

    顧佳彤歎了口氣道:“關心則『亂』,海蘭記不起你,完全當你是陌生人,看來短時間內不會恢複,難道你打算一輩子守在這?”

    “我明天離開省城!”

    顧佳彤愣了愣,想不到張揚回答的這麼幹脆。

    張揚放下啤酒杯,起身道:“走,我跟你去看養養!”

    顧養養大部分時間內都泡在她的畫室中,張揚到來的時候,她正在繪製著一幅風景畫,灰『色』的天空,潔白的江灘,深藍『色』的江水流淌著淡淡的憂傷,隻有畫麵上展翅飛翔的兩隻白鷺帶個人些許的希望和亮『色』,這熟悉的畫麵讓張揚不禁聯想到第一次見到顧養養的情景,他的唇角不禁泛起一絲微笑。

    顧佳彤輕輕咳嗽了一聲,驚醒了沉浸在繪畫中的顧養養,她轉過頭,看到張揚,缺少血『色』的櫻唇微微上翹,清澈的美眸閃過淡淡的漣漪,整張俏臉頓時變得生動了起來。

    “張哥!”顧養養放下手中的畫筆,轉動輪椅來到張揚的麵前,幾天不見,張揚明顯瘦了許多,頭發也顯得有些蓬『亂』,唯一沒變的是他挺拔的脊背,清亮的眼睛,親切的笑容。不過顧養養還是捕捉到他雙眼深處淡淡的憂傷。

    張揚蹲了下去,這樣的高度讓顧養養感覺到和他的距離變得很近,她輕聲道:“張哥,這些天你為什麼沒有過來,你答應第二天要幫我治療,我等了你一整天!”

    望著這個單純的小丫頭,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對不起,因為工作上的事情耽擱了,我今天過來就是為了給你治療,對了,之前給你開的『藥』有沒有按時吃啊?”

    顧養養用力點了點頭。

    顧佳彤知道張揚看病的規矩,悄悄退出門外。

    顧養養看到姐姐離去才小聲對張揚道:“張哥,你教給我的那套氣功我每天都會練習,不過這兩天感覺到從雙腳開始有一種灼熱的痛感。”

    張揚伸出手去,在她腳上的陷穀、衝陽、解溪三『穴』上逐一點了點道:“是不是從這開始疼痛的?”

    顧養養點了點頭。

    張揚微笑道:“要得就是這種效果,放心吧,疼痛不會太劇烈,應該在你可以承受的範圍內,看來你雙腿恢複的速度要比我預計中更快。”他小心翼翼的幫助顧養養除下鞋襪,把她的雙足捧在手心。

    顧養養雖然知道張揚是在為自己治病,仍然感到有些羞澀,黑長而蜷曲的睫『毛』輕輕顫動著,就像風中蝴蝶美麗的翅膀,她最終選擇閉上了眼睛,感覺到張揚抵住自己腳掌的手心開始變得越來越灼熱,兩股遊絲般的熱力從她的足心透入,抽絲剝繭般擴張梳理著她下肢的經脈,然後隨著她血管的脈絡逐漸蔓延開來,她的下肢仿佛有千萬隻螞蟻爬過,這種感覺癢中帶痛,顧養養下意識的咬緊了櫻唇,強忍住不發出聲音,一雙潔白的纖手緊緊抓住了輪椅的扶手。

    張揚利用內力為顧養養疏通淤積閉塞的下肢經脈,從大隋朝來到九十年代,他雖然很僥幸的保存了內力,可內力畢竟大打折扣,如果是在過去,他單憑內力就可以將顧養養閉塞的經脈打通,不過也要損耗極大的內力,現在他雖然很想幫助顧養養,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隻能先打通主要的『穴』道關節,至於經脈完全貫通則要依靠『藥』物和顧養養自身的鍛煉。

    張揚的內力運行三個周天之後,這才放開了顧養養的足踝,他幫助顧養養穿好鞋襪。

    顧養養靜靜看著張揚,心中忽然生出一陣難言的溫暖,張揚為她穿好鞋襪之後,站起身:“你繼續畫畫吧,有時間我會來省城為你複診。”

    “你要走?”顧養養的聲音中充滿了驚詫和不舍。

    張揚笑道:“我工作單位在春陽,那邊還有好多事等我去處理!”

    “假如你想調動工作,也許我可以讓爸爸幫忙。”顧養養脫口而出。

    這句話如果是其他人聽到一定會驚喜萬分,喜出望外,而張揚卻沒有任何的表示,他對省委書記顧允知的確有攀交之意,可是他並沒有利用給顧養養療傷取悅顧允知的意思,更不想利用單純的顧養養達到升官發財的目的,張揚目前對省城沒有任何的興趣,寧為雞首不為牛後,這是張大官人最起碼的原則,就算是利用也要把這份人情放在最關鍵的時刻,至少現在他不需要勞動顧書記為自己做什麼,張揚微微一笑道:“我幫你並不是想求你做什麼,養養,安心休養,不要多想。”

    他越是這樣說,越是讓顧養養感動,顧養養知道因為父親顯赫的官位,周圍人才對她表現出如此的關愛和尊敬,多數人都是有目的的,而張揚與其他人不同,自己剛才的那句話反而顯得有些冒昧,顧養養充滿歉意道:“對不起……”

    張揚笑道:“沒什麼對不起的,以後跟我不要說客氣話。”他告辭走出畫室,發現顧佳彤在外麵等他,張揚接過她遞來的『毛』巾,擦去臉上的汗水。

    顧佳彤又遞給他一杯水,從張揚的表情已經可以看出他的疲憊,顧佳彤充滿好奇道:“你究竟是怎樣為養養療傷的,看起來你很累。”

    張揚笑道:“是不是所有女人都擁有像你一樣的好奇心?”

    顧佳彤瞪了他一眼道:“張揚,你是不是三句話不損我心難受?”

    張揚搖了搖頭,他和顧佳彤並肩來到客廳,顧允知父子都不在家,顧家的這座小樓顯得更加的空曠,張揚已經是第二次來到這,顧家給他的感覺很壓抑很沉悶,缺少尋常家庭的歡樂氣氛,看來顧允知不自覺的將『政府』中的一切帶到了家,在張大官人看來,家應該是一個讓人鬆弛放鬆的場合,在家應該放下外麵經營的一切假麵,而官場中人很少有人可以做到,無論是李長宇還是顧允知,他們的家中總是籠罩著一種生疏的氣氛,這並非是針對外人,而是家庭成員本身的問題。

    張揚要了紙筆在上麵迅速寫了一張方子,遞給顧佳彤道:“佳彤姐,你按照這個方子抓『藥』,對你的身體有好處。”

    顧佳彤瞄了一眼『藥』方,她對醫術一無所知,不知張揚寫的究竟是什麼。

    張揚最近的『性』情雖然因為海蘭收斂了許多,可是惡作劇的心思不由自主的還會流『露』出來,在顧佳彤看來,這廝現在的笑容顯得有些邪惡:“那啥……隻要按照我寫得方子服『藥』,保你一個月之後,月事順暢自如,恢複正常的規律。”

    顧佳彤一張俏臉羞得通紅,這廝真是皮厚到了極點,這種事情也能堂而皇之的說出來,他難道不懂得婉轉二字是怎麼寫的嗎?顧佳彤咬了咬嘴唇道:“狗嘴吐不出象牙!”

    張揚笑了兩聲,並沒有在這個話題上和顧佳彤鬥嘴,他雖然決定離開省城,可是海蘭的事情仍然讓他牽掛,他鄭重道:“佳彤姐,我想你幫我一個忙!”

    顧佳彤不等他說出就已經明白他要求自己什麼,點了點頭道:“是不是想我幫你照顧海蘭?”

    張揚道:“不僅僅是照顧,海蘭的身體應該很快康複,她的記憶何時恢複隻能寄希望於上天,可是那天晚上的情景你應該看到了,有人想害她,我擔心這件事仍然沒有過去,她的生命還會受到危及!”

    顧佳彤道:“你放心,這件事我會讓張德放去辦,最近一段時間內會讓警方介入保護海蘭。”

    張揚相信顧佳彤的能力,他喝了口清茶,真誠道:“佳彤姐,多謝你了。”

    “你最近會不會常來東江?”

    張揚點點頭:“應該會經常過來,一是為了探望海蘭,還有為養養複診。”

    顧佳彤道:“好,來的時候記得給我打電話。”

    這趟省城之行耗去了張揚整整七天的時間,返回春陽之後,他變得沉默了許多,在春陽的臨時宿舍中休息了整整一天,自從重生後,他從未感到這樣的疲憊,這是一種近乎心力憔悴的感覺,發生在海蘭身上的事情讓他意識到這世上還有很多事自己無法做到,許多事並不是僅僅依靠武功和醫術就能夠解決的。

    手機響了很多次,張揚都沒有去接,直到夜幕降臨,他才從床上爬起,看了看未接來電,多數都是楚嫣然打來的,想起楚嫣然青春可人的俏臉想起她對自己的關心,張揚從心底感到一陣溫暖,傳呼上顯示著楚嫣然的留言——臭小子,你躲在哪?回來了沒有?

    張揚拿起手機給楚嫣然撥打了一個電話。

    聽筒中傳來楚嫣然驚喜和嗔怪參半的聲音:“你怎麼回事兒,這幾天都失蹤了,醫院的事情你還管不管?醫療美容中心的事情你還管不管?你總不能把我們的投資騙來了,然後就撒手不管……”

    張揚打斷她的話:“丫頭,你關心的是投資還是我?”

    楚嫣然愣了,長久的沉默了下去,過了好久方才低聲道:“你沒心沒肺的,值得我關心嗎?”

    張揚的嘴唇『露』出一絲笑意:“我知道,如果這世上還有一個人關心我,那個人一定是你!”

    “咦!你真惡心,肉麻死了,我才不關心你呢,老實交代,這些天你幹什麼去了?”

    張揚當然不會把在東江發生的具體事情告訴楚嫣然,他笑道:“幫我妹安排上學的事情,順便疏通一下方方麵麵的關係,所以耽擱了幾天,可巧手機淋雨後壞了,今兒才修好,長途剛回來,我太累,所以剛才沒有聽到電話鈴聲,不好意思啊。”

    楚嫣然輕輕咬了咬櫻唇,女孩兒家的心思最為細致,細細一品張揚的這番話就有敷衍應付的成分,他若是當真想著自己,這麼多天難道不知道給自己打個電話,想到這楚嫣然不禁感到有些委屈,自從她認識張揚以來,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在找他,這廝就沒有主動聯係自己的時候,如果勉強說有,也隻是他想讓自己投資美容中心的時候,心感到委屈,情緒就變得低落起來,女孩子情緒化的表現很明顯,她毫無征兆的掛上了電話。

    張揚原本想調侃幾句呢,可這電話卻突然斷了,他正準備打回去,可這時李長宇的電話打過來了,李長宇的語氣顯得十分的嚴肅,單從他的語氣上,張揚就咀嚼出幾分不祥的味道:“張揚,你在東江是不是出了點事兒?”

    張揚愣了愣,回想了一下東江發生的事情,雖然被警察突襲查房,把自己和海蘭抓了個現形,不過那事兒已經得到解決,欒勝文沒理由把這件事透『露』出去,為了營救顧佳彤,自己殺掉了一名男子,可這件事已經被定『性』為正當防衛,警方不會追究自己的任何責任,而且這兩件事都相當的隱秘,屬於警方的保密範圍內,李長宇沒理由知道啊。

    張揚短暫的錯愕之後,馬上笑了起來:“李副市長,我在東江也就是喝喝酒交交朋友,違反黨『性』原則的事情我可沒幹。”

    李長宇聲音低沉道:“張揚,有人想動你,我想你最近行事低調一些。”他和張揚之間原本用不著隱瞞,這些話都是直接了當的說出來。

    “誰想動我?”張揚皺了皺眉頭,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哪一個。

    李長宇歎了一口氣,卻沒有繼續說下去:“你自己注意點,我早就告訴你,做事情不能占盡風頭,槍打出頭鳥的道理難道你現在還不明白?”

    “誰想動我?”張揚就像一隻渴望攻擊的狼,他現在極度需要發泄內心的鬱悶和仇恨,一旦找準目標,他會毫不留情。

    李長宇顯然不願繼續在這個問題上跟他糾纏下去,低聲道:“你不要刨根問底,還是多找找自己的原因。”說完他就掛上了電話。

    張揚感到很鬱悶,自從海蘭出事之後,他肚子就憋了一口惡氣無處發泄,李長宇是好心提醒自己,他不願說出誰想對付自己,顯然是很有些忌憚的,這個人應該是李長宇都惹不起的對手,李長宇對自己的提醒也是一種暗示,讓自己好自為之,他也無能為力。

    張揚很快就明白李長宇提醒自己的真正用意,第二天他前往『婦』幼保健院上班沒多久,就接到了縣委辦公室的電話,張揚來到縣委大院之後,直接被請到了縣紀委。

    縣紀委主任吳光喜和另外兩名成員都在等著他,張揚雖然混入官場不久,可也清楚紀委不是什麼好地方,一旦被紀委的沾上了,十有八九就是想查自己的問題,張揚不怕查,畢竟他自從進入仕途之後,一直清清白白本本分分,貪汙受賄跟他挨不上,他又是未婚青年一個,在作風問題上做文章也搞不動他,所以小張書記表現的十分硬氣,大剌剌的在沙發上坐下,微笑道:“吳主任找我有什麼事嗎?”

    吳光喜是春陽有名的笑麵虎,這廝白白胖胖滿麵紅光,看起來相當的和藹,可是其人最擅長的就是翻臉,一旦抓住對方把柄絕對是翻臉不認人的角『色』,他笑眯眯道:“小張,是這樣啊,最近我們收到了不少的人民來信,所以請你協助調查一下。”

    張揚翹起二郎腿,冷笑道:“也就是說有人誣告我了?”他用詞極為巧妙,一句誣告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老子沒『毛』病,告我的全都是別有用心。

    吳光喜心中暗罵他囂張,臉上卻是笑容不變,笑道:“小張啊,你不要誤會,讓你來並不是認為你有問題,而是想你協助了解一下情況,有些誤會說清楚就行了,你是國家幹部,應該知道我黨的政策!”

    張揚笑了一聲,森冷的目光卻沒有絲毫的笑意,如果不是問心無愧,他也不敢如此的高調囂張:“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我張揚一不貪汙二不受賄,能有什麼誤會,哦,我的確有個『毛』病,一言不合就喜歡大打出手,不過打人應該輪不到你們紀委管吧?”這句話充滿了威脅的味道,你他媽別惹我,要是把我惹急了,老子一樣揍你!

    聽話聽風,吳光喜也聽出了張揚這句話暗藏的意思,臉上的肥肉沒來由抽搐了一下,張揚動輒出手的惡名在春陽已經是無人不知,他這次找張揚談話的確沒有什麼確實的證據,假如惹怒了這廝,真要把自己揍一頓,這他媽多劃不來啊,可這是上頭壓下來的事情,自己必須要做。

    吳光喜道:“有人舉報你在『婦』幼保健院的合資項目中有經濟問題,收受對方好處,為出資方極力爭取政策上的優惠。”

    “純屬放屁!”張揚斬釘截鐵道,他望著臉『色』鐵青的吳光喜道:“醫療美容中心的事情是縣、衛生局先後批下來的,這個項目雖然是我聯係的,可是在實際運作中我根本沒有參與,知道為什麼嗎?老子就是為了避嫌,我害怕別人說三道四,說我從中謀取私利,那點兒錢我根本看不上,吳主任,我跟你打個比方,我送你一百塊,讓你用自己的前程當賭注你會幹嗎?”

    吳光喜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張揚就替他回答道:“除非你是個傻子,你會為了這麼點錢而堵上你未來的官運,你不會,我也不會,也許有一天我會被金錢所誘『惑』,但絕不是現在,我才二十歲,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不會看上這一丁點的蠅頭小利。”

    吳光喜三人怔怔的看著張揚,他們原本打算好好給張揚上一堂課,卻沒有想到聽課的會是他們,上課的變成了張揚。其實紀委這幫人都清楚這個道理,是凡犯錯誤的官員,都有一定的自律『性』,可是一旦受到的誘『惑』已經觸及了他們的底線,他們就會放棄這種自律,比如張揚剛才問吳光喜的問題,如果把一百塊換成一百萬,恐怕吳光喜就要心動了。

    張揚的底子的確很幹淨,紀委這幫人找他問得這些事情根本查無實證,所謂調查,隻是惡心一下張揚,原本他們想用慣用的手法恐嚇一下,可人家張大官人根本不吃這一套,很快吳光喜就意識到,再問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而且張揚已經表現的越來越抗拒,語氣也變得不耐煩和強硬起來,這廝的脾氣眾所周知,真要是惹得他不快,他真有可能當場翻臉。

    吳光喜咳嗽了一聲道:“這樣吧,今天就到這,我們以後如果有什麼搞不清楚的地方再找張書記聯係。”這句話擺明是告訴張揚,一切不會就此結束,以後還會調查他,麻煩他。

    張揚頓時有些不高興了,他冷冷看著吳光喜:“我說吳主任,你是不是針對我啊?”

    吳光喜笑得極其虛偽:“咱們都是國家幹部,都是為黨和人民工作,哪會有針對之說啊?再說了,把這些事搞清楚,也是為了你好啊。”

    張揚冷笑道:“收起你這份好心,我他媽不需要,還有,想搞我的另有他人吧,我告訴你們,老子行得正站得直,你們如果公事公辦就算了,假如讓我知道,誰他媽為虎作倀,趁機搞我的的話,我張揚絕不客氣。”雙目一瞪,『逼』人的殺氣向周邊排浪般彌散開來,在場的人不由得同時打了一個冷顫,這廝的氣場實在太足了。

    吳光喜的臉『色』十分難看,他眼睜睜看著張揚走出了紀委辦公室,內心感到一陣陣的懊惱,這種事情為啥輪到自己去做?吃力不討好,麻痹的,誰想搞人家你自己動手啊!

    張揚還沒有走出縣委縣『政府』大院,就接到了秦清的電話,秦清在樓上看到了他,讓他到自己的辦公室來一趟。張揚剛好也是一肚子的疑問,他合上電話,就來到縣長辦公事。

    秦清已經有十多天沒有見到張揚,想不到這段時間不見,他居然瘦了許多黑了許多,目光在他臉上飛快的掃了掃,然後垂了下去:“坐!”

    張揚並沒有選擇坐下,而是淡淡笑了笑道:“我在紀委坐了一上午了,還是站著舒坦些。”

    張揚被叫到紀委問話的事情,秦清顯然已經知道了,她漫不經心道:“紀委隻是叫你過去調查情況,又不是說你有問題。”

    張揚冷笑一聲道:“他們懷疑我貪汙受賄,秦縣長應該事先知道這件事吧?我不知道你們是怎樣看我的,有件事我想告訴你們,在你們沒有真憑實據之前,不要把自己的懷疑強加給我,我很不爽!”

    

Snap Time:2018-01-22 02:50:25  ExecTime:0.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