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七十六章蘇醒

  
  第七十六章【蘇醒】
  此時的張揚正坐在福德樓的閱江閣中吃飯,張德放果然是個沒有創意的人,同樣的飯店同樣的包間,不過晚上準備的菜肴要比中午還要豐富,喝得是1970年產的芝華士,從這一點張揚就看出,張德放主要宴請的對象並不是自己,而是顧佳彤,客氣點說叫一箭雙雕,張德放利用一頓飯想賣兩個人情,可是顧佳彤卻並沒有喝酒,要了一聽果汁。
  顧佳彤晚上表現的還是中規中矩,一旦到了外麵的場合,顧佳彤就是顧董事長,舉止得體,優雅高貴。
  張德放請她主要是想幫人購買幾台電腦,在九十年代初期,電腦還是一個稀罕物,張德放的目的當然是便宜了,顧佳彤對這個表哥雖然不喜歡,可起碼的麵子還是要給的,所以張德放一開口,她就表示會給張德放一個進價,這已經是很大的情麵了,張德放也相當的滿意,高興之餘又道:“我本來今晚還給妹夫打了電話,約他一起過來,可是他廠有事,沒辦法過來。”
  顧佳彤聽到張德放提起丈夫魏誌誠,臉『色』頓時一變,她暗罵張德放多事。
  張德放卻沒有啥眼『色』,偏偏抓住這個話題不放,又提起很久沒跟他們兩口子一起吃飯了,搞得顧佳彤一張俏臉頓時沉了起來,她一旦不爽,任何人的麵子都不會給,起身道:“我還有事,你們繼續吃!”她丟下這句話就離席而去。
  張德放都不知道啥時候得罪的這位顧家大小姐,他有些不知所措的望向顧明健,顧明健愛莫能助的笑了笑。
  這時候張揚的傳呼響了,他的手機還沒有修好,隻能借顧明健的手機回了過去,電話是省人民醫院打來的,當張揚聽清他們說的什麼,臉『色』頓時變了,自從顧明建認識張揚以來還從來沒有見他這麼驚慌失措過,張揚轉身向門外跑去,甚至連招呼都顧不上打一個。
  張揚衝出福德樓的時候,顧佳彤剛好開著她的奔馳車出來,這廝猛然衝到車前,嚇得顧佳彤慌忙踩下油門,她今晚的火氣也到了燃爆點,頭伸出窗外尖叫道:“你找死啊?”說完這句話才認出這個突然竄出的家夥竟然是張揚。
  張揚也認出了她,拉開車門,毫不客氣的轉入汽車,坐在副駕上:“送我去省人民醫院!”
  顧佳彤一肚子的火,一雙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張揚,這廝什麼人啊,他憑什麼對自己頤指氣使啊?她怒道:“你給我下車!”
  張揚的聲音比她更大:“少廢話,快開車!”他的怒吼聲把顧佳彤嚇得一哆嗦,竟然沒有跟這廝繼續爭執下去,她咬了咬嘴唇,開車向省人民醫院駛去。
  張揚接到那個電話是有人通知他海蘭出事了,現在已經送入了省人民醫院搶救,陷入深度昏『迷』狀態,不知是死是活,院方通過海蘭的電話簿打了許多電話,其中一個通知了張揚,海蘭在東江並沒有什麼親人和朋友,多數人聽說這件事都選擇回避,就算是省電視台也一樣,因為她已經從省台辭職,人家才不願意攬上這個麻煩。
  顧佳彤一邊開車一邊從煙盒中取出一支摩爾香煙,用火機點燃。張揚臉『色』蒼白,整個人幾乎就要崩潰,他拿起那盒香煙,從中抽了一支,又拿起點煙器把香煙點上。
  顧佳彤暗罵這個家夥實在無禮到了極點,不但強行征用了自己的汽車,還抽自己的香煙,居然還表現的這麼心安理得。最可氣的是自己,自己這輩子怕過誰啊?居然被他剛才的那聲大吼嚇得沒了主意,媽的,我竟然會怕他?顧佳彤心情矛盾的想著,可是她女『性』特有的敏感覺察到,張揚的情緒很不對,這廝的情緒躁動不安,目光中閃動著悲憫和痛苦,究竟是什麼事情能夠讓這個家夥如此痛苦和揪心?顧佳彤原本想痛罵他一頓的話,終於忍住。
  汽車抵達省人民醫院的停車場,張揚推開車門就向急診中心衝去。顧佳彤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泊好車跟了過去。
  張揚驚慌失措忙不擇路,途中和急診室推著治療車的小護士撞在一起,治療車上的東西散落了一地,小護士怒道:“你這人走路不長眼睛的?”
  張揚大聲道:“請問有沒有一個叫海蘭的病人?”
  “你是誰啊?”小護士對這廝顯然沒有什麼好印象,狠狠瞪了他一眼,蹲下身去收拾被他撞落在地的東西。
  張揚原本就心急火燎的,看到這小護士態度不善,再也按捺不住心頭的怒火,大吼道:“麻痹的,你他媽什麼態度?信不信我抽你丫的!”
  那小護士也不是省油的燈,柳眉倒豎道:“流氓,這是法治社會,我看你敢胡來!”
  張揚一腳就把治療車踹開了,伸手想要去抓她,換做平時張大官人一定不會如此沒有風度,可是關心則『亂』,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海蘭的生死存亡,什麼素質風度早已被他拋到一旁。
  那小護士看到張揚凶神惡煞的模樣這才知道害怕,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顧佳彤及時來到了張揚的身邊,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道:“你幹什麼?冷靜一下好不好?”
  這時候一名急診室的醫生走了過來,他問明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低聲道:“海蘭正在手術室搶救,病人的頭部受到撞擊,情況不容樂觀!”
  張揚和顧佳彤趕到手術室門前的時候,手術仍然在進行中,張揚不顧一切的向手術室衝去,被門前的兩名警察攔住,張大官人現在顯然失去了理智,一雙眼睛布滿血絲,虎視眈眈的盯住那兩名警察:“滾開,否則我不客氣了!”
  顧佳彤真是服了這廝的膽量,不知道該說他膽大呢,還是說他愚蠢。她真是鬱悶到了極點,自己怎麼稀糊塗的卷入了這場麻煩中,她來到張揚身邊:“張揚,你怎麼回事?現在人家在麵搶救,你衝進去又有什麼用?你幫得上忙嗎?”
  張揚怒吼道:“老子要去救人!誰他媽攔著我,我就滅了誰!”
  那兩名守門的警察也被激起了火氣:“你小子有種,你過來試試!”說話的時候,手術室的燈滅了,首先走出的是負責手術的醫生,張揚走了過去:“醫生,海蘭的情況怎麼樣?”
  那醫生看了看張揚:“你是她家人?”
  張揚看到醫生臉上不苟言笑的神情,一顆心涼了半截,自從重生以來,他還從沒有這麼害怕過,突然生出一種命運完全不由得自己掌控的感覺,自己空有一身神乎其技的醫術,可是海蘭最需要他的時候,自己並不在她的身邊,假如……張揚幾乎不敢繼續想下去。
  顧佳彤生怕張揚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來,慌忙上前道:“你好,我們是傷者的朋友,請問她的情況怎麼樣了?”
  “生命是保住了,不過至於什麼時候蘇醒,蘇醒後的情況會怎樣,我就很難保證了。”
  張揚整個人宛如虛脫般,仿佛隨時都要坐倒在地上,知道海蘭仍然活著,他高懸的心終於落地。
  三名醫護人員推著海蘭從手術室內走出,張揚慌忙迎了過去,卻被其中一名護士攔住:“對不起,病人需要進入重症監護室,你先去辦下手續,回頭去ICU探望吧!”
  張揚理都不理她,一把將她推到一邊,來到海蘭麵前,卻見海蘭頭上的青絲已經被完全剃光,頭上被白紗包裹著,俏臉蒼白,呼吸微弱,美眸緊閉,顯然仍舊處在昏『迷』之中,張揚握住海蘭的手腕,觸手處感覺她肌膚冰冷,脈搏細弱,不過讓他欣慰的是,海蘭的生命力仍然頑強。
  那護士對張揚的行為還是表示了充分的理解:“麻醉的『藥』效還沒有過去,你最好還是讓病人休息一下,自己也冷靜一下好嗎?”
  張揚終於冷靜了下來,他跟著推車來到ICU的門口,顧佳彤提醒他道:“現在病人仍然昏『迷』不醒,就算你跟過去也無濟於事,還是先搞清楚發生什麼情況再說!”
  張揚點了點頭,發現三名警察向他走了過來,其中一人正是昨天晚上指揮抓捕行動的白沙區公安局副局長欒勝文,欒勝文並沒有想到顧佳彤也會在這,不由得呆了呆,他認識顧佳彤,知道這是平海大佬的千金,可顧佳彤並不認識他,所以欒勝文並沒有冒昧的打招呼,而是直接走向張揚:“張揚!有些情況我想讓你配合調查一下。”
  張揚現在心煩意『亂』,他搖了搖頭道:“想調查情況,以後再說,現在我隻要你告訴我,海蘭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欒勝文道:“她在申園路,駕駛的奧拓車失去控製撞在護欄上衝下斜坡,車內酒味很大,駕駛人可能在之前喝了不少的酒,因為地勢偏僻,當時並沒有人發現車禍的過程,所以事故大隊聯係我們協同處理。”他停頓了一下,又道:“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今天中午到現在去向?”
  張揚的情緒極度惡劣,他冷冷看了欒勝文一眼道:“滾蛋!”
  欒勝文的臉漲紅了,媽的,這廝實在太囂張了,老子怎麼說都是白沙區的公安局副局長,你狗日的什麼態度,他正要發火的時候,顧佳彤走了過來,輕聲道:“整個下午他都在我家,這一點我們家的所有人都可以為他證明,晚上我們一起吃飯,我有足夠的理由證明張揚和這件事沒有任何的關係。”
  欒勝文聽到顧佳彤這麼說,隻能作罷, 人家顧佳彤是什麼身份?這句話同時也在暗示張揚和顧書記家的關係那不是一般,自己如果繼續追究下去肯定是自找難看,放眼平海省內,還有什麼人比省委書記的證詞更為可信嗎?
  在經過一番交涉之後,張揚終於獲得允許,船上無菌服進入ICU,因為擔心張揚情緒失控,顧佳彤也換上無菌服跟了進去,連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何會被糊糊塗的拖入了這件麻煩之中。
  海蘭靜靜躺在床上,宛如熟睡,蒼白的俏臉之上帶著安詳的表情,床頭監護儀上顯示著她的血壓、脈搏情況,張揚在海蘭的身邊坐下,握住她微涼的右手,眼圈微微有些發紅,無論花費怎樣的代價,他都要幫助海蘭盡快恢複過來。他低聲道:“姐……你醒醒……你醒醒,我不能沒有你……告訴我,究竟是什麼人害你?我絕不會放過他!”
  海蘭沒有說話,她仍然靜靜躺著。
  張揚就這樣靜靜看著她,足足有半個小時,方才站起身,一名小護士來到他麵前,把欠費單遞給他,急救手術的費用都是院方臨時墊付的,欠費單上已經欠了一萬多塊,張揚身上可沒有這麼多的現金,一文錢難死英雄漢,張大官人低聲道:“要不我明天把錢送來!”
  那小護士歎了口氣道:“你知道的,住院費如果不能及時到位,許多『藥』品和治療措施都不能用上去,這也是院的規定,我們也沒有這個權利……”
  顧佳彤把欠費單拿了過去,看了一眼道:“小問題,我來解決,張揚,這筆錢也不要你還,隻要你把我妹妹的腿治好了,這錢就當成你的報酬!”
  張揚搖了搖頭道:“一是一二是二,錢我必須還你,為養養治病,我沒想過報酬!”
  因為ICU的特殊規定,他們兩個還是被請了出去,顧佳彤為海蘭墊付了醫『藥』費,這讓張揚對這位顧家的大小姐又有了全新的認識,看來顧佳彤也並不是不通情理,在關鍵時刻還是表現出非同一般的大氣。
  冷靜之後的張揚配合警方錄了口供,有了顧佳彤的證詞,張揚在這件事上沒有任何的疑點,他對公安介入海蘭的車禍事件頗感好奇,在錄口供的時候,顧明健和張德放也趕到了省人民醫院,通過張德放的旁敲側擊,終於查明這次公安機關之所以介入這場交通事故,是因為海蘭的主要傷處在後腦,和車禍造成的傷害不符,也許其中的具體詳情隻能等海蘭蘇醒才能夠知道。
  許常德握著電話,臉『色』異常蒼白,他咬牙切齒道:“你就是這麼做事的?她還活著,你就這樣把她送到了省人民醫院?”
  聽筒內傳來一個懊惱的聲音:“對不起,我也沒有想到,我以為她死了,所以製造了一場車禍,我根本沒想到她還活著……”
  許常德用力咬了咬嘴唇:“我不管你用什麼手段,花費怎樣的代價,都要把這件事給我擦幹淨!我決不允許這件事牽連到我……”
  辦完一切的手續之後,已經是夜兩點,張揚將顧家姐弟的這份情義深深記在心,如果沒有顧佳彤,今晚他會遇到很多的難題,想起自己白天對她的態度,張揚不由得有些歉疚,他低聲向顧佳彤道:“謝謝,彤姐,我平時說話口無遮攔,你別跟我一般計較。”
  顧佳彤忍不住笑了一聲道:“那筆帳我早晚都會跟你算,不過看在你還是一個重情重義男人的份上,我應該會原諒你。”
  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很晚了,你們都會去休息吧,我留在這!”
  顧佳彤點了點頭,顧明健和張德放來到張揚身邊道:“公安方麵,我們盡量幫你留意,看看這件事能不能查出一個結果。”
  張揚道:“對了,明天我可能去不了你家了,幫我跟養養解釋一下,反正近期我可能不會離開東江,等海蘭這邊的情況穩定,我馬上過去!”
  顧明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隻管直說,咱們哥兒們沒啥需要客氣的。”
  張揚點了點頭,他是個知道感恩的人,顧家對他的這個情分,張大官人算是牢牢記住了。
  張揚在ICU外麵坐下,透過玻璃窗看著病房內的海蘭,暗淡的燈光下,海蘭睡得如此沉靜如此安祥,在知道海蘭不會有生命危險之後,張揚的情緒冷靜了許多,他把腦子紛『亂』的念頭仔仔細細梳理了一下,從目前得到的情況來說,海蘭很有可能是被人陷害,可是海蘭在東江有什麼仇人,她如此美麗如此善良,又有誰這麼殘忍,對一個如此美麗的生命下手呢?
  張揚用力『揉』了『揉』眉頭,這時候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推著治療車慢慢向ICU的方向走來,張揚看了他一眼,目光重新垂了下去,他的耳中傳來充滿節奏的腳步聲,張揚感到有些錯愕,這男子邁出的步伐是如此的精準,幾乎每一步的距離都相同,而且落腳的方式很奇怪,似乎在刻意收斂落腳的力度。這種情況通常隻會出現在高手的身上,張揚又抬起頭,發現那名男子帶著口罩,黑框眼鏡下一雙眼睛深邃而冷靜,他推開ICU的大門。
  張揚留意到他腳上穿的是運動鞋,右腳不顯眼的地方還沾著一塊黃泥,應該是從外麵趕過來,在張揚觀察那名男子的同時,他已經推車走了進去。
  張揚猛然站起身來,他感覺有些不對,猛然推開ICU的大門,那男子正在套上無菌服,張揚怒吼道:“你給我站住!”他向那名男子衝了過去。
  那男子愣了一下,意識到被人識破了行藏,他抬起右腳狠狠踹在治療車上,治療車高速向張揚的身體撞去,與此同時,他右手揚起,三柄手術刀向張揚閃電般『射』來。
  張揚側身閃過,手術刀篤!篤!篤!釘在他身旁的門板上,那男子看到行藏被識破,不敢繼續逗留,趁著張揚躲避的那,從一旁的縫隙中逃了出去。
  張揚哪肯讓他就此溜掉,雙手抓起治療車,整個向那男子砸了過去,準確無誤的砸在那男子的後背,可是那男子也極其強悍,被治療車砸中之後,身體隻是踉蹌了一下,他繼續向電梯的方向衝去。
  張揚從門上摘下一柄手術刀,咬牙切齒的追了上去,以他的武功,對方絕對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電梯門打開,顧佳彤拿著張揚的手包走了出來,剛才她準備離去的時候發現張揚的手包還落在自己車,於是又給他送了回來,誰曾想正遇到這種場麵。
  那男子一把扼住顧佳彤的脖子,把她推入電梯之中,手術刀抵在顧佳彤的咽喉之上,怒吼道:“不要過來!”
  張揚也沒有想到顧佳彤會去而複返,看到顧佳彤被製,他不得不停下腳步,大聲道:“放開她,我讓你走!”
  電梯門緩緩關閉,那男子冷酷的雙目死死盯住張揚,似乎要把他牢牢記在心。
  張揚望著電梯,電梯開始向下駛去。
  張揚向樓梯跑去,他跑到樓下大廳的時候,那男子已經拖著顧佳彤退出大門外。
  張揚繼續緊追不舍,這不僅僅是因為顧佳彤的安危,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有人要製海蘭於死地,他要找出幕後的真凶。
  那男子看到張揚仍然如影相隨,他用手術刀抵在顧佳彤的頸側動脈,低吼道:“滾回去,否則我殺了她!”
  張揚雙目死死盯住那名男子的眼睛,『逼』人的殺氣在夜『色』之中彌散開來,他的目力犀利非常,從那男子的目光中感受到一種殺機,他如果不及時出手將對方製住,顧佳彤恐怕會更加的危險,可是出手殺了這名男子等於將線索全部斬斷,張揚陷入深深地矛盾之中。
  那男子不斷後退,就在他把手術刀離開顧佳彤頸部的那,張揚右手一揚,手術刀在夜『色』中劃出一道寒芒,宛如彗星般『射』向那男子的前額。
  手術刀準確無誤的從那男子的前額刺入,穿透堅硬的額骨,深深刺入他的腦部,直至沒柄,那男子直挺挺倒了下去。
  顧佳彤因為震驚而發出一聲尖叫,張揚第一時間衝了上去,一把將顧佳彤拉到自己的身邊,然後抓起那名倒在地上的男子,在他身上運指如風,連續點中他的幾處『穴』道,以內力透入他的要『穴』,激發此人的潛在生命力,張揚怒吼道:“說!什麼人讓你來的?”
  那男子的目光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神情,他口鼻中開始溢出大量的鮮血,他艱難道:“做……夢……”然後頭一歪,死在張揚的麵前。
  張揚懊惱的大叫了一聲,如果不是過於顧忌顧佳彤的安危,剛才他一定可以生擒這名男子,也會從他的嘴問出一些事情,可是他不敢拿顧佳彤的生命當賭注,所以出手的時候仍然用盡了全力,手術刀深深刺入這男子的腦部,直接造成了他的死亡。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張揚站起身,他已經聽到警笛響起的聲音,顧佳彤臉『色』蒼白的站在那,望著那名男子的屍體,仍然沒有從剛才的驚恐中完全解脫出來。
  張揚低聲道:“你有沒有事?”
  顧佳彤失魂落魄的搖了搖頭,整個人感覺就要虛脫一般。
  警察聞訊趕到了這,欒勝文剛剛才離開,沒想到這邊就出了人命案,當他們看到現場的情景,所有人都吃了一驚,那手術刀深深刺入殺手堅硬的額骨,這樣的腕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
  張揚殺人之後仿佛沒事人一樣,在一旁接受了警方的例行詢問取證,當時的情景被很多人看到,如果張揚不出手的話現在被殺的應當是顧佳彤,周圍人的證供一邊倒的對張揚有利。
  顧佳彤恢複鎮定之後,也將當時的情景敘說了一遍。
  欒勝文最後來到張揚麵前,通過這兩天和張揚打交道,他對這個北方縣城的小幹部從不屑已經變成了看重,這種看重中不乏尊敬的成分在內,無論任何時代,任何國度,英雄人物往往容易獲得別人的認同,而張揚在不知不覺中已經樹立起了英雄的形象。
  “張揚,你怎麼知道他是殺手?”
  “感覺!”
  “感覺?”
  “他的身上殺氣很重,而且一名醫生很難做到如此精準的控製自己的腳步和力量!”張揚不屑的笑了笑:“還好他遇到的是我!”
  欒勝文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會加派人手守住監護室,確保受害人的安全。不過我希望最近幾天你不要離開東江,我們會隨時需要你協助調查!”
  “沒問題,欒局,我希望你們能夠徹底調查海蘭事件,我可以斷定,這件事絕不是一起普通的車禍那麼簡單。”
  “作為警察我會伸張正義,作為一名國家幹部,我會給受害人及其親屬一個滿意的交代!”
  錄完口供之後已經是淩晨四點,張揚去探望海蘭之後走出ICU,發現欒勝文已經安排了兩名警察在門口值班,剛才的刺殺事件發生之後,海蘭的安全問題已經得到了足夠的重視,警方的安防工作明顯嚴密了許多。
  顧佳彤坐在走廊的長椅上,她並沒有選擇離去,剛才的事情讓她深受刺激,她從心底感到害怕,因為不想家人為她擔心,她借口幫助張揚看護海蘭,留在了醫院,至於被殺手劫持的事情,她隻字未提,她也要求欒勝文為她保密,雖然欒勝文爽快的答應下來,不過顧佳彤也清楚,以自己的身份,這件事隻能隱瞞一時,早晚都會被父親知道,知道就知道,隻要不是現在,顧佳彤現在心煩意『亂』,實在不想再麵對父親的詢問。
  張揚來到顧佳彤的身邊,有些詫異的問:“還沒有回去休息?”這一晚的經曆,讓他們忽然放下了彼此的偏見和敵視。
  顧佳彤點了點頭,把張揚的手包遞給他。
  張揚接過手包,心中不由得產生一絲歉疚,如果不是顧佳彤回來送包,也不會發生那驚魂一幕,他在顧佳彤的身邊坐下:“你是不是害怕?”
  顧佳彤有些所答非所問:“我餓了!”
  張揚笑了起來,這還是他今夜第一次『露』出笑容,他的笑容很有感染力,牙齒潔白而整齊,就像陽光驅散了陰雲,看著他的笑容,顧佳彤也感到一種說不出的溫暖,內心的恐懼瞬間減輕了許多,她終於明白,為什麼妹妹會信任這樣一個陌生人,張揚的確擁有著與眾不同的魅力,他的眼神堅定而篤信,讓人感覺到一種信任,一種安全,說來奇怪,為什麼自己之前沒有發現?反而一直覺著他的眼神邪邪的,怪怪的?也許一切都從張揚把她從死亡邊緣挽救回來改變了。
  張揚現在的心情好了許多,剛才他再次探查了一下海蘭的脈息,發現海蘭的脈搏正在逐漸變強,他過去一直對西醫相當的排斥,可是海蘭能夠活下來,全靠了西方醫術,手術、輸血這些對於急症的處理還是行之有效的,張揚從過去的抵觸已經開始接受,甚至產生了有時間也要研究一下西醫的念頭。聽到顧佳彤這樣說,他也感覺有些餓了:“走,我請你去吃點東西!”
  顧佳彤爽快的點了點頭,起身和張揚一起向外麵走去。
  淩晨四點鍾想要找到一個吃飯的地方並不容易,省人民醫院旁邊的巷口有一座燒烤攤兒還在營業,事實上這也是他們唯一能夠找到吃飯的地方,換做平時,顧佳彤是絕不會在這種地方吃飯的,可今天她卻收起了以往的挑剔。
  張揚要了半斤羊肉,半斤肉筋,又要了青椒、烤魚,一斤二鍋頭,酒拿上來之後,顧佳彤出乎意料的主動倒了一杯,張揚記得她昨天晚上沒喝酒,現在喝酒十有八九是想用酒壓驚,張揚不知她酒量的深淺,微笑道:“吃些東西先,空肚子喝酒很容易醉的。”他把一條烤魚遞給顧佳彤,在交到她手中之前,用紙巾擦了擦簽兒:“小心燙!”
  雖然是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卻讓顧佳彤感到心中一暖,在她的印象中,即便是丈夫魏誌誠也沒有像這樣關心過自己,人在經曆重大變故之後往往會想起很多事,在外人看來,顧佳彤出身官宦人家,又頂著藍海文化公司董事長的光環,這樣的條件是何等的優越,這樣的地位是何等的讓人羨慕,可是又有誰知道她內心的孤獨和悲哀。
  張揚端起酒杯跟顧佳彤碰了碰,仰首把那杯酒幹了,兩道劍眉聚攏在一起,他仍然在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究竟是誰在陷害海蘭,海蘭隻是一個省台的女主播,什麼人會這麼殘忍,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
  顧佳彤以為張揚是在為殺死那名殺手而憂心忡忡,她姿態優雅的抿了一口白酒,輕聲道:“今晚的事情你放心,我詢問過欒勝文,應該不會追究你的責任。”
  張揚緩緩搖了搖頭:“我並不是害怕承擔責任,我隻是再想這幕後的真凶究竟是誰?假如我查到任何線索,我絕不會放過他……”
  顧佳彤提醒他道:“別忘了你是一個國家幹部,做任何事都要首先考慮到法律的準則。”
  張揚抿了抿嘴唇道:“我不允許任何事任何人傷害到我身邊的人,我有我自己的準則!”
  顧佳彤端起酒杯道:“無論怎樣,今晚我都要謝謝你,沒有你恐怕我已經死在那個殺手的刀下了。”
  “不用謝我,如果不是我強迫你開車來醫院,你也不會被牽涉到這件事中來,這頓飯就當做我向你賠罪吧!”
  顧佳彤有些詫異的睜大了美眸:“你好小氣啊!居然用一頓燒烤來應付我!”
  張揚第一次從她的身上發現了如此率真的成分,笑道:“這樣吧,等這件事解決之後,我好好請你一頓,時間地點你來選!”
  “好!”
  海蘭在第二天的下午蘇醒,張揚一直都守在她的身旁,望著海蘭充滿『迷』惘的雙目,他的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從昨夜到現在他根本未曾合眼,雙目中布滿血絲,握住海蘭的纖手柔聲道:“你醒了?”
  海蘭的表情充滿了陌生,她掙紮了一下試圖將手從張揚的大手中抽離出去,張揚愣了愣:“海蘭!”
  海蘭咬了咬蒼白的唇:“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
  “我是張揚,你不記得我了?”
  海蘭搖了搖頭,她的秀眉皺在一起,很用力的想,可是腦海中卻始終一片空白,她的記憶出現了問題,她甚至隻記得自己剛剛走出中央廣播學院的大門,其他的事情她一概不記得了。
  “海蘭,你聽我說……”張揚試圖告訴海蘭一些事,可海蘭有些惶恐道:“我不認識你,我也不想聽,你出去!”
  “海蘭……”
  “你出去!”海蘭的情緒突然激動了起來。
  一旁的護士看到眼前的情景慌忙走了過來,奉勸道:“這位先生,我看病人的情緒很激動,你最好回避一下。”
  張揚無可奈何的站起身來退了出去,聞訊趕來的醫生來到海蘭身邊為她做了一係列檢查。
  張揚站在外麵的窗口處緊張的看著,海蘭的情況是他沒有想到的,從剛才她的反應來看,她似乎已經不記得自己了,床位醫生剛剛走出來,張揚就第一時間迎了上去:“醫生,怎麼樣?”
  醫生看了看張揚,忍不住歎了一口氣道:“情況還不錯,不過……病人應該得了失憶症!”
  “失憶症?你是說她把過去的事情全都忘了?”
  醫生搖了搖頭道:“不是所有的事情,而是一段時間的事情,她是選擇『性』失憶,跟腦部的撞擊關係不大,應該是心因『性』失憶,這種失憶很難用生理的因素來解釋,是她自己的潛意識在暗示她忘記一些想要忘記的事情。”
  張揚『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想不到海蘭忘記的恰恰是關於自己的這一段,他低聲道:“照你看,她要多久才能恢複記憶?”
  “也許幾個月,也許幾年,也許這輩子都想不起來。”醫生很同情的看了張揚一眼:“也許你要做好長期的思想準備。”
  張揚第一次對疾病產生了一種毫無把握的感覺,心病還須心『藥』醫,他雖然妙手無雙,可對於這種心病卻一樣束手無策。
  在海蘭還處在沉睡的時候,張揚就為她檢查了身體,確信海蘭的身體應該不會留下任何嚴重的後遺症,可是失憶卻並不在他的預計範圍之內,他的醫術可以治好生理上的疾病,卻無法讓海蘭的心病症得到痊愈,張揚不明白海蘭為何會對自己表現出如此的抗拒,甚至連見到他都會感到驚恐不安,情緒激動,這讓張揚感到一種難言的挫敗感,這一情況隨著時間的推移並沒有得到任何的改善,而且變得越發嚴重。
  

Snap Time:2018-12-13 07:15:25  ExecTime:0.213